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金剛棒喝打完七,幾位師兄一起在東湖上游船,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忏悔、感恩、喜悅交織在一起。幾位師兄還在船上開玩笑,我們的小船不就是山西小院寶筏嗎?
業力真的很強,自己一直比較懶,行動力很差,做事情猶豫,打完七好久了,才動筆寫日記。
由於長沙離武漢不遠,得以在工作之余,常來山來小院武漢道場。來小院好幾次了,每來一次小院,對山西小院理解一次比一次深刻。可能是和地藏菩薩的緣比較深吧,來小院緣由,真的很奇怪,我就在網上看了一條打七的信息,我都沒看明白是打什麼七,就背個包跑過來了,那時連六部曲是什麼都不知道。第一次剛打七時,還一直執著淨空老師提倡的《第子規》、《感應篇》、《十善業》,夜深人靜時,在樓頂上和一位師兄請教六部曲時,聽到木魚的聲音,第二天問師兄,沒有人敲過,我就知道了,其實六部曲和老法師提倡的一樣,是自己太分別了。
很喜歡交流會中的忏悔,別人哭,我也跟著傷心。師兄們的忏悔,都很慈悲,用自己真實的經歷,讓我最真實、最鮮明的明白因果不空,因果是多麼可怕。剛強的心難以融化,聽到師兄的忏悔,心都被震動,但是輪到自己忏悔,總是很不情願,很表面,藏的東西都太多。
殺:真的很愚癡,以前都覺得自己殺業不重,一直都生不起忏悔之心。 這次打七第三天的交流會上,當光盤裡播放,一只羊的腿被鋸斷時,感覺就是自己的腿被鋸斷,心裡特別痛,特別害怕;有一只小狗被剝了皮,還在睜著眼睛看這個世界,此時不知道它心裡還在想什麼。我心真的很難過,心一陣陣的痛,心揪得很緊,仿佛自己被殺。此時,渾身發冷,牙齒不由自己控制的敲動,身體也在大幅度抖動,我知道冤親債主在身體裡起作用了。到了最後三天燒皈依證時,體內冤親債主特別激動,仿佛等皈依證等了千百年。每次燒完了,都要大哭,哭得非常淒慘,都是連哭帶嚎叫。是啊,你們太苦太苦了,得到了皈依證,就可以在四處道場裡修學,終於有一天可以走上覺悟大道了。從小殺業就很重,在農村長大,還沒讀書就學會了釣魚,到現在,都不知道殺了多少魚了。小學龍蝦很多,我都記不得釣了多少,或殺著吃了,或拿去賣了。到了初中,就晚上去捉泥鳅、黃鳝,那時每天晚上都去捉的。到了大學,一次一只老鼠跑到我床上,寒假來了,我很生氣,和我同學把門關起來,把老鼠逼得無處可逃,活活打死。
盜:從小就喜歡占小便宜。特別是讀大學時,牙膏用完了,都不買,都用同學的;飯卡吃完了,都吃別人的。還經常跑到高中同學那,混吃混喝。給老師買東西時,還要占幾百塊錢的便宜。
淫:每次忏悔到淫,總覺得難以啟齒,都輕輕帶過。惡業不除,心難以干淨,裝毒藥的瓶子, 毒藥不倒干淨,裝上再好的蜂蜜,也是有毒的。淫是我一個很嚴重的惡習,以前還愚癡到不知悔改,總覺得自己比起同學,身邊的朋友要好得多了,比社會上的人這個毛病要輕很多。佛菩薩慈悲,直到有一次善知識一眼就看出了,我的邪淫非常嚴重,說出了種種不是,後果是導致自己身體很差。當時我萬分詫異,這個我自己不說,別人怎麼會知道呢。怎麼終於被人看出來了,藏也藏不住,佛菩薩騙不過,天地鬼神也都知道,只是自己騙自己。那次我徹底說出來了,說出來後,整個人都輕松了,第二天口裡上的火就好了,口都不痛了。是啊,以前自己一直都藏著,越藏著虛火就越嚴重,三天兩頭就上火。從小邪淫就嚴重,從讀初中開始的邪淫,到大學時最嚴重,還在寢室經常一寢室人看黃色東西,而且黃色的光盤大部分都是我去租來了,不知那樣造了多少業,害了多少人。甚至大學畢業前,還和一個同學一起跑去按摩。
口業:惡口、兩舌、妄語、绮語。非常嚴重的毛病,總是一時圖口舌之快,嘴不留情面,特別是和別人發生爭執時,總是把別人最痛的傷疤揭開,不知道傷害多少人。這裡向傷害過的每個人道歉。好多事情自己都沒搞明白,自己就說出來了,完全都沒經過考慮的。
