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居士文章 :轉載

 

太上感應篇圖說132:埋蠱厭人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經文:埋蠱厭人。

  【原文】

  蕭曹造律禁妖書,斬決嚴刑剪惡徒。

  試看板橋三娘子,自家變畜更雷誅。

  注:厭,制也。律載,蠱毒魇魅,斬決枭示,常赦所不原。蓋生殺之權,造物主之,朝廷生之。埋蠱厭人者,以小人操殺人之柄,墮其術中,死而不知,陰毒甚矣。律所以重其罰也,陰陽一理,豈能免於冥報乎!

  案:山東板橋店三娘子,少寡,有容色。家多驢畜,不索重價,人爭買焉。一日,有少年子與眾客投店住宿。夜半起溺,忽見三娘子住處有燈火光,潛往從窗隙窺之。三娘子赤身披發,從地下挖出木人木牛,犁鋤碾磨皆具,仗劍作法,用水噴之,人牛俱活,駕犁耕地。須臾布種,吐花結實,得荞麥斗余。又令木人磨面畢,將各器仍埋地中,就寢。少年驚懼而回。天明眾客皆起,三娘子出荞餅供客,少年不敢食,別眾先行。望見眾客食餅畢,皆伏地作驢鳴,立變為驢。三娘子盡驅入廄。少年思此婦毒惡,天地難容,可以計誘。乃覓近寓,預治荞餅數枚,藏行李內,探其店中無客,暮夜投宿。三娘子歡然相接,問用飯否?答曰:“未也。”遂入內取餅為饷,復入取茶,即以行李中之餅潛易其一。茶至,取所易者食,曰:“此餅粗甚不美口,我行李中有餅較此頗佳,取以相敬,何如?”三娘子不疑其绐己也,乃食之。食畢,而驢形現。少年笑曰:“爾今日亦嘗此味矣。”驢始甚蹶劣,不服收管。系之柱上,鞭之,乃彌耳聽用,騎往貿易。至臨清,有老人見而笑曰:“此板橋三娘子也。以人變驢今自變,蠱人適以自蠱。但罪大惡極,若隨君善終,轉得便宜,不若復其原形,俟天誅之,方見報應不爽。”乃從口邊撕下驢皮一張,三娘子得脫,仍至板橋開店,後為天雷擊死。

  附:主簿孫公綽,到任暴死,一日,見夢於縣令曰:“某有冤,求長官申雪。某命未合盡,為奴婢所厭。倘密選健卒往擒,必不漏網。宅堂檐東首第七瓦垅下,有某形狀,可搜之,而正其罪。”言訖不見。縣令即於次日往捉,盡捕諸奴,向堂檐搜之,果獲人形,長尺余,釘滿其身。木漸為肉,叩之有聲。縣遂申府,皆處極刑。彼徒以利竊之心,害主人之命,不過思免罪生前,孰知報於死後。奴婢害主,其罪曷可逭哉!(《感應篇集注》)

  昔呂用之伏誅,軍人發其中堂,得一石函,內有一銅人,身被桎梏,背書高骈姓名,是以高骈每為用之所制。噫!高骈既為所制,用之奚為又及於戮!當知埋蠱厭人,未能害人,適足自害。即能害人,亦自速其禍也。可不畏哉,可不戒哉! (《感應篇集注》)

  吉州術者王名萬裡,善幻術。宣慰司奏差王弼,常折辱之,萬裡恚甚,因以術厭弼。一日,弼夜坐,忽見一女鬼至,诘之,鬼曰:“妾乃王萬裡所遣害公者,見公誠謹,不忍侮公。今欲乞公申妾冤,妾乃豐州府周和鄉之女,名月西。因母病笃,召萬裡占之。萬裡乃記妾生命,行咒禁之術,使妾昏僕門外。萬裡負妾至野,割妾發及五官五髒之屬,粉以為丸咒之,復束紙以為人形,百端役使,稍違即以針刺,痛苦不可言。”弼乃聞之縣,縣捕萬裡,訊之果得其情。又供曾殺二人,搜邪囊內,果有三人指發,乃殺之。(同上)

  泉州一僧,能治金蠶蠱毒。如中毒者,先以白礬末令嘗,不澀,覺味甘,次食黑豆,不腥,乃中毒也。即濃煎石榴皮根飲之,下即吐出蟲,無不愈者。

  李晦之雲,凡中毒者,以白礬芽茶搗為末,冷水飲之即愈。又治蠱毒,用芫荽根搗汁半升,和酒飲之,立下。(《同善錄》)

  福清縣有訟遭金蠶毒者,縣令治之,不得其蹤。或獻謀,取兩刺猬入捕,必獲。猬,獸類,遍身有刺如栗房,蓋即山中之刺鼠也。金蠶畏猬,猬入其家,金蠶不敢動,雖匿榻下牆罅,盡為猬擒出之。

  附錄解蠱毒方:蠱毒在上,則服升麻吐之,在腹則服郁金下之,或合升麻郁金服之,不吐則下。見《廣東通志》九十八卷。

  【譯文】

  注:“厭”是壓制、制服的意思。《律》載:搞蠱毒魇魅,要處以斬刑,枭首示眾,其罪是常赦所不能免的。原因在於,生殺大權,由上天主宰,或由朝廷主宰。而埋蠱厭人,等於是小人操持殺人之柄,人若落入他設的圈套中,死了也不知道原因。這是多麼陰毒啊!法律所以對此處罰很重,就是這個道理。陰間和陽間是一理相通的,這種人也逃不脫冥冥中的報應。

