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轉載

 

我欲今朝成佛去 樂邦化主已來迎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曹桂英老人,是張冬香居士的婆婆。於2003年元月2日往生極樂世界,享年八十四歲。其生卒日期恰好同天,是一巧合。又其往生瑞相,非常殊勝希有,當時隨同末學采訪的眾居士,聽聞之後,一個個皆歡喜踴躍,贊歎不絕。今末學謹依冬香居士口述照實記錄,整理成文,以飨有緣。
  前世善根 今生發露
  我的婆婆曹桂英老人,與我家本是街坊。我母親家曾開了一座普濟堂,供奉觀世音菩薩,位置在漢口原民主一街十九號。婆婆是本堂香客,雖然信佛,但不知道念佛。我的同修(丈夫)幼時,我母親為他取了一個乳名叫小和尚。兩家因緣,可以說是非常深厚。
  自從嫁入婆婆家後,婆婆待我仁慈寬厚,如若親女。武漢本地有俗話說:婆婆身上背個鼓,走到哪都說媳婦;媳婦身上背張鑼,走到哪都說婆婆。多年來,我身邊同事街坊熟人中,婆媳不和之事,時有所聞。而我家婆媳關系之好,則是出名了的。我家因此經常獲得五好家庭的榮譽。不論在單位還是在哪裡,提起婆婆,我都是贊不絕口。有人不信,以為我是妄言,我則答:“婆婆確實是好,你叫我如何說出她的不好來?”
  婆婆為人,本份至誠,吃苦耐勞,又能忍辱。當時家裡很貧困,公公又沒有工作,全靠婆婆裡外支撐,養活全家大小。她在民辦六角服裝廠工作,從不占公家便宜。
  我自己生了三個孩子,我的姐姐早逝,留下一個孤兒,也由我來撫養。四個孩子的衣食住行,實際上全都依賴婆婆悉心照料。孩子們的衣服,都是她老人家自己在家裡一針一線縫紉出來的。我在單位食堂工作,婆婆為避瓜田李下之譏嫌,從來不到食堂吃飯。平常飲食,也是多素少葷;居家度日,從不說是道非。
  婆婆對人極為尊重,迎來送往,禮貌周全。跟與孫子同輩的少年人說話,都要用尊敬稱呼“您家”:“您家吃飯了沒有?”“您家好走,” “歡迎您家再來。”就是對三歲小孩,婆婆也是尊重有加。這是發自至誠真心,終生如此,絕非一朝一夕作偽者之所能為。
  婆婆還沒退休時,每天在家要燒火作飯,那時還沒有用上煤氣天然氣,升煤爐很是辛苦麻煩。又要為全家人做衣服,忙到連上班的路上都要抓緊時間,邊走路邊拆線頭。
  而我的公公,心腸倒也不壞,脾氣實在叫人不敢恭維。他的為人,煙酒賭牌樣樣都來。雖然沒有工作,在家卻是霸王,動不動就揮手打人。不但打婆婆,打媳婦,連妯娌也打。有一次,他不分青紅皂白,揪住我的頭發就是一頓暴打。還常常抖狠說:“整個湖北省裡,我什麼地方沒有去過,有誰不曉得我毛老二的?”就是這樣一個人,也不知道前世修的什麼福報,居然妻賢、子孝,孫輩更是興旺發達。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婆婆每次挨了公公的打,從來不怨恨咒罵,或以其他方式報復之,而是一邊流淚一邊仍為公公送吃的。上下三代人,婆婆沒有不對他們好的。
  有時我甚至想:婆婆是不是來還債的?但是凡夫受業力支配,不能自主,縱然是還債,處此逆境,仍然難免要怨天尤人,咒神罵鬼。而婆婆始終保持著一種平和心態,不能不說是她老人家過去世修持的善根福德所致。
