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介紹

 

當代高僧:廣欽老和尚的傳奇一生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廣欽老和尚生於清光緒十八年(西元一八九二年)農歷十月二十六日;福建惠安人,俗姓黃,名文來。因家境清寒,師四歲鬻與晉江縣李姓人家作養子。李家務農,以種植水果度日。養父母膝下無子,待師視同己出。師幼時,體弱多病,養父母憂心如焚,為保平安,依當時風俗,到附近觀音亭許願,將師送於觀音菩薩當契子。師宿具慧根,養母信佛茹素,師亦隨之茹素,未曾動搖。師十一歲,養父母相繼去世,師深感世事無常,乃萌出家之念,投泉州承天寺,依專修苦行之瑞芳法師,公上人見師年紀尚小,命師先安住寺內學習外坡職事。

   十九歲,在親友安排下,老和尚至南洋謀生,因未受教育,僅能從事打雜僮僕工作;轉而與人結隊上山墾林伐木以維持生計。師雖從事苦力工作,依然不受環境影響,我食我素。一日,有一運材車翻落山崖,師於事前即有預感,曾提出警告,無奈眾人不信。事後有同鄉獻言:何不出家修行度眾?師若有所悟,於是束裝返鄉,決志出離。

   師年三十四於承天寺正式披剃出家,名照敬,字廣欽。師出家後專志苦修,食人所不食,為人所不為,常坐不臥,一心念佛。曾擔任大殿香燈打板之職,某次因睡遲而延誤打板時間,深自忏悔,自此以後,每日於佛前打坐,不敢怠慢,自然而然打下不倒單的基礎。

    1933年,師前往莆田縣囊山慈壽禅寺受具足戒,具戒歸來,決意入山潛心修行。師只帶了簡單衣物與米十余斤,前往泉州城北清源山,覓得一半山巖壁數尺見方之石洞為安身之處。師於洞中稍事安頓,便參禅潛修。過了幾天,忽有一只猛虎入洞來,師心一警,隨即告知將以此地作為修行場所,囑其遷往他處,之後又為猛虎說三皈依。猛虎對師似無傷害之意,停留片刻,竟搖尾而去,嗣後且不時率同虎妻虎子前來探視,溫馴如家畜。上山砍柴的村人,見師與猛虎相處融洽,個個稱奇,伏虎和尚的封號不徑而走。

  自此,柴夫們經過,總會留意師父行蹤,偶或遙見,也會打個招呼。師常入定,曾一定數月,不食不動,甚至鼻息全無。柴夫們因久不見師影,遂攀巖察看,只見師閉目靜坐,狀甚安然,誤認師已圓寂,走告承天寺。承天寺住持轉塵老和尚,心知有異,遂偕同弘一大師上山探視,弘一大師見狀贊歎道“此種定境,古來大德亦屬少有”,在師前彈指三下,師乃出定。當時泉州一帶曾為之轟動。師在清源山石洞苦修十三年後才返回承天寺。

    一日,師在承天寺內遇見一位游客林覺非居士,兩人相談甚歡,遂結下師徒之緣。師知林居士將前往台灣謀生,便對他說:你去了台灣,要與我來信,台灣佛教受日本神教影響,已是僧俗不分,我與台灣有緣,將渡台建道場度眾生,以我此身,為佛修范,以挽佛教狂瀾,重歸正軌,此吾所願,望你謹記。1947年四月,任職台北鐵路局的林覺非居士忽接到師信,決意擇日來台。是年六月,師乘船抵基隆,掛單極樂寺。

  老和尚來台以後,曾有三次長時間“入定”的紀錄,日僅以少量的水果維生,不食熟食,而有“水果師”的雅稱。到了晚年,和尚又以流質食物來替代水果,非一般人所能為。老和尚駐錫承天寺後,便很少外出,除雨天外,夜間辄於林間趺坐修行,數十年如一日;然破曉時分,初晨露水卻不曾沾濕老和尚周圍坐處,此亦非一般人所能為。由於老和尚慈悲方便,禅定功夫莫測,每日來山訪問者,各式各樣人物皆有,而老和尚以一不識字老人,對答應付自如,佛法造詣不可思議。曾有弟子問他:如何能懂經文?老和尚答曰:“前世讀過。”因此,曾經親近過老和尚的弟子,都深深相信老和尚是乘願再來的菩薩。

