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恆傳法師:談寺院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導讀:古往今來,或有眾生因見道場莊嚴,悟得自心圓具萬德;或有眾生因見道場清幽,悟得心淨即國土淨;或有眾生因見道場熱鬧,悟得若令眾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或有眾生因見道場法寶,悟得佛言祖語的真實義;或有眾生因見佛相慈悲,悟得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或有眾生舊地重游,悟得名利皆虛,回頭是岸;或有眾生因見道場之法師年青,悟得修行需趁英年;或有眾生因見萬人朝山,悟得佛恩浩蕩;或有眾生因見道場千燈圍繞,悟三寶正是苦海明燈。故建造僧寶居住的寺院或以身語意法財結緣者,有著無可估量的殊勝功德。

  一、何為寺院

  寺院最早起源於佛教的發源地———印度,在印度佛陀時代,最初稱寺院為“精捨”,例如設於中印度王捨城的竹林精捨與捨衛城的祇園精捨便是佛教最早的寺院;由於當時精捨大都建築在都城郊外幽靜的林地,故又稱“蘭若”,意即寂靜之處;又稱“伽藍”,意指僧眾所居的園林。佛教大約在漢代傳入中國,是外來文化,西域僧人迦葉摩騰與竺法蘭來到中原弘法,初時便招待他們住在鴻胪寺,後來漢明帝敕旨興建白馬寺,明令該寺為迦葉摩騰與竺法蘭的安居處所,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中國便有了寺院這種建築,故後來凡是佛教僧尼修行弘法的地方,通稱為寺院,禅宗則稱為叢林。

  寺院是僧人修學、住持、弘揚佛法的道場,是保存、傳承、發揚佛教文化的場所,是佛教徒從事服務社會、造福人群活動的基地,是僧眾進行宗教活動的場所,莊嚴而神聖,是諸佛菩薩與各大護法聚集之地,是傳播佛陀教育正法法音的地方,方便講也是僧團的家,是出家眾修行的所在,是僧團表法做佛事、冥陽兩利之地,也是利益眾生、引領眾生共修共學,解決眾生身心兩大病痛之福地,更是了脫生死、到達彼岸,起點至終點的地方。歷來寺院都歸僧道主持管理,僧眾是寺院的主人,這就是寺院的歸屬。寺院是佛教徒的主要活動場所,是佛教信徒頂禮膜拜的地方,是修養性靈的安樂場、去除煩惱的清涼地、悲智願行的學習處,更是一所療治心靈的醫院、維護社會正義的因果法庭、啟發道德良知的教育學校,這不僅是它的基本屬性,也是它的基本職能。

  二、何為大寺院

  末法時期眾生業障深重,慧根淺薄,迷惑顛倒,去寺院也只是觀賞游玩,比較什麼大寺院、小寺院,吹捧、誇大寺院歷史悠久、世界之最、名山古剎,而從不提佛陀正法、更不提如法如律,如何引眾修持,只以建築面積、歷史悠久為榮。

  什麼叫真正的大寺院?“大”字涵義是無量無邊無止境,“寺”創字會意即寸土之地,表示精確,不容猜疑變化,亦可理解為寸土皆是佛國,表示敬信佛陀教化,順理即化。寺院莊嚴、神聖不可侵犯,寸土之間,可隨順而不可隨意更改,敬順即得妙法,所以寺院皆是敬順仰止之地,得妙法真如之地。因此,寺院不是看建築的面積占地多少畝,有多少間殿堂、佛像有多高多大,而是看是否有和合清淨佛田僧在弘揚佛陀正法,能否救度眾生離苦得樂。若具備即使是一間幾十平米的小房子,真正的三寶具足了就為大寺院!真正三寶具足的地方,一旦宣講正法法音,即刻就能傳遍虛空法界,十方虛空都是道場,都為寺院!所以,智者看的是佛陀的正法,三寶是否具足,而凡夫,無智慧、對佛法不通、不懂之人卻以占地面積或歷史悠久為大。什麼是真正的三寶?三寶就是佛、法、僧,佛是覺者,自覺、覺他、覺悟;法是法則,有規范使人理解與任持自性不失之能;僧是清淨和合無诤,內外清淨透徹的僧眾,於事於理和合相處。亦指凡用玉琢、石刻、金鑄、銅燒、泥塑、木雕、油漆、墨畫、絹繡、紙繪的佛像,便是佛寶;凡是佛陀在世時所講的三藏十二部一切經典,便是法寶;凡是剃頭染衣的清淨比丘比丘尼,便是僧寶。因為佛陀入滅之後的佛教,端靠這一類的三寶,為之延續佛法的慧命,保持佛教的精神,傳布佛教的教義,故稱住持三寶。

