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轉載

我所認識的鬼神現象與靈異事件

發布:恬碧爽     日期:2015/8/29 16:40: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我所認識的鬼神現象與靈異事件(一)

  世界上或者說宇宙裡到底有沒有鬼神?這個問題很有意思。上初中之前我是相信有的,那是隨眾,因為那時的我身在農村,周圍的人都認為有。上高中到大學畢業之前我相信沒有,也是隨眾,因為我學的是唯物主義,大學的專業又是自然科學(地球物理。但我自學了理論物理、天體物理和天文學),科學和哲學都不認為有鬼神。之後我便開始傾向於認為有,因為我身邊的許多可信賴的人親眼見過,東西南北奔波時也調查了不少人,盡管我獨自在某個經常有人遇到鬼的無人山坳的亂葬崗旁呆了整個晚上試圖結識一兩個鬼界的朋友卻沒有如願。子不語怪力亂神,我想,主要是因為他主攻方向是人類社會而不是整個宇宙,他不語,但也沒有說他不相信。而我,偏偏對探索宇宙和生命很有興趣,曾經自號“破謎閒人”。日前從黃安(台灣)的博客上看了幾篇關於他所經歷的靈異事件的文章,又從網上搜到了一些研究鬼神現象的文章,其中不乏對鬼神現象的種種假設或推理,發現作者們一個共同缺陷是沒有自然科學、哲學、佛學和道教知識的綜合根基,使其假設太過膚淺,既無法獲得源自西方的實證科學的認同,也會被有佛道修為的高人付之一笑。不過,本人雖然有綜合的知識,但也只能在此做一些初步探討。

  先介紹幾個事件。

  一、我伯父親歷的靈異事件(人名皆為真名)

  伯父段德光,今年85歲了,身體甚是硬朗,爬山還能健步如飛,可挑80斤重擔。盡管他是個老實農民,周圍幾乎所有人都敬鬼神,偏偏他不,甚至從不燒香。其身懷武功,年輕時一人對付5~8個只有普通功夫的人不在話下,對一切大無畏。大約是82、83年的時候,我正上大學,年底回家過年,和他聊天時得知,恰恰是不信邪的他,遭遇了兩次靈異事件。我這裡只介紹其一。(本事件獲得了親歷的老石的證實,老石姓曾,現十三組人,全名已忘,旁人皆稱其老石,其弟曾周興是本人小學同學)

  那是一個秋天的凌晨,估計是3、4點鐘的樣子,有朦胧的月光或星光使人能在鄉間小路上行走。50多歲的伯父和另外3個20多歲的小伙子(都是第七生產隊的)各挑一擔黃豆去外縣銷售,伯父走在最前。當距離鴨婆橋(本博客中有《故鄉風物——鴨婆橋》一文)大約80米時,四人幾乎同時看到有個穿白衣服的人從出山那條路走上了橋的石級,便相繼大喊:“你是哪個?”連續喊了幾次,對方沒有應聲也沒有回頭,繼續先前的速度走上了橋。伯父他們挑擔走得比較快,與那人的距離逐漸接近,發現是個長頭發的女人。上橋又下了橋,走到距離橋已經有50米左右的地方(這個地方路右邊當時有塊水泥地)便追上了這個女人,白衣女人站到了旁邊讓伯父他們先通過。由於先前喊了很多聲她沒有回應,伯父他們都有些不滿,走過她時每個人都右轉頭朝她瞪一眼,原來她竟是另外一個生產隊(第六生產隊)的陳克萬的30來歲的老婆。他們都沒有說話,只奇怪,大家與她雖然不是經常來往卻也是相互認識的,怎麼就這麼不禮貌呢?不是聽說她生病了一直躺在床上了嗎?難道什麼時候她的病已經好了?他們也沒多想,繼續朝前趕路了。

  等下午他們賣掉了黃豆回來時,赫然聽說陳克萬的老婆半夜去世了,全家正在辦喪事,而昨天晚上家人一直守在她床邊,她根本沒離開過床。(待續)

  二、陳保連被鬼召喚幫其挑擔(人名皆真實姓名)

  陳保連,我小學同學,當時與我家同村。其被鬼召喚幫其挑擔的事件在當地盡人皆知。我在大學期間兩次回家專門采訪他,其敘述一模一樣,所以,盡管這是他個人講述,但我覺得可信度高。

  也是在83年左右,某個夏天的晚上(具體日期已經不詳),新婚不久的陳保連和妻子(現已離他而去)住在其家(純木結構)樓上的房間。後半夜,其妻醒來發現保連不在床上,還以為他去樓下的廁所了,可是等了很久也未見他回來,以為他在廁所出了什麼事,就開了燈,想下去廁所看看。但她驚訝地發現門是闩上的(木門是純木插銷結構),插銷還插得好好的,其睡覺前脫下的鞋子還在床邊。可是,房間裡包括床下、櫃子到處找了沒見其人。她將全家人喊醒,整個樓包括屋子後的廁所、豬樓上下到處找,未見。出門,大喊其名字,將周圍幾戶人家都喊醒了,分幾路出去尋找,沒有任何結果。

  早上,陳保連卻自己回來了!其身體極度虛弱,倒在床上講了他的經歷。

  據保連所述,他在睡夢中聽到有人在外面喊他的名字:“陳保連!陳保連!起來幫我們挑擔!”他便起了床,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出的房間。到了外面,發現是兩個人,一個高個子穿的衣服是濕透了的,另外一個沒有腦袋,但身上挑著一擔布袋子,袋子裡裝的什麼東西卻不清楚,他也不認識他們。沒有腦袋的人把那擔袋子交給他挑著,他就乖乖聽話,跟在那兩人後面走,當時完全沒有任何害怕的感覺,也沒有對方究竟是人是鬼的判斷意識,但感覺袋子比較重。三人沿小路走到滄浪河,再順河邊小路望東走,再過一木板橋,出了第四生產隊後面的小嶺,再往北,復折而西,朝鴨婆橋方向走回。到距離鴨婆橋約200米的一個亂葬崗下,前面的人命令他往山溝內走,保連卻坐在地上不走了,不管對方如何催促、硬拽,他就是坐在地上不起來。就在對方的叫罵聲、拽的力度越來越大的時候,從鴨婆橋方向走來了一位白胡子老頭,老頭手拿一桿很長的旱煙桿,大聲呵斥那兩人。那兩人最終放棄了,挑著袋子自行走入了山溝。老頭又大聲對保連說:“你還不趕快回去!”保連便迅速起身,奔鴨婆橋而去。上橋,感覺很累,便躺到了橋亭的木板上睡了。早晨,保連被別人喚醒,才回了家。

  保連父親陳龍文並不信鬼,以為是保連自己編的故事,便多次找來醫生治療,但醫藥無效。10來天後,保連奄奄一息,家人試著找了神婆,神婆說他的確被鬼所擾,要不是土地爺(家人並沒有告訴神婆具體詳細情況,她不知道有白胡子老頭的事)救了他,他現在已經不在了。神婆按她那套類似巫術的東西為保連治療,不久人便康復了,但狀態大不如前。

  筆者第二次(1986年)采訪他時,不斷遞給他“長沙”牌香煙抽(該煙當時屬於湖南第一名煙),一再問他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因為在我的眼裡世界上絕對沒有鬼,保連賭咒發誓說句句屬實,並說:“老佳,你這樣的人肯定是文曲星下凡,所以鬼不敢來找你,也看不到鬼,我就不同了。”

  (未完待續)


 



上一篇:學誠法師:看不見三世因果,該如何相信呢
下一篇:狐臭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