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素食護生 :放生護生

 

蛇蟒放生,科學進行,功德無量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2010年6月28日,扈師兄(扈師兄修行精進,已開智慧,有神通)打來電話說,當天他念佛入定時,有兩位中年男子前來現身,穿白色長袍,身高與常人無異,相貌看不清楚,自稱是昨天被我們放生的蟒蛇!他們通過老扈向我和所有參與師兄轉達謝意,萬分感激救命之恩!並表示今世緣分僅止於此,只能感謝一下,以後某世一定報答大恩!

  聽罷此言,不由想起昨天剛放的兩條大蛇。 說起它們的來歷,頗有些曲折離奇......

  本地市場有個大蛇販子“小農”,這家伙姓氏很怪,我還是第一次碰見,姓“農”,農民的農!後來有幾個廣西師兄聯系隨喜放生,才知道廣西姓農人的很多。小農二十來歲,濃眉大眼,挺精神一小伙,皮膚黝黑,身強力壯,十分健談,也很會做生意,

  2010年初,剛從上海來本地開拓市場。他老家廣西欽州,就在“十萬大山”附近,整個家族都做批發蛇的生意。據他說廣西十萬大山,盛產各種蛇類,品種龐雜,數量眾多,當地無業人員為“創收”,很多人都不惜冒險進山捕蛇賣錢。小農家族在那裡設有好多收購點,開始只是低價收購散戶捉來的蛇,再集中批發給外地客商,隨著食用蛇需求量越來越大,他們的生意也越做越火,後來干脆把野生母蛇留下做種,搞起了人工養殖。他們家的蛇目前發往全國各地,平均每年銷售量300噸左右,營業額過億!其中80%以上銷往長江以南,湖南、湖北、浙江、兩廣等地,那些地方蛇是家常便飯,多數飯店都有名目繁多的各種蛇菜。其余的蛇銷往北方山東、江蘇等地,其中濟南、青島消費量最大...... 這些情況都是後來跟他熟悉,甚至成為朋友以後他才透露的......

  小農原來常駐上海負責中轉銷售,後來上海開“世博會”,查的很嚴,所有通過物流進出的貨物都要開箱檢驗,他的貨“太過生猛”,不符合要求,所以暫時將中轉業務轉移到了山東。

  第一次買他的蛇,價格雖然比其他販子低一些,但比批發價仍相對較高。第二次去,順手給他留下一本《戒殺放生》,勸他沒事好好看看。這家伙雖然從事殺生行業,但卻頗有善根,還真的看了...... 第三次去,價格就便宜了許多,幾乎是原來的一半,真的是批發價了! 小農說,通過這本書,他第一次接觸到佛法和佛教,以前只知道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大批殺蛇、多多泡妞,現在才知道世界上還有放生念佛、行善積德這些事!仿佛打開了他生命中通往另一世界的一扇門,使他對人生、對世界的看法有了巨大轉變!所以願意將蛇以成本價賣給我,按他的說法,就算他自己也做點好事...... 可見不管是魔王還是屠夫,一切眾生無始劫來的佛性從未泯滅,只看遇緣如何,怎樣開發了! 立即表揚了他一番,又送給他幾本佛法善書,同時告訴他“拔眾生苦放生會”網站和博客的網址,讓他有時間上去看一下。

  當天晚上,博客中有人給我留言,內容只有一句話“迷途知返的蛇販子農......”看了之後,笑得我一晚上肚子疼...... 從那之後,小農賣給我們的蛇不但都是成本價,碰到高興,他還經常自己隨喜個幾十條......之後某天,他打來電話說手裡有四條蟒蛇!是幾個企業老總特意訂購,用來做蛇宴的,如果我能放生,他願意以成本價優先給我!

  蟒蛇屬爬行綱→蛇目→蟒科,體色黑,有雲狀斑紋,無毒,是蛇類中體積最大也最有靈性的品種。蟒在中國文化中具有崇高地位,古代皇帝穿的是龍袍,其至親兄弟及其他諸王穿的則是蟒袍,在古人心中,蟒僅比龍低一個等級!所以古時“蟒袍加身”是士大夫們的最高理想!意味著位極人臣,榮華富貴......

  蟒蛇體色除了黑色外,還有其他顏色,比如金色的,俗稱“黃金蟒”,非常罕見,價值極高。據小農說,小時候他還見過一條純白色的野生蟒蛇,不過至今就見過那一次!野生蟒蛇數量極少,瀕臨滅絕,現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

  小農說據他估計,連養殖加野生,全國每年消費食用的蟒蛇大概在十萬條左右。因為數量稀少,所以一些有錢有權的饕餮之徒總是想方設法搞來吃吃,以滿足獵奇心理和口腹之欲。一些大的野味飯店為牟取暴利,也都有蟒蛇宴等各種蛇菜銷售。市面上的蟒蛇多數為養殖,產自海南、雲南、廣西等地,也有緬甸蟒和越南蟒,多是走 私入境,還有部分廣西、雲南等地的野生蟒。

  根據有關法律和管理條例,國家禁止私人私養野生蟒蛇。人工養殖蟒蛇,須經國家林業部門批准,頒發《蟒蛇馴養繁殖許可證》,還要具備一些條件,經過核實後才行,目前為止能在人工飼養條件下繁殖長大的蟒蛇數量仍然很少,而野生蟒蛇的抓捕、販賣、食用都屬違法,所以市面上蟒蛇並不多見,可遇不可求,而且價值不菲,想吃頓蛇宴並不是很容易的事!

  但全國各地,尤其是兩廣地區,地下產業鏈仍為貪婪的食客們提供了大量蟒蛇食用,因為種種原因,這種情況很難禁除!我們放蛇的一貫原則是絕對謹慎,安全第一!所以從來不放毒蛇或者大型蛇,只放性情溫順,體積較小的無毒蛇,而且必須放到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以保證人和環境的絕對安全!而蟒蛇只聽說過,從沒見過,更別說放了,而且價錢不低,放一條蟒蛇的錢能放好多其他物命,所以考慮再三,還是回絕了小農。

  巧合的是,就在次日放鳥時,賣鳥的小馬給我講了一件事,讓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臨市有一個著名的野味大飯店,天鵝、熊掌、山珍、海味應有盡有,生意紅火,消費者不是富豪商家,就是達官貴人。小馬定期給飯店送鴕鳥蛋,所以跟廚師們都很熟,能夠進入制作間,昨天他去送貨時,正好碰見幾個廚師在殺一條蟒蛇!