  真正三寶具足的大寺院是教化眾生、引渡眾生,救渡眾生、超拔眾生,讓眾生從感性回歸理性,開啟智慧,使佛陀的正法法音在這個地方傳遍整個虛空法界,讓眾生在此地聽聞正法從而離苦得樂,這樣的地方才能稱作真正的大寺院!如果只看寺院占地面積的大小,卻沒有正法法音,沒有和合無诤的清淨福田僧,不能引渡、救渡、教化眾生,不具足真正的三寶,那只是觀光旅游之地,不能稱為佛教聖地,更不能稱為寺院,更別說大寺院!眾生去那只是踏上那片土地,沾點善緣而已,根本談不上修學佛法、淨化心靈,而且在那裡所做的一切也不能稱作供養,更談不上功德,只能說沒智慧、大方,叫“捨”。諸位眾生應真正明白,無論去哪座寺院或“大寺院”,不只是去上香、拜佛、磕頭,更不要去求什麼,大家都知道求而不得,不求自得,福報不是求來的,是修來的!如果我們和佛的宗旨不相應的話,縱使你有所求,許願了,而覺得真的靈驗了,那也是佛菩薩憐憫,慈悲在救度你,善巧方便,這絕不是佛的真正目的。我們到寺院修學佛法是為了學佛陀的智慧,清洗自己身心的污垢,破除無明煩惱,反觀自照,流露自性,改命換運,還原本性,而不是去湊熱鬧、看把戲,游玩。如果大家到真正三寶具足、弘揚佛陀正法的寺院,發真誠心、清淨心供養三寶、捐建寺院、助印經書,無所求的做諸善事才能獲得無量功德;若是有所求或真正三寶不具足的地方,做的善事不叫功德,只能稱為善緣,因三寶不具足不為寺院,看似寺院非寺院,只是按寺院的規格建設供大家游玩,沒有三寶苦海明燈做導航,只能稱作偽寺院。

  三、建寺安僧的功德與過失

  一座寺院建成後,可以存在世上短則百年乃至千年,每一個進入寺院的人或念一句阿彌陀佛、或者升起一念對佛法僧三寶的恭敬心,均可以幫助他種植善根,培植福報,其功德利益不僅是這一生一世,而是千秋萬代。建造僧寶居住的寺院或以身語意法財結緣者,有著無可估量的殊勝功德,《正法念處經》雲:“修建莊嚴廟宇、佛像、僧寶居住的寺院等,使善處、善妙常駐,此無量功德千千劫時也不會耗損……”建寺安僧既是增加自身福德的條件,也能因為這個功德實現自己的願望,《蓮花經》雲:“任何善信發心贊助建寺與佛壇,可以獲得如下十種功德:一、無始劫來諸惡業,得以減輕或消除。二、天人護佑,逢凶化吉。三、去除障礙,免夙仇報復之苦。四、妖魔邪怪,不能侵犯。五、脫離煩惱和無明。六、豐衣足食,福祿綿長。七、所言所行,人天歡喜。八、增加福慧二資糧。九、往生善道,相貌端莊,天資福祿兼有。十、往生能聞佛法之國土,速證佛果。”

  寺院是傳承佛祖清淨法脈,清淨戒脈,以戒定慧三學培育繼承法脈僧才的場所,是弘法、修戒、悟禅的場所,是遠離紅塵物欲的人間淨土。寺院建好後理應由和合清淨福田僧接管,在僧眾的帶領下熏修佛法,嚴持禁戒,使寺院傳出正法法音,利益十方眾生,如此發心捐建起的寺院才具足無量圓滿殊勝的功德。既然建寺安僧功德如此殊勝,是否捐建所有的寺院都能獲得同樣殊勝的功德呢?其實不然!目前很多寺院的屬性、職能、歸屬早已被人為地搞亂了、改變了,其真正弘法利生、普度眾生的實際意義與宗旨已被人為地抹殺了;另外捐建寺院的目的及寺院建好後常住的行、做仍然很重要,所以說並非捐建所有的寺院都能獲得圓滿的功德。因此,做功德也要有智慧,用智慧做事不僅事半功倍,還能利益自己的子孫後代,反之盲目的去做不僅沒有任何功德利益,還有可能造下嚴重的因果關系,種下無間地獄之因!原因如下:

  1、部分寺院的現狀

  佛陀釋迦牟尼放棄皇太子的尊貴地位,出離皇宮,隱居山林,衣屍布、食乞食、臥草鋪,建立乞食者(比丘、比丘尼)僧團,制定四眾弟子清淨戒律。律中規定僧人吃乞食,一日一餐,不准存儲隔夜糧,穿粗布壞色打上補丁的百衲衣,不准存儲多余的衣裙,不准手觸金銀,不准聽歌觀舞,不准戴金銀珠寶首飾,不准戴花塗香,不准坐高廣大床等。上述佛陀的生活方式和對出家僧眾的要求都充分體現了一個離貪離欲的高尚道德原則,《大通方廣忏悔滅罪莊嚴成佛經》中也特別講到真正的僧人是:“佛名覺者,僧名受化,弟子從教得理,故名為僧。僧有二種,一者和合,得名為僧;二者無為,亦名為僧;得無為者,以真空解慧,性空無為,迷惑相續,證結盡無,為已滅諸結,聖眾共住,和合不诤,以此二義,故得名僧。”而現在,全國各地恢復、重建、新建的佛教寺院大量湧現,這些寺院地理位置優越,建設規模宏大,信眾香火繁盛,與寺院數量日漸增多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出家僧人的匮乏,而現在的現狀是全國大部分漢傳佛教寺院的常住僧眾都較少,有的寺院只有一兩位出家人。再加上隨著市場經濟的飛速發展,社會財富積累迅速,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有了飛躍式的變化,廣大佛教信眾供養給寺院及僧眾的“香火錢”也隨之增加。如今,寺院由困變盈,僧人由貧變富,是時代發展的產物,原本無可厚非,但由此給傳統寺院功能及僧眾定位帶來的巨大沖擊,也是顯而易見的。由於僧人收入的不斷增加,其身份逐漸從“修行者”向“職業者”轉變,這種不良風氣逐漸引起社會上的廣泛關注與重視。另外,寺院本是法定的宗教活動場所,不得承包經營,這是國家宗教事務局明令禁止的。但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有些地方為了發展旅游經濟而修建寺院,在沒有出家僧人住寺的情況下,雇傭俗人假扮僧人的現象也屢見不鮮,所謂“寺院承包”的現象觸目驚心,引發社會輿論的強烈不滿。由於真正出家人的缺乏,他們不甘淪為“承包者”的打工者,致使社會上的一些不法之徒便設法自組班子,於是“偽寺院、偽僧”也就應運而生,以佛菩薩名義等各種手段騙取佛教信眾及游客錢財,五花八門,唯利是圖。寺不像寺、僧不像僧,蓋由此來,投資建設這樣的寺院沒有功德還會背上因果關系。

  2、被承包的寺院

  “三武滅佛”和“文革”毀佛撤寺,毀壞的只是佛教的外部形式,現在在形式上是建寺造佛,而且建的佛寺越來越豪華,造的佛像越來越大,但大多數都是以“招財進寶”為目的的商業行為。這種與佛教離欲精神反其道而行之的作法,貌似“興佛”,實際上是消滅佛教精神的滅佛,其危害遠勝於歷史上的歷次滅佛運動。

  如很多地方為了發展旅游經濟而修建的“偽寺院”,商家以營利為目的而建設,由於利益熏心,管理混亂,沒有真正的出家眾願意與他們同流合污,就雇傭一些不懂經教的俗人假扮僧人或請一些偽僧,目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騙人錢財,和偽寺院分成。那些偽僧以借出家身份而去求官、求利、求名,看似出家非出家,看似受戒非受戒,即使拿著戒牒也是以利益為目的。如有位南陽居士說到他們當地一個寺院出現的類似問題,那座寺院本來法師就很少,要舉行水陸大法會,就從外地請來很多法師,最後信眾們才發現法會設的壇場是由那些外來趕經忏僧人承包了。因為現在真正的僧才太少,有的寺院並不具備舉行大型水陸法會的條件,但是也想求一份供養、一份名利,只有請一些職業偽僧(教內稱跑經忏的這些人),來承包各個壇口由他們做這些法會。大家肯定會問既是這樣眾生還能否受益?在此也直言不諱地告訴大家:受益渺茫!因為那些偽僧身心不清淨,不是真正的和合清淨福田僧,他們唯利是圖,誦經也是有口無心,如葦草長的也很高大、茂盛,但心是空的,怎可視為良木做棟梁之用?(水陸法會又稱水陸道場、悲濟會等,是中國佛教最隆重的一種經忏法事,全名是“法界聖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又稱水陸齋,是設齋供奉以超度水陸眾鬼的法會。自古來水陸法會都是莊嚴殊勝無比、冥陽兩利,每個壇必須是由清淨福田僧主持,法會才能達到殊勝無比、讓眾生受益無窮的目的,反之則是走過場,沒有任何意義。)

