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耀華博士:西藏密宗覺囊派(如來藏的形變)

郭耀華談西藏密宗覺囊派(如來藏的形變)
    
2006.1.12.初稿
2011.10.26修訂 

一、前言:

    西藏密教傳承自印度中觀及瑜伽學派,特別從釋迦佛陀的別傳並融合了數千年來Siva(濕婆)傳下的印度密宗及當地苯教神祇混合發展而來,至今印度密宗1在阿南達瑪迦等靈修團體中不斷壯大,而佛教密宗在藏族發揚光大,成為中華文化的瑰寶,弘揚世界。其中覺囊派雖非藏族四大教派,但以時輪金剛密法及他空見思想(強調自性如來藏)而獨樹一幟。筆者在2005年7月下旬訪問了四川阿壩州的覺囊派寺廟,有壤塘的藏哇寺,中、下阿壩的賽貢巴寺及卓格寺,並參見了吉美多吉法王、扎西活佛及更朶喇嘛等人,也看到賽貢巴寺的修持時輪金剛法閉關房。因此對覺囊派密法傳承想作一探索研究,故成本文。(注:修法是為解脫自在,若增加心鎖,就離佛道距離更遙遠了)。

二、佛教密教的形成與覺囊派傳承

1、形成:

    一般學者常認為,密教在印度最早形成於公元7世紀中葉(注:佛教演變歷史從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大小乘佛教、最後密教發展,但如以中觀派龍樹菩薩傳承的密宗,在公元二世紀就開始具影響力),它在教理上以大乘中觀派和瑜伽行派的思想為理論前提、主要典籍有《大日經》、《金剛頂經》、《時輪經》、《密集經》、《喜金剛經》、《勝樂經》等。其中,《大日經》主要講述密教的基本教義、各種儀軌和行法、供養的程序和方法等;《密集經》等分別以密集、喜金剛、時輪、勝樂等金剛為本尊,言其修持儀軌和法要;《金剛頂經》以大日如來為受用身,宣傳“五佛顯五智說”,即中央大日如來佛(注:毗盧遮那佛)的法界體性智,東方阿閦如來的大圓鏡智,南方寶生如來的平等性智,西方無量壽如來的妙觀察智,北方不空成就如來的成所作智,以法界體性智為主體,“轉識成智”,顯見其他四智,從而采納和發展了瑜伽行派的一些主要思想。密教形成後,以毗訖羅摩羅屍羅寺(超戒寺)為中心,得到波羅王朝的支持而迅速發展。密教典籍早在7世紀松贊干布時期開始傳入西藏。8世紀間,印度密教僧人寂護和蓮花生大士、無垢友大師、靜藏論師、蓮花戒論師等先後到西藏弘法,(注:寂護偏向顯教般若經)建立西藏第一座密教根本道場桑耶寺,組織人力翻譯密典,密教在西藏得到較普遍的流傳。西藏佛教後弘期11世紀起,寧瑪、噶當、薩迦、噶舉、覺囊、格魯諸派次第形成,均承襲弘傳密教,以無上瑜伽續各種教授為主要修習法門。其中,父部奉密集金剛、大威德金剛為本尊,母部奉勝樂金剛、喜金剛為本尊,無二部奉時輪金剛為本尊,此即五大金剛修行法。各本尊均有自己的“本續”和大量的“疏釋”和“儀軌”。在藏通行的重要法門,有寧瑪派的大圓滿法、噶舉派的大手印和拙火定、薩迦派的道果法、格魯派的五次第修法和覺囊派的六支加行《六支瑜伽》法等2

2、時輪經介紹:

    各種密教經典中,《時輪經》是覺囊派最重視的一部經。時輪金剛,是密乘無上瑜伽續,無二部中的一本尊名,其別名頗多,有三界輪王、無二金剛、無終金剛、方便智慧主、無始怙主、第一佛、、戒集金剛、諸相具勝、瑜伽行者、無轉金剛、菩提心金剛、寂靜金剛、一切部主等(注:與東方世界金剛薩埵不同造型)。《時輪經》即以時輪金剛為本尊的密教經典,其內容是聯系自然界日、月、星辰的運行和人體的五行、脈絡、氣穴、明點等講述密宗修習之路徑,宣揚香拔拉理想天國的情況,讓信徒發願修學,往生香拔拉國(注:猶如西方阿彌陀佛淨土)。時輪又分內、外、別三種時輪,外時輪講宇宙結構及歷法知識,指須彌山、四大洲和八小洲等佛教所謂外部世界的器世間,講述其生(形成)、住(存在)、異(變化)、滅(毀滅)的情況和規律,也指透過修行到達所謂五欲界、六欲天、十六色界、四無色處邊等三十一天界有情世間(注:佛教天界一般分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無色界四天,共二十八天),即三界眾生的分類和情況。內時輪講人體生理知識,在《時輪攝略經》中主要是通過人體結構,講解人體這個小宇宙與物質世界大宇宙的對應關系。講人體的生理形成、胚胎發育、病理病因、醫藥醫療以及人體內脈息運行的規律。別時輪則講解怎樣使內時輪與外時輪結合,做到天人合一,更有效地修練密法(注:此即基道果原理,內外輪因果依方便觀照與實修結合),主要指生起次第的能依、所依壇場和圓滿次第的風、脈、明點等,即所謂解脫之道。《時輪經》最主要的是《時輪根本續》和《時輪攝續》以及《時輪根本續無垢光大疏》、《時輪根本續無垢光大疏攝要》等各種釋本3