  案:山東板橋店有個三娘子,年輕守寡,有幾分容貌。家裡養了很多驢,以低價出賣,人們爭著去買。有一天,有個少年和許多客人一塊去投宿住店。半夜起來小便,看見三娘子屋裡還亮著燈光,就偷偷的過去從窗縫往裡窺探。看到三娘子赤著身子,披頭散發,從地下挖出許多木人、木牛,犁、鋤、碾、磨等物一應俱全,三娘子仗劍作法,用水一噴,木人、木牛都活了,駕犁來開始耕地,不一會就開始下種,開花、結果,收得荞麥一斗多,又讓木人磨成面。完工後,就又將木人及各種器物埋到地下。然後就睡去了。少年嚇壞了,趕緊回去睡下。第二天天明,各位客人都起來了,三娘子就拿出荞面餅來讓眾人吃,那個少年不敢吃,就告別了眾人,先走一步。遠遠望見眾人吃了荞面餅後,就爬在地上作驢叫,都變成驢了。三娘子就把他們都趕到驢廄中去了。

  那少年想這個婦人也太可惡了,天地難容,可以用計懲罰她一下。就找了一個地方,預先備好幾個荞面餅,藏到行李中,探知店中沒有客人,就在傍晚去投宿。三娘子高興地迎接,問吃過飯了沒有?少年回答說“沒有”。三娘子就進去取了餅出來,又進去拿茶水,少年乘機把自已行李中的餅子拿出來換了一個放入自己的行李中。等三娘子拿出茶來,就拿起換出來的自己的餅子吃了一口,說:“這個餅子面太粗,不是很可口。我行李中有餅子,比這個好,拿出送你一個吃,你要嗎?”三娘子沒想到他會騙自己,就接過來吃了,剛吃完,就變成驢形。少年說道:“你今天也嘗到變驢的滋味了。”這頭驢開始不老實,不服收管。少年就把它拴在柱子上,用鞭子狠打,才變得俯首聽命。騎了出去做買賣,到了臨清,遇見一個老人,笑著說:“這不是板橋的三娘子嗎?她常把別人變成驢,今天自己也變成驢了。作妖法害人,終於也害了自己。但她太罪大惡極了,假如就這樣跟著你善終,太便宜她了。不如恢復她的原形,讓她受天誅,才讓人知道報應是必然的。”說著就從嘴邊一撕,撕下驢皮一張,三娘子又復原為人,仍回到板橋開店,後來被天雷擊死。

  附:主簿公孫綽上任不久,突然死亡。有一天,托夢給縣令說:“我有冤屈,求長官為我申雪。我命本不應該死,是被奴婢行厭勝之術害死的。假如能秘密選擇強健的兵卒去搜捕,一定不會漏網。在堂屋房檐東邊第七個瓦垅下,有我的形狀,可以搜出來,作為他們的罪證。”說完,就不見了。第二天,縣令就去把奴婢們都捉拿了,去堂檐上一搜,果然有個木頭人形,長一尺余,釘子扎滿全身,木頭快變成肉了,敲上去還有聲音。縣令就把這個案申報府裡,批准處以極刑。這些奴婢只不過是為了利,就害了主人的性命,以解脫自己的受罪之身,哪知死後也會遭報應,奴婢害了主人,這一罪惡是逃不掉的。

  唐朝時候,呂用之被誅殺後,軍士們搜索他的中堂,得到一個石函,內中有個銅人,身上帶著鐐铐,背上寫著高骈的名字,所以用之生前總能制服高骈。噫!高骈既然被呂用之制住了,呂用之為什麼還身遭屠戮呢?可知埋蠱厭人,並不能害人,只能害自己。即使害了別人,也加速了自己災禍的到來。這能不畏懼嗎!這能不引以為戒嗎!

  吉州有個術士,姓王名萬裡,善行幻術。宣慰司奏差王弼常侮辱他,萬裡氣不過,就想用“厭勝”術害王弼。一天晚上,王弼坐著,忽然看見一個女鬼進來,诘問她,女鬼說:“妾是王萬裡派遣來害你的,見你誠實嚴謹,不忍心害你。今天想請你為我伸冤。妾本是豐州府周和鄉之女,名月西,因母親患了重病,召來王萬裡給占卜,萬裡竟記下我的生辰,行咒禁之術,使我昏倒在門外。萬裡把我背到野外,剪了我的頭發,割下我的五官、五髒,研成粉,和成丸,行咒術。又做了個紙人,對我百端役使,稍有違抗,就用針來刺,痛苦不堪。”王弼就向縣衙報案,縣裡捕獲王萬裡,一審問,果然有這回事。又供出還曾殺過兩個人,搜查他的邪囊內,果然有三個人的指發,就把他處死了。

  泉州有個僧人能治金蠶蠱毒。若有人中了毒,先拿白礬末讓他來嘗,如果不澀,只覺味甘甜,再拿黑豆吃,不覺腥,就是中了金蠶毒了。拿濃煎的石榴皮根喝下去,蟲子就吐出來了,沒有不好的。

  李晦之講過,凡中了毒的人,把白礬芽茶搗成末,用冷水服下,就好了。治蠱毒,用芫荽根搗成汁半升,和酒服下,立刻就能打下蟲子來。

  福清縣有人來告說中了金蠶毒,縣令去查,找不出蹤跡。有人獻計帶兩個刺猬去收捕,一定能捕到。刺猬是一種動物,遍身是刺,如栗子的外殼,就是山中的刺鼠。金蠶最怕刺猬,刺猬進去後,金蠶不敢動,雖藏匿在床下或牆縫地底,都要被刺猬捉出來。

  解蠱毒方:蠱毒在上身,則服升麻,就能吐出;在腹部,則服郁金,就能瀉下。或用升麻郁金一同服用,不吐則下。見《廣東通志》九十八卷。

 

上一篇:少為自己想,福報才能來
下一篇:達真堪布:一切安樂皆來自於上師的加持,要懂得報恩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