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YIN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經咒頌念

 

正如法師:《佛遺教經講解》覺者釋迦牟尼佛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覺者釋迦牟尼佛 (節錄自正如法師《佛遺教經講解》)

  一、悉達太子成佛

  世界人類歷史發展以來,出現過許許多多的宗教,也揚棄了許許多多的宗教。時至今日,世界公認的世界性宗教有三大宗教,它們是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

  佛教的佛是什麼含義?我們在上面已經講過,佛是“智者”、“覺者”的意思。照這樣講,佛教也就是智慧的教,也就是覺悟的教,可簡稱“覺教”。教義、主義在英文中都是Doctrine,因此“覺教”也可叫做“覺的主義”。照這樣講,佛教徒就是一群追求智慧覺悟之徒,也就是智慧覺悟之徒。照這樣講,這本身就不“迷信”,就反對“迷信”。

  佛教,不是神創造的,也不是憑空捏造的,她是本來就存在於宇宙之中,只是起初沒有被發現而已。到人類進入公元前六世紀的時候,有位被稱作“佛”的人,他覺悟了這個真理。他所覺悟的這個真理,被人稱作“佛教”,如今在世界各地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這個佛教的發現者是誰呢?他就是被世界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稱為“世界上最偉大的人物之一”的釋迦牟尼佛。

  悉達誕生

  在公元前六世紀,印度的北部有一個富裕的國家,國號名叫迦毗羅衛國。當時的國王姓喬達摩,名淨飯王,是釋迦族中的一位德高望重的族長。釋迦族人自認是太陽的種姓,這位太陽種姓的淨飯王自從即王位後,把這個國家治理得繁榮富強,國泰民安,深得全國人民的敬愛和擁護。

  淨飯王的王妃叫摩耶夫人,是鄰國拘利國天臂城主的女兒,模樣長得像天女一般美麗。她性情溫和,賢淑能干,更擁有一顆仁慈之心,更讓她顯得無比漂亮。光陰過得很快,還沒講幾個字的工夫,他們已經是結婚二十多年了,摩耶夫人也已四十多歲的人了,然而,他們仍然沒有兒子。他們非常著急王位的繼承人。

  一天晚上,摩耶夫人似夢非夢,朦胧中看到一個人騎著一頭大白象向她走來,並走入她的肚子裡,摩耶夫人懷孕了,時年45歲。冬去春來,摩耶夫人臨產的日子就要到來。按照當時印度的習俗,孕婦必須回到娘家生產。摩耶夫人也依照這習俗回娘家生產,她一隊人馬路過城外一處名叫藍毗尼花園時,摩耶夫人想到花園看看,於是在一棵無憂樹下休息時生下了太子。這一天,按中國傳統的說法是四月初八日。

  藍毗尼花園,在現在的尼泊爾境內。1897年,考古家在尼泊爾發掘阿育王石柱後,才發現這裡是佛陀的誕生地藍毗尼花園遺址,並在附近發掘出古代的市鎮,其中有些相信是屬於當時的迦毗羅衛城。尼泊爾政府已將這些地方作為聖地加以保護和建設。

  太子誕生的消息傳開,全國一片歡騰。太子誕生了,自然也需要一個名字,而且取得名字要好叫,叫起來要好聽,還要富有深刻含義。不像我們一般平民百姓,兒女生下來了,就隨便安個名叫“阿貓”、“阿豬”的。塗先生生了個男孩,非常開心,想給他的寶貝兒子取個響亮的名字,想了三個多月,終於取名叫飛,姓塗名飛,寓“突飛猛進”之意,塗先生很是得意。可是,後來人們叫他兒子卻是“土匪”(塗飛)。俗話說,“生兒子容易,取名難”,是有這回事。現在,人家是為太子取名,當然是作為一件大事來做。於是,淨飯王舉行“取名”宴會,召集文武百官,經過研究討論決定,為太子取名“悉達多”。悉達多,中文意思是“一切事業成就”、“一切義理通達”。摩耶夫人生太子後的第七天就往生了。悉達多太子由他的姨母摩诃波闍波提養育成長。

  從太子進入學習知識的年齡開始,淨飯王就聘請全國最出色的學者來教太子當時印度的所有知識。又請來武術高手和軍事專家教太子武藝戰術。太子天資聰明,勤奮努力,學業進步非常快。眼看太子已16歲了,淨飯王就為太子辦結婚大事。太子娶了拘利國國王善覺王的大公主,也就是他的表妹耶輸陀羅為妻,後生羅侯羅。

  出家成佛

  太子生性仁慈,氣質非凡,對人類無限悲憫,有著“普救眾生”的救世情懷。他得知,當時恆河流域奴隸制國家中,嚴格而不平等的等級種姓制度,非常反對。那時,印度主要有四個等級的種姓。第一種姓叫婆羅門,他們是掌管祭祀的奴隸主貴族。第二種姓叫剎帝利,他們是掌管軍政大權的奴隸主貴族。第三種姓叫吠捨,他們雖說有人身自由,但不能當官,被限制只能從事農業、工業等。第四種姓叫首陀羅,被稱為是最下賤的種姓,又被稱做“非人”,就是不是人,他們世世代代只能做奴隸,做前面三種姓人的奴隸,過著被剝削、受壓迫的生活。

  婆羅門的《摩奴法典》中明確說,婆羅門人種,是造物神梵天用口創造出來的;剎帝利人種,是梵天用雙臂創造出來的;吠捨人種,是梵天用雙股創造出來的;首陀羅人種,是梵天用雙腳創造出來的。前三種姓是再生族,依宗教生活,死後可以獲得新生命。首陀羅種姓是賤民,不能信仰宗教,不能有宗教生活,沒有來生,死了就完事了,所以,又叫“一生族”。

  各種姓的職業都是世代相傳,種姓之間不准通婚,尤其禁止首陀羅和其他種姓通婚。如果首陀羅人和其他種姓人生下混血種,這在法律上被稱作“旃陀羅”,意思是“不可接觸的人”。這種人被規定只能從事屠夫、劊子手、扛死屍等社會低層的職業。現在,印度還有約七千萬“不可接觸的種姓”。種姓制度的嚴重不平等,還涉及到人們的服裝、講話等各個方面。

  另外,太子還發現人生的生老病死問題,眾生界的弱肉強食、互相殘殺,以及宇宙間的一切事物的存在、關聯等等問題,都讓太子冥思苦想。思索的中心,就是如何尋求解脫人類的痛苦。但是,他所學到的豐富知識,和他未來的王位、權力、金錢,都不能解決他的問題。因此,他想出家修行,找到這個解脫人類苦痛的方法。