   1974年,老和尚已經八十三歲高壽?曾對弟子表示即將捨報,經弟子一再懇求,獲老和尚慈悲俯允,延緩時日。此數年間,應信眾之請,分別赴南投、台中、嘉義、花蓮等地弘法度眾。1982年,指派弟子傳聞法師至高雄縣六龜鄉籌建妙通寺;1984年,老和尚南下駐錫妙通寺,時常手敲木魚,引眾念佛。

  1985年十月,妙通寺舉辦護國千佛三壇大戒,求戒四眾弟子多達兩千五百余人,盛況空前為歷年之冠。1986年農歷正月,老和尚九十五歲示寂,荼毗後留下數千顆捨利子,供信眾瞻仰。

    老和尚一生傳奇不斷,度化何止千萬人,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市井小民,無不受到感召。1975年,蔣經國先生受任行政院院長,期間曾多次上山拜見老和尚。有一回,蔣院長將前往美國訪問,臨行前驅車前往承天寺拜見老和尚,老和尚提示此行有驚無險,不必擔心。果然蔣院長在美國期間突遇槍襲,所幸無礙。

  我國一代哲學宗師方東美教授一生精研哲理,學貫中西,最推崇佛學的華嚴世界,他認為大乘佛學就是哲學中的最高理論。在臨終之前,自覺進入佛門,便由醫生陪同,上山皈依廣欽老和尚。 

  老和尚住世的時候,對於前來問法的人,不論年齡修為,他只有四個字:“老實念佛”。這樣“簡單”的修行方式是不容易說服自以為有境界的人。每有輕慢者,老和尚常懇切慈悲勸勉:“念佛不是簡單的修行,必須全身放下,所有內在外在的紛擾,都要摒棄,一心只有佛號。要能將一句六字洪名,念得清清楚楚,絕對會證得一心不亂。如果你們信我的話,老實念佛,行住坐臥,不離這個,其至在夢中都能把持得住,把一句佛號謹記在心,不為六根塵境侵擾,到了這個地步;自然心不貪戀,意不顛倒。等到功夫純熟,西方極樂世界自然現前。” 

  廣欽老和尚行腳弘法六十載,長年的修行與多次的證悟,他告訴弟子:學佛沒有捷徑,不分愚智,每個人唯有老實念佛,一心不亂,才是成佛之道。 

  在老和尚示寂五年,也就是老和尚一百歲誕辰時,老和尚弟子傳悔法師曾經表示,承天寺秉持老和尚生前教誨,只舉辦彌陀佛七追思紀念會,讓信眾追思老和尚的德行與教化,雖然他身為承天寺的住持,但仍謙稱自己沒有任何修行,在領眾的一切方式,完全與老和尚住世時一樣,就是“行住坐臥,老實念佛”。

  傳悔法師雖然在今年圓寂,但是承天禅寺長久來的法統以及廣欽老和尚的風范,卻將會世世代代的流傳下去。



 

                          廣欽老和尚——傳奇一生 
    一代大德上廣下欽老和尚,大家贊譽他是“佛教界的國寶”,他老人家九十五歲往生前兩天所拍的照片,目光依然炯炯有神!在老和尚九十二歲那年,末學曾經有機緣跟著他老人家爬山,老和尚走在前面,步履矯捷,末學跟在後面相當吃力!當時承天禅寺還在建築中,有一段路障礙物很多,末學走得差點絆倒,老和尚回過頭來說:“要走好哦!”聲音雖沙啞卻懇切有力,眼神嚴肅而無限慈悲,末學非常慚愧,至今人生道路上屢經蹉跌,深覺“走好”之不易,頭破血流之際,回思此雙關之語,蓦然淚下。

