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轉載

 

一人荼毒,禍殃五代:一個人販子的家族命運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附:黃二狗五代支系圖這段文字記錄的是一個家族八十余年的興衰史,是東來在他的帖子裡講述的鄰村發生的事。1980年前的事大多聽自他祖母,其後的事是他自己的親眼看到或參與過的。

他祖母的娘家是六裡地外的薛村。娘家的鄰居姓黃,小名叫二狗。二狗家有兩個兒子,長子黃貴,次子黃祥,和祖母同齡。兵荒馬亂的年代,誰家的日子也不好過。黃二狗卻靠當人販子,那時叫“拍花”(即用騙子迷昏十來歲小女孩,賣入妓院),置下了50余畝的地產。他干這些倒是“兔子不吃窩邊草”,只到百裡地外的地方干,所以在本地惡行並不明顯。

祖母的父親,也就是“東來”的太爺爺,曾告誡過黃二狗:“君子之澤,五世而斬;一人荼毒,禍殃五代。” “人做事,天在看,為後代積點德吧,你干的這種勾當會殃及四代人的。”黃二狗聽聽大笑說:“你是嫉妒我比你過得好吧?”過後依然我行我素。

那年天旱,村裡鄉親的莊稼基本沒收成,唯獨黃二狗家種的紅薯卻奇跡般地逆勢大豐收。他得意地找到太爺爺說:“看到了沒?怎麼樣,老天都在照顧我吧?你說的狗屁報應呢?”很多造惡多端的人正是這樣,福澤未盡,災禍就很難成熟。所以有時越是作惡,家境越是如烈火烹油,旺勢不可擋。這就是在快速消耗掉福報,福報一旦盡了,彌天之禍就隨之而生了。當時太爺爺也沒接這話茬,只說:“你把紅薯葉子給鄉裡鄉親的分點吧,讓他們度過眼下這道關。”黃二狗說:“分給他們,那我的豬吃啥?”太爺爺說:“你這樣下去,只怕不得好死。”黃二狗急眼了,說:“你還別惹我,否則我現在就有辦法讓你不得好死!”太爺爺說:“你生是惡人,死是厲鬼,我還真不敢惹你。”

太爺爺的話不久就應驗了,黃二狗再次到關外去干拍花的營生時,被人用“背狗子”的方法暗算了,連屍體也扔進了大江裡了。

40年代,二狗的大兒子黃貴二十出頭,地裡活樣樣拿手,上樹爬牆等件件在行。就因為人機靈,國民黨抓壯丁、日本人拉伕都沒抓住他。村口那棵參天古楊樹上有幾窩喜鵲,那年初夏,幾個小孩央求他上樹給掏鳥窩。黃貴平時哪跟這些鼻涕娃娃兜搭的,但那天在場的有兩個大姑娘,他腦子一熱就應了下來。他先扒了第一個鳥窩,扔下來幾個喜鵲雛兒,大喜鵲們被驚得唧喳亂飛。眼見得他繼續往上,爬到樹上的一個樹洞口了,正向樹洞裡張望,突然一條大蛇從樹洞鑽出來,黃貴驟然大驚而失手,從樹上摔下來,人當場就沒了。

50年代中期,黃二狗的二兒子黃祥的媳婦,生了一兒兩女,兒子叫黃柱。黃柱1978年結的婚,生了一兒一女。八十年代,黃柱就隨著村裡的幾個人跑廣州,做起了販貓(肉用)的生意。到了90年代初,又兼販肉狗。什麼賺錢干什麼,生意越做越大,錢掙得相當容易。

有道是,共患難易、同富貴難。在生意最好的時候,他們起了內讧,並很快分成兩伙,開始相互搶地盤。黃柱站在了一個叫石頭的人一方,對方幫派的頭兒叫二坡。那天因為又被石頭搶了生意,二坡喝了半天悶酒,酒後越想越氣,拿著殺豬刀就直奔石頭家。看到石頭蒙頭躺在炕上,就一刀捅了進去。炕上的人慘叫了一聲,很快就沒了。二坡想殺的是石頭,然而陰錯陽差間殺了黃二狗的孫子黃柱。

這天黃柱在石頭家得了重感冒,石頭就讓黃柱躺在自家的炕上,他去村衛生所請醫生去了。也就在這當兒,正趕上二坡來尋仇,偏又蒙著被子,黃柱莫名其妙地就送了命。黃柱死時,東來的祖母還健在,對東來說:“你看,二狗家三代人都死於非命了,人真是不能作惡啊!”祖母過世了,還沒能看到後面兩代人的悲劇,不然只怕又要有更多的感慨了。

黃柱遺下的兒子叫黃國,女兒叫黃惠,是黃二狗的曾孫輩,算上黃二狗已經是第四代人了。2001年黃國娶了媳婦,並生下了個閨女。2007年,黃國要到高屯的一家塑料顆粒廠打工,他媳婦死活不同意,說家裡不缺錢。出顆粒的活也太髒,打工也不到這種廠子去。可黃貴在一天早晨,趁媳婦上廁所的工夫跑了出去,到顆粒場去了。上午10點多,黃國媳婦接到電話,黃國被電死了。開顆粒廠的是東來的初中同學李躍,出了事,李躍打來電話,讓東來幫忙找關系處理後事。

顆粒廠的電機以前一直運轉正常,在黃國以前,有十來個人操作過,一直好端端的,怎麼黃國剛到廠子上一小會兒班就被電死了呢?

2002年,黃國的妹妹黃惠結了婚,隨後又生了一對龍鳳胎。這樣的喜事落到家裡,全家人別提多高興了。可高興勁兒還沒過完,孩子出生四個多月時,發現那兒子有點異常,到醫院檢查,才知道是腦癱。

從黃二狗算起,到這腦癱兒,整整五代人,家族如同陷入傳說中的怨咒之中,災禍連綿不絕。正應了東來的太爺爺那句:“君子之澤,五世而斬;一人荼毒,禍殃五代。”各人的禍福是自己生生世世造就的,父母與兒孫相互感召。在輪回之中,人與人的心性、業力與緣分相互牽引,結成悲喜眷屬,如蠅蟲逐臭,蝴蝶尋香。

今天是大年三十,小城中鞭炮此起彼伏,年味正濃。記下這則事例時,遙想當年那些被拍花的小女孩淪入煙花柳巷的命運,及黃二狗一家五代人的傷痛遭際,感慨不已。命運之中,恍惚看到那根因果的線,若隱若現、纏纏繞繞。看不盡世間悲歡,登場落幕,永日無言,卻下層樓。

 

上一篇:蔡禮旭:人欠你,天會還你
下一篇:妙觀法師:積善之家 必有余慶(1)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