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介紹

肉身菩薩釋永森傳略

發布:明華居士     日期:2007/9/3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2005年農歷十一月二十二日(冬至)上午,紅日當空,天高氣爽,廬江縣冶父山實際禅寺為釋永森舉行開缸儀式。在場的上百名四眾弟子做過禮佛儀規後,在一陣鞭炮聲中,缸蓋被緩緩掀開,只見一團白霧往上空升騰,釋永森跏趺端坐缸中,神態莊嚴可敬,雙目睜開,面色紅潤,牙齒潔白如玉,如同活人一般。更令人稱奇的是,釋永森2000年農歷十一月初一圓寂,十一月初四裝缸前,弟子釋滿宏曾為他剃光了頭發,5年後的今天,頭上竟然長出近兩厘米的頭發,手指甲也長出一厘米多,全身皮膚富有彈性,其骨節極其柔軟。出缸時,釋滿宏看到師父是一只腿單盤趺坐,就說:“師父,您這樣一條腿單盤不莊嚴,兩條腿雙盤吧。”說後,只用手輕輕一拿,就盤上了。

  釋永森圓寂後裝入缸內,埋入地下,5年後,肉身不腐,顏面如生,成就金剛不壞之體,是冶父山有史以來,繼釋妙山、釋果安之後的第三尊肉身菩薩。冶父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一尊尊肉身菩薩,這一讓現代科學難以破解的千古之謎,實在讓世人驚奇:冶父山人傑地靈,真是藏龍臥虎之地。釋永森肉身菩薩的出現,這一消息迅速傳遍江淮大地,人們奔走相告,紛紛朝人間聖地冶父山湧來,向肉身菩薩頂禮。


一、峥嵘歲月 不堪回首

  釋永森,俗名尤新武,廬江一帶老百姓習慣稱他為“尤和尚”,出生於1919年3月1日。

  尤新武祖居安徽省桐城縣掛車河鎮眠牛地,父親尤光明於1937年“八·一三”事變後參加抗日隊伍,在上海十九路軍蔡廷楷團部任書記,抗戰勝利後,回鄉務農。母親常年吃齋念佛,於1930年在廬江縣沙溪鄉汪聖廟剃度出家。家中兄妹三人,哥哥尤新民、姐姐均在桐城老家務農。

  1931年冬季,僅有12歲的尤新武瞞著父親,只身步行去汪聖廟找到母親,後在當地學校入學讀書。

  1938年4月,尤新武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4年秋,24歲的尤新武飽受人間冷暖饑苦,深信人世間苦空無常、因果循環、生死輪回之理,看破滾滾紅塵,尋求解脫之道,拜冶父山醒參大和尚為師,剃度出家,法號永森。1945年春,在冶父山實際禅寺受具足戒,從此,以戒為師,一心念佛,力求出離苦海。

  1946年春,我黨為了鞏固革命陣地,開展革命工作,需要一大批優秀的地方領導干部,尤新武被任命為共產黨沙溪鄉鄉長。上任後,他帶領貧苦農民進行鬧翻身、打土豪、分田地、支援前線等工作。
  1948年7月,尤隨母親一同前往敵占區桐城老家回家團圓。路過孔鎮十五裡坊時,被國民黨鄉公所武福珍發現。因吳是廬江沙溪鄉人,他向偽鄉長李湘漢報告,並一口咬定尤是廬江沙溪鄉共產黨的鄉長,立即被逮捕,送往桐城監獄,直至桐城解放,才被救出。

  由於歷史原因,尤新武不得不返俗,1950年春,他與比他小3歲的農村姑娘吳洛惠結婚,後生一男一女,女兒尤良毅,生於1950年11月,兒子尤平生於1954年10月。

  1957年,正當尤新武年富力強之時,一場突如其來的黨內整風運動開始了。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顛倒黑白,把他在刑場3000多人為之求情才免於一死的事,說成是變節投敵才未被殺害,由此被定為壞份子,撤消職務,下放車間勞動改造,工資由行政22級,下降到每月只發28元生活費。

