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堪忍尊者:六道輪回

發布:明華居士     日期:2008/5/17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六道輪回中最底層是地獄道。出於殘酷的動機傷害其他眾生,便造下經歷地獄苦的業。導致我們轉生在地獄裡若干主要的不善業,包括打斗、殺戮與強奸等。地獄道不是極冷就是極熱,而轉生在地獄裡,通常都要停留一段難以置信的漫長時間。根據一項記載,降生在一個最不恐怖的熱地獄裡,也要停留九十億年。

生在地獄,每一分鐘都充滿了痛苦。有些人被迫與業力創造出來的敵人戰斗,每一次死亡之後,又會重生,繼續戰斗。我們所可能經驗到成百的刺槍插入身體的痛苦,根本不能與這些不幸生命所受的痛苦相比。

一旦進入地獄道的愈低層,所經驗到的痛苦更強烈,生命的長度也倍增。在熱地獄的最底層,就是無間(阿鼻)地獄。在這個地方,我們的痛苦沒有間斷,身體與燃燒的熱火已經無法區分。降生在寒冰地獄,就像陷入業力創造的冰與黑暗之景象中。被冰凍的巖山壓碎,每當暴風雨來臨,溫度降低,身體便開始龜裂,像一朵巨大的蓮花般慢慢打開,隨著氣溫愈冷,身體轉成藍色,再變成紅色,這時,業力創造出來的昆蟲與小動物前來吃我們破裂的傷口,我們卻無可奈何,因為身體已經凍僵了。

對地獄道還有進一步的描寫,現在不能詳述。在人道也有類似的地獄苦痛,這些記載可以從幾本英文書中讀到。當我們閱讀或是禅思這些痛苦時,不應該認為它們是很棒的恐怖故事。釋迦牟尼佛是出於知識與大悲心,才教導我們惡道的情況。佛陀看見眾生替自己帶來了這些苦難,想要指示我們回避這種可怕痛苦的方法。如果把這些記載視為怪誕的想像而置之不理,並且不認為有必要改變自己行為,便浪費了徹底脫離苦海的寶貴機會。我們勢必會再回到懶散的生活形態中,被迫隨著不自主的心念飄蕩。

其次的惡道就是餓鬼道,飄蕩的餓鬼忍受著極度饑渴的苦惱。我們受到強烈的貪婪、色欲與吝啬的妄念影響而做出的事情,會使我們受到餓鬼道的折磨。餓鬼不但受到饑渴之苦,並且受到熱、冷、疲勞與恐懼的苦,尤有甚者,餓鬼永遠遭受著無法滿足的極度欲望折磨。

餓鬼可能徘徊許多年,都找不到一滴水。或許他發現了一些水,當他接近水的時候,水竟然消失了。在離他不遠的遠方,好像有一片清澈澄藍的湖水,當他充滿渴望的趕過去時,只發現泥巴與垃圾。即使幸運的找到一些水,還是有許多使他無法喝水的障礙出現。他的嘴巴不比針眼大,細瘦的脖頸打著結,通往洞穴似的胃。喝下去的水經常在口中就蒸發掉了,或是在到達胃的時候變成了酸水。

餓鬼的生命非常長,必須以千年來計算。雖然餓鬼道在地下,許多餓鬼還在人類與動物居住的地方徘徊。有些人具有能夠看見餓鬼的業,但是大部分人看不見餓鬼。可是,我們都曾經看見一些人非常吝啬與貪心,我們不能確定,他們究竟生存在哪一道中。

其次要討論的是畜生道。降生在畜生道裡大部分是因為盲從無理性的本能,思想行為又頑固而閉塞。如果我們生為動物,根本沒有機會利益自己。我們不自覺的不停制造惡業,陷入更多的痛苦之中。如果有一位善人想要教導我們一句足以消除許多業障的有力咒語,我們卻因為太無知而只會向他乞求食物,也不知如何利用這句咒語。

大部分動物都遭受著極度餓渴的痛苦,並且懼怕被比它們巨大的動物吃掉。每當它捕捉到了一些東西,就非常憂懼地吞咽下去,並且繼續注意著不要讓自己被其他的捕食者殺掉。飼養在家庭裡的動物比較幸運,不像野生的弟兄們遭受饑餓。但是,人類經常惡待它們,逼迫它們做苦工,或把它們像犯人一般綁起來。而且,有許多動物被人類獵取並且吃掉,比起其他動物,人類更加殘忍又厲害。我們或許必須運用想像力,才會同情地獄道與餓鬼道眾生的痛苦。但是,動物道裡的痛苦,是大家都看得見的。

以上非常簡短地省察了三惡道。除此之外,還有三個“幸運”道,它們被稱為“幸運”,因為在其中有娑婆世界不同程度的享樂。我們也可以生在人道,阿修羅道,或是天道,就是神或女神。一般而言,降生在這些善趣中是行善的果報。但是,因為行善時還是受到無明的影響,動機也不純淨,仍然在業與煩惱的力量下,不由自主地投入輪回之中。我們在三善道中經歷到的痛苦,可能比在三個不幸的道中輕,但是這些痛苦還是足以使我們覺得不滿足。

天道是六道中的最高層,它有幾乎像夢境般的快樂。這些驕傲的眾生住在珠寶的宮殿,耽溺在各種聲色的享樂中,然而,因為他們被這些歡悅分心得太厲害了,不再努力造更多善業,而把前生所累積的善報用光了。當他們死亡的時候,只剩下惡業。因此,大部分的天人都立刻掉落入惡道。

