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南懷瑾:呼吸入禅定的練習

發布:清夢居 [全部文章 空間 留言]   日期:2013/11/13 9:55:00   閱讀:   收藏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呼吸’入禅定的練習

南懷瑾老師講述


  想萬緣放下,身心入定,最好利用出息,就是南師講的呼出去,這也是初習者要注意的關鍵點,不過以下南師的話,我們在實修中自己要多去體驗與靈活把握。
  (摘自南禅七日)
  現在是風平浪靜,白天風很大很冷,假使你現在注意出息,不要注意入息。把它一放出去了以後,你心念一停,停那一下,不呼不吸,那一剎那之間,你試試看。
  ——
  大家搞錯了,數息,這個一呼一吸,這個停住之間,你開始勉強點,忍一下也可以。你停住一點,這樣一來回停住這一下,把它記住,記住不是呼吸啰,那是思想,這是一次了,這叫數。然後再出入,停住,慢慢要停的階段,這一段不呼不吸越來越長,第二次數,二。所以叫做數息,是數這個。那麼一般跟你講數出息,或者出去的時候記數,或者是入進來的時候記數,你只要記個兩、三次,五、六次,只要心念專一了,你就跟到氣息停住不要轉了,那就是“隨息”,很快。
  ——
  修智慧福德資糧,智慧資糧,再加行,很快就上路,所以,息者止息。息也就是休息,休息就是念定住了,你看,有好幾位,懂了一點點,慢慢如此修去做,就行了。先有點勉強,慢慢就自然,你懂了這個,明天就告訴你修息,而且要想得戒定慧,要想得神通開智慧,非常的快
  ——
  不過在休息以後,修這個安那般那的法門,成就是非常快的,轉變身心氣質也非常快,再配合止觀,配合般若,配合顯教、密宗各種修法是非常快的。
  ——
  所以你上座以前先用這個調好氣,然後做安那般那,注意“止息”,這個“息”字這一段,一進一出之間多定住一下,效果就很快了,成就也很快。
  ——
  安那般那。假使你把這個修好了,出入息修好了,八觸的反應的作用馬上出現了,八觸的作用就出現了。身體的變體就很大了,可是你不要給身體拉去,走了,身體上感受都不是,所以叫做數、隨,隨則作兩種解釋,一是跟到出入息,知道在進出,出入之間,第二隨,就是任運讓他去,一呼一吸,可是頭腦清清楚楚的。這個呼吸頭腦清楚了以後,道家所講的,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一步就可以做到了。就是一條路線就可以到達,安那般那有如此的神妙,佛法任何的修持,沒有這個法門的神妙。
  ——
  所以息的作用,就是一呼一吸,不動了,這是息的作用。它也是無聲、無臭,空的。所以風是風,氣是氣,叫我們修行用的是出入“息”,並沒有叫你出入風哦,更沒有叫你修呼吸哦,所以大家自己不要誤解了,修了半天,在鼻了那裡哼啊哈的,數進來一二三,數了幾千下。
  ——
  我們修數息的法門,你搞不清楚,你就數一千、一萬息,有什麼用?息者,止息。所以,止息,所以佛告訴你,息長知長,息短知短,息暖知暖,而且要想注意證道,要想成就得快,注意出息那個時候,住叫做息住。住家那個住哦,不要在入息的時候注意“住”,這是問題啊,出息,在這個時候定,那麼你……那變化大啦,慢慢,你智慧也開了,身心都起了變化,今天還是先到這裡為止,這個原理明天再下去。
  ——
  出息入息,一剎那,要不要注意延長時間,剛才講到邏輯的問題,思想的科學,你這個問題,沒有寫清楚,你寫的是出息入息那一剎那要不要注意延長時間,你問的是出息的時候?入息的時候?或者是不出不入的時候?那個息的境界不是不要延長?所以要學邏輯,問題沒有交待清楚。如果我們一般對出息入息,不要故意練它,那變成練氣功了那是很粗的,我們人嬰兒在娘胎裡頭沒有呼吸,嬰兒的呼吸不需要,是靠他的臍帶通過到我們肚臍這兒,自然吸收往來,換句話,這個境界就是息的境界,等到嬰兒一出娘胎,那個黃醫師拿個剪刀,啪啦,把臍帶一剪斷了,第一個,護士的動作,把嬰兒嘴巴裡很髒的那一陀都挖出來,要挖得干淨哦,那護士的,接生的護士,一點不干淨啊,這個臍帶一剪斷了以後,嬰兒嘴裡一挖掉,哇,第一聲哭的時候,那點東西就咽下去,才開始鼻子呼吸了,要懂這個,所以真正叫息,不用鼻子呼吸那個自然凝定,那個階段,恢復到那個境界了,那你要問延長不延長,我莫知羊啦,你們也不知,我那個閩南語也說不好,我不知道。知道,告訴你,如果你在那個不呼不吸的境界裡頭,一定,一念萬年,萬年一念。

  整個的地球翻了你都還在定中呢,延長不延長你看吧,但是那還不是佛法到家哦,是初步的一點點而已,可是初步一點點大家就做不到了,所以古代一個禅師講,有一個禅師就問,考驗另外一個禅師,他說,出息不隨萬緣,注意這兩句話,出息,呼出來的氣,不受外物外界環境的影響,不受物理的影響,出息不隨萬緣,萬緣不是外緣哦,萬種,入息不居陰界,氣進來了,呼吸自然進來了,不住陰界,陰陽的陰,什麼是陰界呢,五蘊皆空嘛,這個陰嘛,陰就是蘊,五蘊哪五蘊?身體,色、受、想、行、識,假使人真得了道,了解了修養,出息不隨萬緣,入息不居陰界。這是個什麼人?這是真空靈而解脫啊,世間一切同他都沒有關系,就在世間也不怕,出息不隨萬緣,入息不居陰界。這位禅師勘驗這個,勘驗就是考驗,另外一個答復怎麼說,還有人在不出不吸呢,不出不入呢,那就真息的境界,不出不入,既不出息,又不入息,那才是真正的“息”,這是安那般那真正境界了。所以我經常講,你們看一句話, 
  宋朝有一個小姐,曹彬的孫女,趙匡胤那位大元帥的孫女,他的後代的孫女有些做一皇後的,只有個出家了,叫曹文逸,後來得道成就了,不過她歸到道家裡頭去了,可是她佛家、道家什麼都通的,曹文逸有一篇著作非常了不起,叫《靈源大道歌》,我們如果不分佛教、道教,不分的話,你看她的成就,那真了不起,《靈源大道歌》,
  她第一句話,我為諸君說端的,我對大家說真的一句話,我為諸君說端的,這是宋朝的白話,講的國語、土話,端的就是說真的。命蒂原來在真息,人生生命的根本,蒂,一個瓜蒂的“蒂”,原來在真息,真正不呼吸那個時候定了。命蒂原來在真息,照體長生空不空,照體就是剛才講彌勒菩薩,講本地分,從生命根本照到本體上,長生永遠不生不滅,空,你說,空的也好,不空的也好,不空就是有,照體長生空不空。
  ——
  你們有沒有觀察一個人的睡覺,我告訴你們,找機會,你去仔細去觀察,仔細用儀器去聽,尤其是嬰兒,你看嬰兒睡覺,不用鼻子呼吸的哦,他的呼吸,很健康的嬰兒,很寧靜,這個氣進來,是我們普通修道講丹田呼吸,一直到肚子這裡輕輕動一下,這個鼻子不像我們大了沒有用,靠鼻子兩個煙囪,他一個進來,整個的身體動一下,很規律的,但是你看那個嬰兒,或者我們大人一樣,這樣一呼一吸,差不多了,停了一下,那個時候是息,真睡著了,生命的功能就在那個裡頭起作用,停一下,又動了,我們假使看自己,當然你們沒有辦法看自己,一個睡覺,你站在旁邊看他很健康的呼吸,呼吸到差不多,忽然一剎那之間他也不呼,不吸了,過不了多久,又來了,在他那個不呼不吸的自然的停留的那個境界,那個叫息,這個息認到了。
  所以我們的出氣叫做“安那”,進來叫做“般那”,安那般那在出息入息之間那個息,那麼沒有辦法,古代的人祖師們,帶領我們這些笨腦筋,進入那個息的境界,他只好叫你先把心理配合這個氣,數息,每進一次,出一次,心理頭記住一下,一次了,進來又出去,兩次了,能夠知道一次、兩次那是心的作用哦,當然也是腦的作用了,呼吸一進一出是生理的作用,與空氣的相應,這個一進一出,這個叫“數”,你不要死死板板的一個豆腐腦筋,豆腐腦筋好聽,有豆腐腦筋已經了不起,你不要水泥的腦筋那麼死嘛,要活一點嘛,數了,第二步是隨息,跟到息,換句話說,你覺得心寧靜了你數它個屁,你就看住這個息就對了嘛,一呼一吸,隨了嘛,隨了以後,你就不管了,你更聰明一點,一上來就,一止,就定住這裡,來也好,入息不住陰界,出息不隨萬緣。你就止了嘛,止了以後,你觀什麼?就觀心理的狀態,剛才上《瑜伽師地論》就告訴你心理的狀態的觀察清楚了嘛,觀到最後,身心都回轉了,還到淨土境界,既無煩惱也無悲喜,清清淨淨,這不是六妙門完了嘛,按呢講啦(這樣講),聽有沒(閩南話),學了兩句閩南話在這裡吹牛表演,這樣講的,聽懂了吧,聽懂了,聽懂了恭喜,你們明天就證得涅槃成佛了,這個問題答覆了。有心地到無心地,我們研究了
  —— 
