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量法師:石家莊位同廟培訓助念

石家莊位同廟培訓助念

2008年10月3日

妙量法師開示錄

(助念開示結束,開始現場培訓助念)

我們今天哪,就選幾個實驗一下,培訓助念。以前曾經有過這種現象的,一說給他助念,哎呀,你可別給我助念,這不是死嘛,你詛咒我嘛,你咒我死呀,我還活得好好的呢,我還享福呢。有過這種現象,所以也發生過這種現象,為了避免這種現象,我們今天這麼多人,不可能人人都輪得到的,這一點是放心的,不可能人人輪得到。第一要是自願的,這是第一條,這是自願的,第二條那肯定你是真心想做的,那我們今天由於時間,可能現在也快十一點了,這時間關系我們今天就不多選,不多選,今天選三個。

我在廣州,廣州有幾百人,幾百人才選了六個,不要著急,手放下。幾百人在廣州才選了六個,我是怎麼選的?抓阄,寫了一二三四五六,寫一大堆紙條,按程序,你抓到幾號就第幾個開始,這是在廣州。那我們這裡才一百多人,那如果都想來,那我們這樣,抓阄的話恐怕……今天也就不抓了,都想自願,那我點名。我也不說、我也不瞅、我也不看、也不管你信不信、也不管你有沒有這種心理,我就隨便說,隨便說號,不管你有沒有說:“哎呀,詛咒我。”或者說:“你別抓到我。”不管有沒有心理准備,是你了就是你了。

我們這麼多人我怎麼說,就說號啊!怎麼說號,我一說你就知道了,就說這邊是東單,這邊是西單,我們就三個,選三個。我們下邊有要求說一邊兩個,那就四個,好吧。我們都知道一排一排一排的,是不是,這很自然的。第二排第二個,這邊的第二排第二個,看看是誰?(選出一個,大眾鼓掌)

等一下,等一下,不動啊!記住啊,這是第一個,這是排在了第一號的,你記住啊,這第二排的第二個。那後邊呢,第六排的第六個。數數第二排、第三排、第四排、第五排、第六排,數數第六個,一個、二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好,那你是第二個,記住啊,這兩個了。(又選出一個,大眾鼓掌)

那我們這單的了,我都沒有看的,別說師父自私啊,我沒有看,我這是隨便說的,隨便說的啊。第三排第一個吧,是誰?啊,你是第三個,西單第一個。那就最後一排最後一個,完事了。好,我們都已經選出來了,最後排我們已經選出來了那老菩薩。既然出來了,不要爭執了,我們已經選出來了,人已經選好了,不要爭執了,就算了,老菩薩吧。

我們四個人哪,我們就選了四個,我們這麼多人,像中百萬一樣。一會兒助念的時候我們叫培訓,培訓助念是這樣的,我們在中間放一個拜墊,如果沒有拜墊的話,我們就拿個凳子吧,到我那房間裡拿個凳子,輕點啊,不要動,不能亂,要安靜,輕輕放在那裡就可以了。我們人現在選出來了,不要動、不要亂。

我們助念的時候是這樣的:我們所有的人,所有的菩薩,現在都是在為這四個人在助念。一定要發出,她是我們的親人,親人想,真誠地為她助念,時間不長,也就是幾分鐘,叫培訓嘛,實驗一下。看看你的心情怎麼樣?你放不下,放下就走了。

在念的過程中,現在你們四個人要注意了,我給你們交代的事項,簡單地說,現在提前開示你們了。坐這以後就幾分鐘,時間不會長的,一開始能夠跟著我們念佛,你就跟著念佛,心裡不要慌、不要緊張。

我們每個人也都可以這樣想:雖然沒有選到我,但是所有的人都在為我助念,也可以這麼想,這也是一樣的。所以我給亡者開示的時候,也就是相當於在給你開示的時候,你這麼想也是一樣的。雖然沒坐到前面來,你坐在那裡頭也是一樣的,必須有這種想法。

我們在助念快接引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都發一支香,都跪在亡者前真誠地為他念佛,那今天我們就不跪了,也就不點香了,我們就直接給他助念。

那我們就請第一號吧。第一號到時候就坐到前面去。

(培訓助念第一位)