    有人想像他是非常玄異的,就要去“探查探查”,在旁聽了半天,怎的老是說:“念佛!”“不要吃肉!”就想:“這我也會說啊,何必來問這老和尚”,不錯,話人人會說,但問題是我們沒有像他老人家下過那樣的苦行真功夫,也沒有感人的德行,就是熱心去人家中苦勸,人家尚嫌啰嗦,而他老人家降伏了自己,在念佛用功上,下了非常深的功夫,自自然然感動千千萬萬的眾生,他年輕時在深山洞中打坐修行,帶去的食物吃完了,就只藉著樹籽山薯維生,三件衣服補得只成一件,近六十年長坐不臥,對物質方面需求極低。在大陸承天寺叢林中,他的師公上轉下塵老和尚教導他:“吃人家不要吃的,穿人家不要穿的,做人家不要做的,以後你就知道!”並只要他苦行念佛,他老老實實地實踐了這些教訓,在心地上下功夫,終於成為一位極不平凡的人,許多人一見到他老人家便忍不住感極而泣。

  他的開示經常只是一兩句最要緊話,我們果真信得過,絕不虛度此生!就像前面說:“念佛!”“不要吃肉!”我們果真念念都在念佛,讓佛大覺悟的光明智慧慈悲隨時充滿心中,豈不是隨時吉祥?不再有人我是非的痛苦;不再受貪嗔癡的燒灼。果真放淡口腹之欲,照老人家所教“不要吃肉”,慢慢會體驗到“本是同根生”的滋味,會體驗到慈悲的喜悅,當生天天心情坦蕩;再深信切願求生西方,臨終必蒙佛接引,解決生生世世的生死大痛!老和尚兩句話便明白指示出一生成佛光明的大道。老實的人信受奉行就得大利益,不老實的人便喜歡談玄說妙,弄些稀奇古怪,誇張一些神通,而忽略了他度人於了生脫死最要緊的教導。

  老和尚的弟子告訴末學,老和尚在世時,一天,有個人提了一個“○○七”的手提箱,非常神秘地上山,要求見老和尚,而且非要單獨見老和尚不可!因為過去曾經有人圖謀不軌,所以弟子不允許他單獨見老和尚,這人說有要事請問,後來他就去附在老和尚耳邊,非常鄭重地問說:“老和尚,人家都說您有神通,您老實告訴我,您到底有沒有神通?”老和尚也很神秘鄭重附在他耳邊說:“我告訴您,我有吃就有通,沒吃就不通!(台語)”這是發人深省的,佛法的奧秘就是平淡,而不是令人好奇而趨之若骛的神通或光怪陸離的異相。神通人人本都具有,只是被貪心、憤怒、愚癡、傲慢、疑惑等煩惱埋沒而不能顯現,有神通若不能解決生死的問題也是罔然。向外去尋求“所謂有神通的人”相助更是捨本逐末,老和尚說:“向人求,就會遺失釋迦佛。”

  末學覺得老和尚最令人震撼,最偉大的“神通”是他的忍辱功夫,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當年他由深山回到大陸承天禅寺,須發皆長,宛如山人,無人認得他,經過表明才知究竟。而過了一段時間,寺中當家師和殿主為了考驗他的功夫,故意把功德箱的錢財藏起來,然後對他表疑。於是舉寺認他為賊,數月白眼惡言交加,而他如沐春風如飲甘露,安然自在。這是何等磊落的胸懷,何等自由的逍遙人,這種忍辱神通比什麼“冒煙、放光”要神奇太多了,因為燒紙也能冒煙,點燈就可放光,但我們扪心自問,誰能被誣為賊,而仍安然如飲甘露不加辯白?誰有這般洞破世事如幻如化的功夫便是大智慧人,值得頂禮膜拜,然而我們很不幸常常成為老和尚所形容的——“石頭狗”——“追逐石頭的狗”,人家要我們跑,很簡單,只要隨便扔個石頭我們就亂追一通,追得精疲力盡,竟只為了一塊不能吃的石頭!老和尚瞪大眼睛說:“這樣沒主張,怎麼去西方?!”他老人家是自己的主人,生死自在,難怪老少敬仰,他不求名聞利養,而因為是真操實踐,更令人心服。

