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索達吉堪布:《心經講記》(1)

發布:佛塵子     日期:2015/1/21 10:07: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在正式講《心經》之前,我先給大家講一下學佛的要領。

一、堅持放生

今天的放生活動,很多道友都參加了,看來個個都很歡喜。這次規模不大不小的放生,應該說是比較成功的。

對我個人而言,放生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大家能重視可憐眾生的生命,能長期堅持定期與不定期的放生。

我與你們的負責人也商量了,今後每個月,這裡會組織一次放生。以我們多年放生的經驗來看,這裡放生的條件,應該說是很好的。因為水庫有專人看管,所以不會出現所放生命被捕撈的情況。以前我們在放生的時候,就遇到過這種事情,這邊剛剛放下去,那邊就被撈起來了,無論怎樣勸阻,都無濟於事,大家都非常心疼。

這裡不論放生水庫的環境,還是距離的遠近,都特別令人滿意。現在很多人都有私家車,從住家到水庫,也用不了多少時間。對一個發了菩提心的人來說,做到這一點也並不是很困難的事。

我們在成都放生的時候,每天來回的路程將近兩百公裡。早上七點多出發,等放生完畢回到成都吃午飯,已經是下午三、四點了,路上只有用一些干糧充充饑。雖然條件這麼艱苦,但大家都毫無怨言。本來慈誠羅珠堪布還有很繁重的教學任務,但為了把從各地集中的放生款用到實處,使更多的眾生能夠獲得解脫,他每年都在百忙中抽出一段時間來親自放生。

然而,有些人卻認為,我的工作太忙了,沒有多余的時間,只要我能隨喜別人的放生功德,或者捐一點錢,就不用親自參加放生了。

雖然這樣也未嘗不可,還是有一些功德,但有誰能保證自己能夠發心清淨地隨喜、捐錢呢?世間事務與解脫相比,哪一個更重要呢?要知道,放生不僅僅是無畏布施,更重要的是法布施。也就是說,我們要做的,不只是賜予那些眾生生命,還要為那些愚癡的眾生念誦佛菩薩的名號等放生儀軌和《普賢行願品》,用經書、轉經筒為它們加持,並給它們喂食甘露丸。

如果不念誦這些儀軌,這些眾生就只能得到一次生命,而得不到解脫的因緣,這是非常可惜的。無始以來,包括這些眾生和我們,都曾得到過無數次的生命,但又有什麼價值呢?我們不都還在輪回中受苦受難嗎?只有通過給它們念誦儀軌,才能在它們的心間播下解脫的種子,這才是最有意義的。

另外,整個放生過程還要以六度以及三殊勝來攝持。對所放的眾生,要有極其強烈的悲憫之情,這樣一來,我們才能因旁生的愚昧、悲慘、無依無靠,聯想到六道輪回的痛苦,繼而生起出離心和菩提心。

如果只是抱著好玩或者無所謂的態度,既不為它們念經,也不參加勞動,只是忙於拍照、玩耍,看到別人因為抬魚筐、稱重量而累得揮汗如雨,也只是袖手旁觀,生怕弄髒了時髦的衣服或累壞了嬌貴的身體。這種郊游式的放生究竟有多大意義,誰也說不清楚,因此,對很多人而言,無論作任何善事,最好能身體力行,僅有發心還不夠,還應當親自去做,這樣才會有更大的意義。

為了救度眾生,即使辛苦一點,也是值得的。世間很多人為了打麻將、打電子游戲,都可以通宵達旦、徹夜不眠;為了去征服某一座山峰,可以累得汗流浃背、氣喘吁吁;登山、攀巖和航海這類運動,向來危險叢生,世人卻趨之若鹜;高空作業、替身演員、警察和賽車手都是高危行業,但從業者卻向來不乏其人。

這幾年礦難頻發,死難的礦工令人同情。令人深思的是,礦工要避開危險,完全可以選擇別的工作,但他們為什麼沒有選擇離開呢?就是因為在礦主支付的工資裡,已經包含了足夠的風險補償。世間人為了一些蠅頭小利,都可以铤而走險,甚至不惜生命,但為了來世的解脫,為了眾生的利益,卻捨不得付出少量的時間和精力,這就是《修心七要》裡面所講的“忍耐的顛倒”和“意樂的顛倒”。

