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淨土法語 素食護生 佛教知識 佛教詞典 法師介紹 影音下載 世間百態 法寶流通
最近更新 學習中心 法師開示 佛教故事 幸福人生 佛電視台 佛友商訊 種植福田 深入經藏
全部資料 電 子 書 居士文章 佛教下載 視頻轉貼 佛教修練 佛教寺廟 五明學佛 菩提文海
熱門文章 寺院活動 護持正法 佛教問答   消除業障 佛教新聞 宣化專集 佛教網摘
淨土法門 積德改命 精進念佛 深信因果 無量光慈善 熱點專題 戒除邪淫 戒殺放生 學佛感應

   首頁 法師開示

慧淨法師: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七)

發布:宗聞     日期:2018/1/18 20:35:00     閱讀:    

提示:繁體版為簡體版的濃縮版(不含評論和相關文章),如果需要看全版,請將域名中的big5改成www即可。

 

  善導大師淨土思想(七)

  ──2016年7月9日慧淨法師講於圓光佛學院假日佛學班

  各位蓮友: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請放掌。

  剛剛我們主法法師跟我反應說,我們學員有三個問題:

  第一個就是念佛音調的問題。也就是說,一般的念佛,不是四字、就是六字,而且都有韻律、韻調,為什麽我們的念佛跟人家不一樣,而且是第一次聽到的。為什麽要這樣的念法呢?它有什麽特色嗎?再來,一般念佛,如果以阿彌陀佛四字來念的話,重音都放在「阿」字上,但我們重音好像不是放在「阿」字。第三,就是有關九品往生的問題。

  第一個,有關念佛音調的問題:

  我們念佛是念台語,台語就是閩南語,閩南語也就是河洛話,河洛話是中原地區隋唐時代漢民族的固有語言,我們經典的翻譯,主要就是在那個時代、那個地區,然後用這種語言所翻譯的。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那裡呢?這個必須要說個原因,說這個原因,就有一個起頭。

  在我還沒出家之前,就有在念佛;每天早上打坐的時候,也都是念佛。我對這一句佛號,可說非常喜好,因為喜歡這一句佛號,因此有關這一句佛號的音調,都會加以留意、收集。譬如說這一句佛號的音調,四字音、六字音,或者其他音調,我都會去學,甚至錄下來,進一步做成錄音帶,方便可以時常播放。

  那個時候的音調,如果是六字的話,有六字一音、六字二音、六字五音、六字七音;如果是四字的話,就有四字四音、四字五音、或四字七音,最多的是四字二十音。這些調,我都會把它學起來。四字二十音,是五會念佛,大家知道嗎?四字二十音會念的,請舉手!哦!好!

  六字一音的調,主要是忏雲法師在主持佛七繞佛的時候都用這個調;拜佛的時候,就用六字五音的調,這種調讓人感覺到很懇切,但也很悲涼、很滄桑,涵蓋著一種忏悔的、誠懇的、祈求的內涵。

  六字二音的話,譬如(唱)「南無阿彌陀佛-------」比較輕快;還有(唱)「南---無---阿彌陀佛-------」比較柔,拉的音也比較長,當然也涵蓋忏悔祈求的心情。

  六字四音這個調,是大陸靈巖山的調,最近大陸很多地方也在用這個調。

  如果是四字四音的話,最早是從台中蓮社流出來的,聖印法師也有作這個調的唱片。更早期還沒有錄音帶的時候,是以唱片來錄放,我都有買來聽,也很好聽,(唱,慢)「阿彌陀佛-------」,追頂念的(唱,快)「阿彌陀佛--------」,另有隆根法師的調,也很懇切啊!

  五會念佛當中的第四會,是四字二十音,它的調子是高的地方很高、低的地方很低,抑揚頓挫,念起來很提神,不會想睡覺。我來念一遍看看,這是近四十年前念的調,我現在已經很少念了,不一定念得起來,不一定念得好!(唱,快)「阿彌陀佛--------------」(蓮友拍手鼓掌)。這種四字二十音的念法很好聽,我現在已經唱不好、念不好了,畢竟現在年紀大了。

  除此之外,還有金山活佛的念佛調,大家聽過嗎?大概十年前,在台北象山念佛會,有蓮友想聽看看,當下我就念給他們聽,他們在旁邊有錄音,後來有人把它拿去作光盤,配上音樂,想聽的,可以向我們單位索取(我們這個單位,有月刊、還有一些結緣的書,將近百本,也有念佛機,都是結緣的,歡迎大家索取)。不過金山活佛這個念佛調很高昂、很高亢,又很長,氣力要夠才能念得順暢。我年輕的時候很喜歡念,現在也念不來了。

