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介紹

拜佛見佛的邵海峽居士,學佛經歷

發布:我去極樂     日期:2013/6/17 9:56: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淨空老法師說:

(在《大經解科注》第487集18分鐘時講到邵海峽居士) 

她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水平,邵海峽,一位農村最普通不過的婦女,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念佛成就,至少是功夫成片,她的念佛方法一定會給廣大念佛同修提供相當有價值的參考。隨開林法師到香港參加法會,得到老法師的接見。念佛拜佛兩年時間,幾次見佛!手中、腳下拜佛時常現蓮花!

   昨天跟開林師來參訪的內蒙的同修們,裡面有幾位接觸佛法的時間不長,其中一個只有兩年,還有一個是三、四年,他們的成就太殊勝了。其中一個,諸位看到的,生病二十多年,中西醫都看不好,最後聞到佛法,念佛念好了。最初念的半年,功夫不得力,他很難得,不斷的改進。到最後是萬緣放下,用真誠心念佛,不到兩個月,二十多年的疾病全好了,現在跟正常人一樣。文化水平不高,只是小學二、三年級的水平。告訴我每天睡眠兩小時,一天拜三千拜,日夜不休息,就是念佛、聽經、拜佛,真精進!見到阿彌陀佛,見到蓮花。拜佛的時候,拜下去的時候蓮花很大,站起來時候蓮花好像就縮小了。大拜的時候,手撐出前面是兩朵小蓮花托著手。他來問我這是真的、是假的?感應不可思議。阿彌陀佛等於說給他授記,告訴他,勇猛精進,決定往生。他來見我,要我給他印證。我告訴他,決定不能懷疑,一定要相信。印證的標准,一定要用經教,不是我們個人隨便可以說的。他跟經教裡面所說的相應,這真的,與經教講不相應,就不是真的。我們自省、幫助別人,不能離開經教。經教,這一本《無量壽經》足夠了。尤其是集注,內容非常豐富,集注裡面我們看到幾十種經典,一百多種祖師大德的開示,這就是標准。

  小學水平,識字不多,他也發心出來講經了。好,帶頭,做個好榜樣。講經不一定要高學歷,高學歷未必把經講得好。為什麼?這是從誠敬心當中流出來,於學歷不相干,這個一定要懂。我們看六祖跟神秀兩個人,要從學術上來說,神秀比六祖高得太多了,人家通宗通教,講經教學的大法師;六祖惠能不認識字,沒有念過書,怎麼能跟人相比?學術,惠能大師比不上神秀;悟性,神秀大師比不上惠能。惠能大師悟性高,六根接觸六塵境界,他能把境界看透。這個看透就是大乘經教上所說的,一個人、一個物、一樁事,他能把它的性相、理事、因果統統看穿,這個神秀大師做不到。所以五祖不是感情用事,衣缽傳給六祖,沒有傳給神秀。這種示現,用意非常深廣,我們要細心去體會,從這個裡頭去學習。——恭錄自《淨土大經科注》第478集(18分鐘處)


邵海峽居士學佛經歷(親自報告)


   阿彌陀佛,首先我要感恩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感恩龍天善神的護持,感恩阿彌陀佛,淨空恩師的教導,我還要感謝各位長輩、各位老師、各位同修們,大家好請坐,阿彌陀佛。我今天和同修們,和各位老師,把我學習佛法的經過和各位老師介紹一下,我學習佛法兩年零兩個月了。我聞到點法喜,和同修們分享分享。

一.初聞佛法,癱瘓一年重病在身,姐姐帶來淨空法師光盤

   從我出生說起吧,我出生有病,各個大夫都看到了,沒有治好,母親要把我扔了,我父親又找來一個大夫看了我一夜,我吐出了一口痰,第二天早起就好了,好了以後也小時候就多病。我是什麼時候聞到佛法了呢,是2010年3月份,我父親過三周年的時候。我打算不回去了,我姐姐說你回來吧,我給你點好東西。我家庭非常艱苦,我經濟條件一直姐姐支持,我以為是經濟上的東西,我說那我就回去。就這樣,我爸爸三周年我們姐妹三個都回去了,我姐姐拿了兩套光盤,到家之後,她從書包裡拿出來佛珠,我見到佛珠之後就特別的喜歡,就覺得這個東西特別的重要,特別的貴重。因為沒有學佛,我就說姐姐,這串佛珠真好,姐姐說“你喜歡就給你吧“。就這樣給了我,她說“我拿了兩套光盤,給家裡一套,給你一套。”我說“好,好。”她說的,“法師講的光盤”。那時候我不知道阿彌陀佛是誰,淨空恩師是誰。因為我從小就有病,,2009年聞到佛法頭一年我就病重了,癱了一年,那時候腿腫,下半身都是腫的,各大醫院,北京的醫院也都看到了,也沒確診查出什麼毛病,就是腿腫,快腫到身上了。醫生說如果腫到上半身,命就不好保了。那時是西藥治療,打消炎針,怎麼打也不管用。2010年能支撐站起來,就回老家了,我姐姐說“你念佛吧,念佛能好”。我說“我這是死病,念佛能好麼?”我姐姐說“只要你真心念佛,能好。”我說我這是死病阿,我姐姐說“那別人怎麼不得?”我一想,可不是麼,比我大的比我小的,怎麼就我得呢,忽然就把我的心裡說開了。那時候就覺得佛特別的好,不知道怎麼回事。姐姐說,你就念佛,聽光盤。我就喜歡追著姐姐,聽姐姐說佛,說法,特別愛聽。姐姐說“這個光盤和書,你不要像看世間似的,你要放在高處。”

   姐姐走後我第二天就離開了。弟弟開車送我們到通遼火車站,回去一路上我就覺得光盤特別好,特別高興,一直懷裡抱著。到那裡吃飯,親屬好幾位,我就把光盤放在別人包裡了。飯後我們返回火車站,我發現光盤沒拿,心急得都提到嗓子眼了。我趕快給弟弟打電話,其他北京來的說不用拿了,我們給你刻。我那時就想,能一樣麼?我就打了五個電話,第五個才打通。弟弟說姐姐你別著急,我一定給你送到。那時其他人已經上火車了,我身體不好,就買了臥鋪票。200多塊錢票錢對我也很重要,別人說你先上吧不然來不及了。我說你們上吧,我要等光盤,來不及就不坐了。我兄弟給送過來了,我心裡特別高興,很感激兄弟。弟弟讓我趕快上火車,我到了火車位子火車就開了。

二、最初念佛不知回向,病的更嚴重

   回家之後,姐姐讓我看光盤,念佛,那時候我就念。那時候沒那麼精進的念,連干活帶念。越念病越厲害,腿又下不了地了,又癱了,一下地立馬就腫,就像口袋裝了水似的。我上廁所都是半站著,我的手端碗都端不了,肩膀一高一低。二十多年和植物人似的躺著睡覺,不能像正常人的。我念佛念的病厲害了,就給姐打電話,說“姐,你不是說念佛可以好麼,我怎麼念佛更厲害了。”姐說“你念的少,要多念。”那時是六月份,病魔纏繞,我也睡不著覺,整夜的哭。正好睡不著覺,就整夜念佛。那時我丈夫就說我,你還不睡覺了。我就偷著念,怕家裡說我迷信。丈夫、女兒一回來,我就把電視讓給他們。我就上廁所,廚房,或者上外面干活就念佛號去了。晚上他們睡著了我就整夜的念佛。那時候病的更重了,做飯都是家裡人伺候。別人打的最好的消炎針沒有副作用,我打就昏迷。後來用中藥,整袋子往家拿藥,醫生也是看到了,病就是不好。我就和我丈夫說我的病以後是大病,現在就這樣也查不出。

三、念佛回向冤親債主後,二十八天,大病痊愈,可以干活

   整夜的哭,我就給我姐姐打電話,說我念佛病的更厲害了。我姐說“你回向了麼,回向給你的冤親債主”。我說:“什麼是回向,我沒有冤親債主,這一生沒和誰紅過臉、和誰吵過架。”那時候我不知道什麼是冤親債主。“就是你累生累世的冤親債主。”阿,那時候剛聞到佛法,看恩師的《認識佛教》《真學佛真受益》《三皈依傳授》後來看《無量壽經》,她說累生累世我就知道了,回向了有二十七、八天,身體就好了,什麼活都能干了。開始的時候套棉褲,穿多少都是腫的。回向個二十七八天,真是一天一個樣子。二十七八天就什麼活都能干了。(掌聲)阿彌陀佛。