  那條蟒重18斤,從濟南一個大市場買來,100元一斤,花了1800元。蛇被關在鐵籠裡,可能已經知道大禍臨頭,所以非常狂躁,一邊悶聲吼叫,一邊猛撞籠子,廚師也有些害怕,圍成一圈,無從下手..... 之後其中一個出主意說,試試能不能淹死它!於是把鐵籠扔進水池,蛇隨著鐵籠一沉到底,咕噜咕噜直冒水泡......

  大約過了半小時,廚師們感覺差不多了,提起鐵籠一看,結果嚇了一跳:大蟒蛇不但沒淹死,反而更精神,仍然活蹦亂跳!一家人開始犯愁,因為外面客人還在等著吃蛇宴!沒辦法,最後只能冒險強行殺蛇:一個膽子最大的廚師拿來一個很長的大鐵夾,打開籠門,快速夾住蛇的七寸,把它拖出來,蛇大聲嘶叫,拼命掙扎,蛇身瞬間就從腳纏到了他的腰部。廚師拼命夾住蛇頭,放在案板上,大聲叫其他人上來幫忙。此時另一廚師拿來一把非常鋒利的刀子,從蛇嘴開始一點一點割,據說有的蛇頭被剁下來,脫離了身體,還能咬人,所以要一點一點將其割碎。最終,剛剛還面目猙獰的蛇頭被割成很多小塊,一案板都是,蛇身逐漸沒了力氣,最後無奈的松開,一條活蹦亂跳的大蟒蛇就這樣被殘忍殺害了!然而它的悲慘命運遠遠沒有結束!接下來是扒皮,掏出五髒,再被剁成30公分左右的一塊一塊,清洗,之後或煮或炸,變成蛇骨湯、蒜香蛇排、涼拌蛇皮、白合炒蛇肉、椒鹽蛇肉等等大約近20個菜,端上桌來,足夠10個人飽餐一頓,此即傳說中的“蟒蛇宴”!

  “蟒蛇宴”多以蛇的重量計價,一斤500元左右,一條18斤的蟒蛇進價1800元,卻能賣上9000左右的價錢,此即所謂的“暴利”! 蟒蛇皮則被收購加工制成多種樂器,比如二胡。全國近百家民族樂器生產企業,尤其是二胡生產企業,每年都要使用大量蟒蛇皮!另一些蛇皮則被制成皮革,用於做皮衣、皮帶、皮包等等,一些世界知名的奢侈品品牌的原料都是蟒蛇皮,因為蟒蛇皮足夠厚,有韌性又有彈性!很多有錢的小姐、太太更是以手持一價格昂貴的蟒蛇皮包招搖過市為榮!

  蛇膽、蛇血則被專門留出,供人吞食,蛇油被制成藥品,治療燒傷、燙傷、皮膚干燥、開裂等等,總之,一條蟒蛇慘死之後,其神識在很長時間內還會感受巨大痛苦,一刻不得安生...... 蟒蛇,特別有靈性,特別認人,對它有恩,它們定會報答,有怨,它們也定會報復!

  所以從那條大蛇被帶到飯店到落入食客們的腹中,一段極深的冤仇已經結下,一場慘烈的報復已經開始!從捕蛇者到蛇販子,從飯店老板到殺它的廚師,從點蛇宴者到每一個食客,從加工蛇皮的工人到手持蛇皮袋的美人.....這條蟒蛇的神識從此將滿懷仇恨跟隨每一個人,從福氣最薄、最易下手的開始,一個一個展開報復!也許幾天,也許幾年,也許今生,也許來世,不論時間長短,因緣成熟之時,所有參與的人一個都不會放過,一一酬償命債,一一承受這條蛇曾經承受的割頭、剝皮、剖腹、腰斬、蒸煮、吞食之苦!一切眾生輪回苦海,流浪生死,就是如此冤冤相報,永無休止......

  鳥販小馬目睹了這條蟒蛇被殺的全過程,他跟我放生日久,屢受熏染,已經能夠熟練背誦大悲咒,也知道些基本佛理,見大蛇死的實在太慘,所以一直在旁邊給它念佛號,希望它能嗔心稍減,往生善道....... 聽小馬講完,痛惜那條蟒蛇的同時,也陷入深深矛盾:小農手裡的大蛇到底要不要放?

  兩天之後,小農又打來電話,說四條蟒蛇以賣了兩條,剩下兩條太乖巧、太溫順了,聽聞佛法後,實在不忍心看它們被殺,所以決定一分錢不要,白送給我放生!我說出了自己的顧慮,小農說絕對沒事,蟒蛇也有好多品種,剩下這兩條都屬於“溫柔型的”,不會攻擊人,而且都喜歡安靜,只在夜間活動,白天不會出來,放進深山,絕不會出問題,見我還是不放心,便邀請我先去他那看看再說。

  到了他住處,雖然正是盛夏,天氣很熱,但進到他屋中卻感覺涼飕飕的,小農說,有蟒蛇在的地方,周圍環境自然會陰冷..... 終於見到那兩條大蛇,它們都是3米多長,重20斤左右,碗口粗細,蛇頭較小,黑色身軀上對稱排列著大片雲豹狀金色花斑,十分華麗,看上去挺嚇人卻十分溫順。一條懶洋洋躺在地上涼快,另一條竟毫不客氣的趴在臥室大床的涼席上。有生人到訪,它們好像也並不在意,只是慢慢移動身軀往角落裡爬了爬。

  為了讓我們看個仔細,小農提起床上那條,開始拿在手裡把玩,它果然很溫順,雖然不太願意,但並沒激烈反抗,只是不停吐舌頭,扭曲身體表示抗議。小農說,蟒蛇是所有蛇中最大,最有靈性,記性最好,也最喜歡和人類接觸的一種!

  世界各地很多人都拿來當寵物養,它們也很盡責,知道感恩圖報,有的能幫主人看家護院,有的甚至能幫著看孩子。這兩條蛇就散放在屋裡,也不鬧事,晚上有時甚至會爬到床上與他同床共眠,人蛇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無事,還可以當個免費空調!我壯著膽子伸手摸了摸蛇的脊背,觸手涼兮兮的,感覺很舒服,一般蛇都較軟,蟒蛇的背部卻有一段硬的骨頭,我還特意用手指敲了敲。它表現得十分友善,並沒呲牙咧嘴嚇唬我,看過來眼神也很柔和。那一刻不但沒害怕,反而對它們心生憐愛,如此通人性的生靈怎麼忍心任其被廚師們大卸幾十塊?當即決定,將它們放生!

