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立民居士:地藏菩薩本願經講記 利益存亡品第七

利益存亡品第七

  第七品,“利益存亡品”。這很重要,牽涉到地藏菩薩度亡的方法。我們現在念一遍,念時身體的坐、眼睛的看,就是身密。念就是口密。意識所想是意密。我們講過業是造業,造作就是動,動就產生力量,產生後果。同樣密也產生力量,產生後果。密是淨業,它的結果是得到佛菩薩的加持。所以我們念經,念咒時都要三密。

  爾時地藏菩薩摩诃薩白佛言:世尊,我觀是閻浮眾生,舉心動念,無非是罪。脫獲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惡緣,念念增益。是等輩人,如履泥塗,負於重石,漸因漸重,足步深邃,若得遇知識替與減負,是知識有大力故,復相扶助,勸令牢腳。若達平地,須省惡路,無再經歷。世尊,習惡眾生,從纖毫間,便至無量。是諸眾生,有如此習,臨命終時,父母眷屬,宜為設福,以資前路。或懸幡蓋及然油燈,或轉讀尊經,或供養佛像及諸聖像,乃至念佛菩薩及辟支佛名字,一名一號,歷臨終人耳根,或聞在本識。是諸眾生所造惡業,計其感果,必墮惡趣,緣是眷屬為臨終人修此聖因,如是眾罪悉皆消滅。

  這一品講的是地藏菩薩的修行法門,還講了具體的儀軌、具體的修法。其中最重要的是講生死。生是陽界,大家看的見,死是陰界,看不見摸不著。幽冥(陰)界是隱,陽界是顯,隱和顯是對立的,對是相互依存的。我們常常看不到它的全部,只能看到片面的。

  存就是生者,亡就是死者。利益存亡就是教一些法門使亡都得到超度,存者得到利益。經裡講得比較詳細。為了使大家對利益存亡了解得更清楚,給大家講一講生死問題。生死問題不但是學佛的人的第一根本問題,而且也是人類最根本的問題。人類首先要生存,要生存就要生活,要生活就有生殖的本能,但最後都是死亡,所以生死是一個根本問題。

  釋迦佛說:我是眾生的一大事因緣而到這個裟婆世界來的。什麼大事因緣?為了使眾生了脫生死。地藏菩薩與我們眾生有緣,就是救度我們了脫生死。有生死才有輪回,沒有生死就沒有輪回,也沒有種種地獄之苦了。生死也是我們的業造的,業緣生死。

  世界上很多宗教都講生,很少講死。佛教不同,佛教講生而且講死,不但講死,而且利用死來做法事,做功德。死的情況都不了解,怎麼能了生死呢?佛教的大乘、小乘、密乘,都講生死。小乘人的修得有一條是修不淨觀。不淨觀裡有“九想”,就是對人死後的屍體做九觀想:膨脹了、毀壞了、膿爛了、被鷹鳥啄食了,破散了,剩下一堆白骨,最後燒化。通過對死亡的觀想,來看生死的無常、事物的變化,以及對這個變化應當怎樣處理,怎樣了脫生死。

  小乘的修行都是從業力、從不空上起修的。從不空的體修到空,從有相修到無相。由有住的用修到無住。從不空、有相、有住修到空、無相、無住,這是三解脫。小乘的修行一般有幾個步驟:

  第一,持戒,大小乘、密乘都必須持戒,受清淨戒。

  第二,是將自己的身體、心理都調伏得干干淨淨。

  第三,修小乘的人,特別是出家人,都要修五停心觀,即使心停下來的五種方法。五停心觀主要是修空,以定為目的;從止觀上來說是著重修業,是針對五種根本煩惱來說的。一是不淨觀,針對貪愛;二是慈悲觀,針對瞋恨;三是緣起觀,針對愚癡、無明;四是法界觀,針對我們的我執;五是持息觀,針對散亂。其中最重要的是不淨觀和持息觀,合起來是“二甘露門”,修這兩個觀,如是甘露。

