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量法師:石家莊位同廟助念開示

石家莊位同廟助念開示
2008年10月3日
妙量法師開示錄

阿彌陀佛!老菩薩、新發心的菩薩、年輕的菩薩們,今天我們圍繞臨終如何助念才能成功往生的一些問題與菩薩們結緣。在講解助念之前,先講一點基礎的,從基礎的開始,然後再到助念上去。我們都知道也都明白,學佛念佛為了一個目標就是消業障,了脫生死,我們有了這個目標才會向這個方向去努力。
在平時修行過程中我都講過多少次了,就說我們必須給自己訂一個課程,也就是說作業,留了課程和作業你才會向這個目標前進,才會向這個方向去努力。昨天在皈依的時候我也說了,一定呀最少每天一部《無量壽經》、一部《地藏經》、四萬聲佛號,這是基礎。那我們年紀大的菩薩們念不了經的,可以念佛,最少要八萬,這叫基礎,完成不了八萬那最低七萬也要努力呀。只有向這個方向努力了、去做了,有了這個基礎,以後再精進念佛,才會有更高層次地提升。

積攢資糧,資糧咱們就說功德。往生靠什麼呢?就靠的是功德,靠佛力,靠阿彌陀佛的佛力。所以我們佛要多念,多念,就像我們攢錢一樣,這個功德就相當於我們攢錢一樣,我們往生的時候就靠的這個佛號。當我們這個佛念得清淨了,念得多了,我們慢慢地才會更加進步。

打佛七,我們在座的弟子都參加過佛七,我們在藁城念佛堂都參加過佛七。那我們以後要經常打佛七,可惜我們目前這個環境是有限的,等到以後還要打佛七,甚至再到藁城繼續打佛七。打佛七,就是為了提升我們的功德力,提升我們的水平,就是積攢資糧。我以前在打佛七的時候我也說過,就說參加百萬洪名,七天可以念一百萬佛號,一天十四萬三。可想而知,那我們呢念了多少呢?有的老菩薩跟我說才念了幾千,今天早晨有個老菩薩八十多歲了,八十一歲,她跟我說她一天八萬聲佛號她都完成了,真的是很了不起的,那我們也是一樣的。

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因為我們往生靠的就是功德,靠的就是佛力,沒有佛力、沒有功德那是不行的,所以我們要多念佛。多念佛就是要攝受我們的身口意,因為我們每天都有業障的發生,煩惱的產生。《地藏經》裡說嘛,舉止動念都是業,那我們不說多了吧,說我們每天舉止動念都是妄想,妄想霏霏,必須得要多念佛,必須得靠這個佛號攝受,就是壓住我們的這個煩惱。煩惱相當於一個草一樣,我們用佛號這個巨大的石頭,佛力,把它壓住,不讓這個草的產生,所以我們才會得力、如法。我們念佛清淨,業障消除,煩惱消除。煩惱消除哇,我們臨終的時候才會正念分明。那我們不能做到臨終正念分明的,我們還可以帶業往生。在這個法門之中,唯有我們淨土宗是最好的、最理想的!可以帶業往生,其它的呢也好,但是它沒有這一項,帶業往生,所以我們今生能夠聞到淨土法門是非常榮幸的!

這就牽扯到了一個問題,剛才我說念佛為了我們消業障,臨終往生極樂世界。那我們怎樣去把這個佛號念好?念好以後才會如法如律地,才會攢功德。不然的話這功德,並不是說天天念佛,這功德它就長了,不是這樣的,都是煩惱不行。所以說必須要達到一心不亂,執持名號,一心不亂,我們就是不能達到一心不亂,那我們也要有帶業往生的這個心願,所以呀平時念佛發願非常重要的。

我也講過,老菩薩們有的也都聽說過,我們往生,我們是活著如睡覺一樣往生的。那我們發願一定要發上品的願,發上品上生的願,你有了高的目標,才會向高的目標前進付出。我為什麼說每天讓你念八萬聲佛號呢?給了你這個規定了,你才會努力地去做。哎呀,我今天沒有完成,感覺不好意思,我要繼續努力,把它完成或者把它補上。這只是一個約束你,並不是說怎麼樣的,約束你了你才會前進,就像學生一樣,老師約束作業完成,我們也是一樣的,約束也就讓你向這個方向、超過這個方向,所以一定要老老實實地念佛,不要夾雜。

有人說念什麼咒呀,念一百零八遍這個咒就等於念多少佛號,或者是等於念多少部《無量壽經》。所以呀那個方面我們就不要想了,老老實實地一句一句“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地念就可以了,不要想那些方法。

發願,我剛才講了發上品的願,你才會付出地多。假設將來我們達不到上品上生,我們還可以上品中生,即使中生達不到,我們可以上品下生,仍然是在上品,按照最壞的說法,那我們還可以中品上生,這都是在上品。有的老菩薩說,哎呀,我今生能往生就可以了。往生就可以了,那下品下生;下品下生你要是做不到呢,那邊地疑城;那邊地疑城雖然也不輪回了,但是它得要多長時間才能夠見到阿彌陀佛呢!還是沒有上品上生的好。假設說下生、邊地疑城又做不到,到哪裡去了呢?就不知道了,是三惡道,還是三善道,那就說不准了。所以說約束我們弟子的佛號就是讓我們多念佛,多念佛就是讓你提升水平功德、上品上生。說這些就是讓我們弟子一念代萬念!一念代萬念,用這個偉大的、萬德的,佛的慈力!慈悲的力量,聖號壓住我們無量的無邊的煩惱,是這樣的。