這裡筆者再簡單介紹一下時輪的概念:

(a)外時輪:

    時輪金剛的宇宙體系,提出世界由空、風、火、水、地五大類微塵所構成,如果用一個平面圖來表示,大體上是由外到內四個同心環,經書中稱這個同心環為輪,從外到內依次為風輪、火輪、水輪和地輪。風輪之外是無邊無際的虛空。對須彌山的形象描述的非常細致,包括三界二十八天眾生。如同巴比倫與希臘的天文學,西藏的黃道也是分成十二宮(khyim),名稱與西方現代的分類(如白羊座、金牛座、雙子座等等)不一樣。在西方星相學中,宮常用來研究出生後身體狀況、個人財富,親屬關系等等。

在《時輪攝略經》中認為天穹像一把大傘支撐在須彌山上,大傘有十二根肋條,相當於黃道十二宮,傘面凹凸不平,分布著二十八宿,由於牛郎、織女兩宿只占一宿的位置,所以合為二十七宿,大傘被風力推動,一刻不停地向右旋轉,傘上面的宮宿也跟著右旋。二十七宿形成望朔紀月法,以月圓時所在二十七宿的位置命名月份(注:選擇其中南東北西方十二星宿從一月到十二月分別為翼宿月、角宿月、氐宿月、心宿月、箕宿月、女宿月、室宿月、婁宿月、昴宿月、觜宿月、鬼宿月和星宿月。月亮最圓的望日隔天天亮做為初一,與漢歷初一在朔日沒月亮的這天不同,且漢歷從子時開始算新的一天,此外《宿曜經》中有《二十七星宿占算法》用來當命運測算參考例如正月有30日從北方室宿、壁宿接西方7宿接南方7宿接東方7宿接北方6宿再接西方奎宿,二月有30日從西方奎宿接南方7宿接東方7宿接北方6宿再接西方奎宿、婁宿、胃宿。西方7宿按照西向南排列: 奎宿、婁宿、胃宿、昴宿、畢宿、觜宿、參宿。南方7宿按照南向東排列:宿、宿、宿、宿、宿、宿、宿。東方7宿按照東向北排列: 宿、宿、宿、宿、宿、宿、宿。北方6宿按照北向西排列: 宿、宿、宿、宿、宿、宿。)

    依地心說,太陽繞行地球轉一圈軌跡稱為黃道,目前知是地球運行軌道。《時輪經》的時輪歷采用公元1027年(注:丁卯年即陰火兔年為藏歷元年)開始的繞迥紀年法(注:甲子周期加上五行天干加上十二生肖地支),時輪歷中使用七曜或九曜,有七個常見的星體:太陽、月亮、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另外二個在西藏的系統是羅喉、卡拉尼(在印度系統稱為開兔 [ketu]又稱羅喉尾、劫火)。羅喉頭與羅喉尾分別在月亮運行白道軌跡的南中心點和北中心點,即黃白道的升交點與降交點,並會發生日月食此時修煉密法得最大加持力,如果是十曜就包括彗星(計都),彗星不是用來占星的。由於時輪歷是陰陽合歷,需每32.5個月(即一次32個月,另一次33個月)設閏月一次。此外二十七宿紀月法具有豐富的預測吉凶日期、修煉密法吉日等功能,所以這種紀月法在藏傳佛教很重要!

(b)內時輪:

    在內時輪中,強調的是人身體的功能(注:由空大、風大、火大、水大、地大、識大六大要素形成的人,壽命卻與身上的脈絡有關,包括精脈、血脈和氣脈)以及粗糙和微細意識並相應修行到達的境界。對於一個學習時輪金剛的弟子而言,了解內在氣體的流動是很重要的,就好像行星的運動一樣。這就是為什麼一個研究時輪金剛密續的行者必須先學外時輪的道理,它詳述了月亮和太陽的運行。

這兩個星體在密續裡的重要性,由時輪金剛本尊(月亮)和佛母(太陽)以日月為代表強調出來。修行時輪金剛的目的——獲得如本尊一樣的清淨心,必須要讓內在和宇宙的結構和諧才可能達成。

在內時輪中,太陽和月亮等於是(或主宰)人體的左脈和右脈。因此必須要知道太陽日和太陰日,並知道如何計算日月能量的有效運作,可以影響人體的氣脈。

    時輪金剛如同其他的佛教密續以及西藏的醫學,身體的微細能量是透過氣和脈來推動。雖然這些觀念與西方醫學沒有直接關聯,但與中醫、藏醫卻關系極大。

    脈分為左脈(kyangma)和右脈(roma),等於陽性和陰性兩個極性,在西藏天文體系中,太陽是陰性,月亮則是陽性。這兩極的引力使得我們經驗不同的能量、心情和身心平衡的狀態。

