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持名念佛的訣竅與方法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蜀中淨土》編者按:

念佛之關鍵訣竅在“誠、敬”二字,做到“至誠、恭敬”,則攝真信切願於一句佛號之中,可謂在一念之間圓滿三資糧。印光大師曾經開示說“曰誠,曰恭敬。此二事,雖盡未來際諸佛出世,皆不能易(其為入道要訣)也。”本節摘錄了很多念佛方法,但是大家應該注意 “誠、敬”二字這個最大的訣竅,在此前提下靈活運用這些方法,才不致於流入泛泛念佛之列。同時在這些方法中,應該特別注意領會“都攝六根”這一所有念佛方法之核心要點。
————————————

息妄念佛,隨念寂靜

當妄心雜亂之頃,能舉起一念,如對慈尊,按定六字洪名,一一出口入耳,則此雜亂,自然隨念寂靜。自是一念而至十念,乃至念念不移,即教中所謂淨念相繼者也。念佛之人,須要信心懇切,正因凜然,重念死生輪轉之可悲,深厭塵勞紛擾為可痛,舉起一聲佛名,直下更無異見。直至一心不亂,能所兩亡。到家之說,不容再舉,捷徑之詞,何勞掛齒。可謂證修行之神術,超方便之正途。

中峰國師:《三時系念佛事》

[說明]

明本:元代高僧,字幻往,號中峰。參禅契悟,隱於湖海。晚居天目。仁宗召聘不出,賜衣號,元統中,賜號普應國師,有中峰廣錄。

[參考譯文]

正當妄心雜亂之際,能夠舉起一念,如同面對佛世尊,按定“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一一聲音出口入耳,則這雜亂妄想,自然隨著念佛而寂靜。就這樣一念而至十念,乃至念念念佛,堅固不移,這就是經教中所說的“淨念相繼”。

念佛的人,必須要信心懇切,大願堅固,應當痛念死生輪轉之極度可悲,深厭塵勞紛擾為極其可痛。舉起一聲佛名,直下念去,更無絲毫虛妄見解掛懷。直到一心不亂,能念之心和所念之佛渾然兩亡。這時,(禅門)到家之說,不待枚舉而自然明了,捷徑的比喻又何勞掛在嘴上?!這就叫作證得修行的神妙,超方便的正途。

————————————

佛號從肝髓中流出

真切念佛復有數種:一勇猛念,太文弱來不得;如孝子報父母深仇,縱高崖深澗,麟途虎窟必往不怯故。一悲傷念,太灑落來不得;每一想佛,身毛皆豎,五內若裂,如憶少背之慈母,及多慧之亡兒故。一感憤念,太和平來不得;如落第孤寒,負才寂寞,每一念及,殆不欲生故。一戀慕念,太淡泊來不得;如己所深愛物,魂夢缱绻,惟恐或失故。一樂事現前踴躍歡喜念,如寒得衣,饑得食故。一惡緣照面悔恨激切念,如死裡逃生故。總之,心口相一,字字從肝髓中流出,方是念佛真境。

周克復居士:《淨土晨鐘》

[參考譯文]

真切念佛有幾種類型:一勇猛念,太文弱濟不得事;猶如孝子報父母深仇,縱然高崖深澗,磷途虎穴,必定勇往直前。一悲傷念,太灑落濟不得事;每想念佛時,全身毫毛都豎起來,五髒好象裂開一樣,如同憶念年少時就捨離的慈母,又如同憶念多慧的亡兒。一感憤念,太和平濟不得事;如同落第孤寒,負才寂寞,每一念及,幾乎不想活下去。一戀慕念,太淡泊濟不得事;如同自己所深愛的珍物,夢中都在萦懷牽掛,惟恐珍物遺失。一樂事現前踴躍歡喜念,如同寒天得到棉衣,饑餓時得到食物。一惡緣照面悔恨激切念,如同死裡逃生。總之,心口如一,字字從肝髓中流出,這才是念佛真正的心態。

————————————

誠則潛通佛智

世出世間諸法,無不以誠為本。則修行人,更當致誠。誠則業障消除,善根增長。凡誦經時,必須息慮忘緣,一心淨念,如對聖容,親聆圓音,不敢稍懈怠疏忽之容。久而久之,自可潛通佛智,暗合道妙。喻如陽春一到,堅冰自消。誠到極處,豁然貫通。此是看經念佛最妙之法。汝能終身依此而行,其利益有不可明言焉者。