四、精進念佛、拜佛一個月治好了女兒的病

   這時候我女兒的病就上來了,我沒學的時候她哪都不疼,這一學佛她就開始肚子疼,她上高二,她每次都是趕上中考、高考疼,一疼就四五天。一般女人都知道這種疼能挺住,她的疼是鑽到脊梁骨髓裡的疼,根本受不了,一疼四五天就上不了課,折騰的家裡都不消停。她的毛病也都是中西醫都治了。各種止疼藥都不管用。我就給她治,我給她熬藥。我就給我姐姐打電話,“她怎麼一點都不見效,不但不見效還加重,到哪裡都查了就是查不出來。”我姐姐說“你到醫院徹底查查什麼病,真有病就給她治,沒毛病就念佛”。到醫院查就讓繼續吃藥,查還是這個毛病,也還是吃藥,那我不治了,我就念佛。回去和姐姐商量“還是這個病”,姐姐說“你給她念地藏經”我說,我不認識字。她說“你念地藏王菩薩名號”,我說地藏王菩薩我都不知道是誰。因為那時候阿彌陀佛和淨空恩師我都不太了解,又讓我改地藏王菩薩。她說“你要下午一點到兩點上香,發願念地藏王菩薩一個星期或者兩個星期”我說那我念一個月。念到第三天我的腿又腫開了,給我姐姐又打電話,姐姐說“你回向把你名字也加上”又加了三天,我骨頭縫也不疼了。

   我繼續給我女兒念。淚水汗水都流下了,我家是水泥地,水泥地都壞了。我那時候不知道拜佛,一點到兩點上香,一柱香一小時零十幾分鐘,一開始一百來拜,幾十拜。那時候不知道鋪墊,覺得鋪墊子對佛不尊重,那時候頭頂頭發就磨沒了。起繭子,挺厚的。二十七、八天的時候,磕頭磕的淚水汗水,流地上一片。我的房間裡沒有窗戶,到了二十七、八天的時候就感到有呼呼的自然風吹,那種風讓人特別舒服。淚水、汗水就都沒有了。拜到二十七天快圓滿的時候,現在學佛懂了,那時候不知道。考題就來了。我女兒的病都好了,我的病也好了,可是外面的緣又來了。

五、佛菩薩出考題——修忍辱

   那年村裡修路,挖下水道的溝,我們對門鄰居上我這邊來挖土,因為修路地基已經挖出來了。一挖水就到我家地基這邊了。我那時候也聞到佛法了,就想挖就挖去吧。我公公過去了,看到這種情況說“你怎麼不在你那邊挖土”她說“我就挖,就挖”。兩個人就吵起來了。我就念佛,拉架。就勸我爸爸“快回去吧,挖就挖吧,是我們住,不是您住。”我拉也拉不住就說“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願所有眾生都改掉惡口的習慣。”村裡就過來一個人把我爸拉走了。還差三天圓滿,我就要上香,我剛要上香的時候,就有敲門聲音。我知道是她來了,心想你別來打擾我,我在念佛,等一個小時以後你愛殺我、打我我都認。結果敲了三次門,你看佛菩薩來了你都沒給開門,還在拜佛,念佛呢,這道題又沒答上來。(笑聲、掌聲)阿彌陀佛。

   就這樣我繼續拜佛,等拜佛出去之後,對門鄰居說,“海峽,你給我治病去”這道題目出去又沒答上來。我說“嬸子我又沒打你,我又沒罵你,你怎麼讓我去給你治病呢?”她說“就讓你給治病,你不給我開門,就是躲著我”我說“嬸子我真的有事情”。把***找來了,把我娘和我爸爸找來了,給她賠不是,誰都不行。我想怎麼給你賠禮也不依不饒的,當時我扭身想回來,他兒子說“咱們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我說“你和你娘說說,我真的不是躲著她,我學佛呢,在上香念佛,我真的不是躲著她,你勸勸她。”我扭身就要回來,我娘就叫我過去,說“海峽你說破了吧”我本來還不想說破。說“嬸子,我學佛了,上香念佛呢”。就這一句話,多兩句話都沒說,她就樂了,高興了,上屋就給我拿水果去了,(笑聲)阿彌陀佛。

   這件事情就過去了,村裡人就知道我學佛了。這個考題也沒答完,也沒答上,就來更大的考題了。我們村子,派三個人打掃衛生,給我拍派了兩個村裡最厲害的,給別人派的時候別人都不跟,我以前不在村裡工作,不太了解她們。別人說“看給你派這兩個人都是最厲害的,大隊派給別人,別人都走了。”我說“不就是干活麼,誰都行,誰都一樣。就這樣干活,還真的來了問題。我的病好了,同修學佛的來我家問的就多了。我說“就一句佛號,一本無量壽經,特別簡單,我活的簡單,學的簡單。恩師說了,成佛沒那麼難,我也覺得成佛沒那麼難。我們三個打掃衛生,有一個就和我學佛了。

   打掃衛生有時候碰到一起,她有不會的就問我,我知道什麼就說什麼,一起討論佛法,另一位就以為說她什麼了。她一天早起,見到我就罵我。我們必經學佛了,懂了點了。她怎麼罵我,我就念阿彌陀佛。她就和別人說,我怎麼罵她,她也不還手,我就更來氣。罵了我整一天,站在我們門口罵,我從小沒和誰吵過架,沒和誰紅過臉,這樣罵我,我真的受不了。我打掃完了趴在炕上就哭,這學佛是怎麼學的,一個大題一個大題這樣考我。我真的不想學佛了,那時候就真的起心動念了。學佛太難了。那時候我就哭,念佛。她在門口罵也不回去阿,我得出去應對應對阿,眾生,在屋子裡干哭也不行,我一出去,那時候已經冷了。我一看這樣不出去也不行,就出去了。她長的很魁梧,燙頭,臉也氣的青了。她罵我什麼我就答應,連哭著答應說,你要是罵累了我就給你拿個座吧。(笑聲)“我又沒招沒惹你,我要真招惹你,你打死我都認”。我那時候就是委屈。我那時候如果是歡歡樂樂的,我的境界又不一樣。(掌聲笑聲)阿彌陀佛。我就哭,回去念佛回向給她,她不走村裡來人給她拉回去的。

   第二天,八點上班,連收垃圾,全街的人都出來了。我還是念阿彌陀佛。我說我做什麼了,知道的人知道我沒招她,不知道的全街的人都以為我造了五逆十惡的罪了。第三天還是罵。我妹妹比較厲害,說“你還學什麼佛,別人都騎在你脖子上拉屎了”我那時看她太可憐了,臉氣的青了,他們讓我打,我又看著可憐。我真的起心動念,給我姐姐打電話了,說“我不學佛了。”我姐姐說“一邊是地獄。一邊是西方極樂世界,看你往哪邊邁。”我說“我真的不學了”,我姐姐就落下了電話。家裡人說找***解決吧。他們和***說的挺好的,說“這兩口子挺好的,第二天不再找麻煩”。我開始說不學佛了,但是西方三聖刻在身上,甩也甩不掉。我繼續念佛回向給她。那時候腦海裡就恩師的一句話,“罵你的人也好,打你的人也好,你吃虧一百年成佛菩薩了,何況你還活不到一百歲”。這些天全是這句話。和我一起打掃衛生的,也聞到佛法了。說,“你學佛學到這樣,如果她這樣我肯定打她”,我說我就覺得看她可憐。妹妹說“別人都把你罵成這樣了,你還看她可憐。”第四天了,她還是罵。這四天腦海裡,全是“罵你的人也好,打你的人也好,你吃虧一百年成佛菩薩了”第四天還是罵,我就阿彌陀佛。她說“你還阿彌陀佛呢,你還燒香拜佛呢!”我說“那你說我怎麼辦,你要不把我打死,我正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如果成就了我,我成佛之後肯定第一個先度你。”(掌聲)

