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轉載

 

北大教授念佛往生,彌陀樂隊親自來迎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我的父親金瑞林,生前是北京大學的教授,他是中國環境法創始人,為祖國培養了一大批的環境法學人才,中國環境法學從無到有的發展歷程中,金瑞林這三個字已經深深地烙在了中國環境法學的印記上,有時甚至是中國環境法學的代名詞,他為中國環境法學作出了卓著的貢獻。

    父親生前專精學術,臨命終時投歸彌陀願海,於2011年2月25日在佛號中往生,享年80歲。在父親往生五年之際,我將父親往生過程記錄下來,與大家分享。

一、走入佛門

  我於2009年接觸佛法,最初看到關於讀誦《地藏經》的紀錄片《山西小院》,片中有人講述通過讀經為父母祈福、消業障、增福壽的實例。

  父親心髒病史20多年,是罕見的擴張性心肌病,在國內沒有根治的方法。2004年開始,病情逐漸加重,導致心衰和慢性腎衰竭,主要症狀是浮腫,排尿困難,身體逐年衰弱。  當時因父親身體不好,於是我特別希望能通過讀經讓他恢復健康。在認真讀誦一段時間之後,父親的病情果然有一定好轉。我一方面強烈地希望通過誦經讓父母身體健康、晚年安樂,同時希望更深入學習佛法。

  這一年,我和大學好友同時開始對佛法產生強烈的興趣,經常交流學習的體會和心得,逐步接觸了很多佛法方面的書籍和法師講經的視頻資料,特別是佛恩居士編寫的《走近佛教》以及慧淨法師、淨宗法師撰寫的書籍,我們讀後都有相見恨晚、茅塞頓開、振聾發聩的感覺,又有種找到了終極智慧的喜悅。以前對人生的種種思而不得其解的問題在佛法中找到了答案,內心無比歡喜。

  通過學佛,我的內心生起強大的心願,一定要讓父母這一生走入佛門,感受佛法的精深和殊勝,發心學佛念佛,將來一定要幫助父母脫離六道輪回,往生極樂世界,得到永生永世的快樂。 

二、父親接受佛法


  我們自己飲水,現在我們知道,水,乃至於一切萬物,都有見聞覺知,都能懂得人的意思,所以你給它善的訊息,它確實會變得很善很美,這是博士給我們做實驗的。譬如比如我們平常喝的這杯水,你在水上貼個「感恩」,貼個「愛」字,這個水的質量就特別好,你要是相反的,貼個我「我討厭你」、「我恨你」,那水的質量就特別不好,甚至於常常喝人會生病。然後你就懂得為什麼大悲水能治病,就是這道理。

  現在我們曉得水有見聞覺知,我們用大悲咒水晶杯,這就是大悲水。什麼時候貼上去,一個小時以後你再喝,它確實就管用,你不會念也沒關系,水會看,所以這個方法很好。




  我請來各種佛法的書和光盤送給父母。父親是大學教授,老黨員,一生都在思考問題,做學問。開始時父親總是對我說:“我總是希望像研究一門學問一樣研究佛法,但是很多問題我想不清楚,用常理無法解釋。”我那時學佛不久,無法為他解惑。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斷推薦他看讓我受益的書籍和法師講法的光盤,並經常講自己學佛的體會,特別是一些能體現阿彌陀佛不可思議救度的往生實例。

  同時我也開始為父母種福田,捐錢助印經書、助建佛像、放生,將功德回向給父親和母親,希望他們能身體康健,信佛學佛,念佛求生淨土。加之我自幼和父親感情很深,我的誠心和孝心讓他非常欣慰,所以我向父親介紹佛法時,他願意努力接受,並嘗試去了解。

  2010年夏天,父親對我說他下決心要認真學佛,而且說到一定做到。2010年11月,父親的浮腫症狀又一次加重,最後一次住院前,父親和我說:“我現在有個新的體會,佛法裡面我想不懂的問題,用常人的智慧無法想清楚,看來就應該以一個信字為前提。” 

     父親入院後,我為他准備了播經機聽法師講法。父親住院的三個月,念佛機一直放在他床邊,24小時佛號聲不斷。雖然如此,我們仍然都以為會像往年一樣,能通過輸液和藥物治療消腫,幾周後出院。可是這次治療沒有任何效果,父親身體每況愈下,日漸衰弱,出現腎衰竭。  

三、出院准備助念

  2011年春節過後,父親因病情加重,轉入重症監護室,他的語言表述能力因局部腦梗塞明顯降低,表達吃力。加上體力日漸衰微,大部分時間在昏睡之中。眼看他每況愈下,我無法代受,心如刀絞。我在佛前發願一定把握住這次機會,不管有多少艱難阻礙,必定要依靠佛力加持,助父親得彌陀接引,得生極樂。  當時身邊熟悉的佛友很少,所幸父親的得意門生李居士也修淨土,在最關鍵的時候給了我很多引導和幫助,並給我介紹了北京一家非常有經驗的助念團。

