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閱讀

首    頁

法師開示

法師介紹

人間百態

幸福人生

精進念佛

戒除邪淫

最近更新

居士文章

寺廟介紹

熱點專題

消除業障

素食護生

淨空法師

佛教护持

 

 

 

 

 

 

全部資料

佛教知識

佛教問答

佛教新聞

深信因果

戒殺放生

海濤法師

熱門文章

佛教故事

佛教儀軌

佛教活動

積德改命

學佛感應

聖嚴法師

   首頁法師開示

 

信願法師:媽祖捨己救人觀音菩薩攜著默娘升向西方

 (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

 

  【因果感應錄】媽祖捨己救人觀音菩薩攜著默娘升向西方

  媽祖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一千年以來,她受到我國沿海各省同胞,普遍熱烈虔誠的崇敬。在台灣北港的媽祖廟,一年四季,常有來自各地的善男信女,如潮湧般的前往進香朝拜。尤以今年(一九五九年)是媽祖誕生一千周年,我們來寫這位觀音菩薩化身的媽祖,更覺倍感意義。

  谛閒法師著《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淺注》轉引《天後志》雲:“天妃,莆田林氏女,父惟悫,行善樂施,禮大士求子,母夢大士與一藥丸令吞,曰:汝家世敦善行,服此,當得慈濟之贶,遂妊。誕時霞光射室,異香氤氲,十齡後,誦經禮佛不辍,後遂靈通變化。”所雲天妃就是媽祖。

  從以上谛閒法師的講義所述,可以證明媽祖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並非虛傳。我們為接引信仰媽祖的廣大民眾,導入正信的佛教,對於媽祖生平濟物救人的偉大事跡,豈可不予宣揚?特根據《媽祖傳》的資料,敘述媽祖生平的重要事跡如下:

  宋太祖建隆元年的三月廿三日,媽祖降生於福建省•莆田縣林惟悫(què)家中,林惟悫妻王氏,夢見觀音菩薩與一藥丸,令吞而受孕。當媽祖誕生時,福建省•莆田縣城廓西南壺公山峰上空,忽然射出一道霞光,好像千萬瓦的電光似的,在壺公山的峰頂上閃爍,直向林惟悫的屋院中射來。

  這時林惟悫正靠在院中的窗棂坐著,忽見一道奇異的彩光,照亮了整個客廳,空氣中充滿了芬芳的異香,觀音菩薩從彩光中出現了。林惟悫急忙跪在地上,連連對著那道彩光的方向膜拜,觀音菩薩慈祥的對林惟悫說:“你千萬不要妄自菲薄,這女兒比男孩還尊貴,這是菩薩的好意,你要好好的把她教養長大,行菩薩道。”

  直到觀音菩薩隨著彩光的消失而隱去,林惟悫才站起來,忽然產婆跑來,行了個禮,笑著說:“老爺!恭喜您,太太生了個千金,又白又胖,可是她就是不哭。”產婆走近林惟悫的跟前繼續說:“這女孩一定是個貴命,剛生下來,她就睜開了眼睛,她不像其他的孩子,她不哭,我打了幾下,她還是不哭,她長大後一定是個有福之人。”林惟悫說:“她生下來就不哭嗎?那麼就取她的名字叫做默娘吧!”從此媽祖自幼的名字就叫默娘,因為她是林惟悫第六個女兒,所以人家也都稱她六姑娘。

  光陰像流水般的過去,轉瞬間默娘已經八歲了,八歲的默娘很懂事,她每天晨晚,不讓母親動手,就把供奉佛菩薩的香燭及供品都擺好,點燃了香,去叫母親一同來禮佛誦經,她母親很快樂的贊美她說:“阿默真是好孩子,八歲的小孩,比十幾歲的姐姐還懂事的多哩!”