   她這四天和游街是的,村裡的人問,為什麼這麼罵她,她一句話也不還口阿。另一個人就說“她學佛了”。(掌聲)阿彌陀佛。村委會的領導去香港旅游了,第一天罵的時候村委會的領導在香港就知道了。說,“等咱們回去就不罵了”。第五天村委會領導回來了,確實不罵了,就把她的工作給辭了。她就來找我來了,說“海峽我來求你了。”我說“你說”她說“求你和村裡說說讓我能繼續上班,你去求我肯定能上班,我罵你你別恨我。”我說“我一點都不恨”。我去了村委會,跑了大官小官都不行,再求就直接關門。這道題就這樣過去了。過去之後就不一樣了,特別的好。(掌聲)阿彌陀佛。

六、一門精進,長時熏修,每天拜佛四千多,見金人加持

   繼續聽經,念佛,你能感覺到特別好,我幾乎是白天聽經,晚上念佛,因為白天還要干活,有一畝地的園子,還要做三頓飯,我在家裡就大點聲音,在地裡也沒念佛機。念佛號,我的病就都好了,什麼活都能干。飯就漸漸少了。活一點不少干,糧食還省了。(笑聲)以前三畝地我要干半個月,現在一天就干完了,還不累。現在晚上就繼續聽老法師的光盤。老法師說一天八百拜,我女兒病好後我就不拜佛了。

   我去就三鞠躬,一拜我一定要向西方諸佛菩薩學習,學習您的大慈大悲,因為我的病好了,我的女兒病也好了,一分錢也沒花。按照世間說把你的病治好了,你最起碼要買點東西吧,最起碼買點水果吧。可是阿彌陀佛什麼都不要,就要這一句佛號。第一句話我就說阿彌陀佛,我一定向您老學習您的大慈大悲,向西方諸佛菩薩學習。第二句話,等考題結束後,我一定要和所有眾生結佛緣,結法緣,結善緣。(掌聲)那時候我不知道,自己就出來了(話)。老法師說一天八百拜,把我的心說敞開了。老法師這麼大年齡一天八百拜,我們小小的凡夫一拜都不拜。聽到之後就干,我也要拜,那時候就一天七百,八百,以後一天加一百,加二百,越拜越輕松,同修們說我拜佛真是享受了。越拜越多,現在已經得到四五千拜吧。(掌聲)

   我聽經拜佛都是晚上拜,那時候拜多的時候就沒有空間也沒有時間了。我那時候瘦的沒有現在胖,今天吃東西了。那時候吃很少的東西,有時候就不吃,瘦的已經皮包著骨頭。我丈夫就說我,你看看村裡都說你什麼,你瘦成這個樣子,都沒有人模樣了。立馬就有話出來了,我剛學佛我不懂。“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相由心生,境隨心轉”。相都是你心裡想象的麼,你說好看就好看,你說不好看就不好看麼。早起就告訴你這句話,字也特別清楚,我不認識字,也能告訴你字。有一天我起來,丈夫問我,你還睡覺不睡覺了。那時候我幾乎不睡覺。那時候我特別歡喜,越拜越好,不吃飯不喝水行,不讓我拜佛不行。不讓我聽經不行。(掌聲)阿彌陀佛。

   我晚上幾乎十二點多,一點睡覺。打個盹就可以起來那時候,因為我病魔那時候也整夜念過,打個盹就過去了。“你可能折騰了,你看你都迷了”。我說“迷了我就好,恩師不是說了麼,迷了就去西方世界。”家裡和村裡人就說我“你傻阿,一天拜多少拜,又不吃好的”我妹妹一到我家看我吃的東西就掉眼淚,哭,說“太苦了你,你學佛也不能學到這麼苦阿”我說“我吃什麼都一樣,我吃什麼都是白開水味,吃好的吃不好的都是這個味道。做飯的糊鍋巴,糊了很厚我吃了一點苦味都沒有。”我妹妹說“你吃的東西,我家的狗都不吃”。(笑聲,掌聲)阿彌陀佛。我說“沒事”。就這樣我早起起來還是繼續拜。

   早起起來就告訴你“一門精進,長時熏修”。這個聲音告訴你的特別清楚,讓你看到,讓你見到才告訴你。永遠刻在你身上,永遠忘不了。這個聲音就像鑽井,鑽在你前頭。給你深深的往裡扎,一門精進,長時熏修。我就這樣繼續拜,就這樣我有一天早期拜佛的時候,就來了兩個金色的人。我不懂,那時候剛學佛不到一年,拜佛的時候就來了兩個金色的人,站在我兩邊。給我發光,我那時候身上就和過電似的,滋滋的過電,特別的舒服。不像咱們觸電那種的,咱也接觸過。(笑聲)它特別的舒服,從頭上到頭下,隨後你的身體就開始發光,那光就像孫悟空見到阿彌陀佛時候的,阿彌陀佛成佛的時候眼睛放的光。全身發光,眼睛往外冒光。那時候我不知道,我就使勁晃腦袋,可是這個境界還是沒有過去,放光還是有一分鐘。出了佛堂,就感覺人沒有身體似的,飄著那樣走路。

   那時候我也不知道,我開始聽《無量壽經》,我開始聽《認識佛教》《真學佛真受益》和《三皈依傳授》,聽完我就想聽別人的光盤,因為竟是這個老和尚講,那時候不知道恩師是誰。我姐姐說“有了,都給你拿去了,什麼《弟子規》阿,別人的”可是我按哪個鍵都放不出來。我說“姐我怎麼放不出來”。我姐說“我都是放過的,能放。那就是讓你聽老法師的光盤,不讓你聽別人的。”我說“那讓我聽了老法師的我就繼續聽老法師的。”一本《無量壽經》,一句阿彌陀佛。見到兩個金色的人後,我聽完了一遍《無量壽經》之後,懂了點了,才能放出別人的光盤。

七、此方是淨土,淨土是此方。拜佛見西方三聖來加持

   這樣過了沒兩天,我就想說佛說法。和北京的同修我結緣不上,我姐姐是東北赤峰的,她都是從北京結緣的。我活的很簡單,外人說我們兩口子傻。我來不了。姐姐說“有佛菩薩加持,你能來”。我就來北京自己拿光盤,那天拿光盤,比有人領著還順,到哪都有人告訴。這樣我就拿光盤方便了。我一直想和北京同修結緣。我姐姐說“要不你憋的慌”,是憋的你難受,就想和同修聊聊,和同修說佛說法,如果和來家的同修說佛說法好像比拜一天佛還好。

   有一次去佛友家,我想和她聊佛法,他們聊的是世間法。我呢,你如果聊世間法我聽不到,你如果聊佛法,我能聽到。我等了半個小時他們也沒走,我就走了。我的時間特別重要。佛友說“我知道你要聊什麼,我第二天去找你。”第二天我就等著,我聽著《無量壽經》就昏迷了。我是越痛苦,越不得勁就越想去佛堂拜佛,我就掙扎著去佛堂拜佛,就拜了幾個,還是拜不了。那時候,腦海裡就出現了,阿彌陀佛,弟子學佛學趟在炕上了,這同修來了誰還感跟著我學佛阿,這不是給同門摸黑麼。可是感應就是讓你躺著。我就趟了一天,同修一個也沒來。每天丈夫女兒都不回來。那天丈夫回來了說“總算你歇一天”,我女兒還買了餅,說“媽你吃飯不”,我的手動了下,表示不吃。晚上同修來了,說了佛法,說了佛法身上就忽然亮了,心敞開了,特別好,特別舒服。我們聊佛法聊到十點多。我就想不拜佛了,第二天早點起來拜佛。

   第二天的天特別的晴朗,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晴朗的天。那天是四月初八,我拜佛當中,阿彌陀佛,西方三聖,好多弟子。開始是好多弟子,阿彌陀佛來了之後,弟子就閃後面去了。阿彌陀佛派了兩個金色的人,一邊一個,就好像扶著我似的。阿彌陀佛的光,好像整個虛空法界都是他的光。他緩慢的到了之後,觀音、勢至在兩邊,他們的光比阿彌陀佛的光小。阿彌陀佛的光,臉上,全身,都在放光,特別的好。把整個虛空法界,你一眼望不到邊。他就站在你前面,他的光,和我的光,俺兩的光就融合在一起,就像過電似的,蘇蘇的。他臉上發的光特別的好,觀音、勢至,弟子在後面。這時候又出來一句話“此方是淨土,淨土是此方。”(掌聲)阿彌陀佛。那時候我不知道,雖然看過相,但是真這麼來了,就不敢相信自己。我就使勁搖頭,就兩三個頭,他才走。(笑聲)阿彌陀佛。