  他的父王,也早已發現他的思想傾向,於是,用金錢、美女、歌舞、更舒服的環境等等來供他享受,想阻止他出家。然而,這一切都未能讓他放棄他的追求。終於在他二十九歲那年的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他起身來到已經熟睡的妻子和兒子身旁,深情地望著他們。雖然,他知道他們母子倆在未來的生活中會過得很好,可是,他仍然傷感沒能盡丈夫與父親的職責。但是,在“眾生”與“私情”的天平上,他還是投向了眾生。為了尋找真理,為了拯救那無數的在痛苦中掙扎的眾生,他必須割斷這狹小的私愛,必須拋棄個人的榮華富貴。他鼓起勇氣,堅定地走出臥室,離開宮殿,跨上駿馬犍陟,偷偷出城,來到苦行林,剃去須發,脫掉太子服,穿上簡樸的衣服,成為真正的一名無產階級的修道人,過上了苦行生活。

  在苦行林中,有許多苦行者修各種各樣的苦行,有的修倒掛苦行,將兩只腳倒掛到樹上,倒垂著身體;有的修曝曬太陽的苦行,天天坐在華氏90多度的太陽底下;有的絕食、燒手臂,有的持“狗戒”食糞便等等,形形色色,千奇百怪。他們認為通過肉體上的折磨苦修,才能洗除罪業 ,獲取靈魂上的安樂。

  悉達多太子來到苦行林之後,先後參訪了毗捨離國的跋伽婆、摩揭陀國王捨城的阿羅迦藍、郁陀羅等許多有名的修行者,但是,他們的理論和修行方法都不能讓他滿意。於是,他深深認識到當時的這許多哲學思想都不是真正的解脫之法,便離開他們,渡過尼連禅河,來到岸邊的樹林中,和那裡的極端苦行者一起。為了尋找解脫之道,他嘗試了各種各樣的苦行,克服了種種艱難困苦,苦修了六年時間。但是,徒勞無功,毫無結果。方才覺悟到用折磨肉體的苦行方法來尋求解脫,是不可能的。

  他走到伽耶山附近的尼連河裡,洗去六年的污垢,接受難陀波羅牧女的奶油稀飯的供養,覺得精神許多。然後,他來到前面不遠處的一棵又粗又高的荜缽羅樹下的一塊大石板上,鋪上吉祥草,面向東方盤腿端坐,發誓說:“我今如不證到無上正覺,寧可粉身碎骨,終不起此座!”他便這樣開始禅修解脫之道,終於在49天後的一個星光閃耀的夜晚,戰勝了最後的煩惱魔障,證得了圓滿覺悟而成為佛。時年35歲。

  佛的成佛處,在現在的印度比哈爾省,是世界旅游聖地。那棵原本非常普通、不太出名的荜缽羅樹,因為佛陀在樹下成佛的緣故,而得名菩提樹。後來,所有的荜缽羅樹都叫做菩提樹,成為“聖樹”,聞名於全世界。菩提是“覺”的意思。

  悉達多太子成佛後,大家就尊稱他為“釋迦牟尼佛”。釋迦是指釋迦族,是民族稱謂。如我們是漢族。牟尼就是聖人的意思。釋迦牟尼,就是釋迦族的聖人。然而,釋迦族的聖人不只一位,因此,再加上一個“佛”字,以作區別,以表示這位是釋迦族中最偉大的聖人。釋迦牟尼佛,他就是佛教的創始人。

  二、一生說法度人

  上面,我們簡單地了解一下釋迦牟尼的成佛歷程,但是,釋迦牟尼成佛之後,在做些什麼呢?本經文中概括性地告訴我們說:“初轉*輪,度阿若憍陳如;最後說法,度須跋陀羅。”簡簡單單四句19個字,道出了釋迦牟尼成佛後45年間的說法度人的光輝歷程。

  釋迦牟尼成佛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將他所覺悟的真理傳授給他人,以至他將要入涅槃的最後時刻,他還在作這件工作。45年來,他到處游行,從未間斷這個工作。雖然,這個工作利益層面遍及到菩薩、緣覺、聲聞、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等九界眾生,然而,它的利益重點對象主要還是為人間的人類。雖然,為他類眾生說法,但其目的還是為了人類。所以,我們說這是“說法度人”的工作。

  初轉*輪

  阿若憍陳如,是人名,是一位僧人。最初,佛觀察到阿若憍陳如,應該是觀察到阿若憍陳如、跋提、跋波、摩诃男和阿說示等五人,這裡省略了其他四人,只提五人的代表阿若憍陳如。佛觀察等五人阿若等五人機緣成熟,因此,佛從伽耶山步行300余公裡來到波羅奈城鹿野苑(即現在的印度瓦拉那西城西北約十公裡處),為憍陳如等五人說法,這在佛經上叫做“初轉*輪”。“初轉*輪”,是說釋迦牟尼成佛後第一次說法的意思。

  *輪,是以“輪”來比喻佛法。為什麼要用“輪”來比喻佛法呢?它有三種意義:(1)摧破之義:謂佛法能夠摧毀眾生的煩惱罪業,就像須彌四洲之主的“轉輪聖王”的輪寶,能輾碎山岳巖石。(2)輾轉之義:佛到處說法不停,不限於一人一處,好比車輪輾轉不停。(3)圓滿之義:佛所說的教法圓滿無缺,猶如車輪之形狀。“轉*輪”,就是指佛說法,宛若輪子轉動,還寓意佛法能夠讓學修者“轉迷為悟”、轉苦得樂”、“轉凡成聖”。

  “度阿若憍陳如”,“度”通“渡”,由此岸渡到彼岸之意。《八大人覺經》說:“乘法身船,渡生死海,至涅槃岸。”佛教認為,一切生命都是來自於經歷了無量次的生死輪回,如果今生還不能夠解脫,她還將經歷無數次的生死輪回。生死無邊,譬如大海,乘佛法船,才能渡過此生死大海,到達光明、幸福、快樂的涅槃彼岸。

  為什麼?釋迦牟尼成佛後,不來度我度你,而去度憍陳如等五人呢?因為,他們之間有著特殊的因緣。原來,當時悉達多太子離家出走,淨飯王得知後,立即派憍陳如、跋提、跋波、摩诃男和阿說示等五人去,要把太子找回來。憍陳如等五人找到太子,並傳達國王的意思,請他回去。太子堅決不答應,憍陳如等五人沒有辦法。於是,他們也跟隨太子修苦行。六年之後的有一天,他們看到太子接受牧女的乳糜供養,並開始飲食,改變了原來極端的苦行生活,以為太子放棄修道,要過世俗生活。因此,他們離開太子,到波羅奈城鹿野苑,繼續苦修。