  林惟悫家中養了一只鹦鹉,有一天,默娘走近鳥籠,籠中的鹦鹉正在啄食,她看到那只有美麗羽毛的小鳥,能歌善舞,她想到了一個被囚禁的人,心中很難受的自語道:“要是把一個能跑能跳的人關起來,那是多麼的難受呀!小鳥也是有智慧的,牠也能通人性,人不願意被關起來,小鳥又怎麼願意被囚起來呢?”她望一望姊姊,又望一望籠中的小鹦鹉,抖一抖肩膀說:“姊姊!我要把牠放了。”姊姊急忙阻止說:“六妹!妳決不能放了牠,爸爸是不允許的。”可是姊姊的話還沒有說完,默娘就已把鳥籠打開,讓小鹦鹉自由自在的飛走了。

  當林惟悫發覺小鳥不見而憤怒時,默娘很有禮貌的對她爸爸說:“爸爸!請您老人家寬恕我,鹦鹉是我放走的。”林惟悫很生氣的說:“是妳,妳這個八歲的孩子,竟這樣頑皮!”默娘理直氣壯的說:“我想鳥與人類一樣,喜歡自由的,任何一只鳥,都不應當被關起來呀!”林惟悫不禁怒聲斥責道:“鳥是鳥,人是人,鳥與人怎能相比?我把鳥關在籠中,給牠喝,給牠吃,不是很好嗎?”默娘還是不服氣的說:“爸爸!我把您關在小房子裡,給您喝,給您吃,你願意嗎?”林惟悫再也無言以對,只得說:“丫頭!這件事情我不打妳,給我把早上教妳的《禮運大同篇》背誦起來,如果背錯一個字,打你十下手心。”默娘很從容的朗朗背誦,一字也沒錯,林惟悫頓時收斂了怒氣,面上露出愉快的笑容。

  年齡隨著光陰的消逝而增長,默娘已經十四歲了。菩薩化身的默娘,與凡人是不同的,她十四歲的智慧遠超過幾十歲的凡人,她由愛護小動物而轉移到愛護人類,她看到一個討飯的乞丐,她看到一個站在路旁哭喊父母的孩子,甚至看到一只拖著載重車子的牛馬時,都會使她心上發生同情而難過。

  有一天,她與五姊一同外出散步,經過一條十字的巷口,看見一群人圍在一起,忽然從人群中,走出一個又髒又皺的老乞丐,瞧了瞧默娘說:“妳是行善的小姑娘,給我點銀子吧,我老母親快病死了。”默娘問:“你要多少銀子呢?”老乞丐說:“愈多愈好,我需要很多。”默娘把左手腕上的銀镯拿下來,遞給乞丐,問:“這些夠不夠?”乞丐接了銀镯,搖搖頭說:“不夠,不夠,還差得很多。”默娘又把右手腕上銀镯也拿下來,遞給乞丐,再問:“加上這個,夠了嗎?”乞丐還是搖搖頭說:“不夠,不夠,我的老母親病很重,需要的銀子很多。”

  在旁的張大嫂,看到乞丐老是不夠,覺得很生氣,憤憤不平的阻止默娘說:“這老東西一定是個騙子,六姑娘!妳不要受這老東西的騙,太太知道妳把銀镯都給這乞丐,一定會痛打妳的,快把銀镯要回來吧!”可是默娘反責張大嫂說:“眼見窮人害病不救,太狠心了。”默娘見老乞丐還是不夠,急得摸摸耳朵,耳環沒有帶。

  於是她伏著五姊的耳邊說:“五姊!妳的手镯借給我好嗎?”五姊怒責默娘:“不行。”默娘再向五姊懇求說:“好姊姊!妳把兩個手镯借給我,回家後我一定想辦法加倍還給妳四個手镯。”五姊聽了心動,就把兩支手镯取下給默娘,默娘把姊姊的銀镯轉遞給乞丐,問道:“再給你二個銀镯,可以醫好你老母親的病了吧?”老乞丐接了默娘的銀镯,笑著說:“小姑娘!妳真是個好孩子,妳給的銀子差不多了。”老乞丐從地上站起來,拿了木杖慢慢走著說:“這真是個佛根沒有退的孩子。”哪知老乞丐走了不遠,忽然隱沒不見了,大家才知道,那個老乞丐是佛陀化身,下凡來試驗媽祖道心的。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世俗凡夫的想法。默娘已由小姑娘而變成大姑娘了,她有一個鵝蛋型的面龐,頭上披著一片烏黑的秀發,兩彎柳葉似的眉毛,未經人工的修飾,卻非常的清秀,明亮的雙眸,閃閃發出仁慈而富有智慧的光輝,真是人間的活觀音呀!