往生,都是我們每個人的希望,也都是我們的追求。看我們在座的菩薩們,年紀大的都很多很多,所以呢抓緊時間念佛。再就是我們往生之前,就說現在吧,在健康的時候最好把我們家裡的工作做通,老伴、妻子、兒女等等的工作要做通。做通,告訴他們將來要給你助念,給你送往生,用佛法如法如律地給你送往生,才沒有白枉你這一生,或者是這幾十年地學佛,追求才會實現。不然的話,念了佛,念了幾十年了,念了多少年了,到臨終的時候你沒有安排好,兒女們也挺孝順,非常孝順,又給你殺豬、又給你宰羊的、又給你哭哇、換衣服哇,這個搬動等等的,給你送醫院打急救針。

這種孝順哪,從俗家、從社會這個俗家角度講也是非常可敬的,從俗家來講,不錯的,挺孝順,但是從我們佛家來講,這種方法就不能往生極樂世界。因為一搬動就瞋恨了,你一哭就動感情了,這都墮落。臨終的時候我們是四大分離,我們有的菩薩不知道是哪四大,就是地水火風。簡單地說,不說四大吧,說四大理解不了,就說給我們大卸八塊。業障,善的呢拉你去善道,惡的呢拉你去惡道,地獄等等,業障全部現前了,一生所殺所害等等瞋恨的這些業障全部來了,像吸鐵石一樣。一個強大的吸鐵石就是業障,我們自己相當於一個小鐵釘,你說說小鐵釘遇到大的吸鐵石會怎麼樣呢?一下子就吸過去了,所以說呀這個正念非常重要。你四大分離的時候,就象這種情況靠的是什麼?必須靠的是佛力,慈力。佛力壓住、擋住我們的惡力,就是惡緣、業障,減輕消失我們的痛苦。每個人都會有這一天的,所以我們都要做好准備。這樣用慈力壓住我們的惡緣,才能夠減輕痛苦,達到沒有痛苦。正念分明了,意念跟著我們的佛號一聲一聲地念下去,才會達到佛陀來接引我們的,所以說這個要求方法知道了,我們才會努力去做的。

所以我們一定在健康的時候,也就說在能夠做主的時候,要跟我們的孩子們、家裡人交代好,我將來往生必須給我送往生,用助念的方法請居士、請佛友、請助念團來助念。如果你這一點做不到的話,我剛才說了嘛,真的是很難的!很多人念了佛了,能往生嗎?有的人都會說,也都知道十聲往生,念十聲佛號就可以往生。哎呀,十念法,臨終只要聽到十聲佛號就可以往生了,這個方法我們幾乎每個人都知道。知道這個方法也不錯,但是這是結果,也就說果,那因呢?因在哪裡?也就說它的原因條件在哪裡?在什麼樣的條件下十聲佛號可以往生?那不說你十聲佛號,那個經典上也說嘛,你能夠誠心誠意,你就是一念,就這一念哪,你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啊?能夠把所有的煩惱全部壓住,也就說這一聲的佛號,是真正的從你的內心發出來,也就說阿賴耶識的深處。簡單地說我們靈魂的深處發出來,才能全部消失業障,條件就是真正地看破放下。

臨終這個要求,我們自己沒有看破、沒有放下,沒有這些這個那個的,沒有做好准備工作呀,真的是很難!所以我們一定要交代孩子們,假設說咽氣了,告訴孩子不能搬動,不能換衣服。為什麼不能換衣服?換衣服就是搬動,搬動就痛啊,痛就瞋恨啊,瞋恨就要墮落啊,所以說這是方法。你一哭,一哭就動感情啊,一動感情就墮落啊,都不能往生,就阻礙往生。所以阻礙往生啊,那就白學佛了,也就白念佛了,是不是?我們的心願哪都消失了。一定交代好,甚至平時多給家屬講說學佛助念的好處,往生去做的好處。你們真孝順我,真對我好,將來就給我送往生,這才是好的。

再呀,為什麼不能搬動也說了,不能哭也說了,那有的菩薩可能會說了,哎呀,按照俗家說不穿衣服來生就沒有衣服穿,趕緊趁活著給他穿上衣服,給他換上什麼裝老衣等等的。那些呀浪費,告訴你們浪費,不如把那些裝老衣服的錢,或者那個服裝,布施給別人,行布施,布施給他人,這是功德。簡簡單單地樸素無華,穿這樣的衣服最合適的了,生活當中嘛,很自然的,不要鋪張浪費。

有的人在床上拉了,在床上尿了,說趕緊給他擦干淨,也非常孝順,也按照佛法去做了,人家來念佛呀,這屋裡頭很臭,又是大便味、又是那個尿味的,很臭,這怎麼辦哪?趕緊擦干淨吧,顯得恭敬這個念佛團。這樣做呢,又錯了。因為你擦他的時候,不管擦大便,擦小便,這都是在搬動,還是不行。無論他是有大便,還是有小便,我們在念佛的時候,助念的時候都不要理、不要動。

還有的說,是不是佛呀,佛會怪罪我們哪?那佛像就在這面前,這又是髒兮兮的,是不是對佛的不恭敬呀?佛呀,是慈悲的,佛是慈悲的,他不會怪罪的。如果要是怪罪那不叫佛了,就象我們小的時候,我們在床上拉了,在床上尿了,那我們的父母給我們擦屎擦尿的時候,父母怪罪我們了麼?沒有。那象我們的孩子,那你給孩子擦屎擦尿的時候也怪罪了麼?都沒有。那佛陀也是一樣的,大慈大悲的,慈悲還不行,還得要加個“大”字,是大慈大悲,不會怪罪我們的,所以說有屎有尿的我們也不要動。

