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轉載

 

步步蓮華:風雨人生 佛法人生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風雨人生 佛法人生
步步蓮華
半年前,“佛教”這個名詞在我的生活中可有可無,從未去在意過它,也從未想過有一天佛教會跟我有什麼關系,但後來畢竟還是結下佛緣。這其中有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因緣巧合,也有過一些曲折,但無論怎樣最終我是讓心皈依了,我想這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半年前,我的口頭禅是“好煩啊”、“郁悶啊”,可是半年後的今天,那些字眼已被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給替代了。當然,這兩者是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前者是越念越煩惱,越念越苦悶。念到後來是妄想和邪念越來越多,甚至有時都恨不得死了算了或者讓別人死了算了(我沒誇張哦,這個世上自殺、殺人、暴力及其它犯罪的人可都不少啊!而得抑郁症等精神病的人就更多了)。而萬德洪名,哪怕是天塌下來,也是越念越心安,越念越清淨,越念越幸福的。這一點,不信佛也不念佛的人大概是無法理解的。特別是有些年輕的朋友,如果給他們說這些感受,他們會嗤之以鼻,以為我發高燒胡言亂語了。但是念佛的同修們,就無需多說什麼的,相視一笑足矣——您們明白,對嗎?
人生無常,世事無常。最近生活中發生了一些事,我不敢說這些事讓我對於人生對於佛教增加了些許感悟,但這些經歷卻讓我深深感受到佛法的可貴。海濤法師說:沒有了佛法,生命就是痛。得了心靈癌症的人,大街上到處都是。我想曾經我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個。但是現在,我真的改變了許多——

2008年3月21日 星期五 晴
生活中的一場變故,讓我這個異鄉的游客,在這個繁華的大城市中突然變得一無所有,朝夕相處多年的朋友也不得不分開。年前辭去了喜愛的工作,現在開小店的打算又化為泡影,而我所“有”的物質生活,便是出租屋裡這些簡單而雜亂的日常生活用品。一個女孩子,遠在他鄉,突然之間,工作沒有了,錢沒有了,身邊習以為常的依賴沒有了,即將施行的計劃也沒有了,連接下來的生活費和下個月的房租都沒有了。
認識的人都認為我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最起碼夠不上樂觀與堅強。所以,當這種情況突然來臨,按照常理,我應該會以淚洗面,悲悲戚戚,煩躁不安,怨天尤人,甚至會失眠,會歇斯底裡。
曾經,我會。可是現在,我真的很平靜。沒有半點哀怨不平,沒有半滴眼淚,平靜如水。世事時時都演繹著無常,我沒必要為突來的變故驚慌。況且,順境也好逆境也罷,在時間的無涯荒野裡,都不過是短短一瞬。今天總會成為過去。
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出去找工作,淹沒在車水馬龍裡,穿梭在飛揚的塵埃裡。陽光下,風雨中,也許我應該感到辛苦感到辛酸感到委屈才對。可是,從這件事發生到現在,我從沒有過這些感覺。而且,常常想到師父慈悲的關懷、慈祥的面容就很感動;常常想到師父幽默的講法就很喜悅;也常常,一邊騎車一邊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念著念著就忍不住笑了起來。直到發現有人投過異樣的眼光時,才不得不將面部表情稍作調整,但心裡仍是挺喜悅的。如果那些人或是以前的朋友們知道我目前這樣的處境還自己沒事偷著樂會怎麼想?呵呵,會不會以為我大腦系統出了問題,指揮我做出不正常的反應了?
“笑看人生”,有了佛法後,我才終於相信原來人真的可以笑看人生,甚至做到。
感恩偉大的佛教,在人生的路上給了我光明的指引,讓我能坦然地面對這風雨人生。南無阿彌陀佛!……

2008年3月22日 星期六 陰轉小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很少再為世事流淚。並不是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緒,強迫自己變得所謂堅強,相反我覺得不管對人對事自己都比以前更心軟。但是,卻真的很少再有什麼世事能讓我大喜大悲。大概就像海濤法師說的那樣吧:愛而不依戀的人生。
不為世事流淚卻並不代表我沒再哭過。相反,在念佛的時候,當一句一句佛號從“南無”的情懷中自然而然地流出來時,眼淚常常不知不覺地悄然滑落。也有時,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在家裡,常常情不自禁地跪下去,繼而深深地拜下去。即使是小小的出租屋裡沒有佛像,即便屋子裡雜亂無章,而我也相信,當我們念佛時,佛就在我們身邊。當我流著淚深深地拜下去時,阿彌陀佛就在我的面前,慈愛無限地看著我。
而我該是多麼慚愧。跟很多人一樣,以前自己不解甚至誤解佛法。一提起佛教,就想到宗教,想到迷信,想到求神拜佛的人好可笑。當然,也曾傲慢地認為,這些跟我有什麼關系?我才不會那麼迷信,永遠不會!
