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轉載

任兆震:我的放生、我的感動、我的奇遇

發布:明華居士     日期:2010/8/23 11:55: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我的放生
最近一段時間,忙於中醫養生的講課,忙於八字的預測,忙於風水的調理......可能由於勞累的原因,整個人變得有些心煩氣躁。今天下午的時候,突然想到要去做一次放生(這次放生的念頭,是10天以前產生的)。放生的對象是“鳝魚”。為什麼要選擇放生“鳝魚”呢?這裡面有一個特別的原因:

早些年,由於自己的身體得了大病,用了很多的鳝魚,造了很大的“殺”業;近一年來,由於在各地講授中醫養生的課程,為了給顧客調理身體,建議大家使用“鳝魚”配合其它的配方,來調理氣血和腎髒的功能,進一步造成了更大的“殺”業!這些行為,在我原來看來,並沒有什麼不妥,直到今年的四月份,我有緣參加了一次“儒釋道”文化的教育學習,才猛然醒悟到:原來與我們共同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的各種動物,與我們人類一樣,有著同樣的“靈性”......

我的感動
我在市場上購買了三條“鳝魚”,把它們小心翼翼的放置好。然後坐車來到了我們當地最大的一個人工湖——龍源湖公園。我在湖邊選擇了一個方便的位置,然後准備著放生的工作。在我想來,這三條“鳝魚”放入水中後,它們會快速的游走。可是,當我真的把它們放入水中後,隨後發生的故事,簡直讓我有些目瞪口呆,直到我被它們深深的感動......

親愛的師兄弟們,請你們耐下心來,聽我慢慢道來:下午的6點20分。我把這三條“鳝魚”緩緩的放入到湖水中。眼前出現的一幕,即刻間就讓我感到吃驚:只見它們在我眼前的湖水中,稍稍的游轉了一下,然後就直立在水中,頭部伸出湖面約一寸左右,靜靜的對著我,身子一動不動。這樣的情景大概維持了兩分鐘,其中的一條游走了。剩下的兩條仍是保持著原來的狀態,沒有要游走的意思。仍是頭對著我,這個景況讓我始料不及,我看的有些發呆了(這是我第一次放生,從來就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這個場景,正好被一對路過的戀人也看到了,他們好像是有些經驗,其中那位男士對我說:師傅,是它們不願意離開你呀!......大概又過了10分鐘的樣子,第二條也游走了。就剩下了最後一條。我與剩下的這一條“鳝魚”對視著,心想:估計它也該游走了吧。可是,我猜錯了,它不但沒有游走,反而就這樣一直呆了下來,直到8點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我們之間才不得不分手......

這期間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與它都發生了什麼故事呢?聽我再次慢慢講來:我注視著它,並“動情”的對它說:你也走吧,它們兩個都走了,你也走吧。說著這話,我用手不停的撩水朝著它拂去,想勸它走。只見這條“鳝魚”轉動了一下,然後迅速的鑽到了水底,不足20秒的樣子,它就又浮出了水面。仍然是身子直立著,頭部露出了水面,所不同的是,這時它的頭面粘附著些許的污泥。我伸出手去,為它拂去了頭部的污泥,它卻是一動也不動,任由我撫摸著它。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以下的對話:

我說:鳝魚啊,對不起了,過去我“殺”業太重,請你轉告你的同類伙伴,我是真心忏悔了,以後再也不會傷害你們了!

我剛說完這話,只見它身子直直的沉了下去,在水中吐出了一連串的水泡。旋即就又把頭部伸出了水面,頭部對著我。看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幕,我不僅僅是驚呆了,而且還分明的感受到一種來自心靈上的某種震撼!又驚又喜之下,我突然覺得自己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我才注意到,那對戀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過了。我敢說,若是他們沒有走,若是他們也看到了這一幕,一定也會像我一樣,也會感到震撼的!)

我用塑料袋墊在了潮濕的岸邊,我坐了下來,又開始了我們之間的對話:
我說:鳝魚啊,過去真是對不起了。今天我們兩個約定,以後的時間裡,我還會定期或不定期的來這裡放生你的同類。甚至我的這一生,都會不斷的放生你的同類的。我們兩個可是說好了啊,我一定會信守我的諾言的......

說了以上的話,我再次發現:它再次沉到了水中,在水中再次吐出了一連串的水泡,旋即,就再次浮了上來,仍是原來的姿勢,身子在水中直立著,頭部稍稍露出一些水面。

我一下子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深處突然湧動著某種感動,我一下子還說不清楚,這種感動到底是什麼?只是分明感到,前面的又驚又呆是震撼,而此時的感覺卻是一種無比親切的感動.......伴隨著這一感動,我的內心好像還在沉沉的思索著什麼......

這個時候,在湖岸的不遠處,大概10幾米遠的位置(在我所在位置的西南邊)出現了一對父女(父親有30來歲的樣子,小女孩看上去有5歲的樣子)這父女兩個手中每人拿著一個碗大的水網,慈愛的父親領著他的小女兒在湖邊網著小魚苗,還不時的傳來小女孩的嬉笑聲。看到這個情況,我有些急了,就對鳝魚說:你快走啊!游到湖中心去!不要再呆在岸邊了,這裡危險啊!