  鹿野苑,是地方名。這有個典故。相傳,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國王打獵到這裡,圍困了一千多只鹿。就在這危難關頭,一只“鹿王”奮勇而出,哀求國王說:“陛下!請求您放它們走,讓它們多活幾天。我願意每天送一只鹿,供你食用。”國王同意。

  一天,輪到一只母鹿供國王食用。這只母鹿正好懷胎待產,於是,母鹿請求鹿王讓它生下小鹿後再去獻身。鹿王答應。但是,按“協議”,今天也必須送一只鹿去,供國王食用。讓排在母鹿後面的那只鹿去替母鹿,提早一天死,這不公平。為此,鹿王自己替代母鹿,前去供國王食用。國王得知這件事後,十分感動地說:“我實是畜獸,名曰人頭鹿;汝雖是畜生,名為鹿頭人。”從此,國王不食一切肉。從此,國王禁止任何人在這個地方打鹿。這個地方,因此得名“鹿野苑”。

  憍陳如等證四果

  釋迦牟尼佛到達鹿野苑後,為憍陳如等五人正式演說佛法。佛第一次說法講些什麼內容?主要是講了苦、集、滅、道四谛法。這“四谛法”在後面我們會講到。據南傳佛經記載,在“初轉*輪”階段,佛說《轉*輪經》時,年紀最大的憍陳如立即獲得“斯陀含果”,佛進一步指導,其余的四位也一一證得“須陀洹果”。佛闡述《無我經》後,五位都成就了阿羅漢果位。他們五人是佛教最早的出家眾。自此,佛教有了三寶,形成了教團。釋迦牟尼佛是佛寶,四谛*輪是法寶,五阿羅漢是僧寶。這是佛教最早的三寶。

  什麼是斯陀含果、須陀洹果呢?什麼是阿羅漢果呢?由於大家是初學佛法,所以有必要作些介紹。佛教認為,生命界由於迷與悟的不同,因此,存在十種類別,這就是:

  (1)地獄界:最低層的生命,處於牢獄之中,遭受極重苦痛。

  (2)餓鬼界:這類眾生不得飲食,遭受無有休止的饑渴痛苦。

  (3)畜生界:此類眾生互相餌食,生存艱難困苦。

  (4)修羅界:阿修羅,嫉妒心強,生性好斗,天上人間畜生界中都有。

  (5)人間界:人類,有苦有樂。我們就是人間界。

  (6)天上界:天人,享受天界快樂,快樂享受完了則墮落。

  (7)聲聞界:指聽聞佛所說的聲教,觀察“四谛法”而悟道者。

  (8)緣覺界:緣覺,觀察因緣法而證悟者。

  (9)菩薩界:發廣大心,自行化他,以精進幫助他人而成佛者。

  (10)佛界:自覺、覺他、覺行圓滿者。

  前六種界的眾生沉淪六道,遭受生死輪回等種種痛苦,是迷惑顛倒的世界。後四種界,是聖人覺悟的世界,他們即將、或已經超脫生死輪回等痛苦。

  “聲聞界”中有四個等級的“果位”:

  (1)初果梵語名“須陀洹”,意譯“入流”,即入聖人之流的意思。初果人已經斷除三界“見惑”,進入聖人果位,不再墮落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但由於有欲界九品“修惑”,所以,仍然需要經過在“人道”“天界”往來七次生死輪回,斷盡欲界九品修惑,則證“阿那含果”。見惑,見道上的迷惑。修惑,修道上的迷惑。修惑也稱思惑。

  (2)二果梵語“斯陀含”,意譯“一來”。二果人不僅斷除了見惑,還斷除了欲界六品修惑,但還有欲界修惑三品未斷,所以,還必須生到欲界天一次,然後再來人間出生一次,欲界三品思惑了斷,這才證得“阿那含果”。

  (3)三果梵語“阿那含”,意譯“不還”。三果人已經斷除欲界九品修惑,不再來“欲界”出生,所以稱“不還”。三果人命終之後則生色界天,然後,再進一步修行斷惑,證阿羅漢果。

  (4)四果“阿羅漢”,意譯“應供”、“殺賊”、“不生”等。這個果位的人,已經斷除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見惑思惑,有漏惑業統統消除,超脫六道生死輪回,圓寂以後就不再來三界受生,因此名“不生”。他們好比用智慧之劍殺盡三界煩惱賊,所以,得名“殺賊”。他們具足無漏功德,自然受到廣大人天的供養,因而名“應供”。阿羅漢果是“聲聞界”中最高的果位。講到阿羅漢,順便就簡單的附帶講了以上這些。有關詳細的內容,以後有機會再作講述。

  最後說法度須跋陀羅

  佛陀度了憍陳如等五人後,不久又度了耶捨和耶捨的四十九名好朋友。耶捨的父母親也歸依了佛教,成為佛教最早的優婆塞、優婆夷。這時,佛的弟子增加到55人。佛為他們教授佛法,他們覺悟佛法後,佛就指派他們到各地宣講佛法,利益大眾。

  佛陀在鹿野苑住了一段時間,就動身前往優樓頻螺。優樓頻螺,在現在印度佛陀伽耶大塔南側500多公尺處的目支鄰陀村的東面。在優樓頻螺這個地方,居住的優樓頻螺迦葉,那提迦葉和伽耶迦葉三兄弟是當時很出名的苦行宗教師,他們各自有500、300、200名學生。優樓頻螺迦葉三兄弟聽聞佛說法後,深深地為佛的智慧、道德,以及佛法所折伏,先後分別帶領各自的弟子一起歸依佛出家。

  離摩羯陀國王捨城(現在的印度巴特那市南面的拉查基爾)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村落名叫優婆提,這裡有位飽讀經書、聰明絕頂的年輕人,名叫捨利弗。他和他的好朋友目犍連,出於對生命宇宙真相的探索,而結伴離家到各地求學。他們四處參訪,跟隨了許多著名學者學習,但是,最終都不能滿足他們的求知心。最後,他們還是回到自己的村莊,並二人協議,從今天開始,誰遇到“高人”都要在第一時間告知對方。

  一天,捨利弗在王捨城街上漫游,見到前方迎面而來一位身穿袈娑、威儀整肅的出家人,讓他油然生起恭敬心,心想他一定不是一般人。這個人,就是最初的五比丘之一的阿說示。捨利弗很想知道他的來歷,於是走過去同他談了許多話。其中有一段問答非常重要,這段話促使了捨利弗走上出家學佛的道路。捨利弗說:

  “尊敬的法師!請您告訴我您老師的教義。”

  阿說示以偈頌的方式回答說:“諸法因緣生,亦從因緣滅,我師大沙門,常作如是說。”

