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大安法師:當知此念佛者,是人中的芬陀利華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大凡生存於斯世,每個人帶著宿世的業力或願力,在其人格傾向與個性特質上均會烙下或深或淺的印記。或有天生好樂權力,氣勢恢宏、指點江山、招賢納士者,且稱為政治人;或有生來執著於財富,沖風冒雪、奔波貿易、善能聚財者,且稱為商人;或有對藝術審美有天賦,吟詩賦曲、抱琴待月、揮毫臨畫者,且稱為藝術人;或有生來便懷有形而上的終極關懷,好樂解脫之道者,且稱為宗教人。然宗教流派甚多,具體到佛教念佛法門,凡是生死心切、笃信淨土、一心持名、矢志安養者,可稱為念佛人。

  釋尊金口贊譽:“若念佛者,當知此人,則是人中芬陀利華。”善導大師將此句經文延展為五種嘉譽:“若念佛者,即是人中好人,人中妙好人,人中上上人,人中希有人,人中最勝人也。”證知於此五濁惡世,真念佛人甚為稀有尊貴。然具備何種特質才當得起念佛人的稱謂呢?省庵大師(以下簡稱省祖) 一生的淨業修為,正是對念佛人特質的精確诠釋。總觀省祖一生踐行的淨土情懷,可概述為五種心態:一者生死心,二者厭離心,三者欣慕心,四者精進心,五者感恩心。茲分述如下:

  一、 生死心

  念佛人首先得要具備真為生死之心。省祖少年時便已萌生這種生命的覺悟,深知生死輪回之苦痛, 觀照到:“ 我與眾生,從曠劫來,常在生死,未得解脫。人間天上,此界他方,出沒萬端……大千塵點,難窮往返之身;四海波濤,孰計別離之淚?峨峨積骨,過彼崇山,莽莽橫屍,多於大地……是故宜應斷生死流,出愛欲海,自他兼濟,彼岸同登。”而對曠大劫來無盡的生命輪轉,生發深沉浩歎:今生幸得人身,得聞淨土妙法,亟須以“求生淨土、橫超三界”為此生修道的最高目的。“ 何似華開親見佛, 無生無滅壽難量。”省祖這種深刻的了生死的道心,極為堅固,貫徹其一生,無時懈退。

  二、厭離心

  求生淨土的終極目標是以厭離娑婆穢土為前提的。為何要厭離此土?乃是於此穢土修道,障難甚多,菩提路遠,愛根難斷,習氣厚重。故宜對此身心世界,深生厭捨。“一自娑婆系業因,多生流轉實酸辛”,“客路久漂泊,苦求佛力早還鄉”,這種厭離娑婆之心,在世人看來,似乎屬於悲觀厭世的負面情緒。此亦戀著世間五欲六塵、家親眷屬之俗人本然的價值評價。即宗門教下,推崇無取無捨、執理廢事之行人,亦對厭離娑婆的心態多有微辭。世人並不了解念佛人之厭離心乃是般若智慧的升華,是達致涅寂靜常樂之必具情懷。誠如省祖詩曰:“盡說厭欣為障道,誰知淨業善資成。厭離未切終難去,欣愛非深豈易生。何處安居能徙宅,誰人無事肯登程。鐵圍山外蓮華國,掣斷情缰始放行。”經由厭欣取捨,到達極樂淨土,方可契證無取無捨之真如法性。

  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甚可怖畏。智慧觀照,實在不容一刻之停留。於此末法季秋,判斷佛教行人,有否道心,根本上即體現為是否有了生死之心;而對於淨業行人來說,是否有了生死之心,便直接體現為是否有厭捨娑婆穢土之心。這是確然明晰並可把握的標准。省祖以此身體力行,並以此教化他人。譬如,遇到好樂世間詩文者,省祖痛戒曰:“人命在呼吸間,哪有閒工夫學世谛文字?稍一錯過,便成他世,欲望出離難矣哉!”懇切護念之悲心,溢於言表。

  又如省祖有一大護法茅靜遠居士,乃杭州名紳士,修橋鋪路,樂善好施,護持三寶,種種善舉,似宜褒獎。而省祖對其卻有一番迥異常情的開示:“然居士之心,好善無倦,一善甫完,復作一善,美則美矣,其如生死大事何?苟不以生死大事為急,而孜孜為善,所作善事如須彌山,皆生死業緣,有何了日?善事彌多,生死彌廣,一念愛心,萬劫纏縛,可不懼耶……居士今日要務,唯當謝絕人事,一心念佛,加以‘齋戒’二字,尤為盡美。大抵西方佛國,非悠悠散善所能致,萬劫生死,非因循怠惰所能脫,無常迅速,旦暮即至,安得不為之早辦耶!”非具同體悲心,何能說出如此披肝瀝膽的規勸。

  末法檀越居士還能聽聞到大善知識如是婆心苦語,當生稀有難遭之想,切莫錯會!