  我總覺得婆婆的一生就像唐僧取經,也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年輕生孩子時,在鄉下掉入水中,血絲蟲鑽入她的腿內,右腿成了橡皮腿,腫得很大,幾十年來,一直治不好,最後竟腫得像小水桶般粗。這導致她到了老年兩次中風。即使是在往生時,她還經歷了最後一難。然而正是由於平生飽受各種艱難困苦,婆婆磨練出了頑強的毅力。所以最後一難她還是挺了過來,終於得以順利往生。
  因病入佛 因死求生
  婆婆初次中風前後,我曾夢見姨侄女送我兩本佛教經書,後來即由姨侄女引導我接受佛法。因此機緣,又引發了婆婆年輕時信佛敬佛播下的善種。我們婆媳二人,同時進入佛門。
  婆婆第二次中風後,考慮到她年事已高,為了讓她老人家死後能有個好去處,2001年,我請師父上門為我和婆婆傳授三皈,師父賜我法名覺香,為婆婆賜法名覺英。從此婆婆信受淨土法門,每天念佛求生極樂世界。床頭擺了兩個念佛機,輪換著播放佛號。
  我們家很快就成了一個佛化家庭,我的丈夫也信仰了佛法,成為佛門法侶同修。他對佛陀教誨、淨空法師教導,完全做到了依教奉行,每天都參加念佛小組的共修活動,讀誦經典,斷惡修善,非常認真。
  說實話,我雖然皈依了三寶,但對佛法是半信半疑,煩惱習氣一樣也沒斷,更沒怎麼念佛。葷腥煙酒和麻將,四件事樣樣不誤。每天都是一盒煙,兩場牌,上午一場,下午一場,鐵定不缺。早點則是牛肉或豬肉哨子面。
  我的脾氣不好,常常發火,婆婆遇上這種情況,從來都不做聲。我倒反問起婆婆來:“你每天都念佛了沒有?”婆婆答道:“念了。”我說:“那我怎麼沒聽到?”婆婆回答:“我念佛,難道非得就要讓你聽到麼?”
  婆婆從皈依到往生,總共只念佛一年半。就是這一年半的念佛,婆婆差不多完全恢復了健康。和正常人一樣能吃,並且吃得還不少。不過,她雖已經吃素,卻未斷食雞蛋。
  婆婆走的時候,沒有病苦,實際上,她已經預知時至了,但沒有明白地給我們說出來。提前半個月,有一天我打牌回了家,婆婆就喚:“叫冬香來。”我來到她身邊,問她有什麼事嗎?婆婆只是說:“讓我好好看看你,我捨不得你啊!我要走了。”我問:“你到哪裡去?”她說:“我要死了。”我就呵斥她道:“你瞎說!”
  我的兒子在外地工作,每年只有在過年時間才能回武漢同親人團聚一次。這回因為孫子要辦赴港澳通行證,打電話告知說他將提前回來一次。婆婆聽了非常高興,說:“太好了,我能看到孫兒回來,走了也安心了。”
  後來孫子又打電話回家說,情況有所變化,他的通行證由老板直接替他辦妥了,歸漢計劃只好取消。婆婆聽說孫子不能回來,不由感到了一絲遺憾。
  2002年12月31日。這天之前,婆婆飲食、睡眠情況都很好。這天一大早,我的同修就起床問婆婆:“媽媽,你今天早上想吃點啥?”連問幾遍沒見應聲,急忙喚我名字。我過來一看,老人家眼睛都已經定住不動了。
  我是個性格粗放之人,逢此大事,本來應當手忙腳亂,然而承蒙佛菩薩慈悲加持,臨到婆婆要過世,不知怎麼的,頭腦卻是特別清醒冷靜,一點也不糊塗。見老人危急,急忙叫喚道:“老太婆,你現在要萬緣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隨即給姨侄女打電話。姨侄女聞訊,立即又掛電話給她的皈依師父。
  師父聽說老人要往生了,二話沒說,騎著自行車趕了老遠老遠的一大段路,終於趕到了我們家,位置在漢口五馬路民意菜場附近。
  師父同時還帶來了一位彭居士,到了我們家,就開始為老人助念。其他居士接到通知,也紛紛趕了過來。