  這是一首“緣起法”偈,大家聽了有沒有“見道”?然而,我們這位捨利弗聽了第前句偈語時,即證得第一“入流”聖果。

  捨利弗立即將這件事告訴目犍連,目犍連聽了這首偈,也證得第一“入流”聖果。兩人非常喜悅,決定歸依佛出家。出於禮節和好意,他倆前去拜見他們以前的婆賈那老師,希望他也能依佛學法。婆賈那老師固執已見,不從他學,倒是他的弟子們願意加入他倆的行列。於是,捨利弗、目犍連等同門200人一起到優樓頻螺佛的住所,加入僧團。

  雖然,捨利弗依佛為師,但他是遇阿說示而聽聞佛法的,因此,他也視阿說示為師,對他非常恭敬。恭敬到什麼程度呢?據經中記載,阿說示在那個方向弘法,捨利弗就會朝那個方向合掌,表示尊敬。假如,捨利弗是躺下來休息時,他便把頭朝向那個方向。捨利弗,堪稱尊師重教的楷模。佛弟子中,捨利弗是智慧第一。捨利弗智慧第一,同他這種“重道”精神,應該是有關聯的。

  此外,佛的同父異母兄弟難陀、堂弟阿難陀、姨母摩阿波闍波提,妻子耶輸陀羅、兒子羅侯羅等也都出家了。佛的弟子中,四種種姓的人都有,在這裡沒有種姓等級,沒有貴賤,一律平等。

  佛陀自從35歲成佛,直到80歲涅槃,一年到頭,除雨季安居時間在本住所講學外,其余時間或是單獨一人,或是在弟子的陪同下,四處宣揚佛法,讓許許多多的人受到了教育,獲得了解脫。佛“臨涅槃”的最後時刻,還在說法度人。

  佛陀知道自己即將“入涅槃”,於是在“腳俱多河”洗了個澡,上岸接受純陀的飯食供養後,來到拘屍那城(約在今印度聯合邦的迦夏城)郊外邬波陀那的娑羅樹林間鋪好臥床,准備涅槃。雲遊苦行大外道須跋陀羅,此時正在拘屍那城,當他聽說佛陀將在今晚涅槃時,“博學多聞,高傲自滿”的他突然想起要歸依佛陀出家。他見到佛後,佛就為他說法。他明白佛法後,就在佛的面前出家。這就是經中所說的“最後說法,度須跋陀羅”。須跋陀羅,是佛最後的一位出家弟子。

  須跋陀羅,依佛出家時,已經是120歲高齡。人活120歲,壽命很長吧!其實,這是每一個人應有的正常壽命。前幾天,我從《香港佛教》雜志上,看到一篇專題論述,題目是:《人活到120歲不是夢》。這是一位著名心血管病專家洪紹光教授研究多年的結論。當然,各人的“業力”不同,壽命長短自然不同。

  120歲的人,在我們佛教界有好幾位。有書籍記載的,除這位須跋陀羅外,還有佛的侍者阿難、佛陀時代的大護法維莎诃女信徒、唐朝趙州禅師、近代虛雲老和尚等。“趙州八十猶行腳,只為心頭未悄然;及至歸來無一事,始知空費草鞋錢。”唐代趙州從谂禅師八十歲高齡還在雲游四海,參訪名師,身體好吧!須跋陀羅120歲仍然到處參訪,住無定所,身體夠強壯吧!他們的求知精神都值得我們好好學習。

  三、佛陀涅槃時刻

  佛陀說法45年,講經300余會,說了許許多多的佛法,度了無量無數的眾生。所要說的法都已說了,所要作的事都已作了,所要度的眾生也都已度了,這就是經中說的“所應度者,皆已度訖”。訖,是事情完結。

  佛在娑羅樹間涅槃

  佛來到人間成佛,成佛後圓滿完成了他的一切工作,於是他選擇在“娑羅雙樹間,入涅槃”。佛為什麼要挑選在這個地方涅槃呢?據說至少有三個原因。(1)方便120歲高齡的須跋陀羅皈依,成為佛最後的一位弟子。(2)演說法要,方便傳播,讓更多的人受益。(3)使大家能夠方便地分到佛的捨利。

  佛為什麼選擇在“娑羅雙樹中涅槃”呢?這也有因由。因為“娑羅樹”有堅固、高廣的含義。又,娑羅樹花大如車輪,果實大如花瓶,果味甜如蜂蜜。堅固、高廣、果大、甜蜜,都是佛教所推崇。堅固象征信心堅固,高遠象征誓願、理想又高又廣,果大象征無上佛果,甜蜜象征涅槃快樂。

  再者,娑羅雙樹,實為佛涅槃時,所臥的床舖的東西南北四方各有兩棵娑羅樹。這些娑羅樹,它們底下的根與根相連,上面的樹枝同樹枝交融,“下連上合”表“和諧”“圓滿”。更奇妙的是,佛將要“入涅槃”時,四邊的每一對娑羅樹,都有一棵枝葉、花果、樹皮逐漸枯萎而呈白色;而另一棵卻是枝葉異常茂盛。此四棵榮,四棵枯,正好象征破除“四倒”,而證如來“四德”之意。

  何為“四德”?四德,是佛的“法身”所具有的四種特征。

  (1)常,指佛法身常住,永恆不變。

  (2)樂,佛的法身沒有諸苦,安住大樂。

  (3)我,法身超越時空,來去無礙。

  (4)淨,法身遠離惑業,清淨不染。

  何為“四倒”?倒,乃顛倒。四倒有兩種:

  (1)凡夫四倒:①常:由於不明事物的真實性,而將世間一切事物,認為是永恆不變的“常”。

  ②樂:對世間苦的產生、過程,以及結果迷惑不解,並以苦為“樂”。

  ③我:不能明了一切事物乃是因緣和合的產物,本身並無自性---無我,以無我為“我”。

  ④淨:凡夫肉身,四大組成,不淨之軀,生命無常。凡人不明此理,迷戀肉身。為了這個身心,造作惡業。以“不淨”為“淨”。

  (2)二乘四倒:①聲聞、緣覺二乘人,明悟萬事萬物都是在不斷的變化生滅之中,諸法無常,便執著“萬事萬物”是“無常”。

  ②二乘人認為世間充斥缺陷,六道充滿痛苦,毫無快樂可言,就固執“無樂”。

  ③通過對生命的體悟,認識到一切生命,都沒有一個主宰、永恆不變的個體的我的存在,就偏執“無我”。

  ④他們認為身體是“罪惡之根源”,是不淨之物的組合體,沒什麼可愛戀的,應該徹底看破放下捨離,執身為“不淨”。以上都是顛倒、錯誤的見解,破除了凡夫四倒,再進一步體悟了二乘四倒,則證得如來的四德。