  之後是反復研究放生地點和具體方案,最終敲定一處人跡難至的深山,並挑選老扈、老劉兩位精兵強將具體實施,為兩條蟒蛇放個專場! 次日一早出發,驅車一百多公裡進入深山,一直往裡開,走到前面實在沒有路,才停下來念放生儀軌,念完又反復叮囑它們,以後盡量少造殺業,一定躲得遠遠地,千萬不要傷人,也不要再被人傷,從此好好修行,將來往生極樂,再來廣度眾生..... 囑咐完了,揮手與它們告別,兩條蛇被分別裝在兩個細網兜中,好大一團,見到山林和綠草,十分興奮,身體不停蜿蜒屈伸,時不時昂起頭沖我們吐吐舌頭,好想知道終於躲過了一劫!之後老劉、老扈一人背起一條,翻山越嶺,繼續向大山深處挺進。

  他們回來時,已是中午時分,老扈說又往山裡劈荊斬棘爬了十幾裡路,放到了一處懸崖下,附近有很多水窪,很適合它們生存,也絕對安全,老扈到達那個位置都很困難,別人更不用說了!蟒蛇喜靜,只會往山的更深處爬,這才放下心來,打道回府。第二天上午,便發生了兩條蟒蛇神識現形謝恩的事。

  老扈說,之前還碰到過一件類似的事:去年某天,他正在誦《地藏經》,忽然隱約聽到有人喊救命的聲音,很迫切也很清晰,直覺告訴他,是某個蛇類物命的神識在向他求救。當天下午,他和另一位張師兄來到某大型市場一處賣蛇攤點,籠子裡果然還剩下三條大王蛇,活蹦亂跳的,當時已有買主在談價。他倆趕緊買下,找一處深山放掉,放生時其中兩條迅速游走,只有最大的一條在原地流連,遲遲去,老扈說正是前來求救的那位!彼

  時,老扈突然看到現場空中出現觀世音菩薩聖像,滿眼慈悲俯視著他們,趕緊跪下磕頭,再起來時,那條蛇已經不見蹤影...... 老扈自幼生長在農村,幼時殺過很多生,十三歲時,更曾用鐵掀無緣無故砍死過一條綠色草蛇,後來家裡蓋房、干農活時幾次遇見險情。二十歲後,很長一段時間,生活都很困頓,諸事不順.....學佛之後才明白,很多不順都是幼時殺生感召的,所以現在特別喜歡放生,尤其喜歡放蛇、鱉之類,是目前為止,我所見過唯一一個放生比我更有瘾的人!

  人分三六九等,傍生亦然,動物中有“胡、黃、白、柳”之說,即狐仙(狐狸)、黃仙(黃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這些眾生多數有少食、少動、懶散、冬眠的習性,它們潛伏不動或冬眠的階段往往占據其生命的大部分時間,這種狀態其實就相當於修行人在禅定或閉關,因為思維簡單、分別念少,它們的“禅定”效果大多比人更好。

  一切有情皆有佛性,也都能“由定生慧”,所以天長日久它們就或多或少有了些神通,此時它們往往被我們稱之為“妖”或“仙”,其中的蛇類眾生則是傳說中的“柳仙”。

  《白蛇傳》中的白蛇、青蛇即屬柳仙,柳仙唯修定力,不持戒律,所以貪愛不除,留下一段千古情怨。 “柳仙”往往是嗔心未除的修道人墮落在畜生道的產物,此等眾生因宿緣使然,往往時時想與人結緣,目前多數動物類“附體”都是此類眾生。而一般的蛇多是心胸狹窄、心性惡毒的人或眾生死後轉生的,所以很多都有毒性,其報復心、嗔恨心勝過其它動物數倍!但不管什麼蛇,因習性使然,都喜靜定,所以其神識都有一定靈性,其心念都有一定力量。老扈說小農的四條蟒蛇中,最有靈性的就是被救的兩條!

  他之所以最終免費送給我們放生,除了聞到佛法,思想轉變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兩條蟒蛇神識通過心念力量影響了他!最後才得以逃出生天!否則小農絕不會這麼大方!正因如此,殺吃蛇類,報應必慘,下面是幾個殺蛇惡報的真實實例,希望引起讀者驚醒!

  一、蛇頭被剁20分鐘後,仍飛起咬人! 以下是中央電視台《走進科學·斬首飛蛇》的相關報道:主持人:前不久,浙江《今日早報》一條消息引來很多人注意,各個網站也都爭相轉載。一個人被蛇給咬了,聽起來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這件事新鮮在,咬人的是一條已經被宰殺了的蛇!蛇被宰殺剝皮後,斬成兩截,頭也已經被斬下來。就是這個蛇頭,騰空而起,把人給咬了,而且咬得還不輕,讓這人中了蛇毒,經歷了一次生死考驗…… 當事人錢老師:很恐怖,蛇這東西太厲害,我都不敢看了,泡酒也不要泡了,一朝被蛇咬,三年怕草繩。當時蛇頭突然跳起來兩寸多高——蛇頭會飛的——就這樣死死咬住我的手指頭。(解說詞:現場的人誰也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大家一起幫忙把蛇頭掰下來。賣蛇的人當時很緊張,他說這條蛇是一條毒蛇!錢老師趕緊到附近一家診所,把傷口切開、放血,之後又到當地人民醫院注射抗蛇毒血清,經歷幾次危險,花了1萬多元錢,最後才保住了性命,但還是失去了一個手指) 央視記者:那個蛇頭被剁掉多長時間了? 錢老師:當時應該有20分鐘的樣子。殺蛇時,有人告訴我蛇膽是很好的中藥,我還去超市買了一瓶礦泉水吞服了蛇膽。主持人:蛇頭被割下來20多分鐘,仍然有攻擊人的能力?這件事讓人難以相信!讓人更難相信的是,這條蛇居然是騰空飛起咬了人。脫離蛇身那麼久的頭,能做出這樣一個動作嗎?(解說詞:錢老師怎麼也不能理解這事,但隨後他在醫院裡聽到更離奇的事情!) 錢老師:醫生說,用五步蛇泡酒,放酒瓶裡半年,還能咬人,肉都爛了還咬人!曾經有個廚師被4個蛇頭同時咬到手!(解說詞:聽到這些說法,錢老師更恐懼了)它是在報復我,它不知道是別人殺它的,它認為是我殺的(其實他若不吃,別人也不殺)。旁觀村民:蛇有靈氣,不能碰,有害處。蛇恨呢,皮都給剝掉了! 《羊城晚報》也登載過一則斷頭蛇騰空咬人致死的消息,令人毛骨悚然: 順德市樂從鎮某酒樓員工陳某,為客人宰殺了一條兩米長、重兩斤的泰國眼鏡王蛇。將蛇剁頭、去皮,大約十分鐘後,他准備將斬下的蛇頭用鉗子夾住扔到拉圾箱,此時,蛇頭突然騰空而起,死死咬住他的右手無名指,陳某趕緊大喊叫人,但不幸的是,僅過幾分鐘時間就因中毒太深,停止呼吸!