去年慈誠羅珠堪布放生期間,忽然急性闌尾炎發作。手術後,傷口很久都沒有恢復。出院不久,他便不顧尚未復原的身體,堅決要親自參加放生。每天一大早,他便腰纏繃帶,坐上汽車,開始了一天顛簸的旅程。盡管這樣對他的傷口極為不利,但他卻始終沒有退卻,醫生和同伴再三勸阻也沒有用。連堪布這樣的高僧大德,在放生方面都任勞任怨、事必躬親,作為我們這些普通人,一點點的辛苦又算得了什麼呢?
不論你有什麼信仰,學什麼教派,愛護生命、保護動物,應該是人類共同的願望,也符合國家的有關政策。如果我們能盡心竭力地參與放生,不僅對眾生有利,同時也是有很大功德的。《大智度論》當中也講過:“諸功德中,放生第一。”

在大家知道了放生的方法,念誦的儀軌,以及其他注意事項,並盡力端正自己的發心以後,放生才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我相信,當正規的放生成為這裡的一種規矩或傳統以後,也就沒有太大的困難,一切程序都會逐漸規范起來。

迄今為止,成都的放生已經堅持九年了,在九年當中,雖然遇到過各種違緣,但大家都挺了過來。而現在很多大城市裡面的人,卻把寶貴的時間和金錢,都花在吃喝玩樂方面了。要知道,與其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不如去救助一條生命。

我所講的第一件事,就是懇請大家能重視放生。

二、端正發心

有些人學佛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某些神通;或者為了讓別人對自己頂禮膜拜;或者為了自己擺脫痛苦、獲得解脫;還有一些人學佛的目的,是為了賺取金錢,求得聲譽……這些人學佛的目的,都是不純正的。

我曾經在一些著名的大寺院,看到燒香拜佛的人川流不息,心裡非常高興。有好幾次,我偷偷地走到哪些看似虔誠的信徒前,聽他們究竟向佛求些什麼,結果我聽到的,無非是“觀音娘娘啊!求求你保佑我生一個大胖小子吧!”“佛菩薩啊!保佑我發大財、掙大錢吧!”等等,很多人的求神拜佛,也只是升官發財、謀求自利的一種手段而已。

記得有一個寓言,講的是醫生和他兒子的故事:

醫生辛苦一生,贏得了眾多患者的信任,同時也養活了一家老小。多年後,醫生因年老而退休,兒子繼承了父業。

不久後的一天,兒子回家向父親炫耀說:“那個你一輩子都沒有治好的病人,我只用了幾付藥,就徹底治好了他的病,你說我怎麼樣?”

不料父親勃然大怒:“你怎麼能治好他的病呢?我們一家人的生活,就是靠他的醫療費來維持的啊!這下子,我們又靠誰來養活呢?”
兒子聽了不禁啞然。

以前聽了這個故事,只是把它當成一個笑話,並沒有特別在意,然而,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社會上很多人為了賺錢,真可謂不擇手段,與前者相比,實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發生在哈爾濱與深圳的“天價醫藥費事件”,就是其中的典型事例——患者翁文輝在哈爾濱醫大二附院住院66天,花了550萬元的醫藥費,卻並沒有保住自己的性命;患者諸少俠在深圳市人民醫院住院119天花費達120萬元,病人進了殡儀館還收搶救費……

這只是無數典型事例當中的一件,近年來,不知有多少翁文輝、諸少俠被盤剝、被克扣、被欺詐;有多少無權無勢、囊中羞澀的患者被沉重的醫療費逼得苦不堪言。

不知在這些醫療費的“得益者”當中,有沒有皈依了佛門的佛教徒,如果有的話,那就是空有虛名的佛教徒。

要知道,對真正的佛教徒而言,不要說不惜人倫道德,無視因果報應,唯利是圖、利欲熏心這些可怕的念頭,就連貪圖世間享受這些世人認為乃人之常情的事情,都是應當杜絕的解脫之障!

