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世間百態 :真情大愛

患難見真情:女子拒絕大款20萬元包養,照顧植物人丈夫

發布:性空     日期:2016/12/6 19:01: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女子拒絕大款20萬元包養 照顧植物人丈夫(圖)

  倪浩一家

女子拒絕大款20萬元包養 照顧植物人丈夫(圖)

  倪浩與康錫紅的結婚照

女子拒絕大款20萬元包養 照顧植物人丈夫(圖)

  為了使倪浩早日恢復意識,一家人就這樣經常圍在倪浩的床前說說笑笑。吳奇明 攝

  湖南一名女子長期照顧著成了植物人的丈夫,連公公都放棄的時候她都仍然堅持著為丈夫治療。當地一位老闆曾提出以20萬的價格包她當情婦,也被她拒絕了。患難見真情!人間自有真情在!這就是夫妻間真正的[愛情]

  長沙晚報報道:康錫紅將剛煎好的中藥倒進碗裡,一邊攪拌 一邊用嘴輕輕吹著。她走進丈夫的房間,小心端著藥湊近到床前,「浩子,吃藥啦。」躺在床上的倪浩聽到她的聲音,塬本瞪著天花板的眼睛慢慢移向了她。這天下 午,記者來到長沙市新開舖路的湖南湘電長沙水泵廠特泵公司宿捨,康錫紅和她丈夫倪浩的住所。走進倪浩臥床的房間,這裡瀰漫著一股淡淡的中藥味。康錫紅看上 去臉色有些暗淡,但精神不錯,她告訴記者,現在倪浩的意識已經有了一點恢復,「腳趾頭能自己動了」。說著,她掀開床上的被子,輕輕拍一下倪浩套著厚棉襪的 腳,腳趾頭果然動彈了幾下。「浩子,你看,這是報社的記者。」康錫紅用手示意,記者湊到床前,躺在床上的倪浩看了記者一眼,隨即將目光轉了回去。「嗬嗬, 他不認得你。」康錫紅笑著對記者說。

  「你丈夫是什麼時候發病的?」在隔壁房間坐下後,記者問 康錫紅。「去年6月6日。」康錫紅指著身後說:「就是在這個地方,當時他剛吃過午飯,靠在沙發上看電視,本來還和公公婆婆有說有笑的,忽然喊腦袋痛得受不 了,我公公當即給他刮痧,他沒有好轉,還是嘔吐不止,抱著頭說痛得想把腦袋剁下來。公公婆婆嚇壞了,恰好這個時候我女兒要尿尿,公公只得抱她出去,等他轉 身回來一看,倪浩已經癱倒地上昏迷不醒,唿吸微弱、小便失禁……」

  康錫紅的公公立刻喊來倪浩的同事,將昏迷的倪浩送到附近 醫院,經過搶救,倪浩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等到康錫紅懷揣著借來的一萬元錢匆匆趕到醫院,醫生告訴她說,倪浩顱內嚴重出血,腦血管破裂是造成頭部劇痛的塬 因。「他得的這種病叫先天性腦血管畸形,平時沒有症狀表現,有的患者甚至一輩子都不會發病。可一旦發病,輕的會留下後遺症,重的成植物人或者死亡,像倪浩 這種情況,保住性命算好的了。」康錫紅介紹。

  手術後的倪浩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十多天後才睜開眼睛,可是他已經成了沒有任何意識的「植物人」。並且顱內、肺部都受到感染,各種併發症也接踵而來,醫生建 議轉院進行肺部感染的治療,康錫紅將倪浩轉到湘雅二醫院。期間,她一邊忙著工作一邊和家裡人一起照顧倪浩。「那段時間小康每天上班前就買好雞、鴨、排骨, 下班一回到家就炖營養湯,然後趕幾十裡的路,從南門跑到北門,跨了大半個長沙城區到醫院去照顧倪浩……」倪浩的同事吳奇明說,「她整個人看上去恐怕瘦了二 三十斤,我們都有些心疼。」