  二、打蛇、吃蛇變蛇人! 2003年6月7日《沈陽今報》報道了遼寧省遼陽縣田水鄉塔灣村農民韓永波《打蛇、吃蛇變蛇人》的新聞。 韓永波70多歲的老父親放牛時曾打死過二、三十條蛇,並吃了蛇肉,結果得了現世惡報:38歲的大兒子及大媳婦抽瘋死掉,剩下了一個小孫子。二兒子韓永波自己也打死過好些蛇,同樣也剝皮吃了蛇肉,結果竟變成了蛇人!全身皮膚成黑紫色,質地變硬、變厚,像蛇的鱗片一樣,全身疼痛難忍,必須用手不停地抓撓,一抓鱗片就一層層地往下掉.....而且還見不得風,見風皮膚就發緊發痛,每天都要泡在水缸裡才能減輕痛苦。成天躺在床上不能下地干活,四處求醫都治不好,花光了所有儲蓄,欠下了一屁股債。小兒子無法上學,全家生活艱難,實在苦不堪言,他幾次找老鼠藥想尋死,逢人便說千萬不要殺蛇啊,後悔的不得了...... 後來韓永波接觸到佛法,全家人真心忏悔以前造過的殺業,在沈陽市、新民縣念佛團數百人的熱誠幫助下,大量放生,又念了許多部《地藏經》回向給他們所殺害的蛇類冤親債主,終於使他疾病消除,脫離了苦難。

  三、殺蛇滅十族 明朝大臣方孝孺,曾助太祖朱洪武開創天下,太祖死後協助明惠帝掌朝。方孝孺出生前,其父選擇一塊地,准備造祖墳。當晚做夢,夢見一紅衣老人,向他禮拜,哀求說:“你選的地點,正是我住了很久的地方,我哀求你再寬延三天,等我的子孫搬到其他地方去後,你再造墳墓,我一定報答你的恩情。”恭恭敬敬的說了三次,千叮萬囑,要求三天後才掘土,然後禮拜而去。方孝孺的父親夢醒以後,心想哪有這種事情?夢中的事多是虛無漂渺的,而且已經看了明天吉日,哪能再延三天?就命令工人開工掘地。掘至地下,發現一穴,穴中有紅蛇數百條,他就用火把紅蛇全部燒死了。當晚又夢見那位紅衣老人,滿面怨恨對他說:“我至心哀求你,你竟然把我子孫八百全部燒死,你滅我族,我亦要滅你全族!” 這個燒蛇的人,墳墓做好後就生了方孝孺。方孝孺的舌頭尖如蛇形,後來長大成人,官做到翰林學士。明太祖死後,北方燕王謀反,引兵南下攻入南京,文武百官都投降,唯有方孝孺不降,燕王命他寫榜文诏告天下說:“燕王為保護明朝江山而攻入南京城。”方孝孺寫的卻是“燕賊篡位。”燕王大怒問:“你不怕滅九族嗎?”方孝孺答:“滅十族又如何?”燕王聽罷大怒說:“好!我就滅你十族。”但轉念一想,只有九族,哪有十族,想來想去,他有老師學生,就算上一族吧!結果牽連無數,共殺八百人!這是歷史上的著名事件!方孝孺是那位紅衣老人,也就是被燒死的八百條蛇的首領投胎轉世的,而被殺的十族也正好是八百人!因果報應豈不是絲毫不爽嗎?

  四、恩將仇報,劇痛而死! 印度報紙曾報道過一件真事:某人在深山采藥時,不小心跌入了30米深的坑中,掙扎了兩天兩夜,爬不上來,眼看將要饑渴而死,突然有一條七人長的巨蟒將粗長的尾部遞入深坑,讓其拉著爬上來,從而撿回一條小命。此人獲救後,不但不感恩圖報,反而上報政府,由政府組織捕蛇隊,他帶路來捕捉巨蟒。後來巨蟒終於被捉,關入動物園的鐵籠。某日,采藥人走近鐵籠觀看時,巨蟒突然迎面噴出一股渾濁唾液,正中其身,采藥人回家後皮膚潰爛,從頭爛到腳,采取各種辦法都醫治無效,最終受盡痛苦而亡!除了無故打蛇殺蛇,還有很多人聽信世俗說法,對蛇血、蛇膽等很感興趣,以為能夠治病、補養身體,結果卻適得其反,飽受痛苦,甚至丟掉性命!

  以下則是幾個這方面的事例:

 一、生喝蛇血致死據報道,某粵西中年男子因脾髒不適被送至廣州市某三甲醫院,檢查發現其肝、脾、大腦有多處損害,其中大腦有明顯腫塊,醫生懷疑是寄生蟲進入腦神經誘發病變。詢問病史後得知,該男子長期熱衷吃各種稀奇古怪的“健身食物”:生喝蛇血、吃活壁虎、大啖刺身,曾一度嘔吐出寄生蟲。醫生對他進行多種寄生蟲抗體檢測,均呈陽性,包括肝吸蟲、廣州管圓線蟲等,最終該男子因病情嚴重,不治死亡。

  二、生吞蛇膽中毒 《重慶商報》9月23日報道,60歲的汪素珍(化名)婆婆以為生吃蛇膽、生飲蛇血能明目、治風濕,不想在生吃後反而中毒。昨日,市急救中心向汪婆婆的家屬下達了病危通知書。汪婆婆家住南岸區長生橋鎮天文村,與35歲的兒子劉力均住在一起生活。據劉力均回憶,前天清晨6點左右,劉力均打開院門,看見一條背面呈土黃色,長約1米的蛇橫臥在門檻上,劉找來鐵鏟把它打死。母親汪婆婆撞見後,忙用刀將被打死的蛇剖開,生吞了大量蛇血和蛇膽。當天中午11時許,汪婆婆開始覺得力不從心,伴隨惡心、頭暈,最後昏倒在家。兒子劉力均發現後趕緊將其送往長生橋醫院,後被送往市急救中心搶救。醫生診斷,汪婆婆因食用蛇血、蛇膽導致中毒。當晚8時許,汪婆婆因病重送入市急救中心搶救。截至昨天上午10時許,經過吸氧、抗心衰及脫水、解毒等治療,病人病情逐漸好轉。但醫生稱病人蛇血蛇膽中毒致多髒器功能衰竭,目前還未脫離危險期。