印光大師:《印光大師全集》

[參考譯文]

一切世間法和出世間法,無不以誠為根本。那麼,修淨業的人,更應當致誠。誠能使業障消除,善根增長。凡是誦經時,必須息除思慮,忘掉萬緣;一心淨念,如同面觐佛容,親聆佛的圓妙法音。不敢稍稍萌起懈怠疏忽的心理。這樣久而久之,自然可以潛通佛的智能,暗合道的奧妙。猶如陽春一到,堅冰自然融化。心誠到極點,便會豁然貫通。這就是看經念佛的最妙的方法。你如能終生依照這個方法去修行,將會獲得不可言說的利益。

————————————

淨土持名三大要

淨土持名之法,有三大要:一者六字洪名念念之間欣厭具足,如出獄囚,奔托王家,步步之間欣厭具足。是故萬緣之唾不食,眾苦之悲莫回。高置身於蓮花,便訂盟於芬利。蛆蠅糞壤,可煞驚慚。

二者參禅不可無淨土,為防退墮,寧不寒心。淨土不可入禅機,意見稍乖,二門俱破。若夫余宗,在昔之時,不必改弦,但加善巧回向。在今之世,只可助行,必須淨業專修,冷暖自知,何容強诤?

三者一句彌陀,非大徹不能全提,而最愚亦無少欠。倘有些子分別,便成大法魔殃,只貴一心受持,寧羨依稀解悟。

成時法師:《淨土十要·流通序》

[說明]

成時(?一1678):明代僧,徽州歙縣人。俗姓吳,號堅密。二十八歲出家,依止蕅益大師,弘揚法華,勤修淨業,刊刻《淨土十要》,並自作序,廣為流通。

[參考譯文]

淨土持名的法門,有三大要點。

第一,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六字洪名時,念念之間,都應具備對淨土的欣慕和對娑婆世界的厭離。如同出獄的囚犯,趨奔投靠帝王之家。每一步都充滿著欣慕和厭離的情感。所以,不理睬種種逆境的阻礙,不在眾苦悲惱前退轉。這樣,便可安穩地置身在蓮花中,盟誓在白蓮花裡。使那些還在糞坑穢壤中掙扎的蛆蟲蒼蠅,感到極度的驚奇與慚愧。

第二,為了防止退轉和墮落,參禅的人應當兼修淨土。如果參禅沒能徹悟徹證,便仍然輪轉生死,這豈不令人心寒。修淨土的人不可以雜夾禅機,因為禅淨稍有不會通處,二種法門均遭敗壞,不可不慎。如果修持其它法門的,在以前的時代,倒是不必改弦易轍,只要在正修的基礎上,加以善巧的回向就可以。而在現今的時代,其它的法門只可作為助行,必須專修淨業。其專雜力用之懸殊,大家內心明白,還用得著爭辯嗎?

第三,一句阿彌陀佛,不是大徹大悟者難以全體承當;而最愚癡者因能至誠稱念,其功德也不會有些微的欠缺。倘若還有這樣的那樣的分別心,便會成為淨土大法的魔障與禍殃。只貴一心信受奉持,不必慕求那種似是而非的解悟。

————————————

內照佛號,隨時往生

令胸中都無牽掛,一心正念。心目內照四字佛名,歷歷明明,無間無斷,此為要緊話,朋友平生相交,正在此處。從其今日去亦可,明日去亦可,設或不去,活到一百二十歲亦可。他皆小事,不暇及也,切勿貪生怕死而誤大事。

蓮池大師:《蓮池遺稿》

[參考譯文]

令胸中不牽掛一切世事,一心正念在佛。心目中內照“阿彌陀佛”四字佛名,歷歷明明,不令間斷。這樣,今日往生西方亦可,明日往生西方亦可,假設暫時不往生,活到一百二十歲亦可。這才是要緊的話啊。朋友平生相交,正體現在這裡。其它的都是小事,無暇顧及,千萬不可貪生怕死而耽誤大事。

