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原創

山神帶領,無數眾生跪謝救命之恩

發布:心印居士     日期:2010/5/22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山神帶領,無數眾生跪謝救命之恩——為兩位癌症患者大放生現場出現驚人一幕...

2010年4月18日,農歷3月初五,周日。拔眾生苦放生會有統計以來第544次放生。

每個周日,都會雷打不動組織放生共修,參加者多則數百,少則數十人,多是本地居士,這次共修卻有點不同,因為有三位外地居士專程趕來山東淄博與我們一起放生。

(更多有關慈悲施食,戒殺放生,修善改命的文章請訪問心印居士空間http://hi.baidu.com/dao9981以上空間地址一點即入!心印居士電話13969655799)

其中一位是外省某居士,大姐,四十來歲,戴眼鏡,態度謙沖,說話柔和,一副高級知識分子的樣子。(經征求當事人意見,隱去其姓名及某些細節,以下以L居士代稱)L居士一位至親於2009年底查出頭部右側有兩個腫瘤,經伽馬刀和介入治療,其中一個消失,但另一個生長迅速,2010年元旦期間,病情惡化,身體一側出現偏癱,醫生說情況已很危急。

L居士母親幾年前因肺癌去世,當時她已接觸佛法,但只當成某種哲學思想來研究,不知道依教奉行完全可以帶來真實利益,眼睜睜看著母親病情惡化,卻只能依靠醫院保守治療,並未采取其他任何措施,直到其母受盡痛苦去世。後來機緣成熟,深入參學,才明白“佛是大醫王”,足以對治一切惡疾業障!也知道了放生、誦《地藏經》、念佛、拜忏等等消業免難的無上法門,但慈母已逝,總有千般法寶,卻以無濟於事,只能留下巨大遺憾!因此當她另一位至親癌症病情危急時,她立即決定為其放生5萬元,不管結局如何,都不能再留下遺憾!

2010年3月下旬,通過上網查詢,L居士找到拔眾生苦放生會網站和博客,看過我寫的《虛空放生》系列文章後,完全被那些放生救命的真實事例震動,立即與我取得聯系,說好周末趕來與我們一起放生。

也許知道放生消業最快,病人的冤親債主不答應了!

第一個周末,啟程之前,她身體突然極度不適,全身乏力,頭暈腦脹,幾乎不能行動!放生之行就此取消。

第二個周末,臨行前一晚做飯切菜時,竟然不小心用菜刀切傷了手指,血流如注,非常嚴重!據她說做了幾十年飯,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發生!更莫名其妙巧的是單位也突然有急事,想帶傷硬走都走不了!

第三個周末,她咬牙切齒,下了狠心,說什麼也要來參加放生!本來買了周五晚上的臥鋪車票,夜裡11點左右發車。她還特意早點出門,但怪事再次出現,平時多如牛毛的出租車,那晚就是打不上!在路邊站了一個多小時,最終趕到火車站時,離發車時間還有三分鐘,工作人員已經不讓進站!這次她鐵了心,將車票改簽成次日晚上,但因為是周末,不但沒有臥鋪,座號都沒有!

周六晚上,這位大姐硬著頭皮,“冒死”登上發往青島的火車,車廂內果然人挨人,巨擁擠,幾乎沒有立足之地,她平時也算養尊處優,實在受不了,只好來到兩節車廂之間的吸煙區,站了一夜,吸了一路二手煙,長途顛簸六個多小時終於趕到淄博!

放生之前出現種種違緣的事,我碰到過太多,但象這位大姐遇到這麼多狀況情況也算罕見!她看上去很文弱,平時身體也一般,這次能不畏艱難趕來,實屬難能可貴!

另兩位是濟南黎姓姐妹,都非常孝順、樸實,她們的父親於2009年12月份確診為肺癌,腫瘤在右肺下葉,查出時已是晚期,醫生表示以無能為力,只能做保守治療。姐妹倆剛接觸佛法,偶然機緣看到我們編印流通的《戒殺放生》一書,隨即與我取得聯系趕來參加周日放生,發願放生一萬元,回向給父親的怨親債主!

與三位外地居士見面後,無暇寒暄,直奔主題詢問她們病人有關情況。果然不出所料,兩名患者的絕症都與殺生惡業有關!