  三、飲用蛇血、蛇膽致病 據新華社海口11月25日專電:3名在瓊務工民工在聚餐時發生中毒。 11月22日18時許,湖北襄樊民工譚某與陸某、韋某一起到海口市南寶路一家餐館聚餐。譚某點了一條1公斤多重的活蛇。服務員用白米酒沖淡蛇血、蛇膽後,遞給食客享用。譚某一口生吞了蛇膽,緊接著又與陸某、韋某開始品嘗蛇血。過了不久,譚某開始感到力不從心,惡心、頭暈,陸某、韋某也有此症狀。3食客迅速打的前往解放軍一八七醫院救治,費盡周折才治愈。母鎮巫某幾年前因患風濕病用白米酒作藥引,生吞了大量毒蛇蛇血和數只蛇膽,不久,巫某同樣開始感覺到力不從心,惡心、頭暈,最後昏倒在家。家人發現後及時將其送院搶救。經診斷,巫某是飲用蛇血、蛇膽中毒所致,後經醫生全力搶救,才撿回一條命。

  四、飲蛇血、蛇膽招致寄生蟲   浙江醫科大學附屬邵逸夫醫院曾收治一個患者,他發高燒、腹痛、腹瀉,多次治療無效,進該院檢查發現為肝細胞變性壞死伴大量嗜酸性粒細胞浸潤,骨髓塗片亦顯示嗜酸性細胞比例增高;腸鏡檢查發現,自腸至回盲部有大量大小不等的息肉狀贅生物,腸粘膜亦有大量嗜酸性粒細胞浸潤,粘膜下寄生蟲侵入。服用驅蟲藥後在大便中找到大量蟲卵,經鑒定為感染五步蛇攜帶的鞭節舌蟲所致。這位患者發病前曾在一家餐館喝過五步蛇膽汁和蛇血,因此染上此病。 另一位33歲男士,於今年5月初在廣州市某大酒店生飲蛇膽汁酒與蛇血酒各一杯,約50ml。7月份開始感覺腹部悶痛不適,間斷腹瀉或便秘,偶有惡心、嘔吐,在醫院一般內科治療未見好轉。後發現糞便中有數段能蠕動的蟲體節片,經鑒定為曼氏迭宮絛蟲,後經確診,該病人為生飲蛇膽汁和蛇血導致曼氏迭宮絛蟲病。

  五、巨星梅艷芳英年早逝。 2003年12月30日,著名香港藝人梅艷芳因癌症病逝,享年40歲。娛樂圈的人都知道,為了唱歌“開聲”,梅艷芳有吃現殺蛇膽的習慣,生前曾吞食大量蛇膽......(痛惜ing) 飲用生蛇血和蛇膽在我國南方較為普遍,在某些地方甚至成為一種時尚!醫生說,民間盛傳喝蛇血可以清毒降火,健身防病,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蛇血、蛇膽含有多種毒素、攜帶大量寄生蟲,可以通過血液系統走到全身,引發髒器病變,導致急性中毒及肝髒損害等多種疾病,有人誤認為將蛇膽連同白酒一道吞服就能起到殺菌的作用,但在不刺破蛇膽的情況下,白酒對膽汁中所含的病菌根本無能為力,反而會促進胃腸道對膽汁的吸收,加劇毒副作用!另一方面,蛇膽汁中含有許多由肝髒輸出的有毒物質,有嚴重肝毒性偏向,其中還含有引發免疫機制作用的藥物成分。在吞服蛇膽的同時,這些有毒物質隨之進入人體內,加重了自身肝髒、腎髒、膽囊的排毒壓力,極易損傷體內各器官的功能,誘發肝、腎功能衰竭!蛇膽和蛇血還是鞭節舌蟲依附的主體,當其進入消化道後,可在腸粘膜下寄生,大量吸食人體營養,可使人體的肝髒細胞變性壞死,侵入腸黏膜可引起直腸、回腸、盲腸產生大量大小不等的贅生物,人會因粘膜損害而發生腹痛、腹瀉、持續性發熱等症狀,還可侵犯骨髓破壞造血細胞,引發各種疾病!有資料表明,蛇攜帶沙門菌率達50%,蛇膽帶菌率則更多,即使使用40°的白酒浸泡蛇膽半小時後,沙門菌也未見抑制和減少。生吞蛇血、蛇膽或以膽汁調酒飲服,都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可引起多種疾病。 所以醫生告誡:千萬不要隨意生吃蛇膽、蛇血等動物類食品,一旦中毒,後悔莫及! 以上只是無數殺蛇、吃蛇惡報中的幾個,除了遭遇災難、橫禍、疾病外,被殺吃蛇類的神識也會“潛伏”在債主身體的某一部位,等待時機.....天長日久,這些部位的細胞就會發生惡性變異,這就是癌症或其他絕症的由來! 當今世界,癌症肆虐,患者眾多,往往受盡痛苦折磨而死...... 科學家絞盡腦汁仍未找到有效的對治辦法,即便能治了這種病,很快又會出現其他莫名其妙,聞所未聞的各種奇病,比如日前蔓延全球“超級細菌”!科學家表示,“超級病菌”實際上是一種抗藥基因,學名為“新德裡金屬蛋白酶-1”(簡稱NDM-1)。 NDM-1基因具有強大的抗藥性,能夠分解絕大多數抗生素,還可能潛入其它種類的病菌並互相傳遞蔓延,因此被稱為“超級病菌”。科學家說,病菌的抗藥能力一直在增強,而人類在發現更強抗生素方面的研究卻一直沒有取得突破性進展,“超級病菌”大范圍傳播只是時間問題。對於愈演愈烈的“超級病菌”危機,醫學界目前還沒有研究出根本性的治療方法!其實癌症、瘟疫的由來,本質原因是殺生業報,又如何能從醫學方面找到根治途徑呢? 如果人類意識不到這個根本原因,所有努力永遠都將是徒勞無功,於事無補! 殺業之報,極其慘烈,如影隨形,報盡方休,諸位看官,寧不戒懼乎?唯有戒殺吃素,不再造業,多多放生,償還舊債,誦《地藏經》,超度債主,精進念佛,永脫輪回!

