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介紹

 

金山活佛為人治病所顯現的神通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他生活簡單,與人無愛亦無憎,不好名,不喜功,在金山數十年,先在藏經樓任藏主,最後幾年請書記單。一生的奇行異事,盛傳於世。

  他常在夜深人靜時,一個人跑到山上念佛,引吭高唱“誰念南無阿彌陀佛”,語音與腔調,淒清悠揚,在幽闇寂靜的山嶺間,聲聲傳來,令人心有戚戚焉。

  他的衣裝極為簡單,不論嚴寒盛夏,只是一衲在身,別無長物。飲食不僅是粗茶淡飯,不揀美惡,甚至連果皮、字紙、花生殼,都可以撿來吃。他一生不倒單,在金山寺雖住了二十七年,未曾占據一寮、一單,每到夜晚,任何處所,雙腿一盤,就可以參禅入定。他逢人便磕頭,自稱“弟子”。平常除了打坐參禅外,就是在外游化,藉著為人治病,替金山寺募化齋米。

  活佛為人治病所顯出的神通妙用,最為世人津津樂道。他為人治病時,既不把脈,又不開方,只用雙手在病人患部搓揉。如果有人生瘡疤,他就用舌頭在瘡疤上舐吸膿血;如果是內病,他就用口水、痰吐、鼻涕,或在身上搓出汗垢泥團,給病人吃,並說:“這是萬靈丹,配水服用就可以了。”神奇的是,他的“萬靈丹”都治愈了各種的疑難雜症,因此“活佛”的尊稱就愈傳愈遠了。

  有一次,一位小姐害了一場怪病,去找金山活佛醫治。這位小姐喉嚨有一口痰卡住,吐不出也咽不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金山活佛叫小姐張開嘴巴,伸手到她口中把那口痰取出來,便囫囵吞了下去,還邊嚷著說:“這麼好吃的美味珍肴竟然不吃!”活佛在金山寺掛錫期間,為人治病,度人無數,對金山寺有很大的貢獻。一九二八年,河北鬧旱災、河南蝗蟲害,大江南北也到處起饑荒,金山常住更是陷入粥少僧多的困境。金山活佛便運用他不可思議的治病神通,不到數天,向各地化緣五六百擔白米,才渡過了難關。

  金山寺的原任住持太滄老和尚和他是好友,有一天,太滄老和尚和金山活佛在大眾浴室共浴,太滄老和尚知道金山活佛的靈異事跡,救人無數,便請求說:“佛爺!請發慈悲心,救我母親多年的胃病。”金山活佛聽了之後,順手舀起一瓢大眾洗過的污垢水說:“這碗般若湯,讓你母親一喝,可以消除百病。”太滄老和尚面有難色,又不便發作,心中嘀咕著:“玩笑未免開得過火了,這洗澡水怎能喝呢?”金山活佛好像有他心通一樣,笑著說:“所以我說不要找我看病,我給你的是般若湯,你卻把他當洗澡水,有什麼辦法呢?”

  一九二九年,金山活佛赴緬甸仰光弘化,一九三五年,圓寂於該地。他是在洗澡時,站立著沖涼而入寂的,別人想拉也拉不倒,世人以為這是他要成就一生不倒單的大願力所致。

  就在當天夜裡,金山活佛像幽靈似的,又在高山上念起他的佛號來了!聲音比以前越加的分外宏大和嘹亮。這時張營長又氣又驚,心想難道這瘋和尚真是活佛不成?怎麼又能到山上去念佛?他一定是有意和我挑戰了,我明天非要借故打死他不可。可是金山活佛有“他心通”似的,天一亮他就離開了金山寺。等到張營長起身派人找這位瘋和尚來算帳時,衛兵說:“那個瘋和尚早就走了。”張營長等同斗法一樣,這一著又沒有得到勝利的預計,也只好作罷。  過了差不多有一個月左右,活佛又從外邊回來了。張營長看到他回來,等同見到眼中釘似的,心中的疙瘩又起來了,心想:“今天夜裡又要遭受疲勞轟炸了。”果不其然,到了深夜,我們這位“不懼生死不畏苦”的活佛,他又在高山上開始他的念佛功課了,張營長聽到耳中如萬箭穿心一樣的難受。

  這次張營長忍著沒有發作,其實他是待機而動。士兵們對這位瘋和尚早就感到有興趣。過了幾天,很多的士兵也都改口,不叫他瘋和尚也叫他活佛了。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活佛對他們太好了,什麼人有了病,只要請他,他都結緣,真是妙手回春,手到病除。只要活佛手一摸,奇症重疾,應手而愈。受過他施救的士兵,當然不會再稱他瘋和尚。其中有信佛的人更不會說他是瘋和尚,除去少部分不信佛教和異教徒還是以瘋僧視之。

