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參法師:息災法會圓滿開示
息災法會圓滿開示
夢參老和尚
    
      四眾道友,大家好!我們這個因緣斷了很久了,因為我老、病相纏,現在借著這個因緣,就是佛所說的:“道不孤起,仗境方生。”仗著什麼境呢?我們知道在這次結夏安居的時候,咱們國家發生了一件大事:四川汶川地區大地震。一切事物都不是沒有因、沒有緣的,因為一切法都是因緣生的。地震是突然來的,因為我們沒有智慧,其實不是突然的。在七十年代,我在這個地區住了三十多年,唐山大地震時,這個地區也發生大地震,因為沒有死什麼人,就沒有報道,所有報道的都是唐山。這個地區在理縣,也有現在的綿陽、德陽、簡陽、都江堰,也發生八級大地震,沒什麼報道,因為沒死什麼人,都是那些靠西藏邊疆地區。我記得那時在綿陽和德陽之間,有兩三個月不能在房裡住,樓天天在搖晃,不是一天兩天,一直有一兩個月。為什麼那次沒有報道?也許人家報了我們看不到,我們只是聽到唐山大地震。    
      這次為什麼報道了?這次傷的人員很多,其實這次傷的人也沒有唐山地震傷的人員多。因為這個時期,國家形勢不同,環境變化了,國家富有了,力量強大了。大家看看救災的情況吧,再回憶一下唐山大地震,那時還沒有我們普壽寺,也沒有做這個回向,這次大地震,我們為了對國家、乃至於對人民,就是仗這個境而生起來佛七。起地藏七,一者消我們自己的災難,二者給受災的人民求幸福,這就給我們驗證打七時間效果如何。從什麼來驗證?從我們自心來驗證。結夏安居大家念《地藏經》,念的這一個多月,每位道友回憶一下你的收獲,你的收獲就是你所回向的收獲。你感覺如何啊?這個含義就是你把你所修學的功力,貢獻、供養給別人,貢獻給災區。
      我從這個體驗,從我個人的經驗,剛才為什麼舉三十年前七十年代的地震?這次地震和以前地震完全不一樣。那時地震國家在困難時期,唐山大地震沒誰去管,現在為什麼全國的力量救災?乃至於空投人員,動員全國的力量來救災?把災難縮小的了,雖然是受災了,把那災難,應該受一百的,應該受一百的,只減剩了十分,災後學生也能復學了,生產也能再生產了,這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在我這一生當中,那個地方兩次發生大災難了,前者和後者完全不一樣,那個時候國家的情況沒有力量,現在用直升飛機救援去,從地底下掏出好多人,救了好多人,好多奇跡都出現了。說明什麼問題?雖然是同樣的災難,所受者不同,中間有轉化。當然佛教說定業不可轉,但是我們修行的功力,是三昧加持力,重罪輕受,本來還該受很嚴重的,因為減輕了,就輕受了。
       這就是我所能想到的,這就是業力的轉化。一是我們修行的功力,念佛念經的殊勝力量,能夠轉化,但是轉化情況不一樣。佛在世的時候,琉璃王殺釋種,佛的弟子都是有大神通的啊,能不能制止呢?目犍連尊者他就想轉化,佛說:“你辦不到,不但你的力量,我的力量也辦不到。”為什麼?因為眾生的業力,比我們的道力還強大的多。目犍連尊者不相信,他就選了釋種中的五百個童男,五百個童女,裝到他的缽裡,送到忉利天上去。琉璃大王殺四眾的災難過後,目犍連尊者把缽取下來,五百童男童女化為血水,佛說:“如何呀”?這就是業力不可轉。
      業力不可轉,那我們又有什麼力量加持別人呢?那就看你的道力了,可以把重罪減為輕受,或者是轉他的來生,同時驗證每一個人的心之所向。我從電視當中看到,當地震來了,學校的學生沒跑出去,全壓下去了,中間有個九歲的同學跑出去了,他一想不對,我的同學都沒跑出去,他又跑回來救助同學。有的老師跑得快,跑了。我內心裡想:一個九歲的孩子,他能想到他的同學,一個教學生的老師,他只想到他自己。
      我們出家的道友們,我們經常說發菩提心,發菩提心就是救助別人啊,大悲心嘛!但平常不容易顯現,當災難來的時候,災難當頭,或者困難現前,你是想到自己啊,還是想到別人?
