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佛教故事

 

現代因果報應錄(十四)借屍還魂記實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現代因果報應錄(十四)借屍還魂記實

李瑞烈

 

世風日下,科學由原子進入太空時代的今天,有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層出不窮。筆者讀“今日佛教”與“征信新聞報”之借屍還魂的報章,應友人之邀,為要證實其事,乃撥忙專程往訪“借屍還魂”的主人。

筆者到雲林縣麥寮之後,即刻赴麥津村中山路九五號得昌建材行,找訪吳秋得先生,說明來意,吳老板似有討厭情緒,但表面上雅意接待。

據吳老板說:“我妻吳林罔腰在四十歲那年(民國四十八)我承標海豐島工程,罔腰就臥病不起,我在築工事那段時間,常回家探望罔腰之病,當我從台西騎腳踏車似有負重物之感,我雖有如此感覺,但因鄉路崎岖不平,因此未曾注意,但常被工人取笑說:‘老板艷福不淺,常載美女出入,’我總以為工人對我所開的玩笑。後來,該工程完工,我妻罔腰病體漸轉惡劣沉重,有一天終告不省人事,延醫急救終難蘇醒,但陽氣未滅,延至二十數天並無進食任何茶湯。於無意之間,不料自己下床行走,與家族及鄰居見面很感陌生,所說的話語口音與以前不同。使他莫名其妙,誤認為是病後精神失常,要送她往精神病院治療。而她說:‘我非神經病,送我到精神病院何用,我非你妻,我是金門人朱秀華來借屍還魂的。’當時我疑信參半。”

吳老板停了一下又說:“我一生對所傳說荒唐怪誕之事,極不采信,不料戲劇性的‘借屍還魂’發生在自己家裡。有一次,我岳母來家探望,罔腰還很陌生,向她招呼‘阿婆來坐’,使我岳母很傷心流淚,我對罔腰說:‘她是你的母親,如何喚她阿婆。’罔腰說:‘我的母親在金門。’當時我岳母放聲大哭,罔腰安慰我岳母說:‘你的女兒雖然死亡,但肉體尚存,我的肉體是你的女兒的,我完全還是像你女兒一般,你亦不用如此的傷心才好。’”

吳老板說至此,內室步出約有四十歲的婦人,身著白底紅綠點花的短衣,如外省籍的女人裝束,行如少女般的嬌態,面不染絲毫脂粉,很禮貌向大家打招呼,輕聲說道:“各位勞駕請坐,我很忙失陪了。”說訖,向外就走。吳老板指她說:“她就是‘借屍還魂’的朱秀華。”

筆者為要見她廬山真面目,便即隨背後而出,她在一廣場,手握一約四十余台斤的鐵槌,截斷鐵條工作,隨後吳老板亦到,他向她謙遜地稱呼:“秀華,他們(指筆者等)自遠方來,要訪問你,請你與他們談談幾句。”朱秀華便停手,放下鐵槌,含著微笑點頭,回旅店裡坐下,很謙遜地說:“今天很忙不得奉陪,很失禮了。”筆者乘機問:“今天我們專程拜訪是為明了小姐在‘借屍還魂’的過程中由來,請小姐將一切細說給我們聽聽。”

朱秀華微笑,帶著躊躇中,慢慢地說:“我住在金門新街,父親朱海清,母親蔡葉。”朱秀華說了這幾句,突然珠淚盈眶,很傷心的樣子,繼續又說:“我十五歲就持齋拜佛,當我十八歲那年,戰爭炮火炮擊金門,為求安全計,租漁船疏散於台灣逃難。當我們攜帶細軟及干糧上船,經過一段的時間,小船遇上無情風雨,浪濤沖天,失卻了航路,船在激浪大海中漂流數十天,一切的干糧已食完盡,饑迫災厄降臨我們的頭上。由此饑寒交加,大部分相依為命的同行人,受饑餓喪命於船中,我亦漸支持不住,不省人事,聽天由命,由無情的浪濤漂流,及蘇醒爭開眼睛,船已靠在島嶼,發覺船中有五、六名陌生大漢下船,搶走所帶細軟。我無法抵抗,被他們投擲於海中喪命,魂游海豐島,在此徘徊十數天,,被五條港(海豐島)張李莫三府王爺收為門下,經王爺公指示,說我陽壽未盡,可向麥寮鄉吳秋得之妻,吳林罔腰的屍體還陽,乃暫住王爺廟。不久巧遇吳秋得來五條港承建工程,乘機會與吳秋得來往其間,在吳秋得工程完竣後,隨他回鄉待機。於是等幾天,林罔腰病危沉重,魂歸離恨天的時候,我便乘機‘借屍還魂’,但‘借屍還魂’太不容易,最感苦惱的是自己的靈魂,要投與他人肉體非常困難,幸得王爺公協助,經二十數天始完成還魂。”