時輪金剛本尊有三個彩色的脖子,代表三條氣脈(注:從百會穴到會陰穴之間)。右脈是紅色的,受太陽影響,是太陽氣通過的脈道;白色的脖子是左脈,受月亮的影響,是月亮氣通過的脈道;藍色的脖子是中脈。

中脈等於羅喉和卡拉尼,中脈的氣稱為喇呼氣,修行時輪金剛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時十分重要,通常只有禅修成就者才能體驗到。時輪金剛灌頂與時輪密法修煉就是提供一個強化的能量,使得左右脈的氣能融入中脈。(注:打通中脈七個脈輪與能否成就佛道有極大關聯)

    一個行者若能成功控制體內不斷移動的氣,尤其是微細的氣息,他就能夠使變動不居的心靜止下來。在此之前,氣不斷擾動心意識。

    中樞和體液的平衡也受到星球移動的影響。例如,紅色、女性體液、血都是受太陽的影響;白色、男性體液精液都是受月亮的影響。

(c)別時輪:

    當我們談到別時輪的時候,通常是指它的灌頂、生起次第、圓滿次第而言。

    別時輪是轉化的道次第,灌頂形成了實修的基礎。在生起次第,行者觀自身為時輪金剛,觀得非常清晰,包括他的居所時輪金剛壇城。在最初的時候只能觀個大略,但是行者繼續努力直到他能夠對整個壇城觀得清清楚楚,即使壇城像豆子一般大,細節也不會遺漏,而且要觀多久就多久。

接著生起次第,提供了圓滿次第的基礎。一旦行者能夠自如的觀自身為壇城本尊,他就能運用進一步的技巧,將觀想現實化。這需要經過生理過程的操控,包括掌控氣脈和內分泌系統。經過這樣的修行,了解了心的狀態,但還沒有成道,這不過是成佛階段的初步而已。(注:時輪金剛密法共分十二階段修煉,並以十相自在圖形表達)

時輪金剛是密續中最高層次的修行法門之一,它需要專注的修行,這又植基於堅定的發心。這也是為什麼格魯派當前領導人說,在我們達到世界和平之前,必須先得到內在的平靜,經常要激發利益一切眾生的熱望。我們必須超越自己只是一個個體的幻象,只能受著生理機能的支配。時輪金剛密續很清楚的說明,覺悟不只影響我們的內心、身體、星球,最終是整個宇宙。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互相關聯宇宙的一部分,是一個整體——時輪金剛壇城。人類真正的存活有賴於我們對這個真理的了悟4。(注:漢地以易經天文學結合孔子傳承或道家修煉,此外大乘佛教結合華嚴宇宙觀及止<奢摩他)>觀<毗缽捨他>雙運禅修)

3、覺囊派印度初傳:

    關於佛說《時輪經》和《時輪經》在印度的初傳情況,不少佛教史的說法不盡相同。有關佛說《時輪經》的情形,《如意寶樹史》中載,佛陀成佛後第二年的三月,於印度南部吉祥米聚塔內化現大壇城,佛陀入於時輪金剛定,應香拔拉國日光王之子月賢的請求,向入壇之諸佛菩薩及九十六位王等應化弟子說《時輪根本續》一萬二千頃。但佛說《時輪經》的具體時間歷來說法不一,松巴堪布、多羅那他、布頓·仁欽珠、克珠·格勒貝桑等認為在佛成道後的第二年,而衮欽·攘迥多吉等人則認為可能在佛入滅的前一年。關於《時輪經》在印度初傳的情況,不少佛教史中講,佛所說《時輪根本續》當初並未在人間流傳,只是由月賢王記錄成文字,並著《時輪根本續釋》,弘傳於香拔拉國。在這個神秘的天國裡,按照佛的授記,《時輪經》傳播了很久後,回傳古印度。

