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量法師:臨終成功助念往生開示

臨終成功助念往生開示

講於湖北省武漢市順道街學佛小組

 今天與諸位菩薩們結緣,講關於如何助念才能成功往生的問題,今天天氣比較熱,請諸位菩薩們靜靜地聽,你能夠定下來,靜靜地聽到我的聲音,你就會得到加持。如何助念是我要講的第一項。第二項就是培訓助念,我想這個題目各位菩薩可能沒有聽說過,也就是說讓我們每個人都體會一下臨終時候的感覺,讓你知道我們在給你助念。第三項就是讓菩薩們在培訓助念以後談談自己的感受。

我們每個人,都盼望著將來有一個好的歸宿,這個歸宿在哪裡呢?就是西方極樂世界,這是我們最好的歸宿。因為五濁惡世苦不堪言,在這個五濁惡世之中,也惟有我們人類才容易得度,容易成就,所以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們今生人身也得到了,佛法也聞到了,我們要借助佛法,借助阿彌陀佛的加持力,脫離苦海,老實念佛,不要夾雜,莫換題目,一心念到底,我們臨終的時候,正念分明,一定得阿彌陀佛接引。

在座的每位菩薩們都參加過助念,令我非常敬佩。我在講助念的過程中,每位菩薩可以對照一下你參加過的助念和我講的助念有什麼差別?有沒有不足之處,或者你的優點在哪裡?自己心中對照一下。

當我們念佛小組得到亡者家屬請求助念的通知時,他的親人必須至誠懇切地來到我們念佛小組請求每位菩薩去給助念,助念負責人把助念佛團成員的電話號碼告訴他,讓他親自一個一個地打電話請求每位菩薩去給亡者助念,哪怕有一百人他要親自打一百個電話。必須要打電話自己請求,不能家屬打來電話請求我們助念負責人幫助通知,這樣做不如法,不如法在什麼地方?他的心力不夠,也就說他不夠誠心,他就會有業障出現,或者是亡者的業障,或者他家人不同意助念。如果家裡出現一部分人同意助念,一部分人不同意助念,家屬打電話來邀請我們去助念,我們堅決不能去。

剛才我詢問我們這個念佛小組的負責人,他說曾經有過這種情況,這個家庭裡有一部分人同意助念,一部分人不同意助念,結果他去助念了,效果不太理想。助念必須沒有一個反對的,我們才能去。家裡有人去世,與我們學佛小組是沒有關系的,這個目標要明確。家屬同意助念,那我們去助念,他是我們的親人,我們要象看待親人一樣、看待父母一樣為他助念,必須要這樣的。

亡者家屬必須服從助念團的要求,讓他怎麼做就怎麼做。假如亡者家屬是不學佛的要求助念,在助念期間不能殺生、不能喝酒吃肉、不能打牌。我剛才詢問了一下,有的時候助念家屬,一半同意,一半不同意的,那不同意的到外面打牌,這種現象不好。因為父母生我們十月懷胎,一直到養育我們長大成人,成家立業,這個恩德是無法報答的。父母的恩德,你一肩挑著父母,繞著須彌山走,研皮至骨血流沒落,都無法報答父母的恩德。當他死的時候,你還打牌,意思是說你死得好,我們打牌慶祝一下,這是我的理解。我想我們每個人可能都遇到過這種現象,這種現象是不如法的,不如法的助念就不會成功。亡者家屬在請我們助念的時候,一定是至誠懇切的。

舉個例子,亡者家屬來到我們助念團,進屋以後首先他要給我們每一個助念人員在佛前頂禮,或者他在佛前先頂禮一拜也可以,這叫請法。我們念佛是無上的大法,是阿彌陀佛萬德洪名,這個法是需要請的。我們去了以後,每個助念人員還要在佛菩薩面前祈求加持我們順順利利地助念,喉嚨不痛。可能有的人會說了,師父不慈悲呀,不管亡者家裡怎麼樣,我們去給他助念,至少還培了個福因,培了個善根。你這個想法是不錯,但是我們助念團是以成功助念往生極樂世界為目的,不是以培福因善根為目的,培福因善根平時隨時隨地都可以培,路上碰到熟人一聲阿彌陀佛就培了。不如法的助念,稀裡糊塗就這麼念,會有業障纏繞著我們身體,有可能頭疼,口干,或者是身疼,或者有的人回家以後,連著幾天起不來床等等。目前我們每個人的肉眼看不見業障,並不代表不存在。助念是我們和業障在斗爭,敵對敵的斗爭,我們和他斗爭,用的是什麼武器?我們的武器就是阿彌陀佛聖號,我們靠的是佛力,靠的是阿彌陀佛的加持。