————————————

咬定佛號,敵過妄想

修行第一要為生死心切。生死心不切,如何敢雲念佛成片。且眾生無量劫來,念念妄想,情根固蔽,日用未嘗返省。今欲以虛浮信心,斷多劫生死,所謂滴水焉能救積薪之火,豈有是理哉?若當人果為生死心切,念念如救頭然。只恐一失人身,百劫難復。要將此一聲佛咬定,定要敵過妄想。一切處念念現前,不被妄想牽纏遮障。如此下苦功夫,久久純熟,自然相應。如此不求成片,而自成一片矣。此事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告訴不得他人,全在自己著力。若但將念佛做皮面,驢年無受用時。

憨山大師:《憨山老人夢游集》

[參考譯文]

修行的第一要務是:求解脫生死的心要真切。若生死心不真切,如何能說什麼用功得力、念佛成片呢?況且眾生自無量劫以來,念念妄想、紛紛擾擾,情根愛鎖、堅固且隱蔽。日常生活中未嘗返觀內照。如今想以虛假浮泛的信心,截斷多劫以來的生死之流,比如一滴水怎能滅一堆柴薪所燃的火。哪裡會有這個理呢?倘若這人果然了生死的心急切。念念念佛,如救燃燒著的頭,只惟恐一失人身,百劫難以再得人身。要將這一聲阿彌陀佛緊緊咬定,一定要敵過妄想。無論何時何地,佛號念念現前,不被妄想所牽纏而遮障自心。這樣痛下苦功夫,久久佛號純熟,自然會感應道交。這樣不求成片,自會念佛成片。此事如魚飲水,冷暖消息只有自己知道,告訴不得他人。完全取決於了生死心真切之基礎上的踏實用功而定。倘若只是悠悠泛泛,將念佛做表皮文章,那到驢年馬月也得不到受用。

————————————

語默動靜,皆可念佛

念佛一法,乃背塵合覺,返本歸元之第一妙法,於在家人分上,更為親切。以在家人身在世網,事務多端。攝心參禅,及靜室誦經等,或勢不能為,或力不暇及。唯念佛一法,最為方便。早晚於佛前隨分隨力,禮拜持念,回向發願。除此之外,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穿衣吃飯,一切時,一切處,皆好念。但於潔淨處,恭敬時,或出聲,或默念皆可。若至不潔淨處(如登廁等),或不恭敬時(如睡眠洗浴等),但宜默念,不宜出聲。非此時處不可念也。睡出聲念,不但不恭敬,又且傷氣,久則成病,默念功德,與常時一樣。

《印光大師文鈔》

[參考譯文]

念佛法門,乃是捨背塵勞,契合覺性,歸返心源的第一妙法。對在家人來說,更為親切。因為在家人身在世網,事務繁多。攝心參禅,以及靜室誦經等修行方法,或條件不具備,或無暇顧及。唯有念佛法門,最為方便。早晚二時在佛前隨分隨力地禮拜、念佛、回向、發願。除定課外,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穿衣吃飯,一切時,一切處,都可以念佛。只要在清潔干淨處,恭敬時,或出聲念,或默念,都是可以的。倘若在不潔淨處(如登廁等)。或不恭敬時(如睡眠、洗浴等),只應默念,不宜出聲念,不是說此時此處不能念佛。睡覺時出聲念,不但不恭敬,而且傷氣,念久了會致病。(若時處不宜)默念功德與平常念佛的功德,沒有兩樣。

————————————

金剛法念佛

若心氣不適,或人地有礙。但動口唇,用金剛持法,不拘多少,總要字字從心裡過,心憶而後動於舌,舌動而後返於心。舌既有聲,耳還自聽,是為心念心聽也。心念心聽,則目不妄視,鼻不妄嗅,身不妄動,一個主人翁被阿彌陀佛四字請出來也。

妙空大師:《持名四十八法》

[參考譯文]

倘若心氣不順適,或者所處的人群和地方不適宜出聲念佛。便只有微動口唇,用金剛持法念佛。不拘念多少聲佛號,總要字字從心裡經過(念、聽清楚)。心念憶佛,然後舌頭微動。舌頭微動,然後返念於心。舌既有音聲,耳還自聽,這就是心念心聽。如能心念心聽,則目不妄視,鼻不妄嗅,身不妄動。這樣,一個主人翁(即心自性)就被阿彌陀佛四字請出來了。