L姐的至親,年輕時在肉聯廠工作,曾親手宰殺過無數雞、鴨、豬等物命,後來調入其他單位,卻以欠下無數命債!

黎氏姐妹的父親是中學退休教師,七八十年代生活困難時,為養家糊口,經常去水庫河邊捕捉青蛙、河蝦,除了自己食用,剩下的都拿去賣錢,還無故殺過很多蛇。姐妹倆現在還清楚記得小時候父親將青蛙活生生剝皮,賣白花花田雞肉的情景!

“諸余罪中,殺業最重”!年輕時肆無忌憚,殺生害命,福報盡時,因果不爽,殺業來償,罹患絕症,受盡苦楚,又怨得誰來?!

當今之世,各種癌症、惡疾泛濫,多少如母眾生苦不堪言又無從解脫!究其本質,多數都是患者前生今世殺害物命所致!芸芸眾生,早日驚醒,千萬別再造作殺業了!

有種現象非常奇怪!雖說孝敬是為人兒女的本分,但女性好像普遍更心疼,更孝順父母一些!幾年來,很多外地師兄委托我們放生都是回向給罹患絕症的父母,其中絕大多數是女兒!從第一個找我的新疆烏魯木齊的女師兄(其父患膽管癌),到前幾天打電話來的廣東潮州小陳姑娘(其父患肝癌)再到這三位女同修,無一例外,都非常孝順,令人感佩!

她們打電話來時,都非常焦急,對父母的病痛感同身受,有的更恨不能替父母代受痛苦甚至替父母去死!

她們也很能看破、放下!有的平時生活就很拮據,治病又花了不少錢,但為父母放生、印書做功德卻一點也不皺眉,難捨能捨,難行能行,甚至會賣房子、賣其他。。。一片片赤子之情,完全發自肺腑!以至於有時候我都會勸她們悠著點,還得考慮以後生活。。。

每逢此時,總是莫名感動又無限慚愧!她們為父母盡孝而托我放生,無比信任,委以重托,而我本人卻是個不折不扣的不孝之子!

我自幼不在父母身邊長大,對他們缺乏最基本的感情!記得剛上大學,同宿捨的哥們晚上想家竟然想到哭出聲來!我完全不能理解,因為從小到大我從不知道想家想父母是什麼感覺?!

學佛之後,明白孝道是一切修行的基礎!不孝之人,現世生活、工作重重阻礙,求財、求官一切難以如願,嚴重者更會感招天地災殺之報!而孝順之人,必定天地佑之,吉神隨之,心想事成,一切吉祥!將孝順對象擴展到盡虛空、遍法界一切眾生,就是發大悲心,行菩薩道,解脫輪回,成佛作祖不遠矣!

所以說“在家孝父母,勝於出門遠燒香”!

孝順一事,理上雖然明白,但要做到發自內心,至情至性當真談何容易!比如我自己,盡管現在天天都在“強迫”自己,同時也在“說教”別人,一定要孝順、一定要孝順。。。雲雲!但往往都是表面文章,流於形式,有時連表面文章都懶得做。。。

身為不孝之子,不由汗顏無地!

正因如此,我對孝順的人,總是充滿了敬畏!因為我可能永遠都做不到她們那樣!

非常榮幸,有緣接觸到全國各地這麼多孝順女兒,雖然多數都未曾謀面,但我想她們定然都是這世上最最美麗的女子!因為僅僅一片至誠孝順之心就已經將世間的真、善、美發揮到了極致!

當然也碰上過孝子,印象最深的是本地博山區的陳居士,去年其父罹患晚期鼻癌,非常痛苦,他找到並委托我為其父放生印書,同時發願只要父親能夠康復,寧肯捨壽10年!雖然其父後來業因注定,還是很快往生,但他一片至誠孝心還是給我留下了極深印象。還有下文即將提到的本地扈師兄,為救慈母,借錢放生,都是為人子女的楷模,現世少見的大孝子!

也正因如此,對於她們的“吩咐”,我都會絕對盡心盡責,不敢有一絲懈怠。因為在我眼中,她們就是現世的“婆羅門女”、身邊的地藏菩薩!而她們托我放生其實都是在給我一個個機會,為自己的不孝贖罪!

