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方法師:正智不傾動
正智不傾動
      我們再看最後這個偈語,這個偈語是把上面的內容概括了。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樂覺所覺時,莫能知樂覺,貪欲使所使,不見於出離,”如果我們沒能發現貪欲、煩惱,被他綁著、被他轉的時候,我們就沒有辦法出離啦,
“苦受所覺時,莫能知苦受,瞋恚使所使,不見出離道,”前面是樂、貪,這裡講瞋恚,瞋恚的煩惱,被它束縛就不能出離啦,
“不苦不樂受,等正覺所說,彼亦不能知,終不度彼岸,”或者是不苦不樂受裡面,佛陀、正覺也是這樣講。一樣的,苦受也好、樂受也好、不苦不樂受也好,貪瞋癡也好,都一樣,在你沒有發覺他的時候,沒有看清真相的時候,被它束縛就不能出離了。
“若比丘精勤,正智不傾動,於彼一切受,黠慧能悉知。
  能知諸受已,現法盡諸漏,依慧而命終,涅槃不墮數。”
      我們在快樂的情緒裡面,如果你覺照它,你還看得到快樂嗎?我想只要有如實觀照的人,應該都很明白這個答案,這裡在講這個你在樂覺,你覺照他的時候,你是不可能體會到樂覺的。
      我們痛苦的時候,煩惱的時候,覺照它、看著它、覺知它,那個苦受就不見啦。不苦不樂的時候也是一樣的。這幾句話太重要啦,這個不就是師父提出的如實觀照的心法嗎?在這些偈語中,你們慢慢體會到為什麼要如實觀照,那個看字的奧妙在哪裡?就在這幾句話喔。
“若比丘精勤,正智不傾動,於彼一切受,黠慧能悉知,”我們如果是很用功的,很精進的、很精勤的,精勤在什麼地方?在正智、正念的觀照,那麼你就不會傾動,就不會動搖了,你有精勤,有用功的意思,你有全神貫注的意思,那麼你就不會顛倒。我們一般人用功就是有時間性:我早上坐一支香,晚上坐一支香用功,你作個早課、晚課用功,那其它的時間呢?
      所以我常常講,真正的用功是二十四小時不離的。什麼樣用功?如實觀照!所以我才告訴各位,我們在社會上的工作中:行、住、坐、臥,待人接物之中,時時刻刻不離開那個覺知,這個就是用功,在覺知、覺察中,他的作用是什麼?“於彼一切受,黠慧能悉知,”是不是這樣子?就有這樣的功能,也能夠見到真相!所以真正的用功是時時刻刻不離,也就是說活著就在用功,這樣的叫精勤用功。
      注意聽,不是我今天早上拜幾拜、念幾聲佛而已,那其它的時間呢?所以保持那個覺知,就是我講的看,就是如實觀照,時時刻刻不離的,那個才是真正的精勤喔,真正的精進喔!有的人不了解,一定要注重在行為的表象上,我有在禮佛,我有在拜佛、我有在誦經,其實覺知、當下不離,那個是真用功,不是表現在行為上而已,是內心時時刻刻的不離。雖然嘴巴沒有念,行為沒有拜,但是那個覺知的念頭不離,我們在行、住、坐、臥、待人接物之中都是這樣子,這個才叫真精勤用功,所以真正在精勤用功的人,正智不傾動,就會保持在正智、正念中,不會動搖啦。
      我們一般人也許覺得很難,時時刻刻在觀照中很難,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動很難。其實我已經點了很多次,一點都不難。我已經講過了,過去的已經過去啦,未來沒有到,活著只有當下!二十四小時也是只有當下,三百六十五天也是當下,現在你們聽我說法的當下,保持正知正念難不難?不難!那其實生命只有當下嘛,那這個時候不難,那不是永遠不難嗎?一樣啊!所以不要以為我講二十四小時,活著都在觀照。你們說:‘好難,那怎麼可能?我會跑掉!’
      注意聽喔,如果你注意你是活著,這樣難不難?(覺知)你現在不是死人,你是活著這樣難不難?(覺知)我不是死人,我現在活著,那樣這有困難嗎?知道你現在是活著,這有困難嗎?知道你現在還活著如果沒困難,那麼跟覺照不是一樣嗎,跟覺知不是一樣嗎?你現在起,注意你是活人不是死人,只要你是活著,那活著就在觀照,這樣知道意思吧,那這樣難不難?那不難。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