   我就出來佛堂就更好了,我出來後,我丈夫和女兒幾乎天天考我,考我我幾乎都能答上了。他說“阿彌陀佛是你啥阿”我說“阿彌陀佛是我老師阿。”“邵海峽是誰阿”“邵海峽是妙音”。他說“那妙音又是誰阿?”我說“妙音是邵海峽,邵海峽是妙音”(笑聲)阿彌陀佛。我出去打掃衛生就見到我娘了,我從小身體不好,我有一點不舒服我娘就趕快過來。我頭一天昏迷,我娘也沒過來。我說“娘阿,我怎麼昨天昏迷一天阿?”我娘說“阿彌陀佛讓你歇一天.”(笑聲)阿,原來阿彌陀佛讓我歇一天,雖然我歇了一天,但是我感覺阿彌陀佛和西方三聖,我的感應就在我身邊。就這樣繼續拜佛,同修們有不舒服的,找我給回向。有一天同修來找我,她不舒服。

八、眾生有求,佛菩薩有應——幫助同修回向治好病

   就這樣繼續拜佛,同修們有不舒服的,找我給回向。有一天同修來找我,她不舒服,嗓子疼,脖子紫色的,那天晚上聊到十點來鐘,她聊完之後說我好了。可是她好了之後,我就有感了,不是像我們自己有病實疼那種,就是讓你知道,知道眾生的苦。那時候又出來一句話“眾生有求,佛菩薩有應”。我明白了,眾生有求是這麼回事,佛菩薩有應是這麼回事。就這樣那天又來了兩位同修,也是聽說我修的病好了,我說我就是一句阿彌陀佛,一本無量壽經,特別簡單,我學的簡單,修的簡單。我沒學佛的時候,也喜歡一個人待著不喜歡和人接觸。別人說什麼我也不聽,世間的事情我幾乎不聽。他們說我內向,我不願意和一伙人在一起說拉雜的事情。那時候已經聽了一些光盤,聽過了劉素雲老師的光盤。

   兩位七十多歲的同修來我家,聽完了劉素雲老師的光盤就抱著我哭,說“我總算找著娘了!原來佛就在你們家阿,我找了這麼多年,太苦了,找了我好幾十年。”就抱著我哭。她說“我想聽地藏經,你有麼?”我說“有,好我給你裝地藏經”。另一位說“咱們把劉素雲老師的聽完了吧。”她說“好,我就住在你家了,和你學佛了,我就住在你家配房。”我說“不,你歲數大了,你要住炕。”她說“你知道誰讓我來的麼?”我說“不知道”。她說“佛菩薩讓我來的。”(笑聲)阿彌陀佛。聽完之後她們就回家做飯去了。下午,領著她那位來了,她說“海峽,那位是我領來的,我不能給你找麻煩,她手不老實。”我說:“沒事,在我眼裡,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我家裡沒什麼好東西,只要她需要她就拿。”我到現在學佛,我家從來不鎖門。(掌聲)阿彌陀佛。下午就沒領那人來。第二天,她(要聽地藏經的那位)沒有來,我也給她放了兩天的地藏經,隔了兩天我進城又碰到她了。她說“我找你可找苦了,我找了你們村都沒找到,我就想去你家聽經去”我說“走走,上我家聽經去。”來我家之後我又給她放了一天的地藏經。到現在我沒有再見到她,這位老菩薩。

   九、三九三伏不懈怠,口出偈子,拜佛自然出佛號聲

   之後我還是靜靜的拜佛,念佛。那時候淚水、汗水,恩師說三伏天咱們不要懈怠,三九天咱們也不要懈怠。三伏天,熱了,想懈怠下,今天少念點,少拜點吧,不行。三九天,冷,少拜少念點吧,不行。拜佛出來,我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要和恩師的無量壽經碰下,覺得哪點碰,哪點不碰。碰的我要百分百做到,不碰的我滴水不沾。(掌聲)阿彌陀佛。就這樣東北同修讓我去東北打精進,我請了五天假,路上兩天,計劃打三天精進。去了之後同修說“我們打三天精進,不吃不喝”我說“行,到哪我們隨你們哪,你們說打幾天就打幾天”說了之後,這三天她們誰也沒有來,第四天我要走的時候同修來了,我領著拜了一天的佛,他們感覺特別好。他們就哭了,跪下留我。看著就特別的可憐眾生,特別的苦。我說“時間已經到了,因為我給你們時間了,你們沒有珍惜。三天誰也沒來。”(中間有省略的話)真的來不及了,真的要加緊了,你看阿彌陀佛大願王,我又給加了一句,阿彌陀佛是母親的奶水,你只要念,他決定不會讓你餓死、累死。

     這樣我回來之後,同修們又到我家來和我一起修。回來之後就出偈子,人家告訴你“莫急莫急,好好念佛,一定往生,見到彌陀。”還有一句“快快覺悟,六道太苦,勇猛精進,必生彼岸。”那時候我不知道,出來之後也不知道,是同修們記下來告訴我的。記下來之後我繼續聽無量壽經,繼續念佛。我幾乎都晚上,白天沒時間拜佛念佛,白天就是聽經。後來拜佛當中,身體全是空的,身體沒有,繼續拜佛念佛,佛號撐著我。那時候幾乎不吃飯,活不少干。那時候我沒學佛之前一百四十斤,挺胖的。學佛之後身體又好了,又省糧食了。就這樣之後我身體憋的慌,這種憋的慌不是生氣,或者吃飯撐的那種憋,佛號撐起來的憋的感覺是往外擴散的感覺。這樣撐著有兩個來月,同修也有在我家打精進的,同修說你都瘦成這樣了,你也得吃點,我說真吃不了,我撐的慌。我就是佛號撐得慌。那時候我拜佛就出來了。

   我拜佛時一直是默念,恩師說你出聲會傷氣嘛,我初學佛時就是心裡念,從來沒出聲。後來不出聲就憋的慌,那天拜佛就轟轟隆隆的出來了。這哪是我的聲音,不是我的聲音。就好像汗毛孔都往外聚出來,好像身體不是你的身體。是個矼,往外冒佛號,五髒六腑往外冒佛號,也不用你念。那時候覺得好。把我家的房子都振的顫。那時我丈夫回來了,說把咱家的小院子振的都直顫。他和我娘說“娘阿,海峽念佛念的成了神了,把咱家的院子振的直響”(笑聲)我說“我不成神,我成佛,還要上上品往生。”(掌聲)阿彌陀佛。出來之後,就覺得佛號。虛空法界的眾生都能聽到。都能把受苦受難的眾生呼喚醒,讓他們趕快起來念佛,沒有嗓子眼,拜佛當中就哄哄的出來。


十、念佛功夫成片,拜佛見到蓮花開,回向虛空法界,發願倒駕慈航

   拜佛的時候,我不是見到阿彌陀佛了麼,我拜佛的時候身體也在發光,拜佛的時候手張開,是大蓮花。蓮花挺大的,腳底下蹬著蓮花,一磕頭蓮花就大著呢,你站起來蓮花就收起來。手張開是大蓮花,合起來是小蓮花。拜佛的時候兩手都不敢實在的合,好像合起來就把蓮花壓住了是的。兩手一合感覺蓮花就縮小在手心,特別小。那時候覺得孫悟空今金箍棒能大能小,蓮花也能大能小。合掌感覺蓮花很小,拜佛你一拜蓮花就張開。大的粉色蓮花,腳下蹬著蓮花,身上發光。(掌聲)阿彌陀佛。

   拜佛的時候的佛號聲,我趴那的時候就哄哄自己往出拱。都不敢喘氣,就好像往出湧似的。這時候就出來一句話“這就叫功夫成片”。我說著就是功夫成片,拜佛的時候身體什麼都沒有阿,又出來一句話,“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掌聲)阿彌陀佛。都是在事實之中你見到了,才告訴你這句話什麼意思。這時候我就理解這句話了“讀萬卷書,行萬裡路”。就這樣繼續拜佛,拜佛同修說就是享受了。方先生也說過“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劉素雲老師說“學佛是人生最高的快樂”。我又給加了一句“學佛是人生最高的幸福”。阿彌陀佛(掌聲)我覺得從我入了佛門,生活特別的快樂,特別的幸福,我沒學佛時覺得生活特別的苦。你看人間特別的苦,生活特別的苦,那時候拜佛當中我就這麼想,阿彌陀佛我不想活了。因為病折磨人,我真的不想活了,你來接我來吧,我就想死。可是拜著拜著越拜越好,享受似的,阿彌陀佛不讓你死。