那我們助念團的人員,去參加助念的人怎麼辦?是不是這個味兒很難聞我們就不去了呢?也不是這樣的,萬法唯心造。這個味兒有是肯定的,但是我們能夠堅持念佛,佛陀的慈悲,一會兒呀,可能或者是助念幾個小時以後、多長時間,這味兒可能就沒了。那我們能夠忍受這一時,這一生就是為了這一刻,這一刻我們都忍受不住,那不就可惜了麼?所以說助念團的人,去參加助念的人,不管你是不是助念團的人,你都要有一顆慈悲心,都有一顆恭敬心,都要把亡者作親人想,這就是我的親人。

有的說,哎呀,我就想不起來這是我的親人,去了悠悠地跟著念念佛。你就假設這就是你的母親、這就是你的父親,真的在這死了,那你怎麼辦?那你一定會拼命地念佛。所以說把亡者當作自己的親人想的時候,這一念哪,這個恭敬心、這個誠心度就不一樣,你發自內心的力量也不一樣。所以說必須把亡者當親人想,好好地念佛,這樣呀,這個感應力、慈力、發自內心的善力、念出的佛號是不一樣的,效果是不一樣的。你把別人當親人想的念佛,將來你往生的時候肯定別人也會把你當作親人想,給你好好地念佛送往生。因果經上不是說嘛,無始劫以來我們都是因緣,都有因緣的,無緣不相識嘛,所以說必須親人想。

助念哪,首先我們要明白,我已經講過多次了,助:是幫助的意思,是幫助;念:是正念,是幫助他提起正念。因為我們那個時候好像已經失去這個正念了,所以我們大眾菩薩幫助他提起正念,往生極樂世界。不單我們有知覺的,能聽見的人可以助念,即使聾子、啞巴都可以助念,都可以為他們助念。這個靈魂呀,就說阿賴耶識是非常聽話的,都可以給他們助念的。那我們不說那些吧,我們在大街上看到小動物的時候,我們還得要給它念念佛呢,所以說要平等心。助念不分場合,不分人群,什麼都不分,要有平等的心,不能有貢高我慢,不能有貪心。

哎呀,助念怎麼還說貪心呢?貪什麼呢?貪功德。我去助念呀,別人要對我好,對我恭敬,把我抬到很高的,好像做領導一樣,那不行。必須要聽從指揮,聽從安排,好好地助念,每一班安排多少人……助念,剛才我說了不分時間,我們即使是半夜有往生的,接到邀請地電話,我們也要去,為什麼呀?生死是最大的事!有人說我上班呀,我今天請不了假,我上班實在忙,去不了,不能耽誤。你的班呀不重要,班是要上的,但是沒有生死的事大,世上唯獨生死事是最大的!那我們白天上班的人可以晚上助念,白天沒上班的人我們就安排白班,必須得要助念,所以說我們想助念的,參加助念團的人一定要接受這種約束,不分時間。

你給別人助念就會將來有人為你助念,有人說我白天念佛可以,我晚上我就要睡覺了,晚上不要安排我晚班,你一安排我晚班……好吧,你不歡喜,將來你往生的時候,這就是因,那別人也是一樣的,也不參加你的晚班,那這白天都給你念,晚上都回家睡覺去,讓你在這痛苦著,所以誰都不希望。所以一定要堅持,都要發心,發出離心,出離三界,發往生極樂世界地心!這種心願,助念人的心願,力,心齊、力齊,心念才會達到一致,才會好,這是說我們助念的人這方面的。

     那我們亡者家裡也是一樣的,亡者家裡要配合助念團的要求,配合助念團裡的一切,必須要聽從助念團的。我在外地呀,甚至以前我說過,有的人他們也有助念團,助念八個小時、十二個小時、或者二十四個小時解散了,不管了,最多助念二十四個小時以後,咱說下班吧,解散了。剩下的事情,還是用俗家那一套,還是所謂的請那些吧,吹吹打打的,這個那個的,又去搞那一套了,或者說吃葷哪,都用那一套去了,不管了,這是不負責任的,這種助念不行。所以說在我所參加的助念當中,和我所領導的這個助念團,我們的要求就是打一仗,勝一仗,打把握之仗。寧願不答應,也要打一仗成功一仗,所以說質量非常重要,關系到我們每一個人的身心和力,這樣助念一個要成功一個,要麼就不去助念,他不符合我們助念團裡的要求,我們就不去助念。

那有的人說呀,不慈悲,去結個緣,結個善緣,結個人緣,去給他助念,結個緣,即使念十聲佛號也可以往生。那你就去結緣吧,我不去結緣的,所以說符合助念團裡的要求,亡者家裡必須要完全吃素,不管來的親朋好友還是誰,最低的標准,不說長了,最低的標准在你往生,為你做喪事這一段時間要吃素,吃全素。簡單地說吧,三天,一般都說三天出殡嘛,三天或者七天的,就是從你死亡到你火化結束,最低的這幾天當中,白天要吃素,不管親朋好友。有的說你們信佛的給你們吃素,那我們不信佛的,我們家屬我們吃葷,那不行,那這種助念我也不去的,不行,要同意完全吃素,不結惡緣。

有的人助念,他就是為這個亡者助念,助念十二個小時、二十四個小時不管了,解散了,往沒往生也不知道,不管了。所以說我助念和我的助念團,不但為亡者本人助念,還要為他無始劫以來的冤親債主、業障助念,讓它們統統地往生,讓它們都往生極樂世界的。咱說負責任,所有一切和他有緣的,一切善緣、惡緣都往生極樂世界,都往生極樂世界這才叫完整的助念,也就說圓滿的助念。所以說不知道你們以前參加過助念的,你們所知道的那些助念團的規章制度是怎麼定的,那就不知道了,對比一下方法,就明白了。

