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世間百態 :社會聚焦

放安眠藥又砍三刀,老父殺子三千村民求輕判

發布:淨山     日期:2017/1/20 11:11: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原標題:放了20片安眠藥又砍了三刀!常熟老父殺子三千村民求輕判

  賭博、欠高利貸,開口要錢就是幾萬,朱志強一次一次逼近朱水根原本委曲求全的底線。當朱水根得知朱志強的新賭債超過150萬元時,徹底崩潰。次日凌晨,他用斧頭砍向了曾溺愛一生的獨子。朱水根被警方帶走後,村民們聯名向警方請願,希望能從寬處理老朱的“大義滅親”之舉。

  67歲的朱水根投案自首時,表情呆滯。

  2017年1月8日,當朱水根得知朱志強的新賭債超過150萬元時,徹底崩潰。次日凌晨,他用斧頭砍向了曾溺愛一生的獨子。

  “老子殺了兒子!”消息瞬間在江蘇省常熟市虞山鎮三塘村“引爆”。村民們除了震驚,更多是替老朱不值。

  “水根同志殺賭棍逆子,整社會風氣。”村委會的信息公示欄上貼著村民們的心聲,他們聯名向警方請願,希望能從寬處理老朱的“大義滅親”之舉。

  村民們在請願書上簽字印手印圖/常熟日報

  殺子

  常熟市區三環路旁邊,坐落著一個三千多人的村莊——三塘村。此處二三十公裡外就是中國最大的服裝城——中國常熟服裝城。

  服裝城帶動了周邊的附屬產業鏈,比如三塘村下屬的南浜村小組,隨處可見大門敞開的小作坊,裡面紡織機器不停作響。

  隆冬的一個暖陽天,南浜村7組一幢民宅前,水泥地上曬滿了被子、鞋子,還有干魚。這是一幢兩層的樓房,紅色的外牆在村莊裡很顯眼。

  2017年1月9日凌晨,這幢民宅的主人朱水根,在自家二樓殺死了44歲的獨生子朱志強。

  警方偵查這起案件時,村干部金榮配合警方作現場見證人,他向北京時間介紹,案發前一天晚上9點左右,朱志強回到家,朱水根盛了一碗粥給他喝,裡面放了20粒左右的安眠藥。

  “朱水根就是想要兒子的命。”金榮說,次日凌晨,朱水根前往兒子房間查看情況,發現朱志強並沒有死。

  “他(朱水根)從家裡找了一把斧頭,先後對朱志強砍了三下,但朱志強還在動,他就用短繩子最後把朱志強弄死了”。

  凌晨5點左右,朱水根報案自首。

  金榮在配合警方見證偵查現場時看到,年過六旬的朱水根投案後並未表現出過多的驚慌,表情呆滯。

  朱水根將獨生子殺死在自己家裡圖/北京時間尹志艷

  溺愛

  “老子殺了兒子”,消息如炸彈一般,在村莊引爆。人們不敢相信,在村裡素有威望的老朱,竟然走了極端。

  在三塘村村主任顧文雲的印象裡,“朱水根是一個好人,鄰裡鄉親都佩服他,他一輩子唯一錯的地方就是從小溺愛這個獨生子”。

  “朱水根並不是一個輕易走極端的人。”王金喃和朱水根從小一起玩到大。他告訴“北京時間”(微信號btime007),朱水根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是生產大隊的大隊長,後來做了村集體企業的負責人,帶領村民搞生產搞發展,為南浜村做出過很大貢獻。朱水根退休後也是為全村人主事的人,“他很樂於助人,威望也高”。

  南浜村7組的組長王春燕,比朱志強小兩歲,兩人從小玩到大。王春燕說,朱家以前辦過一個五金廠,有兩間大廠房,後來自己家也出租給了在當地打工的四戶人家。“朱志強小時候就衣食無憂,家裡經濟條件比大多數同村人都好,從不缺錢花”。

  “朱志強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只不過沒有用在正道上”,王春燕回憶說:“朱志強讀小學的時候,就偷偷篡改成績單騙他爸爸,他謊話連篇,初二還沒讀完,就辍學混社會了。”

