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益西彭措堪布:以公案說明邪淫因果

發布:回家     日期:2009/8/2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先講一則亂倫遭報的真實事例。事件發生在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當年曾轟動一時。貴州銅仁縣,有位叫翟光遠的人,年將耳順,可是老而無恥,見侄媳錢氏年輕貌美,竟忘記自己是叔公長輩,時時勾引,日久成奸。

兩人的奸情一次被翟嫂常氏撞見了,兩人大為恐懼,因為事情如果傳揚出去,勢必會遭到族中長輩的嚴厲懲罰。恐懼之下,他們竟發了狠心,買來毒藥,放在常氏的食物中,把常氏毒死,借以滅口。

常氏兒女見母親慘死,覺得翟光遠嫌疑很大,就追問翟光遠,但翟光遠堅決否認,而且對天發誓說:“我如果做出這種喪盡天良之事,上天有眼,一定會遭雷擊。”

同年五月一日的下午,天空烏雲密布,電光閃閃,雷聲隆隆,忽然一聲霹雳巨響,把翟家的屋頂打成一個大洞。雨過之後,人們進入翟家,看到翟光遠和錢氏都被雷擊倒,躺臥在地上。錢氏已經死去,翟光遠還能說話,他呻吟哀哭地說:“我和侄媳亂倫,犯下大罪,嫂嫂發覺奸情之後,又將她毒死,這樣罪大惡極,所以遭受雷擊,死後我要和錢氏一同投胎到鄰居石家作牛。”說完立刻死去。

說來也奇怪,鄰居石家的母牛,果真產了一頭小黃牛,竟是一頭具有雌雄兩性的陰陽牛,小牛陰部具有雄性生殖器,應當是雄牛,可是臀部另有一個頭,眼耳口鼻俱全,下垂於臀後,如果把臀部下垂的小頭抬起,又可以發現雌性的兩乳和陰戶,是這樣一頭罕見的怪牛。最奇怪的是,人們叫它翟光遠,或者講它生前與侄媳亂倫之事,怪牛禁不住淚如雨下,低頭表示忏悔。

如《感應篇匯編》所說,萬惡淫為首,淫心一生起,種種惡都會隨之而來,翟光遠在邪緣未湊之時,生幻妄心,在欲情顛倒之時,生貪著心,在受阻礙之時,害怕人知,生殺害心,生覆藏心,說狂妄語,真正是“廉恥喪盡,倫理全虧,種種惡業從此生,種種善念從此消。”

從這個案例可以看到亂倫的惡相,本來男女以自己的業緣,各有配偶,這是天定的倫,不可以亂,亂了就和披毛戴角的禽獸無別。翟光遠以邪淫心亂了一家的倫常,他亂了自己夫妻的倫,也亂了侄兒夫妻的倫,不僅亂了夫妻一倫,連帶兄弟、叔侄、父子、母子的倫都亂了。這樣傷天理、滅良心,當然是要墮入惡道。

《薩遮尼乾子經》說:“自妻不生足,好淫他婦女,是人無慚愧,常被世呵責,現在未來世,受苦及打縛,捨身生地獄,受苦常無樂。”

《感應篇說定》中記載:

晉江許兆馨,一天去福寧州拜見本房的座師,偶經一座尼姑庵,當時對一位年少的尼姑生起了貪心,挑逗不從,就對她強暴。第二天許兆馨無故發狂,自咬舌頭,把舌頭咬成兩段而死。這只是現世的花報,後世果報必在地獄。所以,染污親人、尊長、僧尼淨眾,罪過極其嚴重,決定是墮落無間地獄,被屠割燒磨,沒有片刻止息的機會,這個世界毀壞還需要轉至他方世界的地獄之中,他方世界壞了,又要轉生他方。《地藏經》說:“若有眾生,玷污僧尼,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安士全書》記載:

康熙某年的冬季,南京有位工某,在舟山旅居時,和賣面人的妻子私通,賣面人發現後,全家都搬到其他村莊回避。

時間不久,工某也搬來了。一天夜晚,賣面人回家,隱約聽到屋內有竊竊私語之聲,便悄悄開門,取出面刀在黑暗中向工某腦袋砍去,正好砍中。他認為工某已死,就把他連人帶被捆在一起,塞在床下,然後去鄰居家借火,等他回來時,工某已不知去向。

第二天有人來報告,在某地荻葦中發現一具死屍,血流滿身,外裹一床濕棉被,已冰凍成膠,仔細察看,就是工某,陳屍之處離村莊約一裡遠,中間隔著一條大河。工某逃生裹著棉被渡河,冰水進入頭部,悲慘死去。

看了這則公案,我們都會感覺,工某死得悲慘。人沒有因果報應的觀念,確實是很可憐,為了片刻歡娛,換來的是:頭部被面刀砍破,在冰河中感受徹骨寒苦,最後暴屍於荒野,成為永久的羞恥。假如知道邪淫的結果是這樣慘痛,工某也不願意把自己送上這條絕路,但是沒有佛法的智慧,人們都是以愚癡引火自焚而已。這還僅是現世報應,從長遠果報來看,痛苦的深度、時間和種類遠不止於此。我們看佛在經中怎樣開示邪淫的果報:

《出曜經》說:“好犯他婦者,眾惡不可計,今身亦後身,現世為人所見憎嫉。雲何現身為人所憎?所以為人所憎者,或為王法所拘,或為夫主所捉,或閉在牢獄,榜笞萬端,拷掠荼毒,其惱無數。

身壞命終,生劍樹地獄中。罪人在獄,見劍樹上,有端正婦女,顏貌殊特,像如天女。時諸罪人,見彼女端正無雙,心歡意樂,欲與情通,相率上劍樹枝下垂,刺壞身體毒痛難計,欲至不至,諸端正女忽然在地,罪人遙見諸女在地,復懷歡喜,復緣樹下劍枝逆刺,破碎身體,肉盡骨存,高聲喚呼,求死不得。罪苦未畢,復還生肉,皆由貪淫致此苦毒,如此經歷數千億萬歲,受此毒痛,亦不命終,要盡罪。貪淫入獄其事如是。

若復貪淫之人墮畜生中,或有時節淫起,或無時節淫起。淫有時節眾生輩,雖犯於淫,不犯他妻,淫意偏少,不大殷勤淫起;或無時節眾生者,在人間時淫意偏多,犯他婦女,今為畜生,欲意甚多,以是之故,淫無時節。生在畜生,受罪如是。

貪淫眾生墮餓鬼中,為淫逸故,共相征伐,乃至阿須倫與諸天共爭,皆由貪淫,犯他妻婦。生餓鬼中,受罪如此。

貪淫之人生人中者,己婦妻女,奸淫無度,游蕩自恣不可禁止。

若復強犯,越法淫逸,或尊或卑,不避親疏,雖得為人,亦無男根,或有兩形,或無形者,或者一形,亦不成就。如此淫逸之類,皆由犯淫無高下故。

貪淫之人若生為天,遭五災疫,瑞應之變,己天王女與他娛樂,天子見已,內懷憂戚,如被火然,我身猶淫玉女離索,心意熾然,生不善念,於彼命終,生地獄中。

斯由不福利行,生五道中,隨形受苦,其罪不同。”

下面是《感應篇匯編》中的事例:

明朝的呂青平日喜談淫穢之事,偷看婦女。三十歲時,家境貧窮,兩個兒子相繼死去。有一天,他忽然暴死,見到祖父怒目對他說:“祖上兩代積德行善,到你這裡本來該發巨萬資財,沒想到你貪溺美色,以口眼造業,福德都快折盡了,我怕你真的去犯邪淫的惡事,那我們呂家的香火就無指望了,所以我懇求閻王提你到陰府來看看,你才會知道其中的利害。”呂青說:“我聽說奸淫他人妻女會得絕後的報應,我正是害怕遭此報應,所以才一直未犯啊。 ”