   就這樣之後,恩師不是說號召全球念佛三天嘛,同修給我來信息,讓全球念佛三天回向虛空法界。我給女兒治病好後,我都全給回向虛空法界。恩師號召之後,我就萬緣放下,給我丈夫他們多做了點飯,我就念佛三天。從早期打掃完衛生,我就一天到六點半不吃不喝,回向完之後再出來。三天過後非常好。拜佛當中,當時是冬天,三九天都冷了。那時候同修到我家來拜佛,那時候我們延慶比北京冷,零下二十來度,那時候每年沒有佛堂的時候,屋子裡沒有暖氣,放東西都凍。自從有佛堂之後,我上的水果,上的大悲水,我都是半個月一換,水和水果從來不凍。以前放的菜蒙著都凍。同修來之後嫌冷不去了,我就自己去拜。我丈夫說,“你不冷麼”,我說“我不冷阿,一點不冷。”他說“我蓋著被子,生著暖氣都冷,你不冷?”我說“不冷”。雖然說不冷,但是手凍得一層一層起村。

   我們拜佛不能戴著手套和圍巾拜,咱們畢竟有臭皮囊。手指頭凍得全是裂開的口,洗衣服什麼的,拜佛露出來的手腕上都是。但是一點不冷,腳裂口像小孩的嘴似的,往外流血,也不疼。丈夫說“要不我給你安一組暖氣吧。”我說“如果同修來,你就安,如果不來你就別安”。三九天同修沒來,就沒安裝暖氣,那個屋也什麼都不凍,特別的好。只是手凍得紫。恩師說三九天、三伏天一點不能懈怠。三九天、三伏天一天都不會起晚,一點多鐘起,我十二點多才睡覺。同修們說,“你既然沒有身體了,你還要給眾生表法阿。你也得保護著點阿,你不能老這樣糟蹋。保護點,晚上必須十點鐘睡覺。”我也聽到恩師說七點到十點是拜佛三個小時,我就按照恩師的來。早起一點多起,有時不到一點。那時候是准的,不會讓你起晚的,偶爾不冷不熱的天,讓你起晚了,你到佛堂眼淚刷刷的掉。就覺得受苦受難的眾生那麼多,你怎麼能懈怠,他們都在火蛇地獄,無間地獄裡,你在炕上還躺著睡覺呢。你想想受苦受難的眾生,咱們的世間不苦,他們吃東西都吃不到,就覺得世間不苦,眾生太苦了,眼淚刷刷的掉。

   來我家的同修說,“你為什麼不給你女兒念念?”我說“我女兒不苦,比我女兒苦的多了,世間的,比我女兒苦的也多了,我女兒是享福的。他們連衣服都要穿一年,我女兒不苦。”就這樣偶爾晚起,眼淚就掉。我就這樣拜到早起七點,我繼續上班。早七點到晚七點這個時間聽經。晚上就是拜佛,念佛。特別的好。來到春節,延慶也很冷。北方年三十也挺冷的。我拜了一夜的佛。我想,阿彌陀佛,弟子活也多了,等我過年了,他們看電視,我有時間就整夜的拜佛,年三十他們玩,我就有時間拜佛了。這樣,年三十我拜了一夜。初一正好是彌勒菩薩的生日,我要是趕上諸佛菩薩的生日,我就拜一天佛,不聽經。我就拜了一天。初二,我妹妹來請我們吃飯。妹妹說“你又整夜的拜佛,你太傻了,村裡的人都說你迷到什麼情況了。”可是我不狡辯,恩師說迷了去西方世界。我說“妹妹,你要理解我。”這樣初二我又聽了一天的經。聽到下午亮兩的時候,聽恩師講經特別清楚,就覺得恩師在我身邊講經,講的是阿難問事,我們五個人講經。我就說我到點要回去了,我醒來一看正好是三點。那時候打掃衛生,我家的花瓶,我拿的笤帚,垃圾桶都是阿彌陀佛。(掌聲)阿彌陀佛。就好像你把桌子的飯擺放好了,阿彌陀佛就在上面站著。拿所有東西都是阿彌陀佛。

   我插一句,我以前不是說三句話麼,一拜,我一定向西方諸佛菩薩學習,學習你們的大慈大悲。二拜,我一定要和所有眾生結佛緣,結法緣,結善緣。三拜,我一定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見到阿彌陀佛,倒駕慈航,再度化一切受苦受難的眾生。這些都是隔幾天出來的三拜。這時候下午三天我出去打掃衛生,有點干嘔,我就和打掃衛生的說,“我怎麼有點不舒服呢”,她說“你又整夜的拜了吧?”我說“是,整夜的拜”。那時候就四五千的拜。她說“那你就回去吧。雖然你把身體當作臭皮囊,但是也要照顧下它,還要度眾生呢.,給眾生表法呢,你快回去吧我自己打掃。”我一想,阿彌陀佛您老慈悲,弟子不拜佛了也要干活阿,炮皮那麼多不能讓人家一個人打掃阿。這麼一轉念,刷下就好了。她說“你快回去吧”,我說“我好了,轉念了。好了。”

十一、怎樣度自己,不如堅勇成正覺。(重要一段)

   就這樣繼續上東北同修那裡,又出來偈子。我拜佛那天早起,說法喜吧。每件事情都和無量壽經碰。雖然我沒有接觸一位高僧大德給我解釋解釋吧,我那時候憋的慌。我說“姐阿,我想的不是世間的眾生,我想的是虛空法界的眾生。”我姐說“我理解你”。因為就我姐姐學佛了,和別人說,別人不知道。我有時候憋的哭,難受,就想和人說佛說法。我姐姐說你不行就來東北吧。那天早期拜佛當中,就和恩師的講經碰,出來偈子,就像泉水往上拱,出來好多偈子,因為我沒有文化,出了佛堂我記不住。第一句是“一句阿彌陀抓住不放手,一心念下去定是西方人”第二句是“信願持名念彌陀,一心一意為眾生,我是佛陀一弟子,今生在此取(沒聽清)。下一句是“我走上正覺之路,虛空法界為眾生,眾生無苦我歡喜,同歸淨土見佛陀。”(掌聲)阿彌陀佛。還有一句“末法時期彌陀點,娑婆世界真苦難,快速快速念彌陀,速生西方極樂國”

   那時和東北同修結緣,春起,活又忙了,我拜佛、聽經時間也少了。我就說,阿彌陀佛,弟子拜佛的時間也短了,聽經的時間也短了,因為農活忙了。耳邊又出來的話,“怎樣度自己,不如堅勇成正覺。怎樣度眾生,不如堅勇成正覺”拉夜,拉夜,原來讓我拉夜。那時候就覺得苦海裡的眾生,上不來。無間地獄太苦了。就感覺後面的眾生太多了,從苦海中拔著往外上,恩師已經把西方極樂世界的鑰匙給我們了,我們不去開,佛菩薩真的沒有辦法了。西方極樂世界的密碼鑰匙都給你了,你不念,這麼簡單你不去開,你不念,受苦受難的眾生在後面,你去懈怠,為什麼阿羅漢流的是血汗,流的不是人間的汗,流的是血汗。因為他看到了見到了受苦受難的眾生。所以他要勇猛的精進往上干。你知道眾生有多苦,咱們世間不苦,咱們世間有福,咱們有的福報留點,給眾生留點,眾生太苦了。

   我沒學佛的時候,我好幾年買一件新衣服,我買了新衣服就給我妹妹什麼的穿,我不穿。我就覺得我穿這件新衣服,我對不起眾生。我的衣服都是從垃圾桶裡揀來的,因為同修們也有給我錢給我買衣服的。我說“你們真正理解我的情況下,就把錢節省下來給真正的苦難眾生,比我苦的多了。我不苦。”我姐姐給我買的新衣服。上次在密雲講經,我姐姐說,“你把這件新衣服穿上,不然我和你斷絕關系。她說這一生之中咱倆是親姐妹,你把我當作眾生看。我買的你還不穿麼?我說“這樣說我穿,你讓我穿,我心裡有多難受,你知道麼,你能理解麼?咱們有福,留點吧。給眾生點吧”(掌聲)阿彌陀佛,太苦了。你知道他們吃一點東西都吃不到嘴裡,火舌地獄都燒焦了,拿不到。咱們怎麼還能一天天一夜夜的在這裡睡覺。咱們早成就一天,他們少受一天的罪。咱們晚成就一天,他們多受一天的罪。他們和我們不是一家人阿?不是一家人,是一個共同體阿。(掌聲)阿彌陀佛。