師父:現在就說已經往生了。我們心情一定,助念的心情不是以開玩笑的,不是以試試的,一定要進入這個現場,一定要進入真的角色當中。簡單地說吧,你看這位老菩薩頭發白了,可以說做我們在座的老大哥,是可以的吧。簡單地說,不說親人,說做為我們的長兄可以了。哎呀,這是我的哥哥,老大哥今天往生了,你看看你現在心情怎麼樣?你真的想一下,真的是你老大哥在這已經往生了,你心情怎麼樣?肯定你會拼命在這念佛了。這種心情,進入真的角色當中,真進去,一定要跟著佛號啊,把引磬還得拿過來。

我講了首先要為他開示一下,簡單地開示一下。因為來了以後哇,到亡者家裡首先我們說拜佛,我們這些環節都抹掉了,直接為他開示,直接從開示開始。開示的時候假設在現場,我們要用引磬輕輕地給他敲一敲,這樣起到什麼作用呢?通知他,清脆,通知他,信號溝通,打手機呢,信號溝通了。

陳大菩薩,今天很榮幸參加為你助念,請你老菩薩一定要全部放下,真誠地念佛,心裡跟著佛號走。家裡的一切事情都不用你管了,你任務完成了,你一生的功德圓滿了。你一生功德無量,念佛這麼多年,學佛、放生,功德是無量無邊的。親人、孩子、家裡都不用你掛念了,所以今天你圓滿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你緣分非常好,這麼多菩薩都來參加為你助念,希望你往生以後也都能夠跟隨佛陀來接引我們這些菩薩們,來加持我們。我們在給你助念的過程中,你也產生歡喜心,和你的業障們不要干擾我們,也要它產生歡喜跟著我們念佛,所以一定要發心跟著我們的佛號走。心裡能念就念,一定要正念,嘴能念出聲就念,不能念出聲,心裡就默念。老菩薩,你功德無量,所以今天我能親自來到石家莊為你助念,也可以說這是我們的緣分,所以我們就開始為你助念了。

(大眾)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師父:我們念完了要回向,願生西方淨土中,上品蓮花為父母,花開見佛悟無生,不退菩薩為伴侶。

好,現在他往生了,現在已經給他助念完了,該火化去了,這個過程都已經做完了。到底他往生沒往生呀?我們要給他一個判斷,要有個方法。在(印光大師)文抄裡面也有,頭頂聖,頭頂要熱的就到聖,聖人,到極樂世界去了;額生天,他的額頭要是熱的,就生天界了;或者心口窩就是做人道;或者是再往下,往下的,那就不說了,咱說這三善道的。那有的助念的,有的念一念趕緊去摸一摸,念一念趕緊去摸一摸,那是不行的啊,不能總去摸,必須得要助念完了以後才能夠判斷,才能去摸一摸,這還可以的。助念完了以後,跟我們如果舉行再見儀式,每個人互相去摸一摸,結個善緣、佛緣都可以的。

好,挺熱乎,往生了,這說明他往生了。助念,說明這是成功了,但是我們這個心情一定要進來,平時念佛那種心情那是不行的。剛才可以說我們在念佛的過程中,只能說是像平時念佛的這樣,境界沒有進來,而且助念過程中這個力度不夠。

還是佛菩薩加持吧,成功了。陳老菩薩,請你乘願再來。活過來了,慢慢地睜眼可以了,我們就要問一問他了。

老菩薩,剛才在給你念佛的時候,你是怎麼想的?

陳老菩薩:我想的就是西方三聖接我來了,我到極樂世界轉了一圈,我就想的是這個,沒想別的。

師父:沒想別的呀,沒想家裡存款折?

陳老菩薩:沒有沒有,統統不要。

師父:想的是非常好,但是我從他這個表情來看,就說他這個境界呀,也沒有完全進入進去。為什麼說沒有完全進入進去呢?他坐這以後,我給他開示以後,就是我們在念佛的過程中,他的眼睛還睜開了。即然坐這裡往生了,那眼睛就不能睜開了,睜開怎麼能行呢?他沒有完全進入這個角色。可能是第一次或者是第一個,可能沒有經驗或者是經驗不足啊,而且剛才助念佛號停止的時候,他也睜開了。現在我還沒有讓他睜開呢,沒有開示他或者說沒有問他時候,也睜開了,所以說呢,他的表情沒有投入到這裡邊去。

雖然說這次我們是培訓助念,但是要真正地進入這個角色。簡單地說,我們看電視、看電影,為什麼看他們演得那麼好呢?為什麼我們就做不好呢?真的這個角色進來以後,如果你真的能看破,真的能放下,佛陀就真的來接走你了,可是我們真的是看不破,真的是放不下,所以還得要多念佛消業障。好,老菩薩繼續努力,好,阿彌陀佛!

