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照法師:超越死亡 導論——佛教臨終關懷的思想背景

導論——佛教臨終關懷的思想背景
 

生死乃世間之主題,覺悟乃人生之真谛。

關懷為真情之透露,死亡為光明之回歸。

佛法是殊勝之通道,中陰是救度之良機。

自我即生死之主人,無我即解脫之前提。

慈悲從愛心中爆發,智慧從實踐中生起。
 

    佛陀最初成道的時候,就在菩提樹下驚歎道:“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若離妄想,一切智、無師智,自得現前。”遂開始半個世紀的說法布道,直到最後涅槃會上,仍然殷切叮咛:“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本自具足常、樂、我、淨涅槃四德,是故一切眾生皆當作佛。”可見,佛陀自始至終,所有說法,都是圍繞“眾生與佛性”這個主題。眾生就是苦樂紛呈變化無常的生死現象,處處執著痛苦;佛性則沒有苦樂紛呈變化無常之諸相,而又不曾離開我人身心世界一切行相,時時灑脫自在。

    佛性就在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門頭放大光明,每一眾生的身心世界無不遍照,一切行住坐臥、言語動作也都是佛性的妙用。若能遠離妄想執著,當下一念靈光自照,則現前一切就是佛性的全體顯露。無作無造,非修非證,遠離取捨,亦無名字,即時圓滿現成,何其微妙!六祖說:“前念迷即是眾生,後念覺即是諸佛。”誠哉斯言!

    佛法就是破迷開悟的方法。渡河須用筏,到岸不需舟。開悟見性之後,更無一法可得,徹底自在。因其根塵相對之時,全無能所是非之相;觸對逢緣之處,消盡知識計較。般若如大火聚,四邊都不可著。如朗月升空,清虛萬裡;似烈日當頭,光明無限。一切法、一切事、一切佛、一切心,眾生國土,塵塵剎剎,不增不減,恰到好處,妙用無盡!無相無知,歷歷分明!《法華經》說:“唯此一事實,余二則非真。”佛陀一代時教之旨意,盡歸於此。

    我等眾生竟日語默動靜、運作施為,全體即是佛性之妙用!無論何等煩惱痛苦,無論何等憂愁懊惱,無論什麼罪大惡極,無論什麼淫怒癡愛,只需當下頓斷妄想執著,直見自心,心體寂然如如不動,不動而動即是佛性。過去、未來、現在,所有一切籐葛,釋然解脫。亦無解脫之相,不留痕跡,不落斷滅,一派生機,何其快哉!此即如來、智慧、德相。

    然而,如此完美自在的生命真相,我等凡愚卻未能直接明悟和受用,總是落在妄想與執著之中,不能自拔,受盡輪回生死的冤枉苦頭。猶如盲人處於寶庫,自歎貧窮孤苦,卻被珍貴寶物所傷;亦如騎著驢子去找驢,千山萬水逢人就問,卻沒有人能知能說。何等冤屈!何等可憐!於是,佛陀就苦口婆心,時時開示;祖師亦悲智雙運,處處指歸。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