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居士文章 :轉載

王師傅家的事

發布:厚厚     日期:2018/1/18 13:28: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春節期間,到村裡的王師傅家去了一趟。走進他家門,除了最基本的農具與生活用品外,別無一物。大過年的,進去就感覺一股子陰寒氣,一點新春的喜氣也感覺不到。

  王師傅的兒子前幾年因腦癌去世了,現在家中只有60來歲的王師傅夫婦,帶著七歲的孫子過著。王師傅年齡大了,前兩年出去打工時,在廠裡突然發病昏迷,廠裡不敢要他了。現在在家種點口糧,領著政府的低保過日子。那孫子又愛生病,我在老家的幾天裡,天天看到他們從門口經過,帶著孫子到附近的村衛生室掛鹽水。聽家裡人說,幾乎沒哪個月沒見這孩子過來治病的。

  在這個逐漸富足以來的時代,這種情況,實在令人歎息。尤其是這一家子的未來,令人不敢想象。那麼大把年齡了,還能撐得了多久呢?歸根溯源,從王師傅的父親開始,這一家幾代人的遭際與風波,至今還是鄰裡人家閒時的話題。

  一

  王師傅的父親是位廚子,年輕時在臨近的泉州當主勺師傅。與餐館裡的一位16歲的服務員有了私情。回到老家,堅決地與前妻離婚,將年輕的女孩迎娶回來了。當時前妻已生下兩女一兒,中間是兒子,就是後來的王師傅。

  那時的王師傅還年幼,但在那種復雜的環境之下,自然養成特別自尊、敏感、冷淡的性格。以至於後來幾十年裡,王師傅與親戚們幾乎不走動的,也與村子裡的人都沒有什麼來往。連最後兒子重病在床,村子裡都一直沒有人知道,由此可以想見王師傅性情的孤傲與冷淡。

  父母離婚種下的隱患,終於在王師傅改嫁的母親回來探望孩子時引爆了。先是兩個女人的爭吵,繼而引發父子的大戰。用村裡人的話說,那打的就是一場生死架。棍子、石頭、磚頭、牛糞、泥巴......只要抓得到手的,全都成了武器。旁邊勸架與看熱鬧的人,也不免沾了些牛糞與稀泥巴回家。

  從那天之後,父子倆就結下深仇。僅有的交流,就是隔三差五的吵架與打架。越到後來,王廚子日漸衰老,王師傅越來越占上風了,成了村子裡公認的不孝子了。後來王師傅娶妻生子後,更是幾乎完全斷了來往。

  王師傅的兒子六七歲時,父親王廚子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生病期間,一生剛烈的王廚子終於低頭了。托人帶信請王師傅,王師傅自然是不肯進門的。到了彌留之際,請人去輪番地叫,王師傅一家三口,睡在床上,置若罔聞。王廚子後來已經不能說話了,還眼睜睜地硬撐著,等著見兒子與孫子最後一面,請的人去了一次又一次,從傍晚一直等到早上五點,終於沒能等到兒孫,抱撼而去了。

  按語:

  人之將死,其情可憫,其言也哀。只是以前那麼果決、那麼絕情地將毫無過錯的結發妻子趕出家門的時候,就沒有想過會埋下這麼大的隱患、會有這麼淒涼的一天嗎?

  二

  再說王師傅。他娶妻後,先後生下三個孩子,老大與老三前後夭折,只剩下中間的兒子。夫妻倆個好不容易將這根獨苗苗拉扯大了,娶了兒媳婦進門。人生大事已畢,只等著抱上孫子、頤養天年了。

  兒子年底結婚,次年四月去廣東打工。在廣東期間,一直頭疼,而且疼得越來越厲害了。在當地小診所,一直當感冒治療,一點效果也沒有。終於撐不住了,回到老家,去縣醫院檢查,讓他們趕緊去福州大醫院檢查。到了省城查下來,確診是腦癌,已是晚期。

  回家籌錢後,一家子再次回到省城醫院住院。鄰床也是一位同樣的病人,安排在他們頭一天做開顱手術。鄰床是走著進手術室的,手術失敗,死在了手術台上,抬著出來的。在鄰床家屬呼天搶地的哭聲中,王師傅一家嚇得腿都軟了,那兒子說什麼也不做手術了。於是退回押金,回了家裡。

  這麼一番折騰,一直到回家十多天裡,村裡人一點動靜都不知道。直到兒子要去世的當天,他家因為與別人合伙養一頭牛,每家十天輪流放養,那幾天牛在他家,但已經顧不上了,不得已請外甥到家裡,將牛牽到合伙的人家,那外甥這才知道這事。接牛的人家看到那孩子一面說話,一直哭得氣都接不上來,仔細一問,才知道他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村子裡很多人下午去看了最後一面,那兒子傍晚就走了。