旁邊一位冥官說:“何止是絕後?如果有女子來勾引你,你順從而不拒絕,這只會有絕後的報應。如果是引誘逼迫女子者,屢屢再犯者,破壞他人妻女者,墮胎者,殺死丈夫者,那是何等罪惡,果報又何止是絕後!對邪淫這條罪,陽間法律處分太寬,陰間法律卻極其嚴厲,人一動淫念,三屍神就會自首,灶君和城隍就會向上如實地奏明,如果他們隱匿或是漏掉不報,就是犯大過。你看看今天的發落,就會知道的。”

過了一會兒,鬼卒們帶著許多犯邪淫的人來到殿前,他們都披枷帶鎖跪在地上,閻王厲聲吩咐:“某人變為乞丐瘋顛作啞巴,某人變為娼妓、瞎眼,某人兩世作牛,某人十世作豬。”閻王這樣吩咐完畢之後,鬼卒就把他們押出去投胎。呂青親眼目睹,嚇得毛骨悚然。

冥官又對他說:“還有比這更嚴重的,你萬不可貪著片刻歡娛,喪失人身,應當避色如避箭一樣,刻文勸化世人啊。”不久,閻王就把呂青放回。呂青刻印《游冥錄》一萬張,用以警醒世人,以後他盡力地行善。到了四十歲時,連生二子,而且家財萬貫,非常富有,他也就遠離塵囂往南海修道去了。

呂青去陰府前後,有很大的不同,前面是肆意以口眼造淫業,非常放蕩,後面盡力行善,勸化世人。是什麼促使他發生這樣大的改變呢?就是真正認識了邪淫的過患。他在陰府親眼看見,起大恐懼心,所以能遮止過去的惡習。如果能學好因果,相信善惡的苦樂報應,那就一定會改惡向善,這是我們內心法爾的規律。有些人會問:為什麼這是法爾的規律呢?因為你內心的願望是只想要安樂,不想要痛苦,如果真信以惡業感召痛苦,還願讓惡業發展嗎?真信以善業感召安樂,還會不努力行善嗎?所以這是心上必然會引起的反應。一旦對業果生起勝解信,這是引發一切無苦安樂的根本。

對於邪淫的意樂,有人會覺得:心裡想一想沒有罪吧!實際上邪念一動,就是罪業。下面看《感應篇例證》中的例子:

貴溪有位書生叫宋不吝,十五歲時入學,才學出眾,但是屢次考試不中,他想自己一生沒作過大惡事,為什麼這樣潦倒,就請張真人代寫一篇表章,看一下天榜。這位張真人能上天,他到天門時,聽神說:“這人本應有功名,因與嬸子私通,所以功名被削去。”真人回來告訴他,他說沒有此事,又寫文自己申辯。神批復說:“雖無其事,實有其心。”宋生知道後,慚愧、後悔莫及,因為他年輕時見嬸子貌美,偶爾動過一念邪心。

《壽康寶鑒》上說:

徐信善和楊宏是同窗好友,他們一道去趕考,住在一家旅店當中。一天遇到一位會看相的高僧,說楊宏將來會大貴,徐信善要貧窮。當晚,楊宏偶然看見旅店有一位少女很漂亮,就想拿很多銀兩去向少女求歡,被徐信善嚴肅地勸阻了。

第二天,高僧又遇徐信善,驚訝地說:“何以一夜之間忽然生出陰骘紋,換賤相為貴相了,今後你要享大富貴。”又看楊宏的相,說你的氣色不如昨天,雖然和徐都會富貴,但是名次在他後面,發榜的時候果然如此。

由以上公案可以看出,所謂動淫心沒有報應,是一種斷見,不是業果正見。第一則公案中,宋不吝沒有構成邪淫的事實,已經造下意業,如果以這個意業既不會增福,也不會消福,那是所作落空亡,但這無法成立,世上沒有作用是零的業。實際表明,淫心消福很大,宋不吝本來福薄,一念邪淫,使他功名消盡。第二個公案顯示出,凡是有念,必在罪福之中,惡念是罪,善念是福,徐生一念止淫,轉貧賤為富貴,楊生一念邪淫,轉富貴為貧賤,這就是業決定之理。一夜之間,兩人的面相就有很大的改變。凡人心粗,不大體會,高僧是明眼人,一看就清楚,所以不能認為起心動念對相續沒有影響,而是影響很大,這是業增長廣大之理。我們一天當中有無數念頭,念念在福德上都有加減乘除,不是死的,所以懂得念念調整為善心,極為重要。