宗喀巴大師在《三主要道》當中說過,佛法的要點,就是是出離心、菩提心與無二慧。

其中第一個要領,是出離心。

所謂的出離心,就是希求從三界輪回中獲得解脫的心念。這是佛教徒的起碼要求,南傳佛教最重視的,也是出離心。

有些道友皈依佛門、燒香拜佛十幾年了,雖然自稱為佛教徒,但他學佛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世間的有漏之樂。不少佛教徒都是如此,在毫無意義的事情上面,可以不惜工本,花費大量精力,而在佛法方面,卻十分吝惜自己的時間,要知道,僅僅為了在輪回中過上錦衣玉食、榮華富貴的日子而學佛,就算不上是真正的佛教徒,因為即使是小乘的修行人,都應當具備出離心。

也許有些人對自己的現狀很滿意,認為自己衣食無憂、家庭幸福,沒有必要發願出離輪回。這就是不懂因果業報、生死輪回的表現。

在茫茫無際的輪回征程中,能投生為人是極其稀有難得的,百年之後,世間的絕大部分人都將前往惡趣。一旦去往惡趣,就再也沒有獲取解脫的自由了。今生過得好,誰敢保證自己來世的去向?不要說來世,就是在今生,誰又能保證自己的晚年可以安享清福、悠游自在呢?我們現在所處的景況,只是幽暗輪回中少有的一絲光亮而已,因此,在身心比較自由的時候,我們應該想盡一切辦法出離輪回。

佛法的第二個要領,是菩提心。

所謂菩提心,就是為利益無邊無際的眾生而發誓成佛的決心。

大乘佛教與小乘佛教的區別,以是否具有菩提心為衡量界限。以前阿底峽尊者也說過:大乘佛教與小乘佛教之間,以菩提心來劃分;佛教與外道之間,以是否皈依三寶來劃分。

漢傳佛教與藏傳佛教都屬於大乘佛教,作為隨學的佛弟子,就不能僅僅為了自己的解脫而學佛,而應發誓為一切眾生修持無上菩提。

一切眾生都是我們往昔的大恩父母,只是因為無明的遮障,才使我們不但相見不能相認,而且形同陌路,甚至互相敵視、互相仇恨,誓與對方不共戴天。戰場上相互厮殺的一對士兵,也許曾經是生死相依的一對母子;商場上爾虞我詐的一對商人,也許曾經是海誓山盟的一對戀人;政壇上決一雌雄的一對政客,也許曾經是患難與共的一對密友……這不是聳人聽聞的臆造,而是確鑿有據的事實。稍有輪回常識的人,都可以推出這樣的結論。

我們可以推想,如果當事人知道自己的敵人,曾經是最疼愛自己的人,也是自己最惦念的人時,他們會作何感想,他們還能不假思索地高舉起手中的武器,還能拿出足以置對方於死地的殺手锏嗎?絕不可能!他們會當下化干戈為玉帛,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並願意犧牲一切去利益對方。

既然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輪回的真相,又怎麼能忽視這一切,不為曾對自己恩重如山的父母做點什麼呢?

實際上,一切煩惱的根源,就是建立在我執之上的自私,如果不能斷除貪愛自己的念頭,必將永遠遭受輪回痛苦的煎熬。

法王如意寶曾寫過一篇教言,叫做《勝利道歌》,裡面也講過:“沉溺惡境輪回眾,為得究竟安樂地,當負利他心行責,應捨愛自如毒食。”作為沉溺在輪回苦海當中的凡夫,為了獲得究竟安樂的佛果,就應當肩負起利益他眾的責任,像躲避毒藥一樣地斷除我執和我所執。

如果獲得解脫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自己而修行,是沒有太大意義的。要知道,一切的痛苦都源於自己的欲望,一切諸佛的功德皆源自利他之行。只有斷除珍愛自己的我執,菩提心才能順利地生起。

佛法的第三個要領,是無二慧。

所謂無二慧,也即證悟一切萬法為空性的無我智慧。如果沒有證悟空性,就不可能從輪回中獲得解脫。

這個含義比較深,今天我們講《心經》,也就是為了讓大家能夠了解一點空性的知識,至少也能播下一顆空性的種子。

如果能夠往以上三個方向去努力,才算是一個真正的佛教徒。

三、精誠團結

濁世眾生因煩惱的逼迫,會不由自主地生起各種污濁不堪的念頭——極端的仇恨、強烈的嫉妒、失控的貪執、增上的我慢……看到別人的功德或受用超過自己,就如同芒刺在背一般不得自在;看到自己的對手遭遇不幸,便幸災樂禍、拍手稱快;當別人好意提醒自己時,不但不反省改過,反而心懷不滿,甚至伺機報復……

現在佛教內部,也存在著很多不和合的現象。當然,作為修證尚未圓滿的凡夫,生起不好的念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然而,如果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不但不悔過自新,反而變本加厲,到處去宣傳別人的“過失”,贊美自己的“功德”,那就應當受到譴責了。