  1959年,黨內反右傾斗爭中,尤新武又未逃過厄運,蒙冤受屈,被錯定為黨內右傾機會主義份分子,整日挨斗、監督勞動。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熱潮,鋪天蓋地。尤新武曾在寺廟出過家,根本就逃不過這一難關。紅衛兵造反派,白天給他戴高帽掛牌游街,夜裡不准睡覺,讓其跪在冰涼的水泥地上寫檢查。大會批、小會斗,他折磨得死去活來。在那個瘋狂的年代,人們敢怒而不敢言,看押他的工人問他:“尤師傅,你這樣被斗來斗去,一般人都挺不住,你是如何能挺過來的?”他淡然一笑,答道:“人生就是一場戲,過去,我當鄉長、當經理、當新四軍,在台上演的是正面人物;現在我被批挨斗戴高帽,演的是反面人物。每個人都會在戲台上扮演一種角色,人生在世,一切都是假相,何必太認真。你問我是如何挺過來的,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一是我心中有阿彌陀佛,二是我深信因果二字。心中有佛天地寬,當他們批我斗我,斗得最凶最狠之時,我什麼都不想,心中只有佛。心裡想著阿彌陀佛,口中默念阿彌陀佛,念著念著,一切都不存在了,一切都空了,你說,我還憂什麼?愁什麼?人一生,不論是順境,還是逆境,就看你會不會利用這個境界來鍛煉自己,這就叫歷境煉心,逆境煉膽……”

  1979年2月,黨中央撥亂反正,尤新武終於熬到了出頭之日,這時,他已是年過花甲之人。他的一切冤案得到徹底平反,恢復黨籍,恢復干部身份,補發了所欠工資,並辦理了退休手續,1984年改為離休,享受離休干部待遇。


二、續佛慧命 披肝瀝膽


  釋永森退休後,閉門在家,整日誦經念佛,忏悔一切業障,准備修行資糧,立志往生淨土。無論春夏秋冬,他每天3點准時起床,晚上10點休息,堅持早晚課,風雨無阻。並遵照佛制,每半月誦戒一次,每天除讀誦《金剛經》、《地藏經》外,並持誦淨土五經一論,有時,往往都念到力竭聲嘶,反而覺得身心清淨。平時不論行住坐臥,動靜之間,佛號不離口、念珠不離手,將“阿彌陀佛”四字洪名念得清清楚楚、耳朵聽得明明白白方肯罷休。他常說:“念阿彌陀佛,就是拿佛號掃盡我們心中的污穢,掃盡我們心中的習氣,掃盡我們心中的煩惱,把心中三毒轉空化空,才能身心通暢,清淨自在。”由於他戒律嚴謹、道風高潔,度化他人,至誠懇切,僧俗二眾隨他受感化者甚多,僅拜他為師的出家人就達200余人。

  由於他早年曾拜名醫楊繼武為師學醫,深懂藥性及醫理,在他學佛之余,為救眾生疾苦,曾多次帶領弟子去大九華後山的深山老林裡采藥,為當地老百姓救苦治病,並且藥到病除。如有小病找他,因他懂針灸、穴位,用手一摸就好。經他醫好的疑難雜症有無數例,他從不要任何報酬,受到當地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愛戴。在廬江礬山一帶,只要一提起“尤和尚”,人們都是贊不絕口。

  1979年,隨著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國家的宗教政策開始逐步落實,廬江縣成立佛教協會,釋妙山為會長,釋永森當選為副會長。佛教協會剛剛恢復,百廢待興,全縣所有寺院在十年浩劫中被毀於一旦,破爛不堪,有的仍被霸占,各寺院的僧尼與他的遭遇一樣,倍受迫害。艱巨重擔壓在釋永森肩上,但他滿懷信心地挑起荷擔如來家業的重任。為重建寺院,他風裡來雨裡去,為各個寺院繪宏圖,搞規劃,籌資金,選人材,抓管理,普濟群蒙,弘法利生。他處處以大局為重,積極協助政府落實宗教政策,為興寺安僧沒日沒夜地工作,為恢復佛教事業四處奔走呼吁,為維護佛教界的合法權益,為廬江縣大小寺院的恢復和重建而嘔心瀝血、披肝瀝膽。在他與四眾弟子的辛勤努力下,全縣大大小小40余處寺院都恢復了正常宗教活動。

  1985年至1986年在廬江石山頂建寺院12間,其建寺資金全部由他一人化緣,建成後交給徒弟釋滿躍管理。1987年在礬山建祠山殿大雄寶殿及兩層樓庵房20余間,建殿所需36萬元資金全部由他南走北奔千辛萬苦化緣而來。完工後,交給徒弟釋滿宏管理。他本人的每月退休養老金全都用於建寺院。女兒家中窮得連吃鹽錢都沒有,曾向他借錢,他說:“我的錢只能用在佛身上,花在刀刃上,不能亂用。”他女兒只得無可奈何地離去。