  有一次有位新聞記者上山勒索,向老和尚威脅說:“我的筆是很厲害的,假如不給錢,就把你登一篇!”老和尚只安然道:“盡管登上去,隨你怎麼寫,我不要人家恭敬,人家恭敬我,我要天天念大悲咒加持大悲水;人家不恭敬我,我正好靜靜念阿彌陀佛。”這位記者也只好感歎老和尚不同凡響,真是“事到無心皆可樂,人到無求品自高”。

  還有一次,有些皈依的弟子去聽演講,認為講演的法師有影射批評老和尚的意思,就打抱不平上山報告老和尚,不料老和尚當下非但毫無愠意,反而要上來報告的弟子去忏悔“誤會講演法師”的過失,並替那位法師解釋其言辭的佛法含意,告誡弟子假如今天人家指名道姓罵我們,尚要誠懇感謝,何況人家沒指名!老人家還嚴肅曉以“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的大義,他贊那位法師“能在花花世界度眾生,實是菩薩”,並自謙說:“我還不敢去呢!”老和尚的功夫非我們能測,但一些日常突發的瑣事中所顯示的胸襟,每每令末學感動不已!他宛如陽光慈悲普照一草一木,然而有時也以智慧的利劍猛斬煩惱的枝芽,也大刀闊斧砍去名聞利養障道的葛籐,為的是幫助一棵樹筆直地長向清淨的西方。他經常出“非常刺激”的突擊考題,布局演技又逼真,被考的人常被境界所轉,當下不覺,久後謎底揭曉,才能知他用心良苦,有時他的反面手法及嚴格的磨練,真可形容是“碾得脫殼,磨得碎白,揉得柔韌,烘得變色”,好讓一位真願修行的人成為“能供養一切眾生,能普供一切諸佛的聖餅”,這個過程常是血淚交織的,有時老和尚也慈悲地掉下眼淚,告訴逆境考驗中的弟子說:“我教你的,你真的了解了嗎?我怕跟你結怨仇,本來想要幫助你破掉這些執著,但要是你不能明白真正用意,就會變成跟你結怨仇。給你逆境,是給你磨練啊!”

  祖師告訴我們往生西方三資糧“信願行”,“願”就是厭離娑婆,欣求極樂,(娑婆是自心穢惡所感得,極樂是自心清淨方顯現),“欣厭”心是淨土總安心法門,然而凡夫的我們是很難在順境中發起欣厭之心的,不得已,老和尚乃至佛菩薩才要惠賜我們許多逆境,好讓我們“以苦為師”,猛提欣厭之心堅定念佛,了生脫死,以一世的精進勤苦,換永遠的自在幸福。其實這是再便宜也沒有的最佳珍賜,只是人們常喜歡“包裝美麗的定時炸彈”—追求一時的快意與名利,而賠掉永久的安樂,這樣慘重的損失,常使得佛菩薩為我們流淚。老和尚常嚴厲地說:“在娑婆世界,只要貪戀一枝草,便要再來輪回!”所以盡管娑婆世界的人們對他如此恭敬供養,他還是灑脫放下;坐落在山上的弘偉建築,對他而言只不過是“一時的小型教具”而已—藉著這些因緣境界來了解和教導一切有緣親近他的眾生。而真正灑然放下,老實念佛往生的人才是他真正的弟子吧!他在往生前不久,有數天一直對所有人反覆說:“災難越來越多,趕快修,趕快修,修一分,一分的功德;修一千分,一千分的功德;修一萬分,一萬分的功德!”老人家很耐心一一地說,這是最懇切的勉勵了,信得過老人家的話便老實念佛,一門深入,不要再徘徊! 