意業:貪、嗔、癡。心裡藏著太多的秘密,太多的東西放不下。心量特別小,心裡容不下別人。只要別人意見和自己不一樣,心裡就不高興,就很容易鬧矛盾,而且矛盾都是很小的事情。在大學由於和同學幾句話說得不高興,就要打起來。特別好盛、虛榮心強,喜歡和別人比較,自己永遠不會低頭認輸的,好多時候都是在折磨自己。直到有一次,一次小小的打擊,就讓我跌倒,差點爬不起來。佛氏門中不捨一人,也是因為那次打擊,讓我走上了學佛之路。
一次念佛時,也是有人提醒,我念佛都是從情執中生出來的。一語點醒夢中人,念念彌陀,念念覺,而我反而生了情執,迷在其中。想想自己是怎麼學佛的,在貪佛法,自己一直迷在其中,剛開始也是由於身體不好,才學佛的,後來好了就忘了佛菩薩的大慈大悲,忘掉了佛菩薩的教誨。老師一次次提醒我,聽經要真正聽懂,以前一直以為,自己已經讀到了名牌大學的研究生畢業了,聽經還能成問題嗎?聽經聽不懂是老太太,老爺爺的事情,後來才明白自己一直用妄想、分別、執著心在聽,經是自性的流露,用意識心聽,怎麼能感應道交,怎麼可能又聽得懂呢?聽了,要依教奉行,自己呢,都聽成了所知障。學佛兩年多了,一直學淨空老法師,老法師的教導我一條都沒有聽進去,愚癡,往往見到別人的錯誤,還放在心上。見人過,即己錯,別人哪有錯呢,錯的都是自己啊,佛法是心法啊,哪裡是心外求法啊。學佛以來,慢慢的變傲慢了,聽不進忠告,以前一直都不理解‘虛心學習’這個成語,後來終於明白了,心是虛的,虛才能心包太虛,心滿了,怎麼可能學得進去呢。放下、放下,以前就一直不理解。不放下,怎麼能從新開始。放生也是,我也放了很多,最後變成了恭高我慢,在貪放生。佛氏門中有求必應,每每看到師兄們的願望實現了很高興。自己也去求,但就是求不到。後來才明白,自己用心錯了,求也是如理如法的求到的,自己呢,還是在貪。
學習六部曲的轉變。偶爾的機會去了山西小院武漢道場,剛開始放不下自己的知見,到後來慢慢體會到它的妙。地藏菩薩的大慈大悲,教我要開發自己的心地寶藏,從心地轉,才能真正轉過來。打完七後,發現自己的心柔軟下來了,不管看到好人、壞人,都覺得很好。別人的好事、壞事也都不放在心上了。去放生時,看到動物被殺,心裡都好痛,看到魚兒在水裡游,都好想哭。有一天,當讀到阿彌陀佛丈六金身,千般滋味湧上心頭,一下就哭出來了,哭得好傷心,整整哭了半個多小時,哭完後,特別想回極樂世界的家。阿彌陀佛,我錯了,真的錯了,身身世世都錯了,一直都在六道中輪回。佛法是師道,師道是建立在孝道的基礎上。讀地藏經後,才知道自己是個不孝子,以前一直在和父母做對,特別是小時候,特別我媽說什麼,我都覺得很煩,總是和她鬧矛盾,在高中時,就因為她做飯晚了,我就把碗、筷子都摔在地方,說我媽,有時就像說小孩子一樣。這次打完七,回家後,我給我媽說,我給你洗一次腳吧,她說不用,可能她也不習慣,我也做不出來。父母給孩子的真是太多太多了,為了我的成長,它們付出的太多了。父母給的永遠多過孩子給父母的太多太多了。現在每次回家,看到媽媽才50多歲,頭發都一片片的白了,滿臉的皺紋,全身都有病,真的很難過。記得一次她告訴我,由於打針太多,現在病了打針都不管用了,聽到都想哭。我都快到而立之年,還一事無成,還讓父母擔心,真的很對不起父母。游子身上衣,慈母手中線,父母的恩德,今生都無以為報。
感恩山西小院,感恩明春和她妹妹、媽媽。感恩山西小院的師兄,感恩學佛路上遇到的每個人。

長沙 廖居士 (男 28歲)
2009-2-9 轉自台灣學佛網 http://www.xuef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