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不虛此行緣起
很久以前就看過山西小院的光盤,看過之後也感覺很好,但是自己卻從沒有往心裡去。以後的日子裡也向別人建議誦地藏經、看小院光盤,但是別人受益了,而我根本沒有在意這事。
2008年8月份,我是為了親戚有病才上網查找小院的網站,就和負責天津地區的黃居士取得聯系,並參加每周的放生活動。在放生中聽到師兄們講小院打七的種種受益情況,就把這事和我的朋友們講了,沒想到他們善根、福德、因緣非常深厚,知道後馬上有8名同修立即報名,參加了2008年9月1日第三十六期的打七活動,回來之後個個法喜充滿非常受益,只是遺憾我沒有同去。11月份我就迫不及待的報名春節的名額,可到了臨近車票非常難買,有幾次都打退堂鼓了,心想要不等有機會再說吧,我的朋友們都知道我要去小院打七,紛紛給我打電話詢問買票的情況,包括放生的師兄們也幫忙找買票渠道,因為是春節期間還是沒有買到,這時老公說不管多難我也成全你的心願。果然很順利的買到車票。在此非常感謝所有關心我此次到小院打七的朋友們,沒有你們的關懷,不可能成全我小院之行。
打七期間的種種感應
到達小院已是大年二十九的下午五點多鐘,早來的師兄已在佛堂誦經,我把東西放到宿捨裡就迫不及待的走進佛堂,自己也趕快拿起經書跟著誦,剛誦一品多就開始惡心想吐,頭部發暈身體發熱,心想這裡真的有感應,平時我是屬於非常麻木的人,記得臨來時黃師兄還跟我說:“小院道場佛菩薩的加持力非常強,你到那裡要多誦經、多拜忏。”我也覺得此次去小院機會非常難得,也表示要珍惜。誰知道當自己業力現前的時候身不由己。
從大年三十這天開始,我們就按小院打七的要求誦經拜忏,我從打七第一天起到結束只要繞佛或追頂念佛,就隱隱約約的感覺頭部麻酥酥的往上走,我知道這是佛菩薩開始在超度與我有緣的眾生。白天誦經時我一部經也跪念不下來,拜忏總想快點拜完,一直心不在焉。第二天就止不住的開始打嗝,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打七的第六天,才開始慢慢停止。聽主七的老師講這是好現象,是佛菩薩在幫助我消除業障。第二天晚上念佛時,仿佛看見桌上供奉的地藏王菩薩好像也在跟著追頂念佛,我眼稍微有點近視怕看錯了,於是就伸長脖子又看了看沒有動,只要稍微離遠點地藏王菩薩就好像在跟著大家一起追頂念佛。我心裡非常的高興,地藏王菩薩的笑容是那樣的慈祥可親。誰知在第三天晚上繞佛時我再看菩薩的臉可就不一樣了。第三天晚上的主題是發露忏悔,我心理很矛盾,在這麽多人面前講自己的種種過錯嗎?真的是太難了。心想到時看看別人是如何忏悔的再說。在晚上追頂念佛時,我是跪在面對地藏王菩薩聖像的右邊,抬眼一看菩薩的表情怎麼是要流眼淚的樣子,我不知怎麼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輕聲的抽泣控制不住,我知道這是菩薩在憐憫我,仿佛告訴我:事到如今還不知忏悔嗎?非要等下地獄在孽鏡台前,幕幕呈現,件件不遺不得不伏首認罪嗎?當時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支持我一定要在今晚當著大眾的面發露忏悔。
地藏經上說“若遇網捕生雛者,說骨肉分離報”。我很小的時候父母雙亡,一直認為老天不公,接觸佛法後才明白自己宿世殺業就重。小時候身體非常不好,別的小朋友有病馬上就會傳染給我,記得小的時候最怕沒有陽光的日子,那樣身上就會出荨麻疹,而且非常可怕,因為別人很難再看到我的本來面目,癢痛的恨不能把身體抓爛,這種現象斷斷續續的持續了好幾年,以致到現在我一聽誰在出荨麻疹就渾身難受。在有病的期間又造新的殺業,因有病需要休息,也就不到學校上課,然後閒的無聊就開始用水澆螞蟻、或堵螞蟻窩。無數的生命毀在我的手裡,它們豈能善罷甘休。1976年地震時我剛上初中,有一段時間每天上課時就渾身痛,沒有力氣,下午回到家睡上一覺就感覺好些,這種現象是隔天出現,持續將近一年,因我無父無母是在親戚家長大,所以一直忍著不敢說。等到參加工作之後也總是病痛不斷,現在才知道這都是因我多生多劫積累殺業造成的結果。
