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方法師:方便與究竟
方便與究竟
      我們現在芸芸眾生,整個其他的宗教都一樣,他們在搞什麽,先建立一個神,然後建立一個天國,建立一個理想界,一天到晚想到那裡去,為什麽我們會想到那裡去?因為執著有我,要保護他,讓他安逸,讓他能夠在那邊享福,讓他那邊不受苦,這個想法就是建立在我上。我們佛法就告訴你,生死的根本是身見、我見,因為身見、我見才生死根本不斷,永無止境的執取跟輪回才不斷,所以叫你要破這個生死根本——我見。我們今天下手,如果不是在這個根本上,每天在求這個身體,怎麽樣過的好一點,莊嚴(妝嚴)佛土,化妝叫‘妝嚴’佛土,穿得非常莊嚴,每天都在‘妝嚴’佛土,不知道我見、我慢、我執是生死之根,名啊、利啊來妝嚴他,過的好一點,過的舒服一點,那個不是在鞏固我執、我見嗎?在增強我執、我見嗎?這一生實在沒辦法,希望來生求生到哪裡去,那邊都沒有痛苦、沒有煩惱,要什麽就有什麽,那不是在滿足那個我嗎?我們根本的法,已經談得很清楚,見法初果就破三結,第一個就是身見、就是我見,那個是生死根本。我們今天要修行要解脫,不是破這個生死根本嗎?那你要怎麽修行、怎麽解脫。所以要注意,講根本法、這個是究竟法,這要真的讓我們解脫的,不是安慰的、不是方便的、不是暫時滿足的,一定要明白。
      佛法有究竟、有了義,有不究竟、有方便,一定要分清楚,眾生畏無我、怕無我,我沒有了怎麽可以,這一種外道的知見,跟眾生的習性很重的人,聽到無我就不想學了,就怕,所以佛法中還有方便,什麽方便,說有——我們有個如來藏、清淨的我,這個叫方便,讓你能夠了解脫,原來裡面這裡,也有這個我,他也會來修。但是修了以後,就讓他知道,如來藏還是空性,解脫到最後的時候,還是讓你明白、還是要證入寂滅空寂——空性,不是在實有的我裡面,先把你引進來,再把你破執,而讓你明白正見、正法,那個是善巧方便,方便是要攝受畏無我懼的眾生,千萬不要在方便中,以為是究竟。真的一天到晚,求到哪裡去享福快樂,那個是方便,要注意。如果我們從方便中執著為實有,那個方便也就完了,就無法究竟了。我們今天要談這個法的目的是什麽,我們大家在方便中習慣了,以為那個就是究竟,談到無我說不究竟、不了義,要有我才可以。問題大了,那跟外道都一樣,這個是很重要的,方便跟究竟要抉擇清楚,就在這裡。
      一切善法都是佛法,何況是我們的法門無量,當然每一個法門,都有他的意義,但是要知道,他的究竟跟方便,重要的地方就在這裡,大方向不要錯,生死根源要看清楚,生死根源看不清楚,你就沒有辦法對症下藥。方便變為究竟,永遠在對治的安樂中以為究竟,那是耽誤自己。要知道,所以才這裡講,“由於無常無我而悟入法法歸於寂滅,現覺得沒有一毫可取可著的。這無著無累的覺證,即涅槃無生──生死不可得的確證。”這幾句話很重要。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