  還有的寺院在籌建時就想著如何借佛菩薩、假僧等名義,欺詐眾生錢財、以公謀私的心態去建寺院,根本就沒發心利益眾生、弘揚佛法、傳承佛陀正法,只為個人利益。他們把各個殿堂以出租的方式承包給個人,任由其胡作非為,欺騙眾生,污染佛門淨地。末法時期,眾生慧淺障深,有很多人不喜歡或不能依理性思考高深的佛理、不信因果,包括不少虔信佛教者和一些知識分子及受過三皈五戒的佛弟子,不去聽那些佛學湛深、道德高尚、博學多識的佛學大師說法,不讀誦淵深精妙的佛典,不參加合法的佛教活動,偏偏願受不通佛法、人格卑劣、文化甚低的“偽僧”及附佛外道诳惑,愛聽信他們胡編亂造的狂言亂語,偏愛冒著危險參加他們的非法活動。這部分人執著眼前小效,貪圖小利,沒有正知正見,或只求治病健身,或僅望祈求佛菩薩、鬼神加被改善世俗生活、消災免難,而那些穿著佛制衣、剃著光頭,不信佛法、不信因果,冒充清淨福田僧的偽僧,便善於抓住人們的這種心理需求以售其奸,或吹噓說自己是某菩薩轉世或某佛、佛母轉世等等,從不說自己是畜生轉世,其目的就是為求供養、名利,迷惑、誤導眾生;或借助看相、算卦,鼓吹事業不順、婚姻不合者只要供養錢財、上些高香便能諸事順遂、家和人安、不遭災厄,更可惡的是他們隨時拿出刷卡工具,想盡一切辦法欺詐眾生的錢財。於是,一些信眾憑其花言巧語因此深信偽僧的邪說,接受其邪見,遠離正法正道,隨其謗佛謗法,賣力傳其邪道,成為魔眷,造無間業,自害害人,墮入地獄長劫受苦,是為占小便宜吃大虧,可謂無智之憂。

  3、私有的寺院

  無始無明之惑,引發眾生造業,導致輪回之苦,佛學旨在幫助眾生斷惑、消業、離苦。《地藏菩薩本願經》雲:“業力甚大,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這在末法時期,眾生的表現尤為突出。有些居士協助僧人建好寺院後,他們有的不信佛法、不信因果,把十方發心捐建的寺院當成自己的家產,誹謗三寶、排擠三寶,甚至在寺院爭權奪利,自稱廟主,胡作非為,染污佛門清淨之地。佛所說“八萬四千法門”皆是善巧方便,以此引導眾生離苦得樂,了生脫死,最可怕的是那些自稱居士的人在寺院建成後不交給清淨福田僧管理,以便利益眾生,卻自稱二寶居士,把佛法理解偏執,不僅在修學方法上誤導眾生,還排斥其它法門,自贊毀他,給佛教的傳播造成嚴重影響,嚴重者斷人法身慧命,其後果難逃無間地獄之因!

  何為二寶居士?他們自認為比出家僧人強,排斥僧寶,只皈依佛寶和法寶,不皈依僧寶,自稱“二寶居士”。出家法師只是代表僧團來舉行皈依儀式,所以皈依不是皈依某一個人,而是皈依三寶整體。佛法之中,三寶不能分家,強予三寶分家便破壞了佛法,一個違背佛法而又破壞佛法的人,仍能得到學佛的善果,那是永遠不會有的事。自稱“二寶居士”者,是貢高我慢的表現,也忘記佛法是由僧人結集成為經典然後流傳下來的恩德,也是對自己本性中具備“清淨僧寶”的否定。真是佛弟子的話,如果覺得僧人素質、道德低下,可以出家現僧寶像來振興佛教,而不是自稱“二寶居士”。