  蛇類眾生,極具靈性,殺之固然報應慘烈,救之也必然善報巨大,以下則是幾例救蛇善報的故事:

  一、救蛇免災 網上有一段視頻,說得是遼寧青年小於救蛇免災的真事。小於某次外出時,碰到一條受傷小蛇,一時憐憫心起,便將小蛇帶回家中,施以醫藥,全力救治。蛇傷愈後,小於數次將其送走放生,但每次它都能自己找回來,後來只得由它。某日小於正在酣睡,蛇突然爬到他臉上,將其叫醒。當時蛇翹起尾巴指著另一個房間,小於過去一看,大吃一驚!那間屋裡正睡著他老母親,已經癱瘓在床多年,不能活動。當時是冬天,其母身下鋪著電褥子,不知什麼原因,電褥子已冒煙起火,當時情況非常危險,如果不是被及時發現,很可能釀成大禍!記者采訪小於時,他對那條小蛇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二、救蛇免劫。 《牛群》欄目曾報道過一件新聞:吉林省四平市農婦王桂珍某天去地裡干農活時,發現四個青年正在打一條2米長的大蛇,大蛇已被打得奄奄一息。王婦生性慈憫,實在看不下去,就上前阻止,救下大蛇,並帶回家中為它療傷。經過精心護理,大蛇徹底傷愈,從此就住在王家。王的丈夫開始有點不適應,便催促其將蛇放生。結果王前腳剛把它放掉,還沒到家,大蛇自己就爬回來了,後來大家逐漸適應它的存在,也都習以為常了,沒想到,這條大蛇竟是來報恩的!某日,王婦正在家中干活,突然有一劫匪闖入,並用刀架在她脖子上,威脅她打開裡屋門交出財物,當時四下無人,面對窮凶極惡的歹徒,身體瘦弱的王婦只好開門。門一開,歹徒剛想大肆劫掠,萬沒料到,一條大蛇騰空而起,張著大嘴向他撲來,這哥們哪見過這陣式?叫一聲“媽呀”,屁滾尿流,掉頭就跑,大蛇追出老遠才肯罷休。王婦及其家人慶幸之余也十分後怕,因為歹徒搶劫之後很可能會殺人滅口,是那條大蛇救了她一命。 從那以後,王全家都開始把那條大蛇視為家庭一份子,王婦後來再碰上被捉或受傷的蛇類,都會要下來帶回家中救護。采訪中,王婦自豪地說:“現在別說壞人了,就是耗子到俺家,也得含著眼淚走!”

  三、救蛇還珠 漢朝姬姓諸侯隋侯,有一次出使齊國,途中遇見一蛇,被困在熱沙灘上打滾,頭部受傷流血,命在旦夕。隋侯頓生憐憫,急忙用藥對其敷治,然後又用手杖挑到水邊,使其恢復體力後游去。後來隋侯從齊國回來,又經此地時,見該蛇口銜一顆寶珠,等候贈送隋侯,以報救命之恩,隋侯心中明白,但是不敢接受。當晚,夢見腳踏一蛇,驚醒一看,發現床頭有一對明月寶珠,直徑一寸,純白色,夜裡發光,可以照耀全室,價值連城,後世稱為“隋侯寶珠”。

  四、救蛇得方 唐朝名醫孫真人(孫思邈),以拯救萬物為志。有次在山中行走時,見一牧童正拿著一條流血的小蛇玩耍,孫真人便脫下衣服贖回小蛇,用藥包裹,放入草澤中。過了月余,突然路遇一位少年前來迎接他到了一處宮殿,一位紅衣人出來迎接孫真人,並說:“之前我小兒子遇到劫難,所幸被先生慈悲搭救,因此今日派長子前往迎接先生到宮裡來,略表謝意。” 於是引導孫真人進入深宮之中。此時,有一妃子帶一個穿青衣的小孩,出來向孫真人叩頭跪拜,再三感謝救命之恩!全家人留孫真人在宮內住了三天,並把宮中的珍馐美味、奇珍異寶,悉數搬出任他挑選,孫真人一樣都不肯接受,只取了三十個藥方帶回。後來孫真人屢次試驗藥方,均有效果,救人無數,後編入《千金方》中流傳後世。

  五、赤蛇報夢 古時書生方某在路上雇了一位傭人帶回去。妻子劉某當天夜裡夢見一條赤練蛇對她說:“我長年住在您家的深洞裡,蒙你慈愛,滾湯熱水從不潑到地上; 一切大小毛蟲類,來來往往也不會受到傷害,這都是你好心不殺的恩德。今天你先生剛雇的傭人以後將會成為強盜,你家一定受他的傷害,五天後,傭人的父親會來探望他,你要趁這機會把傭人還給其父,才能斷絕以後的禍患。” 劉某嚇醒了,也不敢對別人說這個夢。五天後,傭人的父親果然來方家探這傭人。此時,劉太為了辭掉他,才被迫把夢中赤蛇告訴她的話說出來。於是方家給傭人父親二兩銀子,辭掉了他。傭人被辭後半年,鄰近縣城發生強盜大案,傭人父子正是作案罪犯,被處斬刑。而方家因為把這傭人辭得及時,才免除了這場災難。十幾年放生生涯中,曾放過各式各樣種類不同的蛇,有粗若碗口的蟒蛇,也有細如筷子的“風梢”,有性情溫和的“烏靈”,也有狂野暴躁的“王蛇”..... 相比其他物命,蛇類可以說是放生難度最大、最累、也最讓人操心的物種! 盡管和其他動物比起來,蛇的攻擊性和對人類的威脅程度並不太高,但正如老鼠天生就怕貓,多數人類,不管大人小孩,天生也都怕蛇!大家對蛇的印象也普遍不好,從“蛇蠍心腸”、“蛇鼠一窩”這些成語便可見一斑。人類與蛇相逢,不是嚇得掉頭就跑,就是想辦法將其打死,二者之間的矛盾似乎不可調和,所以為了人和蛇雙方的安全,放蛇一定要十分謹慎!每次放蛇,都得長途跋涉,進入深山,選體力好、膽子大的師兄,將它們一袋一袋背在肩上,翻山越嶺送入密林深處,確保到達安全地點才放。每袋蛇都有幾十斤,除了體味腥臭,中人欲嘔,背在背上,還可以感覺到它們不停地撞擊、蠕動,所以身體差、膽子小、對佛法沒有堅定信心、對物命沒有真正慈悲心的人根本辦不了這業務!有時一次放幾百斤蛇,一群身強力壯的師兄來回往復,往往要用一整天時間,去的晚了,很多時候要干到深夜一兩點鐘,放完都是大汗淋漓,荊棘滿身,“痛並快樂著”! 負責任得講,拔眾生苦放生會的放生真的是專業高效,認真負責,不管結果如何,都已傾盡全力!我們對得起被解救的所有物命,也對得起各地所有隨喜放生的師兄! 再次向所有精進參與,不辭勞苦的師兄表示感謝! 記憶最深的一次放蛇,是在某深山水潭邊,一群野生蛇被放出後,都快速溜走,唯獨一條不知名的黑色大蛇呆在原地不動,足足有五、六分鐘時間,一時性起,便大著膽子蹲在它面前看它要如何?此時這條蛇竟慢慢昂起頭,睜著兩只小眼與我四目相對...... 周圍一片寧靜,人和蛇誰也沒有怕誰,唯有一種溫暖安詳的氣息在我們之間流淌,那一刻,雖然沒有語言交流,但我相信我們都已明白對方的心意...... 人與蛇就這樣對視了十幾分鐘,眼看天色已晚,才起身與它揮手告別。走出很遠,回頭看時,暮色之中,那條大蛇兀自呆在原地,昂頭望著我,一動不動...... 因為蛇類靈性大,再加上很多傳說、故事烘托,所以很多師兄都喜歡放蛇,但傳說只是傳說,真正放起來卻不是那麼簡單!