      我們道友經常發大悲心、發菩提心救助別人,那麼在這結夏安居的時候,寺委會討論,要對災區祈禱做貢獻,辦個災法會念《地藏經》。那麼每個道友你所貢獻的力量,你自己心裡明白。就在這一個多月你念經的時候,你感覺你的功力如何?有沒有力量給別人?達到沒達到加持別人的力量?因此呢,要觀照自己的功力。這個為什麼要檢討一下呢?本來念經念功德圓滿了,那你應當回想回想,你在一個多月當中,你同這些受災難的道友、人民,共患難沒有?你想想你念《地藏經》的時候,念經讀誦大藏經的時候,打沒打妄想?想沒想把我念經的功德力量供養給他們,減少他們的痛苦?這個災難只是說生命災難的完結,但是未來的災難還很多,象那些孩子們,父母沒有了,自此變成了孤兒,一直到他長大成人,這種印象在他的腦子裡頭,能夠磨滅掉嗎?從他心靈上的壓力,和已經死了的人,他們的靈魂,我們學佛的人知道他靈魂沒有消滅,為什麼他受了災難?在劫難逃。 
    在四川,這個歷史很多,不防給大家講一個歷史的故事。諸葛亮七擒孟獲,《三國志》,大家可能知道這個歷史。那時候在西昌,就是現在的攀枝花大鐵礦,也是發射導彈的基地,發射衛星都在西昌。現在的西昌,不是諸葛亮建造的那個西昌了。那時的西昌,離現在這個西昌四十華裡,叫建昌道,個建昌道的道台衙門被地震震下去了,陷下去變成海,叫瓊海。如果你到西昌去旅游,好天氣可以看到原來建昌道在地底下的街道,那個海方圓四十華裡,現在是旅游區。
      有碑記載:在地震發生之前,五六天的時間,天天聽見地下有吼聲,就有人催促說:“時間到了”,有人答復:“時間還沒到”。為什麼?說:“一個沒進去,一個沒出來”,誰也不懂得這是什麼意思,就是不震,就聽見地下呼呼呼呼響。這一天,一個郵差進來,那時郵差都是騎著馬,一個送信的出去,一個出去,一個進來,進來的進來了,出去的剛出城,地震了。地震的時候,地陷下去,從地下冒水,就把郵差淹了。這個時候人們才知道,頭幾天喊“一個沒進來,一個沒出去”,說該死的沒進來,不該死的沒有出去,後來人怎麼知道的?人家立了碑,碑上就刻的這段故事。
      所以說地震是有一定因緣的,也不會多淹死一個人,也不會少一個人,每次地震都有這種情況。唐山大地震之後,隔了一、二十年了,我到法源寺,又回到佛學院教書。看門的一個老和尚,我們倆閒聊天,他就跟我講,他說:“我這個命啊,真是撿來的啊,佛菩薩加持的”。他沒多少文化,但是他一心念觀世音菩薩。“就是觀世音把我救了”。我聽著很奇怪,想聽聽觀音菩薩怎麼救的他。他在唐山大地震的時候,那時候不准當和尚了,廟就被國家給沒收了,他就到了一個工廠裡當工人。當工人的時候,地震後,一個石柱和另一個石柱相撞,沒塌下去,那他呢,就呆在兩個石柱的中間,一呆呆了十七八天,也沒死,有時候順著石頭上流著的水他就舔著喝,等人家重建清理的時候,清到這兩根柱子的時候,發現還有一個人!摸摸看他鼻子還出氣,就把他送到醫院去治活了。治活了後國家問他的意願,他說:“我以前是和尚,現在還想當和尚”。這個候法源寺已經恢復了,就把他送回到法源寺。他沒文化,就在那當看門的和尚。我們一般說是佛菩薩加持,但我們也可以說他命不該死。這就說:該死的死了,不該死的能活。所以在這回,在地底下埋的人掏出來很多。大家看看報,將來可能會看到因緣。
      這就是我們佛教講的“因果論”。因果能轉不能轉?不能轉我們信佛又有什麼用?學佛又有什麼用?如果因果能轉,能轉了還有因果?沒有了啊。做壞事的也不受報了,做好事的也得不到好果了。這個怎麼理解它?如果不能轉的話,現在我們這些道友們的出家,難道你們沒有因緣嗎?都有因緣吧?都能轉吧?十九歲出家,現在三、四十歲了,有的四、五十歲了,有的呆普壽寺從出家到現在一、二十年了,難道你社會因緣沒有嗎?這就轉了,能轉。能轉了為什麼沒成道業?不是說意外事故死亡,那就是還沒轉動,不能轉。古來人打個比喻,二水相投,一是冷水,一是熱水,如果冷水多,熱水少,二水摻到一起,所以還是涼的。如果你熱水多,冷水少,兩個水摻到一起,那水就是熱的。所以學佛了之後,你修行的力量有好大,不但能轉動自己,還能幫助別人。