《毗婆沙論》中說:佛陀未出世時,帝釋常常到提波延那仙人那裡聽聞法要,夫人捨脂心裡懷疑,帝釋是不是捨棄我,去找別的女人。她就暗中藏在車上,到了仙人的處所。帝釋見了,對她說:“仙人不喜歡見女人,你可以回去。”捨脂不肯,帝釋就以荷花莖打她,捨脂撒嬌,以含情的語言謝別帝釋。仙人們聽到女人的聲音,當時就起了愛欲,髻螺落地,失去神通。

又比如當年印度的雪山上有五百位仙人修道,甄迦羅女在雪山沐浴歌唱,仙人們聽到女人的歌聲,就失去禅定,心裡迷醉狂亂,無法自主。
公案中的仙人具足神通、禅定,為什麼聽到女人的聲音就失去呢?說明凡夫以淫欲煩惱最為深重,在無量生中,每一生都是以淫欲而入胎的,所以淫欲是生死根本,習氣最為堅固,始終纏綿在心相續裡,一遇異性因緣,就會勃然發起。仙人聽到女人的聲音,以這個聲塵為緣,以淫欲習氣為因,一經過非理作意,神通就立即失去,可見淫心的力量有多強大。

以公案為鑒,修行人應當盡量遠離引發淫欲的染污因緣,譬如應當少入都市,不能看電視、錄相、影碟、電影、報刊,不能上網、入歌廳、舞廳、酒吧等娛樂場所,在這些當中潛藏著種種引發淫欲的因素。當今時代禮法衰微,在廣告畫面上,在所謂的人體寫真畫冊上,在描述情愛的小說、書刊、影視上,處處都存在性誘惑,很容易引發凡夫的情欲。看一次淫穢畫面,聽一次挑逗的聲音,就可能喪失正念,墮在邪念當中,難以自拔,如果不嚴密防護,道業很容易被淫念摧毀。

《大論》中講,往昔有一位羅漢,到龍宮裡去應供。他的缽中還有剩余的米粒,小沙彌洗缽時,嘗了剩飯,覺得味道特別香。後來沙彌潛入師父所坐的龍床之下,手握床腳,隨著師父一起進入龍宮。

龍王說:“怎麼把未得道的人也帶來了?”

羅漢說:“我不知道。”

當時沙彌見龍女長得美妙無比,就猛生貪戀,而且發願要奪取龍宮。出龍宮後,他一心精修布施、持戒,發願早成龍王。

一天在他右繞寺院的時候,忽然腳底下出水,他知道轉生作龍的因緣已經成熟了,就以袈裟蓋頭,入於水池死去,竟然轉成一條大龍。

在他生前,師長道友曾經呵斥他,但他說:“我的心意已決。”沙彌貪戀女色,甘願作龍王,可見女色誘人之深。

愛欲不是要發展,要解放,而是要呵斥,要遮止。淫心不除,塵不可出,像這位沙彌,寧可不成道,也要擁有龍女。大恩上師曾說:“一個女人讓她選擇不淨行和成佛,她更會選擇不淨行。”世尊也說:“如果這個世界恆河沙數的男子,和一個女人作不淨行,這個女人也不會滿足。”可見淫欲是個無底洞,永無滿足之時,只有欲海回狂,才能了脫生死。

過去有位劫撥仙人,成就了五神通。國王敬重他,他飛行往來的時候,國王都是手捧仙足,吃飯時,國王親手供奉,這樣做了很多年。

有一次國王有事遠行,交待一位美麗的宮女說:“我奉事仙人,向來很小心,現在我要遠行,你供養時也要如我一樣。”這樣仙人飛來,宮女以雙手接足,仙人觸到女人柔軟的手,愛欲就萌發、增上,神通很快喪失,再也不能飛行,只能步行走出王宮。