  不淨觀的步驟很多,最重要的是修白骨觀,看人的骨頭架子。從一個大拇指觀想起,看到整個骨頭架子。大家看過三打白骨精吧,白骨架子。白骨觀是不淨觀中重要的一環,修不淨觀能夠斬斷淫欲。愛欲是人類生死輪回的根本。人的欲望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欲望是性欲,這正是生死輪回最根本的東西。所以出家人著重修不淨觀,斬斷愛欲。持息觀,從數息到隨息,從隨息到止息、觀息、還息及淨息,六妙門。過去我們講過的數息就是持息的一種。

  第四,是修四念住。釋迦牟尼佛快涅槃的時候,他最親近的弟子阿難問了佛四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以後集結經典時,第一句話怎麼說。佛回答:以後每一部經典的開頭就說:“如是我聞”,就是我是這樣聽佛說的。阿難又問,佛涅槃後,我們以何為師呢?釋迦佛說:你們應以波羅提木叉為師,也就是以戒為師。阿難又問,佛涅槃後,我們做何依止呢?佛告訴他,以四念住為依止。

  什麼叫四念住呢?第一是念身念住,觀身不淨;第二是受念住,觀受是苦,就是自己的感受都是苦;第三心念住,觀心無常;第四法念住,觀法無我。看自己的身體,看自己的感受,看自己的心,看萬事萬物的法。萬事萬物是沒有真實的實體的,是緣生的。萬事萬物從哪裡來?是從各種緣、各種條件而來的。沒有自性,也就是沒有我。比如茶杯,原料、工廠、工人、工藝方法各個條件都具備了,茶杯就產生了,緣生則生。茶杯本身不可能離開制造它的條件,單獨地、獨立自主地產生。所以它是無自性的,沒有我的。茶杯如此,木魚如此,麥克風如此,萬法都如此。我們人也一樣,是各種投條件的組合、因緣的組合。四大合和,父精母血合和。按現代說法,我們的肉體是各種細胞組合成的,離開了器官、系統,我在哪裡?頭不一定是我,足也不一定是我。心肝脾肺腎,都是部件,而不是一個我。我在哪兒?我是一個條件組合的虛體,離開了這些條件,沒有一個孤獨立自主的我單獨存在。由緣而起的一切事情都不可能獨立自主,都沒有自性。沒有自性就是無我。要經常看到萬事萬物都是無我的,觀法無我。這是法念住,講業容易,真做起來就難了,都講有實體、有我,看不到事物本來的空性。心是剎那剎那變化不停的,沒有什麼永恆不變的東西。萬事萬物都在變,沒有恆性,都是無常的。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我,今天的心不是昨天的心,都在變。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變,那也就沒有生死了。

  觀受是苦,整個三界都是苦,欲界的苦苦,色界的壞苦,天上雖然是天堂,但還是會壞的,無色界行苦,三界都苦。人間的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盛這八苦,都是苦苦。觀身不淨,人身體裡有36種不干淨的東西,包括眼淚、鼻涕、膿水、唾液、糞便等等。一項一項地觀,自相別觀,另外還要進一步共相別觀,就是身、受、心、法和不淨、苦、無常、無我互相交叉觀。觀身不淨也要看到身是苦,觀身也是無常,觀身也是無我;觀受不淨,觀受是苦,觀受無常,觀受無我;觀心不淨,觀心是苦,觀心無常,觀心無我;觀法不淨,觀法是苦,觀法無常,觀法無我。四個念住交叉地來觀,互相聯系,故四個念住,就是四四一十六個念住。把身、受、心、法這四個形象與苦、不淨、無常、無我總起來,觀想得很純熟很自如了,通達規律,透徹無余了,這就是修四念住。從四念住中可以生四個善根。修行講根基,根基不是空話,是真正有東西的。從修五停心觀、四念住後,進一步修苦、集、滅、道四谛。由修四谛就能生長四善根,就是暧法、頂法、忍法、世第一法這四善根。四謗的每個谛都有四個形象,共四四一十六個形象。象四念住一樣,每一個形象都修得很純熟了,就生四善根了。再進一步就可以證果了。證果分成一步一步來證。第一步證入預流果,就是佛經上常講的須陀洹果,是梵語。第二步證入一來果,梵語為斯陀含果。第三步證入不還果,梵語為阿那含果。第四步證入阿羅漢果,也叫無生果,不再生了,了脫生死了,這是小乘最高的果位。