陳老菩薩:謝謝諸位菩薩!

(大眾)阿彌陀佛!

師父:我們助念的腔調啊,因為這簡短的幾分鐘,用這種念佛方法肯定是有點不一樣,我們就用那個追頂念佛法,就用那種快速地追頂念佛法。所以我們的心境一定要跟住,跟住追頂念佛法,所以用這種念佛法就不一樣。你們可以跟著我們助念團的人,跟著我們這種方法,可以把全身的力量甚至不用引磬也可以,不用引磬也可以,我教你們一下。可以簡單地說,我們把全身的力量,全身的力量輸入到他的體內,把我們全身的能量,就這兩個手我可以全身的配合。我們念阿彌陀佛的時候,感覺有時候很累,或者有時候感覺很沉重,如果全身配合好了就不累,很輕松、很自在。我可以簡單告訴你們拍節,你看這個手哇,這個手“阿”字向下去,“陀”字回來,“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個手這個拍節,不是說你故意的,這樣事兒的,很自然地,拍節下去的時候,你全身的力量湧出來,全身的力量從你這個手上發到他身上去了,是這樣,可以的啊,你們可以到時候試著來。

(培訓助念第二位)

師父:好,我們現在開始真的進入角色了,不用木魚的。

今天哪,王居士她往生了,我們能夠給她助念,她這麼年輕,這說明她念佛念的好,看破放下了,念佛念的好。我們有這個緣分為年輕的菩薩送往生,這是我們的緣分,她能夠到極樂世界,以後肯定會來接我們的。所以王菩薩你能夠這麼年輕就往生,真的是你的功德大呀,福報,你的願望實現了!那你一定要跟著我們的佛號走,一定不要想其它的,不要想等等一切的思想雜念,或者是你的孩子呀、丈夫呀。既然能夠往生,那你就肯定都能看破放下了,那我也隨喜你的功德,那你就要好好地跟著我們念佛,等著阿彌陀佛來接你,念佛阿彌陀佛就來接你,一定跟著這個佛號走。所以你現在不要害怕,心裡跟著我們念佛,跟著念佛聲就一定會實現你的願望。我們也開始為她助念。

(大眾)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師父:因為這個追頂念佛呀,是比較累的,所以說不能長期地追下去,必須在關鍵時刻,咱們說絕招,絕招就在招,兩個人打架嘛,打不過的時候才能露絕招,所以我們同業障打仗,給她助念,到關鍵的時候我們才能露這一絕招的。正念才能一句跟一句,像浪推浪一樣的,才能把她這個妄念壓住,才能沒有痛苦,才能夠實現她的目標,才能夠往生的,這叫絕招就在這裡,所以比較累的,一定要保持體力。要不我咋說呢,助念的時候不能說三道四的,讓你休息的時候趕緊注意保護嗓子,就是在這裡呢,到時候有絕招會讓你實現的。

大菩薩,剛才這麼多的佛友為你助念,我也隨喜你的功德能夠往生了,你無始劫以來的冤親債主也都跟著你統統地往生。我們助念把她的冤親債主統統助念往生了,所以這一點我們一定要記住的。你既然往生了,希望你能夠早日乘願再來,廣度眾生。

所以我們現在也要摸一摸,現在已經助念完了可以摸,不能在助念的過程中摸一摸。我講了你一碰她,她就瞋恨,瞋恨了她就痛了,痛了就墮落了,是不行的,現在已經助念完了,是可以碰的。

頭頂也是熱的,這例也是成功的。好,大菩薩,慢慢地可以睜開眼睛了。你是不是這個助念團裡的?