以上的仙人們都是以淫欲心而墮落的。“世上無如人欲險,幾人到此誤平生。”所以,應當首先對邪淫的意樂嚴密地防范。《大寶積經》說:“大王當知,丈夫親近女人時,即是親近惡道之法,此是丈夫第一過患。”《四十二章經》上說:“慎勿與色會,色會即禍生。”(小心,不要與異性接觸,接觸即會引生過患。)《大智度論》上說:“淫欲為諸結之本。佛言,寧以利刃割截身體,不與女人共會。刀截雖苦,不墮惡趣,淫欲因緣,於無量劫數,受地獄苦。人受五欲,尚不生梵世,何況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邪淫中有一條是教他邪淫,當今時代,這是流行性的業,為什麼呢?因為當今是鼓吹性解放的濁惡時代,充斥著大量的色情小說、色情影視等,出版、傳播淫穢物,實際是教人邪淫,使人沉溺在欲海之中自我毀滅,所以罪業無量無邊。影視報刊網絡的傳播面極大,由此造業極重,譬如將一種色情資料傳播給一萬人,這一萬人都會深受其害,這些罪過統統歸在傳播者身上,所以極為可怕。

這裡講一則現實的公案:有位謝君,台北縣人,性格內向乖巧,孝順父母,是這樣一個好孩子。平時他很傳統,工作努力,省吃儉用,節省的錢都供養父母,就連當兵時也很節儉,節約的錢都寄給家裡。後來受惡友影響,迷上了釣蝦和色情小說、淫穢畫刊等,他看這些色情小說、黃色畫刊,覺得不過瘾,又去租色情錄相帶,看有線電視的特別節目,最後發展到去妓院嫖妓。

他才二十多歲,平常在家不愛說話,做什麼事父母也不知道,直到有一次,開車時左手臂忽然斷掉,經診斷才知道病情不輕。因為他平時手淫頻繁,只要看到色情的描述,就會陷入男女淫事的邪想非非當中,由於縱欲過度,導致腎水匮乏,抵抗力差,而且因嫖妓染上了血液病變,肝膽俱衰。

二十八歲,本來是精力充沛的青年,可是他卻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墊著尿布,因為大小便不能自理了;雖然頭腦清醒,四肢卻不聽使喚,動彈不得,只有眼睛看著鼓脹的腹部,看著從胸腔裡抽出綠色液體,非常痛苦。即使醫生也無法決定,這種全身插管子忍受腹脹、抽胸腔液體的日子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謝君之所以淫業一發不可收拾,最後葬送了自己,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外緣的引誘。本來,性欲是凡夫最嚴重的煩惱,一發作就足以使人毀滅,如果不能以戒律攝持而防護,將會引起現生來世的無量過患。所以佛菩薩把邪淫判定為黑業。

我們看到這個社會的問題非常嚴重,許多青少年在大、中學求學時期,就已經對行淫趨之若鹜,色情行業的客人中很大一部分是青少年,是這樣的可怕。我們知道,欲火焚燒將會使精髓枯竭、百病叢生,不用幾年,有用的人就會廢為無用,所以淫欲是戕生的利劍,不知不覺中就把生命的精華完全銷盡。

今天的世界特別污濁,青少年尚未長成時,很多都已敗節喪身。導致青少年迅速墮落的外緣就是宣揚性解放、鼓吹愛欲這一類的邪說,青少年看到描繪色情的書刊、影視,神魂顛倒,膽小的不敢輕易嘗試,可是意業上發起了煩惱,無形之中身心已受虧損和染污;膽大妄為的不能持身,一失足,學業全都荒廢,損耗精神,大的方面傾家蕩產,後世更是墮落惡趣。今天大都市當中,這股邪惡的淫風正在大肆地漫延,色情場所比比皆是,在各種酒吧、洗腳屋、按摩室、桑拿浴室等中,處處都有藏污納垢的陷井。本來自重之人,在耳濡目染之下,一受惡友鼓動,就可能失足喪身。所以傳播邪淫的書畫影視,確實是殺人的利劍,制作者造下了滔天罪業。