  助念進行到下午時,婆婆已經能夠開口說話了,問她在念佛否?回答說在念。問她想喝水嗎?答想喝。問喝不喝豆漿?回答還是喝。
  最後關頭 障開情解
  孫輩們聞訊,全都往家趕。
  我的兒子,還坐在飛機上,就開始往武漢打電話,請他的一位行醫老友來搶救祖母。這位醫生正在做手術,當時就答復說:“等我做完手術,馬上就去你家。”孫子加重語氣道:“一定要把我奶奶救活,十萬八萬在所不惜。”
  婆婆先頭兩次中風,都是這個孫子出錢出力幫老人治療。孫子找關系,托朋友,請專家,中醫西醫,無不周到。婆婆高大魁梧,身體又重,也是孫子背上背下,將老人從家中送到醫院,又從醫院接回家中。為了孝敬老人,孫子特為她買了一張輪椅,每天由他父親推著老人上公園轉兩個小時,好讓她老人家能散心解悶。
  按說孫子也接觸過佛法,坐在飛機上,他手裡還拿著一本《釋迦牟尼佛傳》在閱讀。對人生必經的老病死過程,已經有所認識,對老人的情形,心裡也有底。但他一落屋,就失去了理智。
  孫子還沒進門,就咋咋呼呼地在外面大呼小叫:“太,太,你老人家第一次中風是我治好的,第二次中風也是我治好的。今天第三次中風,我也一定要將你救活治好!”接著便不顧一切地狂喊亂叫:“快拿水來!拿豆漿來!買尿不濕來!”
  進得屋來,見師父領著眾居士助念,孫子當即就喝道:“出去!你們都給我出去!要多少錢我都給你們!”師父沉默不語。一居士見其狀如瘋虎,不可理喻,就悄悄對師父說:“我們還是先離開吧。”我連忙勸阻大家:“別走,別走,請大家繼續為老人助念。”
  孫子進了家,就強行按他那一套為婆婆救急。先用熱水壺為老人暖腳,又用電熱餅給老人暖和肩膀。結果老人肩頭和兩腳都給燙壞了,起了好多泡。但老人忍著疼痛不吭一聲,直到她過世。這就是老人臨終之前遭受的最後一難。
  這時醫生也到了,為婆婆做了仔細地檢查後,說道:“老人家身體各方面都好,實在是沒有病,不過敲她的手腳,已經沒有反應了。”我問他:“還能有救嗎?”醫生道:“不能確定。老人家年事已高,又中風兩次,這次就算能治好,也是個植物人了。”
  孫子還是堅持要將婆婆送到醫院去搶救。我果斷地說:“大家都聽我的,不要動老人身體。送醫院的話,萬一半路斷了氣,那不是連助念的機會都沒有了?”
  醫生走了,我就對兒子說:“你捨不得老太走,我能理解。你要盡孝,我也要盡孝。你請醫生我不干涉,那我請師父助念你也不要干涉。”於是孫子就請了救護中心兩個年輕的男女醫生來,為老人開了兩天藥物,還打了一瓶吊針。結果這一針打下去,老人就昏迷不醒了。
  整整一晚上,婆婆都沒醒。孩子哭得很傷心。這時我勸兒子冷靜,叫他下去走走再上來。
  次日,是2002年元旦,我的同修又請他所在的吉慶裡念佛小組來幫忙助念。小組還沒來之前,我請師父他們先回去休息。我自己則留在老人床前觀察情況。
  吉慶裡小組來了後,沒有立即念佛,而是由組長陳師兄先做孫子的思想工作。對他說:“你家老太已經八十四歲,你的父母也年過六旬,身體已不如年輕時強健。真照你說的,將老太救活了,成了個植物人,死生不得怎麼辦?到時候不單是老人痛苦,你父母活著也受折磨。”
  我趁熱打鐵,向孩子解釋道:“我們念佛的目的,是求阿彌陀佛慈悲加持,如果老人壽緣未了,念佛得佛力相助,老人就會好起來。如果老人壽命到了,念佛可以蒙佛接引,讓老人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永脫輪回之苦。”
  這時孩子正准備請康復中心來為老人再開三天的藥物。一番工作做下去,孩子頭腦還是亂糟糟的,就請大眾暫時避開,他自己要冷靜一會,關起門來好好想一想。
