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世間百態 :真情大愛

村醫信奉有錢沒錢都要看病,一把火燒了病人50多萬欠條

發布:明華居士     日期:2017/3/15 19:27: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原標題:燒掉病人50萬欠條之後

在村民眼裡,楊醫生是出了名的熱心腸在村民眼裡,楊醫生是出了名的熱心腸

燒欠條的念頭他早在兩年前就有燒欠條的念頭他早在兩年前就有

  一周前,河南新鄉鄉村醫生楊全鴻在自家診所的院子裡,燒掉了行醫近50年病人因無錢看病所寫的欠條。此事被媒體關注後,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同時,伴隨著媒體的聚焦,質疑、褒獎、榮譽也在這幾天包圍著他。

  楊全鴻出名了,但他卻有些“害怕”了,那些從全國各地湧來的聲音,讓他深信“樹大招風”。昨日下午,古稀之年的楊全鴻告訴河南商報記者:他累了,從今天開始不再看病了,要歇一歇……

  上世紀70年代

  他收到了第一張欠條

  河南商報記者前去采訪時,能感受得到鄉裡鄉親對老楊的尊重。指路的大叔一聽說要采訪老楊,執意要走在車前帶路,“在我們這一片,楊醫生是出了名的熱心腸。”

  楊全鴻做了幾十年的鄉村醫生,一直奉行著一條准則:有錢沒錢先看病。

  他說這跟自己年輕時的經歷有關。

  楊全鴻18歲那年,不幸患上了敗血症,在當地的縣醫院昏迷了9天才被搶救過來。

  出院後,面對6000元的醫療費,楊家實在拿不出來。“後來國家看我實在沒錢,就免掉了三四千塊錢。”楊全鴻說,這段特殊的經歷,讓他從那時起下定決心當醫生,讓鄉親們看病少花錢。

  在後來的行醫經歷中,楊全鴻發現農村的精神病患者常常受到歧視,想徹底看好,也往往花費不菲,貧窮和歧視成為籠罩在這些家庭頭上的陰雲。

  他想醫好他們,並且用最省錢的辦法。他開始摸索中醫治療精神病的方法,並到省內各大醫院進修。

  學有所成後,他就在楊屯村的村頭開了家診所。

  為了給鄉親們省下醫藥錢,楊全鴻曾背著背簍在田間地頭尋找各種草藥,回去後自己配成中藥。

  患者第一次賒賬看病,楊全鴻說是在上世紀70年代初。一名得了躁狂症的患者被送到了他這裡。病人康復後,家屬卻交不起醫藥費,但堅持給他打了張欠條。“他們當時給我跪下來,堅持打了那張欠條。”

  從1969年開始到現在,楊全鴻做鄉村醫生已將近50年,治療過上千名患者。不過,他的行醫經歷並沒有給家裡帶來太多的經濟收入,病人寫下的欠條倒是不少。

  從收到第一張欠條開始,到欠條被全部燒掉前,楊全鴻曾一張張統計過,約是五十萬零一百元。

  這些寫下欠條的患者,來自全國各地。每次這些病人來看病,楊全鴻從來不問有沒有錢,“病人來看病,你不可能摸摸他的口袋,看有沒有錢,都是先看了再說。”

  慢慢地,他也習慣了這樣的形式,“算是個交代吧。”

  即使是外地的,楊全鴻也從來沒拒絕患者打欠條,“他來找你,說明信任你,把病看好了要打欠條,說明家裡肯定是真困難。”

  這些年,也有病人主動來還錢,不過總數並不多。楊全鴻也從來沒去要過賬。不過更多欠下醫療費用的人,會在逢年過節時給他發來短信慰問,“問我身體怎麼樣,祝我節日快樂之類的,我心裡也能得到安慰。”

  診所裡,常年有義工過來幫忙,也是分文不要,他們覺得這個診所辦得不容易。付不起醫療費的病人家屬也會主動幫忙干些雜活兒。

  病人有時候也會嘴饞,一天5塊錢的生活費其實吃不了什麼。他們想吃肉了,想吃別的了,只需給老楊說一下,馬上就發錢去買。平時攢的一些廢紙箱、撿來的一些廢品賣掉後,也用來給大家改善生活。

  燒了也就不再想了

  楊全鴻曾搬過四次家,但積攢的一箱欠條總是跟著他。

  他說,帶著欠條也不是為了要賬,而是為了留個記錄。“有人死活不相信這事兒。”楊全鴻說,人言可畏。為了證明這些欠條屬實,楊全鴻還在上面登記了聯系方式和地址。

  3月7日,新鄉當地的風很大,楊全鴻把所有的欠條都從箱子裡拿出來,全部投到了院子裡的爐子裡。這一幕,也被當時在場的媒體給拍了下來,隨後被發到網上。

  但楊全鴻說,自己要燒欠條的念頭其實早在兩年前就有了。那時候,他先後榮獲河南省最美鄉村醫生、優秀共產黨員等稱號,擁有了不少榮譽,“再說欠條的事兒,就沒啥意思了。”

  他說,保存那些欠條沒指望患者能還上,與其擱在箱子裡,倒不如一把火燒了,以後心裡也不再惦記這個事兒了。

  昨日下午,河南商報記者在診所的院子裡,還見到了沒有燃燒完的欠條。拿起只剩下一角的欠條,邊緣的余燼隨風散在院子各處。楊全鴻蹲在院子一角,長長地舒了口氣,像是拋掉了沉重的負擔。

  暫時不看病他想歇歇了

  從燒欠條的那天,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周時間。3月14日,該事件在網上傳播後,位於楊屯村頭的這個小診所裡,就不再平靜了。

  楊全鴻的老年機每隔三分鐘就要響一回,有全國各地的媒體要采訪的,有質疑他50萬元數據的,甚至還有推薦他辦理貸款的……

  種種聲音像巨浪一樣,湧向這個普通的院子,也將楊全鴻推向了漩渦深處。

  昨天下午,面對打來的采訪電話,楊全鴻全部推托,說有事情忙不開。

  “家人跟我說,不要再說了,會引起別人的懷疑,將來一旦出了事兒,你就捅婁子了。”楊全鴻擔心,事情鬧大了以後,大家質疑他。而他覺得自己的出身——一名鄉村醫生的身份,在別人看來更容易遭到質疑。

  “造假,全國醫院都看不好的你能看好?”

  “全國病人多得是,你能看幾個?”

  “你不掙錢,你弄這醫院干啥?”

  “你是作秀的!”

  “我這兒確實有看好的病人啊,但他們不說你這些。”

  “我肯定不會算錯,你看我穿的啥?”楊全鴻身穿一件黑色的棉襖,前兩天燒火時,袖子被燒了一個大洞,家人給他用卡通人物縫起來了。“哦,對,他們會說你楊全鴻不愛穿,我如果賺錢就不會穿這,好衣服都讓別人穿了?”

  “從今天開始,不看病了。”在一番自問自答後,楊全鴻起身把所有東西收到了抽屜裡,又坐在椅子上。

  他對河南商報記者說:“爺們兒,樹大招風啊。”

  來源:河南商報

 



上一篇:把錢財的福報轉移到婚姻上
下一篇:因為放生太多,玉帝命令我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