  修阿羅漢首先要守戒,修五停心觀,特別是不淨觀和持息觀二甘露門,然後修四念住,然後再修四谛得四善根,在善根的基礎上分四步證果。這是實實在在的,要修成阿羅漢,並非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很多出家人都修成阿羅漢果,三年五年都都可以修成,有一步一步的方法。所以出世法是自己自修的,修阿羅漢果都是在業力上修,很大一部分是從死亡上來觀來證,這是從小乘上來講的。

  那麼大乘呢?大乘主要是修六度。六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禅定、智慧。所有大乘菩薩的行門都是修六度。六度的第一度是布施,有財施、法施、無畏施。布施錢財、布施法門,布施無畏,使人害怕。布施裡有一條,要把你的性命布施出去,把你的頭、把你的手、把你的生命布施出去,這就是在死亡上修,看你這個大乘菩薩能不能把自己的生命布施出去,能不能過這一樣。如果你這條命捨不得,執著“我的”,你就做不了大乘菩薩。你可以財布施,可以法布施,也可以無畏布施,但是要你的命的時候,你不布施了。做大乘菩薩不容易啊,真的要你的命的時候,你真的可以給予,生死不當一回事,不但是了生死,而且是當大路走,象地菩薩就是把生死當大路走,否則怎麼能陪著眾生度了一劫又一劫啊!

  所以,菩薩修六度首先接受死亡的考驗。我這是在了生死上講大乘。小乘是從死亡現象上來分析,由不淨觀入手最後來了生死。大乘從六度上來了生死。密乘更特殊了,利用了死亡做佛事,利用死亡來證佛果。象“利益存亡品”,就是利用人臨終時做法事來超度他。死到底是什麼情況,誰也沒有經歷過。但是我們都不知死了多少次,你不記得你的死亡了。可是有些佛菩薩、高僧大德、過來之人,把他們經歷過的境界,在許多經文上、法門的傳授上給我們留下來了。下面講一講一般人死亡的情況。

  死是一個很好的機遇,不要把死當做可怕的事。懂得死、懂得中陰是小覺悟,死後再轉生,如果這裡死那時就生,馬上就轉生了,沒有中間階段,這是極善極惡根才有這種特殊情況,即從死有到另一生有,不經過中間階段。一般都分為死有、中有、生有。死是死有,下一輩子再生是生有,中間停頓的時間叫中有。

  有有也叫中陰、中陰身,一般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在臨終時,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很好的機遇,此時是認證法身實相的解脫階段,也就是認得法身,得到解脫的機遇。第二階段,是認得佛的報身的解脫階段。第三階段,是認證化身而得解脫的階段。從他修行的證量產生的光,自性光與白光相契合了,就徹底地解脫了。但這一定要有修行,有禅定的功夫。