我們到了需要被助念的亡者家的時候,不要急著馬上到這個亡者身邊為他助念。我們迫不及待地給他助念到西方,這心是好的,但是一環套一環,到了他家之後,先要在佛前禮拜祈求諸佛菩薩加持,業障遠離不近我身,順利送亡者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每個助念人員都要在佛前這樣發願禮拜,然後囑咐家屬一定不能哭、不能鬧、不能搬動。

二十四個小時之內不能搬動,一動他身上就會非常痛苦,四大分離痛苦,痛苦就產生嗔恨,嗔恨他就墮落,墮落到什麼身去?墮落到蛇身,就是因為搬動。如果再加上家人們哭啊鬧啊,容易動情,同樣墮落。助念團負責人經過了解亡者家庭情況後,先給亡者開示,開示首先要贊美他,不管我們了解這個亡人與否,贊美他在活著時候的功德,把他的歡喜心提起來。比如,在不了解亡者的情況下,到他家一看他的家庭環境不錯,就可以贊美他,這一生奔波忙碌,勞苦功高,家庭孩子們都很好,家裡一切會料理好的,不要擔心一切放下,財產房子等都會分配得好好的。然後開示他五濁惡世的苦,在耳邊開示不要碰到他,提醒他樹立正念,跟著我們的佛號,或者是讓他心裡默念佛號。如果還沒有斷氣,在他面前放一尊阿彌陀佛,佛力加持讓他看見佛像,跟著我們念佛。

簡單開示完畢,然後開始助念,分班由助念團負責人來安排。或者是幾人一組,或者十人一組,念一小時或者二小時一換班等等,都要分配好。用的法器,最如法的是兩個引罄,一邊一個,在一般情況下不需要木魚,引罄清脆,亡者容易聽得清楚,當念佛念到一定的時候,容易昏沉,我們用引罄在耳邊擊幾下,就警醒他提起正念,木魚的聲是比較混濁,所以引罄是最好。輪班助念、吃飯、休息,保證二十四小時佛號不斷,或者有的人離家近,回自家吃飯也可以,一切有序安排妥當就行。如果吃亡者家的飯,我們助念團要規定一個數字,每一個人吃一餐,給亡者家多少錢,或者是一塊,或者是二塊。有人說了,我給他去助念,送他往生是我好心幫他,我還要自己搭車,我吃他家點飯還要給他錢?好像有點劃不來。但是我們的目標是度他,我們不欠他的帳,這個要明確,一塊或兩塊,多少憑自己的心,如果實在困難的,那你一毛兩毛也可以。

助念時亡者周圍不能有雜語,在這個房間裡只能聽見阿彌陀佛四字聖號,不能聽見說三道四的閒談等等,抽煙的在靈堂或室外抽,助念的地方堅決不能出現。助念到一個小時或兩個小時以後,帶著亡者的親人在佛前發願,一定要送他的親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發大願,因為亡者的親人不懂,助念人員就要帶著他發願。有這種現象,說助念半天就可以回向,這叫做小回向。助念一天到傍晚換班時,一次回向,或者是你助念半天不回向,佛號不斷。中午吃飯的時候佛號不斷,交班的時候不回向,到下午一起回向也可以。助念從四字佛號開始,先快念,兩邊一齊念,快念一陣以後,看他的臉色變好後,分班慢慢地對念,腔調要一致,不能太快,聲音不能太高,要不高不低,這樣的兩邊對念。在這一伙和下一伙助念人員交接的時候,一般是兩小時交接,同樣如此。

舉個例子,這一伙為亡者助念是十個人,兩小時到了,又來十個人交替,交替的時候兩伙人要共同念阿彌陀佛聖號至少五分鐘,把這個力量凝聚到一起,交替過來以後,前一伙回去休息,後一伙繼續念。一伙助念人員又分成兩邊對念,對念有什麼好處?這邊念二聲,那邊聽二聲,聽的時候,可以保持喉嚨濕潤,同時也在精進。當喉嚨受不了,喉痛口干念不出來的時候,就是障礙來了。有的人在念佛過程中就感覺到頭昏腦脹,身上這也痛,那也痛,好像擔著千斤擔子一般,這都是有不如法的地方出現。這種情況出自哪些方面呢?憑我的經驗,第一好管閒事,助念的時候由誰負責這助念的一攤子,假如現在由這位胡居士來負責這一攤子,安排你們幾個人在這助念,做什麼都安排好了,你們只負責自己本分內的任務,讓念佛就念佛,不要覺得胡居士安排某某事情比較零散,嗨,我去幫個忙,這發心是好的,在平時共修的過程中互相幫助可以,但在這個時候必須要以一個目標為主,也就是說以一個頭兒說的算,我們必須按照胡居士吩咐的去做,這個時候他說對的就是對的,我們不能反對,如果一反對,你的業障就會來了。