  經文說:“於娑羅雙樹間,將入涅槃。”佛在“娑羅雙樹間”,度了須跋陀羅出家後,“將入涅槃”,就將要捨棄這個肉體,進入“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

  涅槃的含義和種類

  眾生由於貪欲、執著等錯誤的思想,因此,對自身,對外界事物產生錯誤的理解,因而產生錯誤的行為,造作惡業,從而流轉生死,以至無窮無盡的生死輪回。眾生錯誤的思想被修正之後,具有流轉生死能力的“業力”則停止運行,業障消除,這就從生死輪回中解脫,解除一切痛苦,突破時空,獲得生命的涅槃境界。

  “涅槃”是梵語,譯成中文有“滅度”、“圓寂”、“不生不滅”等意義。這個詞,原意是“吹滅”,或者是指“吹滅”的狀態。意思是指造作生死、苦惱等一切污染不淨之法的“業力火種”被“吹滅”。痛苦之因、痛苦之果消滅,生命的生死輪回痛苦得以脫離,圓滿成就智慧福德,證得永恆寂靜、不可思議的最安樂的解脫境界,這個境界就是涅槃。

  諸經中對涅槃的解釋非常豐富。這裡根據“唯識宗”所立,涅槃則有四種分別。它們是“性淨涅槃”、“有余涅槃”、“無余涅槃”和“無住涅槃”。

  (1)性淨涅槃,全稱“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是說一切事物的自性本體,本來清淨真如。此真如之性,在生命於“三惡道”時,雖為煩惱塵垢所污染、障蔽,但它仍然“不垢”;成為聖人時,雖然煩惱塵垢消除,證得涅槃,但它也沒有因此而增加清淨度,這叫不淨,這就是通常經中所形容的真如涅槃之性“不垢不淨”。涅槃之性,在聖不增,在凡不減,縱使經歷“驢胎馬腹”,“塗炭吞火”也不減少損壞絲毫。

  (2)有余涅槃。有余涅槃聖人,雖然,仍以五蘊的肉體為所依,有饑寒老病等相,但是,煩惱斷盡,能以“涅槃境界”面對人生世事,不受饑寒老病諸苦所影響。如,釋迦牟尼佛35歲的時候,便已證得涅槃而成佛,但是他的肉體依然是過去的惑、業所剩余的,這就是有余涅槃。

  (3)無余涅槃。無余涅槃聖人,所有煩惱斷盡,五蘊身體捨離,業盡報息,自他、物我、身心不再對立,一切事物圓融無礙,生命中不再有任何痛苦。釋迦牟尼佛80歲時,證入無余涅槃。

  (4)無住涅槃。了知生死涅槃,體性原來是一,本無煩惱生死可斷,也無菩提涅槃可證。以大智大悲大願大力,往來生死涅槃,而不住生死不住涅槃。窮未來際,於因緣生滅的世界中,永無休息地“莊嚴國土,利樂有情”,而不為凡塵污染、諸苦所惱,隨時隨處自在涅槃。

  四種涅槃中,性淨涅槃為涅槃本體,一切眾生本來具足。二乘無學果人具足前三種,唯佛如來四種全部具足。

  涅槃的樣子

  涅槃,是怎麼個“樣子”?涅槃離言絕慮,無形無象,那有“樣子”可講,不過通過一些經典所述,仍然可以“感受”到它的一些“輪廓”依據《方等般泥洹經》說,它有八大“法味”,通俗一點講可稱“八大特征”。

  (1)常住:常住十方三世而不變。

  (2)寂滅:業障永滅,功德圓滿。

  (3)不老:無增無減,青春常在。

  (4)不死:原本無生,自然不死。

  (5)清淨:清淨空寂,一塵不染。

  (6)虛通:虛空通行,來去無礙。

  (7)不動:安住無為,如如不動。

  (8)快樂:永恆圓滿自在大快樂。

  涅槃,是“滅度”,是“不生不滅”,有四種區分,具有八大特征,但其“樣子”究竟是怎麼個樣呢?下面,這則“禅門公案”,也許能為我們對這涅槃“樣子”再增加一些理解和意會。

  一日,南塔光湧禅師參訪仰山禅師,仰山問他:“你來做什麼?”

  光湧回答:“來拜見禅師。”

  仰山又問:“見到禅師嗎?”

  光湧回答:“見到了!”

  仰山再問:“禅師的樣子像不像驢馬?”

  光湧說:“我看禅師也不像佛!”

  仰山緊追地問:“既不像佛,那麼像什麼?”

  光湧回應說:“若有所像,與驢馬有何分別?”

  仰山禅師聽了光湧的回答,非常滿意,贊歎不已!

  這一問一答,看似平常,其實含義深刻。這是一場對“涅槃自性”的對白,它表明了事物實相、涅槃自性的“形容面貌”。“來見禅師”,就是“來成佛”,就是“來求涅槃”。涅槃,就是事物實相。涅槃相貌怎樣呢?它,如同仰山禅師,既不像驢馬,既不像佛。說白了,仰山禅師就是仰山禅師,涅槃就是涅槃,我是我,你是你。

  有人說,涅槃之相,我還是沒看清楚!的確如此!涅槃,本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當你一開口、一動念已不是了。涅槃,乃“唯聖者所知”的不可思議的境界,不能以凡人的經驗、概念來測度的,更無法用文字做完整直接地表達。作個比方說,一個從未見過水、喝過水的人請教你:“水是什麼樣子?”縱使你口才很好,講上大半天,對方也未必能“明白”水的樣子。即便你很會寫,很會畫,也很將水樣子如實展出出來,對方還是無法完全明白水的樣子。

  怎樣才能讓他知道水的樣子呢?有辦法!佛告訴我們:“讓他喝水!”讓他親臨其境,親自體驗,問題就完全解決了。就如同要明白水的味道,喝了水,便恍然大悟:“哦!原來水是這個味道。”佛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就是這個道理。雖然,你喝過水,也知道水的味道,但是,你還是無法完整地直接地確切地告訴他人“水的味道”。

  說到這裡,應該明白的是,不能准確地將“水的樣子”、“水的味道”表達出來,並不等於水不存在。涅槃也是這樣,當你沒有證得涅槃,你是無法准確地全面地明白的。當你證得涅槃時,你就完全明白涅槃的境界了。可是,你還是無法用語言來准確表達。

  涅槃就在這裡

  涅槃,是佛教實踐的終極目標。如何才能達到涅槃的境界呢?這要依靠“道谛”。道谛,它以涅槃為目的,以消除生死根本的煩惱為對象,以戒、定、慧為修行方法。佛陀在本《遺教經》中講述了“道谛”,我們遵照本經中的“道谛”修行,必定證得涅槃的境界。

  你經過修行,證得涅槃的境界,豁然大悟:原來如此!涅槃就在這裡!有一天,洞山良價禅師問雲巖禅師:“老師!你百年後,如果有人問起您的道貌,我要怎麼回答?”