再後來,認識佛教,接受佛教,信仰佛教,也是一個循序漸進又曲折的過程。
即使後來真的相信了有西方極樂世界,有一位偉大的阿彌陀佛,相信了念佛法門,也很願意往生,但是念佛從來都不知道應該努力精進,大多數時候還心猿意馬。也或者,什麼時候麻煩事來了,煩惱來了,才趕快為自己貼上保護膜——“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有時覺得自己像個自負的孩子,總以為自己已經長大,受傷的時候才想到回家。可是,流浪的孩子總是看不見,或者視而不見,母親那雙倚門守望的眼。我們不知道,無論自己走了多遠,永遠也走不出母親那溫柔的風景線。
阿彌陀佛就是那位倚門守望、無語悲凝的母親。流浪的孩子,不管你在外面怎樣窮困潦倒,不管你是否曾經都不屑於向著家的方向回望一眼,母親都永不言棄地默默守候,為迷失的孩子照亮回家的路。
阿彌陀佛又不僅僅是那位母親。母親的愛,博大無私而深沉——對自己的孩子。阿彌陀佛的愛,博大無私而究竟圓滿——對無量無邊一切苦難眾生,包括你也包括我。南無阿彌陀佛!……

2008年3月26日 星期三 晴
生活上的很多事情還是沒有解決。我會盡力去做,但不會憂愁煩惱——既然都已經“南無阿彌陀佛”了,我還想那麼多干什麼呀?阿彌陀佛,您讓弟子窮也好富也好,活著也行往生更好。呵呵,都交給您啦!弟子就順其自然地該干什麼干什麼吧,至於結果怎樣那就隨緣了。
先干什麼再干什麼呢?自己過得“辛苦”一點沒關系,但是我不希望給別人帶來麻煩。所以其它事排在後面,還是先想想看下個月的房租怎麼辦吧——不能拖欠。怎麼辦呢?我得理理思緒。算了,先念一個小時佛吧。看了看時間,然後告訴自己這次最少一個小時。我很想跪著念,於是跪在佛像(書中的聖像)前,念了起來。
開始心還比較靜,念得很安心很安樂很安慰。大概過了十來分鐘,一些“無關緊要”的“瑣事”漸漸浮上心頭。先是想到螺蛳。以前朋友沒出事時,我們倆在一起,還能買些小魚小蝦和螺蛳來放生。可是這幾天我只有賣東西剩下的十幾塊錢了。早晨買了面條後經過賣魚的小攤,也只能買點螺蛳來放了。但是現在我想到的不是這些。多年前那些不算難忘也不算精彩的童年瑣事,經過春去秋來的輪回,柴米油鹽的繁瑣,花前月下的浪漫,勞心勞力的工作,五光十色的誘惑,早已湮沒在一路揚起的歲月風塵裡不再想起。可是此時此刻,塵封已久的“不值一提”的記憶卻如此清晰地輕輕開啟:一個小女孩,跟弟弟和其他小伙伴一起,雨過天晴後,最開心的事就是提著袋子去山上撿螺蛳,還常常比賽看誰撿得多。撿回來後,嘩啦啦地倒在地上,一堆一堆地用石頭敲碎,扔在地上喂鴨子。鴨子吃得很開心,我們笑得也很開心,成百上千的生命在一瞬間被我們快樂地消滅。還常常喜歡撿出一些漂亮的螺蛳來做一些“游戲”。比如,螺蛳在爬行時,如果遇到什麼危險,就會迅速地把自己藏進殼裡。而我們的快樂就是給它們制造危險和傷害——趁它們爬行沒注意時,迅速地抓住它們的觸角往外拉,而螺蛳卻本能地把身子往殼裡縮,這樣導致的結果是觸角被我們拉斷。螺蛳痛苦地把受傷的身體藏進殼裡,而我們卻高興地笑了。也常常,跟它們玩夠了,或者看它藏起來還不服氣,干脆就把它一腳踩碎後揚長而去。還有一種“好玩”的游戲:掐住螺蛳頭那層橢圓形的硬質保護蓋,使勁地往外拽,希望能把它拉掉,讓它與螺蛳的肉體分離。如果成功了,我們就會很得意,很有成就感;但大多數時候是不成功的,螺蛳的整個身體都被拉了出來。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哭了。想到有時不小心被門縫夾了手指,指甲沒掉手指也沒斷,甚至都沒青沒腫,卻是那樣刻骨銘心地痛!而那些螺蛳呢?那些曾經被我傷害的無數生靈呢?“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記憶中,當它們被我一堆一堆地敲碎時,我明明看到,它們也曾痙攣,也曾顫抖,或許,也曾痛哭,也曾吶喊,也曾哀求,而我卻熟視無睹,讓它們所有生命的痛都淹沒在我們快樂的歡笑聲中。