今天,在世界范圍內,手淫是青少年普遍造作的黑業,譬如國內某著名高校的一個男生宿捨,七人之中就有六人犯有嚴重手淫,由此可見青少年中犯手淫的比例之高。按業來衡量,男子在性欲發動時,不能遏制,以手洩精,即成手淫,因為是非支,所以構成了邪淫罪業。

丁福保居士在《節欲主義》中,列舉了手淫的十種危害:

1、身體發育不良。
2、腦髓虧乏,智力下降,時常健忘。
3、頭暈耳鳴,目光變短。
4、臉色蒼白消瘦,口吐白痰。
5、經常作淫夢,白天見到女人,就會漏精。
6、洩精時,因為產生愛惜之意,不使精液洩出,導致精蟲壞死腐爛,釀成睾丸病。
7、身體孱弱,容易染上風寒、瘟疫、肺痨等病,導致過早死亡。
8、胃功能衰退,行走蹒跚。
9、生殖器易損傷。
10、因為縱欲過度,精蟲弱小,所生子女,身體羸弱。

此外還有精神萎靡不振,多夢、煩擾、眼痛、疲倦、血虧、大小腿肌肉無力、手容易發抖。其中最顯著的症狀,就是上述的健忘。

手淫時間長的,會引發下面各種病症:

精神失常、雙目失明、消化不良、抑郁症、憂郁症、斜眼、失眠、頭痛、心跳、干咳、手腳酸痛、陽痿等。

《節欲主義》中,丁福寶居士還寫了他行醫過程中所遇到的幾個手淫實例,有一則是這樣講的:

某學生說:“我年幼時,沒有聽過義理,回憶我十六歲時,情窦初開,喜歡看男女的艷情小說,見到敘述淫穢描摹得盡情,我的心就怦怦想動,因而犯了手淫,久而久之習以為常。幸虧我心地明白,還有一點善根,在風雨晦明之時,恍然如大夢初醒。自己常想,這顆清白磊落寶貴的心一犯意淫,就像以許多污點塗污了潔白的紙張一樣,成為終身大恥辱。每想到這裡,就讓我眼中出火,想要拔劍自刎。這是我對手淫痛心疾首的第一個地方。

童年時,我在某學校讀英文,成績常常列為優等超級,不到數年就畢業,資質固然是很聰敏。自從犯手淫以來,讀書的遍數是以前的十倍,卻常常背不出來,記憶力喪失殆盡,現在和以前判若兩人。這是我對手淫痛心疾首的第二個地方。

我小的時候常常胸懷大志,想在天地之間有所成立,自從犯了邪淫以來,以前的豪邁之氣完全付諸東流,精神萎靡就象已經僵死的蛇一樣,撥了也不動,又象槁木死灰,生氣消滅。這是我對手淫痛心疾首的第三個地方。

以前見到悲慘之事,我會潸然落淚,見到不平之事,我會憤然動怒,現在對於世間的哀樂之事,卻內心麻木,沒有喜樂哀戚的反應,善念早已滅盡!這是我對手淫痛心疾首的第四個地方。

我最初犯手淫時,還知道節制,時間一久,自控能力喪失,時時想動,不知不覺想改也無從改起,以致於落得形銷骨立,精神衰頹,腰酸腳軟,百病叢生,而大腦所受的影響尤其嚴重,整天昏睡,人像在霧中一樣,如同神經病患者。這是我對手淫痛心疾首的第五個地方。”

又有一位學生,十三歲犯手淫,屢犯不改,導致全身衰弱,變成白癡。又得陽痿,結婚而不能交接,他的妻子也因此憂郁而死。

印光大師曾說:“多有少年情欲念起,遂致手淫,此事傷身極大,切不可犯;犯則戕賊自身,污濁自心,將有用之身體,作少亡或孱弱無所樹立之廢人。”

現代青少年多半犯手淫病,原因出在父母老師在孩子情窦初開之時,沒有預先詳細說明手淫的危害,以至於以手淫為樂,數數犯淫,導致在未成人之前,身心就已大受傷害,嚴重的會斷送性命,變成殘廢,或者贻害於後代。所以,父母老師,在孩子十三四歲懂人事時,應講明手淫邪淫的危害,不懂人事時暫時不能講。