————————————

十念記數念佛法

當攝耳谛聽,無論出聲默念,皆須念從心起,聲從口出,音從耳入,(默念雖不動口,然意地之中,亦仍有口念之相,)心口念得清清楚楚,耳根聽得清清楚楚。如是攝心,妄念自息矣。

如或猶湧妄波,即用十念記數,當念佛時,從一句至十句,須念得分明,仍須記得分明,至十句已,又須從一句至十句念。不可二十三十。隨念隨記,不可掐珠,唯憑心記。縱日念數萬,皆如是記,不但去妄,最能養神。隨快隨慢,了無滯礙。

《印光大師文鈔》

[參考譯文]

應當攝耳仔細傾聽佛號。無論出聲念、默念,皆須念從心起,聲從口出,音從耳入,(默念雖然不動口唇,然而意地之中,亦仍有口念之相。) 心、口念得清清楚楚,耳根聽得清清楚楚。這樣攝心念佛,妄念自然息滅。

如果或是還有妄波湧動,即用十念記數法對治,當念佛時,從一句至十句,須念得分明,同時須記得分明。念至十句,又須從一句到十句念。不可念到二十三十。隨念隨記,不可掐珠,唯憑心記。縱然一日念數萬聲佛號,全都如此記數。這樣念佛,不但去除妄念,也最能養神,隨快隨慢地念,沒有一點滯礙。

————————————

口耳相傳,自他不隔

持名念佛,要信真願切行純。先須放下胡思亂想一切雜念,單提正念,將四字名號系念在心。不必長用高聲,恐傷元氣,以致喉痛。若有昏睡時,須用高聲以破昏。亦不必長用低聲,恐易散入昏,反起思慮。當思慮起時,自覺心不歸一,須收來正念,默默持去。從口中念出,耳裡收來,名為口耳相傳,自他不隔,最易入手,又易純熟,久久自成念佛三昧也。

谛閒:《谛閒大師遺集》

[說明]

谛閒(1858—1933):法名古虛,號卓三,浙江黃巖人。行解相應,繼台教法緒,為天台四十三世。有《谛閒大師遺集》傳世。

[參考譯文]

持名念佛,要信得真,發願切,修行純一。首先得放下胡思亂想一切雜念,單提正念,將阿彌陀佛四字名號系念在心。不必長時用高聲念,恐傷元氣,以致喉痛。但假若有昏睡時,須用高聲念佛以破昏沉。又不必長時用低聲念佛,以防心念散亂或入昏沉,反而生起雜念妄想。當雜念妄想生起時,自我覺察心念不純一,這時,必須將念頭收攝到念佛上,默默持念佛號。從口中念出,耳裡收來,這就叫做口耳相傳,自他不隔,最容易下手;又容易純熟,久久自會成就念佛三昧。

————————————

念佛如鐵帚

此念佛之念,應如鐵帚一樣,掃去一切雜念。雜念雖多,不出念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等。先以鐵帚掃粗念,後掃細念。雖一時掃不盡,也須減少,務必掃清,方見太平。要自己檢察明白,念佛能不能掃去自己的恩愛牽纏。若掃不了,須生大慚愧。所謂信要真信,願要切願,行要實行,方得真實受用。

慈舟:《慈舟大師法匯》

[參考譯文]

這個念佛的“念”,應當像鐵掃帚一樣掃去一切雜念。雜念雖多,不出財色名食睡五欲、與色聲香味觸法六塵等。先應以鐵掃帚掃粗念,然後再掃細念。雖然一時掃不完,也須逐漸減少。務必全部掃清,方見太平。

修持的時候,要自己仔細檢察,念佛能不能掃去自己恩愛的牽纏與名利污染?若是掃不了,須生大慚愧,更加發憤精進。更深信,更切願,更力行,這樣才能得到真實受用。

————————————

佛號能治一切煩惱心病

一句佛名,具有不可思議神力。能治一切煩惱心病。每當逆境之來,心生煩惱,遂即經行念佛,四步一聲佛號,循環往復,念之數匝,漸覺心地清涼,熱惱自息。有時事多心憂,更深不能成寐,亦專稱佛號,歷時少頃,即心身安定,便能睡著,無諸夢想。當寫經時,一筆一句佛號,精神不散,妄念不起,寫久亦不覺辛苦。果能信此念佛一法,專心稱念,無有間斷,念到心空境寂,煩惱自然無自而生。

圓瑛:《圓瑛法匯》

[參考譯文]