    在古印度初傳《時輪經》的是堆夏欽波大師。堆夏欽波,即大堆夏,本名堅白多傑(妙金剛),是一位瑜伽師的兒子。有關藏文佛教史中說,他在定中經文殊指點去北方求法,路遇來自香拔拉國的仙人,得其灌頂,修瑜伽術六個月,從而獲得神通,往香拔拉國,請回《時輪根本續》以及金剛手菩薩所著《勝樂經首品釋》和《金剛心釋》、白蓮法王所著《時輪根本續無垢光大疏》等續部經論典籍,是為人間有《時輪經》之始。藏歷認為,堆夏欽波於香拔拉國難勝法王在位時期請回《時輪經》,傳說難勝法王在位221年,其最後一年為“火空海紀年”結束的公元1026年,第二年即公元1027年為“繞迥紀年”的始年。堆夏欽波以後的傳承支系繁多,各佛教史記載頗不一致。《覺囊教法史補遺》中說,《時輪經》最早由吉覺譯師達維鄂色(月光)譯為藏文,此後有瑪·格維羅哲(善慧)等近20人的譯本。其中,流布最廣的是熱譯師卻熱(法勝)和卓譯師喜饒扎巴(慧稱)的譯本,其次是雜譯師桑結扎巴(佛稱)和切合譯師曲傑貝(法王祥)的譯本。熱、卓二譯師的譯本傳承分別稱之為熱、卓二系,各具特點,熱系以闡釋《時輪根本續》為其特點,卓系則以修持聞名,特別注重修法傳承,稱之為“珠居”,多出修持大德。覺囊派屬於卓系的修法傳承,一般其教法的宗師臨終從自己的門徒中選擇一位具足功德、最能領悟教法密意、最得信任的人作為自己的繼承人,成為一種傳法制度,這是覺囊派雖在西藏衰絕、而能在四川、青海保存的重要原因。該派認為,時輪教法從堆夏欽波大師起,至西藏覺囊寺創建者衮蚌·圖傑宗哲,共經15代傳人。其中,第一、二、三代傳人依次是印度的堆夏欽波、堆夏穹哇和绛曲桑布;第四代傳人是迦濕彌羅(注:現為印度與巴基斯坦主權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的大班智達喀且班欽·達哇貢布(月怙)5。他三次到西藏傳播時輪教法。

4、覺囊派西藏傳法:(公元1027年西藏傳入《時輪經》包括其簡寫本的《時輪攝略經》)

(a)以實修派四川阿壩州壤塘縣藏哇寺傳承為例6

時輪教法卓系歷代傳人

1. 堆夏欽波(大堆夏)·堅白多傑(妙金剛)

2.堆夏穹哇(小堆夏)·室利跋陀羅(祥善)

3. 绛曲桑布(菩提賢)

4. 喀且班欽·達哇貢布(月怙)(來自迦濕彌羅)

※ 5.卓譯師喜饒扎巴(慧稱)(西藏開始弘傳)

6. 拉傑貢巴·貢卻松(寶護)

7.召敦·南拉則巴(天積)

※ 8.宇摩·牟覺多傑(不動金剛)(他空見首創者)

9. 卻吉旺秋(法自在)

10.南喀鄂色(虛空光)

11.覺本(聖母,女修行者)

12. 賽莫切哇·南喀堅贊(虛空幢)

13. 堅薩哇·喜饒鄂色(智光)

14.衮欽·卻古鄂色(法身光,公元1214一?)

15.衮蚌·圖傑宗哲(悲精進,1243—1313)(創西藏覺囊寺)

16.绛森·傑哇益希(佛智,1257--1320)

17.克尊·雲丹嘉措(德海,1260--1327)

※ 18.笃布巴·喜饒堅贊(智幢,公元1292—1361)

19.曲結喬列南傑(法王廣勝,1306--1386)

20.聶琬巴·衮噶貝(遍喜祥,1345—1439)

21. 珠欽·衮噶羅哲(遍喜慧)

22. 加央貢卻桑布(文殊寶賢)

23.南喀曲江(虛空護法)

24.南喀貝桑(虛空祥賢)

25.大譯師羅多那跋陀羅(仁欽桑布,寶賢)

26.衮噶卓卻(遍喜聖解脫,1507—1566)

27.堪欽·隆柔嘉措(教理海)

※ 28. 多羅那他(即衮噶寧布扎西堅贊。遍喜藏吉祥幢, 公元1575—1635)

29. 堪欽,仁欽嘉措(寶海)

30. 羅哲南傑(慧勝,1618—1683)(黃教格魯派迫害成為西藏最後一位傳人)

31.恰隆哇·阿旺赤列(語自在事業,1654一1723)(四川弘傳)

32.一世藏欽·阿旺丹增南傑《語自在持教尊勝,1691— 1738)

33.芒格·克尊達吉(賢正興盛,一世藏欽弟子)

34.二世藏欽·衮桑赤列南傑(普賢事業尊勝,1740一?)

35.倫珠嘉措(任運成就海,二世藏欽弟子)

36.三世藏欽·貢卻晉美南傑(寶無畏尊勝,1790—1837)

37. 藏哇比丘阿旺群佩(語自在法盛,三世藏欽弟子,藏哇寺首任金剛上師,1788—1865)

38.阿旺群帕(語自在法聖,藏哇寺第二任金剛上師, 1808—1877)

39.衮噶貝丹(遍喜具祥,藏哇寺第三任金剛上師,1829— 1891)

40,阿旺群覺嘉措(語自在法財海,藏哇寺第四任金剛上師,1846——1910)

41.衮噶克珠旺秋(遍喜賢正自在,藏哇寺第五任金剛上師,  1862——1914)

42.阿旺丹巴薩協(語自在佛明,藏哇寺第六任金剛上師, 1878—1953)

43,阿旺多傑桑布(語自在金剛賢,藏哇寺第七任金剛上師,1893—1948)

44.阿旺貢卻丹巴達吉(語自在寶佛盛,藏哇寺第八任金剛上師,1900—1966)

45.阿旺羅哲扎巴(語自在慧稱,藏哇寺第九任金剛上師, 1920——1975)