王居士:不是。

師父:不是助念團裡的人,希望能夠參加助念。今天很榮幸為你助念,那剛才我們給你念佛的時候和你平時念佛的時候效果一樣嗎?

王居士:不一樣。

師父:哎,平時妄念很多,那今天妄念是少還是沒有呢?

王居士:在這位菩薩(華金貴居士)給我念的時候,就幾乎那個磁場特別強烈,就說你不往生都不可能,就有那麼一種力量。阿彌陀佛的聖號就是說這麼慈悲加持你,剛開始心裡想的就是萬緣放下,萬緣放下,不一樣,確實不一樣。

師父:在這個念佛的過程中,你是喜歡一開始那個慢點的呢,還是說到後來,你喜歡這快一點的速度呢?

王居士:快一點。

師父:快一點是沒有了妄念,是吧,哎,你感覺心裡還是能夠放下?

王居士:恩,恩。

師父:那好。希望在以後你的修行過程中,能夠真的像你今天這樣看破放下,能夠真的學佛上一個台階,大步前進。所以以後要多參加助念,有機會的話,可以到助念團裡報名參加學習都可以的,參加一個也是功德無量。你說這麼多人都給你參加助念,你能夠往生的話,那我們都沾光,所以以後要好好地念佛。好,阿彌陀佛了!

王居士:阿彌陀佛!謝師父,謝各位蓮友!

(大眾)阿彌陀佛!

師父:我們同業障打仗,我們打不過它怎麼辦?就像拉偏架一樣,兩個人打架,我們拉偏架。那肯定我們就會向著誰?我們會向著她,幫著打業障。我們拉偏架幫著她的,所以業障現前我們一定想著佛在加持著我們自己,或想著自己喉嚨哪,阿彌陀佛那個八功德水,觀音菩薩大悲水呀加持著我們,才會慢慢地好。我不講了嘛,來到亡者家裡要禮拜,我們現在說那個環節等等都去掉了。你可以想一下,我們就在這裡,就在佛前給她禮了拜了以後,佛菩薩加持了我們,這業障才不會來了。不然的話,念念佛,口干,舌頭燥,喉嚨念不出來聲音的,這就是業障的反應。不管有沒有這種現象的,我們要注意。

(培訓助念第三位)

師父:今天我們助念團裡,我們成立助念團這麼長時間,我們親自給我們助念團的人能夠送往生的,今天可能是第一個。很不錯,她助念好幾個了,好多了,我不講了嘛,助念一個勝過你自己往生,助念兩個那自己決定往生,她可能都助念了幾個了。幾個了,那她肯定效果不錯了,通過我剛才講這些話當中,給了我們每個助念的人更增加了一個信心。好,我們開始要為她助念了。

大菩薩,你一生慈悲,善良,參加這麼多助念了,從始至終你都跟著助念,你也明白助念的須知,你都知道,功德是無量無邊的,送走了那麼多往生的,你是功德無量的,而且對人呢,你又是那麼善良,非常的好,所以你肯定能往生的。今天你要放下,而且我們參加助念的時候你也都知道,也都聽到師父給別人的開示,都是萬緣放下的。今天輪到自己了,所以師父趕到現場來了,要為你幫你送行,一定看破放下,我們現在開始為她助念。還得拿著引磬吧。

(大眾)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師父: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在想,所有的人都在為你助念呢?是不是這種方法,想一下也可以的。我講了嘛,沒有輪到的要想著為你自己助念。

這個呀,是我們助念團裡的人,剛才助念的時候瑞象就出來了,念念臉就開始紅潤了,你看這是瑞象之一呀,所以觀察了,我們念的時候,這也是瑞象之一,臉色紅潤。還有的助念眉毛都長出來了,牙都長出來了,這都有過的。這是助念過程中發現的,所以在助念過程中她面色就開始紅潤了,這說明助念的非常如法,非常的得力。我們念得這麼誠心,念得這麼起勁,這麼真的投入進去了,思想心境合一了,我們跟她合一了。

我們也要判斷一下,看一下,啊,燙手,品位肯定是高的,肯定是高的,所以呢念的效果肯定就是不一樣的。那我們就請大菩薩乘願再來,好,乘願再來了,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好了。

