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在線共修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網絡皈依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我要提問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學佛博客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網站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學佛影院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用戶中心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南懷瑾:為人處世的困難

發布:妙音居士     日期:2016/11/21 11:20: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牛缺者,上地之大儒也,下之邯鄲,遇盜於耦沙之中。盡取其衣裝車,牛步而去。視之歡然,無憂𠫤之色。盜追而問其故。曰:“君子不以所養害其所養。”盜曰:“嘻!賢矣夫!”既而相謂曰:“以彼之賢,往見趙君,使以我為,必困我,不如殺之。”乃相與追而殺之。燕人聞之,聚族相戒,曰:“遇盜,莫如上地之牛缺也!”皆受教。

  俄而其弟造秦。至關下,果遇盜;憶其兄之戒,因與盜力爭。既而不如,又追而以卑辭請物。盜怒曰:“吾活汝弘矣,而追吾不已,跡將著焉。既為盜矣,仁將焉在?”遂殺之,又傍害其黨四五人焉。】

  “牛缺者”,牛缺這個人,是“上地之大儒也”,在春秋戰國時,等於山西上面比較高的地方一個很有學問的人。那個時候的儒,不是講孔孟這個儒家,凡是讀書人、知識分子就稱儒。“下之邯鄲”,以地的高低來說所謂上地下地,他向下方走到邯鄲去。邯鄲是在河北,就是呂純陽遇鐘離權的那個地方,很有名的。等於四川人叫我們外省人為腳底下的人,因為四川、陝西都在上游較高地方,我們在下游地帶。“遇盜於耦沙之中”,耦沙是地名,究竟哪裡很難考據,反正在曠野裡碰到土匪。“盡取其衣裝車”,土匪搶了他的衣服、行李裝備乃至於車。古代的車子是牛拖的,牛同車都被搶走了。“牛步而去”,牛缺這個人被土匪搶得光光的,什麼都沒有了,只好走路。“視之歡然,無憂𨅊之色”,色就是態度,被人家搶光了,什麼都沒有了,他就步行走路。看他的樣子,並沒有憂愁煩惱,也沒有捨不得。

  “盜追而問其故”,他這個人很奇怪,被土匪搶得那麼光,走路就走路吧,好像在禅堂裡打七一樣,大步地走,歡然而去,很解脫的樣子。這些土匪就覺得很奇怪,追過來問他什麼原因,你被搶了還那麼高興。“曰”,他說,“君子不以所養害其所養”,讀書人講出一番道理,所謂哲學家道理。這就是《列子》、《莊子》的古文。什麼是“所養”?前面這個“所養”是講外物,身外的一切東西;後面“所養”這兩個字,是講自己的身體,肉體。他說一個有修養的人,並不因為他的所養---我們普通講物質是身外之物,實際上身體是心外之物,不過比較起來,這個身體比外面的物質重要一點。所以身外之物有什麼關系,拿去就拿去了,我只要還有自己的生命就很好了。

  這些土匪一聽,“嘻”,就是我們現在講,嘿,“賢矣夫”,這個人了不起。“既而相謂曰”,問話的土匪回來跟同伙報告,大家商量,“以彼之賢往見趙君”,這個有道德、有學問、很賢聖的人,現在一路向趙國邯鄲走去,“使以我為,必困我,不如殺之”,如果他向趙國的國君報告我們這一班人干的事,國君必派兵來抓我們。所以不如殺人滅口,把他殺掉,以絕後患。大家說有道理,“乃相與追而殺之”,於是回頭再追過去把他殺掉。所以好人也難做,就是這個道理。

  “燕人聞之”,這個是趙國的事情,靠趙國的北面,就是現在河北一帶的燕國,燕國的人聽了以後,“聚族相戒曰”,把自己的宗族---家裡同宗的人都召集攏來,告訴他們這一件事。“遇盜莫如上地之牛缺也”,你們年輕人將來出門,碰到土匪搶了,不要像那個牛缺一樣,不能假大方。這些年輕子弟們“皆受教”,全體都知道了。

  “俄而”,過一陣子,“其弟適秦,至關下果遇盜”,他的兄弟到秦國去,果然也碰到土匪。“憶其兄之戒”,因為家族曾把牛缺的故事向他告誡過,“因與盜力爭”,於是土匪搶了以後,他又把東西搶回來---土匪拿了他的手表,他把土匪的鋼筆也拿回來了---跟土匪爭。“既而不如”,結果,打架打不過土匪,“又追而以卑辭請物”,東西又被土匪都搶走了,因為牛缺的故事在他腦子裡,所以土匪走了,他在後面跟著跑,然後“卑辭”,講得很可憐,我家裡還有老母親啊,至少給我一百塊錢做路費啊,給我吃一餐飯啊,“請物”,至少你把旅行袋還給我,或者我們說,你公共汽車票不要給我拿走之類。

  “盜怒曰”,這一班土匪發了脾氣,“吾活汝弘矣,追吾不已,跡將著焉”,他們說不殺你我們已經是度量很寬大了,結果你在屁股後面緊跟著要東西,大家都看到我們是土匪,搶了人,“既為盜矣,仁將焉在”,既然我們做了強盜還有什麼仁義啊,“遂殺之”,就把他殺掉。“又傍害其黨四五人焉”,不但殺了他,而且把他同路的四五個人都殺掉了。

  《列子》這一段故事講到這裡很妙,同樣的土匪搶劫,好人難做,壞人也不容易做,這個世界上你說究竟做哪樣的人?怎麼樣做?這幾個都是相對的,告訴我們為人處世的困難,怎麼做才對,才恰到好處?這是大學問了。聰明難做,糊塗也難做;做人如此之難,做事也如此之難。

  摘錄自《列子臆說》

 



上一篇:居和如持金剛經往生紀實
下一篇:悟道法師:殺業太重,當然臨命終的時候就恐怖

珍愛生命,拒絕殺生,請選購學佛網居士鞋:http://big5.xuefo.net/shoes/list.asp



(公眾號:學佛網)


(學佛網明華居士)


無量光公眾號:素食等)


學佛網個人微信號)  


(微信打賞我們)


無量光慈善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