  朱志強的舅舅周和生也向“北京時間”證實了這一點,“他從來沒有為家裡干過任何事情,也幾乎不回家,沒賺過一分錢回來,不良嗜好滿身”。

  周和生說,朱志強結過兩次婚,生了兩個兒子,但孩子都是朱水根夫婦照顧,朱志強從不過問,也沒給過一分錢。而兩任妻子也都被他打跑,離了婚。

  盡管這樣,朱水根的多名家人向“北京時間”稱,幾十年來,家裡從未因為朱志強犯下的錯而為難過他,更沒有過任何打罵。

  但後來,他開始接觸各種違反道德甚至觸及法律的事,朱水根開始嚴加管教。“但那時候他已經是個大男人了,天天在外面賭博、借高利貸,朱水根想管但根本管不了”。

  當地多名村干部稱,當地依靠常熟服裝城,小作坊很多,村裡的富裕家庭不少,有些人賺了一點錢或家裡有作坊,大部分時間沒其他事干,打牌甚至賭博的現象很普遍。

  在同村人眼裡,朱志強就是一個好賭的“公子哥”,“游手好閒、不務正業、盡干壞事”。

  朱志強的一位朋友向“北京時間”提供了一段視頻,記錄了朱志強在KTV狂歡的情景。

  畫面中的KTV播放著勁爆音樂,十多個男人赤裸上身,手舞足蹈。朱志強走在最前頭,脖子上戴著粗大的金項鏈,左右搖擺,沉醉其中。

  “朱志強在外面很多時候過著這樣逍遙的時光,這是他真實生活的寫照。”朱志強的朋友稱。

  朱志強(左一)曾經和朋友們在KTV包廂狂歡圖/北京時間尹志艷

  賭債

  賭博、欠高利貸,開口要錢就是幾萬,朱志強一次一次逼近朱水根原本委曲求全的底線。

  “他在外面被逼到無路可走時才想起老爸,而回家就是伸手要錢。”王春燕稱,近年來,朱志強的賭債每次都是數以萬計,每次十萬或八萬,截至2015年之前,朱水根累計給朱志強償還了七八十萬元賭債。

  多名村民表示,朱水根一直對這個獨生子感到無奈,但很多事情仍委曲求全,才會幫兒子還債。其中很大原因,來自朱志強留下的兩個兒子,作為爺爺他希望孫子別再走朱志強的老路。

  2015年10月的一天,朱志強突然回到家,自稱“大難臨頭,求父救命”。他告訴朱水根,自己在外面借了高利貸,一共欠下142萬元,不還就難保命。這次,朱志強少有的在朱水根面前低了頭,他說“再也不賭了,不改就出門撞死”。

  各種認錯求情之後,朱水根心軟了,拿出了全家多年的積蓄,還向親朋好友借了50多萬,東拼西湊最後還清了這筆債務。

  王春燕告訴“北京時間”,發誓要改邪歸正的朱志強,只老實在家待了2天,第三天凌晨就又不見蹤影了。“又跑出去賭了,沒有任何音訊,過年也不見人”。

  朱志強走後,朱家又恢復了另一種平靜。但不平靜的是,沒了朱志強的身影,卻隔三差五有討債的人上門,要求“子債父還”。

  周和生告訴“北京時間”(微信號btime007),有一次幾個討債人拿著朱志強的借條來到家裡恐嚇。“他們說不還錢就要打小孩,我們報警了但也沒用,後來,討債人又跑到家裡來,說誰報案就要搞死誰”。此後,朱水根把孫子寄托在親戚家裡一個多月,不敢讓孫子回家。

  “還有一次,四五個討債的人開了一部車停在村口,押著朱志強來家裡討債,沒拿到錢又押著朱志強走了,非常猖狂。”周和生說,朱志強還有一次被討債人軟禁,朱水根曾帶著10萬元去解救。

  案發前的五六天,討債人的騷擾更為惡劣。

  “在深夜或者凌晨,朱水根家的鐵門被撬開,窗戶玻璃被砸碎。討債的人除了威脅恐嚇,還時常坐在家門口,沒拿到錢就不走。”王春燕回憶,“就在案發幾天前,討債人還拿著喇叭,在村裡高喊‘子債父還’,喊了半個小時,後來有人報警才作罷”。

  崩潰

  朱家人終日膽顫心驚,不堪其擾。這時,很多村民已經感覺到朱水根的異常情緒,“他看上去快要崩潰了”。

  “經常一個人突然‘呵呵’地傻笑,有時還突然冒出一句‘我死了算了’,有時候給村裡人散煙時也突然說‘我這是最後給你散根煙抽啊’”王春燕稱,那時候,村裡人以及老朱的家人都在勸他不要過於壓抑,也勸他再給朱志強最後一次機會。