鳝魚還是沒有要走的意思。它還是直立著自己的身子。頭部定定的朝向著我。我用手拂水向它撩去,想趕它走!但是,沒有作用。它還是不肯走。我沒有辦法,就又坐下來與它聊天。

我說:鳝魚啊,我陪著你到天黑。天黑後,我們就分手。你現在不走,我也不敢走啊!你沒有看到嗎,那邊就有人在網魚呢(我是指那對父女),我要是走了,我不放心你啊!

鳝魚聽了我的話,這一次它沒有沉下去吐水泡,好像身子動了一下,就又釘在那裡了。
我繼續說著:鳝魚啊,今天晚上我回去後,就把咱們的故事寫成文章。發在我師傅的論壇上,讓我的師兄弟們都知道咱們兩個的故事,請我的師兄弟們也善待你的同類,好嗎?!

這一次我發現,它的身子沒有動,可是它的尾巴卻是在水中不停的擺動。
這個時刻,天已經快黑了。這時,從遠處過來了一隊游玩的行人在我身邊經過。我點燃了一支香煙抽了起來。順便顧盼了一下行人。等行人過去了,我突然發現,鳝魚不見了。我一下子就著急了。身體也站了起來。我望著水面在搜尋著,還是不見鳝魚的影子!我是真著急了起來,對著眼前的湖水在不停的唠叨著:鳝魚,你在哪呢?你在哪呢?!......

驚人的場面再次出現:只見這時,鳝魚從湖水下面突然就竄了出來,這一次所不同的是,它穿出水面的位置很高,竟把我“嚇”了一跳。然後它的身體還不停的在水中擺動著!我驚喜之下,不停的對著它點著頭,說:鳝魚啊,你可把我給急死了......

夜幕馬上就要完全降了下來。遠處公園裡的霓虹燈都亮了起來。鳝魚的身影在我的視線中也變得若隱若現。不遠處那一對網魚的父女已經走了。這個時候,我開始與黃鳝告別。並與鳝魚進行著特別的約定:

我說:鳝魚,咱們約定一下吧:我會不斷的放生你的同類。明年的這一天,還是這個時間,我還來到這裡,我們還能見面嗎?你聽到我說話了嗎?我們可是約定好了啊,明年的今天,我還會來到這裡。希望我們兩個還能夠這樣見上一面啊!

由於天幕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我不能夠清晰的觀察到鳝魚的“表情”了,但是,我仍然能夠看到它在湖水中的影子,盡管有些“模糊”了,但我仍然能夠看到他在湖水中的影子。盡管這個影子若隱若現的,但是,我仍是能夠看到它!我知道,它也在注視著我......

我與鳝魚就是這樣子告別的。心裡的滋味很難受,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另外的一種滋味。這個滋味,我還一時說不清楚到底什麼?!

離開的時候,我特意看了時間。這個時間是:19點58分。差兩分鐘不到20點。我與三條鳝魚相處的總時間是:一個小時四十分鐘。與最後一條鳝魚獨處的時間約:一個小時二十八分鐘。

請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師兄弟,幫我一起見證這個故事的真實性:

時間:2010年7月17日。農歷:庚寅年癸未月戊辰日。

上述時間的前後,本人所經歷情況是:該日下午4點20分左右,到本市網通公司續交寬帶費。然後坐車到本市焦南市場一朋友處聊天10幾分鐘。再然後就到焦南菜市場水產品銷售的一個門面,購買了三條鳝魚。門面老板為中年男性,大高個,瘦長臉,性格爽快型。我趕到本市“龍源湖公園”的時間是:18點10分左右。我尋找到合適的地點位置准備放生的具體時間是:18點18分。當時我手中拿著手機,專門留意了時間。

當時該公園的周邊景況是:公園中心廣場的零散市民或是游客的人數約為:三、四十人。分散在湖岸兩邊的游玩人數三三、兩兩不等。我選擇的位置是:人工湖中心的東北角偏北的位置。位置環境相對較偏僻與安靜。在我放生過程中,一對30歲的戀人(或是夫妻)在我身邊呆有10分鐘左右的時間。文中提到的那一對父女兩人,在離我不遠處網魚的時間較長。

我離開公園的時間大概是20點20分左右。當時公園裡娛樂和消夏的市民已經很多了。對面的街道上已經是華燈普照......

請大家跟我一起見證這個特別的故事。我滿懷著很大的信心,在來年的今日,還是在這個地方,我盼望著,再次見到我的老朋友——那條充滿“靈性”的“鳝魚”!

最後,特別聲明:在我的標題中,分別注明了三個內容,即:我的放生,我的感動,我的奇遇。前兩個內容以上都寫的明白了。唯獨“我的奇遇”卻沒有提及。在我離開公園的時候,的確遇到了另外一個故事,很特別.......本來想一並寫出來的,但經過考慮,暫時不寫。等以後有了驗證,再補寫出來,分享給大家。

文章的結尾,我想說:凡是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一定要善待我們生活中的一切“靈物”,謝謝!謝謝了!

 



上一篇:忏悔之貪心
下一篇:盂蘭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