  孩子關著門想了半天,終於想通了,決定停止用藥,把針頭抽掉,大家一起為老太念佛。
  去掉這個最大的障礙,眾人全都松了一口氣。我的同修趕忙電話告知師父,師父又立刻帶了建港念佛小組成員,有將近二十個人,前來我家助念。
  元旦夜間,正式開始助念。全家親人也都參加念佛。孫子一個人坐在老人身邊。控制不住情緒,又哭了起來。這時我就叫他和他父親兩人一起出去走走,等心情平穩了再回來。
  為 怕老人往生再受到障礙,我不但不讓親人觸摸老人家身體,甚至連老人的床頭都不准他們坐。
  念了整整一晚上,老人又清醒了,能開口言語了。醫生救治和助念佛號,兩樣辦法,結果卻是相去天淵。親身對比,孫子這才真正對佛號不可思議功德生起了信心。
  2號凌晨,孫子跪在佛像前,向阿彌陀佛懇求:如果老太能好,就讓她快點好;不能好,就讓她早點往生。
  求畢,孫子站起來對師父說:“是我眼睛花了還是幻覺?我看到有許多男女老少,從阿彌陀佛接引像的頭頂上出來,向西方去了。我想看老太,卻看不到。”師父便向他解釋說:“這不是眼花,也不是幻覺。是一種感應。你看不到老太,是因為老太相貌已經改變,所以你認不出來。”
  參加助念的一位杜師兄對我說,她已經看到阿彌陀佛來了,正在開導老太,老太還是戀戀不捨。再看老太肉身,眼角都流出了眼淚。
  突然,孫子產生了一種感覺,自己與老太前世是一對夫妻。於是便將這感覺講給師父聽。師父當即點醒他說:“這是佛在點化你。”
  這下大家都明白了。孫子與老太兩世情緣,恩愛最深。老太不能往生,就是放不下他。我在婆婆身邊,怎麼開示都不起作用。我對婆婆說:“你老人家就放心去吧,我們大家都好,你不用擔心。”可婆婆就是沒有反應。
  孫子受過高等教育,現代流行的斷滅見對其人生觀影響很深。雖然接觸過佛法,有所信仰,但直到出現感應,這才完全真正相信。於是就由這個孫子親自來向老太開示。
  孫告老太雲:“你要跟佛走,去極樂世界,免得在這個世間遭受病苦。”我趁機將阿彌陀佛接引像側過來,好讓老太能看到。
  孫子這一轉變,老太終於徹底放下而往生了。
  孫子開示老太後,接著就勸我們做父母的去暫時休息片刻,好恢復精神。我剛靠下來,就聽孩子叫:“媽媽快來,太要走了!”我急忙趕過來,只見婆婆歎出一口氣,就停止了呼吸。這時是2號凌晨4點左右。
  剛去世時,老人相貌還挺好,後來我發現她的眼圈發黑,嘴巴張開。靠著大眾拼命助念,結果還是變好了。
  經過長時間連續不斷的念佛,婆婆的相貌變得比生前更好看,年輕了一大截。而且兩次中風遺留的病相也完全消失了。
  三十二個小時內,我們沒有動過婆婆遺體。
  佛像放光 驚天動地
  婆婆去世前後這麼長時間,我忙進忙出,忙裡忙外,不吃不喝也不能休息,不但不覺疲勞,反而覺得更加有神。
  3號凌晨兩點還不到,我兩次看到二樓窗戶外面有白光閃現。當時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以為是三樓的日光燈映過來的光。後來猛然醒悟,按這房子的結構,三樓的燈如何照得到二樓來?一定是佛光顯現了。
  連日來,聽得這個看見什麼,那個看見什麼,我有點不服氣,心裡想道:為什麼別人見得到,我就見不到?
  我望著家中的阿彌陀佛接引像啟請說:“阿彌陀佛,你若能放光讓我看見,我就真的相信婆婆是往生了。你若不放光,我總不能明了婆婆往生到底是不是真的?”