亡者家裡同意吃素,而且他要邀請我們,誠心誠意地邀請我們,不是衍敷了事。有的助念團由亡者家屬通知助念團的負責人,由助念團的負責人通知下面助念團的成員,也有的助念團用這種方法。這種方法呀,恭敬心減小,甚至沒有了恭敬心。而且業障,我們打仗是同業障打仗,助念是同業障打仗,那助念團裡的負責人能不能擔起這個業障,也就說能不能擋住這個業障?不可能的事情。打個比方,助念團的負責人通知你助念團的人去助念,你能擋住這些業障?你功德力就那麼大?那不可能的,所以說必須由家屬真誠,發自誠心地邀請,而且這個恭敬心發出來,也是培養他們的恭敬心。

助念團的人來了以後,念佛過程中都要熱情地接待,這樣也是表法,表示他的誠心。就象我們吧,我們在座的也是一樣,請來了以後,要給我們助念團的人頂禮。為什麼要頂禮呀?並不是說助念團的人需要你這一頂禮,或者說你給他磕個頭這是條件,不需要的,他本人不需要你給他磕個頭的。這是表法,表示你的恭敬心,表示你的誠心!感動人,誠心感動人,正因為你的這一個頭磕下去,感動啊!他的心情呀,來助念的人本來就誠心誠意助念,你這一舉動更加感人,他念佛這個力度又不一樣的。

那這個亡者家裡怎樣通知來助念的人呢?我們有助念團的名單,他和我們助念團的負責人假設聯系不上,和我們助念團裡的成員有認識的,成員簡單了解情況以後,也可以向他推薦我們的負責人。推薦負責人可以,但是還得要他親自聯系,必須要親自聯系。聯系到助念團,然後首先邀請負責人,負責人詢問以後才會把助念團的花名冊拿出來,也讓他誠心誠意地邀請,一個一個地打電話邀請,這樣業障才不會上身。

那我們助念,去參加助念的人不管你是哪種方式,是集體去,還是個人去,在出發之前,在我們家裡或者是集中,一定要禮拜佛陀。祈求佛陀加持我們,加被我們,保護我們,我們要這樣做。我們到了亡者家裡,假設這一進屋,亡者家裡沒有佛堂,我們心裡頭也要禮拜佛。如果有佛堂,進來了有佛堂,首先我們也是禮拜一下佛。禮拜佛,然後到亡者面前我們問訊,給他問個訊。就像見面一樣的,我們握握手,中國嘛握握手,不像外國擁抱一下,我們中國的禮節就是握手。那我們佛家的禮節就是問訊,就說見面了嘛,打個招呼認識一下,這樣啊,再聽從安排開始助念。

在亡者旁邊或者前邊沒有佛像的,我們負責人安排好,准備好佛像。我們助念團應該准備有佛像,引磬等等的,假設說這個家裡頭沒有佛像,甚至沒有佛堂的,不學佛的,那我們馬上就帶著,擺好了就可以了,簡單地說這叫布置道場。

趕緊就安排人開始助念,一班一班的,分到每一班的人跟著助念,剩下的人安排班了以後,一定要抓緊時間休息,也就是說保護嗓子。因為助念是出聲的,不是默念,出聲就要比較累嗓子,這是同業障打仗啊!同業障打仗那就不是它戰勝了,就是我們戰勝了,所以說呢我們要戰勝它。一定要保護嗓子,不能這伙人在這助念,你在那休息就聊張家長李家短的,又在那嘻嘻哈哈的,那不行。必須要有這種心情,是來助念的心情,說話我們盡量的小聲說話,在助念的房間當中不能有其它的雜聲、歡歌笑語聲或者說話聲,但有的時候也實在是避免不了。實在是避免不了,那我們一定要做到最小最小的限度,是這樣的,不能讓其它的聲音容易的進入亡者的心田,阿賴耶識。

我們在座的菩薩都應該跟著我的思路,假設說我們去邀請助念,給我們家人助念的時候,怎樣去邀請,我在這裡可以給你說一個大概的方向,並不是說是死的,是個方向,你可以參考。

     當我們家屬真的是不行了,馬上就斷氣了,這時候趕緊准備。不要搬動他,他是怎樣的姿勢,躺著、坐著、歪著都不理他,甚至睡覺沒有穿衣服,也不要理他,輕輕地蓋上一點點就可以了。通知,請助念團,一個一個地,真誠地請,跪著打電話等等的。不能哭、不能慌、不能亂,主人一慌亂那不行了,所以在助念團沒有來之前,我們家屬要念佛。有念佛機的就放念佛機,為他減輕痛苦,念佛等著助念團的到來。

那我們助念團來了以後,我剛才講了,分班開始助念了,助念的時候用引磬。用引磬,助念的時候不用木魚,因為引磬聲音清脆,所以我們要准備兩把引磬。兩把引磬,有的時候別壞了,這引磬那個頭兒呀,很容易敲斷,壞了,我們要經常檢查那個引磬上面的螺絲,松了等等。去助念之前平時都要檢查好,都要放好,甚至我們可以到家電維修的那個地方給它焊好。所以引磬也就說法器,法器都准備好,不能到時候臨時出差錯,找什麼什麼都沒有,那不行。