  淨土法門它有一個特色,就是「易」,「易」行道的易、容「易」的易、簡「易」的易。教理上也好,行持上也好,如果不合乎這個「易」,那就不是淨土法門了。也就是說,淨土法門在教理上,對我們來講,是容易了解的;行持上、方法上,也是容易做的;往生極樂世界也是容易的。都有「易」的特色在內,如果您覺得念佛困難、往生困難沒有把握,或是淨土法門難以理解,那就是「不易」,那您所修的就不是純正的淨土法門了。

  現在「金山活佛」這個調,我來念看看。歌詞是「誰念南無阿彌陀佛,釋迦如來是活佛」。

  金山活佛是學禅的,他是以念佛來參「我是誰」,所以說「誰念南無阿彌陀佛」,意思就是說,這個念「南無阿彌陀佛」的人是誰。有人稱他是活佛,他說釋迦如來才是活佛,我不是活佛,我是徹徹底底的凡夫。

  (唱)「誰-念──南──無──阿-彌--陀──佛───,如-來-世-尊-是──活-佛──」

  各位蓮友,怎樣?好不好聽?(蓮友:拍手鼓掌)。好念嗎?(蓮友:不好念!)是不好念!我們如果以這個念法來作為自己平日的念佛方法,適合嗎?

  這個調子是從樂觀老法師那裡聽來的。樂觀老法師早期是在南洋弘法,曾經跟金山活佛共住過幾個月,所以對金山活佛「人還沒有到,念佛的聲音就先到」的這一個念佛音調很深刻。在民國六十七年的時候,佛光山佛學研究部在台北。那個時候,台北的普門寺在松江路,剛成立不久。有一天樂觀老法師到普門寺來,我們幾個出家眾也在旁邊,就聽他講以前的種種掌故、故事,談到金山活佛的時候,他也當下念了這個調,他那時所念的調比較短。我對這個調,一聽也很喜歡,那個時候的住持慈容法師,曉得我喜歡佛號,就把這個調子轉成一卷錄音帶,然後拷貝一份送給我。我拿了這個錄音帶,有空的時候就放來聽。有段期間我住在彰化的福山寺,在福山寺後面靠山的地方,我就一方面聽、一方面很高昂地練這個調,感覺整個山都有回音,所謂空谷回音。

  後來我在帶領大眾共修,尤其是和初學的蓮友接觸以及助念的時候,我就在思維──念佛的音調有這麽多種,各個道場共修所念的調也不一致;同時念佛的音調都有高、低、長、短的韻律,聽起來感覺是很好聽,讓人家覺得神情愉悅,很能夠合乎我們凡夫喜、怒、哀、樂、愛、惡、欲的七情感受。但是,如果不能簡易化,就不能普遍化,就不能落實在我們平常的生活當中,難以生活化。

  因此,我就在想,有什麽音調能夠統一所有的道場,而且能夠輕松的、容易的,不管是修行很久的老參,或是剛入門起步的初機都可以念,同時又能夠落實在生活當中,靜坐可以念、拜佛也可以念、走路也可以念。最後我覺得就以我自己的念法最好。(蓮友拍手鼓掌)

  我早上起來,都是靜坐念佛,上一次有跟大家提起,早晨有三靜,大家記得嗎?第一個就是我們內心是寧靜的,第二個環境是安靜的,第三個空氣是清淨的。

  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我們這顆心,一天二十四小時當中,什麽時候最平靜、什麽時候最平和、什麽時候最沒有妄想雜念、激動煩躁呢?(蓮友:早晨!)對,早晨!那早晨這一種心境,要不要培養?(蓮友:要!)要不要維持?(蓮友:要!)要啊!如果我們能夠培養,而且維持到我們白天的生活當中,那麽我們逢緣遇境、待人處事,必然都會是和氣的、謙讓的,各位學員,對不對!(蓮友:對!),那要怎麽培養?