  思想、感覺,妄念紛飛,那是當然的,怎麼空呢,不是說怕這個思想雜念,把它壓下去,壓下去這個作用不是又是一個思想了嗎?你只要初步,只要知道是雜念、妄想紛飛,你知道自己在妄想,知道了,他那個妄想已經走掉了,這個妄想他自己本身不停留的啊,你想空它,多此一舉,它正來空你呢,每個妄想自己跑掉了,所以不要搞錯了,把這個心,雜念、妄想,心想壓下去錯了,你知道妄想來妄想去,那個能知的那一個作用,它並沒有受妄想的影響,自己心裡在生氣,也知道在生氣,等一下不生氣,也知道不生氣,心裡想東、想西,也知道自己在想東,那個能知之性,它沒有動過啊本來清淨,所以上座就要懂得這個,那麼你說這樣就是佛法,就是道嗎?這是初步入手啊,這是修如來禅,不是禅宗最高處,初步入手漸修法門,最好一個路子,那麼你心中要問啰,是不是有一天,真正所有妄想雜念通通自然會清淨,會呀,這是佛法跟科學結合告訴你啦,那就修安那般那,修止息,就止在息住。
  息住了,也可以說住在息了,不呼不吸不要忍哦,它自然,你看清楚心跟出入息,等於出……這一個呼吸,它自然有生命就有呼吸,這是普通,你等吸氣他自然進來,出去了以後,這一個就把它切斷,切斷了不是沒有氣哦,你那個生命的真氣就止息了,開始是慢慢的,將來你功夫熟,純熟了,息長知長,不呼不吸,止息這個境界,時間久了,你知道久了。息短知短,佛說的。有時候一剎那做得到,等一下做不到了,息短知……慢慢修去,不是一天兩天啊!昨天已經告訴你,多少時間轉變什麼,這都是科學的,所以科學呢,有理論、有事實,呆板的、死板地,一步一步,他證驗效果出來了,正如道家所說的,還精補腦,長生不老,同腦有關系了,所以醫學上講思想雜念都是腦神經的關系,現在的科學一講,有道理,講了,普通人生命現象活著的普通道理,進一步的道理,現在醫學還找不到,這個頭腦,這個人來實驗,等到止息,定,自然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然後雜念也沒有了,
  氣脈把腦最難打通,第一步,下面,昨天講密宗所講的,臍輪,也就是說腎上腺以下的,氣脈很難打通,容易漏丹,漏失了,這個最高的難打通的是腦部,腦部是大樂輪,腦,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真的腦的神經整個的打通了的話,腦神經可以寧靜休息了,不想有跳動的作用了,你的雜念妄想也跟著完全停了,這個時候你的境界身心是,昨天講初步,還沒有講下去哦,離生 喜樂,到那個時候,這個腦子是不只是健全而清醒了,而清醒沒有雜念,沒有妄想,那就不同了,至於一般的修禅也好,密宗也好,各種各樣的修法,道家也好,多得很,真的大樂輪,腦部的氣脈,我們拿現代話科學來講,真的完全通了,寥寥無幾,不曉得,充其量只有幾位,當然這幾位我還沒有看見,真到了那一步,才敢說修行有點證驗,證果,所謂證果位,有一點希望,所以佛法講證果位大菩薩境界,的確,同生理,腦的關系,密切的有關,我們衰老了也是腦的作用,這個幾時有空了,請我們有腦科的權威在這裡,請他給你們報告,不過請這些大教授、博士上課困難了,他自己還在用功呢,真到了……所以衰老老化,這個基因,與遺傳工程的關系,都是新的科學名稱哦
  至於靜坐真正的用功想得到定的境界,我已經再三強調,從”安那般那“入手,出、入、息。達摩祖師禅宗的祖師到中國來,有四句話,做功夫方面他傳了禅宗實際的四句話,做功夫方面,大家一般不注意它,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也就是達摩祖師給二祖神光講的,用功修證方法之一,外面放下一切,當你兩腿靜坐,最好是隨時,隨時如此,外息諸緣,內心無喘,為什麼用這個喘,喘氣那個喘呢,喘,我們普通人認為是呼吸,在修道的功夫上講,認為在喘氣啊,哮喘病那個喘,內心靜止了,呼吸也住了,內心無喘。
  心念,氣一住了,念也住在息的境界上,一切雜念妄想都住了,昨天有一位外國同學提出來講的,這個就是金剛經的狀況護念,你講對了。諸佛、十方佛、菩薩如何降伏其心,善護念之,這是一個正念存在了,三十七菩提道品的正念,這是正定了,內心無喘,心如牆壁,不是得了心髒狹心症了,什麼心如牆壁,心怎麼當牆壁,就是內外隔絕了,隔開了,外面環境再吵、再亂,沒有關系,自己內心仍然清淨,所以內外,心如牆壁,就隔離了,不要外形去出家,心出家了,那才是真出家,心如牆壁,可以入道。並不是說,這就是道,就是佛法了,這樣嘛,可以進入佛法的那個真正的三昧,中國醫學道家的
  ——
  你看看外面街上車子響,汽車在按喇叭,零碎的雜音都很多,當你一站,什麼都不管的時候,這個外境同你了不相干,你耳根圓明,非常清淨,不要另外去找一個清淨啦,然後,隨時在行、住、坐、臥,任何一處任何一點上,永遠保持此心的安詳、清明,三年、五年沒有不成功不成道的,就那麼簡單就那麼難
  ——
  不過你一念回機,一念回機還是在有尋有伺裡頭 
  —— 
  什麼叫有尋有伺,叫你們照佛學那個解釋了半天頭大了,有尋……,尋和伺兩個字,唐代玄奘法師的翻譯,古代翻譯就是有覺有觀,“覺”字有覺,就是玄奘翻譯翻的“有尋”,有觀就是玄奘法師翻譯的“有伺”,那麼你們上佛學,這樣教學生就對了,可是教了半天,佛法還是佛法,他還是他,你還是你,屁用都沒有,有尋有伺、有覺有觀是什麼意思呢?怎麼叫做有尋、有覺呢?譬如我們打坐啊,譬如啦,做功夫想念頭清淨,清淨不了,怎麼才能清淨啊,就在尋找,找這個插頭,插在那個清淨地方,所以有尋,等於我們晚上走夜路,後裡拿了個電筒,掉了一毛錢了,在哪裡,在哪裡,拿個電筒來找,這個叫有尋,找到了,這一塊錢在這裡,拿個電筒找到了,在這裡,在這裡,這個手電筒的光圈照到它不要動了,在這裡、在這裡,找到了,不要亂找了,這個就是“伺”的境界
  “四禅八定”是共法,但是不管是走小乘的四果羅漢的修持,或者走大乘十地菩薩修持,佛法的中心,根本修證的功夫就在九次第定上面,我這個話負責任的哦,講錯了不只五百年做狐狸精喔,那就嚴重了,所以我不是怕你們給我判決罪行耶,自己的業報是受不了的啊,所以嚴重告訴你,為什麼再三講,現在我們簡單回轉來,由開頭這一天告訴你們,怎麼修安那般那這一條路最快,因為修安那般那配上白骨觀,很容易轉變這個生理與心理,很容易打通了道家所講的奇經八脈達到成果,很容易做到了密宗所講的,三脈七輪氣脈一通了,心境身心轉變了,初禅、二禅、三禅、四禅,這是因不是果,然後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加上四定,容易證得果位
  ——
  這些教理不是光講理論,要配合自己修持反省觀察清楚,現在我們前兩天大概,非常大概,給你講了,安那般那的修證,打坐的修行,氣脈怎麼轉變身心,也給你們提出來了,一年變化什麼,第二年變化什麼,第十天怎麼變,都是真實的科學證據,我們采用了這些證據,拿來給你看
  —— 
  我們打起坐來坐在這裡入定,縱使你定得很好,身見忘得掉嗎?總覺得有我這個身體在這裡,對不對,這就是身見。所以說你為什麼用功不能得定呢?身見去不掉,身見怎麼樣去得掉呢,安那般那到達了,所以密宗、道家,講氣脈拼命又偏到……,又是邪見,道家、密宗,偏到這一面去了,但是偏的對不對,邪中有正,正中有邪,也對,只要把氣脈修通,身見坐在這裡,只有得樂的境界,身體的只有舒服,忘記了……,舒服到最高程度,沒有身體的感覺了,才去掉身見,可是身體還在不在呢,還在,那麼如果坐在這裡氣脈通了,沒有身體的感覺,而且沒有那裡腰酸背痛,氣脈不通,喉嚨哽到,兩腿發麻都沒有了,這個身見去掉了,就在你的座位上,已經到達天人境界了,對不對,是身見。
  —— 
  所以第一個我們上座,不管,為什麼,把身見趕快拿掉,至於坐定起來不能夠,幾個東西習氣把你困住,除了佛法所說的這幾個以外,我現在講科學修行給你聽,我們坐起來為什麼不能得定,為什麼?在科學的世界裡頭,幾個東西很難去掉,你見道也難斷,是修道也難斷,時間觀念,空間觀念
  —— 
  佛說的十念法,你們為什麼打坐修行不能得定啊,因為你照佛法辦,兩腿一盤一上座,第一個倒轉來,念死,我現在死掉了,算了,媽媽父母給我生下來這個身體,我就丟在這裡不管了,心念就空了,這一陀幾十斤肉,不過是媽媽屙的一個大便一樣,這一陀大便就擺在這裡不管了,哪裡痛,哪裡……這個受陰,色、受、想、行、識,這個感覺狀態,我就隨時來就拿開了,那不是很好嘛,如此去做,初禅、二禅,禅定的境界不難,容易做到
  ——
  一個真有入定功夫的人,老實講,你以為打坐入定什麼都不知道,真的打坐入定了,一顆灰塵掉下來都曉得了,那心如明鏡台,明鏡也非台,明鏡打破了,更大了,所以真正得到正定的時候,得到真正的定,聞,聽到蟻斗如雷鳴,聽到螞蟻打架等於打雷一樣,聲音大,所以鬼神講話,什麼都聽得見,就是這個道理,淨極了,所以《楞嚴經》告訴你,你們記得哦,淨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
  ——