46.阿旺雲登桑布(德賢,藏哇寺第十任金剛上師,公元1928—2002)

47. 吉美多吉法王等人(藏哇寺上師)

(b)覺囊派密乘經典分類:

    密乘經典譯成藏文,總攝為上下兩部,事續和行續為下部密乘,瑜伽續和無上瑜伽續為上部密乘。事續內分六小部,即①如來部(亦稱佛部),有主講密宗行者所奉行的三種戒律的(守三誓言經)和主講密宗儀軌的《大方廣菩薩藏文殊師利根本儀軌經》以及《白傘蓋殊勝成就經》等,②蓮花部,有《不空羂索神變真言經》、《十一面觀音陀羅尼》、《無量壽佛經》等;③金剛部,有《金剛手菩薩勝明續》、《不動金剛續》等;④珍珠部,有《增祿天母經》、《布祿金剛陀羅尼》等;⑤五娛夜叉部,有《梅卡勒陀羅尼》等;⑥凡間部,有《天龍部多所獻陀羅尼》等。事續六小部中,前三部又稱出世間部,後三部又稱世間部。行續主要修持身語意三業,故分為身語意三部,身部有《毗盧遮那現證佛經》、《勇武不動金剛經》,語部藏文未譯出,意部有《金剛手菩薩灌頂續》等。瑜伽續以修內心方便相應之道,證知甚深勝義谛和廣大世俗谛,使二者和合相應等的定力修煉為主要內容,內分為父、母二部,父部是根本續,有《攝真實經》、《金剛頂經》;母部是同品續,有《吉祥最勝第一經》、《金剛藏莊嚴經》等。無上瑜伽續,簡稱無上續,是最高層次的密法,一般分父部和母部。父部主慈悲方便,諸典以分別懾伏貪、瞋、癡三大煩惱為其主要功用,如《密集經》、《紅黑焰摩敵經》、《大日經》、《幻網經》等懾伏貪,《大威德金剛七品續》等懾伏瞋,《妙吉祥幻網經》等懾伏癡,實成三部。母部主智慧,又內分六部,①呬噜迦部,有《勝樂經》、《喜金剛經》、《摩诃摩耶經》、《上樂佛經》等。②大日如來部,有《四座》等;③蓮花部,有《世間救怙主經》等;④寶生如來部,有《金剛甘露經》等;⑤馬王部,有《無上度母經》等;⑥金剛心部,有《如意輪總持經》、《月密明點》等。覺囊派在金剛乘方面主要傳承的《時輪經》屬於無上瑜伽母部中的金剛心部或呬噜迦部,如果無上瑜伽續分為父、母、無二三部,則屬於無二瑜伽部。(注:無上瑜伽常分成三部,但大圓滿法也屬無上瑜伽,修煉卻大大不同)7

(另注:密宗在藏傳佛教中作金剛乘,通行的有四續或四部之說,即事續、行續、瑜伽續和無上瑜珈續。也有分為事、行、瑜伽、大瑜伽、無上瑜伽和無極瑜伽六續的。“續”指密宗經典,亦可作“系統”解,故四續或六續也多譯為四部或六部。布頓大師在其《佛教史大寶藏論》中,將藏傳密典分為事、行、瑜伽和大瑜伽四部,大瑜伽中又分方便續、智慧續和方便智慧無二續三部。這裡的大瑜伽實際是無上瑜伽,方便續亦稱摩诃瑜伽或父部,智慧續亦稱阿底瑜伽或母部,方便智慧無二續通稱無二部。所謂密宗是指瑜伽修法,瑜伽意為“相應”和“軌則”,指修持佛教密法,須按一定的軌則去做,以求得相應的效果。它有極為復雜的儀軌,對設壇、供養、誦咒、灌頂等均有嚴格的規定。諸續修法的共同要求是嚴持戒律、身口意三密相應、調息煉氣,凝神觀想等,所謂禁戒、持戒(精進)、坐勢(瑜伽動作)、調息、制感、持攝、靜慮、三摩地等瑜伽八支,是對修法者的基本要求。(注:也是印度瑜伽經的修行重點)但諸續各有側重,事續以祭儀上的單一和經典缺乏嚴密的系統為特點,側重於結立壇場、修設各種供養等事項,以消災祛難、追求現世自身利益為主;行續以《大日經》為主要經典,除注重結壇修供等外在的祭儀外,以念誦真言為主,通過修行來體認與佛陀的同一性;瑜伽續以《金剛頂經》為主要經典,著重於瑜伽五相成身觀法,即依止某一本尊,手結其印契、口誦其真言、心作觀想,通過瑜伽超越外在的形式而達到一種內在的體證;最上乘的無上瑜伽續以進一步修中脈、風息、明點為特點。其中,父部以《一切如來金剛三業最上秘密大教王經》為主要經典,通過純禅定思維達到諸法與佛無二的境界,重視修風息,名曰命瑜伽;母部以《勝樂經》等為主要經典,通過瑜伽想象中的性命雙修達到自身與佛合一的境界,重視修明點,名曰勤瑜伽;無二部則以《時輪經》等為主要經典,主講生圓雙運光明次第,通過“樂空雙運”的雙身修法,獲得悉地,即身成佛。總之,通過修習,以風息、明點之力開啟信息通道,引發無量神通、智慧,最後圓證三身五智而成佛果。覺囊帕特別重視的收攝、禅定、運氣、持風、隨念、三摩地等六支瑜伽修法(注:包括風息、明點、中脈修煉最後入三摩地),屬於無上瑜伽的母部,即智慧續,亦稱智慧瑜伽或阿底瑜伽8(注:印度祖師參照了在《慈氏奧義書》[IV18]列出瑜伽行的六條規則:①調控呼吸;②抑制感官;③禅那靜慮;④觀覺思維;⑤總持意念;⑥三摩地定) 。這裡如果比較寧瑪派的無上瑜伽要門:阿底瑜伽,此為實證無二大圓滿,隆欽然降巴大師又稱此為自然智慧,筆者看來也可屬於無二部,但大圓滿法可以不用雙身修法。一般無上瑜伽部以雙身陰陽雙運解脫能量束縛而妙用神變。為破我相,男修行人常觀自身為佛母與佛父雙運。