南無阿彌陀佛!……
而今天,在佛號聲中昨日重現時,我無法不為自己曾經的殘忍和罪惡而哭泣。曾經的快樂,此時此刻帶給我的卻是深深的忏悔,深深的痛。
想到此,對我目前的處境,又有什麼理由去怨天尤人?有的只是歡喜承受,是無盡的慚愧,無盡的感恩。那麼多螺蛳被我敲碎了房子——它們的殼,被我置於死地,而我現在卻只是為房租的事感到麻煩而已,並不會有人來將我置於死地。而且,我還可以在這溫暖的小屋裡念佛,看書,寫字,上網,吃飯,睡覺,這點困難終會過去。雖然我暫時與朋友分別,但總還不像那些被我殘害的生靈面臨的是生離死別。雖然……自己目前面臨的這點所謂逆境,跟我曾經強加給那些弱小生命的痛苦比較起來,不知好了多少倍啊!因此,我有什麼理由怨天尤人呢?又有什麼理由不慚愧、不感恩呢?
兒時有過許多有趣的經歷,這些相對遜色的小事,對於很多人來說已不值一提,我也早已忘記。即使是前段日子常買了螺蛳來放生,也從沒有想起過這些往事。只是覺得自己有那能力時就順便救它們一命。買來之後嘩啦啦地倒進小河裡,念幾句“南無阿彌陀佛”就若無其事地走開了。從沒想過自己跟它們還有其它什麼淵源。那些“小事”,如果不是今天念佛,我大概永遠不會再想起。即使想起,也不會對那些曾強加於它們的苦痛有今天這麼深刻的感同身受。
南無阿彌陀佛!……
跪在佛前,念佛還在繼續,記憶之書翻過這一頁,腦海裡突然又出現另一個畫面:
老家的屋前有一棵高大的核桃樹,遮天蔽日還能長出美味的果實。兒時特別喜歡爬到樹上或在樹下玩。但是樹上一到夏天就會有一種綠油油的有毒毛蟲,只要一碰到它的毛毛,皮膚就會又癢又痛又紅又腫。我們都很討厭這種蟲,於是我又帶著弟弟和小伙伴們玩出了新花樣:仔細搜索哪片葉子上住了這種蟲,一旦發現,格殺勿論,而且殺的方式還很特別,我們把蟲從樹葉上弄下來,找來一些廢塑料袋點燃,把滴落下的滾燙液體滴到毛蟲身上。毛蟲顫抖,滾動,掙扎,皮膚被燙得吱吱作響。看到毛蟲這一系列反應,我們笑得好開心,一邊指手劃腳,“這邊!”“不要滴偏了!”“往它頭上滴!”“把它裹起來,這邊還沒滴上!”毛蟲在我們的“侍候”下開始還能劇烈地掙扎,漸漸地只剩下輕微的抽搐,最後終於不再動彈。看到它痛苦地死去,制造並享受了這個全過程的我們歡笑著,歡呼著,再去尋找下一個目標,樂此不疲地重復。
南無阿彌陀佛!……
我們總會盡全力去呵護好自己的每一寸肌膚。即使是一點點開水不小心濺到手上,也好痛的!我們會趕快用冷水沖洗,敷上藥膏,貼上創可貼,還是好痛!如果媽媽在身邊,還要拿給媽媽看看,讓媽媽心疼心疼——我們是那麼在乎自己的感受,那麼愛自己。可是我為什麼那麼自私?為什麼只愛自己不愛別人,不愛眾生?不但不愛還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現在生活上遇到了一些麻煩,可是我不想讓父母知道。在他們跟前裝得若無其事,甚至撒謊——我不想讓他們擔心,不想讓他們心疼,不想讓他們心酸——毛毛蟲的爸媽呢?它們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我活活燒死時,看到孩子痛苦地掙扎時,不會擔心,不會心疼,不會心酸嗎?