  有一天午後兩點多鐘,大家都在外邊散步,活佛也從他禅室中走出來,預備往鎮江街上去走走。有些士兵們逗著他開玩笑,鬧了一會大家也就讓他走了。就在這時,剛巧那裡有一個大小便的糞桶,張營長也太惡作劇了,他拿起還有半桶尿屎的糞桶,從活佛後面,由頭上倒蓋下去。半桶尿屎,淋滿活佛一身,自己還得意的在那裡鼓掌狂笑。湊熱鬧,士兵們更是追在後面拍掌大笑,以為有趣。同情活佛的人,只有搖首浩歎而已。可是金山活佛也不生氣,並且頂著糞桶,沾了滿身的“米田共”,往大街上跑去。這一下看熱鬧的人更額外的多起來了。

  也是張營長該當有事,剛巧這時他本司令部師長的太太,坐車由此經過。因為她是活佛的皈依弟子,看到自己的師父被人捉弄侮辱到這種地步,這還得了,馬上停車上前查問經過。活佛自己還是無所謂,當然不肯說出是什麼人,勸她不要追究,並且還說出他的一套哲理來:“我們一個人,本身就是一只糞桶,整天的裝著大糞到處跑,一點也不嫌臭,這一點大糞,有什麼關系呢?”可是師長夫人不能忍受這種侮辱,再向站在旁邊看熱鬧的士兵們查問。她知道:老百姓不會也不敢如此侮辱活佛的,士兵也不敢這樣做的,一定是軍官干的。查問結果,果不出所料,不滿意張營長而同情活佛的士兵,也就一五一十的全部向師長夫人報告了。這一下師長夫人還不火上加油嗎?請活佛上車,先把活佛帶回自己公館,叫人燒水給活佛洗澡換衣服。她打電話去司令部,找師長講話,並向師長提出嚴重的抗議。師長在震怒之下,即時派了一班人,去拘押張營長去了。

  當張營長正在金山寺前,興高采烈,談笑他今天表演的傑作很滿意,不一會就成為階下囚似的捆綁押來,也可說是樂極生悲了。在路上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可是給帶到師長前面一看,師長滿面殺氣,手槍已經拿出擺在身邊桌上。還有師長夫人也是怒不可遏的一邊坐著,還有他所認為是瘋和尚的金山活佛,也笑容滿面的坐在特別座上。師長不等張營長站定,把桌子一拍,大聲喝罵道:“槍斃你,你們把他拉出去槍斃!”這時的張營長已經嚇得面無人色。活佛趕快走到師長前跪下去,向師長磕頭求情說:“不可以,不可以,千萬不可以,師長!我們佛教徒,是蜎飛無損的,怎能因我的事殺人呢?請師長看在我的份上,饒了他罷!”說了又是磕頭。這時師長趕緊上前扶起活佛,連說:“不敢當,不敢當。”師長太太也來把活佛扶上座位,連說:“罪過,罪過,你老人家這樣,把徒弟折死了呢!”師長經過活佛求情,也就把槍決張營長的念頭息下來,一定要捆打一百下軍棍。左右才把張營長翻在地上打了三五十下屁股,活佛又跑上前去從左右手中把軍棍奪取下來,再向師長苦苦的求情。師長不得已,只好把營長放下來,立正那裡,加以訓斥的說:“今天你這條狗命,全賴這位活佛救活的,不然你今天一定活不了的。他老人家真是佛心,菩薩心腸。你自己想想,你所下的毒手,你給活佛的侮辱,他與你有什麼過不去的仇恨,三番兩次的你對他要加害凌辱。第一次你派人暗中從高山上把活佛打下山澗,想把他害死;第二次你又無辜加以毒打,要置他於死地。如果活佛是普通的和尚,早就死在你的手上了。今天你又這樣的惡作劇,這是人做的事嗎?你是人嗎?”師長氣不過,走上去重重的打了張營長兩記耳光,繼續說:“今天不是我太太看見,恐怕你還有四次五次凌辱迫害呢!你這狗才,你是要害死活佛。你知道他是什麼人?不但我的太太是活佛的徒弟,就是我們軍長的夫人也是拜這位活佛做師父的,他的皈依徒弟做大官的很多。連現在黨國元勳、革命先烈黃興夫人黃宗漢女士也是活佛的徒弟。她們甘心她們的師父無辜的遭人欺侮凌辱嗎?我們軍隊駐在金山寺,你真的把金山活佛害死了,我的命恐怕要丟在你的手上呢!你想想,這是你應該做的事嗎?

