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忏悔台

細細清算邪淫的禍害和戒邪淫的好處

發布:迷途甚遠     日期:2013/8/24 17:21: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我生長的在農村,一個比較淳樸的環境中。

說起來,其實自己如果按照正常生長的話,應該會很健康,我媽說我小的時候在醫院裡產房一哭的時候能讓整個樓道裡都不得安寧,鬧的護士訓我媽,說怎麼不好好管管你孩子,我媽回她,我怎麼能管得了,其實話裡還是帶著一點隱隱的驕傲的,你看我孩子這麼有活力,唉,現在想起來,真的是,這十來年了,太愧對爸媽的養育和厚愛了。

然後的幾年,因為家庭經濟有點拮據,爸媽四處去做生意,有點顧不上我,就常常把我送到親戚朋友家,就這麼沒病沒災地長到八九歲了吧,然後大概是心智有點早熟,開始喜歡看那些言情的偶像的電視劇,小時候應該看過不少那些有男女激情的畫面,還有印象的是一部電視劇叫《紐約風暴》,當時覺得好像男女之情是很神聖的,男女的那點事當然也是很向往的。(唉,孩子小的時候一定不能老看這種東西,也許這就是以後邪淫的種子)

然後到了十歲左右,大約是機緣成熟了,在一次家裡看電視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無師自通地學會了SY,那時候就好像發現了寶貝一樣,驚喜地感覺那種快樂原來這麼容易得到,那時候完全不知道這個是什麼,但是能隱隱感覺到這種行為不好,就也總是偷偷進行,那時候小,也不會SJ,就這麼一直偷偷摸摸的進行。

後來一次在大姨家,看到表姐的一本教學課本中寫著,適度的SY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當時就感覺好像得到一種許可了,殊不知這種說法是害人無窮的,欲壑難填,SY本身有成瘾性,何談什麼適度不適度的。

後來的事情就幾乎順理成章了,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幾乎是夜夜SY,因為自己抵制不了誘惑,也不想抵制淫欲,當時覺得這是多麼快樂的事啊,每天晚上就瘋狂地邪淫,但是一到白天,就精神困頓,見到別人心裡不知怎麼的暗自驚恐,,後來也有些感覺到也許這樣不好,很想停下來,但是淫心太重了,收不了手,當時感覺一天天都是渾渾噩噩的,周圍有很多小伙伴,也被他們都認為我是奇怪的家伙,和別人玩不到一塊兒去。

後來果然就來了果報了,在學校裡是幾乎一門心思都在學習上,但是仍然沒有人家別人輕輕松松學得好,當時也心思簡單,只覺得自己努力學就好了,大概是自己不夠聰明吧,因為每次考試的成績還湊合,爸媽也沒大留意,但是我卻能深深地感覺到一種近乎於絕望的孤獨和憂郁,時常感覺生活沒意思,當時給我媽說我媽還嚇得夠嗆,說你小小年紀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是的,那時候就是感覺什麼也沒意思,學習也沒意思,和別人玩也沒意思,看電視也沒什麼意思,為什麼呢,因為邪淫對身體的消耗,讓我難以集中精神做什麼事,學習和娛樂都起碼得是注意力放在上面才會有效果有意思的啊,但是那時候就是一天天的雜念紛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幾乎沒有什麼專心做事的時候,當然生活就沒有意思了,現在回想一下,仍然覺得,真的是很悲慘的經歷,那種悲慘不同於任何實際事情帶給你的痛楚,而是一種徹底的,無從解脫的抑郁。

後面的經歷差不多也和其他師兄說的差不多了,脾氣容易暴躁,情緒也不穩定,沒有什麼女生看好,也難以與別人有深入的交情,都是一些泛泛之交,說著面上的話,當然了,你自己一天天的心思混亂,頭腦裡想的都不是正常的生活,而總是一些幻想,一些自己情緒的東西,和別人說話頭腦裡也難以專心思考別人的話,都是些機械的應答,這樣別人怎麼可能和你交上朋友並培養出感情呢?

後來,在又一次被人冷落之後,,我開始尋找答案,一開始我按照自己的狀況,發現我的情況很類似強迫症,於是就按照強迫症的方法去自己治療,其實也就是心理上的自我矯正,這樣子矯正了有一陣,感覺有點效果(呵呵,其實最大的效果就是知道肯定是自己出毛病了,而不去輕易怨恨怪罪別人了),但是也總是時好時壞的,這裡可以和大家稍微說一下,由於身體原因導致的強迫症,多半是SY引起的,因為SY會導致自己內心變得敏感而容易情緒化,不安感與自我強迫容易被引動,強迫症的許多情況一般人其實也會有,但是正常的人不會陷入於其中,為什麼呢,就是因為SY會使感覺更敏感,但同時負面情緒又積聚(大享必大耗,你SY的時候那麼享受,完事之後呢?),而且這種負面情緒還不同於實際的壓力,我感覺它類似一種精神上的負荷,無時無刻,比如頻繁SY之後的一天,就算是平靜的狀態,心裡都會無端的難受,這就是負面情緒在發洩呢。好了,負面情緒積聚了,敏感又為它提供了發洩的突破口,再加上氣血不足時,人的心性也勇敢不起來,所以就出現了強迫症的那種容易引起不安感,自己與自己抗爭的奇怪場面。