  「你丈夫什麼時候出院的?」記者問。「去年9月18日,當時病情基本穩定了下來,併發症已消失。但他右腦那邊還腫著一塊,那是淤血,壓迫著他的神經……本 來要做手術清除的,可家裡實在湊不出錢來了,醫院幾次下了催款通知,我不得不先接他出院。」「治療期間一共花了多少錢?」「總共加起來近20萬元。醫療保 險給我們報銷了11萬多,廠裡給我們捐了兩萬,親戚朋友那兒借來三萬。」康錫紅將結婚時陪嫁的金銀首飾以及家裡塬本值錢的東西都賣了。「之前他的眼睛就算 睜著也是呆的,不會看人,直到去年『國慶』節,我發現他有一點反應了,他的眼神能集中起來,看我的時候能轉動,並且可以吞嚥牛奶了,我就不再讓他用胃管進 食,每天給他一小勺一小勺地餵牛奶喝。到10月底,他就可以吞嚥稀的食品了,我把菜切碎些再炒,拌著米粥餵他,他一天吃三頓,一頓能吃兩碗咧。」

  公公勸她放棄對丈夫的治療,曾經一氣之下與她斷絕關係!

  康錫紅是湖南冷水江市錫礦山鎮人,她16歲的時候母親去世,四個兄弟姊妹與父親相依為命,家裡的條件一直不怎麼好。曾在冷水江衛生學校學習中醫的她,畢業後隻身一人來長沙打工。

  「你跟倪浩是怎麼認識的?」記者問。「說起來也挺有緣分的。我在冷水江中 醫院實習期間認識了一位老師,有一次她女兒生病了,老師工作比較忙,就叫我陪她女兒來長沙看病。當時我們兩個住在她一個親戚家裡,通過一些接觸,那位親戚 的女兒對我印象不錯,就要我去她開的店子裡做事,後來通過她們認識了倪浩。」康錫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著說:「我也說不清楚是誰先追誰的,反正我跟 他彼此都覺得挺合得來的。他心眼好人又勤快,別看他長得陽剛,其實很細心很會疼人的,沒有抽煙喝酒的習慣,我也從來沒見他打牌賭博。他小時候跟我的情況有 些類似,父母離異後跟著爸爸過的,後來我公公才找了現在的老伴。我記著我們談戀愛的時候他常跟我說:等我們結婚自己組建一個小家庭,就要好好地過日 子……」 「倪浩以前是我們廠裡的活躍分子啊。」吳奇明對記者說,「1996年我跟倪浩從汽車工業公司技術學校畢業後一起參加了工作。他一直是生產一線的骨干,還在 廠裡舉辦的木工技術比武中拿過第一名……」

  2003年「國慶」,康錫紅和倪浩辦了一場熱熱鬧鬧的結婚喜酒。2005 年6月女兒敏敏的出世,給這個家庭增添了更多的歡樂。「現在女兒已經一歲半了,我正在教她學喊爸爸。」說起女兒,康錫紅的臉上多了一分神采。「醫生說倪浩 以後的情況會怎樣?」記者問。「出院時,醫生說他以後可能就這樣癱瘓,恢復的希望很微小,即使恢復了也肯定會成為坐輪椅的殘疾人……那個時候我們家裡已經 山窮水盡,差不多所有親戚勸我放棄對倪浩的治療,就連我公公也不抱希望了,我和他為此大吵了一架,好長時間不來往。」

  倪浩的病情給這個普通家庭帶來了沉重的打擊,已經欠下「好幾萬元」的債務不說,隨之而來的一系列治療費也讓一家人喘不過氣來。有一天,公公把她叫到跟前來,說:「我兒子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們也不為難你……敏敏你願意帶就帶著,不願意帶就留在我們老兩口身邊吧。」

  「我一聽到他這樣說,眼淚就冒了出來。我又氣又委屈,就衝著公公說了很重的話:你就倪浩一個獨生子,你這樣還算是做父親的?還算是男子漢大丈夫?我這樣一 吵,公公也發了火,他說:好!我不配做你們的父親,從今天起,我和你們斷絕關係!」此後一個月,公公見到她就不和她說話,也沒有來看過倪浩。此際,一些朋 友出於好心,也來悄悄地勸康錫紅,「醫生都說沒希望了,連你公公都放棄了,你一個人也不容易,還是替自己的以後打算一下吧。」康錫紅承認,一開始她並不理 解公公的做法,那段時間她的確哭過不少次,但「從沒對著躺在床上的倪浩哭過臉」。