  這時莆田縣城中王員外的公子,年少英俊,博學多才。還有張相公的少爺,年青好學,能詩能文。在莆田縣的一般人心目中,這兩家任何一家的公子,如果與默娘婚配,那真是郎才女貌,門當戶對,所以王張二家,都托人到林惟悫家說親。

  林惟悫夫婦也覺得女兒年齡大起來,應該替她解決婚事了,於是把默娘喊到內房,林太太挽住默娘說:“孩子,我的乖孩子,妳的年齡大起來了,不能老是守在爸媽身邊,我們要替妳完成終身大事,才算盡了父母的責任。我們城中王員外、張相公二家,都是有地位的做官人家,他們的公子都是有為的好青年,現在他們都很誠心的托人來求婚,孩子,妳究竟中意哪一家的公子呢?”

  默娘低著頭說:“我……都不願……意,我不要……嫁人。”林惟悫也向女兒勸說:“孩子,妳不要為難爸媽了,一個女孩子,一生不嫁人,那算什麼道理?”默娘不答,只是伏著身子嗚嗚咽咽的痛哭,林惟悫夫婦沒法子,只得讓默娘守身不嫁了。

  有一年,莆田縣發生了瘟疫,染上疫病的人,不到數小時就死亡,每天都要死去數十人,默娘的媽媽,也就在這年染了瘟疫去世。在醫藥不發達的當時,民間流行了瘟疫,以趕鬼欺騙愚民的巫婆,就乘機而起。

  有一個巫婆,站在城隍廟的木台上,瘋狂似的亂跳亂叫,高聲大喊:“誰要喝了我的神水,就可不染瘟疫呀!”默娘上前一看,哪是什麼神水,原來是一桶污水,默娘走上木台,指著巫婆說:“妳這騙人的東西,妳說這污水能治病,妳先喝一口,妳這欺人的巫婆,快給我滾下去!”巫婆就這樣被嚇跑了。

  默娘在台上對著群眾說:“我們縣城裡的人,都吃這井中的水,井水這樣污穢,怎不生瘟疫呢?我提議大家把井底的污泥掏出來,井水變清,就不會有瘟疫了。”可是台下無人應和,默娘說:“你們不願下井底去,我就下去。”並喊女僕蘇珊說:“妳來絞辘辘,我下井底去。”

  默娘的姊姊五娘跑過來,拉住默娘說:“六妹!六妹!妳不能下去,下面的水太臭。”女僕蘇珊也勸阻說:“六姑娘!你不能下去的,萬一出了差錯怎麼辦?”默娘對她們說:“你們不要管,我不下去,怎能拯救許多受著瘟疫威脅的人呢?”默娘握住辘辘的繩子,蹲到一支空木桶裡去,蘇珊見默娘已經蹲在木桶裡,只得把辘辘的繩子,慢慢的往井中放。一會兒,默娘在井底,叫蘇珊:“好了,提吧!”蘇珊絞了十幾桶污水後,井底黑色的污泥就露了出來。

  默娘在井底尋找發毒的物品,果然有十多只死老鼠,在井底腐爛了。默娘把十多只死爛的老鼠,統統掘在桶中,帶著淤泥,她回升到井口。“你們看!”默娘滿身污泥,她嚴肅的對著圍觀的人說:“這麼多的死老鼠在井底腐爛,井水怎會沒有毒呢?”從此以後,井水變清,地方上再也沒有瘟疫。默娘不僅破除了巫婆的迷信,並且解除了人們受瘟疫的威脅,她成了人們心目中的活菩薩。