最可怕的現世報還在後頭那,因我身體不好,懷孕的時候一直吐,所以孩子一出生身體較弱。由於我自小缺乏母愛,所以對女兒格外疼愛。看著女兒去幼兒園哺乳室總是有病,於是在她11個月大的時候,我突然冒出一個非常惡毒的想法,我要是能休一個產假,不就可以休息15天在家照顧女兒嗎。當時不知道自己造了一個巨大的殺業,為此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產假期間一直躺在床上爬不起來,也沒能照顧女兒,上班的第一天子宮就開始出血,而且緊走2—3步左腹部就疼痛難忍,喝了近百付湯藥,西藥就更不用說了,每年子宮會莫名其妙的出血,醫生說有炎症,可是化驗結果出來又不是像我的症狀這樣厲害,最嚴重的時候,我把兩條腿舉到牆上倒躺著,心想這樣血就不會再流了,每天光吃藥就飽了,那種痛苦的日子現在想起來都可怕。婚後我墮過2次胎,到現在我依然承受著痛苦的果報,雙膝關節炎、骨刺、頸椎病、脊椎變形、腰部有陳舊性骨裂、椎管狹窄、腰間盤突出、腰部鼓出一個大包。在此奉勸朋友們珍愛生命,尤其是女孩子千萬把握住自己不要墮胎,要相信因果報應,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我從十不善業逐條忏悔,沒能等到說完我已痛不欲生,淚流滿面。成長到現在我是第一次如此細致的剖析自己,才感覺到我的種種不善行為還配做人嗎?表面上是披著人皮,其實神識早已下地獄了。光目女母只是唯好食魚鱉之屬,以殺害毀罵二業累墮大地獄,而我的業力超過她千萬倍,還能不明白命終之後去哪裡嗎?萬幸的是我還有一些善根遇到了佛法,遇到了山西小院這個腳踏實地的修行方法,我還有救。忏悔後我心理從沒有如此的輕松過,如釋重負。罪從心起將心忏,心若空時罪亦亡,心亡罪滅兩俱空,實則名為真忏悔。
放生的那天早上起來,我身體感覺很難受,渾身酸痛頭也痛,走路沒有力氣,早飯也懶得吃就回宿捨睡覺了,心想一會要是不好受就先不去佛堂誦經拜忏了,沒想到大慈大悲的地藏王菩薩出現在我的夢中,夢裡他老人家是那樣的莊嚴神聖,火紅的袈裟被風吹的飄逸之極,我向他老人家大拜下去。剛一睜眼就聽見走廊裡有師兄在喊“阿彌陀佛,誦經了”。我猛然感覺到是大慈大悲的地藏王菩薩怕我懈怠給我一個示現。感恩的心由衷升起。
可是到了佛堂誦經時,妄念紛飛,注意力怎麼也集中不起來,好像大腦都不受自己支配,看到別的師兄們都能跪誦好幾部經,自己非常慚愧,在一個13歲的小師兄帶領下自己才勉強的跪誦了一部經。拜忏時就更別提了,總想著快點結束,當聽到帶領拜忏的老師念到“南無釋迦牟尼佛”時,心想拜了一多半了快結束了,每次都是這樣,直到有一天下午在拜忏剛開始,我就告誡自己不能白來,一定要集中精力好好忏悔,剛一起念拜到第4-5拜時,我就忍不住快速跑出佛堂到衛生間嘔吐,(佛菩薩又在幫我消除業障)放生的時候我的眼淚一直止不住的在流,心裡默默的念著回向文:“願以此所放生之功德,回向弟子累生累世的冤親債主,歷代宗親。祈請南無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薩慈悲作主,超拔他們,令業障消除,離苦得樂,往生淨土。弟子真心求忏悔”。我一直在祈求佛菩薩的加倍,願無始劫以來被我傷害的眾生,快速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放生回來我感覺身體更加痛苦,突然發燒38°,並且感覺有一座大山壓在我的身上,腳下好像拖著沉重的腳鐐,艱難的走著每一步。聽小院的師兄們說放生回來應感覺是很輕松的,可我的感覺是痛苦萬分,此時明白自己的業力有多大。主七的老師說放生回來是二部經、二部忏一起做,這樣對超拔有緣眾生是非常有效的。誦經時我倚在牆邊眼睛無力睜開,勉強的跟著誦經,其實大腦一直在想著身體的痛苦。拜忏時又想著溜號,主七的徐居士非常慈悲,怕我錯過這個好機會到處找我,在走廊碰到冉居士,我痛苦的和她說:“我發燒很難受”,其實心理是不想去拜忏。就聽冉居士說:“快去,地藏王菩薩正在給你治病那”。我趕緊走進佛堂隨眾拜忏,每一次拜下去就好像地獄的眾生在掙扎,那種痛苦不是語言能夠表達出來的,心想今天就是死也要死在這裡,總比下地獄強。最後一拜剛起來,突然從後背上半截有強烈的麻酥酥的感覺一直往上走,心裡慚愧至極,感謝地藏王菩薩對我的厚愛,一直在超拔這些苦難的眾生。
轉過天來,我的精神狀態非常之好,身體很輕松,所有的同修都替我高興,我自己也是法喜充滿。心裡非常感謝山西小院的發起人,為大眾提供了一個正信的修行場所。當我知道發心組建小院道場的人,就是昨天在走廊裡見過的冉居士,我忍不住跑到她的辦公室給她頂禮一拜,眼前站著的是一位非常普通的中年婦女,有誰知道這就是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薩的化身。包括每天為我們做飯、打掃衛生的義工,都是佛菩薩示現在幫助我們成就的。自己總是對寺院供奉的佛像虔誠的禮拜,到那裡總希望能見到瑞相,或是祈求佛菩薩給我示現什麼,從沒有注意過身邊的人,其實佛菩薩無時無刻不在我們身邊,示現成各行各業的眾生,只是自己的污垢太重,無法顯現自性的光明,不能和佛菩薩感應道交。在此再一次向冉居士以及護持小院的所有義工頂禮三拜,隨喜他們的功德.