這樣哪兩把引磬分班助念,念佛的時候根據亡者咽氣地快慢我們選擇佛號地快慢。如果我們助念團來的時候,他還沒有咽氣,馬上就要咽氣了,那我們可以從《彌陀經》開始。一部《彌陀經》,然後就是贊佛偈、念佛開始。如果這個亡者比較快、比較急,那這個經就不念了,就直接從佛號開始,直接就念佛了,念阿彌陀佛了,念佛的時候從內心發出來。

根據時間的判斷,我們每一班有多少人,分班以後,這一班呀我們可以采取對念的方式。這樣不累,會保護嗓子,時間長不累,那聲音才能發出來,以亡者為界線吧,這邊兩句,那邊兩句,可以對念。再就是快念,這都不是固定的,根據實際情況來變化的。

我們要了解家屬,引導家屬發願把老人送到極樂世界去,發大願,一定要送極樂世界去!發心發願這也很重要的,不發心不發願,那請來了之後只是逢場作戲一樣的,念吧念吧,這個力度就不一樣的,所以助念團念起來很吃力。親人哪,我們親人發心發願,一定把老人送到極樂世界去,這效果就不一樣,助念團念起來也都很輕松。所以說念佛的時候一定要根據亡者來判斷快還是慢,甚至到最後,最快一句接一句的,也就說不能讓他產生妄念,不能讓亡者產生妄念。我們在那慢慢悠悠,慢慢悠悠的,本來這亡者很痛苦,你還在那慢慢悠悠呢,那不行。必須要快一點,沒有讓他產生痛苦的時間,他的心念就跟著佛號走了。佛的慈力,佛號的力量輸入到他的體內加持他,接引他。

有的人說半個小時一開示,或者說多長時間一開示。用不著,用不著這樣,有的按照,甚至我也看到了那個開示文。開示文寫了一大堆,什麼尊敬的某某某啊,你看到什麼光撲上去,或者說這個那個等等,用不著這種方法。我們就用佛號,開示是要的,但是要掌握時機,並不是千篇一律,是靈活的。首先開示要贊美他的功德,首先讓他產生歡喜心,他接受,就像我們兩個人之間一樣的,你了解我,你才會接受我,你不了解我,你怎麼能接受我呢?所以說先贊美他,贊美他了產生歡喜心,然後再表揚他的功德,一生的功德,再就是讓他發起正念到極樂世界。

簡單地說說極樂世界,再就是我們在這個開示過程中,一般時候都是師父來開示,有的我們也都知道,師父打電話來就開示了。開示過程中要怎樣啊?要贊美他,幫助他提起正念,看破、放下,圍繞這幾方面。並不需要什麼黃光、白光、蘭光的,或者什麼第一天、第二天、第七天、或者是四十九天、中陰身,這個那個的,用不著。

這些方法呀,所謂的經過中陰身,四十九天之內經過中陰身得度,有這種方法的,也有這種人,不排除。但是我們助念哪,就不走中陰身,助念及時的、助念非常順利的,他就不走中陰身,直接往生極樂世界了。不走中陰身,也就說你所謂的那些開示的方法是沒有用的,不需要走這一個環節。再一個還有什麼人不需要走中陰身?罪大惡極的人也不經過中陰身,那就直接下地獄去了。一個是去極樂世界,一個是去地獄,這兩種人不經過中陰身,所以說那種開示方法我們以前不知道的,現在明白了就好好地念佛,多念佛,一聲佛號念到底就可以了,阿彌陀佛就會派使者來幫助我們。

那有的人說呀,他沒有學過佛。沒有學過佛,家裡人呢又非常地相信,也非常地希望用這個助念的方法去做,怎麼辦?能不能助念呢?可以。只要他符合助念團的要求,吃素,不哭,不搬動等等的,我們就可以去助念。我們助念團裡的人助念的時候,就是給他快速地種下菩提種子,快速地讓它發芽、開花、結果。就像我們生豆芽一樣,現在我們科學都發達了,我們都知道一天一夜豆芽生得很長,這就是一樣的。

助念就是這樣,我們快速地給他種菩提種子,生根發芽,阿彌陀佛一看這花開了,就拿著這朵蓮花來接引我們,並不是阿彌陀佛賜給你那個蓮花,並不是這樣。如果都是賜給的話,那佛就替我們修了,是佛陀拿著你自己念的那個蓮花來接你,這下明白了吧?這話在這裡呢。為什麼每天讓你念八萬聲、四萬聲佛號呀?就是為了這個做准備的,答案在這裡頭聽到了,所以說一定要多念佛。佛陀,阿彌陀佛拿著你念的這朵蓮花來接你,接你往生的,所以說助念的過程中不信佛的,我們就要快速地幫他成功。

快速的幫他成功,助念成功一個人哪,我們就很了不起呀,勝過我們自己往生;如果能助念成功兩個人往生,那我們肯定將來自己往生;你要是能助念成功十個人往生,那你就是菩薩的化身;你要是能助念成功一百個人往生,那你就是阿彌陀佛的化身。看看我們在座送過多少位了?成功的,我指的是成功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多參加助念,一定要聽從助念團安排助念。

前一段時間,就咱們石家莊助念團這麼多成員,有很多很多的人想進助念團,我不讓你進來,我不要。你不聽話的、講是非的、說三道四的、你不能按這種方法做的,我不要你。我搞了一個助念證,那我們皈依有皈依證,這回助念我們有助念證,你沒有助念證我不讓你參加,就眼氣你。哎呀,說師父你不慈悲,不慈悲就不慈悲,就眼氣你,眼氣你的目的就是讓你好好地念佛,有機會的時候還是可以進來的,但是必須達到我們的條件。