這次放生也不例外。L姐要求將5萬元一次放完,加上黎氏姐妹的1萬,還有其他居士的隨喜善款,一天放完,且要忙活一陣!因此之前我已做了充分准備:提前確定好放生地點和行車路線,為兩位癌症患者寫好回向文,找了十幾個壯勞力負責干活,借了一輛帶斗皮卡車專門拉物命,又准備好四輛小車載人!

上午十點,放生開始。先在慈音念佛堂院內放生斑鸠、麻雀等各種鳥類,念誦儀軌、灑大悲水、繞佛、回向、放生,一切有條不紊,鳥兒們飛離牢籠,逃出生天,所有同修也都心情愉悅,法喜充滿!11:30,在齋堂簡單吃過午飯,一行十六人、五輛車,一路前往本地海盛水產批發市場。

按照隨緣放生,遇啥買啥的一貫原則,先將市場上所有蠍子、土元、泥鳅等體積小的生命全部買光,接下來是鳝魚、蛇等較有靈性動物。“秋月野味大全”正好有8只獾和40多只野雞,一掃而光。而“明光水產”剛進了2只大龜,每只都在20斤以上,已經活了有些年歲,也是命不該絕,一起買下。

這些事說來輕松,過秤、裝袋等等過程卻非常繁瑣,很耗時間。眼看太陽偏西,手裡卻還剩兩萬多元錢放生款,不敢再耽擱,決定全部買鱉!“明光水產”是批發大戶,專挑4斤以上的老鱉,買了近三百只,才把所有善款花完,將所有物命集中起來,在市場就地念誦儀軌、回向、裝車,已是下午五點,即刻啟程,奔向150公裡外一片群山。

進入深山,專找密林懸崖,人跡罕至地帶先將蠍子、土元放完,接著放大王蛇、山雞、獾。。。L居士和黎氏姐妹以前也參加過放生,多是放些普通的鯉魚、泥鳅等,如此面目猙獰的大王蛇、羽毛鮮艷的野雞、凶猛嘶吼的獾卻從未放過,看著物命們四散奔逃,雀躍而去,都非常興奮。

放完山貨,轉出深山,已是夜裡七點,天色全黑,位置已在章丘市境內,離濟南不遠。黎氏姐妹次日要上班,便將她們放在309國道邊,搭順風車回濟南市內。臨別之際,兩姐妹頗有些依依不捨,再三囑咐以後組織大放生一定通知她們,還要繼續來參加。我們則轉道向南,繼續前進,駛向萊蕪方向,放水生動物!

長途跋涉,一路顛簸,到達萊蕪市某大型水庫。為盡量確保物命安全,我們選擇了一座高架橋下,人很難到達的位置,在橋上停好車,所有人員一起動手,女生打手電,小伙子們手提肩扛,將幾十袋泥鳅、鳝魚、鱉龜一一運到橋下幾十米的岸邊,趁黑全部放完,為避免留下痕跡,又將所有塑料袋、網兜收拾干淨,這才上車走人,打道回府,回到慈音念佛堂,已是夜裡十點!

佛堂值班大媽已做好晚飯(應該叫夜宵),大家又累又餓,一個個原形畢露,甩開腮幫子一頓猛吃,那叫一個香!飯後閒聊,L姐對全天的放生,從砍價到過秤,從裝袋充氧裝車、到選擇放生地點等等細節都很滿意,對我們的專業高效精神和認真負責態度提出表揚,同時對所有師兄的辛苦付出表示感謝。我謙遜幾句,雖然已十分疲憊,但心裡總算一塊石頭落地!

這次放生,從上午十點開始到晚上十點結束,歷經12小時,善款總計61478元,解救水陸空大小生命4萬余條,5輛車、16人跨越淄博、章丘、萊蕪三市,長途奔襲近300公裡,而且不是走山路就是在深水邊,一旦出現意外,身在外地又時處黑夜,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一路上我的心一直懸著,生怕出什麼狀況,作為組織者,直接沒法交代!幸喜諸佛菩薩護佑,所有人員和車輛全部安全返回,放生過程也非常順利,人與物命,皆大歡喜!