   我們四眾弟子一定要做好,虛空法界的眾生太苦了。我們還要抓緊念佛,時間真的不夠了。我們今天睜開眼睛,阿彌陀佛給我們一天的時間,我們一定要把今天的時間把握好,每一分每一秒不能把它錯過去。我們聽經是增長咱們的信心,願心,念佛是增長咱們生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品位。我不能把時間錯過了。這是阿彌陀佛給咱們一天,為了讓咱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有品位。可是咱們還不要抓緊,真的不趕趟了。必須要聽經,或者念經,必須還要念佛。解和行必須相應。有解無行增長邪見,有行無解增長無明。咱們要抓緊,不要學小乘,學大乘。小乘學戒定慧,大乘修聞思修。

   你老執著於身體,我腿疼,我腰疼,我累。執著於有個我,你脫不了六道。我沒有我。必須把我執放下。阿彌陀佛絕對不會讓你累死,餓死。那佛菩薩會撤職查辦,不要有我。把我放下。有我,永遠脫離不了六道。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善惡兩邊咱們都沒有。學佛沒那麼難。一覺一迷咱們凡夫相,三大阿僧只劫是指的菩薩不是指的凡夫。凡夫是一覺一迷。沒有那麼長的時間。凡夫就是一覺一迷。我在拜佛之中怎麼度自己,只有勇猛精進往上干,你怎樣度眾生,你學佛為了什麼,就為了眾生。不是為了自己。我們明了了,我們覺悟了,人生這一生當中特別的短暫。佛不是告訴我們麼,隨緣度人,恆順眾生,隨喜功德。但是我們一定要,最重要的是契入境界。斷惡修善,轉迷為入,轉凡為聖。這樣你才能得到永恆的成就。不要向外求去,要求自己的自性,佛不是告訴咱們,“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請在靈山塔中修。”不要往外求,求人難,咱們誰都不求,就求自己。求我自己,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要上上品往生。

十二、在東北見到開林師傅,由此引薦給淨空法師

   我一直學佛憋的慌,一直沒有一位高僧大德,雖然和佛經上都碰。字字句句,出現什麼法喜都和佛經上碰。當時聞到佛法的時候,恩師2012年不走,我一定能見到老法師。那時候的感應。老法師2012年走,我們兩個絕對上西方極樂世界見面。一位高僧大德也沒有見過,那個寺院也沒有去過。就是我一個人在那裡修,特別的憋的慌。就想和同修們聊佛聊法。今年春節我姐姐說,“要不你到我們這裡來吧”這時候開林師傅到林西去,我那時候也不知道開林師傅是誰。那一年當中有人給我介紹不少的高僧大德,但是和我不碰。我和他碰不上。給我介紹了很多同修,和我也碰不上。姐姐開始和我介紹,我說“我誰也不想見,除非恩師。”我就和恩師碰,和劉素雲老師碰。我姐姐說,你來吧。其實見開林師傅也特別難。到了我姐姐家後,等了一個星期改期了,我在姐姐家又等了一個星期,等了半個月。我和我姐姐說,我去見哪個高僧我要單獨見,我不是單獨去開法會了,我不是去念佛去了。我就是有一肚子話我要和他說說,我說完我就走。你看你們看見六祖不就是麼,說完就走。六祖留了一夜,一夜覺。我當時就想,我說完就走,我不耽誤高僧大德。哪怕給我五分鐘,我把我這一肚子話說出來。我就痛快點。

   到那裡之後同修們說我單獨見。到那裡之後護法不讓,開林師傅特別忙。那天見到之後護法說,不要見了,因為太多。我當時就想走,同修們說”已經沒有車了,既然你已經來了”我說,“沒有車我也走,我來不是為了開法會來了,念佛來了。”同修硬把我留住聽聽。這時候開林師傅就已經上講堂了。那天我坐在前排第三位,我聽了開林師傅兩節課。和自己的心對上了。因為我沒學佛的時候從來不會巴結人,你怎麼高我也不巴結。你怎麼不好我不看低你。那天他一講完課,我不知道是怎麼出去的,我背著包人也很多,我第一個闖出去的,我說“阿彌陀佛,師傅,我有事情問您”。這時候後面的人也圍上來了,開林師傅特別慈悲,我見到開林師傅就覺得特別慈悲,就像自己的父親一樣。我跑過去之後,他就和後面的同修說,“這個時間讓給她吧。”我說“我已經等您半個月了,我不是這裡的,我是北京的。”開林師傅說“好。你們先等等,讓這位北京的同修先說”我說“我想單獨和您說”他說“好”。當時寺廟還沒建成,我們就到寺廟邊上的土堆,我到了之後就給師傅磕了個頭,師傅就給我拂去褲子上的土,特別慈悲。就像父親。也沒把他當作師傅,就當成父親。我就把我的感應和開林師傅露了,開林師傅說這都是佛的境界,晚上咱倆再談。他給同學們上完了課,就已經快九點了。他們就叫“北京的同修,師傅讓你進去講,給大家分享分享。我去了之後就簡單的講了一個多小時,開林師傅特別的高興,特別的慈悲。我本打算說完就走,開林師傅就給我留了作業,我沒走了。在那住了七天。開林師傅說你要把心得都寫下來,我不會寫字,就請同修寫了。開林師傅說要給恩師看。我說我還有一肚子話想和恩師說,他說:三十號我能答復你,八月份你能見到老法師,三十號我向你匯報。

   七天之後我們辦完事情就回來了,到了三十號。佛菩薩不打妄語,確實三十號。給我來信了,你要准備好港澳出入證。其實我回來之後還是打算一個人繼續修。一個人繼續修比較好,我自己能感覺出來了。同修們都打電話讓我出來,東北的同修就上我家來接我了。四位同修來接我、因為我婆婆,我們感情一直很好。從來沒把我當作兒媳婦,我從來沒當作婆婆看待。那天我婆婆捨不得我出來。我婆婆說“只要她干正事,為眾生好,家裡的事情不用她管。”非常支持我。這次去密雲,我娘也去看我了,我娘和開林師傅也說了“只要她為眾生好,家裡不用她惦記。”(掌聲)阿彌陀佛。就這樣見到了開林師傅,又見到了恩師。那天見的人特別多,頂多說了有五分鐘話,我沒說上兩句話,都是開林師傅和劉老師給我說。

十三、拜佛再見阿彌陀佛,鼓勵早日圓成佛道

   我現在拜佛就是初一,十五,諸佛菩薩生日,不吃不喝拜一天。拜五千多拜。拜的身體都空了。什麼都沒有了。這一天拜佛當中阿彌陀佛又來了。來了之後虛空法界的山特別的大,樹也特別的好,雲也特別的好。阿彌陀佛坐著大蓮花,在雲霧當中就告訴我,特別的清楚,字特別的大,在眼前,你一定要早日圓成佛道阿,你一定要早日圓成佛道阿,你一定要早日圓成佛道阿。(掌聲)阿彌陀佛。就那個聲音,讓你聽了之後特別的舒服,特別的好,就是母親那種聲音,也沒有他那種聲音舒服,好。阿彌陀佛太慈悲了,只要你真心念佛。他絕對不捨棄你,你整天在自私自利,名聞利養,五欲六塵裡,你怎麼和阿彌陀佛溝通?

十四、和時間打仗——修清淨心,放下自私自利,念念為眾生

   咱們最重要的事情不就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麼,咱們能和阿彌陀佛的信號通了,不要想著世間拉拉雜雜的事情,沒有用,都是假的。你看,相有體空,相有性空,相有不是真有,有是妙有,妙有非有,真空不空。所以空的上面加個真字,什麼都有。佛菩薩不要的東西,咱們六道凡夫把它當寶,總不捨,那是佛菩薩的垃圾,咱們當寶貝是的。千萬要捨,千萬要放下,有一點起心動念,你往生不了西方極樂世界。放下吧。你不要覺得這是我的兒女,那是外人,我女兒今天也來了,阿彌陀佛,(掌聲)我女兒在這裡我也敢說,都是咱們有緣的眾生,咱們都是一個共同體,不要把她看作我是我女兒,他是外人。咱們都要平等對待,咱們修清淨心。咱們一定要一門精進,一門精進是祖祖相傳下來,不是哪位老師說的。但是,我們一定要契入境界,不契入境界,你沒有通。沒有通最大的障礙是什麼?