這裡還想為和我以前情況相似為強迫症所困的朋友們進一言,不要迷信心理學家的那套,什麼森田療法,什麼順其自然,好像強迫症需要的解決辦法只是一句話而已,大錯特錯了,中醫講所有的病都是自己身體出現了矛盾所致,治標並沒有意義,深層次的矛盾不解決,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像我以前不控制SY依舊是每周兩三次的頻率的話,用盡了網上治療強迫症的辦法,都沒用;但是現在戒除了SY包括意淫一段時間之後,強迫症自然而然地好了,現在要我說怎麼戒除強迫症,我會說,很簡單,把注意力移到眼前的事情上來。但是這句話,對於SY無度的朋友們,無異於要他們背著百斤的行李還要小跑一樣難以做到。印光大師開示,當代的青年中有一多半沾染SY惡習,無異於自殒性命,我覺得現在的大學生心理問題這麼多,與邪淫(包括意淫)不無關系,不管怎麼說,做了丑事,必然會導致心理陰暗,而心理陰暗了,就難免會產生心理問題。

最後,還想對一些懷著戒邪淫要慢慢來想法的師兄們進一言:

邪淫的禍害創巨痛深,如果你不徹底戒除邪淫(包括意淫),你就永遠難以體會到身心清淨地專注於當下生活的快樂,另外,引用禅宗的觀點,也是我個人戒邪淫的一點非常深刻的感受,那就是沒有什麼未來和過去,只有一個當下,引用我自己的經歷來說,原先我是從大概3月份發願要戒除邪淫的,當時確實也是被學佛網上各位師兄大德的戒邪淫文章震撼到了,深深感到邪淫不戒除的話就會像許多師兄那樣走歪路(其實那樣的慘境我也能直覺料到,只是過去太愚癡了,老是懷著僥幸心理),甚至於遲遲不戒除的話,不知道壽命還會有多少夠被消減的,難道這一輩子就不能真正地為父母宗親貢獻點什麼,被邪淫禍害一輩子嗎,想到這裡,驚駭不已,發大願要戒除,每天早上讀一讀《太上感應篇》,晚上就拿出點時間來誦誦阿彌陀佛,以增加自己的正氣,慢慢地自己也有點懈怠了,畢竟,靠一時的情緒來控制的總是時間有限的,印光大師也曾開示,淫境現前的時候一個人倫理道德都可以不顧,哪怕性命攸關刀山火海也寧願僥幸一試,足見淫欲心的猛烈難伏,果不其然,當戒邪淫五十多天的時候,一天中午輾轉反側沒怎麼睡著,心情煩躁朦朦胧胧的就又犯SY了,確如印光大師所說,被淫欲心所攝時,哪怕覺得事後一死,萬劫不復都無所謂了,太可怕了。當時覺得很後悔,事後去看一些師兄的經驗帖,說出現反復是正常的,當時也就沒有放松警惕了,哪知道這種正常其實就是禍患的開端,以後的幾天幾乎是一周不到就又連續犯戒,沒辦法,強迫症就又找上門來,自作孽啊。

所以,以我的經驗來談,對於志心要戒除邪淫意淫的朋友們,就要從這一個當下做起,保證時時刻刻想起來,都不會放松對於淫心的提防,對於邪淫的厭惡,因為對於我們這些要戒的人來說,其實淫心已經很重了,只不過平時感覺不到而已,只要你心中的警惕放松了,哪怕一刻的放松,就離破戒不遠了,選一套方法,讓自己在一整天裡都對於邪淫意淫都不懷念,即使偶爾想起來也是因為厭惡或者害怕而不再想,然後這樣保持下來,就成功了。我就是這樣來戒邪淫的,雖然之前經歷了嚴重的反復,但是我有信心說從此絕對不會再犯了,因為我每天都控制得很好,近一個月來連一個意淫的念頭都沒放縱過,即使是將睡未睡之時出現淫境都會立刻止住,因為我實實在在感受到淫心的頑固,因而我必須要像看護一個無可救藥的瘾君子一樣看護著自己的內心,每時每刻,連一點懈怠的心都不敢有,因為我知道對於自己,一旦懈怠幾乎等同於犯戒了。

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些我戒除邪淫的經驗:

由於我實在對於邪淫痛恨之至,也深感戒除邪淫絕沒有什麼余地可留,故此可能方法有些過激,各位師兄批評就是:

每天早起之後,先自我暗示五分鐘,內容是邪淫是十分丑惡的,自己今天在碰到哪怕一丁點的邪淫助緣時都要立刻離開或清除,然後讀誦一片《太上感應篇》;

中午,因為午睡時容易燥熱,而且午睡容易迷糊,最容易成為戒淫的薄弱環節,因而在中午的這個時間方法也相對更猛烈:將過去想起來令我感到痛心或遺憾的事拿出來,然後好好品味,然後再觀想SY時的丑惡,增加對於SY的厭惡情緒。

晚上,拿出十幾分鐘來念誦彌陀聖號,祈禱消除業障並增加自身正氣。

最後不嫌唠叨地還想對各位想要戒淫的師兄們說一句,淫心猛烈,戒淫沒有什麼緩一緩再來的道理,這一緩,極有可能緩到讓你痛心疾首的事產生之時。而能否戒除就看這一天就好了,今天你能控制淫念不生,對於戒淫的謹慎心不放松,對於淫欲的厭惡心不放松,那麼,只要你堅定如今日這樣做,那你就有自信說我真正是在戒淫呢,而如果一旦懈怠了下來,那麼,再次犯淫只是一個時間問題而已。

 



上一篇:淨土法門:江本勝博士水實驗,證明所有物質裡頭都有精神現象
下一篇:破譯漢字驚世密碼,倉颉造字藏生命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