  朱水根最終聽從了勸導,他答應最後一次挽救朱志強。

  朱水根給同村的葛偉良打了個電話,“(上門討債的事)不得安寧,你幫我看看怎麼弄”。

  葛偉良接到電話後,就邀了幾個村民一起,准備和討債人談判。

  1月8日下午1點半,幾名討債人拿著4張借條再次來到朱水根家裡。“四張借條一共18萬元,上面只寫了欠多少錢,沒有寫利息多少。”葛偉良告訴“北京時間”,“我當時跟討債的人說,你們把錢借給他(朱志強),沒長眼睛啊,他是沒有償還能力的人,我說老朱(朱水根)也是愛面子的人,還是想再挽救一下兒子”。

  “談判時老朱坐在那一直在陪笑,希望討債人答應分期還款。”葛偉良稱,“最後,雙方談好先還10萬元,明年再還8萬元,但對方又說還有2萬元利息,老朱說等朱志強回來再核實”。

  當天晚上9點左右,朱志強回到了家。“朱水根就問朱志強2萬元利息的事情,還問到底還欠多少高利貸,結果一算,一共要還117萬,老朱一下就蒙了。後來繼續追問,朱志強的賭債一下又超過了150萬元,老朱徹底崩潰了。”葛偉良說,“這樣的兒子真是害人啊。”

  王金喃也向“北京時間”稱,朱水根最後崩潰在朱志強的賭債超過150萬元的時候。“之前說到117萬元的時候,朱水根都說打算幫他還,並向親朋好友湊足了60萬元准備還債,另外將近60萬元的債明年再還。”

  次日凌晨,朱水根在自家制造了殺子案。

  葛偉良氣憤地說:“兩名討債人在案發第二天,仍跑到村裡來查看情況,打聽了半天才離開。”

  “他(朱水根)在現場指認了作案工具,被帶走時跟警察提了兩點請求,一是希望警方找到那些討債人,嚴查是否涉及違法高利貸,二是希望警方能保證他家人的安全,不再受討債人的恐嚇。”案發後配合警察刑偵做現場見證人的金榮對“北京時間”稱。

  請願

  在三塘村村委會的信息公示欄上,一張寫有“水根同志殺賭棍逆子,整社會風氣”的紙條被貼在玻璃上。

  村民們把朱水根“大義滅親”的紙條貼在村委會公示欄上圖/北京時間尹志艷

  朱水根被警方帶走後,南浜村全村兩三百人自發前往朱水根家裡簽字書寫請願書,希望法律能對老朱從寬處理。

  “他畢竟還有兩個孫子,爺爺一手把他們養大成人,現在一個剛畢業還沒參加工作,一個還在讀書,家裡不能沒有頂梁柱。”

  三塘村村主任顧文雲告訴“北京時間”(微信號btime007),“別的村小組也自發找到朱水根的家人,在請願書上簽名,案發後兩三天,整個三塘村有三千多村民在上面簽名,請願書已經送到警方那裡”。

  朱水根的老伴雙手捂臉趴在飯桌上,一言不發,身旁的家人對“北京時間”稱:“沒有想到他(朱水根)會走極端,朱志強也是被賭債和高利貸害了,搞得家裡雞犬不寧,你說誰家能受得了?”

  朱水根的老伴趴在桌上雙手捂臉不願多談,家人稱沒想到朱水根會走極端圖/北京時間尹志艷

  “關於我父親,我沒有什麼印象,這麼多年都沒說過話,他從來沒有給過我一分錢,都是爺爺代替了父親的角色。”朱志強的兒子說,“父親對於我來說可有可無,但我沒想到爺爺會做傻事”。

  “北京時間”了解到,目前當地警方正在偵查這起案子。三塘村多名村民還向“北京時間”證實,就在1月9日案發之後的次日,同樣在虞山鎮的長瑞村,一名村民因高利貸利滾利滾到500多萬元,當日在家喝農藥自殺。

  對於這起人倫慘劇,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徐昕律師表示,由於兒子長期不孝,未履行家庭義務,還因長期欠下巨額賭債,給家庭造成嚴重負擔,這應該算是導致慘劇發生的原因。

  徐昕認為,老人走了極端,涉嫌故意殺人罪,應當承擔相應的處罰,這是需要明確的。而村民的請願書,不能成為減刑的依據,請願書本身只是承載著百姓的聲音。

  但由於兒子確有過錯,再加上老人年事已高,這也是村民請願中所表達的聲音,法律層面可以考慮從輕或減輕處罰。

 



上一篇:淨土法門:一看經書就想睡覺,請問該怎麼辦?
下一篇:使用皮革制品是一種血淋淋的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