  當時不能確定父親病情將如何發展,何時與家人溝通,如何與父親本人溝通,什麼時間放棄治療並提前接回家中助念,所有事情充滿未知和不確定性。而且那時母親和哥哥都不信佛,家人都還希望病情能夠逆轉,對往生沒有充分准備。這些考驗前所未有,令我感覺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所幸佛力加持,經溝通全家達成一致,在最後階段不做過度的治療,不采取無意義的搶救措施,在合適的時機接父親回家,按照佛教的儀軌進行臨終助念。

  2月22日下午,父親體檢報告顯示腎功能出現衰竭,父親昏迷加重、意識更弱,表述更吃力。當晚探視的時候,我按照助念團建議,在父親的耳邊說:“爸爸,你這一生非常圓滿,你對國家、對社會做出了突出的貢獻,你對人類環境事業做出的貢獻,造福子孫後代!你的學識和人品,沒有人不贊歎,沒有人不敬仰。你一生剛直不阿、心存善良,無數人得到過你的幫助、你的恩澤,在文革中你救了很多人的命。你培養的學生桃李滿天下,他們都事業有成,為社會、為國家在各個領域做著巨大的貢獻。你為人師表,一生受所有學生的敬仰和愛戴,你教他們如何做學問,你更教了他們如何做人。這是你一生為人師最最看重的一點。你一輩子做事問心無愧,你沒有違背自己的良心說過一句假話。(說到這的時候,父親喉嚨裡發出的非常大的聲音,反應特別強烈。)你這一生生活美滿,妻賢子孝,是圓滿的一生,沒有遺憾。”

  說完我問:“爸爸,我說的話你都聽懂了嗎?”沒有想到終日昏迷、幾乎已經不能再說話的父親此時非常大聲、非常堅定地回答:“一字不漏!”這四個字是他彌留之際,說得最清楚的四個字。隨後我對父親說只管安心在心裡稱名念佛,必得彌陀接引。

四、佛號中安然往生

  23日,醫生表示因為腎髒嚴重衰竭,繼續醫治幾乎沒有意義。我們提出放棄治療,接父親回家,讓他在家中由家人陪伴安詳離去。醫生們都認為這是最人性的選擇,因為像父親這樣情況的病人,最後必然要進行電擊、切氣管等搶救治療,只能延緩幾小時,最多幾天的生命,而對病人來說,這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

  中午接父親出院回家後,我和哥哥、母親還有父親信佛的學生們輪流助念,佛號24小時未間斷,連護工也有時跟著念幾句。父親看起來一直處於安靜的昏睡中。25日晚上,父親在佛號聲中安詳、平靜地停止呼吸。

  25日晚上九點半父親呼吸停止後,我立刻打電話給之前聯系好的彌陀願助念團的蓮友,他們一個多小時後趕到家裡。助念的佛友中有幾位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和大家一起輪流唱念阿彌陀佛佛號,持續八個小時,直到第二天凌晨六點。

  母親那時並未信佛,對助念的意義和重要性沒有太多了解,但是親眼看到助念團的蓮友們不知疲倦整夜守著父親身邊助念,特別感動,覺得非常殊勝。

  在助念團洪亮的佛號聲中,我感覺整個身心都融在了悅耳的阿彌陀佛佛號之中,沒有悲傷和難過,自從接父親回家後,內心一直安詳平靜,此刻更是法喜充滿,深切地感受到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不可思議,救脫眾生不捨一人。  

五、幾個瑞相

  父親往生前後有幾個瑞相,值得分享。

  2月20日,父親在監護室處於迷迷糊糊、半夢半醒的狀態,我和李居士坐在他床旁,輕聲地念佛號給他。中間突然聽到父親說:“誰來我都不跟他走,我就跟阿彌陀佛走!”然後他就非常大聲地念了幾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過了一段時間他睜開眼睛之後,斷斷續續地說夢到了阿彌陀佛,並夢到了我多年前去世的爺爺。我想起前幾天囑咐過父親,如果看到故去的親人,不論是誰,不要理會,只有阿彌陀佛來了,才能走。聯想起父親剛才夢裡說的話,心裡特別欣慰和感恩。

  當晚我一個人留著父親身邊,他醒來後又和我說他夢到觀音菩薩了,全身白色,和家裡的那個瓷像一樣。我父母家裡沒有特別設佛龛供佛像,但是父親喜歡文物,收藏了不少各式佛像,以前我並沒有過多留意,所以我一時沒有想起是哪一個。