  三、欣慕心

  與厭離娑婆相對應的,是對極樂淨土全生命的欣慕向往。極樂世界對我等娑婆眾生來說,甚為遙遠,極為生疏,要將彼土作為今世生命的唯一歸投之所,這沒有宿世深厚的淨土善根,現世深邃的般若觀照,是難以做到的。省祖卻將此難中之難的事情,順乎天性地、自然而然地做到了。首先,他從法門的抉擇上,深知此土修道證果難,彼土往生成佛易。“易故一生可致,難故累劫未成。是以往聖前賢,人人趣向;千經萬論,處處指歸。末世修行,無越於此。”建立這個確然不拔的見地後,省祖將此知見付諸一生的修行實踐,滿懷深情地仰慕淨土,一意西馳,萬牛莫挽。這種超越的情懷和彼岸的意識,構成了省祖特有的淨土情操。他深情慨歎滯留娑婆之苦,由衷傾慕往生淨土之樂。“易往無人真可惜,不知何事戀樊籠”“娑婆魔外事縱橫,寂滅無如安養城”“早晚相從裹糧去,此生終不負慈尊”

  “但將三事(信願行)為符契,攜手同登九品蓮”“嬰兒墮水頻呼母,蕩子還家始見親”“淚因憶佛渾難制,愁為思鄉不易消”“每登山頂瞻鄉國,卻上樓頭望故家”“濁惡娑婆難久住,早同善友賦歸來。”這些詩文所流露的浪子思歸故園之情,深深地震撼著眾生沉潛的淨土情結,激活起吾人高遠的超越意向。念佛人在此穢土,古佛青燈,喃喃念佛,看似孤獨,實則與法界淨業行人,交融互攝。“同一念佛,無別道故。遠通夫四海之內,皆為兄弟也。”但憑一句阿彌陀佛名號,便能於法界無量剎土,結交無數同願同行者。(若遇外星人,對之念阿彌陀佛,或能有回應。)

  四、精進心

  出世間的目標確立之後,要以大強勇猛精進心,修行無上妙法。否則因循懈怠,終將敗墮。省祖於此末法季秋,建精進幢,研習毗尼,不離衣缽,日止一食,脅不帖席。念佛精進,如救頭燃,如喪考妣。閉關梵天寺西院時,額其室名曰“寸香齋”,尊客相見,略敘道話數語,寸香之外,念佛而已。省祖深知,修行淨業,貴在一門深入,其詩曰:“欲得工夫無間斷,直須精進始相應。暫時失念雲霾日,瞥爾生心蛾掩燈。小水長流終貫石,沸湯停火亦成冰。往生成佛渾閒事,只在當人念力能。”由是,省祖的修行生涯,明晰而專一,只以念佛往生為鹄的,余者悉皆摒棄。其詩曰:“百八輪珠六字經,消磨歲月度光陰。平生只有西歸願,肯為他緣負此心?”以全生命踐行往生淨土一事,對末世行人“這山望著那山高”的陋習,不啻當頭棒喝。

  或有人質疑:省祖不是勸勉大眾發菩提心嗎?為何不在此土廣行菩薩道,普度眾生,而唯汲汲於往生淨土,求一己之安樂呢?對此,蓮宗有其獨特的诠釋,正是由於實踐菩提心,圓滿菩薩行,才孜孜於先求生淨土,待到彼土華開見佛,悟證無生法忍後,方可來此煩惱稠林、生死苦海度眾生。省祖詩雲:“破舟救溺理無由,抵死須撐到岸頭。等得蒿師登陸後,更移新棹入中流。” (“ 破舟” 喻指業力凡夫;“溺”喻指沉淪苦海的眾生;“岸頭”指極樂淨土; “新棹” 喻指得無生忍,倒駕慈航;“中流”喻指生死苦海。)這與龍樹菩薩所述的“未得無生法忍,欲於此穢土度眾生,無有是處”的知見,千裡同風,同一鼻孔出氣。

  建立如是“ 疾速往生成佛、疾速度眾生”的淨土知見,自然不會以在此世間得長壽為貴,而以能及早順利往生為慶幸。梵天寺有一位年僅三十六歲的聖眼上人往生,“人皆謂師年方強壯,有志未遂而死,莫不惜之。豈知一生淨土,無志不遂,無願不獲。非唯不應惜,實所當賀。嗚呼!賢矣哉。”省祖這種認知與價值判斷,暗合蓮宗法義。亦與孔子“朝聞道,夕死可矣”同一意趣。然與世間人汲汲追求長壽、教內人以高壽為有修行的觀點大異其趣,此或是為世人最不理解之處。

  昔北周靜藹法師捨身求生淨土,發願雲:“捨此穢形,願生淨土,一念華開,彌陀佛所……願捨此身已,早令身自在,法身自在已,在在諸趣中,隨有利益處,護法救眾生。” 一般來說,佛教並不贊成捨壽取證的行為,靜藹法師是在北周武帝滅佛、自慚不能護法的特定境遇中,才作出此等超常行為。證得佛法真實受用者,自然便有著“重法如山、輕身似塵”的灑脫,省祖亦復如是。但得淨業成熟,自然不會留戀此界,追求長壽,能早日脫離三界牢獄,以欣幸心,撩衣便行,早回故鄉。親見彌陀慈父,獲得如佛平等之無量壽,一生圓成佛果,何幸如之!