  文化大革命期間,冶父山被林場占據。為要回實際禅寺與金剛寺,他與釋妙山倆人三次赴京找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與滿誠老和尚多次奔波於省城合肥與廬江之間。有一次,省委門崗士兵不讓進省委大院,釋永森雙腿盤坐在省委大院門前,打坐念佛。其門衛問他是誰,他說:“你通知盧書記,就說我是尤和尚。”盧榮景書記接到電話後,趕快下樓,走上前去雙手扶他起來,口中不斷說:“老領導來啦!老領導來啦!”將其接到辦公室,問清原由,親自批示並催促有關部門盡快讓林場退出,盡快恢復實際禅寺。從1982年至1992年,經過10年不懈努力,實際禅寺這一宗教場所歷盡滄桑,幾經興衰,終於歸還給佛教協會,讓古寺重振雄風,煥發出新的活力。

  釋永森嚴於律己,生活艱苦樸素。實際禅寺剛收回的前4年,他一人在寺院看守,吃菜自種自吃,燒飯上山砍柴,從不錯花一分錢。4年間,有兩個春節,弟子釋滿苑前去看望他,見他大年三十、大年初一,都是豆腐渣當飯吃。看到此景,弟子深受感動地說:“師父,您又不是沒有退休金,咋對自己這麼刻薄?別人過年,大魚大肉,您即使吃素,也不能光吃豆腐渣呀!”他很不在乎地說:“吃好吃壞有什麼區別?就是吃山珍海味,到嗓子眼底下還不是一樣?人本身就是一個臭皮囊,皮囊裝滿了,肚子填飽了,有氣力念佛,我就很知足了。”

  為了佛教事業後繼有人,培養教育青年僧人,他經常告誡弟子們:“要一心向道,不要胡思亂想,進入佛門,你的前途、命運、未來,佛菩薩都給安排好了,決定不用你操心,何必去妄想呢?要深信因果輪回,要深信淨土法門。要不夾雜、不間斷、死心踏地地念佛,這一生,只有一個願望,求生淨土,絕無別路。只要信心堅定,願望迫切,去得懇切,心誠則靈,那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的威神,現在就加持到你身上。時時刻刻在加持你,你身上就會放出光來,你就成功了……”

  釋永森是這樣說的,自己也是這樣做的。他對淨土法門深信不疑,老老實實一句佛號念到底。念佛是因,成佛是果,諸佛加持,蒙佛接引,水到渠成,終於成功。


  三、預知時至 現瑞往生


  2000年十月十六,即是往生前半月,釋永森去他女兒尤良毅家,將兒子尤平同時叫到跟前,語重心長地說:“過不了多久,我就要走了。在你們生活最艱難的日子裡,我沒能接濟你們,我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我對不起你們姐弟倆。我走後,又沒有留一分一文的遺產,但留下的是一個做人的根本。一個人活在世上,做事,上不愧天,下不愧地,三不愧自己的良心;做人,一身正氣,兩袖清風。這樣活得身心自在,走得一身輕松。此話是真是假,日後自有見證……”父親一席話,句句天經地義,字字落地有聲,深深打動著他們。他們忽然覺得父親雖然一輩子受迫害、受打擊,卻能顧全大局,委曲求全。父親原來不是那種膽小怕事、忍氣吞聲的無能之人,他面對敵人的屠刀,堅貞不屈、大義凜然,對殘酷迫害、無情打擊自己的人卻無限地寬容與理解。原來他的胸懷是那麼的寬闊,他的內心世界是那麼的坦蕩,他那活菩薩心腸也只有真正學佛之人才會有。眼下,他們雖未擺脫貧困,日子過得並不富裕,但人窮志不短,決心牢記父親的教誨,一輩子做一個埋頭實干、不怕吃虧、不怕吃苦的好人,一輩子做一個與世無爭、於人無求的忠厚老實人。其實,“勤勞正直、善良無私、百折不撓,自強不息”就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傳統美德,它是龍的傳人的根。

  2000年十月二十三,釋永森到礬山觀音洞與自己相處半個多世紀的革命戰友朱業恆居士告別,說自己一個星期後就要走了,請朱居士送他一程。朱當初半信半疑,十一月初一,一大早朱老居士就來到了實際禅寺。