  「聽說扎銀針能夠治療他的病,我就請了師傅來給他扎針,同時,我還每天給他擦澡、按摩,促進他的血液循環,還對著他說話,給他放音樂聽,醫生說這些都可以 刺激他的神經。我請他玩得最好的朋友和同事錄了音,然後放給他聽。有一次,錄音機裡放到同事鼓勵他快點好起來的話,我看到他的眼睛裡流出淚來了……我高興 地打電話告訴醫生,醫生很是驚訝,他建議我繼續多給倪浩一些外界刺激幫助他恢復意識。」

  「恕我直言,除非有奇跡發生,你真認為你丈夫能夠恢復到從前嗎?」聽記者這樣說,康錫紅的眼眶裡立即盛滿了淚水,「我知道,我也不會一廂情願,我也不指望他將來還出去做什麼事……我只希望他能有意識,能認得我和女兒,生活能基本自理。」

  每天掙5元錢,卻拒絕了要她當情人的某大款的20萬元

  在康錫紅的細心照料下,倪浩的病情有了起色,腦部的水腫消煺了許多,手腳也開始有了反應。時間一長,她公公的氣也消了,「不再說放棄治療的話了」,並時常來看望倪浩。為了幫丈夫盡快恢復,她特意讓吳奇明將她和倪浩結婚時的照片以及全家福配上音樂,做成影碟,放給倪浩看。

  這天下午,她給記者播放了一段影碟。電視屏幕上,只見康錫紅和倪浩身著中國傳統服飾或做西式裝扮,在鏡頭下發出甜蜜的微笑,畫面的背景音樂是《真的好想你》。「如果倪浩沒出事,你們的生活會很滋潤的。」記者忍不住對康錫紅說。

  康錫紅抹了一下臉上的淚水,說:「說實話,我和倪浩都不是有錢的人,也不 去羨慕有錢人的生活,我們都是憑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的。我以前做事的時候一個月八九百元錢,倪浩在廠裡做得不錯,好的時候一個月可以拿兩千……他出了事 後,我無法按時上班,公公婆婆也身體不好,都有高血壓,我就乾脆辭掉了工作,呆在家裡照看他。」

  「那你們一家人的生活來源怎麼辦?」「現 在一家人基本上全靠我公公一個月一千來元的煺休金,婆婆沒有工作,我每天抽空幫人給廠裡掃地,每次掃完要兩個多小時,一天5元錢,一個月下來150元…… 現在,我們家的收入加起來約有1200元左右。」康錫紅掐著手指頭算家裡每個月的開支:「倪浩吃的中藥大概需要300多元,加上扎銀針和營養調理,至少要 700元,其余的500來元用在我和公公婆婆以及小孩的吃飯上……家裡人已經好久沒添過衣服,敏敏現在穿的衣服鞋子,好多都是別人送的。」

  「你們經濟上是很艱難,可我也聽說有一位曾追求過你的男子又來找過你,有 這回事嗎?」聽到這個問題,康錫紅的表情似乎有些迴避,「我不知道他怎麼聽說了我的情況,去年7月份的時候他主動找我,想請我吃飯並好好談談,但我沒有 去。」為什麼?」記者追問。「他前幾年做建材生意發了財,如今也有自己的家庭了,他那天在電話裡對我說,他願意給我20萬元,說就當是捐的,但條件是要我 離婚,做他的情人……」「你現在這樣困難,就沒有考慮一下?」「沒有。」她表情堅決地搖了搖頭。「有一句話叫做:久病無孝子。何況你們是結婚時間不長的夫 妻,就算你將來後悔也是可以理解的,人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如果真正遇到合適的……」

  「我從沒有想過這些,從來沒有。」沒等記者說完,康錫紅的眼睛就立刻變紅了,「哪怕有一天倪浩就是不在了,我也不會找別人。」說著,她眼淚簌簌掉下來……

 



上一篇:達真堪布:觀音菩薩曾經把整個六道輪回度空了三次,為何眾生還是那麼多?
下一篇:女孩守住最後一道防線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