筆者又追問:“借屍還魂後你有何感想。”她又說:“一切很自然的,但因借人舊屋(按:指徐娘的屍,因為朱秀華是少女),稍有不自然感,而對家人及鄰居很感陌生,幸得吳等到對我很好,亦得安樂過日。”說後便起立向我們很有禮貌說:“今天我很忙,不能與各位多談幾句,很失禮,請各位原諒吧。”說訖就向外走了。

筆者轉向問吳老板:“秀小姐有無要求回金門認親。”

吳老板答:“事後托友人到金門,查秀華雙親的下落,據友人說:‘照秀華所言的地址,確有朱海清其人,但自那年戰爭炮火炮擊金門之後,朱海清一家人就失蹤了!’所以無法回金門認親。”

筆者再問:“林罔腰未被‘借屍還魂’以前有無念過書,‘借屍還魂’之後身體是否正常的。”吳秋得說:“罔腰是文盲不識字,還魂之後,她能整理帳項。以前她身體衰弱,只在廚房燒飯外,其他工作一點都不能干,還魂之後,一切形態具有異變,所說口音變成金門腔,身體比較以前健全,廚房方面的工作她就做不成,完全在店裡幫忙,身體正常。”

當時筆者看吳老板很忙,所以不好意思再問下去,就此便向吳老板打招呼,離開得昌建材行。

這段“借屍還魂”的故事,在此科學發達的社會,談起來,實使人懷疑不信,譏笑為荒唐怪誕的奇聞。但是,按筆者訪問經過,采取幾點,證實“借屍還魂”是真的,信不信由你。

1.林罔腰系四十外歲的徐娘,“還魂”之後其行動如十七、八歲的少女嬌姿。

2.林罔腰乃麥寮人,麥寮說話腔口和鹿港的腔口相同。但自“還魂”之後,其說話皆屬廈門的腔口(按:金門說話腔口和廈門的腔口相同)

3.林罔腰從前乃系無學,文盲不識字,自“還魂”之後,能寫、能算,又講得一口流利的國語。

4.林罔腰以前是葷食(魚、肉都吃),自“還魂”之後,不但不食葷腥,連碰都不敢碰,這幾年來,她都是茹素(素食,不吃魚、肉葷菜),和家人分開吃。

5.林罔腰以前體弱,只是會燒飯外,其余什麼事都不會做,“還魂”之後,身體健全,會做粗重的工作,廚房方面的工作不會做,完全在店裡幫忙。

6.吳秋得先生乃非神棍之輩,絕不是利用“借屍還魂”之名,籍機取利為目的,反之,為要招待訪客而費了不少的煙茶費。

筆者離開得昌建材行之後,再在鄰近探查“借屍還魂”的實證,悉知當年朱秀華遇難的時候,有林清島先生目睹其事,當時林先生曾說:“救人要緊,不要搶東西啊。”但眾漁民不聽勸告,反來辱罵林清島先生,事後,眾漁民皆受到報應,發狂而亡,林清島反之事業如意。

筆者為要證實此事,離開麥寮之後,即轉入台西鄉訪問。林清島先生現年五十二歲(民國五十五年),住在台西村,他見我們頗有陌生局促之感,我們說明來意之後,林先生才露笑容。筆者問當年目睹海豐島所發生的事,林先生說:“當年有一條大船漂來海邊,當時有十多位漁民在場,眾人見船上有財物,圖占為己有,我曾勸眾人不可做傷天害理的事,但眾人不聽我的勸化,反來罵我傻瓜,又迫我不得聲張,若大聲小怪,就要我的命。”

筆者再問:“當時船上有女人被害嗎?”先生說:“確有其事”。又問他:“你知道那船是何處漂來的。”他說:“好象是從福建一帶漂來的。”再問:“聽說搶財害命的漁民皆發狂而亡是真的嗎?”他說:“是的,這些人,個個皆接著發狂死了,現在只剩下一個神經病的孩子,,瘋得很厲害。”話到此,時間也不早,而我們還要趕班車,所以就向林先生告辭,結束了這段“借屍還魂”的訪問。

在此科學昌明的今日,還要來談“借屍還魂”的故事,一般人都不相信。但這一切貴在求實證,若有人不相信者,可親到麥寮查證其事。

俗語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說的不錯。朱秀華小姐不殺生換得了再生,泯滅良心的漁民,因為謀財害命而得到發狂死亡的惡果。這是足以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力證。奉勸世人,切莫泯沒良心,此實天地所不容,如林清島先生,心有善念,上天賜其福澤,使貧苦變成富有,足證善惡之報應也。

(中華民國丙午歲蒲月寫於宜蘭五聖宮修真堂)

 

 

上一篇:淨空法師:做義工是否會影響往生淨土?
下一篇:淨空法師:如何減少憂慮,身心安穩?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