  (金剛念誦)35disc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很寧靜順著自己出入息念,一口氣念,譬如說大聲念,南無……假使短念的話,有好多種方法,你們慢慢體會,慢慢去體會,一時我講不完,南無阿彌陀佛(師示范)……你沒有計算吧,我剛才只一口氣念了數聲,中間不准呼吸哦,這口氣念完了,不管念南無,曉得自己氣沒有了,嘴巴一閉不要吸氣哦,心也跟著沒有雜念寧靜下來,它自然會呼吸,就是安那般那出入息了。自然呼吸,呼吸充滿了,氣充滿了,念頭雜念就來了,跟著就念,把雜念、這個念法我們叫做肉包子打狗,狗就是我們的雜念,雜念一來,肉包子就阿彌陀佛,碰,一打,那個狗就吃肉包子了,就把狗吃掉了。雜念就沒有了,先要靜下來,四顧無人、旁邊人也忘掉了,南無阿彌陀佛…… 什麼都沒有,念頭自然空了麼,不過大聲念要出聲念,金剛念誦就是密宗念咒子的方法了,好像有個人條子寫給我,要我什麼多傳幾個咒子啊,哎呀,不要貪心了,你只要一聲佛號你就成佛了,要咒子干什麼?咒者,咒也,你念咒子,格老子、格老子…你念下去那不是咒麼,咒人嘛,不要咒子了。
  金剛念,所謂金剛念誦,注意啊,你們修密宗的大概,上師給你灌頂、教了沒有,金剛念是嘴唇不動、牙齒不准動,嘴巴微張開,舌頭在彈動,這個方法修好了,就是真正的,你們學什麼氣功、這個比什麼氣功都厲害,就是真正安那般那。這個聲音發的是從丹田,就是上來,一直到頂,中脈的,就把他震開了中脈的方法,金剛念誦,記住哦,嘴唇牙齒不動,一口氣一口氣念,你看所以假使說,有修行這幾個喇嘛、和尚,我們坐在一起、一念,一個人在外面一聽到就會站住了,給這個音聲會定住了,心裡雜念煩惱會清淨了,業障真會消了,南無阿彌陀佛,……(示范)嘴唇沒有動哦,牙齒不准動哦,舌頭裡頭,自己兩個耳朵不聽外面,回轉聽自己聲音,觀音哦,兩個耳朵眼睛不看外面,返照自己的心聲哦,心的聲音啦,身體打坐、聽音,南無阿彌陀佛…(師示范)一口氣,我中間臨時換了一口氣,因為太累了,臨時換,這是偷巧,你看我在中間阿、嘴巴馬上,金剛,把嘴巴一閉,鼻子把氣換過來了,南無阿彌陀佛…(師示范),愈念,你氣愈長,你命愈長,無量壽光佛,不是假的哦,這看到沒有,來,你給我倆來(指在座眾),你不是佛學很好嗎,不好,就好好去修哦,連我都修,你還不修,就這樣,你不要輕視了它,所以大聲念微聲念,自己耳朵修觀音法門,不聽外面聲音,回轉來聽內在自己念佛的聲音,越聽越定,進入念佛三昧,眼睛也不外看了,這個聲音只有自己聽到,別人聽不到,微聲念,還是一口氣一口氣,微,這個聲音微的只有自己聽到,慢慢聽到心聲,最後就配合觀音法門,返聞聞自性、性成… 
  這就是密宗,你們跑西藏學密宗,現在有幾個有修持我也不知道,我都傳給你們了、一點都不秘密,什麼秘密到我手裡就不秘密了,“道”人家常常問呀,南老師,我說,我不是老師,我是誠懇真話,我說道是天下的公道,不屬於我的啊,我不過先知道了,我轉告給你就是了,不能有私心的,私心不叫道,道是天下的公道,這樣懂了吧。念佛、微聲念、還有一個念,瑜伽念,就是《瑜伽師弟論》瑜伽念,既不出聲也不微聲,心裡頭念頭在念,耳朵回轉來聽心裡頭那個念頭,眼睛回轉來、六根都回轉來,所以《楞嚴經》你翻開,《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把念佛到修成開悟成佛之路,三、四個步驟都告訴你了。第一步,大勢至菩薩告訴你,“都攝六根”一句話,都攝六根,“都”就是攏總,把你眼睛回轉來、耳朵回轉來,心裡不要亂想,通通在念佛的身心上面,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什麼叫淨念?你念念念,念到後來雜念沒有了,念佛這一念也沒有了,沒有了就沒有念,空靈的,這個空靈這一念就是唯心淨土。
  心就靜了,你如果這個上面就定下去,就是念佛三昧了,如果有一點念頭,一動你心就又念佛,南無阿彌陀佛……我現在念出聲音給你聽哦,這個心念是不念出聲音的,心裡頭念出聲音,阿彌陀佛…念到了,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就對了。淨念相繼,這個淨,不是清靜的靜,干干淨淨那個淨,就是淨土的淨,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把所有的密法都傳給你了,念佛,好,咱們燈光關了,看佛光接引全堂一起念佛,念一堂很短時間試試看,收攝身心,現在我們不照規矩,也沒有打引磬,也沒有維那,我一開始,隨便你們什麼時間跟上來,也許中間我就停了,你們就念下去,可憐可憐我的喉嚨,慈悲一點啊,收攝身心坐好,不一定合掌,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師領)……這不是禅嗎?這不是淨土嗎?
   淨土、禅,一切三昧皆無差別,不二法門,好好修去,而且這還告訴你,你們有沒有自己的感應,自己都知道,不要以為有個特別感應,內心清淨是最大的感應,念佛,你看密宗,你們有人寫條子給我,希望傳,曉得我是什麼密宗的、所有都是大阿阇黎,受過這個灌頂戒,我從來不談密宗,顯教懂了就是密宗,你要傳咒子,我告訴你呀,所有的咒子,所有……不管日本的東密,西藏的密宗
  所有的咒子集中起來,最大的咒子就是普賢金剛薩多的根本咒,他早就成佛了,這是密宗所講的金剛薩多,他的咒語就是一切咒的根本,只有三個字,三個音,嗡、啊、吽,(老師示范)、這是普賢如來根本咒,“嗡”是頭部音,假使你今天傷風感冒頭痛了,一個人修行沒有藥,感冒,嗡啊吽,用頭部的音念,譬如念六字大明咒,ong, ma, ni, ba, mi, hong,你們光聽哦,這個時候只能用耳朵了,不要再看我,沒有用哦,不專一就學不懂了,頭部“嗡”部的音,ong, ma, ni, ba, mi, hong,這是頭部音,“嗡”這一部的音,“啊”胸部的音,ong, ma, ni, ba, mi, hong,這個時候眼睛看虛空藏,前面人也好,牆壁也好,不曉得,都空了,ong, ma, ni, ba, mi, hong,念阿彌陀佛也是這樣,這是“阿”部的音,(吽)丹田音,ong, ma, ni, ba, mi, hong,這個時候的安那般那呼吸氣,等於丹田直到喉這裡,例如ong, ma, ni, ba, mi, hong,如果念佛,南無阿彌陀佛,這是(吽)部的音。你懂了這個,一切修持都有了,也就是觀音法門。好好念去,諸位小兄弟們、小妹妹們,好好修持去吧。
  你給我查查,根據我這個講法,全世界兩千年前到現在,有人給你這樣指出來說明沒有,就給你講明了。所以《愣嚴經》不但是佛經,把心物不只是一元,當然心能……,《愣嚴經》重要兩句話,“心能轉物,即同如來”,心能夠轉了物,即同如來。但是我可以給它加兩句,把《愣嚴經》的內幕秘密再告訴你,物能轉心,差不多一樣的功力,所以佛說諸佛菩薩有無邊的神通,無量的智慧,一切眾生業力,佛菩薩的智慧功德有多大,一切眾生的業力也有多大,兩個平等,換句話說對這個宇宙間,白天的光明有多亮,夜裡黑暗同樣的,各占一半。 
  (洪文亮醫師)
  關於這個安那般那這個法門,以前我有一個道教的朋友,他是教主,坐得很好,打坐很好,他生病就是找我來看,我那個時候已經……不曉得安那般那法門,很早的時候,我玩一下,他要按我的脈,要看我,當他把我的脈按了的時候,我就把出入息,吸進來慢慢吐出去,吐出去的時候觀想我本來沒有,誤會以為有我,帶這個念頭帶進去,他在外面替我亂宣傳,他說洪先生現在有一點什麼道力了,其實我玩的,我是騙他的。當他要把我的脈的時候,現在想起來那個就是安那般那,你出氣,把呼吸吐出去的時候,不要等到吐完了再止在那個息上,就是慢慢……吐的時候,吐出去的時候同時觀本來無我,這是用意識觀,但是非常有效,光隨便讓它吐出去,然後有一個時間你可以不用呼吸,等到再需要呼吸再吸進來,我把這時間利用,我就停在這裡,沒有什麼效果。以我的經驗,我比較苯,所以我利用吐出去的時候,這是我的一個秘訣,現在公開了,沒有辦法,帶一點本來不是我,本來不是我,你根本不需要動個念頭,這個不是我,因為你本來不是你,還動個念頭干什麼?好像帶這種味道去做這個吐息,然後你的脈自然就沉下去,幾乎就脈停了,我可以停了三四秒 
  —--
  
  所以洪醫師講的這兩點,白骨觀配合安那般那,對,第二點,他說的,我也沒有跟他講,他講的就對了。達摩禅經告訴你用安那般若的法門,要想快證涅槃,最好利用出息,就是他講的呼出去,這個階段,最重要,那麼達摩禅經並沒有講,一般人修氣功的,都認為把氣裝進來才能發生功能,那是凡夫境界。要想快證涅槃得道,這是達摩禅經的秘密話 
  —— 
  五蘊解脫幫你集中在一起了。但是只講原則,你看懂了沒有用,要做功夫,修證了義,最後告訴你生因識有滅從色除,也不是頓悟,也不是漸修,漸修非頓悟不可,不算成就。
  耳根圓通法門)
  
  他又來了,下雨,幫助你,你聽聽這個雨聲,聽到是音聲,一滴一滴的雨聲都告訴你空的,聽過了就沒有,而且越聽越寧靜,不要故意去聽,你自然,就很寧靜了。