且不說大乘菩提心,哪怕小乘行人,也強調獨善其身,想想我們的所作所為,究竟哪一點符合“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的宗旨?既然自诩為佛教徒,就要盡心竭力地仿效佛陀的行為,即使現在做不到,也要以此為目標。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就不配為佛教徒!因此,希望佛教徒內部,盡量不要出現這樣的問題。

這裡的實際情況究竟怎樣我還不了解,但看起來氣氛很不錯。這幾天來了很多修學不同教派的居士,大家都相處得很融洽,看不出有什麼教派與教派之間的競爭心與忌妒心,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

只有佛教徒之間團結合作、和睦相處,佛法才會有前途,不管你是修學南傳佛教、漢傳佛教還是藏傳佛教;是修學漢傳佛教當中的淨土宗、禅宗、華嚴宗;還是修學藏傳佛教的格魯派、薩迦派或寧瑪派,實際上都是釋迦牟尼佛為了適應不同根基的眾生,而親自傳下來的殊勝正法,我們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都是走解脫道的道友。既然是志同道合的道友,就應該攜起手來共同進步,又何必斤斤計較、睚眦必報,或者互相輕視、自贊毀他呢?

弟子與弟子之間,不要相互攀比、較量高低,說誰的上師好,誰的上師不好;誰的修法有問題,誰的見解、行為不如法,誰的根器太下劣等等,引起種種幫派矛盾、門戶之爭;上師與上師之間,更不要相互诋毀,即使是小小的摩擦,也最好不要發生,否則對弘揚佛法、利益眾生不但沒有幫助,還會讓旁人生起邪見,助長弟子之間的紛爭,使他們斷失善根,甚至捨棄正法。

稍微有一點佛教常識的人都知道,一切外境都只不過是心的幻變。自己所感受到的不清淨,只能證明自己的心有垢染,常不輕菩薩能視眾生為佛菩薩,好的修行人都只是觀自己的過失。雖然我們做不到這點,但也不要隨意評點別人的行為,有誰能肯定自己所見到的不如法現象不是佛菩薩的顯現呢?在印度八十大成就者當中,很多成就者的表現都是荒誕古怪、不合常規的,作為凡夫,又有誰能了解他們的內在呢?

也許,在我們討厭、憎恨甚至辱罵的道友當中,就有佛菩薩的化現。退一萬步說,即使不是佛菩薩,但其中的很多人也是發了世俗菩提心的發心菩薩,對這種人生起惡念,果報也是非常嚴厲的,因此,在看待別人過失的問題上,我們還是應該三思而後行!

意大利畫家莫迪裡阿尼所畫的肖像畫有一個突出特點,就是許多成人只有一只眼睛,當別人問他是何用意時,畫家的回答非常耐人深思:“這是因為我用一只眼睛觀察周圍的世界,用另一只眼睛審視自己。”連這些世間人都知道審視自己,我們這些佛教徒又做得如何呢?我想,我們還是盡量望內審視,少去觀察、評論他眾吧!

四、恆修正法

雖然你們當中的很多人對佛法有一些信心,也希望我和學院的其他道友能經常到這裡來傳法,並舉行一些對眾生有利的活動,自己也能從中受益,但這卻是我們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所以,在沒有外緣督促的情況下,能自覺自願地恆常修持,才是最關鍵的。
雖然我們今天傳講了《心經》,但佛教是博大精深的,僅僅憑一兩堂課的聽聞,絕不可能測度佛教的甚深奧義,只有長期精進努力,才能一窺佛教的堂奧,所以,在堅持放生之余,我們應當使心專注於佛法,把業余時間盡量用在聞、思、修上面,對佛法能有恆常不懈的信心,能持之以恆,才是最有意義的。

我也思考過這些事情,盡管偶爾到這裡來一下,為大家作一些簡單的開示也並不困難,但僅憑一兩次的開示或者活動,是不能讓我們一下子就明白所有的道理,並獲得解脫的。只有在系統的聽聞、思維之後,才能對佛理生起定解,並為下一步的修持打好基礎。但願將來有機緣,能為大家創造一個系統修學的機會。

雖然我並沒有什麼知識,可以說是學識淺薄、孤陋寡聞,但以自己的人生經歷,和講經二十年的經驗來看,與所有的世間學問相比,只有佛法才是最究竟、最圓滿、最能利益眾生的。我們好不容易遇到了如此殊勝的正法,就應該好好珍惜,千萬不要將其隨意錯過。一旦錯過了這次機會,將來什麼時候才能再遇到正法,是誰也不敢打包票的!