在給她助念的過程中,可能是我們助念團的人,也許這個心境不一樣,或者說分別心吧,畢竟我也是凡夫,師父也是凡夫,這個分別心可能還是存在的。一給她助念的時候,這個心情呀控制不住,剛才我不講了嘛,助念第一個人時就說了,如果真是你的老大哥在這往生的時候,你的心情會怎麼樣?你肯定控制不住會給他助念的,假如說我們在家庭當中,真的我們家裡的老人或者誰往生的時候,你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這個不能哭,把這個哭的力量,悲痛的力量化為佛號的力量,剛才我都有點控制不住了,眼淚湧出來了。我想不能哭,一哭就違反了這個助念的規矩了,一定要把它壓回去。壓回去了把悲痛的力量變為佛號,這樣來幫助她,我一動感情,一哭地話那就扯她後腿了,所以她這一生的助念就毀在了我的身上了,就罪過了。所以我們每個人,剛才我看到表情了,有的人是真進入這種場合了,進入這種境界了,心情就不一樣了。心情不一樣,你就要想了,假設在你的實際當中,遇到這種現象是不是能夠這樣控制住,能夠這樣念佛呢?所以這就是我們回光返照了自己。

這是我們助念團裡的菩薩,助念了很多,從始至終的都在助念。今天我們失去了一個好助手,但是她能夠往生我們也非常的榮幸,成佛作祖去了,度無量無邊地眾生。

這回呀大菩薩,這一生的助念現在終於輪到自己回來了。回來了那你現在就說說,你以前也參加過很多很多助念了,你平時助念地感受,和你平時自修地感受,再就是你現在的心情,這三種心情有什麼不一樣?說說給別人助念的時候,和你現在的對比心情是什麼樣子?你給大伙說一說。

李居士:多少有點區別吧,就是剛才大伙助念的時候,我看見了一朵蓮花,白色的蓮花。呀,渾身上下全是那些光,特別熱,感覺就是師父特別慈悲,佛菩薩們也都在場,特別好,特別好。

師父:好,給我們示現了一個坐著走的。那我們呢,可以發心發願,我們可以發心站著走的更好!能夠發心站著走的,或者是……都可以的,我們要向她學習,以後多參加助念。

(培訓助念第四位)

師父:阿彌陀佛!老菩薩,你一生修行非常好,師父也知道你修得不錯。今天你在五濁惡世的塵緣,今天已經了了。今天了了,那我們就要往生了,所以你呢老菩薩心裡一定要念佛,放下,不要想其它的事情。不管一切的一切吧,財產哪或者是兒孫哪,牽掛呀,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會有人照顧的,等等一切都要看破。現在既然你能夠念佛坐著走,就給我們示現,我們也會隨喜你的功德,也會真誠地為你念佛,所以老菩薩不要害怕,不要慌亂,師父在這裡加持著你,阿彌陀佛都會來加持你、接引你往生的。那你呢就跟著我們,心裡就跟著我們開始念佛的。

我們也要想一下自己啊,想一下自己,我們都在給我們自己助念呢。

(大眾)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師父:我們給老菩薩也助念完了,回向那個過程我們都省略了,我們菩薩們都功德無量。

也是很熱乎的,助念成功了。助念成功了,就往生了,往生了但是我們還得讓她乘願再來呀,度我們哪。請老菩薩乘願再來,慢慢地睜開眼睛,慢慢地睜開眼睛。

請問老菩薩,就說你平時念佛有沒有雜念?

老居士:有。

師父:今天在給你助念的過程中,雜念是減輕還是沒有?

老居士:沒有了。

師父:沒有了啊,恩。沒有雜念哪,就說你是跟著佛號走還是沒跟著佛號走?

老居士:跟上了,跟著大家一塊兒念佛。

師父:心裡頭跟著念了,這一點都是很不錯的。你感覺這樣為你念佛的力量,你感覺攝受力好、大,還是說你平時你自己念佛的那個攝受力大呢?

老居士:這個攝受力大,我的身上現在都在冒火,可熱了!