    此外,隆欽然降巴大師說:以身語之事業為主者為事部,以身語之不同外業和內心之修持二者均等而行即是行部。而不以身語之外業為主,而以內心之事業為主,即以修習禅定為主是瑜伽部,而大瑜伽乘是以內心之事業:大慧為主,無取捨之身,在語事業或五妙欲由方便所行。(注:大圓滿法前行部分,也有部分修行傳承使用雙修雙運法,打通中脈能量束縛,開啟能量拙火到頂輪,在大圓滿法無上瑜伽教授部或口訣部,最後以徹卻及脫噶法實證虛空、無雲晴空光明頓超任運,顯現虹光化身)

(c)在覺囊派卓譯師實修傳承中,(注:另一位熱譯師繼承第四代祖師月怙的辯論傳承)以第8代祖師宇摩·牟覺多傑創立中觀他空見思想,第15代祖師衮蚌‧圖傑宗哲(公元1243—1313)創立覺囊寺(派),《青史904—905頁》,第18代祖師笃布巴‧喜饒堅贊(公元1292—1361)盛極一時,有《山法了義海淪》等《笃布巴著作全集》傳世。他並命弟子瑪德班欽與譯師羅哲貝改譯《時輪經》。此外第28代祖師多羅那他(公元1575—1635)為中興聖祖,也有《多羅那他全集》傳世。但是格魯派的中觀應成派思想容不下中觀他空見的見解,公元168330代祖師羅哲南傑死後把覺囊派趕出西藏

    不過,覺囊派畢竟有其特色,時輪金剛教法及他空見思想在近代反而逐步復興被研究,了義或不了義要實證深思。

三、覺囊派中觀他空見的探索:(如來藏的形變)

1、所謂不空如來藏的探索即唯識中的真常唯心觀,真如本體不空,這是他空見的根本思考。與格魯派畢竟空,破一切法而不立看法有異,自認是究竟了義中觀見。特別透過時輪金剛密法、六支瑜伽修持空色大手印(筆者注:依奢摩他、毗缽捨那方法,內觀禅修光明智慧),認知事物的性空只能是他空而不是自空。即主張勝義谛不空,眾生皆具佛性10。換言之,一切諸法實相勝義谛常恆堅固周遍一切情器世間,為一切法之本性。於勝義中如本尊、明咒、本續、曼陀羅、手印等皆本來具有,名為如來藏。傳承主要來至《如來藏經》《無增無減經》《勝鬘經》《涅槃經》《楞伽經》思想。(注:只是楞伽經提及空如來藏與外道神的分別,最後也不執我相)

我們要注意當自性不空才明白唯識的萬法由心生,心造萬物的歷程。

但了義不了義與判教有關。此外本然智慧,法性元成,非因緣生法,是無為法,自體不空名為勝義空性,這裡指的是智慧德相、佛性本具、已具,故不空而妙用。

2、最早解釋佛語而作大乘論典的人可能是龍樹菩薩,他是公元2~3世紀的人。他開創大乘之軌范,解釋佛轉*輪中的中轉*輪密意,造中觀《理聚論》,破小乘的色心實有論,提出緣起無性,色心一切皆空說。他的隨學有提婆、佛護、清辯等,他們創立了中觀學派,後來因各自觀點不同又出了若干支派。但都承認中轉*輪為了義教,末輪*輪為不了義教。後來無著等人不滿於一切皆空之“畢竟空”說,依末輪*輪如來藏的密意提出了色空心有的勝義有說。他的隨學有世親、安慧、陳那等,亦因各自的觀點不同,分裂為各小派。他們說末轉*輪的初期是瑜伽行唯識派,後期是唯覺明的中觀學派,總屬於“勝義有”論派,承認末轉*輪為了義教,中轉*輪為不了義教。後人把龍樹之門稱為“空”宗,無著之門稱為“有”宗。空有之爭至少在印度持續了數百年之久,至今仍在探討如何自性生萬法變成無自性特質,依般若空性智慧妙用。方便媒介佛菩薩神力、智慧,自渡渡人而無相無執。