  峨嵋山,尤其峨嵋山上,尤其到了冬天,那個時候不要說人看不到,鬼也沒有一個,空山寂靜。那個雨滴滴答答,那個境界,世界上,寂滅現前。不要用心,不要用耳朵意識,不要去注意它,這個意就把它拿掉了,自己意不注意,這個聲音,聲聲入耳。入耳,完全不住,剛才觀世音菩薩第一,報告的第一句話,入流亡所。聽這個雨聲,進入那個法性之流,慢慢慢慢忘記了這個所聽的是什麼了,心中特別寧靜起來,入流亡所。  
  —— 
  真到達了反聞聞自性,能聞之性,不要用心,本來在這裡,這個時候你體會一下,前天所講,安那般那一呼一吸,根本不管,也在不呼不吸上一念清淨了。真的一念清淨了,自然是不呼不吸了,所以叫“住息”。因此告訴你們,出入息,出入是兩個現象生滅法,重點是不出不入,那一念清淨,呼吸,彷佛一息停止了,自然的,這個才是息的境界。這個“息”的境界到達了,也就是念休息。  
  —— 
  佛法,《楞嚴經》也講心跟目,眼睛的作用。我們腦神經也好、心也好,一動念,第一個最厲害的,拿軍隊來講,尖兵,前鋒的部隊,尖兵最厲害就是眼睛動了。不動,像你們的眼睛打坐起來,開眼也好、閉眼也好,都很低視向下面看的,眼珠子,不對。下沉一片無明中,而且心思更亂。換句話說這個姿態,閉到眼睛,眼睛好像向下面看的那樣,就是後腦的視覺神經跟著向下拉,影響了大腦,反是不得安詳、不得清淨。所以你開眼也好、閉眼也好,眼睛眼珠子平視,閉著眼皮沒有關系,你眼珠子也是平視。平平的不向上的,也不低下來,然後眼皮閉到,眼珠子擺正,不低下來,不向下,你自己體會一下,不向上,平正的。然後也忘記了眼睛,不看了,眼皮也關起來了。這個,腦子也好了,心也清淨了。如果眼珠子擺不好,低沉,向下看,不對,向上看也不對。
  擺正了,也不斜,左右不看,然後擺正眼皮子一關,閉攏來,眼珠子還是向前面看,然後不看了。嘿嘿,你們說不看了,都看了,看什麼,眼皮子看了。眼皮子蓋到是看不到外面的現象,但是看到眼皮裡面模模糊糊的光影。你以為眼皮閉著,自己清醒的時候沒有看,看啊,看前面一片模模糊糊的光影。這個就不是眼球的作用啰,這是後腦視覺神經的反映。好,你就利用前面,所以大家眼鏡,戴眼鏡的最好是拿掉,拿掉了以後,你懂得這個法門,慢慢眼睛將來會好起來。我再講一道,眼皮閉著,眼珠子擺正,不低視,也不上望,就平平的,眼珠子擺正眼皮閉著了,定住。
  這個“定”不是打坐的定,就是把眼球眼珠子定住,正的,然後不看了,當然沒有看,眼皮一直關起來。但是你不看嘛,真的看到前面白茫茫的,或者夜裡是黑洞洞的,你在看啊,不過大家不曉得看這個,這個你們學佛的注意,就是…尤其你佛學院的這些,教務長啊,了法、誠信,信不信,了不了,都不知道的名字好聽,這個就是十六殊勝裡頭,內觀色。反轉來看自己,內視。不是眼球反過來,意識看到了,前面白茫茫一片,還不是在看。(十六特勝在小止觀以及袁了凡的《靜坐要訣》中有,大家可以參考,不知我說的對不對。錄者注)所以《楞嚴經》上佛問阿難,瞎子有沒有看啊,阿難說,瞎子當然不會看了,怎麼知道,佛說,你錯了怎麼不會看,瞎子看不到外面的色相,但是能看之性,是看到裡面黑洞洞的模糊的一片,這個就是生理內在的有相的光明,你定在這個光明上,就是內觀色。在道家呢,這樣修,就是煉神,神光就定住了。所以有位溫州居士叫薛國堯寫信問我,他大概學過密宗,密宗有個法門“看光”,兩個名稱,一個是托噶,看外色光。一個是徹切,看內色的光。在密宗是不得了,無上大法。我們當年不曉得磕了多少頭,拿了多少紅包,供養哈達一大堆,認為還…東選西選,了不起才傳一個法,等傳給我了以後,我覺得…哎!
  不過如此我早知道了。什麼密宗密法都在顯教上,顯密是不分的,都是理。理到了,事情就到,功夫就到。因為你智慧低,越弄得神秘,越稀奇,你越信仰,越信爺越可以帶領進入,智慧高的人,什麼是秘密?最秘密就是自己不了解自己,這個才是大秘密呢。父母沒有生我以前,我在哪裡,死了究竟有沒有東西,我的心究竟是什麼東西?是腦嗎,是心髒嗎,是腎髒嗎,搞不清楚,這個才是秘密。所以托噶、徹切、看光,以中文翻譯來講,不是眼睛去看。剛才我告訴你,眼睛一閉,你看你們看到了沒有?沒有看到,看到了,裡面模糊一片光中,然後你眼珠子不動,就在自己內在的迷迷糊糊一片光中上,安然入定不是很舒服嗎,這就是內觀。佛法沒有來,密宗還沒有來,中國古代有沒有呢?我們自己固有文化,幾千年以前就有了,大家忘了本不知道,中國文化叫什麼,內視,內在的內,看東西視線的視,內視。所以道家“內視”之術這個法門,可以長生不老,煉神。但是,懂了這些還是方法,用這個方法,著手入門好極了。拿佛法來講呢,在我們的大菩薩這位如來家裡講話,我要負責的,不然他要打耳光,我還吃不住。觀世音菩薩,昨天晚上用音聲下雨幫幫忙,現在我講的也是他的本事。他還有個名字,叫觀自在菩薩,就是他。你用眼睛這樣看光,一定住了還是觀,自己的,自己就在這裡。這個眼識神光一回轉來,一返照一內視,看得很清楚,什麼都沒有空空洞洞,你就在這個上面定下去。這就是觀自在的入門的方法。當然不是究竟。
  究竟的觀自在,觀什麼呢?由這個道理再看,找到那個能觀的,原始的明心見性,最初那一點功能找到了,就是他的法門了,觀自在菩薩。慢慢你這個眼睛定住,回來內視返照,“照見五蘊皆空”,身心內外一切是空的,“度一切苦厄”,你們不是會念嗎,心經。所以觀自在菩薩“行深”,行,就是做功夫。你這樣深行去做,深了,功夫深了,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智慧開發了,自己內觀返照,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就得度了。那麼他怕捨利子不相信,又講了,捨利子,我告訴你,是諸法空相。
  你這樣一返照了以後,你就曉得了,一切法,你內觀以後一切皆空,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就在這個本位上,捨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為什麼講,是故,古文。現在講所以,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你看,他告訴捨利子你這樣一空,一定了以後,下面,無… 無… 都是空,一路空到底,你們所學的佛法,十二、六根的六根六塵十八界,苦集滅道,一掃把統統掃得干干淨淨,無智亦無得,什麼叫智慧?空的,亦無得,得道得個什麼道,空,無智。你看他都告訴你了,這是他老人家自己說的,無智亦無得。不過他又來了,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你達到了以無所得,空這個境界,才是菩薩境界,菩提薩埵。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他說捨利子,你不要輕視了這個東西,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昨天有個女同學上來,還問心裡有恐怖,你這樣一了,有個什麼恐怖,恐怖是你自己,自己搗鬼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智慧的觀察清楚了,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把妄想都丟掉,就究竟涅槃了,他就告訴說,三世諸佛,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都要這個觀自在這個法門,智慧成就,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才能成佛,故知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
  你們學什麼咒語,密宗啊,以為有什麼稀奇,沒有稀奇的。然後,揭谛揭谛 波羅揭谛 波羅僧揭谛 菩提薩婆诃。顯教的好像唸揭谛 揭谛 波羅揭谛波羅揭谛菩提薩婆诃。差不多,愛怎麼唸就怎麼唸,可是你要懂得觀自在,返觀。與其看人家的面孔,還不如看自己的面孔。心經就不要寫了,要你們去影印誰都會,不然小本子拿一本子,給不會的朋友們就行了,二百六十個字《心經》所有佛法都給你了。你們打坐修定,這樣下去,配合安那般那,出入息
  ——
  把後腦神經拉得緊緊的,你也容易身體容易衰老,腦神經緊張,消耗體能又多,就不得啦。頭一正後腦擺正了,腦神經不要緊張,就松懈了,就健康啦。 
  2004-12-4摘《正修行之路——禅密雙修——有關觀慧方面的指示》
  呼吸是生滅法,你聽過我講過沒有? 