  莆田縣的民眾,大多是捕魚為業的漁民,默娘的父親林惟悫,當時乃擔任維持海上治安的巡官,負責防止海盜,保護漁民的安全,所以當漁民們出海捕魚時,林惟悫一定要率領巡船,在海上巡邏的。

  秋天的九月,正是捕魚的季節,漁民們都要出海捕魚,請求林巡官率領巡船保護。默娘聽說漁民們要出海捕魚,向外面正南方的山尖上看了看,向父親說:“爸!今天有台風,不能出海捕魚。”林惟悫走下台階,向漁民們懇切的說:“今天確實要刮台風,南山頭上不是起了卷雲嗎,萬一大家有了不幸,我怎麼對得起你們呢?”

  可是漁民們為生活所迫,無論如何不聽勸告,一定要下海捕魚。林惟悫受了漁民們的包圍,只好點頭答應,默娘再向父親勸告說:“爸!今天一定有台風,去不得的。”父親說:“他們都樂意下海,我吃國家的飯,受國家的祿,職責所在,我怎能不以性命保護他們呢?”默娘知道父親的脾氣,再也不便勸解了。

  當林惟悫率領漁民們出發時,默娘囑咐漁民們說:“倘若今天的天氣有了變化,你們為海浪迷失了方向時,請你們觀看火光,哪裡有火光,你們就往哪裡去!”

  他們都下海去了,莆田縣城走了三百多漁民,空虛了很多。真的,當漁民們出海捕魚不到五小時,台風來了,狂暴的風雨,襲擊著莆田縣城,雨注像一塊整體,像天一樣大的掉下來,灰蒙蒙的顏色,看不到邊,看不到岸。

  浪濤中的漁船,像失去了生命的死雀子,被浪濤激蕩著,被風雨打擊著,一下高,一下低,好像跌入深淵似的失去了駕駛力。漁民們狂喊起來,他們呼救的聲音,和著狂風、暴雨、浪濤的聲音,是多麼的淒慘啊!

  這時默娘從房中奔到院中,喊著女僕:“蘇珊呀!快把後房燃起大火來呀!他們一定迷失了方向。”蘇珊說:“六姑娘!我們怎能燒自己的房子呢!”默娘說:“我們不燒自己的房子,誰燒自己的房子呢?我們要拯救數百迷失了方向的漁民,只有犧牲自己的房屋,若不點燃房屋起火,他們不知道往何處去呀!”

  蘇珊還是不肯照著做,默娘只得自己動手,她跑到後院,用一堆干柴,把火頭升起來了。在雨水中冒著濃烈的黑煙,在狂風中火頭搖擺著,伸向了天際,火勢狂烈,火聲呼呼響叫起來。默娘命蘇珊把鄰居的婦孺們叫出屋外,自己直向海岸奔跑。默娘奔到海邊,跌倒了六次,她全身沾染了污泥,身上的衣服全濕了,她喘吁著。

  這時狂風暴雨黑暗中的漁船,看到了火光,獲得了一線的光明,大家喊著說:“那邊有火光,是六姑娘給我們點燃的,火光處就是岸,我們向火光處駛,向火光處游。”大家在苦難中獲得了光明,生命有了希望。突然間,有一只斷了纜的漁船,被海浪沖到岸上,沖到默娘站立的近處,默娘躍入那條破船中,給海浪卷走。數百漁民循著火光都到了岸,獲得了生命,可是他們再也看不到拯救他們生命的默娘。忽然天空中出現了一道紅光,觀音菩薩在紅光中,攜著默娘向西方的天空中,冉冉上升。

 

上一篇:信願法師:唯稱名號,念念相續,道心有無、造罪輕重不礙往生(一)
下一篇:淨空法師:這個錢不好賺,這是害人,後來的果報都不好!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台灣學佛網 (20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