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凱法師:佛法談做人

佛法談做人

    現代的心理學研究指出,當一個人有良好的人際關系,遇到問題時,有人可以和其討論,或伸出援手,此人通常較能應付壓力,不易被危機擊倒。進一步看,如果要維持“社會支持”的系統(良好的人際關系),你必須具有“愛與被愛”及“付出”的能力。

    一個人在事業或生活不順利的時候,因為內心比較脆弱,所以很容易對他人產生期待。我們自己時常在這種情緒低落的時候,把我們見到的每個人都當是我們自己的朋友,向他傾訴我們的不幸,並渴望獲得安慰與同情。

    其實,世界上的許多人都是以自己為中心,每個人的視角也完全是被自己先天或後天形成的思維框架所左右的,所以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注意力,喜歡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之上。因此,這樣就會影響人類選擇自己的群體,這就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不是每個人都是我們可以依賴的朋友,有些可能是你痛哭流泣的事情,可是別人可能覺得你想得太多、小題大做或能力不夠等。

    因此,人類需要真正的朋友,能夠同喜同悲、同苦同樂,共同承擔生命的痛苦,享受生命的快樂。

    同時,事業的發展離不開良好的人際關系,但不應犧牲自己的追求與理想,去隨波逐流。所以,在人際關系中也會經常出現“不合群”的現象。

    我就是一個不太會合群的人,在中國佛學院讀書時,我總是一個孤獨的人,一個躲在房間裡看書、寫作,從來不會跟同學聊天。唯一跟同學玩的機會只是打羽毛球,除此以外,連看電視都是一個人。記得,我一般不會到教室裡看電視,但是如果心血來潮,我會自己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從晚上八點到凌晨五點,也不用換頻道。然後,五點半上早殿時,竟然跑去敲磬,大腦一片空白,但是磬位是不會錯的。

    到了南京大學後,剛入學時,我努力地跟同學相處,可是這種造作的融洽讓我十分痛苦。半年後,我又回到自己的世界,一個人讀書、上課,偶爾打打羽毛球。

有時候,為了合群必須犧牲自己的愛好、時間,甚至前途為代價,其實這是媚俗。還有一種原因,是因為性格孤僻、自我封閉,或是人品道德上低劣而讓大家疏遠。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我記得我師父曾經說過:“我就是我,誰也代替不了我”、“走自己的路,讓他們說去吧”。最主要的是,必須有自己的追求與理想。佛陀出家時,肯定是不合群的表現;比爾·蓋茨中途從哈佛退學,也不同於大家心目中的“好學生”標准一致……

    但是,我們強調這種不合群並不是傲慢,反而應該去處理好人際關系。佛法的人際關系學是以四攝為中心,即布施、愛語、利行、同事。佛法中經常講“布施結緣”,並且講布施時應該三輪體空,即沒有施者、受者、所施物的相,即沒有圖回報的心。其實,現代情緒管理學對布施是極為重視的,即是培養一個人的愛心,一個充滿愛心的人,才能快樂地生活。而且這種愛心是無所求地給予,與別人並無所約定。加州心理治療師的維史考特醫生說:“有期望的愛就是有條件的愛,你若需要別人的愛,才會覺得好過,你便迫切地期望他,你是在‘害怕’的心情下付出你的愛,你不斷擔心他會不愛你。這不是愛,是依賴,其中少有快樂和喜悅。”


    佛法中經常提到的一句話“施比受更有福”,如果你想借付出獲得回饋,那麼不必了。付出者真正的收獲來自心中的善,而非需求。只有心胸寬大的人才能快樂,在助人時能引發自己對生活的熱愛,於是能安妥度過逆境。