  張營長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瘋和尚有這樣了不起,連革命先烈黃克強的夫人都是活佛的徒弟。經過師長這一頓教訓,嚇得全身發抖,過去狂妄的夢也給擊醒了。師長隨時下了手令:“張營長關禁閉一月,職權暫由副營長代理。” 自從張營長被關禁閉以後,活佛是不斷的向師長說情,並親自跑去看張營長,用好言安慰他。終於只關了五天,又給活佛把張營長營救出來,並且仍然恢復他的營長的職位。當張營長從緊閉室內釋放出來,師長對他說:“你這次不死,仍能再當營長,完全是金山活佛再三的向我苦苦為你請求。他是本著佛教捨己救人的精神,希望你回去後要好好的想想。去罷。”

  張營長經過這一次打擊,不但改變自己的個性,甚至連他過去所信仰的宗教也發生動搖。回到金山寺,找到了金山活佛,當著很多人,跪拜在活佛面前,痛哭流涕的忏悔他過去的過錯。活佛把他從地上扶起來說:“這干什麼!快不要這樣,旁人看到不好看。”佛教的精神是怨親平等,施恩不望報的,因此金山活佛在第二天一早又飄然離去了。

  在民國初年(一九一二年),金山寺出了一位“金山活佛”,在江南是一位家喻戶曉的人物。由於“金山活佛”的名氣太大,他的法名妙善反而不為人知。現在於此介紹這一位“金山活佛”妙善禅師,並且,曾任金山寺監院、住持的太滄老和尚,就是“金山活佛”生平事跡的見證人。

  人稱“金山活佛”的妙善禅師,俗家姓董,陝西省人。他的出生年代及捨報年齡,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說是出自樂觀法師的《金山活佛神異錄》,謂活佛於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在仰光示寂,世壽八十四歲;

  活佛的禅定工夫很到家,大約民國九年(一九二○年),太滄和尚任金山寺知客,鎮江關監督冒廣生是信佛的人,慕名到金山寺拜訪活佛。太滄和尚領著冒監督到活佛所住的寮房見面,而房門關閉,叫門不開,不得已破門而入,原來活佛在蒲團上入定了。太滄和尚在他耳邊彈了三指開靜,活佛才出定慢慢的睜開眼。又有一次,是在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年),活佛被鎮江檢察廳廳長董少卿拘留,關在看守所。太滄和尚去看他,法警打開房門,太滄發覺他又入定了。

  活佛住在金山寺時代,常在夜深人靜、數百僧侶好夢方熱的時候,獨自到山上高處念佛,他放開洪鐘似的嗓子,以他自創的腔調,念:“誰─念─南─無─阿─彌─陀─佛 ──”他宏亮的聲音劃過長空,音調悲切,令聽到的人不禁淒然。他夜間到山高處大聲念佛,念了多年,在那段時間住過金山寺的人,腦海中都會留下他念佛的聲音。活佛在金山寺掛單駐錫了近三十年,鎮江、南京一帶,皈依他的弟子不計其數。同時,他對金山寺也有很大的貢獻,例如民國十七年(一九二八年),地方上有的鬧旱災、有的鬧蝗蟲,金山寺收不到田租,常住沒有齋糧,當家師想不出辦法,求活佛相助,活佛面無難色,慨然承擔,說:“不要緊,有弟子在。”不知道他用甚麼“神通”向人募化,沒有多少日子,各地善信送到了數百擔白米,解決了金山寺的缺糧之難。

  活佛怎麼募化的呢?舉一個例子說,有一位富家婦女,患了肺結核病,求活佛醫治。活佛說:“我是出家人,不是大夫,你有病要找大夫看。”經不得那婦女苦求,活佛說:“你的業障重,先送一百擔米到金山寺供養出家人,消消業障,我就給你治病。”

  那婦人滿口答應,送到了一百擔米。而活佛治病的方法,真出人意外,他咯咯咯的咳出半碗濃痰,要那婦人吃下去。那婦人為難萬分,最後為了活命,終於閉上眼捏著鼻子吃下去。可是奇跡出現了,她久治不愈的肺病,不久後竟自漸漸痊愈了。

  說起金山活佛為治病,真是匪夷所思,他的痰可以治病,他的口水可治病,他的洗澡水可以治病,他身上的泥垢也可以治病。例如太滄和尚的母親有“心疼”的老病 ──事實上是胃疼,所以又稱胃氣疼。太滄和尚求活佛為他母親治病。正趕上那天活佛洗過澡,他要太滄去取一碗“般若湯”來,太滄問:“甚麼是般若湯?”活佛說:“就是浴盆中的洗澡水。”太滄去取來,活佛要太滄跪下隨他念佛,念畢,對太滄說:“拿回去給你母親喝。”太滄說:“活佛呀!我母親是愛清潔的人,怎會喝這渾水呢?”活佛說:“不要緊,去拿一塊明礬來。”明礬取到,活佛手執明礬在水中攬動,口中念佛,不一會兒水就清了。太滄把水裝在瓶中,後來帶回家中給他母親服用,他母親服後,心疼的病果然好了。