放生後次日,當天全程參與,干活竭盡全力的扈師兄打來電話,告訴我放生當晚他無意看到的一些情景。扈師兄,男,四十多歲,工人兄弟,勤勞樸實,事母至孝,修行非常精進!曾經借錢為身患乳癌,命在旦夕的老母放生,孝行感天,母癌竟然痊愈!(詳見拙作“借錢放生,母癌得愈——奇跡震撼人心,人人都可實踐___《虛空放生》系列12)

扈師兄有天眼通,經常能看到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以下是放生當晚他看到的情景:

放完蛇、獾之後,天已全黑,當我們車隊駛出山口時,他無意間一瞥,突然看見車外很多人在向我們磕頭,人數眾多,難以計數,成片地跪拜,場面十分壯觀!

這些眾生身高參差不齊,多數在70公分左右,大概有四五歲孩子那麼高,面部看不清楚,只能看到身形,但明顯能感覺到,這些都是我們放生物命的神識在叩謝救命之恩!這一大片眾生幾米之外,我們座車的左前方,立著一位神靈,大約有3米高,很偉岸威嚴,正是這片山的山神,在帶領所有被救生靈向我們致謝!

叩拜完畢後,所有生靈有序分列到車隊兩側,目送我們出山。此時,觀世音菩薩赫然出現在車隊上方空中,跏趺而坐,寶相莊嚴,菩薩身後,夜空中有一圈七彩光環映襯,放射出非常炫目七色光線,放生車輛和所有送行的眾生都被籠罩在佛光中,整個場景異常肅穆莊嚴,持續大約一分鐘後才慢慢消失。。。。

之後車駛離大山上了開往萊蕪方向的公路,老扈當時座在皮卡車後排右側,正好在我身後,行進十幾分鐘後,他又看到“韋陀菩薩”出現在車後大約一米外的夜空中,菩薩的腳離車頂大概一米高,腰如磨盤,受持金锏,身上放射出乳白色的亮光,一直跟著我們在空中飛行!這是老扈平生第一次看到“韋馱菩薩”的法像,非常清晰莊嚴,令他頓生敬仰,恨不能立刻頂禮跪拜!一路上菩薩時隱時現,一直跟到放生龜、鱉的水庫才消失。。。。之後,我們5輛車,16人安全返回慈音念佛堂。。。

老扈說的話我完全相信!

一是相信他的人品。

二是相信自己的感覺。放生車隊一駛出山口,座在車上,我忽然感覺前所未有的輕安喜樂!本來放完獾已經很疲倦,但此時卻感覺身軀越來越飄。。。越來越輕。。。漸漸地整個身體好像都不存在了。。。慢慢溶化到虛空之中。。。。一路上這種感覺時斷時續,直到回念佛堂吃飯才消失。。。。

三是類似情況的描述在別的地方也看過一些。比如台灣某放生組織放完海生物命後,有開天眼師兄清楚看到兩位海神出現,將被救物命驅趕到大海深處。。。網上某篇帖子也曾記述放飛鳥兒後,空中有天神接引眾鳥。。。還有位師兄進山放蛇時,隨行一位“大仙”也看到很多在山裡修行的各式各樣的眾生都趕來和物命一起聽儀軌、做皈依。。。而之前在某水庫放生時,扈師兄也曾提到看見一位湖神站在我們身邊旁觀。。。

所以我在多篇文章中都反復提到,放生一法包含甚深佛法密意,絕不是凡夫俗智以種種邏輯推理所能了知和揣測的!

印光大師是公認的大勢至菩薩再來,他老人家在《南浔極樂寺重修放生池疏》中也說 “戒殺放生之事,淺而易見;戒殺放生之理,深而難明!倘遇不知者阻誹,遂可被彼所轉,而一腔善心,隨即消滅者有之!”


放生時有兩種情況引發的質疑和受到的攻擊最多,也最能動搖放生佛子的信心:

一、在運輸過程中或放生現場,難免會有少部分物命不幸死亡。

二、物命被放後,也難免會有一部分被再次捕捉或因其他種種原因死亡。

從而引發一種論調:“放生等於放死,沒有任何意義!”

我想這次大放生過程中,扈師兄看到的殊勝情景已經給出了最好答案:

一、索達吉堪布在《煙酒殺生過患》譯文中說:“所有的動物都歸天、魔、龍、妖、獨角羅剎、人與非人所有。因為他們已經執為己有,殺害這些動物,他們必將要報仇雪恨,給那些殺生的人們帶來各種不幸。”而將這些物命從屠刀之下解救出來,使其重歸自然,各得其所,安享天年,也必得龍天鬼神歡喜,諸佛菩薩護佑!