    有位學長告訴末學:他去請問老和尚“要怎麼樣念佛?”老和尚馬上反問他:“你怎麼樣念佛?”他答:“我有空的時候就念佛。”老和尚說:“你有空就念佛,沒空就不念,那你跟佛是點頭之交!如此怎麼能期望他在你生死關頭救你呢!來!來!伸出來!大家把腳伸出來!哪一只是佛腳?認不認得?啊!要抱佛腳,連佛腳是哪一只都不認得?那要抱哪一只腳呢?你到底認不認識佛啊?“真是發人猛醒!這位學長描述,老和尚喝了一口茶,抬起頭來問他:“你看我有沒有嗆到?”“沒有。”“我剛念佛你知道嗎?”教育活潑的老和尚顯示了喝茶吃飯行住坐臥都念佛的修持。這位學長又給末學一番提示:即使半夜裡不開燈,當聽到“嗯!嗯!”兩聲咳,你就知道是爸爸回來了。好,現在半夜,阿彌陀佛來了—“嗯!嗯!”你會知道是佛來了嗎?我們扪心自問我們念到認識佛,和佛熟稔了嗎?而老和尚是早已熟稔了,也曾對一位由美國來拜訪的博士,說到“鳥鳴、車聲、雜音一切都是念佛聲”。拜訪者請問他這情形維持多久,老和尚答“晝夜六時”即“時時如此”)。

  他十年前就已告訴弟子們說:“將來我走的時候要現病相而走,而且你們三人都送我不到(台語)”,這三位弟子都認為不可能,因為三人中總留一人在老和尚身邊,怎麼可能會發生“送不到”的情形呢?而果然不錯,那一天因為特殊因緣,這三位弟子湊巧同時離開一下,他就真的走了,走前一再勉勵大家:“這個娑婆世界很苦啊,大家趕快念佛,到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然後,最後開示了一句:“無來無去,無事情!”就安詳念佛往生了,多麼潇灑!相形之下,我們是“來來去去全事情!”沒有一天沒有雜事掛心頭,台語“事情”—“歹事”,含有不太吉祥的意味,真的“不是閒人閒不得,閒人不是等閒人”,我們心中真能沒有“歹事”,真的悠閒,還得有相當功夫呢!

老和尚在往生前約一星期開始,每天晝夜都自己猛力出聲地念佛,那種“使盡每一口氣懇切呼喚阿彌陀佛”的念法,非常人可及,大眾輪班跟他大聲念,尚且聲嘶胸痛氣力難支,何況他九十五歲的高齡!一般人臨終呼吸尚且無力,一切不能自主,他卻如健將突出五濁的重圍,有弟子恐他以近月不食的體力難以支援,故建議老和尚說:“師父,我們念,你聽就好!”老和尚瞪大了眼,斬釘截鐵說:“各人念各人的!各人生死各人了!”說罷又大聲懇切地自己念佛,然而在往生前第六天,他忽然演出了一幕極其余韻深遠的戲,末學思之,深覺足以提供大家作為警惕:那天,老和尚忽然一反平常教人專念阿彌陀佛的作風,突然很緊急命大眾為他誦“大藏經”,大藏經浩如煙海,真不知從何誦起,於是請問老和尚要誦哪一部?老和尚答:“總誦!(台語)!大眾就趕緊請出一大部一大部的藏經,搬得氣吁喘喘,看他老人家一副決定要往生的樣子,心中又急又難過,更不知從何誦起,老和尚就說:“看你會什麼經,通通給我誦!”於是大眾便一部部誦起,心經、金剛經、藥師經、地藏經……。在這緊要生死關頭,才發現連僅僅二百多字的心經都幾乎要誦不順口,可說是口誦心焦。當這大眾搬大藏經一部部誦時,老和尚只幽默一笑,迳自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點也沒受周圍誦經聲的影響。末學感覺老和尚這一笑,真是當頭的一棒!請問這幕突來的演出中,誰真把大藏經“總誦”了?惟老和尚他念念清楚分明,又念念懇切有力的“南無阿彌陀佛”,真正“總誦”了大藏經!我們切莫疑惑老和尚怎麼臨時改變了題目?他老人家是非常擅長用反面手法發人深省,令人親自體驗個中滋味,而產生刻骨銘心的效果,畢竟修行是“行”出來的,不是說聽了事;在醫學院紙上談兵跟看血淋淋的病人,顯然大不相同!大家也許會發現老和尚這番演出,和雪公老恩師的“萬法精華六字包”有異曲同工之妙,一般人臨終苦不堪言,只“阿彌陀佛”四字都念不出來,何況誦經,何況誦大藏經!我們還是敬遵“老實念佛、莫換題目”的教導,免得好似練了十八般的武藝,到苦時不知用哪一招,天天換題目,仿佛很有學問,又仿佛和很多佛菩薩都有交情,臨終時卻心亂如麻,不知念哪一尊好。其實阿彌陀經中說:六方佛都出廣長舌相,贊歎阿彌陀佛,勸眾生信受念佛,求生西方。就顯示了我們念阿彌陀佛,所有的佛菩薩都歡喜,就是“總誦”!