師父:啊呀,不能冒火。這,這是表達,這是一種象是能量,非常好。我們每個人在為她助念,我剛才講了,每個人的力量,佛號聲的力量輸入到她的體內,也就說能量輸入她的體內。我們在座的有一百多個人,一百多個人,每個人發一分的能量,那就是一百多分的能量,加起來就是這樣的。那我們每個人發兩分的能量,她就是兩百多分能量,她能不熱嘛!就像那個快速充電一樣,她平時只能接受五十瓦電伏,突然給她來個三百六十伏電壓,你可想而知,一下電壓升高了,那肯定能量增大了。

所以助念哪,我講了是直接幫助她消業障,又是直接為我們消業障,我們又是共修,所以希望我們以後能夠多參加,多培訓,一定要慢慢地培訓。那我們在座的,你想一下你自己,我們在給她念佛的時候,我在想所有的蓮友,佛友在為我助念,我看破多少?我和平時感受多少?每個人給我的那個能量又是多少?所以說呢,都可以自我反問一下,你慢慢地就有一個規律了。

既然老菩薩說的很好,也符合我們這個要求,希望我們以後要向她這樣學習。真正輪到了往生的時候,給她助念的時候要跟著這個佛號走,不能亂,不能亂。我在外地給助念的時候,也是找一個給助念,給她助念以後問她,說:“你看破放下了沒有?”她說的真是實話,她說:“沒有看破,沒有放下。”我問她:“那你牽掛啥?是錢哪還是存款折?”她說:“不是。”我說:“你牽掛你老伴?”她說:“也不是。”她說:“我女兒最孝順我,我就放不下我女兒。”這確實是實話,正因為她是實話,也正因為她這個掛礙,她就沒有往生。假設臨終這種現象的發生,用我所說這些現象和你臨終的對比度,你可想而知,肯定這種現象她不能往生的。所以希望我們以後在座的,都是一樣的,向這位一樣能夠真正跟著佛號走。

老菩薩起來了,好。

老居士:謝謝大家!

師父:我們四位都已經培訓完了,那我們最後還得選一個,再選最後一個,最後這一個那不能選外人了。自私,咱們說在沒有成佛以前,每個人都有自私的,我也是自私的,要不我咋說呢,每天晚上九點到十點,我給常字輩的加持呢。那有人說:“師父,我不是常字輩,你給不給我加持?我說:“不給加持。”他說:“那你不慈悲。”我說:“本來就不慈悲。”這就是偏愛,偏向,我就偏向我這弟子,我就這麼愛護我弟子,我願意怎麼加持怎麼加持,我願意給他多少錢給他多少錢,這就是對下一代的關心。我這是對常字輩的關心,每天晚上九點到十點地加持。那別的法師、別的師父,那他幾點鐘加持你,或者他加不加持你,那我就不知道,我也不管,我只管好我自己常字輩的,就是這樣的,所以每天晚上都是加持的,這就是對常字輩弟子。那我們最後這一個也是偏愛的,那最後選呢,那就要選我們自己的團長了,助念團團長。

成立助念團,我在一開始的時候,發起呀,我在石家莊助念團的發起有兩個,一個就是於老師,再一個就是藁城的妙量念佛堂負責人胡居士,就是她們兩個是助念團發起人的。於老師從發起到現在,組織助念團送往生等等的,處理一切的事情這麼多年,而且為我們每個菩薩送往生辛辛苦苦,今天輪到自己往生了,也就說像排號一樣也排到她了,但是她的功德圓滿了,我希望下一個團長的產生。因為這團長往生了不能沒有團長啊,所以我希望下一個團長的產生。

於老師,也就說團長,現在你什麼都放下。不要緊,你今天往生了,會有第二個團長的出現,會有第三個團長的出現,一定會接著你的足跡把助念團帶領得更好,助念的菩薩會更多,會向你學習,以你為榜樣,以你為榮。就說家裡呢你也都知道,都是那麼誠信佛的,陳青她們也都很好,也都孝順你,放心,一切都放下。你助念了那麼多往生的,那你肯定要往生,要有自信啊,所以師父呢親自給你助念,又請了這麼多佛友。不管是助念團的,還不是助念團的都來了。這些不是助念團的,也都是聽了我們的念佛,聽了我們助念團的事跡,感應,慈悲,感應過來了,到這來也參加為你送行,師父帶著所有的人都為你念佛送行,所以你放心,一定往生極樂世界。再說了,給他們開示的過程中,這麼多助念開示你也都聽到了,每次都是你給我打電話,摁免提呀,都聽到了,所以今天這個心理的准備呀,絕對是比別人具足的,師父一定會給你助念往生。

