聖凱法師:論善導的忏悔思想(二)

論善導的忏悔思想(二)

    善導在《般舟贊》對忏悔與念佛關系的敘述,最能代表善導的思想,“門門不同八萬四,為滅無明果業因;利劍即是彌陀號,一聲稱念罪皆除”;“念念時中常忏悔,終時即上金剛台;一切時中望西禮,表知凡聖心相向”;“一切善業回生利,不如專念彌陀號;念念稱名常忏悔,人能念佛佛還憶”。[ 《依觀經等明般舟三昧行道往生贊》,《大正藏》卷47,448c、450a、452b。]在所有的忏悔法門中,稱名念佛是忏悔滅罪最好的方法,在稱名念佛中自然具有忏悔心,所以“念念稱名常忏悔”便可以讀作“念念稱名中即是常忏悔”。所以,筆者以為善導的真正意圖,並不是把忏悔當作念佛的助緣[ 矢田了章先生認為忏悔是念佛的助緣,見〈中國淨土教における忏悔について〉,龍谷大學《佛教文化研究所紀要》,第13集,第12頁,1974年。],二者是同一的,忏悔離開稱名不能成立,念念稱名是忏悔的原動力,念佛與忏悔是表裡一體的關系,念佛為表,忏悔為裡。

   這樣,我們便可以理解下品三生中念佛滅罪的問題,念佛與忏悔的表裡關系便是解決這個問題的答案。所以,即使在《觀經》經文本身並沒有提到忏悔,但是卻大力宣揚念佛滅罪的功德,而善導對念佛與忏悔關系的闡明,使我們深入地理解《觀經》的真正含義。善導在《般舟贊》中說到下品三生的問題,都提到念佛滅罪的問題:下品上生是“一聲稱佛除眾苦,五百萬劫罪消除”,下品中生是“當時即值善知識,發大慈悲教念佛,地獄猛火變風涼”,下品下生是“善友告言專合掌,正念專稱無量壽;聲聲連注滿十念,念念消除五逆障;謗法闡提行十惡,回心念佛罪皆除”。[ 《依觀經等明般舟三昧行道往生贊》,《大正藏》卷47,455a、b、c。]由於真正的忏悔不能徹底,所以很自然地念佛便與忏悔相結合,只有憑念佛的功德,才有滅罪的可能性。[ 宮林昭彥〈念佛と忏悔〉,《淨土宗學研究》,第11號,第102頁,知恩院淨土宗學研究所,1978年。]

 4、忏悔的形態

    雖然善導強調念念稱名便是忏悔,但是作為真正的忏悔實踐,善導對其程度的要求則十分嚴。善導在《往生禮贊》中便把忏悔分為三品:

    忏悔有三品,上、中、下。上品忏悔者,身毛孔中血流,眼中血出者,名上品忏悔;中品忏悔者,遍身熱汗從毛孔出,眼中血流者,名中品忏悔;下品忏悔者,遍身徹熱,眼中淚出者,名下品忏悔。此等三品,雖有差別,即是久種解脫分善根人,致使今生敬法重人,不惜身命,乃至小罪若忏,即能徹法徹髓。能如此忏者,不問久近,所有重障頓皆滅盡。[《往生禮贊偈》,《大正藏》卷47,447a。]

    上品忏悔必須從毛孔及眼流出血;中品忏悔則從全身毛孔出熱汗,從眼流血;下品忏悔則全身發熱,從眼睛流出淚。如此不惜身命忏悔,重障決定能夠滅盡。

    但是,三品忏悔對凡夫而言卻顯得十分困難,因為三品忏悔是“久種解脫分善根人”。所以,善導強調“若不作者應知,雖不能流淚流血等,但能真心徹到者,即與上同”,仍然回到他的凡夫本位上來。

    關於忏悔的形態,經典中時有敘述,如善導在《觀念法門》中引用《觀佛三昧海經》中說:“如大山崩,婉轉於地,號哭向佛”,“五體投地,如大山崩,號泣雨淚”,“自拔頭發,舉身投地,啼泣雨淚,自撲婉轉”。[《觀念阿彌陀佛相海三昧功德法門》,《大正藏》卷47,29a-c。在《觀佛三昧海經》中說:“今佛現世沙門大眾一切雲集,汝當向諸大德眾僧發露悔過,隨順佛語忏悔諸罪,佛法眾中,五體投地,如大山崩,向佛忏悔,心眼得開。”見卷3,《大正藏》卷15,660c。]同樣的忏悔形態,在《大方等大集經》中也可以看到:

    時華面龍,聞是語已大聲啼哭,舉身自投,四支布地,禮拜白佛作如是言:我今至心從佛忏悔,我大癡惑,大慢愚曚,不解方便,差別好惡,造是罪業。低頭合掌,至心發露,不敢覆藏。如來世尊!我今至誠入於骨髓,歸佛歸法歸比丘僧,從今發意,乃至盡壽。[《大方等大集經》卷44,《大正藏》卷13,290a。]