    三時判教正反映了佛教的思想是在逐步不斷深入發展的過程。(筆者注:三轉*輪、三時判教也是後世學者自己認定的,不一定佛陀本意)

    關於無著的學說,在印度在西藏大都說是唯識學,覺囊派不承認只是唯識,認為無著、世親是解釋佛的末*輪,提出“如來藏和自覺智”,屬於大中觀的了義教。他們就是追隨無著所倡導的勝義有即他空見的中觀學說(注:自認創立他空見就是講如來藏思想)。西藏的學者們對無著產生誤解,主要是他們沒有把唯識和唯覺明(不二智)分開的原因。因此他們獨尊龍樹認為是中觀正宗,貶低無著的大我唯心觀、法性觀認為只是唯識而不是中觀派(注:出自噶舉派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公元1813~1899>著作《知識寶藏》或稱《知識總匯》553頁。)

3、覺囊派的看法認為這些學者中對中觀的理解還不全面。第二十八代祖師多羅那他在《他空精義》一書中把中觀分為四個層次:①共通中觀;②大中觀;③中觀不共義;④秘密義。

①、共通中觀只承認緣起性空,勝義世俗皆無自性本質皆空,佛護、清辯、解脫軍、靜命皆屬這一觀點,他們說中轉*輪後,宣說了《般若經》等為了義經。龍樹為解釋經義著《中觀》、《理聚》等論成為中觀派的最大權威。末轉*輪各經都是不了義經。共通中觀唯主“空”義,後來發展成為應成派則主張諸法自性皆空,唯名言安立而有,勝義世俗一切皆空的“畢竟空”論(《他空精義》)232——233頁)。(筆者注:畢竟空是真空妙有的涵義,不是頑空)

②、大中觀主勝義有的他空見,覺囊派自認在藏就是他們的這一派。大中觀的根據的經典方面有:《如來藏經》、《大法鼓經》、《央掘魔羅經》、《勝鬘經》、《妙臂請問經》、《大般涅槃經》、《寶雲經》等究竟了義諸經。闡釋經義的有:彌勒、無著、世親等的著述。彌勒在《現觀莊嚴論》裡略提他空之義。在《經莊嚴論》、《辯中邊論》、《辯法性論》等中作了詳細解釋,在《寶性論》中更詳為決擇他空之義。依覺囊派見解,龍樹亦說他空見,他在《理聚論》中為除常邊,成立為空,在《贊聚論》中除斷邊,成立為有。如《法界贊》中提出勝義不空的中觀了義思想(筆者注:龍樹中觀思想是中觀見,並非他空見,是中道八不見解,顯現般若空慧,空而不空,不空而空,真空妙有,多羅那他祖師可能是搞錯見地了)。陳那、安慧更發展了這種思想。從上述經典來看不僅宣說有唯識理論,並提出了法界、真性,如來藏,不生不滅等(注:瑜珈行中觀自續派智藏論師著作的《二谛分別論》19頁),是開創了中觀了義之宗(《他空精義》232——255頁)。

龍樹、無著的他空思想傳入西藏由素·噶瓦多吉譯師和贊喀布齊等人所翻譯,覺囊派先輩所繼承,到了笃布巴第十八代祖師時則更為發揚光大(《他空精義》234——237頁)。

③、中觀不共義,提出了如來藏,指明此即佛性,一切眾生皆具。他們對佛性的看法就是指常、樂、我、淨、正、真、善。

④、中觀秘密義,提出佛具有身智一切德相,並提出了“法界”、“法身”這些概念,是作為佛的一切身智德相之所依(《他空精義》241——245頁)。

覺囊派既破小乘微塵無分之說,又破唯識無有外境之說,還破一般中觀空無所有——畢竟空說。他們提出了勝義有,自認是究竟了義大中觀。(注:可稱為法界如來藏大中觀,自性不空而中觀他空,自性勝義有)

覺囊派的大中觀,實際是在唯識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唯識提阿賴耶識是有為法,只能含攝染法,他們改提“如來藏”,是無為法,染淨兼攝。從畢竟空到勝義有,確實他們對龍樹的中觀思想發展了一步。12 (筆者注:這見地也不一定完整,楞伽經強調如來藏也要空而不執,方便而有,直接講不空容易執著而成戲論。要不空而空,空而不空才是中道妙有。此即楞伽經無常品第三之余:“無如來藏藏識即無生滅”所謂的中道如來藏,即勝義有也是方便妙用,本體還是真空與光明)

4、反對覺囊派他空見的修行者除了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外,如布敦大師曾造《如來藏光明莊嚴論》,三藏大師尊追白造《如來藏光明燈論》,揚卓巴·仁欽朵造《無比帝釋金剛論》、《智慧雷霆論》、《金剛大雷霆論》、《金剛錘論》等破邪之論著甚多。13另薩迦派的高然巴大師在《辨析見地之殊勝大乘心要月光論》一書中也批判他空見為戲論。因為薩迦派主張真如實相離戲論,明空雙運無執。(注:宗喀巴大師是中觀應成派,隨立隨破,破一切執,自性不空仍有自性執著,如來藏也不應執著。即認為他空見有細微的我執,為不了義)

