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幸福人生 :尋人啟事

小伙工地干活被高壓線電死 生前想掙錢尋母

發布:明華居士     日期:2013/9/30 23:21: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本報駐衡水記者 李海菊 文/圖

  農歷八月十五本是團圓的日子,故城縣鄭口鎮後野莊村23歲的王子陽打工時卻不幸觸電身亡。王子陽兩歲時,父親病故,幾個月後原籍四川的媽媽無力撫養,趁他熟睡時悄悄走了……殘疾的叔叔王慶行收留了他。如今,小伙子故去,尋母夢也破滅了。王慶行呼吁,“孩子的媽媽唐英,希望你能夠回來再看兒子一眼。”

  苦命娃從小沒了爹、走了娘

  9月27日,說起王子陽,今年56歲的王子陽的叔叔王慶行唏噓不已,孩子真是太命苦了,兩歲時,當民辦教師的父親患病去世,幾個月後正是麥收季節,他到嫂子家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沒想到家裡只剩下熟睡的小子陽被枕頭、被褥圈在炕上,屋裡屋外就沒找到嫂子。從此後,嫂子就永遠從這個家消失了……

  王慶行說,18歲時他在生產隊干活時被絞掉了左胳膊,多年來一直靠一只手過日子。王慶行3歲沒了娘,7歲又沒了爹,兄弟3個,二哥沒了,大哥家有3個兒子,實在無力扶養小子陽了。於是王慶行把小子陽抱回了家,與自家比子陽小幾個月的兒子一起養著。

  掙到錢就可以娶媳婦、找媽媽了

  後野莊的村民們說,陽陽(王子陽)從小就是一個特別懂事兒、特別勤快的孩子,與村裡的小伙伴們處得也都很好。初中畢業後陽陽就出去學徒了,心靈手巧,學了一手制作、安裝不銹鋼門窗手藝。陽陽工作很努力,他曾說掙到錢就可以娶媳婦了,就可以到四川去尋找媽媽了……

  王子陽的伙伴劉偉說,他與王子陽從今年四五月份一起搭伙干活,兩人合作得很好,沒想到才23歲的小伙子說沒就沒了,說著說著,劉偉的眼圈兒紅了……他說會把兩個人合作期間的全部收入都給王子陽的家屬,現在已經把1萬元現錢交到了王子陽的叔叔手中。

  干活時高壓線奪命

  9月19日(農歷八月十五),王慶行沒有等到子陽回家與他們一起過中秋夜。當天下午3時多,他接到電話說子陽在工地上出事送醫院了,4時許,他趕到故城縣人民醫院的時候,王子陽就不行了。王子陽是在饒陽店鎮黃官屯村的一戶李姓人家安窗戶時出的事。王慶行說,聽說當天下午3時多,王子陽與幾個人從地上往三樓拖不銹鋼窗戶時出了事,三樓窗戶外1米多遠處就是10千伏的高壓線,就是那根高壓線奪走了子陽的命。

  王慶行說,他一定要給子陽討個說法。雖說心痛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自己殘疾,又患有腰椎尖盤突出,但他還是一刻不停地事四處奔波。可是,房主、王子陽的老板、電力部門,還沒有人肯出一分錢。

  誰來為苦命娃的死負責?

  9月27日上午,記者在王慶行的帶領下,來到了故城縣饒陽店鎮黃官屯村一棟新蓋的三層樓前。王慶行說,王子陽就是在這棟樓上死的。該三層樓的西側1米多遠處就是高壓線。該處院落現在大門緊鎖,透過樓房的窗戶,可以看到裡面有工人在粉刷牆面。記者多次拍打大門,沒有人來開門。

  有村民說,這家的男主人在今年7月份出車禍去世了,才31歲,留下了一個女人帶著3個孩子很是可憐,不知在不在家中。

  後野莊村村支書王振忠說,21日他去找黃官屯村的村支書李金雪想協調解決此事,村支書說,房主李某是其三兒子,對於王子陽意外死亡的事,確實很同情,但卻無力幫助,蓋的樓房還沒裝修完,三兒子在7月份意外身亡了,留下兒媳帶著3個孩子,他是找兩個大兒子出的錢幫助三兒子家裝修的,現在還欠劉某六七千元的工錢,到時候可以通過他給王子陽的家屬。

  王慶行說,劉某是這個樓房不銹鋼工程的承包者。王子陽他們給劉某干活。當天下午,記者來到了劉某的門店,發現那裡鐵將軍把門,撥打門匾上的手機號碼竟是空號。

  記者又來到故城縣饒陽店鎮變電所,故城縣電力部門的一位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說,在李某家蓋樓房的時候,他們得知該樓房蓋在高壓線保護區內,馬上去現場進行制止,隨後向當事人下達了《安全隱患通知書》。王子陽的情況,他們很同情,但是對於王子陽觸電死亡的事,他們沒有任何過錯,不能賠償。

  唐英,回來看兒子最後一眼吧

  有人建議,王慶行可以到法院起訴,為王子陽討個公道。可是根據目前我國現行法律規定,只有死者的法定繼承人才可以作為死者的代理人到法院起訴,王慶行雖然撫養王子陽成人,但他只是王子陽的叔叔,不是其法定繼承人,不具備訴訟主體資格。

  王慶行說,王子陽的媽媽走後就沒回來過,也沒有了聯系。“二哥與嫂子剛結婚的時候,嫂子的父母來過,也通過信。只記得她叫唐英,依稀記得是四川省什麼貢縣團結鄉的,至於什麼村就不記得了。子陽小時經常問媽媽去哪兒了,什麼時候能見到媽媽。現在子陽沒了,希望唐英能回來看孩子一眼,滿足孩子20多年來的一個心願,也來用法律武器為子陽討一個公道。”

 

 



上一篇:平息怒火的方法
下一篇:淨土法門:念佛功夫念到家,冤親債主皆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