29日中午追頂念佛時,又感覺後背有麻酥酥的感覺往上走一直到臉上,這時我在心裡就和他們溝通:“你們走吧,別在這和我一起受罪了(這時我已淚流滿面),你們早點到西方極樂世界,好回來度我。你們別再怨恨,這樣我們都不會好的,我們都早點成為蓮池海會佛菩薩該多好”。我又對被墮胎的孩子說:“我非常疼愛姐姐,如果你們活著我也會非常疼愛你們的,可我當時真的不懂這是在殺人,你們別再記恨我,我知道我錯了(此時我已失聲痛哭)。就在這時我非常清晰的感覺到,在我的左脖子上有一滴水滴滴下來,我第一反應就是我墮胎孩子的眼淚,他們在哭泣。當我在走廊裡向徐居士和冉居士訴說此事時,我再次忍不住放聲大哭悲痛欲絕,我感覺五髒六腑都被掏空了,一點力氣都沒有。這是我在哭嗎?這是二個嬰靈在哭泣,二十多年來它們的神識漂浮不定、無依無靠,今天終於聞到佛法了;終於等到母親真誠的忏悔了;終於有被超拔的機會了,真誠的祈請地藏王菩薩令他們業障消除、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打七的感想
通過這次去山西小院打七,使我平時漂浮不定的心有了踏實的感覺。發現學佛來不得半點虛假,必須腳踏實地從基礎做起。就向冉居士給我們講的要定位准確,關鍵是找到適合自己的修行方法。以前總認為自己還有些善根,也看了一些佛教書籍,好為人師,容易起我慢心,到了小院才知道自己是十足的業力凡夫。佛在講每部經都是對善男子、善女人說的,我自認為也誦了幾部經,卻從沒有注意這句話,誦經時只是有口無心裝模作樣,其實是自己騙自己。善男子、善女人的標准是淨業三福,我連十善業都沒有做到,怎可能往生西方。平時總懷著僥幸心理,認為念念阿彌陀佛聖號,到臨終時他老人家就會非常慈悲的接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記得在去小院前一個多月,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我就要往生,女兒走過來要哭泣,我告訴她不要哭給我念9個小時佛號,不要障礙我,這時在我右前方出現一個陽台有二層樓高,站著一對老夫婦,好像問我西方極樂世界的事情,我在給他們講解時,心裡起一念“走”,這時身體就騰空而起,我一直在念佛號,身體一直在上升,真可謂一心不亂,這時發現自己腳下沒有蓮華,也看不見阿彌陀佛的的身影,心裡就問自己:“你全都放下了嗎”?我告訴自己:“我放下了”。可是四下觀望卻看不見阿彌陀佛的身影,當時還想是不是沒到時間,身體馬上回到地面。在小院通過和冉居士溝通,我才明白西方極樂世界是諸上善人聚會一處,是善男子、善女人具足往生資糧才可去的,不是阿彌陀佛不慈悲,是我們沒有理解“如來真實義”。為什麼這麽多人念佛,而真正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卻很少,“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我對這句話稍稍有了一點認識。打七期間出現許多感應,不是用文字能夠表達出來的,也是我沒有想到的,此次去小院打七真是不虛此行。感謝大慈大悲接引導師阿彌陀佛、感謝大慈大悲大願地藏王菩薩、感謝冉居士及山西小院所有護持義工。(頂禮三拜)
人身難得今已得
佛法難聞今已聞
此身不向今生度
更待何時度此身

天津 果廣居士 (女 46歲)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