  雲巖禅師答:“我不在別處!”

  洞山禅師聽後,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有一天,洞山禅師在渡河時,看到水中自己的身影,這才悟到雲巖禅師“我不在別處”的道理,而說偈曰:

  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

  我今獨自往,處處得逢渠。

  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應須憑麼會,方得契如如。

  涅槃如影相隨,不在別處,也不須到處尋覓,涅槃就在這裡。《雜阿含經》中明示我們說,貪欲之念消除干淨就是涅槃,嗔恨之火消滅干淨就是涅槃,愚癡邪見之心去除干淨就是涅槃,煩惱痛苦破除干淨就是涅槃。貪嗔癡沒有了是涅槃。他人對你貪嗔癡,你也不計較,這是涅槃。你不但不計較,而且還感謝他對你貪嗔癡,這是涅槃。不是有句話說:“感激傷害你的人,因為他磨練了你的意志。”講的就是涅槃的境界。你感謝他對你貪嗔癡,你就連所謂的“貪嗔癡”,“不貪嗔癡”這個概念都不存在,當下即涅槃。

  涅槃,在佛經中有許多別名,這裡也順便給大家提一提,如《法華經》中說“最上一乘道”,《華嚴經》說“一切諸法的自性”,《勝蔓經》裡說“如來藏”,或“自性清淨心”,《般若經》中說“對理無所知、無所不知”的“般若”,《大涅槃經》上曰:“佛性”,諸經中提到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真如”等等,說的都是涅槃的異名。雖然,名號不同,但是,同屬一物。

  是時中夜寂然無聲

  佛將要入涅槃的時候,經文說:“是時中夜,寂然無聲,為諸弟子略說法要。”這是“中夜”時分。在古時候的印度,將晝夜一天24小時分為六個時段,就是晝(白天)分為初日分、中日分、後日分三個時段,夜(夜晚)分為初夜、中夜、後夜三個時段。每一時段4個小時。中夜,是現在的晚上10點至次日凌晨2點。中夜,又有寓意“中道”之意。中道,就是離開極端的觀點,不偏於“左”不偏於“右”的中正思想。比如離“斷”離“常”,非“有”非“空”之理,這就是中道。斷,是指“物質”毀滅了,則徹底沒有了。常,是說一切“物質”永恆不變。不持“斷”的見解,不持“常”的觀點,這是中道。

  中國儒家講待人接物要有“不偏不倚,調和折中”的中庸之道。這中庸之道相近佛家中道思想。但佛教的“中道”的“中”還有“如實”等其他含義。如實,就是實實在在知道事物的真實相。

  “中道”是佛教的根本思想立場,在大、小乘中都是廣受重視。雖然,它們對“中道”的意義和理解有深淺不同,但是,都將這“中道”理念作為教義的核心思想,在這一點上則是一致的。

  上面,經文講到時間已經進入了“中夜”時分,此時此刻“寂然無聲”。半夜三更,已經是夠淒涼的了!結集經的人還來一句“寂然無聲”,更顯出了當時氣氛之特殊。是的,偉人將逝,天色黯淡,大地沉默,悲痛無聲!這裡“寂然無聲”,包含兩點意義。(1)是指萬籁無聲,周圍環境非常安靜;(2)是指佛此時言語道斷,心行處滅,身無痛苦,心大安詳。

  “中夜”時分,萬籁俱寂,佛還希望借此不多的時間“為諸弟子略說法要”!佛陀!您應該休息啦!可是,佛陀不!他要為諸弟子演說“法要”,他要說法說到最後一口氣,他要為眾生流盡最後一滴血。佛陀大慈大悲救苦救難之心,在這裡展現無遺。

  為諸弟子略說法要

  “為諸弟子略說法要”。“為”,這裡是介詞,表示行為的對象,相當“替”的意思,如為你服務。“諸”,是眾、許多的意思。從他受學,學習知識在他之後,因此,對於對方則自稱為“弟”。從他學習而獲得知識,產生見解,所以,對老師而自稱是“子”。佛弟子,菩薩、聲聞都是佛的弟子,但由於聲聞人常隨佛陀學習,以佛為師,所以,佛經中有時特指聲聞為佛弟子。佛滅度以後,一般而言,出家的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尼五眾,以及在家的優婆塞、優婆夷二眾都是佛的弟子。

  以上七眾佛弟子身份的不同劃分,是根據他們所接受的佛教戒律的多少而區分的。梵語“式叉摩尼”,中文意義是“正學女”。18歲至20歲的女性出家後,受了“十戒”成為沙彌尼。之前經過兩年的“試驗期”,合格後才可受“具足戒”成為比丘尼。在這兩年“試驗期”的女眾,就叫做“式叉摩尼”。

  佛弟子,再廣泛一點講,凡是受了三皈依者,都是佛弟子。再廣泛一點講,一切眾生都是佛弟子,因為“佛想念慈愛眾生,猶如父母之想念慈愛子女”。又一切眾生本具佛性,都是未來佛。

  在佛門中,弟子一詞還有多種不同稱謂,比如,一般稱本派門人叫門弟,或徒弟;授戒的弟子為戒弟、戒徒、戒子;傳法的弟子稱法弟、法子;本師圓寂後的遺法弟子則稱遺弟,等等。

  “略說”,就是“去繁取簡”說,簡單說說。“法要”,就是佛法大要。由於時近“中夜”,時間不多,又由於要說的平常都已說了,此時只是象征性地總結性地簡單講述佛法要義。臨終說法,血淚言語,字字囑咐,意義深刻。佛陀臨終交代,希望“諸佛弟子”能切實依教遵行。

  佛略說法要後,進入涅槃,終年80歲。這一天,按當時的記載相當於我們中國農歷的二月十五日。佛出生在公元前623年,涅槃於公元前543年。這是1950年,世界佛教徒聯誼會在斯裡蘭卡首都可倫坡,舉行首屆大會時,所作的一項關於佛陀生卒的決議。現在我們所用的佛歷是從佛的涅槃日算起。