  一般就是靜坐,修行人都會把握早晨這一片寧靜的心,還有安靜的環境,所以道場都會作早課。那我們呢?就是靜坐。其實我們雖然外表是坐在那裡,正身端坐的,可是我們的內心,沒多久便不知不覺就開始浮動、起念頭了,靜不下來了,因此必須要調心啊!調心跟調息互相影響,調息又跟身體互相影響。所以靜坐就講調身、調息,而主要是調心。

  一般靜坐調身方面,就是七支坐法──七個部位能正確端正,就是正確的靜坐姿態了。

  七支坐法:第一「盤腿」:腿最好雙盤,不能雙盤就單盤,總之就是盤腿,讓身體能夠四平八穩的,合乎靜定。所以我們蓮友靜坐,盡量盤腿,以雙盤為主,如果覺得雙盤太難就單盤,單盤不能,散盤也好。我們這個法門是易行道,還是要回歸「易」啊!

  第二「結印」:手怎麽放呢?就是結印,手掌跟手掌交疊放在大腿之上。第三「脊直」,就是脊椎骨要平直。第四「平胸」,胸要平。第五「收下颚」。第六「舌尖舐上颚」。第七「斂目」。一個身體這七個部位管好了,就是個正確的坐法。

  調息,一般就是調呼吸,所謂眼觀鼻,鼻觀心,數出氣或者數入氣皆可,從一數到十,調呼吸貴在調心,心調呼吸自然調。

  調心的話,就各有不同。以我們的法門來講,因為我們所修的是淨土法門,不是為了靜坐而靜坐,不是為了經行而經行,甚至也不是為了拜佛而拜佛,一切都是為念佛而服務的,是因為念佛而需要,如果不是念佛的話,那麽那一些就未必需要,因為我們淨土法門,就是以念佛為主,所以,我們是以念佛為調心的方法。

  阿彌陀佛是我們所信仰依靠的對象,是我們的生命。儒家講殺身成仁、捨生取義,那我們呢?可以為彌陀盡形壽、獻生命。所以我們這個法門的核心根本,我們這個法門的本尊,獨一無二的、絕對的、唯一的就是「南無阿彌陀佛」,簡而言之,我們一切回歸「彌陀」。

  我們的對象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的對象也是我們,不然有十方世界,有十方眾生啊,可是阿彌陀佛對誰?是對我們、對我、對信他的人。「千江有水千江月」,月亮高高在天空,月亮對什麽?對水,沒有水的話,月亮顯現不出來,月亮顯現不出來,它高掛天空有什麽作用呢?就失去目的了。

  「阿彌陀佛」的存在,就是主動的、積極的、平等的、無條件的要救度我們,十劫以來,每日、每刻、每分、每秒都在呼喚我們,都在拜托我們,都在祈求我們,要我們給他救度!所以我們信受彌陀,就跟阿彌陀佛融為一體、永不分離了,這就是所謂的機法一體,佛凡不二。

  所以對我們來講,一切為念佛而存在、一切為念佛而服務。因此,我們早上起來打坐、靜坐,就只有念「南無阿彌陀佛」,那個時候,心很平靜、很平和、很安詳,那個時候,要我們去用唱的,有高低長短韻律,就比較不相應。

  大家可以體會看看,這個是我長期以來一直天天如此的啊!那個時候,只有一句一句的「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就是那樣。所以它是平靜的、平和的,因此,它是一種平,沒有高低抑揚頓挫,或者長短的音節,是平凡的。若有高低抑揚頓挫,甚至加以配樂,就已經是第二義了。第二義就是說,那個時候你的心已經浮動起來了。

  我們凡夫都有心,如果佛的話,他的心永遠都是平的啊!有一句話說「心平不語,水平不流」啊!當我們不平的時候,就會叽叽呱呱,甚至要去訴苦、抗議。在早晨的時候,心是平的,所以念佛也是一句一句,相應於寂靜,是很寂靜,又很清楚的,沒有高低抑揚頓挫。靜坐完了,這個心就平靜、平和,這個平靜平和的心,正好延續運用在日常生活當中。

  靜坐是這樣,拜佛的時候也是這樣,一句一句。拜佛的時候,拜下去是念五句「南無阿彌陀佛」,從彎腰、低頭、到翻掌;起來也是五句。我走路的時候,慢慢的走,是一步一字「南-無-阿-彌-陀-佛」。你養成習慣了,腳步踏出去,佛號也跟著出去;如果走快一點的話,就會念得比較快。我在經行念佛的時候,有時會拿一串念珠,念十句撥一顆,念的佛就會比較緩慢,就是一步一句,這一串念完了,我就把它當作是一千聲。