我們有助念證的,那有人說我也會做個助念證,啥都做假,我也會搞一個,但是我這助念證你們是仿造不了的。上面咱們說有那商標一樣,那專利產品,那是我的血畫。血畫在上面,那別人在再啥你也不會畫我的血畫呀,那你畫不來的,而且上面有我們每個助念成員的相片。相片都有,假設你相片可以放上去了,那我這血畫你可能搞不上去的,所以說呢也有個證。這樣的目的就是嚴格要求我們自己,也就說好管理,不然人多了,有時心發得好,但是做的就不好。不聽話,都認為我了不起,都認為我知道得多,我比你強。這個“我”字放不下,甚至給你安排了這事讓你做,你可能累了一點了:就欺負我;讓我去干那個髒事;讓我去干那個重活,是不是看我不順眼;為什麼他沒有安排呢……這心裡頭就矛盾。甚至說話的時候,不小心說語氣重了,你憑什麼對我發脾氣?你憑什麼怎麼怎麼這個那個的,所以說不慈悲、不祥和、不聽話……我們這樣都便於管理的。

你看我們去參加助念的時候,有的人為什麼念念佛嗓子就疼?那都是一樣,都是有業障的,所以說我們必須要聽話。忍辱聽話,共同的目標向一起努力,才會好的。力量向一處使,這個助念才會順利成功,必須要有一顆真正為他助念地心,所以說我們助念必須要真誠地去助念,亡者家裡必須得是真誠地邀請,這樣兩個,咱們所說的合作愉快,這樣的合作愉快,成功率才會高,才會百分之百。不然的話象我剛才說的,那你助念十二個小時、二十四個小時就不管了,往沒往生都不知道,結個善緣,那我不會去做的。一定要成功,助念一個成功一個。

也有的人是親朋好友,或者是鄰居,人家都在這助念呢,他也是發自於善心,我也來幫著念佛,或者是我聽說了那裡頭有助念的,我也去念佛,我也去念,去助念去。你去助念可以,但是業障啊,業障它會找到你的,業障找上門那時候你怎麼辦?有人說哪有業障,我就念佛沒有業障。不是那麼回事的,那是你沒有發現,等你發現的時候就晚了。平時說你不聽,當業障現前了,你再聽的時候已經晚了。

就象今年藁城,就咱們藁城念佛堂的,我這有一個弟子,有個弟子給他親戚家,可能是親戚家吧,人走了,他家可能不信佛,沒辦法,他親戚嘛,他信佛,他就以親戚的身份去了。以親戚的身份去給他念佛,念阿彌陀佛,給他助念,可能他家也是在助念,到底這個詳細情況我就忘了,反正是那麼回事兒吧,去念去了。哎,念著念著,這眼睛就黑了,就變了,又青又黑,就和那個亡者差不多了,這臉色,業障現前了,當時這業障就現前了。他回來就給我打電話,他說:“師父啊,不行了,業障現前了。”這時候你知道喊師父了,平時咋不聽話呢?沒辦法呀,誰叫是師父了,還得加持吧,又給他加持了。我第二次再去藁城的時候,他見到我說:“師父啊,你說得真准!真靈!真是那麼回事兒,有業障,不能攀緣。”啊,我說了,你不非得要去驗證一下,那好,那你就驗證吧,這都是攀緣的結果,業障現前了。

有的人回來以後,腰痛、腿痛、腦袋痛、這痛那痛的,甚至起不來床,這個那個的,這都是業障找上你了,你哪裡肯定做得不如法。就包括我們助念團的人也是一樣的,你做得不如法,肯定業障會找你,所以說我們去助念的時候不能起瞋恨心。你一產生瞋恨心,業障正高興呢,真好,順著你這個瞋恨,它就會跟著你來瞋恨,幫著你瞋恨,幫著你攪亂我們這個場合。業障,攪亂我們這個地方不讓你舉行,這個業障啊,干涉,所以我們必須要團結。

那有的去攀緣,說:“我助念多少次了,我咋沒有這種現象呢?我也沒有這個頭痛、也沒有這個腰痛、也沒有這痛那痛的。”說:“師父,你可能說得不對。”不對不要緊,這花兒還沒開呢,業障還沒現前呢,現在你業障沒現前,你感覺挺好,等到你業障現前的時候你看看。簡單地說吧,就是你現在都很平安的時候,你看看你臨終的時候,那些業障,千軍萬馬的業障找不找你?都會找你恨你的,拿刀拿槍的,都會來找你麻煩的。

保護者,用現代的話說吧,後台,你的後台老板是誰?那你沒有後台老板呢,沒有人加持你,沒有人保護你。我們的孩子摔倒的時候,我們大人知道把他扶起來,孩子哭的時候我們知道給他吃奶。那我們呢,你沒有這緣你去攀了這個緣,攀了這個緣以後,自然地就會找到你,找到你以後,那你肯定就會不是這難受就是那難受的。所以說我們助念的過程中不能攀緣,不能講情面,一定要講理念,要如法,不能因為這是親戚、朋友、鄰居,沒有請你你就去了,好心不得好報。業障肯定會找你的,那怎麼辦?你沒有後台老板嘛。我們的後台老板啊,是阿彌陀佛。那有人說你後台是阿彌陀佛,那我們後台也是阿彌陀佛。不錯,但是你能不能跟阿彌陀佛感應道交呢?平時念佛能不能感應道交呢?所以說助念團裡面,有師父給你們撐著、給你們頂著、加持你們,你們才不會有業障現前,才不會有業障纏身,才不會這事兒那事兒地發生,這一點是放心。那如果不是這樣的,你去攀緣,你去助念了,那業障肯定會來的,業障來了那你就麻煩了,一麻煩那你就不如法,將來你呀,就多一個障礙。