那我們大眾菩薩們,這是我們助念團尊敬的團長,希望我們真正的象比第三位,第二位這個角色進入得更深,一定要真誠地投入進去。要想了,報恩的時候到了,以前於團長給了我們在座的親人們送過往生,沒有好好地感謝她,今天就以你念佛來感恩。她給你的母親送過往生,給你的父親送過往生,我們今天回報她的,也就是以佛號來回報她。我們助念團的人當時給你們怎麼助念的,希望你回報能夠真正進來給她一個回報,好好地念佛也就夠了,也就能夠實現她的願望了。好,我們開始念佛了啊。

(大眾)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師父:我說了這個助念啊,我們這個絕招叫追頂念佛法,是比較累的,但是這個效果是不一樣的。所以今天剛才給我們於團長在助念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這個心境都已經發出來了,把我們那種悲痛的力量轉化為佛號了,把我們以前那種心情都轉為佛號了。即使感恩的,我們報恩,這麼多都是於團長幫助我們助念的,我們今天感恩回報她的,我們也都發出來,是發自內心的。所以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給誰助念的話,都要以這樣的一種心境去助念,那肯定百分之百的成功。今天於團長助念效果肯定是好的。

非常的熱,非常的熱,肯定那是,不說上品上生那肯定也得是上品中生,那肯定了。我說了,往生完了以後我們可以摸一摸,可以試試了。別硬按啊,別硬按,輕輕的,好了,好了,別摸了,可以了,好了不摸了,這只是說讓我們結個緣,來摸一下,和她結個佛緣,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去摸的,那不行的。不能是每個人都去摸,時常去摸,那哪能行呢,是吧。剛才是判斷完了以後,和她結一個善緣才讓你們去摸的,你要記住這一點。往不往生哪,判斷成不成功哪,助念是一方面,師父的加持一方面,最後師父來判斷,是這樣的,結果是在這裡呢。沒有師父地加持,沒有這個師父地判斷的話,那你念了也不知道往沒往生,必須由師父來判斷。所以剛才助念了以後,我們要舉行儀式的,舉行儀式是什麼呢?就說要為她念經,唱贊,家屬要為她禮拜等等。那我們每個人也是一樣的,也可以禮拜,給她禮拜就說結善緣嘛,往生就是佛菩薩了,要禮拜。我們看看她,有的手都是軟軟的,手都舉起來再見,有的來握握手,這都是舉行那個儀式,最後的了。

所以今天於團長品位非常高,那我們還不能捨得她走,她的任務還沒完成,繼續領導我們助念,我們還得要把她請回來。好,於團長乘願再來。

在助念的過程中哪,如果象剛才這位老菩薩那樣來碰一下,那就錯了,這就是障礙,業障,這肯定是業障。助念時你來碰,我說了不能動啊,你一動她就瞋恨,所以說希望,希望以後菩薩一定要記住,一定要記住。無論給誰助念的時候,再不能這麼去碰了,雖然這是培訓,但是這吸取了一個教訓。

我們以後在助念過程中要注意幾點呢?還要每一班助念過程中找一個人負責,負責什麼呢?給她看蒼蠅,別有了蒼蠅落在她身上。這一個蒼蠅都是痛苦的,你可想而知呀,這個蒼蠅落在臉上或者哪,她都是痛苦的,所以還要找一個細心的人專門給她看著蒼蠅,有沒有蒼蠅蚊子,都得要照顧她的,要拿著扇子或者啥的,輕輕的,有蒼蠅了給她趕走。這剛才沒有說,現在發現問題要說出來的,每次助念方法呀,都不是一次說完的,一次說完可能記不住,都得是慢慢地熏陶,慢慢地告訴。

所以我們於團長已經助念完了,現在就讓於團長親自說一說,看看為她助念的時候有啥感受?