  啟請之後,佛像果然放起光來。只見阿彌陀佛渾身光芒閃耀,將屋子照得像白天一樣明亮。
  我乍見佛光,激動得竟然像個小孩子一樣又蹦又跳,跑到大眾面前亂喊亂叫:“快看啊,阿彌陀佛放光了!阿彌陀佛放光了!”我這一激動,什麼都顧不得,只管喊叫,竟連嗓子都給喊啞了。
  當時我看到佛身後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輝,如同節日喜慶的焰火。佛手中的蓮花左右擺動,光芒四射。佛足下蓮花放出的光芒向上升起,如金線似的四外噴湧。佛的腦門上有一個紅點,也射出光芒。佛首後面的輝光則有強烈的太陽光那麼明亮,就像文革時期我們看到的毛主席紀念像章上的光一樣。
  我還看到,阿彌陀佛身上的衣服忽然變成像《西游記》中唐僧所穿的袈裟,紅色的袈裟上面綴滿了一格一格的金線。
  大眾聞我狂喜呼叫,都過來瞻仰佛光,激動地向佛叩頭頂禮。師父見人太多,就叫大家按秩序上前,每人禮佛三拜,免得後面的人沒有機會。
  我不但看到佛像放光,還看到阿彌陀佛的容顏多次發生變化,一會變得年紀很大,一會又變得非常年少。我的侄兒則看到阿彌陀佛變成了觀世音菩薩的樣子。
  在場大眾全都見到佛像放光。奇怪的是,獨有接引我和婆婆入佛門的姨侄女一人,什麼也沒看見。
  天還沒亮,我就激動地挨家挨戶拍打街坊鄰居的家門。張家公李家嫂王家妹地叫起來:“快起床,到我家來看,阿彌陀佛放光了!”連上門來的送奶工和送報工,我也拉他們來看佛放光的瑞相。
  這下街坊鄰裡全都轟動了。有的人聽說奇跡,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大冷天的只著一套秋衣單褲就爬出熱被窩跑到我家來,一見之下,果不其然。眾街坊鄰裡也都紛紛跪下來向佛禮拜,並跟著我們一起念阿彌陀佛。
  有人還另外見到我家的西方三聖像中,觀世音菩薩走上走下的樣子,激動得竟然哭了起來。
  我就制止街坊的哭泣。街坊鄰居就回答我說:“我這哭是高興,跟難過不一樣。可以哭的。”
  這時又有一名街坊看了婆婆的遺容後,驚奇地問我說:“你家婆婆已經八十四歲了,頭發居然還能不白?”
  我聽了頗感驚訝,就回答這街坊道:“我家婆婆一頭白發,怎麼可能不白呢?”說罷,揭開老人頭上戴的帽子讓街坊們看。
  不看猶可,一看又是一驚,老人一頭白發,不知何時竟然變成了一頭黑發!