  智怡師:聽過。
  師示:它一來一往,你數它干嗎?!那麼,為什麼古德及祖師們教人以數息法?那是因為你內心不靜稍稍把你的心收回來在數字上跟呼吸配合一體,然後心覺得靜了下來,便不要再數了,就跟著隨。但是,隨息不是隨呼吸。現在問你們,一呼一吸叫做什麼?
  (部分同學答:一念)
  師示:對!一呼一吸名一念,也叫做一息。呼出去,鼻子出氣,毛孔也出氣;吸進來叫做“吸”。一呼一吸之間的那個叫做念,也叫做息。
  
  什麼叫做息呢?在休止的狀態中。譬如你們觀看一個人的睡眠,尤其嬰兒,當真正睡著了的一剎那間是沒有呼吸的,那才是睡著,等到睡了一下,忽然猛吸一口氣,又起了一呼一吸的作用了,那是腦子裡微細的妄念又動了。有妄念的時候,呼吸就動,真沒有妄念的時候,那一陣子叫做“息”。聽懂了沒有!叫你隨息,不是叫你隨氣呀!一般人的隨息,都跟著呼吸生滅心跑,這怎麼修得好,當然這不只是你一個人,你們全體都是如此。
  隨息即隨那呼吸生滅之後的那個不呼不吸的靜念,跟隨著它,就得“心息合一”了。後來道家融合了這個法門,名詞一變就叫做心息相依,心息兩個配合為一,休止在那裡,這個時候把念頭硬是強制停住了,呼吸也強制停住了,這個叫做隨息。你現在公然講一邊念咒一邊隨息,既然隨息就不會念咒子,念了咒子就不會隨息,念動氣就動,念不動氣也不動,你懂了嗎?你自己矛盾也不知道,不用般若觀照,沒有智慧,怎麼能修得上路呢?!一天到晚給業病所擾,你身體本來蠻好,一念之間給業病著,妄想特別多,東一下,西一下,說是聰明伶俐,其實聰明伶俐不好就是業,這個知道吧!
  ——
  摘自《觀音法門》  
  以耳根聽自己念佛聲音的觀音法門,不但有益身體健康,而且易於得止得定。當然修觀音法門也可聽外界大自然的各種音聲,但還是以聽自己的念佛聲為最佳。不管打坐也好,不打坐也好,“南|無|觀|世|音|菩|薩”的聖號,一字一字念得清清楚楚,不宜求快,最好是用金剛念誦法,一口氣一口氣地念(念咒亦同),氣的長短與音調因個人身心狀況和習慣而異,以輕松自然為原則,避免勉強搞得氣急敗壞。
  一般人念佛都是粗淺地在喉嚨間嘶叫,沒有讓氣自然沉至喉嚨以下,同時也將心沉下來。念佛如果心浮氣躁,那就不對。那樣念法,聲在喉間,越念氣就越粗越大,根本是吼不是念,名為念觀世音,其實有如在罵觀世音。真正念佛應充滿了親切誠懇的歸屬感,內斂含蓄,有如投*在諸佛菩薩的懷抱裡,或者將諸佛菩薩捧在心坎裡。念時嘴門微張,嘴層不動,只舌頭動,牙齒輕動也可以,嘴鼻不要呼吸,氣別竄出來,沉至丹田,一口氣“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地接下去,等到要轉氣時,嘴巴閉著,不要呼吸,讓氣自然充滿胸肺,順心沉澱下來。嘴裡微聲,心裡在念,不管開口念閉口念,大聲小聲,躺著坐著,皆將注意力輕輕放在心窩子胸口處,不宜在腦子裡念,否則容易睡不著。
  如此,你邊念,心中寧靜安詳,同時耳朵用心回轉來聽自己的念佛聲“南|無|觀|世|音|菩薩”,一個字一個字聽得清清楚楚。此時,如果中間有其他雜念妄想來,你不要管,不要擔心。妄想再多都無所謂,它並未阻礙你念佛的正念。這有如蠟燭的光明和黑煙一樣,佛號等於光明,妄想則是周遭的黑煙。黑煙盡管冒,只要佛號不停,即是光明不滅,二者彼此無礙。又如挖井,把泥巴挖出來成一深坑是念佛,挖掘中途難免有些碎泥剝落是妄想,碎泥剝落,沒有關系,主要在於不斷挖掘,越挖越深,井自然成。 
  摘自實修《大安般守意經》 
  安那般那是叫你先認識息的道理,呼吸往來不喘,鼻子呼吸聲音也寧靜了,有感覺的狀態,這個叫氣。感覺聲音都寧靜了,內在的,那個叫息。息是感覺得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內部內、外都在動,這個叫息。修安那般那出入息,是修這個息,不是修鼻子往來這個喲 
  —— 
  現在這個隨這個息,進叫安那,出叫般那,一進一出。都知道了,意念也清淨了。慢慢慢慢由風變成氣,由氣變成息,到息的境界,好象念頭也空了,腦子也不想了,氣息好象停止了,這個就是息的境界。這是息,這叫止,停在哪裡。當然你們初步這個機會,這種境界很少,有時候一剎那之間就過去了。但是沒有關系,慢慢練習止在這裡,止在這裡以後,注意喲!還有呼吸沒有呢?有啊!現在我不敢斷定你們這樣聽了就做到,不見得。在座的當中有人可以做到。做到的更好,沒有做到的慢慢來。
  摘自《靜坐於長生不老》要非常注意這點
  其次在靜坐的進度中。因為心念的太過專一,偶爾也會覺得呼吸近於停止。當這種狀態發生時,有時就會感覺全身僵直,稍微帶有僵硬的感覺。實際上,這是因為用意太專,漸漸促使全身緊張的關系。這種類似停止呼吸的作用,並非真的是“止息”和“氣住”的境界。嚴格說來,這是由於神經的過分緊張所致(所以,打坐的時候常常要注意放松,精神,肉體,包括覺觀也應該輕點,跑了就輕輕帶一下,不要太用力。)。在培種情況中,執之太過,不能放松返還於自然,往往會弄得心境枯搞,生機木然。甚至,更嚴重一點,便會使身體和四肢的各個關節,進入僵硬的病態。雖然並非如小說家所謂的走火火魔,但至少已經因此而得病了。如果因靜坐而到達這種境界,自我治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把自己的身心盡量的松弛,甚至,盡量哈出力氣,自我放松,任意進入自然呼吸,就如平常人睡眠時的狀態。這樣只須很短的時間,便可“更上一層樓”而轉進新的進度了。倘使有些用工太久的人,雖然努力施用這種方法,僵持的狀態還是依然如故,那就只有用密宗和道家的特別教授法了。 
  —— 
  (二)生殖機能的反應:即在靜坐時,或剛剛下坐後,生殖器突然勃起,甚至久堅不下,猶如亢陽的狀態,同時引起睾九部分微細神經的跳動,以及攝護腺、會陰部分輕微的震動。
  —— 
  如果練習靜坐,做到絕對沒有這種現象發生,那麼,又等於生機斷絕,久而久之,便使身心枯寂無情,等於一潭死水。
  ——
  關於靜坐中生殖機能反應的調整與對治的方法,也很繁復而一言難盡。如果真要專心致力於靜坐修道的人,最簡便而有效的方法就是減少飲食。甚至,可以短時不食,必定生效。佛教以過午不食為戒律的基本,並非完全屬於信仰的作用。諺雲:“飽暖思淫欲,饑寒發盜心。”實在不是無因的。
  ——
 一個人的身心能夠在絕對靜止的狀態中,內無思慮妄想憂悲苦惱的打擾;外無動作勞力勉強的加行,不昏味、不意亂神迷地順其呼吸的自然,過了一個晝夜的時間,所有體能的精力和氣力,便自然而然地恢復到充盈的原來狀態,猶如太陽系統各大行星在一周期恢復相同的相對位置。如果能夠在這種恢復原來充盈狀態的時候,在某一“剎那”之間,呼吸往來的氣機,也就自然地“須臾”止息,達到飽和的程度。此時如能“持盈保泰”,配合心理上真正的平靜清虛,才可真正做到“煉精化氣”和“練氣化神”的功效了。 
  摘自《如何修證佛法》
  羅雲念安般
  今天我們講事相的重要部分,是小乘經典的增壹阿含經。采用這一部經典的原因很多,重要的一點就是:隋唐以前,出家在家修持證果的人非常多,尤其是出家方面,在神僧傳、神尼傳中,都可以看到。而那時禅宗及密宗,都還沒有傳到中國來。依據佛最初的說法,小乘經典的四阿含經,就是現在佛學所講的南傳佛教。 
  增壹阿含經是四阿含經中的一部分,在三國東漢年間傳入中國,是中印學術文化最熱鬧的時候。當時佛教在中國,正萌芽燦爛,與中國三玄之學的易經、老子、莊子互相融合。在政治上,南北朝是最混亂的時期,但在學術史上,則是最特殊的轉變期,先後持續兩三百年之久。 
  當時出家學佛修成證果的人很多,並沒有人特別講究奇經八脈之類的事,不過有神通的人很多。如大家都知道的佛圖澄,晚上看經時,把塞胸口一個肉洞的棉花拿出來,自然就從自身放出光明來了。有時覺得胃吃得太髒了,就到河邊,把胃拉出來洗一洗,洗干淨又放回去。杯度和尚要過江,把楊柳枝丟在河裡,踏著就過去了。但那時的修持,差不多都走阿含經路線,走的是“念”的路子,以八正道來說,即是正念。 