  老和尚往生前兩天親自打木魚教弟子念佛,這其中尚有很有趣的意蘊,他老人家把許多佛菩薩名字前面都加了“南無西方極樂世界”的字眼,比如“南無西方極樂世界文殊師利菩薩,南無西方極樂世界普賢菩薩,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彌勒菩薩……”末學體會—老和尚為我們點出:這些偉大的菩薩都在西方可以會見,只要像他專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便可與各位菩薩把臂而行!末學曾和一位醫師上山請教他老人家,這位醫師請問“如何打坐才能打通氣脈”,老和尚回答:“不必打氣脈,一心念佛證念佛三昧所有氣脈自然全部打通!”這是自在的過來人給我們的忠告,聰明的大家都不必要走冤枉路,免得臨終後悔莫及,及早准備資糧,像老和尚老早就說:“我已經買好車票,是對號的!”學長們的票是否已經買好了呢?是對號的?還是自願無座?還是不想上車呢?還是早些准備好,以免像末學在他老人家往生之後,上山去念佛,念了幾小時,眼淚直流,念不出一句好佛來供養他老人家,頭低垂著不敢抬起,因為沒有做到老人家的教誨和咐囑,慚愧和忏悔都痛苦,但願學長們早日買到對號頭等車廂的票——上品上生的金台!

    佛教精神導師廣公老和尚,苦行一生,也是傳奇一生,為苦修,作過十三年的‘山頂洞人’,降伏猛虎、點化靈猿,入定四個月險遭焚身之禍,預知起台風、避車禍,往生之前,更能安排身後事,‘無來也無去,沒有事’,拍拍肚皮,潇灑而去,即連荼毗(火化)後所遺下的捨利子,也透著幾分神奇與靈異。 

  據傳:當老和尚火化後,共撿拾較大捨利子一百余顆,所余較小者,悉被在家弟子撿拾一空,一位遲來的信徒,仍在火化爐前跪求一夜,天明時竟然在其膝頭上找到一顆不小的捨利子。