  很多師兄放蛇,為了省事,都是到達山邊,走不了多遠就放甚至就地打開袋子就放,還有的拿放蛇當兒戲,隨便找個地方,不管適合不適合它們生存,更不管會否影響別人就一放了之,更有甚者,甚至直接放在居民生活區裡,造成了許多所謂的“放生事件”!

  比如前陣被媒體報道的杭州信佛老太在太廟社區放生數十條蛇,造成多人受傷受驚;上海闵行區錦繡江南小區裡有人放生三麻袋蛇擾民事件;山東崂山景區千余條放生蛇擾民事件;還有之前長白山大量放生蛇爬上公路被過往車輛碾死等等,被新聞媒體報道後,造成了極壞影響!不但使社會大眾對放生善行產生誤解,屢遭诟病,更導致許多開始放生的佛子退失初心,從此不再放生,受此影響,甚至已有專家提出立法部門應盡快著手對放生行為進行立法研究,對於放生行為造成的不利影響,尤其是對居民造成人身傷害的,居民有權要求放生者賠償損失,並承擔一定的法律責任。真正是“好心辦了壞事”!

  有鑒於此,很多高僧大德才一再呼吁佛子要如法放生,比如慈誠羅珠堪布曾撰文“一定要如法科學的放生”,索達吉堪布也有題為“糾正放生中不如法的現象”的開示。當然,相對於世界范圍內每天數以億計對各種動物的殘酷殺戮,目前放生善行還處在一個初級階段,佛子解救的物命只是滄海一粟,九牛一毛。

  所以,對剛剛興起的放生善行絕對應該以贊歎、鼓勵為主,畢竟只有在放生的前提和基礎上,才能談到“如法放生”!一些地方的放生雖然看起來搞得轟轟烈烈,但多數師兄對放生的信心其實非常脆弱,稍有影響就會馬上夭折!如果大家根本不來放生了,還給誰講“如法放生”呢?! 當前各地放生實踐中存在的問題,尤以放蛇問題最多,造成的負面影響也最大,

  以下則是筆者親身經歷或見聞幾個事件,希望對所有放生佛子有所警誡:

  一、某出家師父曾在冬天帶領居士們放蛇,因為天氣冷怕蛇不能存活,於是將很多蛇放生在某村莊旁邊一口廢棄的土井中,蛇們就地冬眠了。次年春天,它們從冬眠中醒來,紛紛爬出土井,進入村莊,造成很大恐慌。村民報警後,經查是這位師父帶領放的,派出所找到師父要對其采取措施,後在居士們的調解下才不了了之。

  二、一些師兄曾在本地“魯山”旅游風景區內放生很多蛇,這次確實放在山裡了,但當時正逢旅游旺季,旅客在游玩過程中經常與蛇親密接觸,結果可想而之。最後風景區管理處只好發動所有員工上山打蛇,真正留得性命的蛇寥寥無幾.....

  三、幾位師兄某次放蛇,開車轉了很多地方都沒找到合適地點,眼看天色將黑,大家還都有事,最後竟草草倒在一條公路邊的草地上了事。結果蛇紛紛爬上公路,滿地都是,過往司機開始不敢壓它們,很快造成了交通堵塞,後來一些膽大的司機不管這一套,照常開車碾過,次日那段公路上留下蛇屍一片,血肉模糊......

  四、一些師兄某次將大量蛇放生在離一個村莊很近的山邊,之後幾天,這些蛇大舉進村,新蓋得房子它們不喜歡,專挑老宅子“入住”,有一戶人家竟然進去37條!最後逼得村民發動起來懸賞打蛇,打死一條30元!同時揚言,再有人來放生,一樣開打!

  五、山東生活頻道曾報道,魯西南某市一男孩在家附近山上玩耍時被蛇咬了一口,當時沒在意。回家後當晚,男孩竟不幸死亡!其父母當即報警,經查,咬死男孩的蛇是幾個信佛居士在山上放生的,而且是毒蛇!公安機關隨即對放生人采取措施,最後經反復協商,賠償男孩父母30萬,才免於刑事處罰!

  六、前文提到的蛇販子小農,某次我們向其購買烏靈蛇放生時,其手下馬仔拿錯袋子,打開了一個裝毒蛇的口袋,被其中一條毒蛇蹭了一下,僅僅是毒牙在手上蹭了一下!他手臂當場就腫得老粗,趕緊送當地醫院,卻沒有對應的血清,又立即打“飛的”去上海大醫院,緊急處理後才保住一條小命!以上事件足以說明,放生蛇類是件多麼復雜危險的事!放生人又該多麼小心謹慎!