  關於佛的生卒、出家等日期,我國和東南亞各國記載有點不同,這是由於古代各國的歷法不同等多種原因所造成。現在中國大陸,還有人依然用出生的農歷日期來注冊戶口的。比如,某人今天農歷四月十七日出生,向政府申報戶口時,則被寫成2003年4月17日。假如說,有人又想將這4月17日變為緬甸日歷,於是,日期成為緬甸日歷的2003年一月一日新年。這樣,這個人的生日到了第二年便有三種不同的出生日期。又加上古人對時間和日期的觀念比較淡,各國歷法不同,時差不同,再經過兩千多年的流傳,於是,人物的生卒出現不同的記載,這是很正常的。現在,佛的生卒、出家等年份,一般以“南傳佛教”的記載為依據。

  佛涅槃後,遺體舉行火化。摩揭陀國、迦毗羅衛國等八國將佛的捨利分為八份,並在他們各自的國土上建塔安奉。

  四、佛是覺悟的人

  近代以來,許多高德大德突出強調“佛是人”、“佛是覺悟的人”這個理念。這一理念非常重要。在佛在世的時候,佛就曾經這樣說過,只是後來被忽略了,沒有被重視。我們在上面稍為了解了佛的出生、修行、成佛和說法度人的整個生命歷程,對“佛是人、是覺悟的人”這個觀念,應該有初步的認知。為了對這一問題加深認識,我們有必要再作一些補充說明。

  佛是人

  當今,仍然有許多人將拜佛叫拜神,把土地、城隍叫做菩薩,對佛與神混淆不清。以前,有位朱先生剛從土地廟裡拜土地公出來,信佛的李先生在路上遇見他,問:

  “你從哪裡來?”

  朱先生答:“我去拜神。”

  李先生看他雙手提著酒、雞、鴨等祭品,聽了他的話嚇了一大跳:“你拜菩薩?怎麼可以帶酒、雞、鴨去供?”

  朱先生說:“那個‘神\’吃葷的,還抽煙呢。”

  土地公塑像上有把煙斗。最後事情總算弄清,朱先生是把土地神當作神。佛神分辨不清。佛與神是不同的,佛與神是兩個根本不同的概念。某些人,還將佛菩薩視做“貪官污吏”來供奉膜拜,這都是不明佛法。

  神是什麼?原始未開化時代,人們對大自然界不甚了解,對大自然界發生的閃電、打雷、洪水等無可抗拒的自然現象,以為一定是什麼“東西”在操縱著,於是,人們就給他們,應該是它們,人們就給它們取名叫“神”,如雷公神、電母神、河神、風神、火神等等。這是人類對大自然無知和恐懼的產物。及至後來,自然現象被人格化,或是某些能力、德行高超的人物死亡成神。在人間最出名的神當屬創造天地萬物無所不能的“造物神”。

  根據專家學者統計,還不是很完整的統計結果:人類所崇拜的神,竟達三億三千萬個多。真是“舉頭三尺有神明”。神,一般都是具有超凡神力,能神通變化。他們居住天界的叫“天人”,在地界的叫做“地祇”,在人間的名“鬼神”。盡管“神”有超人能力,但是,他們依然處在三界六道輪回之中,遭受生死痛苦。

  什麼是佛?人、螞蟻、昆蟲等一切眾生都有“佛性”,都可以成佛,都是“未來佛”。十方三世有無量無數佛。這是從廣義上講的。如果從狹義上講,佛是指釋迦牟尼。

  釋迦牟尼佛是實實在在的人。他有出生地點,有生身父母,有修行證悟過程。他國籍古印度迦毗羅衛國,父親是國王,姓喬達摩名淨飯,是釋迦族,母親摩耶夫人。他出家後,經過“修行”,而成為佛。佛是由人而成的。

  釋迦牟尼成佛後,衣食住行與普通人一樣。從本經序言中,我們看到釋迦牟尼成佛後就不停息地到處講說佛法,傳授真理,解答疑難,利益他人,一直到“將入涅槃”還“為諸弟子略說法要”,還在說法,這是說佛的工作方面。從本經的經文中,我們看到的也都是“人話”。

  從《金剛經》序言中,我們看到了佛衣食住行日常生活的“輪廓”。經序中說:“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捨衛大城氣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佛的生活就是如此平常。再結合其他佛經,我們看到佛一天的生活大致是這樣:早晨天還沒亮就起床盥洗,然後進入“禅定”。之後說法,或安排事務,就出門“托缽乞食”親近群眾,服務大眾。在城中乞討到飯食,即回到住處。吃完飯,洗淨飯缽,收好衣缽,洗淨雙足,鋪好座位,安坐片刻之後,或說法,或為弟子信徒解答疑問,或看護病人,或巡視各寮房,等等,一直“工作”到“午夜”,佛才以“右手托頭”如弓形般吉祥而臥。

  佛在《增一阿含經》中說:“我亦是人數。”佛也是人類中的一員。佛是人,釋迦佛是由人而成佛的,而且“諸佛世尊,皆出人間,非由天 而得也。”(同上)一切諸佛都是在人間成佛。不但佛陀出在人間,三寶的法寶、僧寶也在人間。雖然,佛衣食住行日常生活同我們正常人無異,但是,佛衣食住行日常生活是沒有人我分別,沒有是非執著,沒有煩惱痛苦,是生活在菩提覺悟之中。我們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是充滿人我是非煩惱痛苦。這就是“佛與眾生”的不同之處。

  一生提倡念佛法門的印光法師在《一函遍復》中也寫到:“念佛之人,必須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又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婦順,主仁僕忠,格盡己分。不計他對我之盡份與否?我總要盡我之份。能於家庭,及與社會,盡誼盡份,是名善人。善人念佛求生西方,決定臨終即得往生。”

  許多人聽了淨空法師的音像制品,就錯誤地認為,要想求生西方,只有放下工作生活,一天到晚不停地念佛,這叫“淨念相繼”,才能往生。這其實沒有把握淨空法師的思想。淨空法師在《淨業三福講記》中就明確說過:“我們要想成佛、成菩薩,假如人都沒做好,怎麼能成佛作祖呢?首先要把人做好。”又說:“(修行的)行就是行為,錯誤的行為就是染污。把錯誤的行為修正過來,這叫修行。行為不外乎三大類,就是身、口、意三業。身是身體的造作,口是言語,意是思想、見解。”因此,我們首先必須通過修成完善的“人格”,人格完善則“人成佛亦成”。

  佛教是以人為本、立足人間,以修正自己,利益他人為根本的修行方法。先從了“生”作為起點,生活的問題解決了,死的問題自然也跟著解決了,生死了脫而出六道輪回。

  佛教一切法門都是為我們修正身心行為,完善人格,成就佛果而建立的。但是,時至今日,我們一些學佛人卻“重視鬼不重視人”,“重視死而不重視生”,從而造成人們對佛教的種種誤解,以為佛教是“鬼教”,學佛是來學鬼,佛教跟活人沒有關系;以為佛教是“死教”,學佛是來學死、學往生、學求死,佛教同“生”、同現實生活沒有關系。這都是“本末不清”,錯了!佛教不僅是重視現實生活,而且更重視“死”,以至死後無盡的來生。佛教不但重視人類問題,而且也關心他類眾生的問題。

  佛是覺悟的人

  佛是人,是覺悟的人,是覺悟了人生宇宙真相的人。《雜阿含經》中,有一段佛陀同一位婆羅門的對話,更詳細說明了這一關鍵性的問題。

  有一天,佛在憍薩羅國沙林村落的樹下靜坐,一位名叫陀那的婆羅門來到佛的跟前問道:

  “您是天神嗎?”