如理如法符合助念團裡的規定,你助念一個成功一個,我們助念一個就要成功一個!我們助念都知道是直接幫助佛陀度眾生了,也是直接幫助亡者成佛了,又是直接幫助我們自己消業障了,還又是共修了。平時想聚會,聚會不到一起,這回助念我們共修了,所以以後不能攀緣。

不是嚇唬我們,如果你要實在想驗證的話,那你就去驗證。非得要驗證的話,那佛陀說那麼多話,那麼多經典,你都要去驗證麼?那你就可以去驗證,當你驗證完的時候,我們這一生一世也就沒了,時間不夠用。那不聽的話就沒辦法,所以到以後再出現這種現象的話,當你再打電話給我的時候,你說:“師父加持我吧,我攀緣了。”那我不會加持了。說了你不聽,那你還要我加持,那就沒辦法了。慈悲,師父慈悲是有限度的,我也是凡夫,慈悲有限度。不加持,就讓你難受,讓你難受完了以後看你咋辦?不有那句話嘛,不吃苦你不知道苦,對不對?非讓你知道,到時候你就會以身說法了。哎呀,我可知道這攀緣不是好滋味,我可不去攀緣了。你可能會說給別人,可能會有說服力了。我在這說,你可能不相信,不相信不要緊,那你就攀去吧。業障牛頭馬面的一大堆,雞鴨鵝狗的,在你身後身前圍繞著你,給你當護法呢,走吧,到我家去串門去吧,到三惡道去了,那就歡喜了,所以說攀緣造成這種結果。

那有人說:“師父哇,我以前是參加過助念,和你現在講的助念真的不一樣,真的好像是在攀緣,那怎麼辦哪?”告訴你,忏悔。今天開始呀,要忏悔,如法如律地改造自己。多念佛共修,我們助念團的人一定要共修,提高自己的水平,提高自己的修行功德力。就像老師一樣,初中的老師你教小學一年級,那肯定很輕松自在的,那你要是一年級的老師教初一的話,肯定很費勁的,所以說這就是水平。那我們助念團就是功德,自己有了這個強大地功德,有了這種善力、佛力加持我們,給別人助念的時候才會更如法,所以我們一定要正知正見。

我所講的這些方法和別的法師,甚至別的助念團裡的規章制度可能不一樣。可能不一樣,甚至會猜疑,哎呀,這兩種方法到底是按哪個呢?還是按這種方法呢,還是按照妙量法師講的方法呢?心裡就矛盾了。這種矛盾很自然的,也不排除,因為你也沒有親身去體會過嘛。所以正念,一念之差呀,他說他的對,我說我的對,到底誰的對?就在你一念之間。我也不能說他的錯,我也不能說我的不對,必須都得正念。你有自己的思想主見哪,你想請哪個助念團,不說別的吧,說我們石家莊吧,肯定不止我這一個助念團,肯定有好幾伙,四五伙,這一伙那一伙的,據我所知的就好幾伙了。我們在座的菩薩們,都有很多經常參加這個助念團,參加那個助念團的。我也不排除,那你就參加嘛,你用哪個方法就取決於你自己。

如果你用我這個助念方法的,那你必須聽從我的,必須不能懷疑,必須心裡呀,別打小九九就可以了。老老實實地,助念團的成員必須聽從助念團裡負責人的指揮,必須要聽從。因為聽話呀,安排你做什麼,才會有效益,不能亂,絕對不能亂。在別的助念團招了一身業障回來的時候,你再給我打電話,我說了,從今天開始,以前的就算了吧過去了,從今天開始就不加持你,就讓你難受。不是師父不慈悲,是你不聽話,是不是?就像醫生一樣,我是醫生,你是病人,你不聽我的話我給你打針干嘛?給你吃藥?不給你打針不給你吃藥,也就說平時你就不聽我的話,就不接受我的治療,對不對?你不接受我的治療那我就不管你了嘛,這不很自然的事情。慈悲有限度的,那你業障上來你不能保護你自己。保镖,師父是你的保镖,你不能保護你自己,那就沒有辦法了,所以以後一定要小心行事,助念是好事,但是一定要謹慎。

一定要謹慎,我希望我們石家莊市所有學佛的人都能夠統一起來。不要分這一伙那一伙,不要認為你做的對,我做的就錯,能夠統一起來,這個強大的力量,那多好!我在武漢的時候,我最多一次帶四百人參加助念。那我們石家莊目前來講,妙量法師助念團的人也不少哇,也兩百多人呢,差不多有三百多人了。人不少,真正實際助念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每次都有記錄的。我們助念團的人,也有的會經常去參加別人的助念,或者是參加這活動那活動的。參加活動可以,但是參加助念哪,你就可以考慮一下了,當你業障纏身的時候怎麼辦。

不說遠了吧就象昨天,昨天下午我來的時候馬上就要做法會了,一個老菩薩非常的心情好,非常急迫要給我頂禮,一頂禮在那路中間“啪”一下摔倒了,這個磚頭給她拌倒了,這就是業障啊!業障阻礙她給我禮拜,業障不讓她給我禮拜。因為有那句話呀,磕一個頭滅罪呀!你以為你給我磕個頭我就感謝你,我需要你給我磕個頭呀?不是那麼回事兒的,你磕一個頭代表著你的恭敬心,你就消業障呀!她要消業障,業障不讓她消業障。所以我昨天就站在那了,走不了,進不來了。我說給她抬進房間去,這個說:“不動不動不抬”,那個說:“躺下躺下”,你說就不跟著我的思路走,沒辦法呀,站著站著,我就過不來。還有她家屬也挺慈悲的:“哎呀,師父你去做課吧,你去做別的事情吧。”我能過來麼?從理性、從我們人性、從我們做人的角度,我也不會說把她丟在那裡就不管了呀,那是不行的,必須把她抬起來,慢慢最後把她抬到房間以後才過來。

