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佛教知識

中國僧服知多少

發布:清淨乃空     日期:2012/3/1 20:55: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中國僧服知多少

剃除須發,身著染衣是佛教僧侶最顯著的標志

剃除須發的出家儀式,自佛世至今二千多年來都沒有改變,但是在僧服卻依佛教傳布地區氣候的不同,而有很大的變化。尤其中國幅員廣闊,南熱北寒,佛教流傳時間最久,以致中國僧侶的服裝在時代中變遷很大,與印度原始佛教僧侶的服制比較起來,不論在形式、顏色及功能等各方面都相差很遠。

原始佛教僧人穿著糞掃衣

去除貪心、揀別外道在僧團成立的初期,佛陀和他的弟子們都穿糞掃衣──一種用破布制成的衣服。這些破布或來自墓地,或是在大街上、垃圾場撿來的。後來佛陀也允許信徒供養僧伽布料,不過要先把它剪成幾塊,然後縫在一起,為的是要減低它的價值,減少僧人的貪染。穿這樣的衣服除了表示僧侶過的是一種簡樸的宗教生活外,還有揀別外道的用意。因為當時其他教派的苦行者,有的穿著樹皮或草制成的衣服,有的穿用毛、羽絨或鹿皮制成的衣服,甚至有的人一絲不掛(在印度至今仍有這樣裸形的苦行者)。佛陀不僅不主張縱欲的行為,也不提倡上述極端的苦行,因為他從經驗裡得知這種苦行對解脫並沒有任何助益,而糞掃衣能夠去除比丘對外在物質的貪欲,又足以達到遮蔽身軀、保護身體,防御冷、熱、蚊、蟲、風等的功能。它毋寧是當時一種最好的、最簡便解決穿衣問題的方法。

佛陀反對苦行,也反對奢侈,所以規定僧人只能擁有三衣──安陀會、郁多羅僧和僧伽黎。安陀會是五條布縫成的中宿衣(下衣),郁多羅僧是七條布縫成的入眾衣(上衣),僧伽黎是九條乃至二十五條布縫成的大衣(注一)。三衣之外加上僧只支(覆肩衣)和涅盤僧(裙子)則成五衣。

以“點淨”或“染淨”破壞衣色

這些衣服除在縫制、數量上有所規定外,在顏色上也規定要先“壞色”,不許用上色(注二)或純色,如黃、赤、青、黑、白五大色就不許著用。佛陀教導比丘們從樹根、樹皮、樹汁和花提煉染料,破壞衣色的整齊,免除對衣服的貪著。

平常我們所說的“袈裟”就是“染色”、“不正色”的意思,在佛世時只有指出那些顏色是不適當的,到佛滅後,由於各部派所持的律有所不同,對如何是“壞色”也有不同的看法,大抵分為二種──“點淨”或“染淨”,“點淨”是在新衣上有一處點上另一種顏色,“染淨”則是將新衣染成壞色,不論是“點淨”或“染淨”,法定有三種壞色──青(青而黑的色)、黑、木蘭色(赤而黑的色)(注三)。

袈裟顏色隨部派規定有所不同

西元二、三世紀時,印度的佛教在戒律上分為五部,為標幟自己的宗派,三衣便有不同的規定,如後漢安世高譯《大比丘三千威儀》中便舉出薩婆多部著绛袈裟,昙無德部著皂袈裟,迦葉維部著木蘭袈裟,彌沙塞部著青袈裟,摩诃僧只部著黃袈裟。現在東南亞各國的僧人都著黃色袈裟,正是摩诃僧只部的流傳,雖然五部的衣色不同,但原來的赤色袈裟卻在五部通用。

西元七世紀時,義淨法師傳來的說一切有部的律制,談到僧服的顏色是赤色的,而玄奘大師旅印時所見那揭羅曷國保存佛陀的僧只支是黃赤色,梵衍那國阿難弟子商那和修的九條僧只支是绛赤色,可見有部的僧衣是赤色的。中國的僧服分為法服、常服二類

中國天氣較印度寒冷,僅僅三衣不可能御寒,所以三衣之外需有其他衣服。因此中國僧侶的服裝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常服,就原有的服裝稍微改變式樣而成,為御寒之用,是僧人日常穿著的;一類是法服,就是只在法會佛事期間穿著的三衣。

紫袈裟、朱紅袈裟為尊貴衣

佛教傳入中國以後,有部僧侶到中國弘法的人最多,漢末牟融的《理惑論》中說:“今沙門被赤布,日一食,閉六情,自畢於世。”可見當時的僧服是赤色的。唐武後時,沙門法朗等九人翻譯大雲經,武後依唐代三品以上服紫的規定,賜給他們紫袈裟(見《唐書》)。從那時起至宋代僧人以受賜紫衣為榮,一時之間,穿著紫色、绯色衣蔚為風尚,完全不按戒律的約束。

袈裟的顏色隨意選用,特別是隨著常服的顏色而任意改變。如常服有缁、黃、褐等色,袈裟也有著許多顏色。在《酉陽雜俎續集》中就曾形容僧人的法衣形狀如稻,顏色如蓮;又說如赤麻白豆,若青若黑。雖然中國僧衣的顏色如此多樣,一般還是以朱紅袈裟為最尊貴。但是古代所謂“赤衣”是紅而兼黑或紅而兼黃的顏色,並不是純赤色。

僧服顏色混亂的情況,一直到了明代洪武初年制定僧侶的服色才得以統一。那時規定的服色是──禅僧(注四)茶褐色常服、青色腰帶、玉色袈裟;講僧玉色常服、綠色腰帶、淺紅色袈裟;教僧黑色常服、黑色腰帶、淺紅袈裟。而現在僧侶的常服大多是褐、黃、黑、灰四色。

“缁衣”成為僧人的專稱

僧侶的常服在最初時是與俗人相同的,只是在顏色上有所分別,如缁衣之類,它究竟是什麼形式,什麼顏色呢?