  “我不是天神!”佛回答。

  “那麼,您是龍、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候羅伽嗎?”

  “我實不是!”佛回答。

  “那麼,您是一個凡人?”

  “我不是凡人!”佛回答。

  “那麼,您一定是非人?”

  “我也不是非人!”佛回答。

  “那麼,請告訴我,您到底是什麼?”

  佛陀告訴他:“天、龍……人、非人等,都是由無明煩惱所生。我已熄滅無明煩惱,破除一切迷惑顛倒,橫渡生死大海,超出三界的覺悟者。”“我猶如水中蓮花,生於污泥而不染;我雖生活在世間,但不為世間所煩惱,我是覺悟的佛陀。”

  佛是覺悟的人,我們從佛法中,的確看到了那充滿覺悟的文字和義理。佛不是萬能,不是造物主。佛說,“一切法都是因緣生因緣滅”。佛說,“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提倡眾生平等,每一生命體都可成佛。佛說,“一切法都是佛法(真理)”,高唱“平等慈悲包容和平”。佛說,人們的命運是由自己掌握,人們通過正確的努力可以改變命運。佛教崇尚追求智慧覺悟自由民主,反對迷信,更鼓勵人們對佛的教義提出懷疑,反對偶像崇拜。佛經中在在處處教導人們嚴守“五戒”“十善”,廣行“六度”“四攝”,遵守國法,遵循道德,修正自己,行善積德,樂觀進取,不畏艱難,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等等。

  佛說,一切眾生都有佛性,都可以成佛,都是未來的佛。眾生與佛平等無二。你從思想意識上,從行為舉止上去傷害自己,去傷害他人,以及傷害他類眾生,就是傷害未來的佛。你為眾生服務,就是為諸佛服務,就是修集福德菩提。這還容易記住,可是許多人往往將自己家裡的“未來佛”給忘了。大家要牢記你家裡的所有成員都是“未來佛”,恭敬、照顧、供養他們,就是恭敬、照顧、供養諸佛。然後,將此思想行為擴展到親戚、朋友、同事,乃至一切眾生。這樣“修行”你必定能成佛。

  佛教否定“神創造”說,認為一切事物都是由因緣和合而生,因緣解散而滅。基於這點,佛教常被人稱作“無神教”。下面,我們簡單談談這於問題。

  佛教中,有句名言這樣說:“大疑者大悟,小疑者小悟,不疑者不悟。”這是說,對佛法有大疑問的人才會有大悟,有小疑問的人只有小悟,對佛法提不出任何疑問的,這個人很難“開悟”,將不會有大出息。佛在世的時候,有位名望很高、宗教知識豐富的大財主名叫優婆離。他本是尼鍵陀若提子的信徒。一天,他聽佛說法後,要求歸依佛陀,改變原有信仰。佛陀就對他說:“善男子!您應該對我的教義作認真研究後,再作信仰佛教的決定。”雖然,後來優婆離歸依佛陀,成為佛教徒,但是,佛對他多一條要求,那就是希望他尊重他以前的宗教師尼鍵陀若提子。

  《臨濟語錄》記載,一天,臨濟宗的開創人義存禅師到達摩塔,塔主問:

  “長老先拜佛還是先拜祖師?”

  義存禅師答:“佛和祖師都不拜!”

  塔主說:“佛和祖師是長老您什麼冤家?”義存聞言,一聲不響,轉身拂袖而去,好一個潇灑自在。

  另一則眾所周知,名為“丹霞燒佛”的禅宗公案,則可謂驚世駭俗,將佛教反對偶像崇拜、反對迷信權威,反對的教條框框的理念推向了高點。依據《祖堂集》記載,唐代丹霞天然禅師住慧林寺時,因天氣寒冷,丹霞就取來木佛像燒火取暖,說是“我在燒取捨利。”這個公案大家都應該聽說過,這裡就不羅嗦。

  佛像建立,她有她一定的意義。她可以讓人們緬懷先聖豐功偉績;讓人們見到佛像而想起佛,而學習佛的慈悲、智慧、圓滿覺悟的人格,而學習佛的博大精深的思想理論,見賢思齊,依教修行,利益眾生,超凡入聖。她是我們學習佛的一條方便途徑,這是建造佛像的真正用意。如果以佛像為“真佛”,這就大錯特錯了。好比一個國家的國旗,她只是代表該國的旗幟。見到這面國旗,就如同見到這個國家,能激發國民愛國思想。但如果把國旗當作這個國家的實體,一天到晚向國旗敬禮,獻飲食,不去勞動,建設國家,而說自己天天是在“愛 國”、是在“建設國家”,這顯然是“走”偏了。

  說到“佛像崇拜”,聖嚴法師作了個比喻。老法師說,正像靶場的射手,他要想射中靶子的紅心,他必須將視線由瞄准口通向准星,再對准靶子的紅心。雖然,射擊的目標在靶子的紅心,但必須首先通過瞄准口及瞄准星。當然第一流的射手,也許並不需要這些程序。同樣的,一個已經悟透了佛法的佛教徒,也無須借用偶像來作為中間媒介。這裡說的“瞄准口”“准星”是比喻佛像,“紅心”是比喻真佛、佛法。將瞄准口、准星當作“紅心”當然是錯了,它們只是能讓射手容易地射中靶子的紅心而已。雖然如此,但是,對於初學的射手而言,想要射中靶子的紅心,瞄准口、准星是不可少的設置。同理,雖然佛像不是真正的佛,但對於一些學佛的人來說,佛像也是很重要。學佛人通過佛像,見賢思齊,明悟自性真佛,而成佛道。

  聽了丹霞燒佛像的故事後,你也去破壞佛像,這便錯了。雖然,國旗並不是一個國家的實體,但你故意去玷辱國旗,這也是不對的。

 

上一篇:印光大師:《楞嚴》一經,知淨土者讀之,則為宏淨土之善導
下一篇:印光大師:必有普回向之願,方為與三種回向相合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