這就是業障,特別我們助念的,而且就特別這個道場,目前叫它道場吧。以前這個地方所殺所害,甚至很多農民在這個地方做這個事,做那個事的,周圍等等等等的。這裡沒有人的時候,這地方肯定有很多很多的這些眾生在這裡住,很多很多我們看不見的那些眾生在干擾著我們。我們來了念佛,它肯定就會打架,跟我們戰斗,不讓我們在這,那我們就看到昨天出現的那一幕,這就是業障,所以說你攀緣就是這樣的。我舉這個例子啊,我並不是說昨天那個老菩薩是攀緣,我只舉這個例子,業障就會很快現前。很快現前的,這摔一跤是我們看見的,簡單地說那迷路的,你回家你就找不找家,就在這條街你就找不到哪個路口,業障給你眼睛迷住,就來回走來回走,我相信我們在座的有過這種現象的,找不到家的,這就是攀緣啊,不能攀緣。

那助念裡面很多很多的細節,有很多很多要交待的,如果單獨這一下子講呀,你們也接受不了,也講不完,只能一次一次地熏陶,一次一次地講說,反復的講一次講一次的,要培訓助念。我們要鍛煉助念,我講過了往生的時候如同睡覺一樣的,是明白走的,像睡覺一樣。簡單地說吧,就在那躺著就走了,不是說很痛苦、害怕的、死呀,那不叫死,我們睡覺,睡覺往生的。

為什麼我要求我們弟子要睡中念佛呢?就是讓你為臨終這一念做准備。說了再多,講了再多,做了再多,所有的這一生做的功德、做的一切,就為了這一刻做准備,是不是呀?你們為了什麼呀?念佛、放生、印經書、建廟、等等等等為了啥?不就是為了臨終這一念嘛,是不是?所以我們一定要如法如律地去做,但是能不能看破放下,有的人說:“哎呀,現在佛來接我,我現在就走。”假話,走不了!放不下,看不破,你那存款折還沒給你孫子呢,怎麼能走呢,你那房產你還想多長點兒利息呢,走不了。

所以我們自己平時要鍛煉看破放下,怎樣鍛煉看破呢?打個比方,我們三五個人,十幾個人在家裡我們也可以,要鍛煉、要培訓,我是不是看破?是不是放下了?給你助念,可能我們以前只是參加給死人助念,那這回給活人助念,叫培訓班。我不講過多少次嘛,辦培訓班,助念培訓。

助念培訓,給你助念,你就在這坐著、在這躺著,你看一看自己是不是跟著佛號走,想沒想其它的事情,真的是都放下了麼?假設說你在這躺著,或者我們十幾個人或者五六個人輪流著給你念佛,你就像亡者一樣在那躺著,你做一次亡者,看看給你念,你在想什麼呢?你是不是在想你中午飯還沒吃呢,這很簡單的事情,你平時你念佛和現在給你念佛,效果怎麼樣?妄念放下了沒有?起不起這個妄念?這個心情要鍛煉,平時自己要鍛煉,哪怕我們幾個共修的鄰居朋友,都要鍛煉,都要練習。那我們助念團也是一樣的,要經常地培訓,因為我們幾百人,人多,經常地培訓,這樣培訓有助於我們,幫助我們看破放下,看我們差距在哪裡?我們的差距,啊,我這一點沒放下,感覺不行,我還得要努力。要培訓助念,所以說參加助念的也好,沒參加助念的也好,我們以後平時呀,都可以培訓。我們要參加助念團的,包括我們助念團的人都要聽從,鍛煉自己,要培訓。

那我們今天哪,說了這麼多,我們記住了多少?不知道,有可能我出了這個門就忘了。甚至象昨天前天,我就在這給做完了皈依以後,馬上就忘了:“師父,我叫啥名?我叫啥名啊?”這麼多人我都記住了,我說:“你叫常陶。”你看,昨天就有一個老菩薩法名叫常陶,他說我叫啥名,又問他老伴,記不住。好幾個問我的,我都記住他名了,他都記不住。這不說出這個房間,就現場,我現在這一上午我講了幾方面:助念的須知;如何助念;怎樣邀請助念;注意事項等等的念佛,我講了幾方面。我講的這幾方面,你聽到、得到了幾方面呢?甚至你得到幾句話呢?那我現在問問你,你可能就忘了,不知道了,師父講啥只會聽著一高興,一高興,左耳聽右耳出了,還給我了,這禮物送給我的非常好,沒有接收,這就是呀,業障。你還給我了這也是業障,必須要記住,必須要熏修。

今天我們有攝像師父慈悲,給我們制成光碟。那有的我們結緣以後,回去好好地看一看,多看幾遍,了解了解。甚至我們這一兩年來在石家莊助念成功的,有捨利的,捨利花的,有書籍,我們在座的有的都有看到的,互相地看一看,轉告轉告。了解了解我這個助念方法和別的助念方法有什麼不同?我給這個亡者怎麼開示的,別人給亡者怎麼開示的,對比一下,我也不敢說我百分之百的對,但是我絕對敢說不是百分之百的錯!起碼不說百分之百對,最低也得百分之九十九的對呀!這一點還是有把握的,沒把握助什麼念,是不是?所以說我們一定要自信,這也是很重要的!

(助念開示結束,下面是現場培訓助念)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