  2000年十月三十日,即往生前一天,釋永森告訴弟子釋滿宏,讓他通知其他弟子,初一來實際禅寺。滿宏師為他剃光頭,剪了指甲,並幫助洗了澡,又按照囑咐,通知臨近的師兄弟前來冶父山。

  2000年十一月初一,那天,釋永森容光煥發,神采奕奕,像平時一樣,早晨吃了一碗黑芝麻糊,去廁所解了小便,回來後,穿上袈裟,整好衣裝,雙腿盤坐在實際禅寺往生堂內,口中默默念佛,50余位出家弟子按順序依次為師父頂禮後,點蠟燃香,開始集體讀誦3部《佛說阿彌陀經》,讀誦21遍《往生咒》、《心經》,接著念阿彌陀佛聖號、眾弟子神情專注,一心助念。12點40分,釋永森雙眼巡視一遍在場的每一位弟子,然後慢慢垂下眼簾。此時,只見一道白光從屋外射入,一閃而過。釋永森在一片念佛聲中口念“阿”字,安詳往生,終年81歲。

  往生後,只見空中出現五顏六色的朵朵蓮花,西方三聖在白雲上邊顯現。眾人悲欣交集,佛號擲地有聲。念佛聲、歡呼聲連成一片,經久不息。眾弟子輪流分班,不分晝夜為他助念3天3夜。3日後裝缸時,只見他面色紅潤,口唇紅潤,四肢柔軟,頭頂溫熱。裝缸後,釋永森生前親朋好友、四眾弟子約500余人紛紛前來送葬,眾弟子又助念7天7夜,念佛功德集體回向給永森師,願他早登蓮位、上品上生。後將靈缸埋入實際禅寺老齋堂西邊,往生堂最南邊的一間普通平房內。

  古賢雲:“斯人已逝,德范長存。”

  釋永森的一生,是風雲多變的一生,是苦難辛酸的一生。一生中,他兩次被捕入獄,險些喪命。解放後,歷盡磨難,慘遭瘋狂迫害,就這樣風雨兼程,他以頑強的意志,驚人的毅力,走完了壯麗輝煌的一生,最後,無疾而終,安然往生。

  每當身臨逆境時,他樂觀逍遙,如如不動,以靜制動。由於他幾十年來的精誠修持,功到自然成,加上佛力加持,讓他徹底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以不變應萬變,以血肉之軀煉就肉身捨利,同時受冶父山靈山地脈、陰熱地氣熏蒸,埋入山中長達5年之久,終於成就金剛不壞之體。

  弟子釋滿華為報師恩,發誓為師父守靈5年,並對自己約法三章:5年之內,不說話、不理發、不剃須、不洗澡、不離寺院。他說到做到,每天除去齋堂、廁所外,從不離師父半步。凡是去過實際禅寺的人,都會見到一個留著一尺多長胡須、頭上挽著髻,像個道士模樣的中年男子,那就是釋滿華。他的房間很簡單,正中埋著釋永森靈缸,靈缸後方是一張小床,床上鋪著光席。他不分白天黑夜,一天24小時念佛,5年不辍。師父曾在他禅定中與他說:“5年時間已到,已修成金剛不壞之體,近期內可開缸,開缸後便知。”

  釋滿華為師父守靈5年,不要說是師徒關系,就是親生兒子也難以做到,其尊師盡孝之舉,一片赤誠之心,日月可鑒,驚天動地。

  按照釋永森生前遺願,經廬江縣佛教協會研究決定:將釋永森肉身安放在他生前曾多年工作、修行過的地方———廬江縣礬山鎮祠山殿,供廣大游客瞻仰朝拜,以教育眾生,垂范後人。我相信,不久的將來,祠山殿將會成為廬江又一處文化旅游勝地。

  (以上全文原載《淨土》雜志,感謝《淨土》雜志編輯部大德提供本文電子版。)


--------------------------------------------------------------------------------

《蜀中淨土》編者按

  廬山東林寺2007年第4期《淨土》雙月刊,刊載題為《風雨兼程譜春秋·肉身菩薩釋永森傳略》,作者署名為劉世傑的長篇報導(全文見上)。真人真事,對於今天的修行人很有教育意義。特提幾點看法,供讀者參考:

  1、以佛法的世界觀來指導人生,是他能不受環境影響,看破放下,一生成就的根本保證。正如本文說:“釋永森的一生,是風雲多變的一生,是苦難辛酸的一生。一生中,兩次被捕入獄,險些喪命。解放後,歷盡磨難,慘遭瘋狂的迫害。”但是,在他看來,“人生就是一場戲,過去我在台上演的正面人物,現在演的反面角色。……一切都是假相,何必太認真。”正是《金剛經》說的,“如夢、幻、泡、影”。當體即空,有而非真。又說:“你問我是如何挺過來?我告訴你一個秘訣:一個是我心中有阿彌陀佛,二是我深信因果二字。”這確是戰勝逆境的秘訣。阿彌陀佛是我們本具的佛性,這句萬德洪名,具有無量智慧福德和不可思議的威神力。他可以攝受凡夫帶業往生、一生成佛,何況小小災難而不能消除嗎?!至於深信因果的人,懂得“自種因,自受果”,便不會怨天尤人;同時,明白“業由心造,業隨心轉”,知道此時能發菩提大願、求生淨土。便是心與佛合,心與道合。縱使是定業現前,亦將定而不定,何況一般惡業,斷無不能轉化之理。

  2、他在修行上,始終緊緊抓住:“深信因果、嚴持戒律、信願念佛、求生淨土”這條綱,不管在家出家,不管環境怎樣困難,不管任務怎樣艱巨,決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的堅持到底。最後,一生成辦,上品往生。如是因,如是果。因果規律,永恆不變。如果,我們不能認真學習在種因方面下的功夫,而希望獲得他那樣殊勝的果報,那是說食數寶,徒勞無功的。下面看他在家怎樣修行:“釋永森在退休以後,閉門在家,整日誦經念佛,忏悔一切業障,准備資糧,立志往生淨土。……他每天三點准時起床,晚上十點休息,堅持早晚課……半月誦戒一次。”一個退休居士,能夠這樣嚴格要求自己,放下一切,精進修行。而修行的目的十分明確,是真為生死,准備資糧,求生淨土。一個人真能這樣修行,還有不往生的嗎?看他怎樣念佛:他“平時不論行、住、坐、臥,佛號不離口,念珠不離手,將阿彌陀佛四字洪名,念得清清楚楚,耳朵聽得明明白白,方才肯罷休。”他常說:“念阿彌陀佛,就是拿佛號掃盡我們心中的污穢,掃盡我們心中的習氣,掃盡我們心中的煩惱。把心中三毒轉空化空,才能身心通暢,清淨自在。”這是他念佛的功夫和受用,是對《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的實踐體會。他說拿佛號把心中的污穢、習氣、煩惱掃盡,轉化三毒心為清淨自在的心。正是“佛號投於亂心,亂心不得不佛。”最有力的诠釋。他對子女的教育和影響,文中說:“由於歷史原因,尤新武(即釋永森)不得不還俗。”1950年結婚,生一兒一女。在生活上雖然過著貧困生活,但對他們怎樣作人處世方面,以自己的言傳身教,使他們深受影響。他們說:“決心牢記父親的教誨,一輩子做一個埋頭苦干、不怕吃虧、不怕吃苦的好人。一輩子做一個與世無爭、於人無求的忠厚老實人。”這也是學佛人家庭教育成功的典范。

  3、他在晚年肩負繁巨的建寺安僧工作中,仍然成就預知時至,上品往生和肉身示現等瑞相,使末法時期負擔如來家業的僧人信心增強。他教育青年僧人說:“進入佛門,你的前途、命運、未來,佛菩薩都給你安排好了,不用你操心,何必去妄想呢?!要深信因果輪回,要深信淨土法門,……死心塌地的念佛。這一生只有一個願望,求生淨土,絕無別路。只要信心堅定,願心迫切,心誠則靈。那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的威神力,現在就加持到你身上,時時刻刻在加持你,你身上就會放出光來,你就成功了!”這段語重心長的開示,是心誠則靈,感應道交的真實情況,絕非妄語。只要我們深信不疑,真發菩提願心,人人都可體會到的。還有一點,應當特別指出的是,淨土修行的綱領,《無量壽經》明確提出是:“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蕅益祖師說:“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真信切願,就是真發菩提大願的體現。印祖說:“唯求利人者,正完成其自利。”弘一大師說:“唯求自利的人不能往生。”目前,有些修淨土的人,只求掩關念佛,不重視發菩提大願,這種認識與這位淨宗大德的教導和行持對照,恐怕值得重新考慮吧。
 



上一篇:湯慧振老居士往生記事
下一篇:二十四小時念佛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