  —又有一位信徒,在家供奉了老和尚一撮骨灰,結果,一次又一次發現了捨利子。 

  —又有一夫婦徒眾,曾參加老師父的荼毗大典,當日北返,次日(二月七日)聽說老師父留下不少捨利子,於是復於八日駕車南下,結果竟在火化爐頂篷上,發現甚多捨利。 

  —一位小姐信徒,在捨利花中,尋得一花,其形酷似觀音菩薩的蓮花座。 

  —又一位老太太,年老眼花,無法尋覓微粒捨利子,立即跪求老師父慈悲,結果叩了三次頭,就連得三顆,真是不可思議。 

  —又有一位家住台北汐止的張姓盲翁,年已七十,亦是廣老徒弟(去冬受戒),以其身患風濕,故其家人未將廣老圓寂及火化告知,待其獲悉師父往生後,乃於三月七日偕其孫女雇車南下,抵妙通寺火化場後,火化爐中捨利子,已被先來信徒撿拾一空,當即悲從中來,哭倒火化爐前,兩手抓起爐灰兩把,以手帕包起,乘原車返家,一路上默念‘阿彌陀佛’不止。抵家後,即將墟灰置於漆盤中,於是奇跡出現,爐灰中竟發現大小捨利子三十余顆,晶瑩剔透,觀者莫不稱奇!

 廣欽老和尚:民國二十二年,師谒莆田縣囊山慈壽禅寺妙義老和尚求戒,時年四十二。具戒歸來,師決志進一步潛修。遂請得上轉下塵老和尚之應允,攜帶簡單衣物及十余斤米,前往泉州城北清源山,覓得半山巖壁石洞爲安身之處。師在深山洞中坐禅念佛,米盡糧絕,即以樹薯、野果充饑,山中多猴虎,久之,人獸相處了無畏懼,遂有猿猴獻果、猛虎皈依之事,‘伏虎師’之雅號乃不胫而走。

  師常入定,曾一定數月,不食不動,甚或鼻息全無,衆人誤謂師已圓寂,屢請方丈准備火化。時律宗高僧弘一大師,卓錫永春普濟寺,聞之,趕至承天寺,即同方丈上轉下塵老和尚等數人上山探之,方曉師在定中,甚爲贊歎,乃彈指三下,請師出定。

  凡茲歲月,已歷一十三載,民國三十四年(乙酉)師下山返承天寺,次年秋掛搭於廈門南普陀,住後山石洞禮佛。民國三十六年(丁亥)師年五十有六,於農歷六月十五日由廈門乘英航號輪船渡海來台,十六日午抵基隆,先在極樂寺、靈泉寺、最勝寺等處掛搭,七月初,復往台北芝山巖,中秋後再往新店吊橋南岸半山上之日式空屋,是時亦常往返於台北法華寺,於該寺有夜度日本鬼魂之事。

  民國三十七年(戊子)春,師於新店街後山壁間鑿石洞,命名廣明巖(今之廣明寺),四十年再於右後方上側大石壁雕‘阿彌陀佛’大石像,左下鑿石洞(現廣照寺內天君殿);大佛龛總高二丈六尺,寬一丈九尺,深九尺,佛身高二丈一尺,蓮座寬八尺,深六尺,高三尺,是乃開台灣鑿石佛風氣之先。

  四十年(辛卯)十一月,師聞土城三峽交界處成福山上有一天然古洞,即率徒四人,攀籐而上,果獲一大石洞,高兩丈余,長數丈,深可兩丈。師是夜獨住洞中,洞口朝東,日月甫升,光霞入洞,故師以‘日月洞’三字名之。洞頂有泉,而泉水清澈,飲之甘美可口,神清氣朗。自此師復過隱居之生活,四十一年五月始蓋洞外木屋三間,中奉‘地藏菩薩’聖像。師留山三年,並於洞頂另蓋茅棚接引弟子同修。四十二年二月師又上山頂大石前搭一小棚自住。

  四十四年(乙未)三月,板橋信衆在北縣土城火山購地供師,即今承天寺所在,該地原系一片竹林,人跡罕到。師等由小徑入林,砍竹約三尺見方,並將砍下之竹編爲床榻,上敷細草,趺坐其上,謂隨衆曰:‘坐此甚好,汝等可返。’五月間,辟地搭蓋瓦屋一間,供奉佛像。次年再回新店廣照寺。 

  四十七年(戊戌)年底,師復返火山。次年(己亥)又添茅棚數間。四十九年(庚子)四月,興建大雄寶殿,爲紀念祖庭,命名‘承天禅寺’,火山則稱‘清源山’。五十一年再建三聖殿。