    從《觀佛三昧海經》及《大方等大集經》,我們並沒有發現如善導所說的三品忏悔,所以這是善導獨自的創造。[上杉文秀《善導大師及び往生禮贊の研究》,第520頁,法藏館,京都,1931年。]

   

    5、忏悔的種類

    善導強調忏悔必須於六時中進行,所以制定了各時唱誦的贊文及其禮拜方法,即《往生禮贊偈》。六時禮贊即為:一日沒時禮,二初夜時禮,三中夜時禮,四後夜時禮,五旦起時禮,六日中時禮。為了使忏悔在六時中皆能實踐,善導指出:“忏悔有三品,一要,二略,三廣。如下具說,隨意用皆得”。[《往生禮贊偈》,《大正藏》卷47,439a。]]要忏悔,即“日沒時禮”中所舉之句偈;略忏悔,即修行“中夜時禮”中忏悔、勸請、隨喜、回向、發願等五悔;廣忏悔,即廣於佛、法、僧三寶及同修大眾之前忏悔過去或現在之罪業。筆者以為,這三種忏悔是為了適應修行者的不同需要而制定,所以修行者可以根據自己的時間及需要而選擇。下面,我們將詳細分析這三種忏悔。

    (1)要忏悔

    要忏悔,即在“日沒時禮”所舉的七言六行偈,列舉如下(筆者在前面加上數字):

    至心忏悔

    南無忏悔十方佛,願滅一切諸罪根。

    今將久近所修善,回作自他安樂因。

    恆願一切臨終時,勝緣勝境悉現前。

    願睹彌陀大悲主,觀音勢至十方尊。

    仰願神光蒙授手,乘佛本願生彼國。

    忏悔回向發願已,至心歸命阿彌陀。[《往生禮贊偈》,《大正藏》卷47,440b。智昇《集諸經禮忏儀》卷下所收略有不同,第五句是“仰惟神光蒙授手,乘佛願力生彼國”,見《大正藏》卷47,468b。]

    在“要忏悔”的偈子中,第一句是忏悔,第二句是回向,第三、四、五句是發願,第六句是統攝忏悔、回向、發願三法至心歸命阿彌陀佛,所以“要忏悔”主要說明忏悔、回向、發願三法。[堀本賢順〈忏悔について〉,《西山學報》第27號,第30頁,西山短期大學,1979年。]所以,“要忏悔”就是說凡夫忏悔的關鍵,即“略忏悔”五悔法除去隨喜、勸請,而忏悔的目的與結果在於能夠歸命阿彌陀佛。而且,由於“要忏悔”是在日沒時禮拜忏悔,所以時間比較短暫,故忏悔文比較簡單。

    我們在敦煌遺書中發現與“日沒禮贊”相類似的文書[汪娟博士舉出《十二光禮》的文書有七件,分別是B.8302(宇70)、B.8304(日23)、B.8318(昆96)、P.2722(筆者案:應該是P.2722R3)P.2911(筆者案:應該是P.2911R3)、P.4597、S.2659V,見《敦煌禮忏文研究》,第75頁,法鼓文化事業股分有限公司,台北,1998年。筆者以為具有相同內容的文書,還有P.3038、P.3841。P.3038,黃永武《敦煌遺書最新目錄》題名為《禮忏文》,見書中699頁;P.3841,黃永武題名為《阿彌陀經贊龍樹菩薩願往生禮贊》,見書中第745頁,新文豐出版公司,台北,1986年。],而其中的忏悔偈則有所不同,汪娟博士已經作過校錄,我們列出如下:

    至心忏悔

    一切業障海皆從妄相生

    若欲求除滅端坐觀實相

    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

    是故應至心勤忏六根罪[汪娟前揭書,第84頁。]

    敦煌遺書《十二光禮》的內容與善導“日沒禮贊”大致相似,但在忏悔偈相差很大,這也是十分引人注意的。B.8318(昆96)卷本載有“上元三年(676)正月五日靈圖寺僧志殷書寫了奉上”,所以汪娟博士認為在善導的時候,民間可能已經有了類似寫本中禮拜十二光佛名的儀式,經善導的整理、解說之後輯入了《往生禮贊偈》。[汪娟前揭書,第107頁。]

    所以,筆者以為善導在整理的時候,肯定按照自己的思想重新加以添加取捨,而忏悔偈便是明顯的例子。其實,《十二光禮》的忏悔偈來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經中說:“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是故應至心,忏悔六情根”。[《觀普賢菩薩行法經》,《大正藏》卷9,393b]《普賢觀經》忏悔觀的特色即在於六根忏悔及無生忏悔,無生忏即以般若空慧觀實相之理,念罪體無生,又可以稱為觀察實相忏悔、理忏。所以,智顗在《摩诃止觀》卷二上將忏悔分為事忏與理忏兩種:

    事忏忏苦道、業道,理忏忏煩惱道……《安樂行品》護持、讀誦、解說、深心禮拜等,豈非事耶?《觀經》明無相忏悔,我心自空,罪福無主,慧日能消除,豈非理耶?南岳師雲:有相安樂行、無相安樂行,豈非就事理得如是名。持是行人涉事修六根忏,為悟入弄引,故名有相;若直觀一切法空為方便者,故言無相。[《摩诃止觀》卷2上,《大正藏》卷46,13c-14a。]

    所謂事忏就是藉禮忏、贊歎、誦經等行為所行的忏悔,又可以稱為有相忏悔;觀實相之理以達滅罪的忏悔,就是理忏,又稱為無相忏悔。[知禮在《金光明經文句記》中闡述三種忏悔,一作法忏,即依律的作法而行忏悔;二取相忏,即觀想佛之相好等,以為除罪的忏悔;以上兩種忏悔就是事忏。三無生忏,就是理忏。見《金光明文句記》卷3上,《大正藏》卷39,115c-116a。]

    道宣把忏悔分為理忏、事忏、律忏,對於三種忏法的對象及意義有具體的說明。關於理忏與事忏,《行事鈔》說:

    理據智利觀彼罪性,由妄覆心便結妄業,還須識妄本性無生,念念分心業隨迷遣。若論事忏,屬彼愚鈍,由未見理,我倒常行,妄業翳心,隨境纏附,動必起行,行纏三有。為說真觀心昏智迷,止得嚴淨道場,稱歎虔仰。或因禮拜,或假誦持旋繞,竭誠心緣勝境。則業有輕重,定不定別,或有轉報,或有輕受,並如佛名、方等諸經所明。言理忏者,既在智人,則多方便隨所施為,恆觀無性,以無性故,妄我無托。事非我生,罪福無主,分見分思,分除分滅,如人醒覺則不眠醉。[《四分律刪繁補缺行事鈔》卷中4,《大正藏》卷40,96b。]

    道宣認為理忏是利根者所修的法門,其行儀是基於般若的空觀,由於觀諸法空、無我,所以罪性也是空;事忏是愚鈍者所修的法門,是針對“心昏智迷”的鈍根者而說。其行儀正如《佛名經》、《方等陀羅尼經》、《虛空藏經》、《占察經》所說,只是嚴淨道場而稱歎、虔仰,或以禮拜,或以誦持,來修身、口、意三業的忏法。

    通過以上《十二光禮》的忏悔偈及智顗、道宣忏悔觀的闡明,我們可以知道隋唐佛教忏悔觀的發展脈絡。同時,我們在“要忏悔”中並沒有發現如上所說的事忏與理忏。但是,我們可以從智顗、道宣所說的忏悔觀出發,可以認為善導的“要忏悔”是屬於事忏,而且是從淨土教立場來闡明事忏,將忏悔、修善的功德回向淨土,並且發願見佛、往生淨土,這是智顗、道宣所不具備的特色。同時,因為善導的忏悔觀與信機是相應的,“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觀無量壽佛經疏》卷4,《大正藏》卷37,271a。],既然是罪惡生死凡夫所修的忏悔法門,所以肯定沒有利根者所修的理忏。所以,在善導的忏悔觀中,根本沒有提到理忏,而且從淨土信仰的立場來闡述事忏。

    (2)略忏悔

    略忏悔就是在中夜禮贊所用的忏悔,所謂“略”不是相對以上所說的“要”,而是相對於後面的“廣”而言。善導是依“龍樹菩薩願往生禮贊偈”而闡明,即至心忏悔、至心勸請、至心隨喜、至心回向、至心發願的五悔。

    對於五悔思想的起源,大野法道《大乘戒經研究》對有關忏悔經典進行整理,分為四悔五悔系、稱禮佛名系、反省精進系三種。其中,在四悔五悔系經典中,四悔系的經典有《菩薩藏經》、《捨利弗悔過經》、《大乘三聚忏悔經》、《三曼陀跋陀菩薩經》、《回向輪經》等,五悔系有《菩薩五法忏悔文》、《離垢慧菩薩所問禮佛法經》等。[大野法道《大乘戒經の研究》,第397-401頁,理想社,東京,1954年。]《回向輪經》是於阗三藏屍羅達摩於唐貞元六年(790)來中國譯出,是在善導以後譯出的經典。除了大野法道所舉出的經論以外,在善導以前於中國流傳的典籍,福原隆善先生還舉出四悔系的典籍有《文殊師利發願經》、《合部金光明經》、《十住毗婆沙論》、《大智度論》、《集諸經禮忏儀》,五悔系的典籍有《占察善惡業報經》、《觀佛三昧海經》、《大乘止觀法門》、《摩诃止觀》、《法華三昧忏儀》、《國清百錄》等。所以,在善導以前,天台智顗的五悔思想已經相當完善,二者之間的同異與交涉,我們留在以後進行討論。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