有些人經常會問:我學到了這麼殊勝的法,又修了好幾年,為什麼還沒有開悟呢?

從無始以來,我們在輪回中蓄積了不計其數的惡業,想要一下子將其消除,是難上其難的。如果只是心血來潮或閒得無聊的時候,才在佛堂裡念念佛、打打坐,更多的時間,都用在吃喝玩樂上面,這種一暴十寒的修行方式,是很難得益的;如果把修法當作一種消遣或表明自己見多識廣的炫耀資本,無關痛癢地了解一些皮毛,根本沒有令法與心相融,結果也只會一事無成;如果不能一門深入地專修下去,這個法修了一點點,又去修那個法,今天跟著一個上師學一種法,明天又跟著另一個上師學另一種法,結果也將是徒勞無益。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應當選一門與自己最投緣、最相應的法,然後恆常不斷地專修下去,切不可朝三暮四、反復無常地亂修。

總而言之,希望大家能以長遠的目光、長久的精進、長期的堅持來修學佛法。

啰啰唆唆地講了一大堆,其實很多要求連我自己都沒有做到,為了能對自他的修行起到一點作用,讓我們共勉吧!

下面轉入正題,從字面上對《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主要內容,作一個簡單的介紹。

(你們怎麼都有水喝,就我一個人沒有水?是不是因為我說了很多難聽話就懲罰我啊?)

一、緣 起

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
頂禮文殊智慧勇士!
頂禮傳承大恩上師!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為度化一切眾生,請大家發無上殊勝的菩提心!

釋迦牟尼佛即將示現圓寂的時候,曾將大、小乘的八萬四千法門交付於阿難尊者,並鄭重其事地告訴他:“如果你把除了般若波羅蜜多之外的八萬四千法門全部忘掉、全部損壞了,我也不會責怪你;但如果你把般若波羅蜜多當中的一個偈頌丟失了,我就要怪罪於你!”

這就說明,除了般若波羅蜜多之外,整個八萬四千法門,都不及般若波羅蜜多當中一個偈頌的內容重要。

從釋迦牟尼佛出世轉法輪至今,已有兩千五百多年的歷史了。在如此漫長的時間當中,無論藏傳佛教,還是漢傳佛教,甚至包括泰國、新加坡的諸位高僧大德,都非常重視《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在藏傳佛教中,以格魯、薩迦、噶舉、寧瑪四大教派以及覺囊派為主的所有教派,都非常重視《心經》這部經典,都將其歸攝於各自的念誦集裡,不管早課、晚課,還是在其他時間,都經常持誦。在各個法師平時的講經修習中,《心經》也是一部不可缺少的經典。甚至包括給亡人超度、或作其他任何一個佛事,如開光、放生甚至修建房子等等,《心經》都必不可少。只要念誦了《心經》,整個事情就會非常圓滿,中間不會出現各種魔障違緣。

(我以前在學院也傳講過《心經》,但那時道友還不是很多,現在也不知那個時候的道友現在還剩下多少,因為整個世界都是無常的,眷屬無常,導師也是無常,萬事萬物隨時都在變化啊!)

在漢傳佛教中,大家也都清楚,不管在任何寺院,不管是淨土宗、禅宗,還是天台宗等等,各寺院和各高僧大德都非常重視《心經》,此經早已是漢地很多宗派共同修持的一部經典。

不僅在大乘佛法興盛的地方,都無一例外地十分重視《心經》,甚至現在的泰國、斯裡蘭卡等以修學小乘為主的南傳佛教的僧眾,也念誦《心經》。大概是99年以前吧,一位泰國的法師來到我們學院,當時我們也發現,在這位南傳佛教大德隨身不離的念誦集裡,《心經》排在了較為重要的位置。也許很多人也從網絡或各種新聞媒體了解到,有些國家經常在一些大型體育館等地方,舉辦講解、研討《心經》的見解及修法的專題活動,很多方面都顯示出佛教徒對《心經》的重視程度。

雖然唐玄奘大師所譯的這個《心經》譯本只有短短的二百六十多個字,和《金剛經》的五千多字比較起來,字數是相當少的,一部文字短小的《心經》,何以會受到如此待遇呢?

就像利用現代科技,能將很多資料壓縮在一張小小的光盤上一樣,短短的《心經》實際上濃縮了所有的佛法精髓。為什麼這麼說呢?