  省祖這種迥超世表的出世品格,诠釋著念佛人特有的生死觀。省祖數月前便預知時至,往生日,眾弟子雪涕膜拜,懇切祈請:“願師住世度人。”省祖啟目對大眾曰:“我去即來,生死事大,各自淨心念佛。”言訖,合掌稱佛名而寂。臨終最後一著,瑞相分明。年僅四十九歲,乃蓮宗諸祖中,住壽最短的一位祖師。如此示現,振聾發聩,啟迪淨宗密義良深。冀諸同仁,善思念之!

  五、感恩心

  末法眾生業障深重的表現之一,乃是不知恩、不報德。省祖發菩提心、修菩薩行的作略,亦體現在知恩報德上,為世人樹立起高潔的人格風范。首先在見地上,省祖深刻地闡述了知恩報德是發菩提心的

  重要因素。其發心之十種因緣中,前面五種悉皆涉及感恩主題:一者,念佛重恩故;二者,念父母恩故;三者,念師長恩故;四者,念施主恩故;五者,念眾生恩故。省祖將此感恩心付諸行為,主要在報佛恩與報父母恩這兩大科目上踐行,茲分述如下:

  (一)啟建涅勝會報佛恩

  為深報佛恩,愍念出家僧眾,於佛涅日,莫知獻供、罔有悲哀之現狀,省祖啟建涅勝會,約期十年。於佛涅日,頂禮七日之忏摩,奉獻百味之飲食,講演《遺教》、《彌陀》二經。瞻禮釋迦如來真身捨利,先後五次燃指香供佛。有詩證曰: “迦文滅度二千年, 捨利於今尚燦然。自慶宿生何善利, 得瞻光相塔門前。” 省祖至誠禮忏,燃指供佛,感得捨利寶塔放光現瑞。無我至誠,顯感顯應,報恩妙德,不可思議。

  (二)誦經報父母恩

  省祖嚴父早殁,慈母知其夙具善根,命為釋氏子。母亡,省祖於佛前跪諷《報恩經》七七日,歲時伏臘,必設像修供。用答慎終追遠之忱,並以己出家修行功德,為父母回向,導其神靈往生極樂世界。每常思惟父母恩重難報,“唯有百劫千生,常行佛道,十方三世,普度眾生。則不唯一生父母,生生父母俱蒙拔濟。不唯一人父母,人人父母盡可超升。是為發菩提心第二因緣也。”由對今世父母的報恩,擴展到對生生世世父母恩德的報答,頗有地藏菩薩由孝道擴充至大菩提願的作略。

  省祖慧觀深邃,悲心切切,故對佛恩、父母恩、師長恩、施主恩、眾生恩,常思報答。其報答方式亦不停留於世間法范圍,乃以發大菩提心、建立佛法、普度眾生為己任。欲令一切於己有恩德者,盡皆成佛。庶幾慰藉此報恩孝心於萬一。

  綜上所述:省祖以其短暫一生的淨業修行,所彰顯的五心(生死心、厭離心、欣慕心、精進心、感恩心)猶如從煩惱淤泥中盛開的蓮華,洋溢著佛性的芳香,此五心亦即是菩提心的本質內涵。對念佛與菩提心的關系,省祖精辟開示:“蓋念佛本期作佛,大心不發,則雖念奚為?發心原為修行,淨土不生,則雖發易退。是則下菩提種,耕以念佛之犁,道果自然增長;乘大願船,入於淨土之海,西方決定往生。”可見,菩提心在此土的成就,便是落實在當生得以往生淨土上。正是由於省祖如是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臨終感得西方三聖現前接引,得上品上生。其所書辭世偈雲:“身在華中佛現前,佛光來照紫金蓮。心隨諸佛往生去,無去來中事宛然。”此乃省祖生命凱旋交響樂中最華彩的一章。來此娑婆一回,能得如是輝煌結局,亦足以慶快生平了!

  值此省祖誕辰三百三十周年、往生二百八十一周年之吉祥日,謹以此一瓣心香、一紙拙文,敬獻於省祖靈前,感恩省祖為念佛人建立楷模,令吾輩淨業行人效法有地。吾人當目擊道存,步武省祖,深懷五心,精勤念佛,厭捨娑婆,徑登安養。禮觐省庵大師,同證無量光壽。冀諸同仁,各自勉旃。

 

上一篇:淨空法師:閉著眼睛念佛時,感身體不適,是否屬於著魔?
下一篇:這二個字,會吸走您的養份(福氣)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