既然所有動物都是天、龍、羅剎、人與非人等等的眷屬,我們希望眷屬歡樂,共享天倫,他們也是一樣!其實你放生的善念一動,他們就已經知道,並且在歡喜等待了!所以在放生現場,被放物命自會有其所屬種族的天龍鬼神來接引保護,遠離危險。。。“他們”的能耐都比我們大,根本不用我們瞎操心!(天龍鬼神多有諸佛菩薩為度化眾生而示現)

比如水生動物會有龍族接引,野獸會有山神接引。。。看不到不等於不存在!再多質疑攻擊,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二、“眾生至愛者身命,而諸佛至愛者眾生”!所有真正發大悲心,解救物命於倒懸的放生,必定會感得諸佛菩薩駕臨現場,加持護佑!常放生的師兄都很熟悉淨土放生儀軌中的請聖文:“香花迎,香花請,南無一心奉請,盡虛空、遍法界十方常住佛法僧三寶”,那可不是白念的!

扈師兄在現場看到向我們跪拜的無數眾生,其實都是那些被放物命的神識,或者說性靈。一切有情,無論大小,都有見聞覺知的性能,這種性能就是我們常說的佛性!無量眾生,無始劫來,輪轉六道,頭出頭沒,經歷了無數生死,變幻了無數身軀,但佛性卻從未有過任何改變!

而一旦業力牽引,淪落三塗,往往是億劫輪回,很難脫離,這期間其神識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得聞佛法,更別說親到佛前,蒙佛加持了!其實物命的這次報身只不過是其無數次畜生道輪回中的一次,但就是這極短暫的一次卻值遇千劫難逢的良機被我們放生!蒙現場法師、居士念誦儀軌,聽聞佛法,授與三皈,還在其次,更重要是以放生者大悲心故,感得諸佛菩薩現前,在佛光觸照之下,現場所有眾生都已得到佛力加被,宿業消除,種下菩提道種,假以時日,必定都能解脫輪回,證道成佛,這才是放生的最終意義所在!

至於死在現場或放生後又因種種原因死亡的物命,則更不需要我們去操心掛念!因為一切有情都有生死,它們的身命雖盡,慧命卻早已得到救拔!而且以佛力加持不可思議故,現場往生的物命反而最為幸運,其神識就此脫離畜生身,立即轉生善道,離苦得樂!其中一些有宿世善根的,當下往生諸佛淨土也不足為奇!被放以後又死亡的物命,也是一樣,只是又多了一番業報籌償!

綜上所述,只要真正“以慈心故,行放生業”,其他一切疑慮都不必掛懷,盡管常放、多放、大放、特放!您解救的不只是過去的多生父母,更是未來的無量諸佛!

而那些林林總總、似是而非,攻擊質疑放生的說法,打著“智慧放生”的幌子行阻礙放生之實的行為,其實都是邪魔外道指使,無明妄念作祟,都是在以凡夫俗智妄測佛陀親口宣說的無上放生法門,都是怨親債主在極力阻礙你快速消業,解脫往生!

詳加辨析,則原形畢露,雕蟲小技,不值一曬!

後記:

本文發布之前,特意打電話回訪這次大放生的委托人和功德主:外省L大姐和濟南黎氏姊妹。

大放生後,L姐那位患腦癌的至親於4月底再次做ct檢查,結果顯示,其頭部右側腦瘤不但未再生長,反而縮小了一部分。目前患者病情穩定,只是飯量小了很多。L姐問我是不是他心情不好所致?我的解釋是:每個人的“祿用”,也就是你這輩子該吃多少飯,都是注定的!因為大量放生做功德,病人原有壽命被延長了,隨之而來,他原有的 “祿用”也被分攤到更長的時間,結果就是每一餐的飯量自動減少。

其實少吃點有什麼打緊?反而能夠減輕各器官負擔!能保住性命比什麼都強!

受此影響,L姐至親的全家都開始接觸佛法,雖然還都不太信,但佛法難聞,今天畢竟已經聞到,既種下了種子,就總有一天會生根發芽!

而濟南黎氏姊妹父親的情況更加樂觀,其右肺下葉的腫瘤也以縮小!並且一直沒出現肺癌晚期患者常出現的嘔吐、難受等症狀。老爺子現在精神狀態很好,出入行動正常,得空就騎自行車去濟南“黑虎泉”打泉水喝,完全不像一個癌症晚期病人!

