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漠:別叫當下之外的世界干擾你

別叫當下之外的世界干擾你

活在當下,不執著於過去,不執著於未來。不要叫當下之外的世界干擾你,不要因為這個世界的花花綠綠而眼花心亂,別把外部世界帶給你的情緒發洩到你的親人身上。因為,許多年後說不定什麼時候,所謂的親人就是一堆骨頭。那時,你想表達愛,都沒有機會了。

死亡是我談得最多的問題之一,因為我知道,生與死,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兩件事。我在每一部作品中都大量地談及死亡,我的家裡也放了一個死人頭骨做的標本。我明白,自己隨時都可能變成這個頭骨標本。那年汶川大地震,幾秒鐘的時間,就把近十萬人心中的諸多執著給破除了。那些在地震中身亡的人們,帶著遺憾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們中的一些人,可能還想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想去日本看看櫻花,在他的有生之年,可能因為追逐某個欲望而沒有去成,結果死亡頃刻間降臨了,他也就失去了所有的機會。可能他還想對爸爸說一聲“爸爸我愛你”,但來不及說,就死了;他可能很想帶女兒去看一下郊外的春天,但來不及去了;他可能很想寫一篇文章,寫給這個世界,留下這輩子對人生、對世界的一些感悟,但來不及寫了;他更可能想善待一個他傷害過的朋友,想對那朋友說聲“對不起,我傷害過你,原諒我吧”,但是大自然不會再給他任何機會了;他可能很想讀一本書,覺得不讀的話就會留下一輩子的遺憾,但是因為炒股或者干別的事情,錯過了讀這本書的所有機會……那“轟隆”的一聲巨響,不但埋葬了好多生命,也埋葬了好多追求、好多夢想。

那麼,我就想,要是我在下一刻遇到汶川大地震這樣的事件時,此刻最想做的是什麼?寫出我最想寫的文章,讀我這輩子不讀就會遺憾的書,善待每一個朋友包括親人,珍惜每一個生命瞬間,讓它充滿清涼、快樂,活在當下。不一定每一個人都有將來,但每個人都有當下。

大手印文化追求當下,活在當下,不執著於過去,不執著於未來。不要叫當下之外的世界干擾你,不要因為這個世界的花花綠綠而眼花心亂,別把外部世界帶給你的情緒發洩到你的親人身上。因為,許多年後說不定什麼時候,所謂的親人就是一堆骨頭。那時,你想表達愛,都沒有機會了。

在某次對話中,我談了自己的一些經驗,我說:“父親的笑,是我最好的人生獎勵。後來,我獲了許多獎,參加了好多頒獎典禮,那場面我大多淡忘了,但我忘不了父親那憨憨的鼓勵的笑。前不久,父親死了,我再也看不到他的笑了。每一想起,我就想落淚。有時,一看到街頭寒風中行乞的老人,我在心裡就會不自覺地念叨:我再也沒有爹爹了!心中就會湧起一種濃濃的悲哀。我就會給那些老人一點錢。要是我給的是硬幣的話,我總是很小心地放進他們的碗中,我怕那響聲,會令他們不快。那時,我眼中的他們,都是跟我父親一樣的老人。我總是在那些仍在經受苦難的老人身上,發現我死去父親的影子。所以,我很感激那些向我行乞的老人,是他們給了我一種孝敬父親的感覺。”當你真正明白這一點的時候,就會在每個當下善待你的親人,你不會再吝於表達自己的愛。

小說《西夏的蒼狼》中,我寫了一個女孩子,她生前非常珍惜自己的肉體,後來她死了,她的靈魂想對愛人說一聲“我愛你”的時候,都沒有辦法表達。沒有舌頭讓她再去表達那份愛,沒有眼睛讓她再去欣賞這個世界的美,沒有耳朵去聽親人們的許多傾訴,包括他們的痛苦。好多人都不願意聽家人的牢騷和唠叨,但是你想一想,當你傾聽家人的痛苦,給他們帶來一種輕松和快樂時,該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啊!但是我們總是太忙了,大家都被外面的世界所誘惑,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心,不知道善待親人,不知道活在當下。我們被這個世界的許多“分別”占據了心靈。我們應該怎樣消除這個東西,像天真的孩子一樣快樂?一個沒有受到人間污染的嬰兒,對母親那種燦爛的笑,被稱為“赤子之心”。他不是因為媽媽有錢才笑的,不是因為爸爸要給他遺產才笑的,也不是因為這個世界要給他職稱才笑的,他快樂就笑。每個人都有這樣一個本來的心,因為我們的貪婪、欲望讓我們的心變得越來越復雜,越來越骯髒,越來越多污垢,才會漸漸蒙昧了那顆赤子之心。當你擦干淨那些污垢,恢復一種嬰兒般的質樸、簡單的時候,這個世界上還有啥不完美的呢?

之前,就有一個孩子問我:“雪漠老師,這個世界那麼不完美,那麼烏七八糟,怎麼辦?”其實,每個人不是活給世界的,這個世界不在乎任何人。無論他是斯大林、馬克思、毛澤東,還是其他偉人,即使他們肉體消失了,這個地球依然在轉動。甚至在西方哲學家尼采說了“上帝死了”以後,一切仍然運作得非常好。所以說,這個世界離開誰都可以。當你活給自己的時候,你就必須明白,當你的肉體離開這個世界時,你留下了哪些東西?比如,如果你是一個小人,那麼你是不是在離開世界之前,一天比一天高尚了一點,最終變成了君子?做到這一點的時候,你就賺了。賺了的意思,就是沒有白活。你想想看,你本來該像那飛過虛空的蒼蠅一樣,在這個世界上留不下任何痕跡的,但現在卻留下了自己的痕跡,你難道不是大賺特賺了嗎?

雷鋒雖然才活到二十多歲,但現在我們仍然記得他,他用他的行為在這個世界的時空中,留下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和一種偉大的精神,他就沒有白活。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