  阿含經有十念法門。什麼叫念呢?就是對於心靈的一種訓練方法,訓練自己的心靈,采用“念”的方法。
  十念是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念休息、念安般——也有人稱念安那般那,就是念呼吸與息,也就是現在密宗、道家的煉氣法。中國道家講氣脈,都是受安那般那的影響。接著是念身,最後一個是念死。這十念包括了一切修持的方法。大乘佛法是以小乘為基礎,小乘做不到,免談大乘。 
  聞如是,一時佛在捨衛國祗樹給孤獨國。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修行一法,當廣布一法。已修行一法,便有名譽,成大果報,諸善普至,只要一個方法做得好修行就對了,一切的善也都成功了。得甘露味,是得無上佛法的法味。至無為處,便成神通。心無所住之後,日久功課,真空自然生妙有,神通就來了,不騙你的啊!除諸亂想,逮沙門果,自致涅盤槃。一切妄念都去了,羅漢的果位就達到了。自此一路下去,自然就到了涅槃的果位。雲何為一法?所謂念佛。這一法,就是講念佛的法門。 
  這幾句是公式話,差不多十個法門之中,每個都有這幾句。我們學佛看不起小乘經典,又不作研究,這是不對的。現在的人都說:“唉呀!我是走大乘路子,不談神通。”少吹牛了!每個人都喜歡神通,而且喜歡假神通。絕對不理會神通的人,差不多可以頓悟了,那是大菩薩見地的人。其余哪個不喜歡神通?嘴裡說不喜歡,心裡可不是那麼一回事。我們要嚴格地反省,既然好神通,那該如何求呢?要想得果位,佛告訴你只要一門深入,好好修持,都可以得到果位。 
  ——
  什麼叫念法?就是你專心用這些道理來體會人生,以及身心變化的種種。但我們盡管研究佛學,打起坐來,並沒有把佛學的道理,跟打坐用功合在一起,我說得對不對,看經時,唔!很有領悟,打起坐來還是坐在那裡哼啊哈的,這裡氣動,那裡氣不動的。佛法並沒有叫你搞氣脈,佛法是叫你窮理,正思惟,不是不可以思想啊!絕對可以思想,佛法的理,就是正思惟,正思惟就可得禅定。
  —— 
  第四個念施。什麼是念布施?禅宗所講:“放下!”就是內布施,什麼都放下了,把心中雜念妄想都布施掉,這樣也可以到家,可以得神通啊!這是佛告訴你的,是修法的大原則。更擴而充之,心心念念反省自己的過錯,把不好的心行通通去掉,起心動念一點錯誤都沒有,這就是念施。
  ——
  第八個念安般。安般也叫安般守意。這個要注意了!非常重要。念安般就是念出息、入息、修持氣息。後來天台宗的止觀,講究出入息的方法,也就是從安般守意來的。安般守意不是釋迦牟尼佛創的,印度的婆羅門教、瑜珈術裡早都有了,只不過佛用佛學的方法,將它與般若觀行融會在一起。傳到中國以後,又跟道家打成一片,守竅、煉氣都與它有關系。中國的高僧,有神通證果位的那麼多,都同這個念安那般那有關系。修氣是非常重要的,你們生在這個時代,物質文明那麼發達,未來的時代更忙碌了,最好是采用這個方法,不走這條路子,修行想得果位很難,真的很難啊! 
  我們先插一段經文,增壹阿含經卷第七,安般品第十七,佛教他公子安般守意的方法:爾時世尊作是教敕已,便捨而去,還詣靜室。佛也是肉體之身,需要休息的。是時尊者羅雲復作是念:今雲何修行安般,除去愁憂無有諸想?是時羅雲即從座起,便往世尊所。私情上他們是父子;教儀上也是弟子之一。到已,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為什麼一面坐?因為佛在打坐休息,所以行了禮後,坐在旁邊等著。須臾,過一陣子,佛出定了,下坐,羅雲退坐,趕快去問父親:雲何修行安般,除去愁憂無有諸想,獲大果報,得甘露味。世尊回答說:善哉!善哉!羅雲,汝乃能於如來前,而師子吼問如此義。你現在問我這樣大的修行問題。汝今羅雲,谛聽!谛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具分別說。這裡有四個字要注意:善思念之,意思是說,你懂了以後,還要去研究,不要只是盲目地迷信。方法我來教你,自己要好好地去研究。 
  世尊告日:如是羅雲,若有比丘,樂於閒靜無人之處,便正身、正意。結跏趺坐。要注意!你們打坐坐不住,兩腿不爭氣,那不是“兩足尊”。如果兩腿的氣通了,你們的壽命可增加幾十年。
  佛告訴我們,修行最重要的是正身。站著也能正身,睡也有睡的正身,吉祥臥、攤屍法都是正身的一種。
  我們打坐做功夫沒有效果,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因為沒有“正意”;因為顛倒因果,把佛的成果結論,拿來當作自己的修持法。一上座,都想空,空什麼呢?你自以為這一下很好,空空洞洞的,其實,那正是“意”啊!是第六意識的境界。縱使你現在做到身體忘了,感覺到內外都是光明,也還沒超出第六意識的范圍。在楞嚴經裡的五陰區宇中,還只屬於色陰的范圍,是堅固妄想以為其本。 
  有些人靜坐在一片光明中,未來的事情也能知道,以為是“靈感”。你若學過唯識就知道,那是第六意識的反面,是所謂獨影意識的作用。境界多得很呢!因為你學佛,所以就會看到佛、菩薩,這是意識境界。拿小乘修證的理論來講,你意識沒有專一,沒有“正意”。所謂正意、正身、正言,三者都不可缺。換句話說,你處處在犯成,一般人隨便談戒,談何容易啊!你的心念意識,一點都沒有正,隨時都在造地獄種子的業,現行變成種子非常厲害啊!要特別注意。所以佛說,修持第一要正身、正意,意念專一。  
  中國道家修神仙的丹經,在隋唐以後就多起來了,講氣脈的問題,很多都是從這個安般品中脫胎出來的。東晉以後有黃庭經,講究上藥三品,神、氣、精,這些都是事相,屬於有為的功夫。如果有為的功夫,你都沒有修到家,怎麼能達到無為呢?有為法不能專一,念頭如何空得掉?那只是自欺欺人罷了。所以後世學佛的,一萬個中,沒有一個證果,請特別特別注意!我除了依照佛經以外,拿我幾十年摸索的經驗,誠懇地告訴各位,你真達到正身、正意,沒有一個身體不能轉化;沒有病去不掉的;沒有身心不會健康的。正身、正意做到了,身心兩方面絕對地健康,可以返老還童。因為一切唯心所造,這是真的,就是“正身”、“正意”四個字。 
  “正意”涉及了呼吸,道家也一樣,陰符經上有一句話——“禽之制在氣”,這是一個重要的口訣,也就是方法。念頭抓不住,會亂跑,思想不能專一,就因為你的氣在散亂,氣散亂,心就散亂了。
  但氣不是主體,是心的附屬品,可是這個附屬品很厲害,抓它不住,你的心就停不下來,等於人騎在馬上,你的氣就是馬。西游記裡,唐僧騎的那一匹馬,就是代表那股氣。人若騎在一匹劣馬上,想叫它停住,缰繩拉得很緊,馬還是亂跑,停不下來,你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我們心雖想定,若氣不能定,妄念怎麼能停止呢?有許多人情緒不好,身體不好,其實都是氣不好的緣故。 
  無他異念,這時心裡什麼念頭都不要有,就是正意的道理。系意鼻頭,把意識掛在鼻頭上。這句話,害死了許多修道學佛的人。什麼“守竅”啊!“眼觀鼻,鼻現心”啊!小心得高血壓。還有什麼學白鶴,白鶴能活一千多歲,據說是因為白鶴休息的時候,鼻子對著肛門,兩氣相通的緣故。但我們的脖子比白鶴短這麼多,怎麼學?所以佛說:眾生之愚癡,至可憐憫者也。系意鼻頭,不是叫你看鼻子,這要首先提醒你,要注意鼻孔呼吸出入的氣,也就是“心息相依”的第一步,使意念跟呼吸配合為一。
  出息長亦知息長,你的正意不要離開呼吸,呼吸出來有多長,你自己要能知道。入息長亦知息長,注意這個“知”字,如果你一邊在修氣,一邊腦子裡亂想,那就不對了,沒有效果。思想和呼吸配合為一,叫安般守意。怎麼把妄想抓住呢?只要注意呼吸,呼吸就像是一條繩子,。把這一匹馬拴住了以後,等於妄念被拴住了,修行便可以專一,也就可以證入“初禅”。修行的效果是一定會來的。 
  出息短亦知息短,入息短亦知息短;出息冷亦知息冷,入息冷亦知息冷。 