亡者是我們的親人,我們老菩薩都看過《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釋迦牟尼佛向一堆骨頭禮拜,說這是我多生的父母,前世的祖先,我應該禮拜報恩。從無始劫以來,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互相都是親人,因緣相聚,因緣成熟了,今天你們與我又相見了。有的老菩薩跟我講:“我一看見你那三年閉關的光盤就流淚,我就哭,止不住的眼淚。”問我這是什麼原因?我就告訴他:“不單你是這樣,全國各地都是這樣。”什麼原因哪?因為你找到了親人,你才會這樣。

亡者是我們的親人,一定要把他送到西方極樂世界,有這種心理,助念就一定會成功。至少二十四小時不能動他,二十四小時之內是關鍵的關鍵。如果夏天有蚊子,安排一個人給他扇扇子,看住蚊子看住蒼蠅。夏天天氣炎熱,二十四個小時之內壞不了,超過二十四小時,需讓家屬買一些冰塊。二十四個小時過了以後,給他沐浴更衣,怎樣沐浴?如果是夏天,要用比涼水稍微溫一點,熱一點溫水,但不要太熱,比涼水稍微熱一點點就可以。給他擦,把他外衣脫掉,沐浴擦了以後給他換上衣服,他的衣服越簡單越好。我們學佛的人都明白惜福,盡量要用平時穿的衣服,把好的衣服結緣給那些窮苦的人,布施給別人,也是在行菩薩道,如果不是學佛的人那只能依著他家人了。亡者的屋子非常臭,我們把他當成我們的親人,這樣去想就不會嫌臭。再反過來想,我們小時候拉屎拉尿,我們的父母從來沒有嫌我們骯髒,從來沒有嫌臭,同樣給我們換洗。亡者是我們的親人,他老了我們應該像父母照顧我們小時候一樣的,要有這種心態,心態合一了,什麼臭與不臭都可以。

我們通過試探亡者身體的各個部位來判斷他去哪一道,腹部膝蓋腳板心熱,都是三惡道,腹部熱去的是惡鬼道,膝蓋熱是畜牲道,腳板心熱去的是地獄道,這個樣子是不成功的助念。我們所盼望的,是頭頂熱,頭熱是聖道,是西方極樂世界。

助念最好有善知識指導或者請一兩個寺院裡的師父,能請到更多的師父那是最好的。因為出家師父哪怕是受了沙彌戒的,他同樣有天龍八部的護持,何況受了比丘戒的比丘,那是天龍八部佛菩薩們加持的,不可思議的。

就現在來講,舉個例子,今天下午我在這裡和諸位菩薩們在一起講這個助念的事情,你們雖然沒有看見,你們雖然沒有摸到,可是我們的頭上天龍八部是在加持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剛才不是講了,你要認真聽一定會得到加持的。這也就是在助念的時候如果能請到出家人最好。就我本人而言,我是非常主張助念,也非常喜歡助念參加助念,助念一個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非常殊勝。因為你幫助了一個人成佛,他成佛,會度無量無邊的眾生,你能夠幫助兩個人助念成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指的是成功,勝過你自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在座的菩薩們助念二十多個人往生,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你如果能夠助念成功十個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那你就是菩薩,人間的菩薩,我希望我們每一個菩薩都參加助念,都超過百千萬。助念是直接幫助佛菩薩度眾生,直接幫助眾生成佛,直接幫助眾生消業。我可以簡單地告訴你這三個直接,你說這是多麼榮幸啊!我們是在修行,同時也在幫助別人修行。

我們每一個助念往生成功的人,現在就得說是阿彌陀佛了,他不會忘記我們每一個人的。說現在張三為李四助念成功的,這個李四絕對不會忘記你張三,在極樂世界他會想著你,包括助念的人和他的家屬,千百億化身,他一定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冥冥之中來加持我們。不用求,求不得,你越求越不得。我們就去做,一定會得到佛菩薩的加持,他會關心我們,知恩報恩。