一句佛名,有著不可思議的神力;能治一切煩惱心病。每當逆境來臨,心生煩惱的時候,當即繞著圈子,經行念佛,四步一聲佛號,循環往復,念了數周之後,就會覺得心地清涼,熱惱自然消除。有時事多,心裡煩擾,夜半更深不能入睡,也可專稱佛號。經過片刻之後,就會心身安定,容易睡著,沒有顛倒夢想。當寫經時,一筆一句佛號,能使精神不散,妄念不起。時間寫得久了,也不會覺得辛苦。如果能相信這一念佛法門,專心稱念,不間斷,念到心空境寂,煩惱自然無從生起。

————————————

用佛號收攝妄念

予見新學後生,才把一句佛,頓在心頭,閒思妄想,越覺騰沸,便謂念佛工夫不能攝心。不知汝無量劫來,生死根由,如何能得即斷。且萬念紛飛之際,正是做工夫時節,旋收旋散,旋散旋收。久後工夫純熟,自然妄念不起。且汝之能覺妄念重者,虧這句佛耳。如不念佛之時,瀾翻潮湧,剎那不停者,自己豈能覺乎?

蓮池大師:《蓮宗諸祖法語集要》

[參考譯文]

我見新學道的青年,才把一句阿彌陀佛的名號,頓在心頭,亂思妄想更覺騰躍沸揚,由此便說念佛工夫不能攝心。不知道你無量劫以來的生死根本,如何能馬上就可斬斷。並且萬念紛飛的時候,正是做工夫的時節。覺察到雜念時,當即提持佛號收攝心念;此後會再散亂,一旦覺察散亂時,又應立即提持佛號以收攝心念。久久工夫便會純熟,自然妄念不起。並且你之所以能覺察出妄念紛飛,還幸虧有這句佛號。如果不念佛的時候,妄念波翻潮湧,剎那不停,你自己又怎能覺察得到呢?

————————————

念佛喚醒濃睡人

念佛有默持,有高聲持,有金剛持,然高聲覺太費力,默念又易昏沉。只是綿綿密密,聲在唇齒之間,乃謂金剛持。又不可執定,或覺費力,則不妨默持,或覺昏沉,則不妨高聲。如今念佛者,只是手打魚子,隨口叫喊,所以不得利益。必須句句出口入耳,聲聲喚醒自心,譬如一人濃睡,一人喚雲某人,則彼即醒矣。所以念佛最能攝心。

蓮池大師:《蓮宗諸祖法語集要》

[參考譯文]

念佛有默念,有高聲念,有金剛念,然而高聲念太費力,默念又容易昏沉。只是綿綿密密,聲音在唇齒之間,這叫金剛念。又不可以執泥固板一種念法。或是覺得費力,則不妨默念;或者覺得昏沉,則不妨高聲念。如今念佛的人,只是手敲木魚,隨口叫喊佛名,所以得不到念佛的利益。必須句句佛號出口入耳,聲聲喚醒自心。譬如一人濃睡,一人呼喚那人之名,則那人即會醒來。所以念佛最能攝心。

————————————

輕忽養識,念佛最忌

念佛最忌,精神渙散。字句模糊,先快後慢。

既無音節,又不聯貫。心不應口,聲不攝念。

輕忽養識,古德所歎。如此念法,永難成片。

夏蓮居老居士:《淨語》

[參考譯文]

念佛最忌諱的是精神渙散,字句模糊.先快後慢.既沒有音節,聲音又不聯貫。心口不相應,聲音攝不住念頭,隨口滑去,輕忽念佛反而培養第六意識之妄念攀緣心,這種情形被古德所慨歎。這樣的念法,功夫永遠難以成片。


心聲相依,妄念自清

聲和韻穩,字正音圓。懇切綿密,沉著安閒。

聲合乎心,心應乎聲。心聲相依,妄念自清。

夏蓮居老居士:《淨語》

[參考譯文]

念佛的聲音必須和緩,音韻要沉穩,字字確當,音調圓潤。念佛時要懇切至誠,綿綿密密,沉著、安雅、閒靜。音聲從心中流出,心要呼應佛聲。心與聲相依,妄念自會清除。
 

上一篇:淨空法師法語:遇到疾病和困難時,找靈媒有沒有用處?
下一篇:開始嘗試著做些事情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