  我的兒子親眼見到瑞相,這時對自己先前阻礙老太往生的行為深生忏悔,挨個跪在大家面前磕頭,求大眾的諒解。
  婆婆個大體重,斷氣前躺在床上,誰也推不動她。三十二個小時後,我和兒子親手為她洗澡,身體卻極為輕巧,側臥仰俯皆能自如。
  對臨終處理之事,我本來並不怎麼明白,還曾懼怕過:我家沒有什麼親戚,老人往生我該怎麼辦呢?可是婆婆往生時,我卻似乎什麼都明白了。這只能說是婆婆多生累劫的善根福德感召,以及諸佛菩薩的慈悲度生願力攝持所致。
  師父抓住婆婆往生、佛像放光獻瑞的希有機緣,為了借此機會度化更多的眾生,讓更多的眾生與佛門結緣,特地囑咐我們晚點出殡,以便展示婆婆的瑞相,讓我們出殡的隊伍能夠吸引更多的眾生圍觀。
  出殡時,居士們全都穿著海青,二人一排列成整齊的隊形,前面舉著阿彌陀佛聖像,後面大眾高聲唱誦佛號,我們還請來樂隊演奏佛號旋律。
  果然再次引起轟動,整個街道、菜場,圍觀大眾幾乎擠得水洩不通,個個啧啧稱奇,確是平生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實足令人終生難忘。
  上山時,師父又特意叮囑將車子停遠一點,好讓大家多走一段路,多吸引一些人,讓婆婆的往生,最後再積累一次度生功德。
  婆婆的骨灰,因為火化時未能看到就馬上封膠裝進了骨灰盒中,所以不知道具體情形如何。
  直到4號晚間,關了燈後,滿屋子都是黑的,佛像仍然還在放光。瑞相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
  街坊鄰裡們對老人的往生贊歎不已。感慨地說,希望自己以後也能走得這麼好。我就趁機勸導他們:“只要你們肯念阿彌陀佛,也能夠像婆婆一樣如願,走得殊勝。”
  四十九天時間內,家人都自願全素,以求為老人增福。
  後來看《眼根禅》碟子時,眾人都說,上面幾個鏡頭,你家婆婆的往生瑞相中都出現過。
  還有一位胡居士,是軍人轉業的,雖然參加助念,但對往生淨土之說仍然半信半疑。三年之後,他才告訴我說,那次助念中,他見到兩次光,一如閃電般從佛像處照進堂屋。而當時既未下雨,也不是外面汽車燈光。因為汽車燈光根本就照不進二樓。第一閃光後過了一會,又一次閃光,從此他就完全信佛了。
  另外,吉慶裡念佛小組的組長陳居士也說,她當時聞到有異香,覺得渾身非常舒暢。她家經濟條件比較好,供佛用過各種香,但這種香氣她從來也沒有聞到過。她問旁人道:“你們聞到沒有?”剛一發問,這種奇異的香味就陡然消失了。
  佛道弘寬 覺能入聖
  自從親送婆婆往生,經歷全部過程,我不由生出很多感慨。常自思惟:婆婆平生並未修習佛法,為何她老人家能夠殊勝往生?
  認真回顧她老人家的生平之後,我覺得:她雖然沒有修行,也不懂佛教義理,但一生行持,皆暗合道妙。一心為人想,不為自己。兩次中風,她為了不給親人增加負擔,不顧高齡,每天堅持運動,終使自己生活能夠自理。她的一生,實際上已經為修學淨土法門打下了扎實的基礎,所以雖然僅僅只是念佛一年半時間,但確實是善根福德因緣全都具足了。
  婆婆往生曾受到孫子的障礙。後來孩子也跟我講:其實佛教道理他早就懂,因為他已經看過不少這方面的書籍。許多問題心裡明白,只是事到臨頭,感情上放不下,不願意老太走。希望還能將她救過來,繼續留在這個世間。
  從他的話中,我體會到光是信佛,知道佛教理論是沒有用的。如果平常不修行,不改造自己的習氣,不訓練自己的心念,即使皈依了一百次,滿腦子裝的都是教理,事到臨頭,該怎麼煩惱還是怎麼煩惱,該怎麼執著還是怎麼執著,該怎麼輪回還是怎麼輪回。
  淨空法師講要一門深入,就是要我們平時習慣於把心安住在執持名號上,這樣臨到生死關頭才能不被生死急流所轉,才能以自己的念力召感佛力,仰仗阿彌陀佛的慈悲接引,最終脫出六道輪回苦海。
  事實強烈震撼了我迷頑的心靈。我恍若換了一個人,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如今種種譬如今日生。我決然從過去的生活中回頭,不再吃肉,不再抽煙,不再喝酒,不再打牌,徹底放下了對世俗五欲六塵的迷戀貪著。開始真正認真地修學佛法,每日持名念佛,信願求生淨土。並且還從三寶前持受了五戒,我的戒名叫作聖香。
  兩個法名,正好為我指明了學佛成佛的道路和方向:只有覺悟,才能入聖。跳出生死,往生極樂。
  南無阿彌陀佛!  

上一篇:討債的驢兒子、豬丈夫、馬丈夫
下一篇:永攜賣身契的Y鬟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