  這種調等於是無調之調。

  民國七、八十年代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了常住,孤家寡人一個,遇到親戚、或是認識的蓮友,他們的親人往生了,我必須去帶他們念佛。我就感覺,什麽音調對他們來講都會變得哩哩辣辣(台語)啊!因為他們初學,所以我就用我的這種無調之調帶領大家。為了一致,又必須有節拍,那麽六個字就分成四拍,「南無」一拍,「阿彌」一拍,「陀」一拍,「佛」一拍。

  我一個人打引磬,有時候又兼打木魚,那就是六字四拍,大家這樣念,都念得起來,輕松容易,而且念久了也不累,同時又覺得念得清清楚楚、锵铿有力、又很攝心,這個調,就是有這一個特色。我觀察,覺得大家對這樣的念法,都能夠相應,而且都很法喜。

  如果一般道場,他們已經有固定的調;或者有一些蓮友,已經習慣念某一種調的話,他來念我們這個調,就覺得不相應。之所以會不相應,檢討起來,是觀念先入為主的問題。心裡就會想「人家都有各種調,你怎麽這樣念呢?」因為有這種觀念卡在那裡,就像一條路被石頭擋住,就不通了。有了這個觀念,對於這一種念佛方法,就比較難以接受。一般沒有學佛的人,反而比較能接受,而且覺得很歡喜、覺得很好,是因為他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卡在中途。

  我們這裡的學員,剛聽到這個念佛的調子,也可以虛心、客觀的先來接受它,然後試看看,若覺得不相應,那也沒關系。

  有關這個調,也有幾個感應的事跡。

  大概二十年前,那時候我住在台南,新北回龍有蓮友跟我預約,說她媽媽已經住院一段期間,病不可能好起來了,只是在拖而已,假設臨終的時候到了,希望我能夠來為她媽媽助念,我就說「好」。

  有一天,早上大概八點多,電話就來了,她說我媽媽已經從醫院出來了,坐救護車要回家,因為醫生說:「你們如果要在家裡斷氣的話,現在可以准備了,十一點以前應該就會斷氣。」我一聽就說好,我現在就准備搭飛機上台北,那個時候還沒有高鐵。她家是在中和。我從松山下飛機,就坐計程車找到她家時,已經超過11點了,她家是在二樓,那個時候我想,對方應該斷氣了,因為醫生是這樣判斷的。

  上了二樓,就聽到他們在念佛,念什麽調呢?是念這個(唱)「南無阿彌陀佛」(六字二音),我一聽,就覺得她們念得有氣無力。進門一看!原來沒有蓮友來助念,也沒有其他的師父來,是她們家人自己在念。她們家人幾個呢?就那個女眾、她先生、弟弟、弟媳婦、還有她的老爸,就她們幾個人。是誰拿引磬?是這個女眾拿引磬,她念佛是有氣無力,因為她們對這個佛號還有這個法門也不怎麽深入,尤其她媳婦,是基督徒,她們也很少去助念,她也是第一次拿引磬,也敲的不怎麽好。

  我進去一看,她媽媽是昏迷的,嘴巴在流血水,常用衛生紙去擦,左手在抖動,表示還沒有斷氣,可是眼睛是閉著,頭往右偏,可是大家都在左邊念。我一看那個場景,一看她的媽媽,有一個直覺,就是他們念的佛跟她的媽媽沒有感應道交。沒有感應道交是什麽?就是念佛的那一種聲調,不能夠進入她媽媽的內心,不能夠打動她媽媽。

  所以,我一進門,還沒有打招呼,就把她的引磬拿過來,開始改用我的調來念佛,她們就跟著我這樣念。他們原先那種念法,本來應該也是很輕快、很好聽啊,可是她們大概念不熟,而且大概也念累了,所以念得有氣無力的。經過我帶領,清楚、锵铿有力地念大概二、三十句,突然間,她母親眼睛張開了,而且頭本來向右邊,就緩慢的轉過來,眼睛瞪我一下,表示她被觸到了,心想:哎呀!誰來了,所以張開眼睛、轉頭向著我看,這表示她有反應了。

  本來是一種昏沉的、無力的、模糊的、閉著眼睛、流著血水、手在抖動啊!經過這個無調之調的佛號一念出來,一聽進她的耳根,這些不理想的情況完全改觀,不僅沒有死,還再活了一個月啊!(蓮友 笑!拍手鼓掌!) 這個月當中,她們之間顯現了三個靈驗的感應事蹟。

  因為時間已到,且待下場分解。南無阿彌陀佛!

 



上一篇:念佛感應:汽車壓向“佛緣狗”一聲佛號身無恙
下一篇:往生事跡:姐夫往生,二甥游極樂