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方法師:身苦與心苦 一
身苦與心苦 一
      我們繼續看講義,“原來,人類苦迫無限,而歸納起來,不外乎兩種:一從身而來的身苦,即有關於生理的,如饑寒等。二、從心而來的心苦,如外物得失的憂惱,生離死別的感傷,尤其是老死到來,感到自己的幻滅,罪惡的悔嫌,系戀家族財產而起的痛苦。這二者雖有相互影響,但一是重於生理的,一是重於心理的。身苦是一般共感的,心苦即因人而不同。捨利弗為那拘羅長者說:’身苦患,心不苦患’(雜含卷五?一0七經),即揭示了佛法修行而得解脫的要義”這個重點,就是告訴我們,我們感到苦其實不外身與心,五蘊就涵蓋身心,物質的是色的 ,心靈上的就是受、想、行、識的。比如說,我們肚子餓了、寒冷了,直接從身體反應的不得滿足,還有是屬於心靈上的,對外的需求,尤其是生離死別的時候,我們一生的計較、奮斗,名利財產,眷屬一切,這一些都放捨不掉,那心靈是很苦的。每一個人的身體感覺都差不多,身苦的部分大家都差不多,你感覺痛的,我也是感覺痛,身體的感覺反應,大家普遍一致的。但是心靈就不一樣喔,每一個心靈的感受就不一樣喔,我們佛法的解脫,重要是在這個地方。比如說我們中秋,看到月亮很圓,如果是談戀愛的人就會說:‘哇!好美的月喔,詩情畫意喔,永生難忘喔。’如果家裡死了個人的,看到那個月亮,會說:‘唉,好淒涼喔,怎麽這樣的黯淡。’怎麽會不一樣?同樣看到月亮,而反應不一樣,那是心靈的條件不同阿。
      我們世俗的人,看到名利都會,執著愛取,但是聖者看到名利如毒蛇。我們在經典也看過了:佛陀跟阿難,看到路邊有一堆黃金,佛陀看到了說毒蛇, 就走過去了,後面一個再過來,看到了也說‘ 毒蛇’,走過去了,另外一個就覺得很奇怪,跑去看清楚了,明明是黃金啊,不過他還是不執取,就走了。後面再來的父子就不一樣了,一看黃金啊怎麽是毒蛇?不得了,我們怎麽求怎麽要、想賺錢都賺不到,很歡喜的就把它拿回去了。結果呢因為他很窮,突然間有黃金,他拿黃金去買東西,人家就懷疑你這黃金從那裡來?一定有問題的,報官把他抓去了。他就說我在路邊撿來的,問題就來了喔,當時的法律,撿到的東西是歸於國家的財物,你個人占有了就是侵占國家財物。我們的戒律裡面,‘不與取’就是不能偷盜,為什麽偷盜是重戒?因為當時印度的法律偷盜罪很重,好比說偷盜超過現在一百塊了,比喻啦,就要判死刑了,那個是很重的,所以當時的戒律,這個偷盜就判為五大重罪之一,原因就在這裡。如果是現在你即使偷了一百萬,也不至於死罪啦,但是當時的法律就不一樣了,偷盜罪很重,所以我們佛法的戒律,也要跟世俗的法令相應。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