  呼吸進來有時候是涼的,這時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病態,一種是絕對健康的,是自己的熱能,也就是“四加行”裡面的“暖”相生起。相對的,你會覺得從外面吸進來的空氣是涼的,而又覺得那個空氣與你不相干。  
  出息暖亦知息暖,入息暖亦知息暖。你們打坐,有時腳心發暖,那就是“息暖”。不過你們心跟息,兩者不能專一,所以東一下,西一下,息自己亂跑,跑到哪裡就暖到哪裡。跑到丹田就以為是拙火,勸你趕快撥—一九電話,叫消防隊吧!(眾笑)
  
  佛告訴他的公子:盡觀身體入息出息,皆悉知之。這個氣息,就是楞嚴經所說的風大,大家應該還記得,楞嚴經裡面的性風真空,性空真風。但這一步牽涉到大乘的修法,暫且不談。你們不要一心爬高,先要能做到守息才行。能夠在靜坐時,入息出息皆悉知之,所產生的效果,就是記憶力非常好,腦子特別靈敏。
  你們一般學打坐的,坐在那裡,呼吸時在呼吸,都不知道;昏沉時也不知道;有時意識中有點空靈,又有好幾個東西在亂忙,如果不信,你們自己檢查看看,根本沒有“正意”,這個叫什麼功夫啊!你坐一萬年也沒有用。 
  最近好多人問我,關於不倒褡,難道不倒褡就是道了嗎?哪一本經典,哪一條戒律叫你不倒褡啊?除非真正在修頭陀行。連佛自己都要睡的,經典上、戒律上,只教你睡時,要觀想日輪在心中,要清明地睡,睡得少,這些講究是有的。出家人睡,去掉五蓋則有之,並沒有叫你不躺下來。我說這些話,並不是說不倒褡不對;只是,你如果自認為有這個體能,可以做到不倒褡才行。如果沒有這個體能,結果要修道,道沒有證到,體力先搞垮了,這個可太不值得吧!我講的話很嚴重,是很誠懇地告訴你們。佛乃如語者,實語者,不妄語者。我們要做實語者,老老實實地講話,直心是道場,所以要注意這個問題。
  皆悉知之很重要,乃至你躺著睡,也可以注意呼吸,這是同樣的道理。
  有時有息,亦復知有。注意!這裡進一步了。後來天台宗把這個法門擴充了,叫做“調息”、“聽息”、“數息”,乃至後來到了密宗,叫作修氣功、修九節佛風、修寶瓶氣等等。道家有句話:“天地玄珠,萬氣本根。”在身心配合下,氣有萬種的變化。中國人看相,先要看氣色好不好,的確是有道理的。 
  呼吸沉靜到停止了,絕對找不出妄念來,你要起個妄念都起不來,可是這時知不知道?很清明,這是實際的功夫。這時做到了有時無息,亦復知無。至於知道的這個“知”,又是什麼?那是另外一個問題。所謂靈靈明明,始終存在。
  若息從心出,亦復知從心出。這句話就要研究了,從心出並不是從心髒裡出來,而是說:心念動了。心念動時,有時覺得與光明放射出去了,那時如有旁人經過,這個人馬上會受感染,他的心境就會得寧靜,或覺一股熱流一樣傳到他身上來。但這是過程,不是好事,這是做得到的。這時候還沒有得定,還早,只是普通靜坐功夫而已。
  現在科學曉得人體會放光,本來每個人都會放光的,到那時,你的氣息停止了以後,那個光芒放射得更大。如果講有鬼神,那個時候,鬼都不敢碰你,老遠看到你就躲掉了,陽氣盛極之故。
  所以息從心出,並不是息從心髒出來,那是你的心念動了。換句話說,一般人練氣功都從心——心念故意造作,學密宗也是,那是你心念構成一個氣息出來的道理。
  若息從心入,亦復知從心入。修寶瓶氣時,丹田有一股氣,煉到能不呼不吸時,即使把你長埋於地下,也可暫時死不了。
  大家注意啊!現在談的這個路線,都是從鼻子來的,其實我們人體也在呼吸。身體上的呼吸停止了,才算真正入定了。入定時三樣東西還在——暖、壽、識。阿賴耶識並沒有離開過身體,真正入定了,氣息一定充滿。氣息充滿的人,不管多大年紀,身體任何部分,一定都是軟的,軟化到如嬰兒一般。所以入定的人,不能去碰他,只能用引磐在耳邊敲。
  你們功夫做了一段時間,身體還沒有軟化,兩條腿盤不住,這不是兩足尊,而是兩足爭,打起坐來跟兩腿在爭、在熬。去年有一位朋友,寫信問我打坐的問題,他說他腿坐不住,我回答他:那得功夫與腿爭!我們現在用功都來不及,還跟腿去搞這玩意兒!來不及啊!正意最重要。什麼姿勢都可以的,等功夫到了,兩條腿已軟化,自然就盤得住了。只要這兩條腿的氣通了,壽命也跟著延長。你注意!你覺得身體老化一點,僵硬一點,那麼你就早准備一點——准備走了。老子講:“專氣致柔,能嬰兒乎?”所以也不要有門戶之見,在這一套修法上,佛家、道家都行,因為“定”是共法。
  有些人日常很忙,注意!趕快多打坐,不要以為忙啊!累啊!沒有時間打坐。你要趕快坐,坐到能夠住氣,那麼一個鐘頭下來,一天都用不完,但是要真正做到了才行。不過有一點要注意!腸胃要空虛一點。道家有兩句話:“若要不老,腹中不飽。若要不死,腸內無屎。”當然營養還是要夠,腸胃干淨,氣就容易充實。
  如是羅雲,能修行安般者,則無愁憂惱亂之想,獲大果報。得甘露味。
  在這物質文明發達的時代,修這個法門,對身心都好,壽命也可延長。你們打坐時,有的人不是會亂搖嗎?只要你把意念與呼吸配合為一,氣就不會亂跑了。則無愁憂惱亂之想,所以學密宗的講,由喉輪到心輪的脈打通的人,妄念就不來了,憂愁煩惱自然就去掉了。
  爾時世尊,具足與羅雲說微妙法已,具足,大原則都具備了。
  羅睺羅聞法後,往詣安陀園,安陀園又譯為阿蘭若,意即清淨的道場。他在一樹下,正身正意,結跏趺坐,無他余念,系心鼻頭。羅睺羅開始修持佛所教的安般法門。
  爾時羅雲,作如是思惟,這思惟是在定中,正思惟,並沒有錯。你們以為應該無妄想,把正思惟也丟掉了,那就錯了,大家懂吧!想把正思惟也空掉,是不對的。
  欲心便得解脫,無復眾惡,有覺有觀,念持喜安,游於初禅。羅雲依照佛的教法,入了初禅定,這時才真得大喜樂,發出真正的大慈悲心。
  上次提到,自佛法傳入中國,為什麼東漢之後,隋唐以前,修行證果的人那麼多;但在宋明以後,證果的人越來越少,主要原因就是修證的問題。
  講到修證事相的問題,要特別提出小乘經典——四阿含經。中國佛教喜歡講大乘,但真正中國的佛教,是融合大、小乘的;而且大乘是以小乘為基礎。後來的顯教與密宗的修法,也都離不開這個原則。所以這次才特別抽出增壹阿含經的“十念”要點來講。隋唐以前,學佛修道證果者多,就是因為注重這方面的修持。十念當中,念“安般”最重要。“安般”的修證方法,於後漢時傳入:大安般守意經,就是這一個時期由安世高翻譯的。
  現在繼續上次羅睺羅所提出的報告,用安般守意的方法修持,到達不呼不吸的禅定境界。這裡已將秘密告訴我們:一定要到達不呼不吸的狀態,才能證入初禅。
  爾時羅雲,作如是思惟,欲心便得解脫。名、利、財、食、睡等欲,是屬大乘范圍。小乘范圍的欲,是指性欲。關於這點,還會再討論。佛在三千年前,對於現在人所有的性花樣,早都知道,在經典上佛都講到了。欲念不得斷,羅漢果位就證不到。這個欲念甚至包括了遺精,譬如夢中因欲念而有的遺精;同時也包括了各種自慰的方法;自慰,包括意淫,純粹心理想象的自慰方法。上面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呼吸到了不出不入時,欲念才可能解脫,這是小乘境界的解脫。
  有覺有觀,念持喜安,游於初禅。這時才證入初禅境界。“覺”是生理上的感覺狀態,冷熱脹餓等。“觀”是心理上的知覺狀態,每個念頭的來去都知道。此時呼吸不來不往,並不是呼吸完全停止,因為毛孔還是在呼吸,脈搏還是在跳動,到達渾身毛孔呼吸“靜止”了(不是真的停掉),才稱為呼吸不往來。此時知道自己的呼吸完全停止了,這就是”觀”的境界。
  有覺有觀,即由感覺和知覺反應來的,這個反應就叫“一念”。念持喜安,就是心中發生無比的喜悅。“喜”,偏於生理而言,“安”,則是心理上的輕安,此時,身心如坐虛空,這時才證入初禅的狀態。
  證到初禅的狀態,還不一定證到初禅的果位。證到初禅的果位,可以稱為“初果羅漢”。至於什麼條件可以稱為初果羅漢,大藏經中的記述多得很,如果肯花時間加以融會貫通的話,自然就會知道。
  修證部分乃南傳經典主要精華;學理部分是如是思惟。
  大乘見地略有不同,小乘有小乘的見、修、行,這一點要搞清楚。
  學禅不離禅定,但不一定要從禅定入手。禅宗注重見地,注重般若。當然仍須修證,沒有漸修的根基,如何談頓悟的成就!