      你沒得力量,菩薩有這個力量,所以我們念《地藏經》,這麼大的業,我們轉不動,但是菩薩能轉,所以我們念《地藏經》,求地藏菩薩轉。地藏菩薩以他的道力,來轉我們的業力,我想這個大家都有經驗吧?人家求我們,他不修,在家道友求我們轉業,那我們幫他念念《地藏經》,他所求的得到了,都是菩薩加持他了,你是個介紹人,你就給念《地藏經》念的他這個轉好了。
      我們這次的打結七,大家就作如是觀。七還沒有完,希望我們每位道友繼續在念經。災難沒有消完,為什麼?現在汶川地區、綿陽地區、都江堰地區,還有很多人在災難當中。我們得繼續讀誦大乘經典,請菩薩讓他們得到幸福,真正的能改變他們一部分,這算我們做到了。但這還不行啊,還沒有成道啊!現在我們很多地方,需要我們大家努力,怎麼努力呢?致心誠懇的回向。所以我們五台山,有很多的事情,我們大家是不知道的,我們可以念經,回向現在所處的環境,讓它吉祥、幸福,求文殊師利菩薩大放智慧光明,讓我們大家都能夠在這裡安安心心的修道,安安心心的把我們的建設完成。
       我們距離成道的道路還遠得很呢!我們僅僅是初步入門而已了。我個人對我的生死沒把握,現在老了、病了,就轉不動了,不能叫它不病,不能讓它不老。本來跟大家定的發願給在這結夏安居講《楞嚴經》,結果障難出來了,這種障難是內障,不是外障。我沒這個福報,沒這個道德再繼續講《楞嚴經》,同時自己安慰自己:哎呀!《華嚴經》都講完了,入了法界了,《法華經》都講完了,成了佛了,大家都成佛了,聞到《法華經》都成佛了,難道還沒完成嗎?沒有。有的時候自己也是妄想紛飛,想到做的可以了,因為有這個思想,老病了,就不想講了,如果沒這個思想,如果以前的思想是我的任務沒完成,是因為沒人成,為什麼生死還沒了?力量還不夠?
      回憶這事,就是講《楞嚴經》的障難,年齡不是限制,還是自己的心。就是在我自己檢討的時候,沒能夠和大家一起學習《楞嚴經》的時候,障難我自己檢討,產生在哪裡呢?懈怠。精進呢,沒有自己的生命,也沒有什麼衰老。所以佛教導我們,《起信論》上講,馬鳴菩薩造的:一念不覺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就在境界做緣長的六粗現象,什麼呢?就是執取。執著取捨,因此障難就出來了。人呢,生老病死的過程,誰也免不掉的,這是定業,若我們用功修行還是能轉的。
      每位道友,如果你個人有什麼障難,所求的達不到,你就回顧自己,多想到責備自己,千萬不要生私心雜念。當你念頭一錯了,業障就現前了,業障現前了,你修道的時候就會發現障礙了。因為你所經歷的,都是在你的信仰當中。現在我們信心不夠,我們講《大乘起信論》的時候,入信位的菩薩是什麼樣子的?回顧我們在一個月念《地藏經》,我們並沒有跟地藏王菩薩結合到一起,我們怎麼辦呢?希望大家加倍的努力,因為災難地區,不止那個地區了,第一個災害完了,還有第二個災害呢!第二個完了還有第三個呢!災害是無窮無盡的。我們修行,念《地藏經》,請地藏菩薩加持,乃至把我們自己的自心,變成地藏,這個不是簡單一句話,實際我們的自心,即是地藏,不假地藏菩薩的力量,以我們自己的力量來利益眾生。現在我們結夏安居才過了一個月,還有兩個月呢,希望大家繼續努力。
       今天我就勉強跟大家講這些了。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