於團長:剛才師父開示的時候,我就感覺我這耳朵有一股像螺旋旋轉的聲音進入我的身體,反正力量非常非常的大,然後呢大家追頂念佛的時候,那股暖流是平常感覺不到的。我平常最愛熱,可是我那種熱跟這種熱絕對不一樣,來自也說不上是哪種感覺,反正就不一樣。我平常是最愛掉眼淚的人了,今天我坐到這,我沒有感覺到難過,就那種感覺,可是我也流眼淚了,可是我的眼淚是一個眼流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它就流出來了,沒有任何感覺它就流出來了。

師父:你從組織助念團到送走這麼多人,助念的過程中和現在,親自輪到你的這個時候,和你這個感受呀,差別在哪裡?有沒有就說我自己平時念佛是什麼樣的,我再給別人助念,領著助念團給別人助念的心情,和現在真正給我助念時候的力量,有沒有差別?

於團長:有,特別有差別。因為有一年多,可以說我的妄念滿天飛,它這個妄念,不是說我油鹽醬醋或者我做飯,都是我助念團。哎呀,我怎麼弄,怎麼整理名單,我怎麼著……都是這些。睜開眼就這個,亂的我都夠嗆,我有的時候我都說,師父啊,我說我......

師父:那今天呢?

於團長:今天沒有,一個念頭沒有。

師父:哦,這就非常好,非常好。所以呀希望以後我們在助念的過程中,真正的能夠象這樣,向於老師學習,給你助念的時候萬緣放下。好,起來吧。

於團長:謝謝師父!

師父:真正的能夠看破放下,在於我們平時要練習,多練習多培訓。我剛才不說了嘛,我們十個八個的,在家裡頭也可以互相地練習,到時候你想參加我們助念團也可以,我們助念團有證的,把證拿出來我看一下。你看看,這是石家莊市助念團副團長,有佛像,有血畫的,是吧,還有這個人名,這就是證件,這就是標志,助念團的標志呀。那你想來的話,你想冒充都不行,不讓你進來,眼氣你,希望我們多念佛好好念佛,真正的按照助念的方法請我們來助念。

也就是希望我們每個人,真正回家以後把家裡的工作做好,不知道在座的做好了沒有?沒做好的趕緊做好,沒寫遺囑的可以提前寫遺囑,並不是說寫遺囑就詛咒你,並不是說你給家裡人工作做通了就說你要死,不是這樣的。一定要工作准備在前,生死不是在八十歲,也不是在一百歲,是在呼吸之間,假如說你一呼一吸不來可能就走了,所以這個准備工作必須要做好。

好,今天一上午的時間講了這麼多,希望我們菩薩們能夠真正的獲益。好,那我們都起來,起來我們就回向。

再講一下啊,這個往生的過程是怎麼樣的?並不是說你在這助念就往生了,這個往生簡單地給你講幾個環節啊。助念的時候就相當於,打個比方,我用舉例子來說明這個道理,就相當於我們犯罪的人一樣,公安局抓去了以後,他得要查我們的罪帳,要核對,最後來宣判,判你幾年,是這樣的。那我們助念也是這樣的,在助念的過程中佛菩薩、護法神,很多很多的,很多很多,他都要做什麼?今生、前生、還有無始劫以前的,甚至咱們不說多了吧,一輩子派一個菩薩,派一個護法神。你看“唰唰唰”往前多少輩子啊!都在這個最短的時間內把你所有的資料,善的、惡的,全部收集過來。就說冤親債主吧,無始劫以前的,“唰”,不說多了,說一百世吧,咱說一百世吧,他得要派一百個菩薩或者是護法神在這短的時間內,把你這一世當中的善惡賬收集過來,然後求佛力地加持,還有到地府裡面去,把你那個生死簿給你刮掉,都是這樣的。助念的過程並不是說……這樣了以後,最後護法神、菩薩總結了以後,到阿彌陀佛那裡。阿彌陀佛看著這朵花開了,才來接你。

有這個過程,簡單地說這個例子,所以說助念我們都要參加,多助念。這個過程啊,說很簡單,做不是那麼容易的,是不是?要發心。我們開始回向: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願消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了,普願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

願生西方淨土中,上品蓮花為父母,花開見佛悟無生,不退菩薩為伴侶。

願以此功德,回向給世界和平,人民安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願以此功德,回向給在座所有的人及家屬,出入平安、六時吉祥、學佛精進、業障消除、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好,我們共同禮佛三拜。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