  我是龍樹初發心,以我放生15年的經驗和一顆真實利益眾生之心,鄭重告誡所有放生佛子,放蛇時一定注意以下幾個問題:

  一、如無萬全把握和合適地點,千萬不要放生毒蛇或其他攻擊性強的大型蛇類! “以慈心故,行放生業”,一個最起碼、最基本的原則就是:不能影響他人正常生活,更絕對不能危害公共安全!如果背離了這個基本原則,那您的放生不管從發心還是從結果來講都已大打折扣、毫無意義甚至適得其反!正如前文所舉魯西南男孩被放生毒蛇咬死的實例,此種行為不僅給當事人及其家庭造成了無比傷痛,更使當地民眾對放生產生極大誤解甚至痛恨,估計那幾位放蛇的師兄經此事後,可能也永遠不會再放生了,畢竟差點判刑最後又賠付了巨額賠款!如此草率放生,可以說有百害而無一利,我想任何一個真正發慈悲心,利益眾生的佛子都不應為之! 經常在網上看到很多師兄發放生毒蛇的帖子,更有人專門放生毒蛇,再次提醒:千萬謹慎!千萬別讓自己的行為給別人造成損害,成為他人攻擊放生的口實!當然,任何事情並非絕對。毒蛇也是眾生一種,只是嗔心更重,各地還是有很多佛子,本著絕對認真負責的態度,冒著很大危險精進放生毒蛇,比如地藏緣論壇放生版塊版主“隨緣放生”師兄,之前曾就放毒蛇一事跟他做過交流,他們放毒蛇都是極其謹慎的,都會采取細致的措施,選取適合的地方,嚴重隨喜這些師兄的功德!另外,據蛇販“小農”講,很多毒蛇只適合南方濕熱氣候,比如眼鏡蛇,放到北方根本無法生存!

  二、一定注意放生地點的選擇! 必須遠離人群聚集地,比如社區、村莊,盡量遠離各種公共設施,比如公路、公園等處,最好選擇人跡罕至,草叢茂密,石頭、洞穴較多的深山老林,附近有水源更佳!目前,各地很多山區都已劃為旅游風景區,這樣的地方也要謹慎選擇! 放生蛇類前,最好提前踩點,找好位置,到達地頭,直接就放。實踐證明,如果買好之後,漫無目的,現找地方,往往會耽誤很多事,很多人最後都是差不多找個地方放掉了事,大大影響放生效果。當然,這些需要付出加倍的辛苦和努力,但既已發心,就不要喊苦喊累,否則開始就不要做!

  三、盡量了解蛇類的生活習性,采取與之相符的放生行動。蛇的習性和特點,很多放生網站都有提醒,大家可以上網查詢或咨詢養蛇人、有經驗的師兄。 比如:蛇是冷血動物,對溫度季節要求較高,冬天要冬眠,北方冬天不要放蛇,否則會凍死,要在五一以後,天氣轉暖時才能放;蛇的地域性很強,最好放生本地域的種類或到當地放生當地的蛇,比如北方最好放北方的蛇類,東北或南方的蛇最好放到當地,否則它們也會水土不服,造成很高的死亡率;放生時一定注意數量和密度,最好不要在同一地點大規模放蛇,密度過大,既會引起人們注意,也會造成食物短缺,不利它們的長期生存;蛇一般是順坡往上爬,放生的地點最好選緩坡,在坡的下方放生,蛇會順坡往上走...... 等等等等,盡量注意.....

  四、最後一點:說句實話,放蛇真的不是件好差事! 很多師兄雖然發心很好,但可能並不具備條件。比如,首先要有機動車,能將蛇送入深山老林。其次,要有絕對認真負責的態度,做好每一個細節。還要有超強的體力,能夠帶著蛇們翻山越嶺,最後對蛇的生活習性還得有一定的了解等等。

  總之,放蛇不是您想的那麼簡單,也沒有《白蛇傳》裡描繪的那麼旖旎,其中所需具備的智慧和苦累,對放生人絕對是一個考驗!因此,在此提醒各地師兄,如果本身條件不具足或者缺乏經驗,最好委托專業的放生組織或個人代為放生,比如地藏緣論壇放生版塊的“隨緣放生”師兄,“放下一身清”師兄,或者找我“龍樹初發心”,也可以先跟較為專業的放生組織先放一段時間,掌握經驗後再單獨放蛇,比如“北京彌陀放生”等,以免影響放生效果或造成其他麻煩,好心辦了壞事!

  溫馨提示:萬一被毒蛇咬傷,首先不要驚慌,不要奔跑走動,以防毒液快速向全身擴散。傷者應立即坐下或臥下,自行或呼喚別人來幫助,迅速用鞋帶、褲帶之類的繩子綁扎傷口的近心端,如果手指被咬傷可綁扎指根;手掌或前臂被咬傷可綁扎肘關節上;腳趾被咬傷可綁扎趾根部;足部或小腿被咬傷可綁扎膝關節下;其次是迅速排除毒液,立即用涼開水、泉水、肥皂水沖洗傷口及周圍皮膚,以洗掉傷口外表毒液。最後,盡快前往醫院治療。

  正因為放蛇非常繁瑣、辛苦,與之對應的,因蛇類靈性大且嗔心重故,放蛇的功德也極其巨大,對祈福滿願,消業除障往往有很明顯的效果!蛇屬龍族,而龍族是管雨水分配的,目前世界各地水災、旱災頻發,嚴重程度近代史上極為少見,此皆是人間殺生業重,人心惡毒所致,至誠祈請呼吁所有佛子多多拯救蛇類,如法放生、嚴謹放生,以期龍族歡喜,風調雨順,人民安樂,天下太平!唐代散文大家柳宗元被貶為永州司馬時曾做 《捕蛇者說》一文:“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嚙人,無御之者.....” 文字隽永,流傳千古...... 今不吝才陋,也作“放蛇者說”,希望同樣能流傳後世,勸化無數眾生切勿殺蛇吃蛇,放蛇們也放自己一條生路...... 柳宗元做永州司馬10年後,於元和十年(公元815)被改派柳州做刺史,“因其土俗,為設教禁”,取得顯著政績,頗有仁慈愛民之風,最終客死柳州,終年47歲,有《柳宗元集》傳世......

  行文至此,對柳刺史的仁人之風和唐朝那些遺聞舊事不由十分神往...... 真想穿越時空,夢回唐朝,問問柳大人:“您說的黑質白章,觸草木盡死的野產異蛇,到底是何品種?

 

上一篇:淨空法師:恩師之一,民國章嘉大師轶事
下一篇:素食,放生,化解父母殺孽,化解自身邪淫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