天人的生命到達最後一個禮拜時(據說,這一個禮拜大約等於人間的三百五十年),心理上經驗到比地獄生命所遭受更多的瞋恨,他知道自己將要死,並且能夠看見將要轉生的惡趣。昔日的同伴,其他那些神與女神們,看見了他死亡的征兆,拒絕與他交往,使他落得孤單一人。他的光彩、曾經美麗一時的花冠凋謝了,等待著他從榮耀的生活中墮落。

阿修羅道與天道相似,而且兩方永遠交戰不休。阿修羅嫉妒比他們優越的天道中豐富的財寶。其實阿修羅根本不可能殺害天人,自己反而很容易被敵方傷害或屠殺。嫉妒心使阿修羅無法享受自己的財富,而他想要獲取更多財富的企圖經常受挫。

最後,我們討論人道。我們已經講述過生、老、病、死的痛苦,以及與所愛的人別離,與所怨憎的人相遇,挫折和不滿足等苦惱。而且,其他五道中可以經歷到的悲慘,在人道中都有份。另外有更多可以敘述的痛苦,在此我們只有時間思考幾項最普遍的。

我們所受的最大折磨之一,就是無法確保自己的財富、成就與地位等。我們或許花費了許多時間與努力,獲得一樣美麗的東西,但是,我們無法保證這份美麗不消逝,或能不失去這樣東西。事實上,我們唯一能夠確定的,只是這樣東西的無常,它終將改變並朽壞。

我們不應被娑婆世界中稍縱即逝的財產,以及身體與世俗的享樂等吸引,而出賣自己。問題不在於擁有或享受它們,而在於執著它們。我們必須記住,自己過去生中曾擁有整個宇宙的好東西,卻沒有一樣東西能夠幫助我們調伏心念,或是解除痛苦。我們還是永無止境的在輪回中打轉。

在輪回各道中,我們忍受著不斷離開身體的痛苦,這就是無常的另一面。我們應該設法盡量想像家譜有非常眾多的人群,藉此對無常得到一個粗略概念。家譜有我們的父母,以及父母的父母等。我們所能想像出來的人數,比起每個人所經歷過的前世生命的數目,還是微不足道。我們就像自己的祖先一般投生到世界上,活了一段短時間,然後又死亡。所有人都不斷的再生,捨棄一個接著一個的身體。

即使在短短的一期生命,我們也經歷到不穩定的處境。前一刻也許還是總統或國王,下一刻就變成了被驅逐者或政治犯,譬如,在西藏有許多有錢人,自以為永遠富裕,其實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算沒有喪失生命,幾乎所有人都會失去財產。

最後,應該提一下孤獨的痛苦,雖然我們努力使自己周遭圍繞著朋友與伴侶,還是必須孤獨的面對人生中所有的危機,沒有人能夠分擔我們在出生與死亡時的痛苦與憂慮。從各方面來,生在六道輪回中,充滿了悲慘。我們對痛苦的看法,並不悲觀,也不是宿命論,而是非常實際。與其否認痛苦的存在並且繼續受苦,不如直接面對自己的問題,從中尋找解脫的方法。

必須再度強調的是,輪回中所經歷的苦難,沒有一樣來自外界的處罰。苦難並不是由某人或是某樣東西創造出來的,也不是自己突然跳出來的。我們經由自己的思想、言語與行為,造成受苦的因與果。一旦自己的業改變,所受生的六道也跟著改變。可以肯定的是,不善的行為必定導致痛苦,而良善的行為必定帶來快樂。因此,我們一定要避免造惡業,並且盡量行善。一旦體悟到誘惑人的享樂,只是一種被掩飾了的苦,便可能解脫輪回。直到我們對整個輪回有所警懼,特別是畏懼三惡道,才可能得到這份體悟。我們必須相當清楚,只要自己的舉止受煩惱發動,現在及將來都要為此負上很重的苦業債。不由自主的被娑婆世界中的享樂所吸引,是使我們不能了解這番道理的最大障礙。我們不妨把執著比喻為油,從紙上消除油跡很困難,尤有甚者,灰塵與污穢容易粘在泊上面,使這張紙變得更骯髒。同樣,執著污染了我們的心,並且招引其他的煩惱。解除這種煩惱最好的方法,就是牢記輪回苦,然後發展出離苦因的心。

如果我們懼怕仇恨、執著、無明等污染的意念,就像懼怕烈火一般,就能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在每一棟建築物裡面,幾乎都有一個滅火器,是什麼原因使人把滅火器放在那兒呢?因為人們十分明白失火的破壞性多麼大,而且知道滅火器可以使他脫離危險,使家人安心的從事日常工作。同樣,對痛苦的恐懼,以及出離苦因的意念,使我們能夠對自己珍貴的生命做最好的安排。

讓我們想像有一對朋友在吃冰淇淋,其中一人的心沒有調伏,帶著很大的執著吞咽冰淇淋,吃下去的每一口,幾乎都造下一種惡業,他的心念反覆在期望、貪婪、沮喪以及失望之間穿梭,心中充滿這些意念,經常錯過冰淇淋的美味。而他的朋友有禅修經驗,知道輪回享樂的本質是苦,所以緩慢又安詳的吃冰漠淋,不讓貪心升起,損及他對冰淇淋的享受。因為他的心念不被煩惱所妨礙,甚至可以把這件單純的事情,轉化成純粹的佛法修行。這件事使他的朋友感到不滿足與不適,他卻能夠從中獲得短暫與究竟的快樂。這個例子顯示,出離心不但使我們在解脫輪回時感到快樂,即使身處輪回中,也會感到快樂。


摘自 堪忍尊者著《智慧的能量》
 



上一篇:堪忍尊者:輪回的緣起
下一篇:堪忍尊者:出離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