    布施不限金錢布施,還有勞力、歡喜、智慧等布施。唯有懂得布施的人,才是最富有的人。不管用語言、力量、精神、物質來布施,主要的是布施結緣,是人際間最好的善意表現。

    對於自私的人來說,即是在談話中經常提到“我”的人,較易得冠心病。自私的人,過度注意自己,可能使孤獨感和隔離感加強,而寂寞對人來說,是致命的。

    一個擁有愛心的人,要從各個方面能關心別人,愛語即是用柔和語、無诤語、質實語等,以鼓勵代替責難,使人能從語言中得到益處。每一個人都喜歡別人的贊助、別人的愛護,所不幸的是人世間常發生吵架和誤會,乃是不懂愛語所致,若能善用愛護人的話,不但與人結緣,還會增進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同事即是要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慈愛的母親,喂自己的小孩,本來是要把放置湯匙內的食物喂至小孩的口中,可是自己的嘴巴也跟著張開,這是由於內心的慈悲,引發出來同事的現象。多站在別人立場設想,如果好事好話,就說你如何、如何;假如欲要講訓誡的話,就說我們以後如何、如何。

    利行即是盡自己的能力,去做利益他人的行為。俗語說,給人方便,就是給自己方便,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有時候說一句話幫助別人,別人也會幫助你。我們從幫助別人的時候獲得對自己的信心,從而更能愛自己,現代社會學指出利他主義可能是我們生存本能的一部分。

    佛陀在《善生經》中對人際關系給我們很清楚的指導,而且將父母、師長、妻兒、親友鄰居、奴僕、沙門六種關系,列為佛教徒應該敬仰的對象。

    第一、父母與子女的關系。子女在雙親年老時負起扶養之責,代表雙親盡他們應盡的本分,保持家庭傳統於不墜而光大門楣,守護雙親辛苦積聚的財富勿令散失,雙親死後妥為殡葬。父母對子女也有責任,避免子女墮入邪惡,教令從事有益的活動,予以良好的教育,為他們從良好的家庭中擇配,並於適當時機付與家財。

    第二、師長與弟子的關系。弟子對師長必須恭敬服從,師有所需,必須設法供應,並應努力學習。另一方面,老師必須善巧訓練弟子,使成良好模范;應當諄諄善誘,並為他介紹朋友;學業完成之後,更應為他謀職,以保障他生活的安定。

    第三、夫婦關系。夫婦之愛在佛經中稱為“居家梵行”,也就是說這種關系是應當付予最高敬意的。夫婦應當彼此忠實,互敬互諒,向對方盡其應盡的義務。丈夫應當禮遇其妻,決不可對她不敬。他應當愛她,對她忠實,鞏固她的地位,使她安適,並贈以衣飾珠寶,以博取她的歡心。佛陀甚至不忘記提醒丈夫應以禮物贈與妻子,足見他對凡夫的情感是何等了解,同情而具有人情味。妻子應當照顧家務,接待賓客、親友和受雇的傭工;對丈夫愛護、忠實,守護他的收入,並在一切活動中保持機智與精勤。

    第四、親鄰關系。對於親友鄰居,彼此之間均應殷勤款待,寬大慈惠。交談時應當態度愉快,談吐優雅。應為彼此之福祉而努力,並應平等相待,不可爭論。遇有所需,應互為周濟,危難不相背棄。

    第五、主僕關系。主人或雇主對他的雇工或奴僕也有好幾種義務:應視其人的能力才干而分配工作及給以適量的工資,並應提供醫藥服務,並應隨時酌發獎金。雇工應勤勿惰,誠實服從,不可欺主,尤其應該忠於所事。

    第六、僧俗關系。在家眾應當敬愛出家眾及供養他們的物質需要。出家人應以慈心教在家眾,以智識學問灌輸他們,引導他們遠離邪惡而走向善道。

    所以,對於在人際關系上,佛法與現代情緒管理學,結果與方法都有一定的相同之處。但在本質上,現代情緒管理學是從自我的快樂出發,因為我們能從幫助別人而獲得快樂;而佛法則從他人出發,這是同體大悲的表現。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