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持戒精嚴 臨終瑞相往生按此在新窗口浏覽圖片

清貴尼師火化後的翡翠色捨利花)

文/釋淨殊

四川省安岳縣文昌寺住持、比丘尼釋清貴,俗名黃安秀,1924年出生於四川省安岳縣周禮鎮。幼年隨父母吃素念佛,七歲在上禅下莊老和尚座下皈依,因為信仰佛教,不顧人們譏笑,一直獨身素食。為了生活曾做過臨時工,務過農,還做過小生意。落實宗教政策後,1988年在安岳縣文化鎮清泉寺上成下重法師座下剃度出家,法名清貴,並往五台山求授沙彌尼戒和菩薩戒;為了更能精進修學,1990年在新都寶光寺求授三壇大戒。為弘揚佛法,向四川省佛教協會申請將周禮鎮文昌宮作為佛教道場,命名“文昌寺”。得到批准後,她把自己多年的積蓄悉數捐出培修文昌寺。曾到樂至、資陽、遂寧、成都、重慶,以至遠赴五台山、峨嵋山、九華山、普陀山等地,一面參學,一面募化。共得四十多萬元,全部投入寺廟培修。

1997年朝普陀山,怕船上吃素不方便,在重慶慈雲寺撿了兩籠饅頭,一直吃到普陀山上。回四川時饅頭已吃完,因怕船上賣的饅頭不干淨,在船上竟餓了四天四夜,腳腫得行動不便。師父一生持戒精嚴,深受信眾崇敬。收剃度弟子四十余人,皈依者千余人。使不少精神病患者得以復常,大家私下稱她為“清貴觀音”。

2001年4月發現大便經常出血,到成都華西醫院檢查,醫生懷疑是直腸癌,建議住院觀察,准備做手術。因當時寺內正在修天王殿和念佛堂,她第二天便找到醫生說:“我既得癌症,反正開不開刀都是死,還浪費那麼多錢在我身上,不是太可惜了嗎?還不如把它留給寺院。”她沒做手術,便返回了寺廟。

2002年正值師父病情嚴重的時候,寺廟只有我一人留在師父身邊,她仍不顧自己年老病苦,將我送回重慶佛學院本科班繼續深造,還對我說:“我一定會等到你回來”。2003年不負師望,弟子用優異的成績取得了畢業證。師父高興地說:“我終於為安岳縣佛教界培養了人才”。農歷十月初四“天王殿”開光後,師父的病情開始惡化,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輸點安基酸。2004年前三個月,師父就只喝米湯和吃冰糕。

在圓寂前三天,即5月11日(農歷三月二十三),昌臻老法師了解到家師病情嚴重,就通知安岳縣助念組來助念。他們請示師父說:“我們來幫助您助念,您高興嗎?”師父點點頭說:“高興。”大約在十點鐘左右,家師微笑地說:“蚊帳上有一朵蓮花金光閃閃,”接著她又說:“大家先去休息吧!我今晚還不得走。”第二天即5月12日(農歷三月二十四日)早晨,五點鐘開始念佛,由於生前的願望一直是想到樂至縣報國寺往生,只因當時身體極度虛弱,沒辦法滿足她的心願,曾一度生起煩惱,後來逐步消除。在這個時候我轉達了昌臻老法師對她的關心和希望。並對她說:“師父,弟子希望您能夠在文昌寺往生,給眾生作個榜樣,能夠弘化一方。”師父於是點點頭,開始專心念佛。

5月13日(農歷二月二十五)家師向她俗家侄女交待說:“你要親手把我胸前的東西交給淨殊,我所有的東西全部是廟子裡的,你們不能動一分一厘!”下午三點過,她要求沐浴後,坐在涼椅上一心念佛。這時候有居士問:“師父,您見到阿彌陀佛沒有?”她點了點頭。居士又問:“你怎麼還不去?”師父說:“時間還沒到。”她又繼續念佛,到七點二十五分安詳坐化。在病中我抱她時,四肢僵硬,往生後十二小時頭頂濕熱,四腳柔軟。為了滿足師父之願,在安岳助念兩日後,送往樂至報國寺,繼續助念至七日。火化後撿得光潔圓形堅固子73顆,翡翠色捨利花數朵,白色完好的牙齒24顆。贊曰:


自幼長齋念佛,童貞虔誠入道;
清修守戒精嚴,末法難行能行;
深受信眾敬仰,私稱清貴觀音;
願心終勝業力,臨終安詳往生;
肢柔頂暖瑞相,捨利示征後人。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