  五十二年(癸卯),是年師七十二歲,曾應善信之請,往花蓮天祥住數月,協建祥德寺,(今天峰塔即師當時茅亭禅坐之位),旋應中部弟子請至台中龍井山上之南寮,創建廣龍寺。五十三年(甲辰),師再返土城承天寺,年底建山門,並將茅棚改建鋼筋水泥之方丈室,相繼於五十四年九月建齋堂及廚房,承天寺的初步建設,於是完成。

  承天禅寺初期之磚瓦房,系匆促建成。時日既久,地基陷落,牆壁龜裂,故於民國六十五年春,開始重建。首先將三聖殿前之女衆寮房,改建成兩層鋼筋水泥樓房。次年秋,開山整地,拆除舊有之三聖殿、齋堂、廚房、大雄寶殿、男衆寮房及方丈室等。六十七年春,於大雄寶殿原址上,建三聖殿與兩層寮房,再依山坡地形,建祖師堂;於齋堂原址,復建兩層齋堂及廚房。六十八年啓建新大殿。七十二年大悲樓於新大殿右側山坡下奠基,今大悲樓結構體已近竣工。

  民國五十八年,師又於土城鄉公所右後方,創建廣承巖。六十七年,該巖復建華藏塔,其後大雄寶殿、兩廂禅房、地下室、藏經閣、羅漢殿、講堂及上下樓禅房,亦陸續建成,後又翻蓋地藏殿等,完成現今之新貌。廣承巖之建築,由傳斌法師主其事。

  七十一年(壬戌)九月,師又派隨侍左右十多年之弟子傳聞法師至高雄縣六龜鄉寶來村,創建‘妙通寺’。迄今大雄寶殿、五觀堂、念佛堂、女衆寮房均已落成,行將供師靈骨之‘靈山寶塔’亦正興建中。

  七十三年七月,師移錫該寺,並於七十四年十月傳授三壇大戒,求戒之四衆弟子,多達數千,並啓建水陸大法會,廣度衆生,盛況空前。師起居簡樸,平易謙和,縱年近百齡,行不用拄杖,不用人攙,身輕體健,動作敏捷,住則常坐不臥,並時坐於室外,或露天、或廊檐下。食則自七十八歲,改以流質。

  七十四年歲末,師以看承天禅寺之大悲樓建築爲名,急欲返北,農歷十二月二十五日由傳悔法師南下,二十六日迎師回承天寺,北部四衆聞訊莫不蜂擁以至,次年正月初一清晨,師召集各分院負重任之弟子及承天寺大衆,一一囑咐,並言圓寂後火化,靈骨分別供於承天寺、廣承巖、妙通寺三處。早齋後即示意欲返妙通寺,衆以師意既堅,不敢強留,即送師南下。

  師抵妙通寺後,日以繼夜念佛,有時自己親打木魚並囑弟子一起念佛。初五,師瞻視清澈,定靜安詳,毫無異樣。午後二時左右,忽告衆曰‘無來亦無去,沒有事’之語,並向徒衆颔首莞爾,安坐閉目。少頃,衆見師不動,趨前細察,乃知師已於念佛聲中,安然圓寂。

  綜師一生,貧苦孤露,堅毅笃樸,宿慧萌芽,潛修百苦,卒致徹悟。渡海來台,冥陽兩度,禽獸馴歸,更以禅悅代替火食,歷半生歲月,其昭示修行之典范,踐履頭陀苦行之正則,誠堪與古德共贊。惜以衆生福薄,遽爾示寂。惟願不捨悲智,再駕慈航,廣度群迷,導歸淨土,共成無上菩提,不勝馨香禱祝者也。


 

上一篇:鐘茂森:日常生活中怎麼才能真正做到不貪
下一篇:鐘茂森:為什麼鬼王能去忉利天,三惡道有多大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