  有覺有觀再進一步:有覺有觀,內自歡喜,專其一心。無覺無觀,三昧念喜,游於二禅。
  由有覺有觀的境界,再進一步證入內心無比喜悅。這不只是口頭的高興,而是看到一切眾生、任何人,乃至冤家、仇人等,自己內心都是詳和的;他們即使有錯,也是值得憐憫的。慈祥是內心自然的流露。不是出於勉強的,所以菩薩“慈悲喜捨”中的喜很重要。不喜的狀態久了,整個身體會僵化,氣脈就不能通了。
  這時專其一心,專在初禅所得的境界,念持喜安,保持能量不放射的狀態。氣停了,就是道家“無火之為炁”,漸漸的證到:無覺無觀,三昧念喜,心中無比的喜悅。這個喜悅的境界就是“念”。此時證到二禅。
  增壹阿含經,在三國東漢末年傳入,這時佛法注重修持,佛法也很容易被接受,因為一修就有效果。當時西晉的文化相當高。如果佛教光靠學理進來,不一定被接受,但定力與神通一來,知識界不能不投降了。而現在學佛的人,哪裡有神通!只有神經。如從禅定入手,就會有神通,個個都有,不足為奇。  
  無著菩薩一系下來,專講唯識法相方面的修證,在這一套理論系統下,我們方才講的,有覺有觀,念持喜安,游於初禅,還在有尋有伺的境界裡,還是在第六意識的狀態中。到達無尋有伺時,才是這裡所講無覺無觀,三昧念喜,游於二禅。心理思想,不再像電子般亂跳動,而進入無尋有伺的境界。可是此時還有境界存在,還沒到無尋無伺地,還不到“無心”地,還早得很。“無心”談何容易啊!如果我們認為萬事過了不留意,就叫做“無心”,這樣每個人都會。禅宗祖師說:“莫道無心便是道,無心更隔一重關”。學禅宗,在見地上有莫大的好處,但在修證方面,卻有莫大的流弊。凡事的利有弊,這也是一陰一陽的道理。
  無復喜念,自守覺知身樂,諸賢聖常所求護喜念,游於三禅。
  這裡又起變化,到了三禅,心頭的喜念沒有了,守著一種境界——覺知身樂。身體內部所有的氣機、氣脈,每一個細胞、神經,都起了大變化。到了三禅境界,才有可能去除疾病。所以不要以為兩腿一盤就是禅。能到達三禅,是要無量功德無量善心,慢慢熏修來的。在這以前,只能略微改善身體現狀,做到少病而已。證入三禅後,看以前的歡喜境界,就如同凡夫一樣。因為現在才達到至善的喜悅,這是聖賢的境界。
  彼苦樂已滅,無復愁憂,無苦無樂,護念清淨,游於四禅。
  這時再進一步,證到沒有苦,也沒有樂;沒有憂愁,更沒有幽悶。大家要注意,到了苦樂已滅的境界,也還是“念”,所以接著說護念清淨,身心內外一片,融化了,證到四禅境界。
  這是佛的公子羅睺羅,自己的心得報告。
  彼以此三昧,心清淨無塵穢,身體柔軟。這時身心毫無渣垢,如嬰兒狀態一般,要到三禅才能證到這個境界。以前高僧大德,都可預先說出何日死,且臨死時身體象嬰兒般柔軟。或者更高明的,化成一片光,人就消失了;充其量留幾片指甲,或一束頭發作為紀念。
  此時智慧到達了:知所從來,憶本所作,自識宿命無數劫事。同時解脫了分段生死,進入變易生死中,知道自己如何來,如何去;得宿命通能知無量憶劫事。四果羅漢只能知五百生,大果羅漢知道的就多了。羅睺羅就是到達這個境界。
  彼以此三昧,心清淨無瑕穢,亦無諸結。一切煩惱諸結,都解開了。
  復更施意,成盡漏心。注意這八個字,四禅是禅定功夫境界,如結使未斷盡,所以四禅並不就是大阿羅漢,還未證果,到了這個境界時,復更施意,如果念頭來了,要更加修持。成盡漏心,就是無漏心。
  但是,不能動念不就成木頭了嗎?不是的,起心動念,用過便休,沒有滲漏,沒有黏著。有定力的人,盡管一天忙到晚,他那個處在定的境界的本心,並沒有動,並且還是光明清淨。處理煩惱事,在當時現煩惱相,但心境的光明,則一點都沒有動。
  彼以作是觀,欲漏心得解脫。這時,所有的欲漏,有漏,無明漏,統統得解脫。到這個境界時,心得解脫,已得解脫,便得解脫智。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受後有。
  四禅功夫到了這個程度,才算得到了解脫。大家注意,心得解脫,這個解脫是修持上的一個境界,得解脫智則是見地。智慧不屬於功夫,不屬於境界;但是功夫、境界與智慧,是相輔相成的。所以到了解脫的境界以後,還要繼續努力,慢慢地得“解脫智”。大家又要注意了,在這一段修證程序中,最後歸於“解脫智”。可見小乘還是以智慧的解脫為終究,何況大乘。用大乘的說法,則是大般若圓滿的解脫。
  到了這個境界,羅漢的果位來了,這個生命就叫最後身,以後不來了。(到哪裡去?)這一生,清靜的果位已立;世間所有的冤債都還光了,以後不到欲界中來了。這就是小乘極果。但是大乘的道理,這種成就最多經過八萬四千大劫,非再回來不可。不回心向大乘,不能徹底了脫生死,只能了分段生死,進入變易生死的境界。
  這是羅睺羅的修證報告,經上沒有記載他修了幾年,或幾個月。然而佛在世時,確實有人當下證羅漢果,有人三天證果,也有人七天成就。
  羅睺羅向佛報告修持經過,佛很高興,獎勵了一番。接著說:「具足禁戒法,諸根亦成就,漸漸當逮得,一切結使盡(增壹阿含卷七)。佛說修安般,由調息的方法入門;修成後,戒定慧具足,不用刻意守戒,已完成守戒功德。諸根神而通之而得解脫。比如佛學中的四大皆空,要諸根成就了,才“空”得掉,才做到饑餓寒暑不侵,四大才轉得過來。
  要證得大阿羅漢,還要斷三有結使。“三有”是欲界、色界、無色界。三有結使就是心理行為,即心理狀況、起心動念所構成的作為。這些習氣的結使都斷光了,才能證得大阿羅漢果。
  在佛所提出的十念當中,講得最多的,就是利用呼吸證果,佛的公子也報告了這方面的修證經過。 
  在增壹阿含經第十一、十二品中,提倡孝道,強調父母之恩難報。由於中印基本文化思想上這個共同點,所以佛教傳入中國後,很快就為中國文化吸收,並發揚光大。
  第九個是念身。這裡的念身法門,是就顯教而言,不講密教。後世的中國道家及密宗,走的是密教路線,偏重於修身的法門。但在最後,往往不知道把這個法門解脫,而過於執著了修身,就是外道。如果知道把這個法門解開,就不是外道。
  這裡所講的念身,是小乘的方法,譬如“四念住”中,念身不淨、念受是苦、念心無常、念法無我。小乘所講的無我,是就現有的生命現象而言,在於提示人們,超越這個層面,取得涅槃。可是流入學術界後,尤其是流入西方以後,認為佛家的無我是斷見,不承認有靈魂,也有說佛學是無神論,這真是笑話。
  唐宋以前修持證果的人很多,修念身法門的也特別多,如不淨觀、白骨觀兩種,都是念身法門。天台宗的止觀,采用了呼吸法門,再加上修不淨觀、白骨觀。浙江寧波太虛法師有位弟子,學問非常好,三個月修成了白骨觀,把人觀想成骷髅架子,觀想到每個人都是骷髅,到達二禅境界。後來他告訴我說:盡管出家,欲念還是有。雖然白骨觀修成了,但是卻覺得“縱然白骨也風流”。
  所以白骨觀、不淨觀,要修持到沒有欲念,古人可以,今人不靈光。今人覺得白骨也蠻好看的。
  念身,觀身不淨,主要在於去欲。大乘戒律第一條是戒殺;小乘戒律第一條是戒淫,為什麼不同呢?
  要得羅漢極果,必須先戒欲念。但是,白骨觀也罷,不淨觀也罷,數息觀也罷,百千無量法門,差不多都拿淫欲沒辦法。淫欲之斷,就有如此的困難。能先轉化了欲念,才能談修證、禅定。

 



上一篇:家裡請的菩薩放的位置有講究嗎?
下一篇:南懷瑾:女性修道的秘訣

淨空法師法語精選成書《佛法與生活》,迎請:http://big5.xuefo.net/fobao/fobao_23.htm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用心去做,隨緣結果。學佛網,您身邊的網絡學佛修行道場,我們時時刻刻就在您的身邊!

學佛網 (200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