佛陀成道以後,在四十多年的時間內三轉法輪,為眾生宣講了八萬四千法門。其中的初轉法輪,佛陀闡演了苦、集、滅、道四谛法門;二轉法輪,佛陀開示了般若空性法門;三轉法輪,佛陀開演了光明如來藏本體。在三轉法輪的所有佛法當中,最深奧、最重要的,是二轉法輪的內容。為什麼說它最重要呢?因為二轉法輪揭示了一切萬法的真相,是三界眾生走向解脫的必經之路。所有二轉法輪的內容結集起來,就是一系列的《般若經》。

大家都知道,《般若經》包括廣中略三種般若。其中的廣般若,有十萬頌。藏文的長版《大般若經》,都有厚厚的十二函;中般若,有二萬五千頌;略般若,則有八千頌。所有《般若經》的精義,都包含在《攝集經》當中,如果將《攝集經》的經義加以濃縮,則就是《心經》。由此可知,佛法的精髓、心髒與核心,就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換言之,《心經》所說的內容,足可統攝八萬四千法門,它是佛教大乘教典中,文字最短少,诠理最深奧微妙的經典,實可謂“芥子納須彌”。

正因為它是整個佛法的精華,所以會受到歷代後學者們的極端重視。

我們每個人的生命和精力都很有限,要想在一生當中學完八萬四千法門,把所有的佛法全部精通無礙,實在是無能為力的。如果能抓住要點,就能起到提綱挈領之效。從這個角度來說,修學《心經》是最明智的選擇。

作為一名佛弟子,能遇到這樣的殊勝妙法,也是千百萬劫積累資糧的巨大福德所感,這是肯定的。雖然我沒有神通,也不知道你們的前世是什麼樣的,但佛經裡面說過,誰能值遇大乘佛法,必然前世與佛教結下了殊勝的因緣。如果沒有這樣的殊勝因緣,即便是在夢中,也根本不可能聽到般若法門的一字一句,更不要說思維並進一步修持般若法門的精粹了,所以,我們應當生起無比的歡喜心和珍愛心。無論是出家人還是在家人,無論身在何處,都應當隨身攜帶,隨時念誦《般若心經》,將《般若心經》作為依止的對境,放在清淨高處,並經常恭敬頂戴。

現在的世間人都很忙碌,要求你們每天念誦那些較長的經典就不太現實,但《心經》的內容卻只有兩百多個字,在每天的二十四小時內,抽出短短的兩三分鐘念誦一遍《心經》,應當不會對你們的事業、前途、家庭造成什麼影響。

聽說這裡的工作人員對《心經》很重視,每天堅持念誦《心經》,我心裡特別高興。雖然我們不一定懂得其中的所有含義,即便是出家人,如果沒有一定的理論基礎,也不一定能徹底明白它的意義,但在世俗谛當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規律是毫發不爽的,念誦《心經》對你們的即生來世必然會有一定的利益。

全知無垢光尊者是藏傳佛教中十分偉大、傑出的一位上師,他所撰著的《竅訣寶藏論》當中也說過:“信解聽聞佛法與隨喜,贊頌趨入正法稍行持,皆離輪回播下解脫種。”凡是相信、聽聞佛經,並隨喜、稱贊者,都有不可思議的功德,所以,不管你是否信仰佛教,如果能念誦《心經》,都能與空性法門結下善緣。

因為念誦《心經》所需的時間很短,所以有些修行人天天念《心經》,但有些修行人卻認為,哪怕一天念一遍《心經》還是有困難。不過我認為,即使再忙,一天念三遍《心經》的時間應該是有的。當然,這也並不是強迫大家,只是提出希望而已。佛法不是強制性的教條,而是令對方知道其利益和功德後,自覺地去接受,這一點是很重要的。不過,作為修行人,特別是已經放下一切俗務,一心向佛的出家人,更應該這樣做。

但如果每天只是敷衍、潦草地念誦一下表面的詞句,卻一點都不明白《心經》的意思,就只有念誦的功德,而沒有其他的價值,這樣就多有些遺憾。假如能在念誦的同時,也懂得它的內在含義,就會具有更大的意義。

 



上一篇:索達吉堪布:我們都有病
下一篇:索達吉堪布:《心經講記》(2)

歡迎參加學佛網法寶助印:http://big5.xuefo.net/show1_61847.htm



(公眾號:佛教為主)


淨空老法師公眾號)


無量光公眾號:素食等)


學佛網個人微信號)  


(微信打賞我們)


無量光慈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