  24日出院後我突然想起父親說的夢到觀音菩薩,果然在父親家裡放工藝品的玻璃櫃裡發現了一個白色的瓷佛像,可是不像觀音,仔細看原來是阿彌陀佛的像啊。

  我想起來,這尊佛像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擺在家裡了。後來母親告訴我,這佛像是多年前從榮寶齋請回來的,盡管佛像左手殘缺,但當時父親非常喜歡,一定要買下來,回家自己動手進行了修補。父親所說夢到的觀音菩薩,其實就是這尊阿彌陀佛。

  24日中午,李居士來接替我助念,讓我去睡一會兒。連日勞累,我很快睡著了,卻做了一個出奇逼真和清晰的夢,夢到父親坐在床邊,有些無助的樣子,問:“我女兒在哪兒?快讓她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快醒來的時候,耳邊有個聲音非常清晰地告訴我說:“你們的助念已經進行了一半。”醒來之後,我趕快給父親再一次作了開示,囑咐他放下一切掛礙,一心念佛。

  在父親往生之後一段時間,有一日我忽然想起那句不知誰說的“助念已經進行一半”的話,推算了一下時間,從23日下午接父親出院回家開始助念的那個時間算到25日晚上父親往生,真的就是一半時間。

  出院時父親因腎衰竭全身浮腫,排尿極少,大劑量的利尿藥也不起作用,尤其是腹部浮腫非常嚴重。出院後將輸液全部撤掉,反而開始排尿多次,腹部、腿部的浮腫在三天裡逐漸消退了很多。

  助念八小時後,父親身體柔軟,頭頂發熱,換壽衣時,身下床單干干靜靜,沒有一點污物。26日下午送父親遺體去火葬場,抬他的遺體時身體仍然十分柔軟。28日火化前,已冰凍兩天,大臂仍然能高舉起來。

  26日清晨助念團要離開的時候,窗外雪花紛飛,大地銀裝素裹,恰逢2011年北京的第一場雪。我心裡非常歡喜,父親一定已得阿彌陀佛接引,去了極樂世界,我最大的心願已滿。

  父親走後幾天,母親開始逐一通知好友們父親離世的消息。第一個電話打給了住同一個家屬區的劉阿姨,她家樓的位置在我家前幾排。她接了電話十分驚訝,急切地問父親走的准確時間。她告訴母親,父親往生的那天晚上九點半左右,她先生坐在沙發上,一直往窗外望,阿姨覺得奇怪,問他在做什麼,叔叔說:“我看到阿彌陀佛的樂隊來了,應該是往金老師(我父親)那個樓的方向去了。”阿姨當時覺得先生實在是莫名其妙。(我們接父親出院的事他們事先全然不知,而且那位叔叔並不信佛,他是專門研究唐代歷史的大學教授。)

  4月4日父親骨灰下葬的那天一大早,我接到幫我們一起給父親助念的他另一位信佛的學生王居士的電話,他說早上三四點鐘的時候夢到父親,面貌非常年輕,特別慈祥,面帶微笑,渾身散發金光。他在夢中被這金光照著,感覺說不出的喜悅和安詳。醒來的時候感覺夢境非常清晰,仿佛歷歷在目,內心十分歡喜,想必是父親托夢給他,所以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我。

  種種瑞相讓我深信父親已經往生極樂世界,感歎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不可思議,對念佛求生淨土生起了無比的信心。不信佛的母親也深受影響,隨後也步入佛門,歡喜念佛。

  淨宗法師講孝有小孝、中孝和大孝。小孝是生活上、物質上對父母的照顧,隨順父母的心意,中孝是“立功立德,顯親揚名”,大孝是讓父母念佛安心,往生成佛,永脫輪回苦海。“父母生淨土,子道方成就”,勸父母信佛、念佛,這樣的孝心才圓滿,才是對父母真正的大孝。願佛友都能勸父母念佛,幫助父母走入念佛之門,依靠佛力往生成佛!

  作者:佛路居士

附:金瑞林教授簡介

  金瑞林,男,滿族,1931年11月19日出生,河北人,中共黨員,北京大學法學院經濟法教研室教授,環境法專業博士生導師,主要致力於環境法的教學與研究工作,在中國高校最早開設環境法課程和招收環境法碩士與博士生,是我國環境法學科的奠基人,曾參與《環境保護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氣污染防治法》等所有重要環境法律的起草、修訂或審定工作。發表論文數十篇,主要著作有:《環境法——大自然的保護者》;《環境法學》(主編);《中國環境保護法教程》(英文版,主編);《環境與資源保護法學》(主編)北大出版社1999;《中國環境法》法律出版社1998;《中國環境與自然資源立法》北大出版社1999。(以上內容摘自百度百科)

 

上一篇:香隆立嘉措仁波切:母親的光輝
下一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殺生果報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