  一般的人在覺、切、暗的三個征侯之後,碰到這個白大淨光,產生的是恐懼、怕。怕就回避,根本上想和這個光接觸,跟法性契不上,為什麼?就是業太重了。所以在這個時候,最好親屬,師傅,上師,或有修行的出家人幫他做佛事、做法事,喊他趕緊念佛,幫助他集中精神、集中力量契入法性光。不過一般來說很難,因為業重的人,很難得到把握。只有大根大器才能得到把握。中陰的第一個階段能碰到淨光,得到解脫,但是因為時間很快,一般的往往契合不上就死掉了。極大的白淨光消失以後,亡者的神識,即阿賴耶識就進入一種無意識的狀態,神識不起作用了,這個狀態可能時間不長,馬上又恢復過來。這時的意識是未來的意識,前世的意識已經沒有了。未來的意識就促使他再投生。只有這時他才知道我是真的死了。他看到他的家人、親人、熟悉的人,他想講話,但講不出,人家也不曉得他在講。他無法跟人接近,人也無法跟他接近。所以人死後要給他做法事、念佛,要他往生,往好的方面走,這樣可以幫助他、提醒他。第二階段因為產生了要投生的意識,亡者的神識、無明的煩惱很強盛,智慧也很強盛,都很敏銳。敏銳的智慧這時給了亡者一個機會,就是看到報身佛和五方五佛的法像。其實五方五佛就是亡者心、肝、脾、肺、腎五髒的東西,又是法界的東西。此時首先看到白光,有光有聲,光很強烈,聲音也大的不可比。這白光是中央的大日如來毗盧遮那佛;然後出藍光,這是東方的阿閦佛;然後出黃光,南方寶生佛;然後出紅光,是阿彌陀佛;然後是綠光,北方的不空成就佛。這五種光的說法各個教派不一樣。比如:有的說東方是青光、南方是紅光,中央是黃光,北方是藍光,西方是綠光。這就不管它了。假如同東方的阿閦佛有緣,那就是修過他的法門,或者修過西方阿彌陀佛的法門,跟他契合,就往生淨土了。這是中陰的第二個機會,契合報身佛,得解脫往生而去。

  中陰的第一個階段是法身像,法身像沒有像,是極強的白淨光。第二階段是五色的光,分別的五色光,很強烈,是報身佛的顯現。在第二階段,如果沒有根基,沒有修行,沒有眷屬或上師的幫助,就會感到強烈的恐懼。看到自己在大火裡燃燒,在大水中飄浮,甚至在大風中被吹蕩。本來五方佛慈悲像,但這時東方阿閦佛就一變現出憤怒像,猙獰而使人恐怖。為什麼不能契合五方佛的五色之光而產生在水中、大火中的恐懼呢?這就是因為在業障中恐懼。這是死亡後的第二個階段。

  第三階段,是真正通往六道輪回再次受生的階段。進入這個階段就真的投生了。投生的力量受業力的牽引,視貪、瞋、癡業力的份量而投生。這時現的光一般為極黑的黑光,或極幽暗的黑白相間的光。但是沒有修行的人喜歡這種光。貪的引力大就投於餓鬼,瞋的引力大就投於地獄,癡的引力大就投於畜生。好事做得多的可能投於人道,更好的投於天道。這時就受生,受生的方式有四種,就是常講的胎生、化生、濕生、卵生。人道都是胎生。如果投於人道的話,神識就會看到未來的父母正在做愛性交,“愛欲為輪回根本”,此時神識就作為一方,羨母憎父就投於男,喜父憎母就投於女,這樣就成男成女了。所以人的輪回父母是一個因素,死者投胎也是一個因素。如果沒有神識,光是父精母血也生不出孩子。將來科學還可能研究。

  陰界的情況和陽界一樣,甚至更復雜。我們講的是一般情況,每個人業力、因緣不一樣,並不都是一個模式。人死後的中陰身一般都象五、六歲的孩子,跟生前的相貌相仿,表情如癡如醉。中陰身經歷各個階段時的表現不一樣。神識投生之後,就成不十二因緣講的無明緣行、行緣識,在胎裡長出根,然後出來成人,然後觸、受、愛,從過去的果造現在的因,又成未來果,又一個輪回。所以死是一個很大的機遇,如把握好,能得覺悟、得解脫。所以佛教講利用人死亡的機會幫助他解脫、度亡。比如“利益存亡品”,講可利用人臨終的機遇使他解脫,“歷臨終人耳根:,要讓亡者聽到,使他的神識脫離肉體時比較清楚,碰到第一個白淨光能契合,或碰到五色光能契合,得到解脫。按他的業本來應該受苦,因為臨終時得到提醒而集中力量 ,使神識集中到一點上,把他的業轉化了。