下面看非時行淫對身體的影響:

  為什麼把在家人非時行淫說為邪淫呢?因為在經期、懷孕期、齋戒日、疾病中、哺乳時、勞苦憂傷時等非時行淫,會對自她或胎幼兒造成極大傷害,所以是邪淫,屬於黑業。以下舉例說明:

  印光大師在《壽康寶鑒》序中講過兩件事:

  一九一七年,有一位巨商的兒子在日本學西醫,考試第一。有一次他坐日本電車,車還沒有停穩,就往下跳,結果跌斷一只胳膊。他是學醫的,很快就治好了。但是西醫並不了解,凡是骨傷,百日之內不能行房事。

  不久,母親過壽,他回到中國,不知道傷筋損骨要在房事上謹慎,就和妻子同房。第二天一早,發現這位高才生已經透體冰涼、氣絕多時了。

  印光大師有一位弟子,叫羅濟同。一九二五年,他大病初愈,九月十號,請印光大師到他家吃飯,而且說:“師父是弟子等的父母,弟子等是師父的兒女。”大師說:“父母最憂兒女的健康,你病雖好,還沒有復原,要慎重。”可惜當時沒有明說所應慎重的是房事。當月底,印光大師在功德林開監獄感化會,羅濟同當時也在場,大師見他面如死人,知道是犯房事所致,很後悔當時沒有直說。沒過多久,羅濟同就死了。

  由這兩則公案可以知道,身體有病或者大病初愈時,不宜行房,如果非時行淫,多半致死,所以是黑業。

  在民國前,有一位青年婚後進城應考,考試還沒有結束,他難耐寂寞,就和好友一道回家。步行一百多裡,二更天到了家門。父親罵他:“你一定是在城中惹事生非,才連夜趕回來的,明天再以家法痛責。”父親叫家人把他雙手反綁,關進一間空房,鎖住房門。

  第二天,父親很晚起來,把兒子放出,一句話未問。兒子本來很興奮地回來,突然受到父親的指責,一夜不安,放出來時,他始終不明白父親的用意。等他到朋友家裡,得知朋友已經死去,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父親是愛護他,才把他關入空房遲遲釋放,因為不方便明說,才不得已而為之,實在是用心良苦。

  以上是百裡行房致死的例證,所以在家夫妻在過度勞累等時必須節制房事。

  下面再按《壽康寶鑒》列舉一些非時行淫的過患,具體情況可以參考原書。

  月經來時犯淫,會成血淋症,男女都病;胎前犯淫傷胎,所以有孕後應分床絕欲。(印光大師曾說,孕後交合一次,胎毒重一次,胞衣厚一次,生產難一次。懷孕時間久,如果行淫,或致墮胎及傷胎。)產後,十余日內犯淫,婦女必死;百日之內犯淫,婦女必病。

  生病、生瘡、出痘之後,不是十分復原,萬萬不可犯淫,犯淫多半必死。眼病未痊愈或者剛痊愈,犯淫必瞎。虛痨症,雖然養好強健,還須斷欲一年,如果認為復原而犯淫,多半必死。傷損筋骨,愈後須要戒一百七八十天,未過百日,犯淫必死。縱過百日,犯淫也會導致殘廢。

  過於辛苦、過於操心、天氣過熱、過於憂愁、過於驚恐,都不能犯淫,若犯,輕則成痼疾,重則當即死亡。

  病後,犯則舊病復發。遠行百裡行房者死,行房百裡者病。

  以上根據《壽康寶鑒》大略講了非時行淫的過患,從中也可以明白把非時行淫定為邪淫的道理所在。

  在家居士除了不邪淫之外,還要注意房事不能過度。《感應篇》注釋當中說,夫妻之間也要寡欲,人身之精散在三焦,榮華百脈,而欲火一動,合聚流通,都從命門出來,非常可怕。人精足,神就生,精神足智慧就生,聰明強固,就能成就事業。如果淫欲過度,虧損精神,一生事業都會因此而消失。印光大師說:“一切事業,以身為本,身若受虧,事俱消隕。傷身之事,種種不一,最酷烈者,莫過淫欲。”古語說:“樂極生悲,縱欲成患。”孔子說:“血氣未定,戒之在色。”