  像有的居士占據寺院,自稱廟主給別人辦皈依、授三皈五戒,把觀音菩薩像當作僧寶。觀音菩薩是正法明如來,倒駕慈航救度眾生,觀音菩薩顯哪個像方便度眾生就顯哪個像,怎麼能當成示現的那個像呢?沒有僧寶傳法、表法、講法、譯經,經卷從哪來?佛法如何傳承數千年?還有的居士盲目修學,沒有正知正見,只念阿彌陀佛聖號,不學、不看任何經卷,不解淨土實義、不解念佛義,只認為修學淨土法門才能了脫生死,往生西方,強烈排斥其它法門,造下嚴重的謗法之惡因。念阿彌陀佛聖號固然殊勝,但是要知道重要的是攝受這顆心,淨土宗常講要具足信、願、行,不管念佛、誦經、持咒都是攝受這顆心,並不是隨便念幾聲佛號就能往生,達到念佛三昧才可往生。像那些不是以清淨心在念佛,不知學佛、念佛都是在調伏自心,改正自己的習性、心性,執著己見,自贊毀他,排斥其它法門,找僧眾、其它法門的過失,把佛法分割,淨土不看禅宗,禅宗不看律宗,律宗不看天台宗,這不能稱作學佛,不能稱作居士!這叫嚴重的分別心!佛法是一不是二,歷來祖師大德都以秉承釋迦聖教,以開佛知見、明悟心性為修行正因,以總持為法,以淨土為歸,其殊勝法脈傳承的修學宗旨總括諸宗,聚集大眾的信願來教化眾生,法門、宗門皆是方便,究其原因是自己顛倒、癡迷、執著、分別,有我知、我見,眾生無量、法門無量,於中執著、分辨高低皆是錯。

  佛教寺院是住持三寶的形式體現,是弘法利生,廣大信眾種植福田的莊嚴場所,對於造福人類和社會有著深遠意義。在末法時期“依法不依人”是佛教的基本原則,無論通過什麼方式建成的寺院,都應屬於十方所有。個人以任何名義占為己有,都屬於盜用常住物,罪過是很嚴重的。要振興佛教的首要前提,是使佛教寺院真正能成為名副其實弘法利生的莊嚴道場,力行佛教寺院,以利十方眾,將是重中之重的關鍵。綜上所述,大家對是否捐建所有的寺院都能獲得殊勝圓滿的功德,應該也有了明確的答案。

  目前,佛教正經歷著快速發展的階段,雖然出家僧人的數量較為缺乏,但社會上信仰佛教的人數卻在與日俱增。但是,近年來社會上出現的享樂主義、金錢至上等不良風氣,對佛教界產生了一定的沖擊和影響,偽佛教、偽寺院、偽僧的猖獗,嚴重破壞佛法的弘揚,是佛教在近世以來面臨的諸挑戰中不得不回應的一種。作為正信的佛教徒如何才能找到、信仰真正積極的佛教,而不被打著佛教幌子的“偽佛教、偽寺院、偽僧”所蒙蔽、欺騙和利用,已經成為佛教界所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偽佛教、偽寺院、偽僧是佛教衰頹的伴生物,其作為很容易讓那些對佛法認識淺薄的人因此而失去信心,嚴重時甚至會直接斷人法身慧命,讓信眾對真正的寺院、清淨佛子、正法產生誤解而望爾卻步。因此,針對佛教法師來講,有必要強調以戒為師、以德為先;有必要倡導深入經藏、注重修持、淡泊名利、戒驕戒躁。對於寺廟和團體來說,要大力弘揚正氣,相互團結,彼此尊重,樹立良好的道風、寺風和會風;要立足正信,弘揚正法,加強對戒律的研究整理,正本清源,因時因地進行符合實際情況的調適,既要符合傳統精神,又要適應現代需要,同時也要嚴把出家受戒關,經常性地開展道風教育和培訓,加大監督、檢查的力度,扭轉市場經濟環境下佛事活動的商業化傾向,不斷純潔僧伽隊伍。對於在家居士來講,應真正虔心修學佛法,通過修學佛法開啟內在的智慧,跟隨真正的清淨佛子、正法明師認真修學。寺院是一所大智慧的學校,所學的是出世世間的一切法,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要明白“求而不得,不求自得”,我們就是因為想學習這些真相而來到這裡的,那你就來正確了,如果不是想徹底明了宇宙人生真相來這裡的,如果你發的因不正,來這裡就會起煩惱,或是做一些與道場不相應的事,那麼你就會造業,就連你說的一句不如法的語言,都是造口業,何況做錯事情呢。要明白只有如法如律學習佛陀教育,清洗自己身心的污垢,破除無明的煩惱,流露自性、還原本性,跟隨正法法音修持佛法以求解脫,才是去寺院真正的目的,如此才能受益!《瑜伽師地論》雲:“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思惟,法隨法行。是修學佛法的必然次第。”故學佛要常親近正法道場,多聽經聞法,奉行五戒、十善以淨化自己,廣修四攝、行六度以利益人群,這才是人生重要的功課!

  願每位有正知、正見的佛弟子們,力行佛教寺院,以利十方眾,齊心協力荷擔如來的使命,為續佛慧命而共同完成護持正法久住的責任,竭盡全力促進佛教弘法利生事業的健康發展,真正做到續佛慧命,弘法利生,莊嚴國土,利樂有情!

 

上一篇:濟群法師:不二法門
下一篇:恆傳法師:墮胎法會的開示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