  活佛也給樂觀法師治過病,樂師自幼有偏頭痛的病,發作起來,疼痛難忍。一年冬季,樂觀法師到金山寺打禅七,期滿離寺時,向活佛辭行,活佛送他到山門外,樂師走到百步之外,活佛又喊他:“回來!回來!”樂觀法師以為有甚麼事,再折回來,走近活佛時,活佛突然用手抱住樂師的頭,用自己的頭碰過去,連碰幾下後,說:“好了,好了。”然後笑嘻嘻的走了。樂師當時莫名其妙,可是後來偏頭疼卻不再發作了。活佛治病的事例不勝枚舉,以游戲人間度化眾生的事例也不勝枚舉。

  金山活佛慈悲心很重,愛惜物命,無微不至。有一次,他看見一只鳥兒,在水池裡捉到一條活的小魚,銜在嘴裡,飛站在高樓欄桿上,那只小魚的尾巴還在擺動。活佛看到也不知那裡來的勇氣,一口氣爬上高樓,想從鳥兒口中救出那可憐的小魚來。那知小鳥看到有人趕到,它又從欄桿上飛上屋頂。活佛也不顧命似的也從欄桿上往屋頂上爬,鳥兒正把小魚從口中放下,想啄食之間,就在此一剎那間,活佛伸手搶到小魚,鳥兒一驚飛走了,但活佛就在這一搶之下,失足從樓頂上跌下來。起初看熱鬧的人,看得很有興趣,等到活佛從樓頂上掉下來,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大聲驚叫,以為他一定要跌傷了,那知轉眼活佛站在地上,得勝似的笑著,轉身把小魚兒放入水池中,口中念念有辭,小魚搖頭擺尾的游走了。

  還有一次,金山活佛在南京棲霞山寺前乘涼,與當家師談話聊天,忽然有一條不大不小的青蛇爬出來,被工人發現,他們就毫不留情的撿起石頭砸過去。三下兩下把這樣蛇打死,並且打成兩段,但青蛇還在蠕動。金山活佛當時制止他們不許打,等到活佛跑到面前,青蛇已經成為兩段了。金山活佛愛護一切眾生,他把那被打成兩段的死蛇拾起來,湊在一起,然後取一杯水,口中念念有辭,將水灑在死蛇身上,慢慢念、慢慢的灑水,真有不可思議的靈驗,小蛇竟漸漸的蠕動起來,稍停會兒,活佛為它說三皈依,那小蛇這才慢慢的爬進石頭縫中。

  金山活佛在金山江天寺住到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是年年底,南京棲霞山寺的當家師寂然和尚,約請活佛同到香港去。他二人到香港後,掛錫在棲霞山寺的下院鹿野苑,由若舜老和尚接待他。沒有住多久,他到仰光去朝禮大金塔。初到緬甸仰光,在大金塔附近的龍華寺掛單,名義上是掛單,事實上只是每天去趕齋吃飯,其余時間全在大金塔上。他每天要在塔前拜塔,仰光氣候炎熱,驕陽當空,塔前的大理石地面熱得灼人皮膚,普通人到塔前,都是在鋪著草席的走道上行走,而活佛赤著腳在灼熱的大理石地面上,五體投地的拜塔,一拜兩、三個小時。這種苦行,使旁觀的人敬佩萬分,也使看的人心中不忍。除了拜塔之外,就是在塔旁靜坐念佛,夜間也不睡,就在塔旁打坐。

  活佛在仰光期間,曾經隨著幾位中國僧侶去印度朝禮聖跡,回到仰光後,後來龍華寺因土地糾紛被關閉了,他無處趕齋,就在大金塔附近撿水果皮、花生谷、碎紙屑吃。有些皈依他的弟子給他送飲食糕餅,他轉施給塔前貧窮的緬甸人吃。而每天在大太陽下禮塔依舊。時日久了,受到熱毒侵入,終於病倒了。他有一位皈依弟子陳清韻居士把他接到家中調養,陳居士想活佛是熱毒所致,要求活佛沖涼,並說要多沖一會。活佛說:“我知道,一定要多沖,只沖這一次,就不須再沖了。”

  活佛在陳居士家沖涼那一天,是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的舊歷五月初八日下午,他一沖兩個小時不出來,陳居士到浴房中看,活佛仍立在蓮篷頭下面,水仍在沖著,而呼之不應,原來活佛已經立化了。


 

上一篇:索達吉堪布:放生是無畏布施放生能得人天福報
下一篇:妙祥法師:放生病愈放生智慧增長放生能使身心快樂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