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立民居士:中國佛教文化的“三世”與二十一世紀的十大工作

中國佛教文化的“三世”與二十一世紀的十大工作

今年是佛歷2542年,公元1998年,是歷史明載、專家定論並由中國佛教協會和中國宗教學會確認的佛教傳入中國2000年的紀念年,佛教傳入中國,對中國歷史和文化的發展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對世界文明歷史的發展也產生了重大影響。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關系著中國的命運和人類的前途。所以紀念佛教傳入中國2000年,不僅是中國佛教界、學術

界及社會各界大喜大慶的殊勝因緣,而且是全世界佛教徒及關心佛教文化人士可歌可頌的大事因緣。

中國佛教文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佛教是宗教,又是文化。佛教是講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的。什麼是中國佛教文化的過去呢?中國佛教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人類文化歷史寶貴遺產的組成部分,這已是眾所公認的歷史事實。

什麼是中國佛教文化的現在呢?中國佛教文化正以其“有願力、有修行、有智慧、有戒律”的三學五明、四攝六度,促進“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四有”新人的培養和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建設,正在全世界信徒中起著啟迪智慧、淨化人心、止惡行善、綱維倫常的積極作用。這是擺在人們眼前的現實。

什麼是中國佛教文化的未來呢?當今社會已進入“信息爆炸”時代,人類在宏觀上可以九天攬月,窮極“黑洞”天體,在微觀上可深入“誇克”內部並掌握了“克隆”技術,但人類對自身人體、人心的認識和改造、自我建設還處在不昌明、不發達的階段;下一個世紀,人類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很多,諸如世界和平、經濟發展、人口膨脹、環境保護

等等,歸根到底,是一個人類自身建設問題。在解決人類自身建設問題上,世界上的多元文化都會作出自己的貢獻,而東方文化包括佛教文化在內所起的積極作用將是不可估量的。這也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在歷史上,中國文化和外來文化曾有多次交流。從文化上說,其中交流融合最成功的,應算印度佛教文化與中國固有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它不僅帶動了佛教與中國文化相結合的全面發展,從而使佛教文化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它在交融過程中所形成的學術思想、修養方法、音樂美術、工藝建築、風俗習慣等等,已成為東方文明

的一個支柱,並與世界先進文化相協調發展,從而成為人類文明共同成果之一,以致外來各種文化在與中國傳統文化交流融合過程中,都有必要借鑒這次交融的經驗,吸取這次交融的成果。中國*“十五大”政治報告中明確指出:“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是疑聚和激勵全國各族人民的重要力量,是綜合國力的主要標志。它淵源於中華民族五千

年文明史,又植根於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具有鮮明的時代特點。”又說:“我國文化的發展,不能離開人類文明的共同成果,要堅持以我為主,為我所用的原則,開展多種形式的對外文化交流,博采各國文化之長,向世界展示中國文化建設的成就”。這都說明了作為中國傳統文化主流之一的中國佛教文化,與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

密切關系。解決多元文化交融和解決人類自身建設問題又是緊密聯系的。無論東方西方、中國外國,盡管語言、膚色、信仰有種種不同,但五髒六腑、生老病死、人體人心,都是相同的。本師釋迦牟尼佛為人類了脫生死這一大事因緣而示現八相成道,以般若、解脫、法身涅槃三德相表示常樂我淨涅槃四德性,這是人體人心極高升華徹底解脫的典范。

所以中西文化交融的結合和人類自身建設的突破口仍是人體人心。可以預見,中國佛教文化將為整個人類文明作出獨特的貢獻。

二十一世紀中國佛教文化的十大工作

佛法貴在當機而不為機所轉,中國佛教往何處去?就是佛教如何當現代之機而不為現代化所轉的問題。現代之機就是在多元文化之中如何解決人類自身建設問題,所以佛教當現代之機就要圓融出世以入世,走建設人間佛教的道路。對內要圓融大小乘,圓融顯密教;對外要圓融真俗谛,圓融世出世法。法法圓融而又法住法位,這就是圓滿的結合。圓

融大小顯密,就要四眾和合,律基十善,禅為法本,性明中觀,相顯唯識,教尊台賢,行在三密,歸屬淨土,宗尚般若。圓融世出世法真俗谛,就要圓通世明,教育四眾,興辦事業,資生奉獻,淨化人心,正法治世,莊嚴國土,利樂有情。只有圓融出世以入世,發揚菩薩道的精神,走建設人間淨土的道路,才能把中國佛教協會“六代會”加強佛教

