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方法師:無所依者不動搖
無所依者不動搖
      我們都在講修行,修什麽行?我們要解脫,怎麽個解脫法?這個都是重點。如果你連這個都不明白,你沒有把握住這個重點,你認為你在修行、作功德、有為法,那個都是有所住、有所取,注意聽喔!都是有所得喔,那個是不可能解脫的!執著身心為實,外在的環境、一切法當作實有的,那你什麽時候能解脫?一定必受後有!一定要明白,所以真正要解脫的人,這個理論一定要明白,這個根源處一定要清楚。我們修行就不會離開這個根本,以為拜拜佛、念念佛、求求佛、布布施就以為解決啦?不是呀。任何一個實有感的執著,不管內在還是外在,只要有所取著都不能解脫,要明白,這幾句話真的太重要了。
      “有所依者則為動搖,動搖者有所趣向,趣向者為不休息,不休息者則隨趣往來,隨趣往來者則有未來生死,有未來生死故有未來出沒,有未來出沒故則有生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純大苦聚集。”這個地方等於把佛法的根本,整個的組織起來了,讓你明白:你既然還有後有,繼續要來生死,那怎麽可能沒有生老病死?有生必有死嘛!痛苦煩惱就難免,“如所說句,無所依者不動搖,”照佛陀開示的正見說,你今天對一切法都不依著、不執取、不看為實有就不隨轉,“不動搖者得無趣向,無趣向者則有止息,有止息故則不隨趣往來,不隨趣往來則無未來出沒,無未來出沒者則無生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純大苦聚滅”這個等於把緣起法又講一遍啦。
      好,拘絺羅尊者這樣一講,“闡陀言:尊者摩诃拘絺羅!我供養世尊,事於今畢矣;”注意聽喔!這幾句話非常重要喔,這是一個覺者、一個清楚明白的解脫者才能講的話喔,(我們)要明白,他是肯定的、是明白的、自己內心很清楚的。“我供養世尊,事於今畢矣,”他不是不尊重佛法,他不是不尊重三寶,他很清楚!但是他知道因緣已盡。在法的上面他都很明白,他很清楚,他只是知道因緣已畢。他對佛陀非常的認定、肯定,所以他供養、尊重佛,他是了解的、清楚的,只是因緣已盡。“隨順善逝,今已畢矣”,我親近佛陀、供養佛陀到今天,因緣已經結束啦。“適意非不適意。”我很得意的、我很如法、很清楚的,不是有什麽障礙的。“弟子所作,於今已作;”作為一個弟子的該作的,我都已經作啦。這幾句話很重要。不是無奈的,而是很清楚的,我該盡的責任我都盡了,該作的我都作了,“若復有余弟子所作供養師者,亦當如是供養大師,適意非不適意。”不是在這裡起苦惱,不是在這裡有障礙,這裡我很清楚、很安樂、很自在,所以今天他的不想活下去,跟對三寶的淨信沒有關系,只是身體的部分——那個受而已,
      “然我今日身病苦痛,難可堪忍,唯欲以刀自殺,不樂苦生”這個地方要注意喔,他對於佛陀、對於法、對於清淨的僧團跟戒律他都沒有退悔。他是肯定的、滿心淨信的。今天要想死不是對三寶退悔、不是對戒退悔,只是因為身體的痛實在是很難受。我已經明白這個不是我,為什麽要執著呢,即使自殺死了也沒有障礙,因為他對佛法僧是具足,他沒有退悔,是清淨的。這個很重要喔!不能因為說闡陀自殺,我也來自殺,不是這樣子!如果你今天,佛法僧的淨信你都具足了,(或者)你證阿羅漢,但是因為種種的苦,真的受不了,想早一點結束,這個跟退悔不一樣,他還是堅持自殺。各位,這個地方的堅持自殺,也不是一般人能了解的,也不是一般人能體會的吧,跟世俗的無奈、退悔,想要逃避自殺是不一樣的。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