缁色是黑色中帶點紅色,如果黑色再多一些,就會近於黑色了,這種缁色可能與有部的赤衣(黃赤色)有關。東晉和石趙時,僧人便有“缁衣”或“缁流”的稱號,如劉宋時孔凱稱慧琳為黑衣宰相(見《通鑒》)。齊初荊州竹林寺僧慧與玄暢被稱為黑衣二傑(見《高僧傳?僧慧傳》),可見“缁衣”久已成為僧人的專稱了。一直到清代,僧人也仍著缁衣。

“缁衣”和“白衣”是僧俗的對稱,如果說到在家與出家,通常會提到“缁素”、“缁白”這些名詞,為何在家人會被稱為“白衣”呢?那是因為當時一般人多穿白衣的緣故。原本在漢朝時,平民多穿青綠色衣(注五),到了三國時,由於天下歷年荒亂,人民更加困苦,所以穿白衣成為習尚。正在這時期僧侶增多,衣服尚缁,才造成“缁素”的說法(注六)。直到唐代,一般百姓仍穿著白衣。

但是僧服也不一定一直是缁色的,北周武帝時曾因“亡高者黑衣”的谶語,下令僧侶改穿著黃色衣(見《僧史略》)。從此以後僧人常服的顏色便五花八門起來了,如有黑色、赤色衣,也有青黃間色衣、褐色衣。

僧人以方袍為常服

僧侶常服的式樣在最初與俗服相同,直到東魏法上法師時僧服的樣式才有規定(注七)。經過隋末的喪亂,僧侶的服裝又與俗服混同起來(注八)。唐朝義淨法師在《南海寄歸傳》中提到唐時僧尼著用禅袍、襦、衫、□褲(有裆的短褲)等類衣服(注九),還有特制的如偏衫(注十)和方裙二種衣物。

其實那些亵衣、襦、衫等未必有所規定,仍是隨著時代與俗人的衣服一樣。漢魏的俗服是常常變更的,有時廣領而大帶,或作垂胡袖,或長裙曳地,或短衣蔽腳。僧人的外衣為與俗服有區別,所以才有“方袍”(另一名稱為“海青”)的出現。“袍”是長衣(長至足上,有表有裡)的統稱,一般人都穿著長袍,僧俗袍衣的差別是在裙與袖作法不同,“方”是對“曲”而言的,漢朝時的江充就曾穿著曲裙單衣去見漢帝(注十一),可見俗服是曲裙而僧服是方裙的。而且方袍的衣袖也是采取方的,不像俗服的袖管作窄而圓的垂胡式,這應當是“方袍”名稱的由來。

在宋元明三代,僧人也穿著“直裰”,如明朝蓮池大師就曾在《沙彌律儀要略》中告誡新學的沙彌,在入廁前要“於竹竿上掛直裰,摺令齊整”,可見當時的僧人常服即是直裰。直裰是一種比較寬而又大的長衣,背的中縫直通到下擺,所以也稱為“直身”,是宋代士大夫階層平時所穿用的服式。

僧衣的另一名稱是“衲衣”。衲是補綴的意思,因為袈裟是由多數碎布補綴而成,所以譯作衲衣。在《長阿含經》中曾提到迦葉尊者著衲衣去見佛陀。《大智度論》中也有說五比丘曾問佛陀:“當穿著何種衣?”佛告訴他們:“應披衲衣。”這都是指袈裟而言,但是後來僧侶的常服,也常是破舊經過補綴的,衲衣於是成為僧服的通稱。由於穿著衲衣的緣故,所以比丘也常自稱老衲、衲僧、衲子,僧眾就稱為衲眾。

結語

中國佛教與印度原始佛教的僧團生活,基本上有很大的差距,佛制三衣是為讓比丘遮身和御寒之用,所以三衣不可一刻或離,例如若不穿安陀會就會成為裸形外道。但是在中國,三衣只有課誦、佛事、法會時才會穿著,與原制相差甚遠。直到現在,中國的僧服仍是分為常服、法服二類,只是連方袍也成為佛事法會時的服裝,而平常所見的就是短褂、羅漢褂、長衫等衣服了。

中國僧服的演變,使我們看到僧人受到各種社會風尚的影響,而不斷改變僧服的顏色與樣式,或許有人會以為僧人如此就是同於流俗,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我們可以發現正因為這種根植於本土的改革,不但使僧人生活的基本所需得到安頓,更創造了屬於中國的穿衣風格,才使僧人於中國繼續生存下來,而不受限於印度的原制,這種漸次轉變的過程,或許可以做為中國佛教迎向時代的一面借鏡。

 



上一篇:民間養生術:做一次就是吃一次十全大補藥
下一篇:陳兵:佛教修持與心理衛生

淨空法師法語精選成書《佛法與生活》,迎請:http://big5.xuefo.net/fobao/fobao_23.htm



(公眾號:佛教為主)


淨土法門法語公眾號)


無量光公眾號:素食等)


學佛網個人微信號)  


(微信打賞我們)


無量光慈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