四、總結:

1、覺囊派時輪金剛密法逐漸由格魯派弟子傳承,格魯派中等以上寺院皆設立時輪金剛院,雖然,宗喀巴大師是從布頓大師的弟子“秋吉巴瓦”學得的,但目前格魯派領導人,大力弘揚時輪密法於西方世界,而格魯派是反對他空見的,覺曩派有部派佛教中犢子派講補特伽羅(靈魂我)的遺風,宗旨與印度教梵我(法性、大我)合一接近。平實而論,時輪金剛密法也屬佛教的一種方便淨土法門。修此法者幻化成時輪金剛本尊,以菩薩道應世、轉世或在靈界以拯救眾生疾苦,因為眾生一體、宇宙一體、同體大悲(注:金剛是智慧光凝結的智慧身,摧破一切男女欲界、色界執著,也破我執、法執)。只要方便大宇宙眾生,八方四千法門,法法因緣生,法法平等。

2、大如來藏心,即法性佛常寂光佛土,不應為空幻,為真如方便常住才對吧!但中觀應成派認為因緣聚有,法性有是妙有無執的,要以無住衡量。阿賴耶識是染著的,即使真常也不應有執、有為。應用般若《金剛經》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及《心經》的無所得為佛陀妙有正道,即不執諸佛如來,不執淨土,得最大自由、無相解脫;破人我眾生壽者相,破佛講經說法相,破一切修持相(注:如同祖師禅),以瑜伽修煉所得為方便,以靈性自由轉換感應空性能量為妙用,佛可變換不同佛,毗盧遮那隨時請來方便,五方佛各各自由流動感應,我不是我而破真常永固,也破萬法唯心的心,看到因緣生滅,進出時空自如,破至上意識大我固定相。這裡無我執有二涵義:一為融入大我故無我,融入方法可以是依附救贖或自性回歸,一是見我非我,眾靈以我的身體常交換運作,有時某佛來有時某菩薩來,成為靈媒體質,但具中觀妙有空性,使靈媒智慧常新,悟性常升。應用時不可執酒、色、財、氣、名利、能量通通無執才是解脫。宇宙修行有二路徑,一種是不斷融入大我至上意識佛國佛性,一種是不斷開拓靈性能量,佛性更加分化,生育萬物 (注:利用化身、應化身、分身) 。他空見偏向靈性常存融入法性,一邊卻神通幻化,有“我”的個性(注:印度教大梵天的梵),萬法萬物由心念生造。宇宙中到底空性任運好還是神佛願力造萬物好、又到底天國好還是佛國好,都自由選擇。游戲也罷,使命也罷,都是智慧表現,方便成就光明法性、佛道遲速不同,中道圓融和平相處就好。這不分善惡高低,因為因緣各自不同。

3、西藏密法傳承一般認為從西藏蓮花生大師傳法開始,但在印度如果從維摩诘經、華嚴經開始計算,甚至更久遠的文殊師利古佛、普賢王如來算起,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密法就在諸佛間互相流傳了(注:各類密續、咒音是各佛菩薩傳承的一種方便方式)。佛法並不起源於釋迦牟尼佛一佛而已,宇宙已續傳不斷。只是一般學者認為本時期或本元會地球佛法由釋迦牟尼佛開始傳播,非常感謝佛陀的願力。

五、參考文獻:

1、雪莉·雪莉·阿南達慕提:《密宗開示錄》,卷一,卷二,七千年靈性的精華,台北阿南達瑪迦出版社,2001年版。

2、蒲文成:《覺囊派通論》,青海民族出版社,2003年版,P14。

3、同上,P17,此處蒲文成教授對內時輪看法有錯誤。

4、Barry Bryant:《曼陀羅時輪金剛沙壇城》,台北立緒出版社,2005年版,P313-P316,達賴喇嘛解說。

5、同2,P18—P19。

6、同上,P114—P116。

7、同2,P15。

8、同2,P11

9、班班多傑:《藏傳佛教——智慧境界》,台北大千出版社,2002年版,P.58。出自隆欽然降巴《七寶藏論;宗派藏》德格印經院木刻版,P104。

10、同上,P230—P236,覺朗派的佛教思想。

11、劉立千:《藏傳佛教各派教義及密宗漫談》,北京民族出版社,2000年版,P113—P115。

12、同上,P116

13、土觀·羅桑卻吉尼瑪:《土觀宗派源流》,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劉立千譯。

另參考

1、王森:《西藏佛教發展史略》,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7年版。

2、吉祥壤塘藏哇寺出版“大吉祥覺囊巴殊勝教法傳承寶鏡明鑒論”。

3、瓊那·諾布旺典:《唐卡中的天文歷算》,陝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本書解說較清晰!

Δ本文初稿曾發表在台灣高屏澎牙醫師公會聯合月刊牙醫讀本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