L姐和黎氏姊妹以此因緣,對放生和佛法的信心更加堅定,修行也更加精進!

常有同修對我們長年堅持放生表示不解,甚至頗不以為然。在他們眼中,放生是“有為法”,而“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並不究竟,與人天福報有份,與解脫往生無關。。。

又有同修說,到處瞎跑什麼?不如在家老老實實修法,成佛之後輕輕松松就能度化無量眾生!乍一聽很有道理,仔細分析,卻多數都是未證言證,斷章取義!

我只能以“星爺”一句話作答:“以你的智力,很難了解!”

首先,從弘法利生角度講,目前時處末法,法弱魔強,芸芸眾生,沉溺欲樂,貪念熾盛,只圖眼前利益,少有人想到身後大事。而弘揚佛法,令眾生入佛知見比歷代任何時候都更顯困難!
幸喜尚有放生一法,在末法時期還能大行其道!

所謂:“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放生一法,以其消業迅速,功德巨大故,對消災祈福之事常能起到神秘莫測,立竿見影的效果。正因如此,通過大力弘揚放生功德,普勸世人廣行戒殺放生,使其先得到快速顯著的現實利益,對佛法生起歡喜,再循序漸進,逐步深入,等到機緣成熟,自然修行解脫!

末法時期接引眾生,還有比此更為善巧方便的方法嗎?!

筆者放生數年,親身經歷的這種事例不勝枚舉!而這也正是我們常年不辭勞苦,推廣戒殺放生最重要的原因!

其次,從個人修行角度講。佛陀曾有教言:“大悲心是一切正法的種子!”只有發大悲心,一心一意利益眾生,才能放下自私自利,斷除我執!而大悲心擴展到極致,自能虛空粉碎,法執盡去,證入般若空性!離開大悲心,妄談空性,當真是緣木求魚,癡人說夢!而放生救命就是慈悲心的最大體現,最能長養慈悲心!在放生過程既不執著放生實行,又不執著放生之我和被放物命,不也正是當下三輪體空嗎?

成佛之後,從顯現上講,唯一的“業務”就是度化眾生,與其等到那時,不如從現在就開始!

再者,單就淨土法門而言(拔眾生苦放生會主要弘揚淨土法門),其實去往極樂,途徑眾多,除了最直接的信願念佛,將持戒、布施。。。等等善行功德回向,也一樣能夠往生!而放生是所有有為善法中三施俱全,功德第一之法,既可為修學其他法門廣積資糧,提供助緣,又能直接以此功德回向淨土,解脫往生!

若條件具備,既能持名念佛,又能慈悲放生,二者形成合力,臨終之日,必能感得西方三聖現前接引,生前解救所有眾生趕來推助,直登蓮邦,花開見佛!

我佛慈悲,給末法眾生留下如此簡單易行,成效顯著的善法,列位看官佛子還在等什麼呢?

盡管很相信老扈,還是又問了他好幾次:“那天真的看見山神帶領無數眾生給我們磕頭嗎?”言語間不禁很有幾分沾沾自喜,洋洋自得!老扈總是很認真的說:“是真的,看的很清楚,絕不打妄語”!再問他:“山神和那些眾生長什麼樣啊”?他還是很認真的說:“具體模樣看不清,只看見身影和動作,但菩薩法像看的很清楚,非常殊勝”。

見我得意的有點找不著北,他又說:“我以前跟正覺寺“仁達法師”去放生,不但放生現場有無數動物神識向他磕頭,所過之處,山神、河神、樹神等等,還有各路“大仙”,都會向他恭敬叩拜!而你,只有被你放生的生靈會向你磕頭,境界好像還差很多!”(仁達法師為本地“正覺寺”主持,曾經從淄博出發,三步一拜朝拜五台山,德高望重,人神共欽,《香港佛教》連續15期報道過的他的事跡。正覺寺寶塔開光之日,作為開光典禮的一部分,仁達法師曾邀請我們到寺內放生)

不禁有幾分沒趣,瞪他兩眼,心裡說“我會一直放下去,走著瞧”!

而老扈依舊面帶憨笑,茫然未覺,口中念念有詞“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上一篇:印光法師文鈔嘉言錄之八【7】
下一篇:10種方法,讓您的忏悔更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