  若能更為身死之後,七七日內,廣造眾善,能使是諸眾生永離惡趣,得生人天,受勝妙光,現在眷屬利益無量。是故我今對佛世尊及天龍八部、人、非人等,勸於閻浮提眾生,臨終之日慎勿殺害及造惡緣、拜祭鬼神、求諸魍魉。何以故?爾所殺害 乃至拜祭,無纖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結罪緣,轉增深重。假使來世或現工生,得獲聖分,生人天中,晚生善處。何況臨命終人在生未曾有少善根,各據本業,自受惡趣,何忍眷屬更為增業。譬如有人從遠地來,絕糧三日,所負擔物,強過百斤,忽遇鄰人更附少物,以是之故,轉復困重。世尊,我觀閻浮眾生,得能於諸佛教中乃至善事,一毛一渧、一沙一塵,如是利益,悉皆自得。說是語時,會中有一長者,名曰大辨,是長者久證無生,化度十方,現長者身,合掌恭敬,問地藏菩薩言:大士,是南閻浮提眾生命終之後,小大眷屬為修功德,乃至設齋,造眾善因,是命終人得大利益及解脫不?

  地藏答言:長者,我今為未來現在一切眾生,承佛威力,略說是事。長者,未來現在諸眾生等,臨命終日得聞一佛名、一菩薩名、一辟支佛名,不問有罪無罪,悉得解脫。若有男子女人,在生不修善因,多造眾罪,命終之六功分功德,生者自利。以是之故,未來現在善男女等,聞健自修,分分已獲,無常大鬼不期而到,冥冥游神,未知罪福。七七日內,如癡如聾,或在諸司辯論業界。審定之後,據業受生。未測之間,千萬愁苦,何況墮於諸惡趣等。是命終人,未得受生,在七七日內,念念之間,望諸骨肉眷屬與造福救拔。過是日後,隨業受報。若是罪人,動經千百歲中,無解脫中。若是五無間罪,墮大地獄,千劫萬劫,永受眾苦。復次長者,如是罪業眾生,命終之後,眷屬骨肉為修營齋,資助業道,未齋食竟及營齋之次,米泔菜葉不棄於地,乃至諸未獻佛僧,勿得先食。如有違食及不精勤,是命終人了不得力。如精勤護淨,奉獻佛僧,是命終人七分獲一。是故長者,閻浮提眾生若能為其父母乃至眷屬,命終之後,設齋供養,志心勤懇,如是之人,存亡獲利。說是語時,忉利天宮有千萬億那由閻浮鬼神,悉發無量菩提之心,大辯長者作禮而退。

  人死後四十九天之內廣造眾善,不但亡者得利,亡者的眷屬也利益無量。臨終做白喜事,殺豬宰羊是給死者幫倒忙。本來可以往生的,這樣反而推遲了往生。臨終時應造善因,殺生是給死者的惡來加碼。在“死者”到下一個“生有”的中陰階段,千萬要做佛事,這樣不僅自己修了功夫自己得救,而且幫助了亡者,使中陰也得救,自利利他,存亡都可得利。

  中陰階段最多不超過四十九天,過了這一天,中陰就隨業愛報、投生了。所以通常講了“七了”,為什麼不超過了“七了”呢?這是宇宙的一個秘密。七是個周期數,世界文明古國計算周期,不約而同地都用七。一星期是七天,人有七竅。所以七是周期數。佛經用數,用三、五、七、十。十是個圓滿數,是有法意的。