有位居士問我,說家裡不順,這不順,那不順的。老實念佛,萬德洪名,什麼都順了。助念成功的菩薩和阿彌陀佛,清淨大海眾菩薩在冥冥之中幫助著我們,有什麼不好的,是最好的,這一點一定要深信不疑。助念三天之後要到火化場去,這個時候繼續念佛不間斷。火化前要有個告別儀式,亡者和同修們作為在娑婆世界的最後一次告別,怎麼告別?助念成功的,身體柔軟面色紅潤,沒有牙齒的可以長出牙齒,沒有眉毛的可以長出眉毛,沒有指甲的可以長出指甲,白頭發的也能變成黑頭發,這就是佛力不可思議,我們一定要相信,這都是好的證明。我們可以選一二個居士,把他的手舉起來和我們告別,或者是坐起來和我們告別,或者我們每一個菩薩排隊向他來握手告別,給他獻花、獻燈、獻果,用鮮花燈果供養他。因為他已成佛了,我們供養的是佛菩薩,不是說供養他本人,我們要禮拜他,禮拜完之後握握手告別,是這麼個過程。

在助念比較順利的情況下是這樣,還有不順利的出現障礙的現象。比如,助念了二十四小時,或者助念幾天身體還是硬邦邦,我想老菩薩們也遇到過這種現象。這種情況存在兩個問題,第一亡者是在讓我們繼續結佛緣,為他助念;第二這個助念有不如法的地方。身體硬,要用溫的毛巾在亡者膝蓋或者胳膊肘溫一會,就能柔軟自如了,就這麼簡單,好像窗戶紙不點不破,一捅就漏,道理很簡單。如果以後遇到這種現象就這樣先溫一下膝蓋或者胳膊肘,然後再接著如理如法地念下去。當不如法的情況出現,我們助念人員,有的頭疼,喉痛,身體疼,或者是回家以後起不了床,連續幾天都難受,這是你在助念的時候過於操心,不該你管的事你去管,業障就找你了,用我們一句白話說吧,好管閒事。總結經驗,在佛前忏悔,替亡者以及亡者的業障忏悔,忏悔的功德回向給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樣再結合自己休息一下,慢慢地就恢復了。為了保證我們助念的順利,在助念之前,我們每個人在佛菩薩面前祈求阿彌陀佛加持,摩頂加持,觀想或者是喝一些大悲水,這些方法都可以。

我剛才提到去火化場回來之後,有的是土葬,一路上還是佛號不斷,這個時候是所有的參加助念的人員都要統一集中到一起為他助念,不管你平時是分幾班的。這個時候助念也是關鍵的,要略微快一點的速度。助念完了等到他火化完畢,骨灰出來,再圍著他的骨灰念,還是念阿彌陀佛,再念《心經》、再念《往生咒》,《往生咒》一般情況下念七遍或者二十一遍更好,都用引罄。念完《往生咒》之後把骨灰放到骨灰盒裡去,然後他的家人怎麼處理那是他家裡的事情,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如果在告別儀式結束的時候,他的家人不允許我們繼續去火化場助念,那我們也實在沒有辦法,助念就在告別儀式結束時停止。

在助念的過程中有幾種奇跡會顯現,有的人慧根深厚他會直接看到阿彌陀佛來接引,甚至我們助念的人員會看到阿彌陀佛,觀音勢至,清淨大海眾來接引,還有的能聞到房間裡檀香,異香味,這都是好現象。但是沒有這種現象並不是說助念就不成功,只要看頭頂熱,額頭熱,這樣判斷一下就可以。

我舉一個活例子,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活著去的,不是我們人死了去的。四川的一個八十二歲的老爹爹,他在七天前告訴大眾:“我七天後午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請你們為我助念送行。”他學佛的時間僅僅五年,他說完以後,有一千五百個像我們這樣的菩薩們以及出家人參加了他的助念佛七。他每一天都和助念的菩薩們面對面地說話,每一天都向助念的菩薩們面對面地講開示,一天不落,到第七天的時候,還差二十分鐘到午時,在一千五百人的念佛聲中自己走進往生堂,在臨終前五分鐘,向菩薩們做最後的開示告別,然後坐在那,兩眼一閉,在大眾的念佛聲中走了,多麼潇灑!活著去的。活著去是怎麼樣的呢?如同我們睡覺,在往生後就像睡覺一樣。我們不知往生後什麼樣,那看別人睡覺是什麼樣的表情、面孔,就知道了,是一樣的。有的人張著嘴,白天打扮得挺漂亮,這個時候都脫落了,不漂亮了,人往生就如同睡覺。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