南無阿彌陀佛!……
我曾經那樣去破壞眾生的生存條件,甚至身體甚至生命,今天的我為何不該承受這樣的生存壓力?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讓我替你們念佛吧,希望你們能解脫,也希望你們能原諒我。已經淚流滿面,合掌跪在佛前,我仍在不停地念佛……
這一幕漸漸過去,另一個鏡頭在腦海裡越來越清晰:
農村收割後,會把玉米桿子在地裡扎成一捆一捆蓬在一起。過段時間後,這些柴禾裡便藏著許多老鼠。於是我們這些孩子又找到新的快樂:三個一群五個一伙,掀開柴禾,老鼠們四散奔逃,我們跟在後面吆喝著歡呼著,窮追猛打,被抓住的老鼠往往被打得頭破血流。這還不夠,如果碰上我們心情不好時,便把它們剝了皮,做成美味的燒烤。
南無阿彌陀佛!……
也許只有念佛時,這些早已遺忘的往事才會歷歷在目;也許只有在佛前,這些未曾放在心上的“雞毛蒜皮”的事才會讓我慚愧得無地自容。我抽泣得像個孩子,一邊哭著一邊繼續念佛。可是阿彌陀佛並沒有放過我,讓我繼續看電影——歷史紀錄片,一幕又一幕——
生活在地下的屎殼郎,我們把它用水灌出來,扔到火裡燒死!
未出殼還活在地下的蟬,我們叫它蟬花。找到它的洞穴,扒掉,把蟬花抓出來玩耍,常常還沒出殼就被我們折騰死!
住在河邊沙洞裡的燕子,想盡辦法也要把它們給抓出來!
樹上的蟬,抓起來,要麼掐掉翅膀,扔掉,喂雞鴨,或者弄死。要麼留著翅膀,找一根狗尾草,穿透它的身體,看著它帶著一根草搖搖晃晃地起飛,我們好開心。(如果是我自己身上插著一把刀驚慌地奔逃,會是什麼感覺?)
南無阿彌陀佛!……
曾經我總是搞不懂,為什麼佛書上總說“往昔所造諸罪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呢?為什麼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總說自己是罪人呢?又沒殺人放火,有什麼罪?我想以後不會再有這些疑問了。今天才念了一個小時佛,想起來的罪過都那麼多,沒想起來的還有多少呢?無量劫以來所造的罪又有多少呢?有了今天這些感受,有了目前遭遇的所謂“逆境”(可以說是果報),以後我再也不會去欺負那些比我弱小的眾生了!再也不會了!
心情平靜一些後,看了看時間,還差幾分鐘才到一個小時。又想到自己念佛怎麼可以這樣去計較時間?要超過一會兒才行。又念了幾分鐘,突然又一件事浮現在眼前:小學時,有次與同學去買東西,居然偷拿了別人的商品!這一次,我不但哭了,而且大哭起來。我怎麼還做過這樣的事!在佛前深深地拜下去,羞愧得無地自容,不敢再抬起頭來!同時在佛經上看過的一句話掠過心頭:偷盜者,報貧困。今天的我為什麼不該被一點房租困擾呢?即使有更大的“苦難”,我也沒有什麼理由怨天尤人啊!只有慚愧,只有忏悔,只有感恩,只有不停地念不停地念:南無阿彌陀佛……
 

上一篇:無華:盤點心靈
下一篇:心智:癌細胞變蓮華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