   (下面回答沒聽清楚)。沒有通最大的障礙是自私自利。一定要放下自私自利,念念為佛法想,念念為整個眾生想。這樣你肯定可以得到諸佛護念,佛菩薩加持。念念為自己,那你就糟透了。沒有我。同修們阿,抓緊吧,真的不趕趟了。覺,是覺魔,你的覺魔不捨,你見不了性,財色名食睡,財、色、名咱們都好捨,就這個睡和食不好捨。可是咱們一定要捨。不捨,你見不了性。咱們要隨緣度日。阿彌陀佛。抓緊時間吧。咱們這會要和時間打仗了,咱們一定要和自己身上的魔打一仗了,你不跟著拼命不行。

十五、在菩薩境界中修六合敬,放下我執,為自己好好念佛

   但是我們四眾同修阿,在家同修要把六合帶到家裡,出家同修要把六合帶到道場,建立在道場,沒有六合,沒有佛法,咱們都要好好的想想,他不做,我做。他不合,我和他合。他傲慢,我卑下,這樣才能做到學為人師,行為世范。這是什麼,這個人是菩薩,他做的是菩薩的事,他行的是菩薩的道。念念為自己,這個人是博地凡夫,他永遠得不到菩薩的境界。你看我現在拜佛當中,拜佛當中沒有身體了。我現在拜佛是我最快樂,最幸福的,我在這邊拜佛,清清楚楚的拜佛、念佛,那邊在講經說法,我不知道。特別的清楚。人也特別多,特別的大,我別的沒有聽過,就一本《無量壽經》,講的是《金剛經》,講的是《法華經》,講的是《楞嚴經》。我不知道。這個經我也沒有看過,我就看過《無量壽經》,可是又特別的清楚,你在這裡念佛,那裡就講經。咱們口不論是非,行不介入社會,身不沾染惡習,心不離佛陀。咱們的心要老住在佛陀身上,那你絕對往生。咱們學佛人沒有煩惱,學佛人沒有分別、執著。學佛人自在、隨緣,什麼都好。學佛人處處讓人,學佛人讓到最後,面向金色大道,千萬不要有我,把我執放下。千萬要念念想著苦難的眾生。佛不是告訴咱們麼,無我才能開發我們的智慧。無我才能培養我們的大慈悲心,無我才能使我們頂天立地。

   阿彌陀佛,在座的同修們,我覺得各位同修、各位長輩的條件肯定比我好,不用說也肯定比我好,為什麼不好好念佛呢,為什麼這麼好的事情咱們不干阿,不要聽他說好,她說好,要自己試試,自己證證,你看阿彌陀佛,恩師,把這部經講了一遍,一遍一遍給你嚼,他真的看咱們的眾生太苦了,他真的捨不得咱們的眾生。為什麼一遍一遍給你嚼,塞到你嘴裡你都不吃呢,讓你吃你都不吃,這麼好的東西。拿鑰匙給你,把好吃的東西塞給你,你又不吃,佛菩薩真的沒有辦法了。不那麼難阿,就一句佛號,一本《無量壽經》。就是聽話,老實,真干,真信。各位同修我見到了恩師,真是,他那麼大年齡,真是為我們苦難的眾生還要操勞,還要一天四個小時的講,咱們怎麼就不干阿,咱們干不是為了他,是為了你自己阿。為什麼要癡癡的睡覺阿,為什麼中午還要睡阿,那個時間你把它拜佛,念佛,阿彌陀佛來接你,你還在那裡癡癡的睡呢。你拜佛你自己試試看,不要別人說好就好,你自己試試,阿彌陀佛絕對不帶騙咱們的。恩師已經八十多歲了,咱們在座的有八十多歲的麼,苦苦的給咱們講,苦苦的給咱們教,苦苦的給咱們塞到嘴裡,你都不吃,咱們不是為了他,是為了咱們自己阿。

十六、面對家人考試,如如不動

   我學佛的時候,我也苦難的多了,過去的時候也有,真的有。就拿我女兒,和我丈夫,今天都到場了。他們兩個幾乎都在考我,他們兩個就說,我們不考你,你怎麼成佛阿。我丈夫就說,“你不自私自利麼,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不自私自利,我要下地獄。”我說,“那西方極樂世界的光明大道,你不走,你要下地獄。”他說“我下地獄,我不受罪,我要和地藏王菩薩作伴,一個眾生不去,我都不去。”他們兩個每天都在考我,我現在的成就,我現在聞到點法喜,我要感恩我的丈夫,我的女兒,我要感恩罵我四天的那個大菩薩,我一定要成佛之後第一個度她。怎麼能不考呢,我女兒那天放學回家,其實她那天在學校已經不痛快,我已經看出來了,可是我已經學佛了,我在炕上縫著褲子,我丈夫在地上。我家電視不是有問題麼,把恩師的臉拉的那麼長,我是去別人家才看到了恩師的樣子。東北同修們知道後就給我結緣了一個小電視,能放光盤的。我拿回來之後就看了下恩師到底什麼樣子。我看完之後就把電視讓給我女兒和我丈夫了。我們家也沒有電視。那天我女兒就想搬到她那屋去看去,因為她要高考了,我丈夫就說,你已經都要高考了,還看什麼電視阿。那天兩個人就打起來了,我丈夫塊那麼大,女兒還小,給搶過來了。搶過來之後就摔了。我在炕上一直在念著佛,佛號刻在心上,這時候兩個人就打起來。我還繼續念佛,我丈夫搶過電視就摔了。我那時候的心,就好像我這個人不是人了。就好像是一個水的平面,那個水特別的平,特別的清。我在炕上還縫著褲子。那個時候就又出來一句話“這就叫做如如不動”。(笑聲、掌聲)那時候我見到他們兩個打架,就和我們平時上街,走大街上有打架的,和我沒有關系,那是你們的業,你們兩個人了,如果沒有學佛我肯定要拉拉,那時候沒有了,那時候,就和整個水平面和鏡子面那麼清,那麼平。這就叫做如如不動,我在佛經裡聽過,不知道什麼意思。原來這就叫做如如不動。隨時隨地都在考我,有一天我丈夫又在考我,又說“你學佛,學的這麼好,你為啥不給咱們家求求,咱們家這麼窮,別人學佛都是為兒女求,為家裡求。”我當時就轉過來了,我說:“阿彌陀佛,您又考我了,我不上當。”(笑聲,掌聲)我說“你又考我,你讓我給你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絕對給你求,你讓我給你求六道凡夫的事情,我絕對不給你求,我不上當。”(掌聲)阿彌陀佛。然後他呵呵一笑。今天考我的題,我進佛堂我都要感恩阿彌陀佛,我說“阿彌陀佛您今天又考我,我能答上來,我不上當。”

十七、省下福報為眾生,落實“學為人師、行為世范”度己度人

   咱們一定要好好念佛吧,一定要好好念佛吧,一定要好好念佛吧。(語氣非常真誠,讓人感動)我們這一生聞到大乘佛法,有多不容易,為什麼咱們能聞到,為什麼外面那麼多人聞不到,想想咱們有多大福報。咱們不好好抓住它,好好把握它,這一生不讓它成就,還要在六道裡輪?你看我在學佛當中,因為同修們都知道我們家,同修們給我錢,給我衣服,我說“同修們,師兄們,如果你們真正理解我的情況下,你們不要給我這個,我什麼都不缺,我這一件衣服我能穿一輩子,現在的衣服結實。你們把錢省起來,捐給有用的地方去。我真的不需要。”同修們給我,我又不會說話,我又說不出來什麼。那天我在佛堂裡拜佛,就說,“阿彌陀佛,同修們給我錢,給我東西,我不知道和同修們說什麼,我不會說。”這時候耳邊又出現一句話“唯有阿彌陀佛他是無價寶,一切不需要,一切為眾生,諸佛都擁護。”同修們給我,我真的不需要,我又不知道去哪布施。