自身建設,提高四眾素質”的決議落到實處,才能把佛教的信仰建設、教制建設、人才建設、道風建設、組織建設真正搞好。從佛教來說,解決好佛教自身建設是解決人類自身建設的前提和基礎。而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做好有關佛教自身建設的十件大事,這將涉及下一百年中國佛教的前途和命運,也可以說是二十一世紀佛教文化的十大工程。下一百

年工作很多,但下列十項將是最主要的。

一、培養跨世紀當現代之機的人才工作。特別是培養繼承傳統、面向當代、開拓未來、愛國愛教的僧才,這是佛教界第一位大事。其中包括培訓師資、編寫教材、興辦居士教育與興辦佛教大學在內。這是僧寶加持的建設。

二、新編大藏經工作。這是承前啟後、繼往開來的跨世紀的世界文化工程。這項工作將充分使用電腦化手段,對繼承、發掘、整理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遺產,推動中國和世界文化的發展,促進民族團結和祖國統一,培養人才和繁榮學術,都將發生深遠的影響,這將是當現代之機的佛教典籍的大結集。這是法寶加持的建設。

三、教制建設工作。特別是當現代之機的戒律和道風問題,這是當機而不為機所轉的關鍵問題,是不能丟掉和違犯的根本,如漢傳佛教的獨身、素食、僧裝籌,要把繼承和維護戒律的嚴肅性擺在第一位,以戒為師,是佛教自身的基本建設。這是佛寶加持的建設。

四、藏(藏傳佛教)漢(漢傳佛教)佛教融通工作。使藏傳佛教文化與漢傳佛教文化相互文融,促進藏漢民族團結,維護祖國統一。從教理上說,這將包括圓融顯密的工作。

五、漢巴(巴利語系佛教,即南傳佛教)佛教融通工作。使巴利語系佛教文化與漢傳佛教文化相互交融,促進我國信仰佛教的各民族的團結合作。從教理上說,這將包括圓融大小乘的工作。

六、唐密復興工作。以復興唐密為契機,進一步開展深層次的佛教修學和研究工作。

七、世明融通工作。佛法從來講“五明”,除內明本身是佛法外。其他各明都是世間法。現代科學的發展,使得哲學、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以及各個邊緣的學科日益昌明。“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科學愈發達,佛法愈昌明,世間法契入般若,就是佛法要破除迷信,昌明正法,要把般若灌入世間法,要使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這實質上

就是從理論上圓融世出世法的工作。

八、佛教資生工作。這是充分利用現代化高科技手段興辦佛教一切資生事業,包括繼承和發揚佛教優良傳統的農禅並重、慈善事業、文化事業等等在內,這實質就是從實踐上圓融世出世法的工作。

九、黃金紐帶工程。這是趙樸初會長多年來倡導並從事的中韓日三國佛教文化交流工作,應當繼承和發揚下去,並推而廣之,以佛教文化為紐帶,繼承和發揚佛教學術交流、友好往來的優良傳統,開展對外文化交流,取長補短,展示中國文化建設的成就。

十、世界佛教流通工作。這是促進佛教世界化、建設人間淨土的長期工作,也就是在世間范圍內實現釋迦佛教“成熟有情、莊嚴剎土”的偉大理想。

紀念佛教傳入中國2000年,這是“千載一時,一時千載”的歷史性機遇,我們殷切希望全世界、全亞洲、全中國的佛教信眾和一切關心中國佛教、熱愛中國佛教文化的人們,除了積極參加今年由中國佛教協會主辦、中國宗教學會協辦的系列紀念活動外,要滿懷信心,充滿法喜。

面向2000年後的中國佛教文化,作出自我建設的積極反應,積極投入十大工作的建設中去,把自我建設與佛教自身建設和人類自身建設三者結合起來,這才是歷史繼承性和發展性相結合的最好紀念。人類社會的發展總是積極向上、無限光明的,與之相應,佛教文化的發展也總是積極向上、無限光明的。讓佛教文化之燈世世代代相傳下去,讓佛陀的法音

常鳴,法//輪常轉,佛陀智慧之光普照人間!

以我功德力,如來加持力,及以法界力,普供養而往!

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長吳立民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