  兒子去世時,兒媳婦懷了七個月的身孕。王師傅夫婦求著她將遺腹子生下來,不能讓王家斷了香火。不久生了,是個兒子,總算是給這老倆口子一點慰藉與希望。

  孩子生下來後不久,兒媳婦出去打工了。在外面認識了鄰縣的一位老鄉,身在異鄉,受傷的心最需要的是溫暖,兩個人順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跟著他回家結婚時,才知道那一家子貧困不堪,至今住著幾間又舊又破的老瓦房。由於經濟狀況與家庭原因,兒子是不能管了。七年來,兒媳婦從此再沒踏進過王家一步了,也沒見過孩子一面。

  按語:

  父親的錯,不能是自己不孝的理由。尤其是老父親彌留之際的反復哀求,都絲毫打動不了他的心。當年將事情做得太絕,現在輪到自己被逼到絕境,三個孩子先後夭折,臨到暮年,落到了這個地步。什麼事都是有代價的,只是這種代價,已經是太沉重,太沉重了。

  三

  王師傅的兒子去世時,出殡的頭晚,按到習俗,給出殡沿途的人家都打好了招呼。一般是出殡時,家屬與路邊的人家都放一掛鞭炮,家屬以此表示打擾鄰居的歉意,鄰家表示給逝者送行。

  哪知第二天的出殡路上,突然生出變故了。途中有兩戶人家,反對出殡的隊伍從她們家門口經過,認為不吉利,影響了他們的運氣。這是村子裡的公用道路,這種事從來就沒有人會阻擾的,這兩家人也明擺著是欺負這家只剩兩位孤寡老人的意思。

  反對無效後,兩戶人家開始采取行動了。先頭那戶的婦女拿著一把掃院子的大竹掃帚,沖著送葬的隊伍一路打出去,劃傷了好幾個傷伕的臉(當地稱抬棺的為傷伕)。第二戶的婦人做得更絕,拎著一桶糞尿,照著亂潑,傷伕與棺木上,到處沾滿了糞便。八個小伙子抬著1000多斤的棺木,又事出突然,自然是毫無招架之力,受傷加上滿身的糞便,隊伍被迫停下來了。打人的婦女拿著一張凳子,坐在路中間撒潑罵街,要過去可以,從她身上過去。

  這時的情形,已經不再僅是王師傅與她們的矛盾了,而是犯了眾怒。抬棺木的都是血氣方剛的小伙子,哪裡受得了這種屈辱?大家齊聲大喝一聲,抬起棺木沖上去,排頭的傷伕一腳踢翻了凳子,那婦女仰面倒在了地上,眾人抬著棺木,從她頭頂貼身而過。在農村,這種事對人的心理打擊,可以說是摧毀性的。她當時掙扎著爬起來,一言不發,面如死灰。當晚就起病,很快臥床不起,在床上躺了七年。時至今日,已經是氣若游絲,去日不遠了。

  眾人抬著棺木,直奔潑糞的人家而去,要將棺木停放進她家廳堂。那家看這事惹大了,這才慌了,趕緊將大門頂上。眾人將棺木頂著她家大門放著。從早上一直鬧到傍晚。最後賠了傷伕及王師傅6000元錢,才算了結。

  那位潑糞的中年婦女,年底起病,第二年正月就去世了。

  兒子去世後,王師傅的老伴去一百多裡外的鄰縣問神婆。見面了,只報了個姓名與地址。神婆打了幾個呵欠,就將她兒子找上來了。兒子一上身,就說在那邊很不好,身上太臭,洗也洗不干淨。都要躲著,不敢出去的。老娘一聽這句話,立馬崩潰了,哭得死去活來。兒子說,媽媽你別哭了,你一哭,我的頭更疼得受不了。(作者:南雲)

  心上蓮花按語:

  這兩位鄰居,在王師傅他們唯一的兒子去世,成了孤寡老人時,這種天怒人怨的事也做得出來,怎麼就不怕頭頂有蒼天?

  回頭看過去,這一家三代的故事,連帶著鄰家的悲劇,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如果不是發生在同村,知根知底,都令人疑慮這是不是小說家筆底下的傳奇故事?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編劇,有的人生如戲,比小說更有戲劇性。

  如《太上感應篇》所說:“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人總是在想方設法逃避著悲劇,又有哪一件悲劇不是自己一點一滴親手造就的呢?

 



上一篇:呷絨多吉上師:破瓦法開示之破瓦法的來源(5)
下一篇:呷絨多吉上師:《佛子行三十七頌》講記(70)不管自己有多苦、多痛,都要想到利益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