   從接觸開林恩師,我上了幾個寺院,這是出來了,同修們也接觸我了,從來沒有去過寺院,因為你有一點起心動念,你苦苦的修行就完了。你算算哪頭劃算。恩師講經也說過,給他別墅他不要,害死他了。那時候我不理解恩師說話的意思,這時候我知道,確實是害死了。咱們這一生有福報,咱們要想想苦難的眾生。苦難的眾生,在咱們的後面,哭著喊著要出來,出不來,只有咱們成就才能救出來,咱們在這裡懈怠一天,他們就多受一天的苦。咱們世間的拉拉雜雜的事情不要管,就抓住一句佛號。可是咱們還要把家庭照顧好,把活干好,把佛念好,咱們圓周轉,圓心不轉。逆境、順境來了都不動,如如不動。你自己試試看好不好,你自己試試。千萬不要錯過大好機會。這一生白白浪費。阿彌陀佛太慈悲了。阿彌陀佛是我們的自性,是我們的自己。不是佛度你,是你自己度你自己。佛只是給你個增上緣,是你自己度你自己。我們要效法阿彌陀佛的誠心,我們要效法阿彌陀佛的宏願,我們要效法阿彌陀佛的孝心,我們要效法阿彌陀佛的行持。

   為什麼我們佛法衰了這麼多年,我們四眾弟子沒有做到。我們四眾弟子是什麼,我們四眾弟子是諸佛如來的化身,是諸佛如來的形象,我們一定要落實學為人師、行為世范。自己才能得度,才能幫助一切眾生,才能幫助社會。我們,行、住、坐、臥都要給眾生起個好樣子。好好念佛吧,真的好好念佛吧。真的神仙下凡也救不了,只有好好念佛。不要一天一天錯過去了。咱們聞到佛法,咱們就要把這一天把握好。佛告訴我們大三災,小三災,小三災是什麼,大三災是什麼。大三災,整個地球,整個銀河系,小三災,原子彈。為什麼咱們這些同修,為什麼咱們北京市,要是有四個真學佛的,十個真學佛的,就真太好了。為什麼這麼多學佛的,就找不出十個真學佛的麼,恩師說的,“現在沒有人信了,現在沒有人干了,現在人心變壞了,老天收人了。”念佛吧,只有念佛。我們四眾弟子,一定要把佛法發揚廣大,為佛爭光,正法久住,把佛法傳下去,不能讓它在咱們這一代丟失了。佛絕對不騙你,絕對不妄語。絕對為咱們好。

阿彌陀佛。我感恩各位老師,各位大德,各位長輩,各位同修給我這個機會。讓我上台來和大家分享分享,我感恩阿彌陀佛。(掌聲)感恩,阿彌陀佛。感恩,感恩,感恩。

    

    邵海峽居士,一位農村最普通不過的婦女,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念佛成就,至少是功夫成片以上,她的念佛方法一定會給廣大念佛同修提供相當有價值的參考。
從光盤中的講述可以概括出以下一些內容:
一、她是表演如何按著《無量壽經》匯集本修行的。她的修行是,一個老師,淨空老恩師;一部經,《無量壽經》匯集本;一句佛號,阿彌陀佛。
二、她念佛,每一句佛號都有落腳點,擲地有聲。不是無心、漫無目的的念佛。每一句佛號都是發自有求之心。開始她是求治好自己和女兒的病,後來是求自己早日得到救度虛空法界一切眾生的能力、求佛菩薩救度虛空法界一切苦難眾生。每一句佛號都不空過。
三、她百分之百做到了老實、聽話、真干。不到處亂跑,只聽淨空老法師一個老師的話,百分之百的落實,不打折扣,不松懈
四、她與劉素青老居士一樣,忍辱精進的功夫做到家了,堪稱為忍辱波羅蜜精進波羅蜜都做到了。
五、她自身還有許多特點,真誠、恭敬、慈悲、真信、心量大。拜佛不敢用墊,怕對佛不恭敬。一心依靠佛菩薩,全身心的投入到念佛當中,求佛加持,沒有一點懈怠和分心,這種真信的程度,大多數人都比不上。事事都為虛空法界苦難眾生著想,想到惡道眾生正在受苦,等待救拔,不願休息,不敢懈怠,這種心量和慈悲心大多數人沒有發出來。老法師講過,心量大,把自己撐破了,就無我了,不用刻意斷我相,我相自然就斷了。這一切的表現,就是菩提心發出來的真實樣子。
六、念佛沒有其他的捷徑和技巧,只有兩點,1、發真心;2、用鈍功夫。十念法、呼吸法等等都只是技術上的方法而已,關鍵在發心。發心純正,無論怎樣念佛,只要工夫用到了,一定會成功。不用真工夫,再好的技巧,也不會成就。
七、她用功在專。聽經只聽老法師講的《無量壽經》;念佛只念阿彌陀佛;依靠只依西方三聖。由於專的緣故,能把佛深深的刻在心中,想甩都甩不掉。佛菩薩一再提醒她,“一門精進,長時深修。”
八、她能每天晝夜不間斷的用工。因為身體有病痛,夜晚睡不著覺,所以就整夜的念佛,白天聽經或念佛,這就是閉關精進念佛的樣子,功夫得力了,病也就好了。實踐證明,生活中也可以做到閉關的效果。不要光要求客觀條件,最主要的是主觀努力。真用功,晝夜不間斷,一個月就有成就。她是晝夜不間斷的用功,一個月的時間,病痛就好了,可以下地干活了。
九、她開始用功,不拘形式,估計她病中念佛幾乎都是躺著或倚著、坐著,不一定非得打坐,拜佛、繞佛。她念佛,也不一定用十念法、呼吸法等等技巧,只是一句接一句的懇切的念,誠心的求
十、開始應該是迷信的念,迷信的求。但真信佛就真得救。隨著逐步聽經和念佛的功夫得力,迷信就變成了正信。
十一、念佛有功夫了,再開始拜佛,越拜越歡喜。不吃、不喝、不睡可以,不拜佛不可以。
十二、對往生極樂世界,深信、切願、真干,她百分之百的做到了。淨土三資糧不打折扣的落實到現實的生活中。這就是老法師常贊歎的老阿公老阿婆的現代版的樣子。
    念佛修行的榜樣,邵海峽居士完整的展現在我們面前。念佛往生的榜樣,劉素青老居士已經圓滿的表演了。怎樣發願,定弘法師在淨土安心法裡已講得很清楚了。截止到現在,怎樣發願,怎樣修行,怎樣往生,這一整套的教材都圓滿的示現出來了。如何照做,是自己的事情,如果不能成就,那就太對不起佛菩薩的良苦用心了。
    我們怎樣做:歸納一下提供給同修,首先要發“深信切願”之心。發心是第一位的。然後修行從忍辱、精進入手。菩薩六度,以忍辱精進為成就之樞紐,一切法得成於忍。還要具備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大心量。前面是發菩提心的過程,下面是如何持名。念佛先是以有所求心。當然不是求見佛、見光、見花、聽到什麼、得到神通等等,這是自私自利的念頭,要堅決杜絕。而是求佛加持得到救拔眾生的本領(邵海峽居士幫助別人回向,就能給人治病。);求佛早日救拔虛空法界苦難眾生脫離苦海。誠懇的念佛,晝夜不間斷的用功。這樣的心行,就是乘願再來人的心行,現前就是在做佛事。念佛從有求,念到無求,這句佛號的功夫就從得力直到成就了。念佛不要強調技巧,自己習慣用的方法就是適合自己的最好的方法,不要隨便更改,記住要用鈍功夫,只管耕種不問收獲。(用這個有求之心念佛,目的是使佛號有個落腳點,提起最初念佛的動力。)
    只要按上述所做的如法,人人都可以在不久的時間得到利益,以致功夫成就。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趕快行動起來吧!

 



上一篇:淨土法門:胎獄之苦
下一篇:索南敦珠格西:為什麼要學佛

一切供養,法布施最為殊勝,歡迎贊助學佛網:http://big5.xuefo.net/alipay/donate.asp



(公眾號:佛教為主)


淨空老法師公眾號)


無量光公眾號:素食等)


學佛網個人微信號)  


(微信打賞我們)


無量光慈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