  有智者把人體比喻為一盞油燈,精為燈油,如果貪圖房事之樂,縱欲而不節制,就象燈油很快就會耗空,年齡一大,百病叢生,到時候後悔莫及。相反,燈油如果不溢,燃燒時間會很長,而且燈很亮,同樣人如果能節欲葆精,就能長壽,而且老來有精神。

  明朝衢州地方有一位徐生,才貌雙全,不到二十歲就中進士,選任為松江節推,少年得志,親友都很羨慕。可是他生性好色,年紀輕輕就有十幾位寵妾,個個都很嬌艷,由於他縱欲過度,上任一個多月就虛脫死亡,一生的前程都化為烏有。

  一九九四年十月,有一位姓翁的老人,六十六歲,下午到寧夏路一家專門放映色情電影的戲院,觀賞三級片。到了晚間十點三十分電影散場,管理員發現:老翁暴斃在座位上,全身冰冷,已經氣絕多時。經法醫驗定,死者是因為興奮過度導致心髒麻痺而死。

  以上兩則公案之中,徐生是以有限的精神,供無窮的色欲,透支過度,所以精竭而亡;翁老風燭殘年,仍不知保守精神,幾個小時的刺激,便使他興奮而死。色欲真是殺身的利刃!

  印光大師常常說:世間人民,由色欲直接導致死亡的,有十分之四;由色欲間接導致死亡的,又有十分之四,是由色欲虧損遭受別種感觸而死。人們把這些死歸結為命,豈知貪色者的死,都並非是命。依於命的是居心清貞、不貪淫欲之人,那些貪色者是自戕壽命,怎能說是死於天命呢?依於命生又以命盡而死的,不過十分之一二。由此可知,天下多半是枉死之人,淫禍的慘烈,世間再無第二者。相反,不須費一分錢,不必費一分力,就能成就高尚的德行,享受極大的安樂,留給子孫無窮的福蔭,使來生獲得賢良眷屬的善行,唯一是戒淫。(據《印光大師文鈔》譯白。)

  宋朝有位李覺,到一百歲面色還紅潤有光澤,當時杭州知府問他:“如何保養能這麼高壽,皮膚還不干癟?”李老回答:“很簡單,就是早些絕欲而已。”

  宋朝包宏齋,八十八歲還在樞密院裡任職,他象年輕人一樣身體強健,神清氣爽。賈士道心想,他必定有特別的養身術,閒聊之時,就向包宏齋詢問有什麼偏方。包老回答:“我的確有一種藥丸,自己服用,從不外傳。”賈士道求包老務必要傳授給他,不可個人獨享。包老慢慢地說:“我是吃了五十年的獨睡丸子。”當時滿坐聽了都哈哈大笑。

  廬陵周和尚,九十多歲,走遠路健步如飛,須發不白,他說:“沒有它法,只是壯年節欲而已。”

  太倉張翠九十多歲,耳目聰明,還能作畫,問他養身秘訣,他說:“平生只是欲心淡、欲事節制而已。”
  由以上公案就知道,老而強健之法,不過是節制淫欲而已。

  可惜人們沒有業果正見,行事多不考慮後果,不僅不考慮後世,就連此生的晚年甚至十年之後的結果都不會考慮。現在的青年一代普遍奉行“不管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觀念,可是如果曾經擁有的只是未來痛苦的因,到未來受報時又如何面對呢?沒有辨別業果的智慧,人的眼光短淺到只求現前一刻的欲樂,好好的珍寶人身,變成縱欲自殘的工具,給自己的未來留下無盡的苦難,怎麼可能有幸福的一生呢?


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
 



上一篇:昌義法師講的一個真實感人的故事
下一篇:慈誠羅珠堪布:如何學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