  這一品就是講要在人臨終前至臨終後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內,為亡者做佛事超度,亡者得利,存者也得利,這是地藏菩薩教的。在這個階段作佛事,利用中陰證佛果,是有法門的。在密教中,這方面的法門很多,也很精。比如用死亡做為資糧了生死,有一種修法是到墳墓裡去修,關鍵是不怕死,把死亡、墳墓、陰界的事當做穿衣吃飯、常見的事,不以為怪。常碰到死就不害怕了。中陰碰到第一個白淨光契合不上,第二個五色光也契合不上,就是因為對死亡的恐懼。人都怕死,為什麼?就是抓住我不放,真正沒有我了,也沒有什麼死和怕了。例如在大風大雷的時到墳裡走一趟,陰森森的,一般人都害怕,這就是對死亡的恐懼。其實真正的中陰階段,比一般到墳墓去更恐懼些。修行人在墳墓裡觀想自己死亡後,把自己的身體變成供品,心、肺、肝供養這個佛、那個菩薩,供養餓鬼,徹底把自己粉碎。這樣真正死的時候,就可以了脫。佛教利用死亡來做佛事,利用死亡來修行,這是別的宗教中少有的,因為佛教講了生死的法門。

  還有藏傳密教修的破瓦法,也叫“遷識法”,使自己的神識通過自己的頂門出去,不至於墮地獄、墮餓鬼、墮畜生,使神識與佛相契合而不投其它的母胎。修破瓦法一定得與延壽法聯系來修,不然,很快就死了。好多人不懂,單相等破瓦法,不修延壽法,一修就修死了。 

  再有就是中陰度救法,就是中陰階段怎麼救度,這個法門很多,也不是一下能說完的。識神跟肉體分離的時候,從頂門出去最好了,不要從腳出去,如果是從腳端出去一般是墮三惡道。所以死者頭部頂門有溫度是善終。藏傳密教還有一些方法。不是長生者不老的不死,而是使人通過死亡證入不生不滅的涅槃,通過修大手印、修圓滿,可以直接得無死瑜珈。這都是利用死亡來做佛事,成佛果。

  比較簡單易學而且臨終時又較易解脫的方法是念“六字大明咒”。可能大家都學過。此咒能幫助亡者轉折生死的流轉。六字大明咒的念法一般是“唵嘛呢叭吽”,但更准確的念法應該是把“嘛呢”兩個字讀成一個字“moni”,意思是“如意寶珠”。“叭”是“叭啦”,就是“蓮花”。“唵嘛呢叭拉吽”這是准確的念法,當然念“唵嘛呢叭吽”也可以,意思是看蓮花上的如意寶珠,看我們清淨法身上的三德秘藏。“唵”的聲音是白色,“嘛”是青色,“呢”是黃色,“叭”是綠色,“”是紅色,“吽”是黑色。念“唵”字是堵塞進入天道之路,“嘛”不進修羅道,“呢”不進入道,“叭”不進畜生道,“”不進餓鬼道,“吽”不進地獄道。這個咒語是斷你在六道的流轉,所以西藏的密教和顯教都非常重視這個六字大明咒證。在臨終時及中陰階段,它幫助你堵住進六道之路,六道不進,就到淨土去了。六字大明咒,按密教來說可以分為五部五方佛。“唵”是佛部,中央大日如來;“嘛呢”是寶部,如意寶珠,南方生佛;“叭拉”是蓮花部,西方是阿彌陀佛;“吽”是金剛部,東方是阿閦佛;一念咒語就動是羯磨部,北方不空成就佛。五部五方佛可以配合法界的許多東西。例如配五髒,中央是脾、南方是心、西方是肺、東方是肝,北方是腎。這裡就不一一細說了。

  生者要多持這個咒語,人死後要幫助亡者持這個咒。要注意,人死後千萬不要動他,至少八小時之內不要動他,而且看死者或與死者說話時,都要幫他念經念咒,不要在死者下方,要在死者上方,這對死者有利。注意不要靠近下方。

  利益存亡品就先講到這裡,有關修法以後再講。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